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hgotti

性爱工具 (23) 2021/11/9 4:20:21
leah gotti


有些时候,在婚姻中越是我们追着抢着让 男人对你好,男人就越是不理会。


  相反 的是,有些时候我们 放下了这种认真,冷冰冰 的你却让他乖乖地回过头来……从这种状况中,女孩们就让小编 教你如何 笼络男人心的吧!养生网"alt="教你怎样笼络男人的那颗心"title="教你怎样笼络男人的那颗心"alt="教你怎样笼络男人的那颗心"src="/d/file/lxbj/2021-05-04/28478d61dee9fcce0cac17fe944ea921.jpeg"/>1、不动声色的女孩,非常沉重,对男主角而言是心头石,会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没有成就感。


  所以,爱笑,对一个恋爱中的女孩而言非常重要。


  如果,男主角是风,你就应该是沙-- 变化给他看,而最好的变化就是反应,最好的反应就是笑。


  2、这是把双刃剑, 不用会显得你不投入,没心没肺,缺乏"临战气氛";用得过多,则也容易让人烦,像林黛玉似的,麻烦不断,咳血不止!怎么办呢?最保险的做法是,生气之后,及时化阴为睛、最好像春天的天气,像没有断奶的小孩,为一寸的忧愁而忧愁,也为一厘的快乐而快乐。


  3、捏他、捶他、拧他、撕他、咬他、用手指头点他。


  这些女性化动作,不妨有选择地用。


  4、在电影院里、在郊外小路上、在空旷广场边,懒懒地赖在他怀里。


  这是一种很温暖的接近,也是温柔的信任。


  5、要有创意,好玩,然后富有爱意地唤他。


  6、这是一个奇怪的词,情场中的男人,爱听,因为它 代表一种亲昵,并略表暧昧,不是每个男人都有资格听。


  对女主角而言,说这个词时,会特别解馋、痛快,还有一丝美妙的"嗔"味,如果再拖点尾音,就更荡气回肠。


  7、吵架一定要赢,然后往败将嘴里塞一个棒棒糖,以示慰问。


  8、和男人说话,使用叠词也许能起到非凡效果。


   男人喜欢看到自己心爱的 女人在他的"作用"下发生匪夷所思的变化,比如变嫩、变痴、变傻。


  这时的你,是不设防的,非常可爱,男人喜欢看到这种天真。


  可夜宴的老板是 陈泽华,我总有种吃软饭的感觉。


  第二天下午,我去夜宴酒吧报到,一个叫夏莉莉的女人带我上岗,三十岁左右,是ktv部的经理。


  第一次见面,人倒是挺不错的,对我还算热情。


  安排完我的工作,夏莉莉就走了,我正式工作。


  晚上天刚黑下来, 婷姐和陈泽华就来了, 两人有说有笑,看起来关系很暧昧。


  我心里不爽,假装没看到他们,也没打招呼。


  陈泽华却笑着走过来, 说道:“ 小飞,以后工作上有什么困难,就去找夏经理,我会给她打声招呼,让她照看你,当然你也可以直接来找我,都行。


  ”当时旁边还有几个同事,他们听到陈泽华这样说,忍不住将目光看过来,包罗万象,特别复杂。


  我淡淡地嗯了一声。


  见状,陈泽华也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便对婷姐说:“婷婷,我先去包厢里,你等会自己过去。


  ”陈泽华走后,婷姐说:“小飞,以后他跟你说事情的时候,你态度好点儿,他毕竟是老板,你不能让他没有面子,你说是不是?”我哼道,我的态度已经算不错了。


  婷姐紧蹙眉头,欲言又止,最后掉头走了。


  旁边几个同事小声议论起来,说原来这 小子是走后门进来的,难怪夏经理都对他那么客气。


  我总觉得这些话有点刺耳,好像我占了陈泽华便宜似的。


  时间不久,酒吧里来了几个年轻人,点了包厢,正好轮到我服务。


  这几个年轻人都在25岁左右,三男两女,一个青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别人叫他 刘哥,有点奉迎他的意思,应该有点背景。


  两个女孩长得都不错,可奇怪的是,她们俩都是刘哥带来的,关系暧昧,坐进包厢就搂搂抱抱,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愣什么, 倒酒啊。


  ”刘哥瞥了眼我,“你新来的吧,这么不懂规矩?”我赶紧走过去倒酒,笑着说:“哥,我第一天上班。


  ”“难怪我看你这么面生,我给你讲,在这里上班,得有眼力见,人也得机灵点儿,像你这种木头似的,早晚得滚蛋。


  倒酒。


  ”刘哥说。


  我则呵呵赔笑,一边给他们倒酒,没想到的,给刘哥右边那个女人倒酒时,她正好想拿话筒,两只手撞在一起,酒忽然洒在那女人的大腿上面。


  女人穿的是短裙,美腿裸露着,这下子可不得了了,女人一声尖叫,怒斥道:“混蛋,你眼瞎呀!”“莹莹,没事吧?”刘哥眉头一紧,抬手就扇了我一巴掌,喝道:“草泥马的,你会不会倒酒!我看你是不想干了!把酒给我舔干净,不然你死定了!”说话的时候,指着莹莹的大腿。


  脸火烫,可我还得赔笑道:“哥,姐,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帮你擦干净。


  ” “擦你麻痹啊,听不懂 老子说的话嘛,老子让你舔!”刘哥义愤填膺地说。


  擦可以,舔老子做不到!再说她明明看到我在倒酒,还碰我的手,这事能赖我嘛。


  我站着不动,激怒了刘哥,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重重的一拳落 在我脸上,顿时我就头晕目眩起来。


  刘哥不肯罢休,连续几脚踹在我肚子上,我连退数步后,而后倒在外面的走廊里。


  刘哥追出来掐住我脖子,双目圆睁道:“小子,我看你是存心找打!”这时,经理夏莉莉正好看到了,急冲冲地走过来说:“刘少,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刘哥说:“夏经理,你来的正好,这小子是新来的吧,太不懂规矩了,故意把酒洒在我朋友的腿上,这种人怎么能当服务生,今天必须开除他!” 我正是年轻气盛的年纪,又刚踏入社会,受不了任何诬陷,我急忙解释说:“夏经理,我不是故意的。


  ”夏莉莉簇起眉头,看了看我,末了对刘哥说:“刘少,叶飞是陈总亲自介绍过来的,您看这事,要不就算了吧?”“算了?我他妈不答应!我舅呢?我要亲自问问他,这小子跟他是什么关系!”刘哥拽着我的衣领,一副嚣张跋扈的嘴脸说:“你给我站起来,别他妈装孙子!”这时,我才隐隐明白,刘哥和陈泽华的关系,原来陈泽华是他的舅舅,难怪他这么嚣张跋扈。


  夏莉莉说:“陈总在502包厢,我去叫他过来?”刘哥摆手说:“不用了,我去找他。


  ”说完拽着我就走,让那个叫莹莹的女人也过去,路上对我说,叶飞是吧,今天我就让你心服口服。


  很快,我被拽到502包厢外面,刘哥直接推开门说道:“老舅,这就是你招的人?”这是一间豪华包厢,里面坐着七八个人,大多都是中年人,穿得周正,气质不俗。


  我仔细一看,发现婷姐也坐在陈泽华身边,露出一张淡淡的笑脸。


  刘哥忽然闯进去,使得里面的人都是一愣,说话声也戛然而止。


  陈泽华也皱起眉头,问道:“小军,咋回事?你打了叶飞?”刚才脸上挨了一拳,此时嘴角还残留着血丝,见状,婷姐脸上的笑容倏然消失殆尽,紧接着便露出担忧的神色,起身走过来说:“小飞,你没事儿吧,到底咋回事呀?”我见她走来,忍不住哼了一声,什么都没说。


   刘军指着我说道:“老舅,我带朋友过来玩,这小子居然故意往我朋友身上倒酒,我就出手教训教训他,给他长长记性。


  ”说完把莹莹拉到身边,指着湿漉漉的大腿说,你们看,腿上全都是酒。


  陈泽华眉头深皱,沉吟片刻说:“小军,叶飞第一天上班,工作中难免会出现差错,你着实不应该动手打人。


  ”我说陈总,我不是故意的,我斟酒的时候,是她的手碰了我的手,酒才洒到她身上。


  “草,你他妈还敢嘴硬,老子打不死你!”刘军气得暴跳如雷,飞身一脚,直接踹在我肚子上。


  顿时间,内脏都生生扭痛起来,呼吸都特别困难。


  被连续殴(儿童益智故事)打,我的怒火也上来了,刚才不还手,是因为刘军是客人,我礼让他三分,可现在我实在忍不住了,大不了老子不要这份工作。


  想到这,我就全身鼓劲,想扑上去教训刘军。


  婷姐却一把将我拽住,紧蹙眉头道:“小飞,你冷静点,不能动手打人。


  ”嗬!我冷笑着,指着刘军说:“凭什么他能打我,我就不能还手?!我被打是应该的,我打他就不可以,凭什么啊?!”婷姐急忙说:“小飞,别说了,你把酒洒在人家身上,就是你不对,快和人家道歉。


  ”道歉?!我他妈被打了,还得给他赔礼道歉?!心里像刀扎似的,委屈、心痛、失望,一瞬间各种心情充斥着,难受至极。


  以前,婷姐是那么的袒护我,即便我撞见张雨彤上厕所,婷姐也尽量帮我说话。


  可现在呢,就算我被打了,她还拦着我,不让我报仇。


  差距真是太明显了。


  我情绪失控,咆哮道:“你告诉我,我为什么向他道歉?是打我让他手疼了,所以我要道歉吗?!我应该自己打自己,这样你就满意了?!刘婷,你想讨好别人我管不着,但你别拿我当陪葬品!”我发泄一通,心里舒坦多了,说完转身走了出去,这份工作,老子不要也罢!“小飞,小飞,你等等……”身后传来婷姐的呼喊,可我假装没听见,毅然决然地走了。


  我原以为婷姐和陈泽华在一起,是故意气我的,可今晚我才明白,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她是真心想和陈泽华在一起,至于出发点,我敢肯定她不是真心喜欢陈泽华。


  女人,真是善变的动物。


  心里难受得很,随后我就找个清净点的地方喝闷酒,越难受越想喝,越喝越难受,最后喝高了,走路都有点飘。


  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但婷姐和张雨彤都没有睡觉,两女坐在沙发上,气氛也有点尴尬。


  见我踉跄着走进去,婷姐急忙过来扶着我,面露担忧和歉意,说小飞,婷姐知道错了,别生气了好吗?我猛地甩开她的手,看都没看她一眼,走到沙发前面坐下来。


  张雨彤倒了一杯糖水递给我,我一口气喝了。


  “小飞,事情我都听说了,婷婷当时拦着你,也是怕事情闹大,不好收场,你就别埋怨她了。


  ”张雨彤说。


  我冷哼道:“彤姐,你别说了,我心里有数,谁让我没钱没势没本事呢,打我的那人是陈总的外甥,打我是应该的。


  ”婷姐听到这话,眉头顿时一紧,美眸也闪动起来,歉意地说:“小飞,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 将头发三七开的林 少城虽然才刚要上初一,但是他的脸上已经满是青春痘。


  他将拖鞋趿拉在地上发处声响来。


   那以后谁陪我在 莆闽中学混啊!那留着小辫的男孩声音里满是不快。


   你还用混什么,就冲着你叔当年在镇上打出的名号,别人奉承巴结你还来不及。


  林少城将头发一甩,眯着眼看着前方,我敢保证,用不了一个月,就会有一群人屁颠屁颠地跟着你! 我都跟你说几遍了,我不想靠我叔叔!那得有多少人在我背后说我!那男孩小小年纪,倒是一身傲气,我就想不通你爸为什么硬要把你送到什么 西徐中学去,你和我一样根本就不是块学习的料,去哪都是浪费钱财,还不如早点上完初中好去赚钱! 我爸也是因为我表弟在西徐中学的成绩的越来越好,就觉得把我送过去会提高我的成绩!林少城说着停在朝路旁的一处阴凉的地方, 一清,就这里了。


   两人说着坐在了路旁的一棵大树下,然后从袋子里拿出花生和啤酒。


   你那个表弟原来学习怎么样?他怎么会去那边念书的?方一清拉启啤酒的易拉罐,然后递给林少城。


   他学习很好!去那所学校是我姨丈托了不少关系才进的。


  西徐中学的校风确实比莆闽中学要好的多,听说已经渐渐要赶超镇一中了!林少城拿着手中的啤酒,看着罐口的气泡。


   哼,会学习在哪里都一样,这一句是我最赞同也是唯一赞同的大人说的话。


  方一清打开另一瓶啤酒。


   林少城从口袋里摸出一包劣质烟,他抽出两根,给方一清点上一根,自己再点上。


  他用力吸了一口,说道:我挺羡慕我那个表弟的,可以把书读好。


   佩服个屁啊,你说要是你那个表弟当初坚持不去,你爸现在也不会送你去了!方一清只要一想到中学不能跟林少城一起,心里就极其不爽。


   去就去吧,不就三年嘛。


  林少城说这话的时候十分的不快,他笑道:你可一定要好好混,到时我回来就有靠山了。


   屁啊,没有你我以后打架不得辛苦死。


  你不知道啊,莆闽中学里面现在是乱的不行,老师都管不过来了。


  方一清说的全是实话,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实。


   林少城端起啤酒和方一清碰了一下,哈哈,以后要是有谁收拾不了,就等到周末我回来再一起!。


   等你回来,那我不早被人给废了?切。


  方一清笑着喝了一口。


   那我就替你报仇。


  林少城吸了一口烟。


   这一次出来喝酒是林少城提议的,林少城说:做兄弟的要出外读书了,虽然不是很远,但是怎么说都得一起出去喝个酒。


   方一清二话不说,马上就去买了两罐啤酒一袋花生。


   林少城和方一清是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认识的,两人可谓是不打不相识。


   上二年级的时候,因为一颗弹珠有没有出界而起的争执。


  林少城和方一清动手的时候,同学们都围在旁边观看,这是一场持久战,两人在地上滚来滚去,一会儿你压着我,一会儿我骑着你,就好像两个小孩在杂耍一样。


   直到后来两人都打累了才一起送开了手,坐在旁边喘气。


  看到他们两人打架,旁边的小孩早吓的躲远了,两人这时候没有其他玩伴,不得已之下又一起玩上了弹珠。


   这之后,也就结下了发小之谊。


   正当两人开着玩笑,笑的都忘却了以后不能一起上课的不快之事时,路的一头,走过来了四个男孩。


   是 陈强那王八蛋!方一清愤愤地说道。


   别理他。


  林少城示意继续喝酒。


   陈强是和身旁的同学刚从游戏机厅里出来,他今天又输掉了从家里偷出来的20块钱。


  旁边跟着的三个人是他在游戏机厅里结识的。


  那三个人见陈强仿佛有花不完的钱,就故意和他套近乎以兄弟相称。


   远远看到树下做着林少城和方一清的时候,陈强的心里就觉得越发的不顺。


  走过他们身旁的时候,陈强冷笑道:你们装什么装,小屁孩还喝酒! 你说谁!方一清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林少城也站了起来,我们今天心情不好,别来惹我们。


   你们心情不好关我屁事,老子心情也不好!陈强大声道。


   方一清见陈强这副欠揍的表情,再也忍耐不住,一下子就扑了过去,给了陈强一拳。


  陈强没能避开,他马上还了一拳,不过却没能打到。


   方一清一勾他的脖子,一下子将他放倒在地,狠狠踹了一脚,你心情不好啊! 和陈强一起的三个人平常就苦于没有机会展现自己的能力好跟加理直气壮地向他索取钱财,这时候机会来了自然不会放过,冲向方一清就是一顿踹。


   林少城从旁拉过一个,说:一清,我也够意思了吧,去西徐之前还能陪你打一架! 林少城很是擅长摔人,只见他先是踹了那个人的小腹一脚,接着闪到他的身后,一勒脖子,膝盖一顶,就放倒了那人。


   太他妈够意思了!方一清握紧拳头还了陈强一拳。


   这时,另一个人一脚踹在了林少城的后腰上。


   林少城忍痛,重重朝地上的人踩下,随即转身抱住再次起脚的身后的那个人。


  林少城拉着他的腿,往后忽地一拉,又一抬,那个人叫嚷着啊啊啊!,仰天而倒! 林少城紧接着骑在他身上,朝着他的颧骨就是一拳,人多欺负我们人少啊! 忽地,原本倒地的那个人挥拳偷袭了林少城的的左脸。


   你!林少城又给了身下的人一拳,起来,冲向打了自己的那个人放倒在地,劈头盖脸地猛踹! 林少城收拾好这两人之后,方一清也已经把陈强打的举着手护着脸。


   方一清笑骂着走过去拿起酒。


   干!林少城和方一清仰头而饮。


   你们俩给我记着!陈强跑出十多米外,羞愤地说道。


   不过,却没有一个人鸟他,连跟着他的三个人都觉得没面子先离开了。


   林少城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天黑了,他一进家门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少城,少城。


   林父觉得林少城的脸上肿了一块。


   哦!林少城口中答应着却仍往自己的房里走去。


   我叫你,你听到了没?林父这几年做生意不顺,脾气变得十分容易急躁,往往家里人一让他不如意,他就会大声起来。


   知道!什么事?林少城一听 父亲的口气也就不耐烦了起来。


   你给我出来!盛怒的声音从外面传进屋里。


   林少城有时候觉得家里真没趣,如果可以真想永远不住在家里。


  他走出房间来到大厅,什么事? 林父的声音稍微温和了点,我叫你,你怎么不出来!得我多叫几遍吗? 我想房间里能听的到也就可以不用走出来了。


  林少城平淡地说道。


   林父十分不满林少城的这个回答,你才几岁,就这么懒,这走出来才几步路啊? 林少城真想一跃而起,说道,我今年十四岁了,我不是懒,我只是不想站到你面前看你怎么发泄怒火。


  但是林少城没有,他很清楚,父亲是不容许自己顶撞他的,而现在顶撞父亲,吃亏的只是自己。


   你的脸怎么肿起来了?林父伸手将林少城的脸掰到灯光下,你个死小子,又去打架了是不是?一天到晚不想着学习,就知道打架啊! 林少城有时候真的很羡慕班上的一些同学的,那些同学常说,自己要是再外面打架,他家人问的第一句话是有没有伤到自己,打赢了没有?他们的家人似乎很懂得这个世界弱肉强食的自然规律,如果你从小就处处忍让,到时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你知不知道,我是怎么花钱这个请客那个请客,又这个送礼,那个送来的才把你送到西徐中学的?许多父亲总是在强调自己怎么花钱想以此来使孩子感恩然后努力学习,殊不知,一个人生来就是最讨厌别人胡乱施恩的,尤其是送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东西。


   我知道。


  林少城轻声答道。


   我可告诉你,你要是去西徐了还敢吊儿郎当,不学好的话,以后就给我去那些工厂打工,让你知道什么叫吃苦。


  身为人父的第二招,恐吓孩子不读好书让其做工,体验艰辛,迷途知返。


   这时候, 林母下班回来了。


  林母把自行车放好,一见房子里的情形就不对,她是极疼爱这个独生子的,从小到大什么都由着他,林父那时就说,你就宠,看你以后怎么办。


  林父真正开始管教林少城是在他上三年级后,希望他念好书,但是林少城的出成绩就是上不去,为此,林少城上三年级的时候还留了一年级。


   林母一直是父子俩的和事老,怎么啦?唉呀,这怎么伤的,没事吧? 伤的好,就得让他知道痛,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打架!林父气呼呼地说道。


   正说着的时候,电话响了,林父没好气地一把抓起听筒,喂! 少城在吗? 你是谁啊? 我是一清。


   一清?就是你啊,我可告诉你,以后别来找我家少城了,知道了没,就这样!林父啪的一声挂下电话。


   爸,你干什么!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林少城一下子就急了,父亲居然对自己最好的朋友说出这种话! 我说的不对吗?啊?人家的叔叔是混混出身,他以后要当混混还有靠山,你呢?你想走混混的路吗?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林父哼的一声,坐在椅子上。


   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当混混了,那是我朋友的电话,要是你朋友打来我也这样挂掉你会怎么样?林少城终于控制不住心里的火,一下子就冲了出来。


   少城!林母轻声喝道,好了好了,赶紧去休息吧,明天就得去报到了。


   你怎么说话的!你那些是什么朋友,你就不会交几个读书好点的,交一些狐朋狗友?能算朋友?算屁!林父本来想点烟的,现在拿着不动了。


   林少城又难过又怨恨地看着父亲,他总算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是有多功利了,看的都是眼前的表面的,丝毫没去考虑自己的感受。


   林少城知道(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吵下去也没用,他转身走进房间,他只觉得自己好对不起方一清,这个兄弟!想到自己是独生子,上小学的这些年,什么事都是和方一清一起过来的,懂事的不懂事的,如今自己的父亲却这样对待他。


   你回房里干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出来,给我出来!林父喋喋不休。


   好了,赶紧看电视去,别跟个泼妇似的说个没完。


  林母劝道。


   你说什么泼妇?啊,我这是要让他明白事理,你你你,你赶紧去吃饭,别在这唧唧歪歪的。


  林父凶道。


   方一清在房子里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一块钱,他拿着一块钱径直出了房门,一句话不说出了家门。


   林母本来还想跟林父理论,这时见到林少城突然走出家门,改口问道:你要去哪里? 林父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他大声喝道,你要是敢去找那个什么方一清,你试试! 林少城一步都没停下地往外走去,他来到了离家不远的一家小商店,拿起电话拨下方一清家里的电话。


   喂,我是林少城,一清在家吗?林少城问道。


   少城?找一清啊,你等下。


  接电话的是一清的叔叔,他喊道,一清,一清……电话!少城啊,你可有好一阵子没来我家啦? 人家的长辈是如此尊重自己孩子的朋友,而自己的父亲却是如此独断,想到这,林少城的心隐约有点痛。


  呵呵,叔叔,有空我就会去的。


   一清来了,你有空常来玩啊!方一清的叔叔慈言说道。


   嗯。


   少城,你在哪里打的电话?方一清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我出来打的,刚才对不起,我爸他这人就是这样。


  林少城道起歉来。


   没事啦,你我还说什么对不起。


  方一清哈哈笑道:想起今天咱们两人把他们四人打趴下了,心里就痛快啊! 要不是其中那个头发染了前额来阴的,偷袭我,我们估计赢的更快。


  林少城笑道,他顿了一下,不过今天也让陈强挺没面子的了,以后你下小心点,他怎么说也在莆闽中学混一年了。


   怕他?开玩笑!没事的,你放心,对了,你是明天一早就要去那边报道的吧? 嗯。


  林少城说着看了看远方的天空,心想,那所学校会是什么样呢? 两人又随便聊几句,之后林少城就回家了。


   回家后的林少城洗完脚就回房间了,根本不去理会父亲没完没了的叫骂。


   翌日一早,林少城和父亲提着大袋小袋上了车。


  林少城坐在了靠窗的位子上。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xagg/779.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