黄宗泽与大9岁模特女友分手 恋情不足一个月



“你是哪里的人?” 少妇的红唇微启,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眼睛直接勾着秦受。

  “我是……我是红星村的。

  ”秦受不敢与她对视。

  秦受的眼睛 看着她豆沙色裙子里的 身体,不知不觉便起了反应,蹲着实在难受。

  得想个办法,换个地方。

  少妇看着他的疲惫,眼睛游走在秦受身上,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看你好像蹲着很累的,要不换个地方?”少妇启唇,声音使得秦受动荡不安。

  秦受一听,心里高兴极了。

  可是他装出很能吃苦的样子,用喘气的声音说:“ 太太,别了,我看这家里也没有什么地方啊。

  ”秦受故意环顾四周。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他心里巴不得换个地方,之所以这么说,是想给自己留个好印象。

  少妇看着这小哥一脸正气,就更心疼他了。

  “换个地方吧,要不然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们虐待你呢!”少妇说着,看向这个大大的客厅,诺大的客厅,好像没有什么地方能换。

  “太太,那移动到哪里呢?”秦受问道。

  他又看了看客厅,摆着茶几沙发,还有几个花瓶,也没有什么地方。

  秦受的目光落在卧室的门上,在那扇门后面,有着秦受最向往的 东西

  少妇的眼睛也停留在那里,她看看那扇门,再看看眼前的这个少年一样俊朗的小伙子,心里泛起一阵涟漪。

  尤其是她看见秦受的那儿,她的脸微微热了。

  “要不,还是不要了,我受点苦没事的,主要是你……”秦受大义凛然,一身正气,嘴上又一次拒绝,而心里早就迫不及待了。

  “来吧,我的肚子痛,你抱着我进去。

  ”少妇命令道。

  秦受心里乐开了花,看着她藏在透明裙子里那曲线的身体,早就想抱一抱了。

  “太太……这……”秦受假装害怕破坏她的名声,作出一种犹豫的样子,“你的名声最重要,我怕我会……”秦受是眼睛不老实的看着她的腰身,胸前,还有细细的腿。

  “别总叫我太太,好像我很老一样。

  我叫 飘依,你叫我飘依就行。

  ”少妇伸开双腿,张开双手,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

  “你别杵着了,快点,去卧室。

  ”温飘依很不耐烦的说,她早就迫不及待了,这个男人还像个猩猩一样。

  不过,她心里对他产生了一种敬意,把他当成那种正人君子。

  其实殊不知,他的渴望比她还强烈,有着不为人知的力气和体魄。

  “来!”少妇眯着眼睛,吩咐秦受道。

  秦受会意,靠近她。

  温飘依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顺势勾着她的脖子。

  秦受的一只手揽起她的腰,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膝盖下面,想要把她横抱起。

  他的手碰到她的身体,豆沙长裙丝滑带有一些凉意,刺入他的掌心,滑至内心深处,那里又起了反应。

  隔着长裙,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她身体发出的温热,从他的指尖传到全身,一阵火热。

  长裙的凉意和她温热的肌肤,让秦受处在了冰火两重天。

  她的身体靠在秦受的怀里,秦受紧紧抱着,心仿佛被棉花糖包裹着。

  这个 女人如宝一样,他想撕破她体表的豆沙长裙,好好的疼爱她。

  她娇滴滴抬眸,长睫毛高高翘起,面色红润,呼吸带有一些急促。

  润唇微张,用十分酥软的声音,凑到秦受的耳边底下说:“秦受,你好强壮啊,力气好大。

  ”秦受听了,好像包裹他内心的那颗棉花糖在受热而慢慢融化。

  “飘依,你的声音好好听啊。

  ”秦受礼貌的互夸,但是他确实喜欢她的声音,那种可以让男人起反应的声音。

  她“咯咯咯”的笑,娇羞又好听。

  秦受用脚踢开了门,现在,保姆被他们甩在了外面,也不是面对沙发,秦受心里说不出的开心。

  一进门,一股迷人的香味扑鼻而来。

  整个卧室,用紫色装饰。

  光从紫色的窗帘里照进来,再加上紫色的床单被罩,整个房间充满了旖旎的气息。

  她的床很大很大,大得足够两个人以任何姿势躺着。

  秦受用脚反反的将门关上,向着床走过去。

  就在秦受把她放在床上了的时候,她还不愿意把手放下去,依然勾着秦受的脖子。

  秦受的脸正对着她的脸,他的眼睛却不想局限于她的脸。

  他想要起身,却被温飘依 用力一拉。

  秦受强壮的身体,怎么会在乎她那娇小的力气,只是为了配合她,而顺势倒在了她的怀里。

  秦受“啊”的一声叫唤出口,他那儿直接贴到了她那儿,她轻轻的“啊……”一声。

  两具身体聚在一起,才刚刚碰上,就产生了很大的反应。

  秦受低头看着这个一脸渴求的女人,只想好好的疼她……他忍住心里的诉求,低声说:“飘依,我要开始给你治病了。

  ”磁性的声音回荡在她的耳边,阳刚之气就在她的面前,好想要他……她点头。

  秦受一只手放在她的额头,轻轻的抚着她额前的一缕发丝。

  而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替她按揉上脘穴,膻中穴。

  他的手从上至下,动作缓缓的。

  “讨厌,你怎么一直按我的小腹。

  ”她的言外之意,是想让他按摩别的位置。

  秦受一本正经的,开始讲解了他所做的事情:“你说你肚子不舒服,那可能是肠子的问题,也有可能是气被憋住了。

  上脘穴可以帮助你的肠子蠕动,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秦受边说,边开始往别的地方按摩过去。

  (豁达大度)她却听得有些不耐烦,只想要他快点换个位置。

  秦受边揉,边看着她的俏脸。

  “别说了,秦受,你快点啊……我胸口难受……”温飘依拿起他粗糙的大手,放在了她的胸前。

  啊,像一阵电流刺到秦受的身体里。

  秦受轻轻的揉着,说:“心口难受,很有可能是真的有气憋着,我帮你。

  ”秦受邪魅的看着那个充满渴望的女人的脸,手更加的用力了,“这个穴位揉着会很疼,你要忍住了哦。

  ”他大力的揉着,简直不能再爽了。

  她突然张开嘴,说:“秦受,嗯……还是好难受,啊…你是不是隔着衣服不能很好的施展啊……”她扭着身体,他看着她那娇躯晃动,真想让她欢呼出来。

  “那我再用力点。

  ”秦受说,希望用这句话告诉她,我秦受不是那种非分之想的人。

  她突然起身,和秦受相贴,两人腰间紧紧贴在一起,他都快要进去她那儿了。

  她暴力的咬住秦受的耳朵,一阵温热从他的耳朵传到体内,秦受突然被刺激到了。

  他没有想到,这少妇还很暴力,不过他喜欢。

  “秦受,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温飘依带有怒色的脸庞有几分可爱。

  秦受邪魅的 一笑,直接将她扑倒,看着她的脸,狡猾的一笑凑了过去……“嗯……”少妇顿时说不出话来。

  秦受抬起头,用大拇指按在她的唇上,摩挲。

  他埋进来她的脖子里,一股温热的汗的味道混杂着某种香味,这种带有汗液的味道,秦受最是不能抵制。

  “嗯……啊……”再往下,就是她裙子的衣领,秦受摸着那碍事的衣领,将其往下扒了扒。

  他凑到乳根穴的位置,只可惜,那多余的衣领遮住。

  他没有多想,接着扒衣服,可是,手一用力,就听见“咔嚓”的一声,衣服碎开了一个口子。

  两人对望了一眼,温飘依轻轻一笑,那意思好像在说:“你干得真好!”秦受继续撕扯着她的长裙,那声音刺耳得充满了整个房间。

  衣服被扯开,美妙的风景终于暴露在秦受的面前。

  秦受一头埋进去。

  “啊……”温飘依舒服的叫了起来。

  秦受被她的声音刺激到了。

  他的腿摩挲着她的腿,下身还有裙子庇护着,她感觉到纱裙蹭自己腿的摩擦感。

  她的手在他的腰间游走,摸带那冰凉的皮带时,用手指头扎进他的皮带里,又伸出来。

  她找到皮带的开关处之后,用力一拉,皮带松掉。

  秦受的裤子失去了束缚之后,裤子直接掉在床上……看得温飘依面色忽然变换,羞涩的垂下眉头。

  可是,她的内心在躁动,很想伸手去触碰。

  她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双手捧着他的腰,用一种乞求的眼神看着他,秦受知道现在他们两个人一点就找,不过,他的心里,还有自己的打算。

  对于王桃花那个女人,他是在放长线钓大鱼,而对于温飘依,他的心里还有一丝顾虑。

  因为这个人是校长的女人,如果贸然的话,只怕校长知道了会找上门来。

  到时候别说他自己,恐怕连赵萌萌,也不会被放过。

  考虑到这里,秦受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在他抱着她按摩的时候,他的腿感受到一丝凉意。

  他低头,才发现温飘依已经受不了了,他再抬头看着她醉人的样子。

  这个是最好的机会了。

  “飘依,你好迷人啊……”秦受摸着她迷人的脸,笑道。

  她不耐烦的说:“既然说我迷人,为什么不要了我,来啊!”她张开腿,把最后一片盖在身上的豆沙色纱裙扯掉,那是她的神秘地带……秦受吞了吞口水,不敢再看。

  “来啊,秦受。

  ”她心里无比的期盼。

  秦受腰间的精壮,他腹部的肌肉,都刻在了她的眼里。

  这是她见过,最有料的一个男人。

  “秦受,你在想什么呢?”她察觉到了秦受的异样,不明白为什么如此美丽的女人就在他眼前,只差那一步了,他却不要。

  “飘依,我配不上你,我不能害了你。

  ”秦受说的时候,有些忧郁。

  温飘依当然不信这个男人的话了,她什么样子的人没有见过,会相信这种屁话?这种话骗骗红星村里没有心眼的王桃花还可以,可是到了温飘依这里,说不过去。

  温飘依家族时代从商,精明的脑子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就连中年的校长,也将就是她的对手。

  “秦受,你说谎。

  ”她直接挑明了秦受的谎言。

  秦受被揭穿了,依然不动声色,反而更诚恳的说:“飘依,你的身材这么好,还这么漂亮,谁能受得了?”秦受用低沉的声音说,“不过,我身份低微,只是红星村的一个小中医,什么都没有。

  你呢,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生的,老公还是卫校校长。

  凡事如果不相匹配,我就不应该去奢求……”秦受说得诚恳感人,他把自己的真实情况都说了出来。

  此时,即使不是很愿意相信别人的温飘依,也有所动容,秦受看着她那白嫩的小手,比赵萌萌的还要嫩。

  再看看那个脸,一看就知道从小是在城市长大的富贵人家,要不然不会有这么白嫩的脸。

  “秦受,你又在骗我。

  ”温飘依不动声色的试探他。

  “没有的,飘依。

  ”他低吼的声音围绕在她耳边。

  秦受强忍体内的烈火,一定要未雨绸缪,不能贸然行动。

  要让眼前这个厉害的女人臣服于他,而且也不能留下祸患,不想些办法不行。

  “飘依,你肚子好点了吗?我还有一个病人在等着我。

  ” 老刘还没来得及清理身上的粘液,就看到一个人影快速走了过来,一边说还一边摇晃着手机:“萌萌,怕什么?刘 教练那个老东西能力已经开始退化了,根本就满足不了你的需求,其实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帮你,毕竟我们都是年轻人,精力旺盛,绝对可以让你瞬间喷出尿液的。

  ”等到来人走到车前,老刘这才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而且还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这座驾校最有名气的一个富二代。

  这小子名叫 马东,现在大半夜的,本以为没有人会过来,没想到他竟然跟到了这里。

  老刘想着正准备出去教训一顿马东,可是刚刚抬出去的脚又收了回去。

  马东虽然是个小年轻,可却不是一般好惹的主儿。

  他是驾校老板的小舅子。

  而且家境显赫,在附近有不少小弟,平常说是来这里练车,起身是为了勾搭一些小女孩。

  更加重要的是,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一个好东西,喜欢给各个教练找事儿,而且一个月换三个教练是常有的事儿。

  马东老早就已经注意到了 韩萌萌,可是韩萌萌不怎么搭理他,让他非常不爽。

  更是看到韩萌萌和老刘有说有笑,让马东恨不得弄死老刘。

  马东对韩萌萌非常喜欢,但韩萌萌练车时一直都是一脸的高冷,对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感觉,却对老刘这个糟老头子爱慕有加,甚至还动手动脚的,这让马东更是不舒服。

  今天来这里完全是一个巧合,马东勾引到了一个小姑娘,而且和韩萌萌是一个学校一个专业的。

  本来他想要和小姑娘约会,但是去学校的时候正好看到老刘开车来接韩萌萌,而且那时候的韩萌萌竟然穿着连衣裙,让马东非常的兴奋。

  可是看到韩萌萌和老刘上车离开,马东就非常不爽了。

  他妈的,这个骚货,科二没考完大半夜就穿的这么奔放,难道是想要和教练做一些不可描述的肉体交易?他妈的,你让教练干,还不如让我这个年轻力壮而且有钱的人狠狠干上你一顿呢!一想到这里,马东就控制不住的跟了过来,他想要好好看看,韩萌萌是主动勾搭的老刘,还是老刘勾搭的韩萌萌。

  反正不管是谁勾引谁,只要有了证据,他就威胁韩萌萌,将她扔在床上狠狠的干上一番。

  马东刚开始来的时候,只是看到二人抱在一起练车,这心里面就跟打翻了醋坛子一样不舒服。

  本以为二人是干柴烈火已经干到一块儿了,可是没想到老刘却突然下车朝厕所跑去,然后跟着就看到了韩萌萌在车里面将裙子撩了起来,而且还用 档把摩擦自己粉嫩花蕊的香艳画面。

  是个正常男人看到这一幕都会把持不住,马东也是一样,直接就瞠目结舌,裤裆肿胀的立在了原地。

  他很想冲进车里面将韩萌萌扒的一丝不挂,然后将自己比档把还要厉害的硬梆插入她的身体,让她好好爽爽。

  一想到这个地方,马东就(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摸出手机,想先拍几张韩萌萌放荡的照片,然后用照片来要挟韩萌萌陪自己睡觉。

  可谁知道这手机竟然忘记关闪光灯,直接就被人给发现了。

  看着眼前嬉皮笑脸的马东,韩萌萌知道刚才自己做羞人事情的画面已经被马东拍摄了下来,当下脸蛋羞红,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在韩萌萌冷声的时候,马东将车门打开,坐在副驾驶一脸淫荡笑道:“萌萌,这档把多没劲儿,要不要我帮你舒服舒服?”看着马东坐在身边,韩萌萌紧张无比。

  马东的欲望大门早就已经打开,此刻更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兴奋,急忙伸手抓住了韩萌萌的颤抖小手,瞥了眼档把上残存的粘液,笑道:“萌萌,档把又冷又硬的,怎么能比得上哥哥这根有血有肉又温暖的东西呢?你很寂寞吧?要不我现在就在车里面填充你的寂寞吧?”韩萌萌警惕无比的朝后缩了一下,慌忙喊道:“我不寂寞也不难受,你不要碰我,把你的手拿开!”马东已经抓住了韩萌萌的手,就没有想要松开,淫荡笑道:“萌萌,这大半夜的,我见你一个人在这里自己解决生理需求,所以就想满足满足你啊。

  ”韩萌萌一听,急忙把手缩了回去:“你赶紧离开,不然我就要大声喊人了!”马东闻言阴森森笑了起来,眯着眼睛问道:“你想要喊人?现在黑灯瞎火的有谁?难道是让老刘那个老不死的把你从我手中救走?”说完,也不等韩萌萌回过神来,马东伸手探了过去,作势就准备把韩萌萌的衣服扯下去。

  韩萌萌被吓得差点喊叫出来,她今天出门着急,并没有穿内裤。

  如果真的被马东直接脱了衣服,那根本就没有离开的可能性。

  “你住手,不要这样……”眼瞅着自己的衣服就要被撕扯下来,韩萌萌脸色瞬间苍白起来,两片因为惊吓而苍白的嘴唇开始颤抖起来。

  马东猥琐的看了眼韩萌萌的裙子下面,吃惊的发现这骚娘儿们竟然没有穿内裤,顿时裤裆坚硬无比,口中却骂了起来:“他妈的,还以为你是个清纯的大学生,没想到竟然是个搔货,大半夜跟一个老不死的在这里黑灯瞎火瞎鬼混,还他妈没有穿内裤,便宜了那个老不死的,倒不如便宜了老子,今天看老子不插死你!”老刘车车外面看得一清二楚,一口一个老不死的喊得他非常生气。

  马东根本就不知道韩萌萌还是个处子,而老刘早就看出来韩萌萌未经人事,这种紧致的小处女必须要自己开苞,不能便宜了这个混蛋小子。

  想着,老刘诡异笑了一声,阴着脸悄悄摸摸的走了过去。

  二十年前的老刘能将混混打的过上晚年生活,手段也非常的毒辣。

  而且在吃了二十年的牢饭,在里面能坚持过来,完全就是靠着自己的拳头撑过来的,加上他在里面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手段更是无比的残忍。

  马东只想着干了韩萌萌,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危险正朝他袭来。

  就在他抓住韩萌萌胳膊,另外一只手准备摸到裙子下使劲儿扣动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后脑勺一阵刺疼,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一个闷哼就趴在座椅上。

  韩萌萌见老刘站在车窗外面,这才反应过来,是老刘在关键的时刻挺身而出,将马东给打晕过去了。

  见危险已经解除,韩萌萌直接就哭了出来:“刘教练,你可算是来了,你要是稍微来迟一点,我就被这个家伙给糟蹋了……”说着,韩萌萌直接就捂着脸痛哭了起来。

  老刘叹了口气,随意瞥了眼已经昏迷不醒的马东一眼,沉声说道:“我当时哪儿来的混当小子,想不到竟然是马东,真不是个东西,竟然敢在这里调戏良家妇女!”韩萌萌红着脸说:“刘教练,我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来这里,而且还想要糟蹋我。

  也幸亏刘教练赶了过来,不然的话,后果将会不堪设想的……”老刘见韩萌萌看着自己的表情有些爱慕,心里面瞬间激动起来,再次低头瞥了眼马东,心中冷笑连连:“马东啊马东,也真亏你来了,让我有了英雄救美的机会,以后可得长点心,别便宜了别人,惨了自己!”他寻思完说:“萌萌,别紧张,把他拖出去扔在地上,我送你回去好了。

  ”韩萌萌从紧张中回过神来,看着一动不动的马东不安问:“刘教练,他会不会死掉了?”老刘摇头:“放心,我的力道掌握的非常不错,他是不会死掉的。

  ”也不等韩萌萌吭声,老刘就把马东从车里面拖出去扔在了地上。

  韩萌萌急忙从车上下来,从马东手中拿走手机,面色绯红说:“刘教练,你先等等,刚才他偷拍了我的照片,我要删掉,不然等他醒来,我就惨了……”老刘应了一声,等韩萌萌处理完照片后便催促道:“好了,赶紧上车吧。

  ”送韩萌萌回去之后,老刘顿时空虚寂寞起来。

  买了瓶白酒和一包花生米,回到房间便悠哉悠哉的喝了起来。

  半瓶酒下肚后,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刘教练,你在吗?我有点事情想要找你帮帮我。

  ”这缕声音无不有人,听得老刘心痒痒。

  她急忙将门打开,可没想到外面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想要让老刘干了自己的房东 宁姐

  一看是宁姐,老刘瞬间就拉了张脸,不爽问道:“房东,你别急,等工资发了我就给你房租,现在都大半夜了,我们孤男寡女的在一块儿会被别人误会,你还是回去睡觉吧。

  ”宁姐咯咯一笑:“说的这么见外干什么?而且我可不想要钱,我想要的是……”话没说完,宁姐就大步走了进来,而且还一个劲儿的瞄着老刘的裤裆。

  老刘知道宁姐的想法,却装傻充愣问:“你想干什么?”宁姐一脸无奈说:“我手机坏了,就是想让你帮我看看手机,搞得我好像做贼的一样。

  ”宁姐说着就拿出了手机,可是一看上面的内容,老刘的鼻血差点喷了出来。

  手机屏幕上,一对一丝不挂的男女忘情的结合在一起。

  老刘瞬间浴血沸腾,直勾勾盯着屏幕上正跪在女人身后疯狂抽动的男人,眼睛都移不开了。

  宁姐见状,用身子蹭了蹭老刘:“刘教练,我的手机是不是中毒了?怎么有这种东西?”“我不知道……”老刘回过神,急忙后退,却一个趔趄朝床上倒去。

  眼瞅着就要摔倒,老刘本能伸手抓住宁姐,可是宁姐根本就没有办法拉扯住老刘,一个趔趄也倒了下去,正好压在老刘身上。

  “刘哥,我还难受,你就要了我吧,我保证让你舒舒服服的……”宁姐一边说一遍拿出一颗药丸就塞到老刘口中。

  老刘本能咽了下去,紧张问:“这是什么药?”“万艾可啊。

  ”宁姐魅惑笑了一声。

  “你……”老刘吓了一跳,想要推开宁姐,可是酒劲儿上来,根本使不出太多厉害。

  老刘绝望的眼睛流出了眼泪,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吃了二十年的牢饭,等出狱之后,自己没有去找女人,反而女人找上门了。

  没一会儿,万艾可药劲儿发作,老刘只感觉浑身燥热,而且裤裆处的钢枪也越来越坚硬……“赵哥,你开了这么多年的车,可没有开过我这辆车吧?我可很久没有被人发动过了,保证动力十足,润滑也非常不错,让你开了之后还想开呢!”宁姐妩媚说完,双目含情,直接将老刘的衣服扯了下去……宁姐身材虽然已经有点走样,但手上力气实在不小,就连撕衣服也这么顺手有力。

  她撕掉老刘的上衣之后,把所有的力气都压制在了老刘身上,身体一拱一拱地蹭着老刘,口中发出销魂的声音。

  老刘心里憋屈又无奈,只能像良家妇女反抗暴力一样,徒劳的挣扎……这时候,老刘身上酒劲药劲一起上来,身体又软又烫,唯独那里坚硬如铁。

  宁姐骑着老刘扭了一会儿,便有些忍不住了,三两下便把老刘的裤子脱去,露出她朝思暮想的那玩意。

  随后,宁姐一脸贪婪的看着那儿,自己便撩开裙子,迫不及待的坐了上来。

  四十来岁的女人,需求旺盛得简直不得了,她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让老刘把自己填满,然后自己把老刘榨干!眼看着宁姐丰腴的臀部张开,马上就要把自己控制不住的火热纳入其中,老刘忍不住在心里骂娘,嘴上却恳求道:“老妹儿,你别这样啊……强扭的瓜不甜!”硬的不行,老刘只好来软的。

  “甜不甜的没事,反正我也不在乎,我只想先破了你这个老瓜!”宁姐一边说,一边丝毫不肯放松对老刘的进攻,眼看着就找到位置要坐上来。

  天啊!救救我!老刘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身体虽然火热,而心底却一片荒凉。

  也不能怪宁姐**熏心,她自从离婚以后已经空旷了好些年,正处在这如狼似虎的年纪,又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安慰,日子难过啊!自从无意中看到老刘洗澡,窥到他那无比硕大的本钱,就连软着的时候都比她年轻时候找的老公要大上几分,她就动了心思,想跟老刘勾搭到一起去。

  谁知道老刘虽然又穷又老,可是眼光可不低,怎么都不愿意跟她凑合凑合。

  眼看着身边的同龄人都有老公滋润,可是偏偏老刘这块肥肉她看得到吃不着,她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搞了点烈性伟哥,准备把老刘给强了。

  眼看着马上就要被“毁了清白”,老刘一咬牙,腾出手来、假装迎合抱住宁姐,却直接一手刀砍在了宁姐的脖子上!宁姐哼都没哼,便倒了下去。

  老刘急忙把宁姐推到一边,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吧嗒吧嗒的高跟鞋声。

  那声音到门口之后停了下来,老刘房门没顾得上关,半开着,她探头进来好奇的看了一眼,正好跟上身破烂、下身露鸟的老刘四目相对。

  “教练……你咋不穿衣服……” 香香神色略显尴尬,不过倒也没乱了方寸,总体看着还挺淡定,好像是见惯了这种场面。

  老刘急忙提好裤子,看着门口站着的姑娘浓妆艳抹,带着不羁和放纵的艳丽,慌忙说道:“香香,你下班啦!”这女人,便是与老刘合租,同时也在老刘班上学车的香香。

  香香这时又看见沙发上躺着昏迷不醒的宁姐,惊讶的问:“教练,你跟宁姐这是在干啥呢……”老刘欲哭无泪的说:“我跟她能怎么样啊!她喂我吃伟哥、对我霸王硬上弓,我没办法,只能把她打昏了……”香香听到这里,扑哧一笑:“教练,宁姐喜欢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刚好也没个对象,不如就跟她凑合凑合得了!”宁姐这个人比较八卦,老刘也没少听她指桑骂槐,说她在外面**。

  不过老刘倒是从来不带有色眼镜看人,一向都对她和蔼可亲,照顾有加,而且她还在老刘班上学车,所以两人关系也算不错。

  香香的工作时间确实比较特殊,每天到半夜12点都才回来,此刻正是她下班回来的时间。

  老刘哭丧着脸说:“妈的,快别提了,老子忍了几十年的贞操,差点让这娘们给我强了,真是气死我了!”“哈哈哈!那您也太搞笑了!”香香笑的前俯后仰,调侃道:“教练,真看不出来您的魅力这么大,都让宁姐不惜上门强迫您!”老刘气的直跺脚,结果裤子没弄好,一下子又秃噜下来,在香香面前再次露出了那里。

  香香不由自主的一看,刚才离得远没看清,现在离近了看,发现老刘那个东西又大又粗,比她平时接的所有的客人中的都要大,不由地瞪大了眼睛,惊呼道:“您……本钱这么足吗?”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xwKFDX/sm2Wkw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