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mi

性愛工具 (16) 2021/10/3 12:35:27
mikami


鄭臨風與 林川共同經營地產與策劃,當年的豐星()在東部地區已經頗有一些影響力,后林川出走自立門戶,豐星分為豐實和亞星。


   師叔 不可以 穿書……對不起,千種解釋在我心里,到了嘴邊卻只有一句蒼白的道歉。


  感受到這里,我驚恐的睜開雙眼看去,只見水汐正將嘴唇印在自己嘴上,她的舌頭鉆入 了我的嘴里,有股微甜的味道。


  難怪,她會拿聲音來交換雙腿,原來竟是因為這 人有這么奇怪的癖好。


   五夫入榻全文閱讀很漂亮喲~十分合適呢楓浚南贊許的 說道,并不是和服務員一樣虛偽,而是真的十分可愛,穿上這華麗的淡藍連衣裙就像位公主一樣。


  葉倉 的事我自己能解決,如果因為這點小事,讓同學們都學不了習了,那怎么行?建營這天,全營的營員都在AS舞室集中在一起,前面是唐SIR主持今天的開營活動。


  是,她仙女下凡,才貌雙絕,我笨蛋轉世,色藝全毀。


  師叔不可以穿書池信豪吞吞吐吐的說道。


  這柔軟蓬松的觸感,溫暖炙熱的溫度,感覺整個人都陷入了毛茸茸中啊……兩人洗漱完畢后,也顧不得吃早餐,騎上自行車,祁然再三叮囑關于自己在學校的事情,祁琪也簡單地說了一下自己在學校的情況。


  靜歡:啦!啦!啦!我是 賣報的小行家,不等天明去賣報,一邊走哦!一邊叫,今天的新聞真好!師叔不可以穿書別看我這樣,我可是堂堂學生會會計,掌管全校五十六個社團和學生會八個部門的全部經費!丫頭的目光冷冰冰的,粉紅的小嘴撅的老高,眼看著Lina又恢復了高冷的姿態,伸手接過手機向他揮了揮,謝謝了。


  我想打聽一點關于你同桌的事。


  有什么關系!我又沒踏進去!莫妤理直氣壯地跺了跺腳,腳步離男廁所的入口只有一塊地磚的距離。


  一個銀發的帥氣男性推門而入,就像之前安科爾吉娜一樣,僵在了門口。


  顧凌晨,加油!這時,江莓也拉來了幾個相識的同學來 幫襯,這些都是我以前的同學,我特地叫他們過來幫襯我們的。


  五夫入榻全文閱讀我居然被智商碾壓了一波…………游羽欣賞地看著東方盈雪好看的臉,心想,這個 女人的性格還真是夠強勢的。


  師叔不可以穿書而畫在大腿上的這種用法,我只在葫蘆娃里面的女主角們身上見過......不過他還是趕緊向穗羽打招呼:早上好。


  訓練的第一個項目是站軍姿,軍訓時必學的要領,按照教官要求的標準:兩腳分開六十度,兩腿挺直,大拇指貼于食指第二關節,兩手自然下垂貼緊。


  說著凌雨貌似想起來之前好像答應過她什么來著。


  萬一我是魔鬼呢?少女露出不可琢磨的笑容。


   跟著 李姐出來,我回到了 按摩師的等候室,看到我又空手而歸,等候室里的幾個按摩師捂著嘴巴笑了起來,我知道他們在笑什么,我進入這 按摩店半個月,卻一張單 都沒簽下來。


  進按摩店的按摩師都是李姐親自面試的,我 手法不錯,可是因為是新來的客人不信任,所以一直沒人選的上我。


  來這按摩店的都是一些有錢沒老公陪的婦女級別客戶,她們來這里不僅僅是為了按摩,更是想放松自己。


  要說樣貌吧,我也算不上丑。


  李姐跟我說,來這里的客人喜歡循環的叫同一個按摩師,她們管這個叫做熟客讓熟客做。


  這樣比較安心。


  說是這樣說,宣傳牌上就那么幾樣按摩方式,我看著都膩了。


  那客人無非就是看上了某個按摩師,在得到他之前才會選擇循環在他身上送錢,這種潛規則我還是懂得。


  等候室里的按摩師基本上就都被叫走了,最后只剩下我一個人。


  看著空蕩蕩的等候室,我真想感嘆一句,怎么上天總是不愿意讓人挖掘人才?不是我自以為是,李姐曾經夸贊過我的技術可比這按摩店的任何人都好很多,當時被其他按摩師聽了都因此嫉妒了我很久,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漸漸地成為了他們的笑柄。


  正當我百般無聊之跡。


  突然聽到隔(草船借箭的故事)壁的房間傳來了爭吵聲。


  我含糊地聽到幾句話。


  我都來了幾次了?次次都是這么點技術活?能不能來點新意?怎么又是這個按摩師?你們按摩店不招收新人了?都不會換新?能不能給我搞點有新意的東西?不行就把這會員卡給退了!以后再也不光顧你們店了!不一會李姐跑了進來,把我叫了過去。


  我才發現撒潑的人竟是經常來我們這里按摩的一個熟客, 蘭姐


  她是我們按摩店的常客,在市里勢力大得很,幾乎天天開著一輛賓利來我們這里玩,李姐把她當佛一樣供著,時刻不敢怠慢。


  進門前李姐就囑咐過我一定要好生招待這位蘭姐,可千萬不要招惹了她,否則大家都的吃不了兜著走。


  我表示理解,讓李姐放心。


  進去后,蘭姐抬頭看了我一眼便冷冷地道:“你是新來的按摩師?你會些什么?”我直接給她報了店里單上有的按摩套餐,哪知道報了一半,蘭姐就發飆了。


  “搞什么?如果你只會這些,就趕緊出去!老娘來這里是尋些不一樣的開心的,如果可以給我找些新玩意,我出雙倍價格!”聽到這里我眼前一亮,追問到:“您是說真的?”蘭姐冷哼一聲,“我蘭姐說的話那還有假?”我聽了那叫一個高興,來這里的客人如果要求按照規規矩矩的方式按摩,她們都已經有了專門的按摩師,這好不容易有了一個讓我大顯身手的機會,我怎么會錯過?我胸有成竹得接下了蘭姐的單子,并且立刻給她安排了按摩。


  這蘭姐雖然結婚幾年,有權有勢,身材卻保持的極好,一雙腿配上黑絲襪那若隱若現的誘惑力直讓人血脈擴張。


  聽說蘭姐跟她老公婚姻生活不愉快所以才經常來這里消遣,這樣的女人脾氣大也是正常。


  我給蘭姐抹上了按摩油,剛剛下手就聽見蘭姐發出啊的一聲嘆息。


  我還以為怎么了,趕緊停下來。


  誰會知道蘭姐居然連連喊到:“不要停,不要停。


  ”我整個人都瞬間懵了,她這兩聲猶如魔咒,一下子撩動起了我內心深處某種異樣的感覺。


  但眼前的畢竟是客人,而且我經過專業訓練,一下子就把沖動按捺了下去。


  蘭姐也似乎意識到了自己的不對勁,輕咳了幾聲掩飾尷尬,又恢復了冷冰冰高高在上的語調,道:“你小子按摩手法不錯,跟這個按摩店里的其他人不是同一個按摩院里出來的把?”沒 想到這蘭姐這么有眼力見,三兩下就看出來了我跟其他人的不同,我心里一陣欣喜,終于被人認可的感覺令人神清氣爽。


  但我沒有立刻對自己夸夸其談,而是謙虛得道:“都是同一個院校畢業的,不過我自己在家也做了一些研究。


  ”我繼續下手,順著蘭姐的骨骼筋脈,展現我自創的那一套神魂顛倒按摩法。


  至于為什么叫這個名字。


  看見蘭姐微微通紅的臉跟禁不住喘起來的氣息,我就知道自己取名字取得是成功的。


  “怎么之前來這里都沒遇到你……太棒了。


  ”我輕輕地擠壓蘭姐的脖子,她立刻發出一聲令人聽了腿發軟的叫聲。


  我繼續一路向下,揉捏著她的骨頭,皮膚,到了屁股上方。


  漸漸加重力度,最后到了某一個節點,我用力往上一提……“啊……”在痛并快樂的享受之中,蘭姐長長的感嘆出來。


  良久,蘭姐都癱在床上沒有任何動彈。


  我洗干凈了手出來,蘭姐還沒起來。


  不過問我道:“你這手法叫什么?挺舒服的。


  ”只是挺舒服嗎?剛剛看她都快達到高峰了,那叫聲害得我差點毀了自己的職業操守。


  明明被我按的飄飄欲仙了,嘴倒是挺硬。


  我也沒揭穿蘭姐的謊言,而是淡定的跟她道,“我自創的一種手法,叫做特殊手法。


  ”蘭姐趴了起來,這女人舒服的連衣服沒穿好都沒發現,為了不讓她一會反應過來罵我不知好歹,我趕緊過去幫她拉起衣服講她胸前一片風光擋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你現在開始就是我的專屬按摩師,以后我的單都給你簽。


  ”蘭姐興奮的程度不亞于中了彩票。


  而我的更甚,潛伏了半個月終于有了客人,而且還是大客,看來上天終于注意到了我這個被他遺忘的子民!終于開單了,一會要請李姐去吃頓好的才行!也讓那幫看不起我的按摩師開開眼界。


  “蘭姐,我叫 強子


  ”我笑得看似憨厚,心里邊算盤卻是打的咔咔響。


  這行的潛規則不少,有些地方也是烏煙瘴氣,不對顧客透漏真名也是我們按摩師不成文的規定之一,說起來,倒是有些像那些藝名的意思。


  蘭姐輕笑了一聲,眉目之中含著滿足過后特有的慵懶之色,聲音比起剛開始輕柔了不少,“成吧,我記住你了,一會兒我會去跟你們的負責人安排一下。


  ”我興奮的連連道謝,蘭姐見我站在原地沒動,瞟了我一眼,保養得宜的臉上溢出些許戲謔,“怎么,要在這兒看姐換衣服?還是想……”“啊?沒沒沒,蘭姐,不好意思,我這就出去。


  ”被她這么一提醒,我騰的鬧了個大紅臉,雖然這類女人對于 男人來說的確有著不小的誘惑力,但是我自認為沒那個本事能辦了蘭姐,更沒有那個膽子。


  退出按摩房,我沒想到的是,外面居然站了一堆人。


  “呦,強子,感覺咋樣啊,蘭姐可是不好伺候,瞧你這模樣,不會是被趕出來了吧?”熟悉的尖利聲音讓我有些反感,說話的男人長相白嫩,叫鹿小希,頂了個當紅小生的名字,是按摩店里的“頭牌,”按摩手法雖然不咋地,但是格外招那些上了年紀的富婆待見。


  當然,里頭的蘭姐除外,這人也曾三番五次的跟在蘭姐屁股后推銷自己,卻被她縷縷拒絕,心中的挫敗是肯定實打實的,今天知道我居然進了蘭姐的按摩房,不氣才怪。


  “挺好的啊,蘭姐很滿意的樣子。


  ”我沒理會他語氣的諷刺,說了句模棱兩可的話,鹿小希一聽,臉上登時就紅了,氣哼哼的看了我一眼,怒道,“你別得意!蘭姐下次還會不會找你還說不定呢!”我聳聳肩,并不介意,蘭姐下次還會不會找我,我心里最是有底氣。


  “我去,強子,你有幾分本事啊,蘭姐皮膚有沒有紅姐白啊?”其余人不知真假的揚著笑臉恭維我,一個個嬉皮笑臉的想要湊上來,想要從我嘴里套套蘭姐的話。


  我早就看見了朝這邊走過來的李姐,面色分明不善,于是也不搭話,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們,我這么副表情,倒是讓那幾個按摩師覺得里面有猛料,緊忙追問著,嘴里邊什么話都吐露出來了。


  “行了行了,你們都沒有顧客的嗎?趕緊回去!”李姐踩著細高跟蹬蹬的過來,見著一群人圍在我身邊,不悅的壓低著聲音吼了一句,幾個按摩師對視幾眼,雖有不滿,但也都紛紛退去。


  “李姐。


  ”我問了句好,對于李姐這個人,我還是有幾分敬重。


  畢竟剛開始也幫了我不少的忙,可現在,她臉上卻是不陰不陽,有些冰冷的看著我,“強子,里頭的顧客可是萬萬得伺候好的,你沒做什么……”我心里發沉,沒想到李姐居然這么看我,她話里頭的意思我也聽出來了,是怕我做什么不該做的,毀了店里的名聲,更怕蘭姐那個有權勢的老公找上門。


  “當然沒……”“李經理。


  ”我話還沒說完,蘭姐就出來了,我轉頭一看,雖然她穿戴已經整齊,可那美目中水波瀲滟,眉目含情的模樣還是會讓人禁不住往別的地方想。


  李姐暗暗瞪著我,可現在拿不準蘭姐的意思,也不好說什么話。


  “以后我的單,都簽給強子了。


  ”蘭姐瞥了我一眼,又對著李姐囑咐了一句,“對了,不要再讓其他的按摩師騷擾我了,我發起脾氣你也是知道的。


  ”李姐腰身比以往微躬,面上雖然波瀾不驚,可雙鬢透出來的細汗還是看得出她現在的緊張,聽著蘭姐的話,連忙點頭,“那是肯定的,以后這種事情不會再發生了。


  ”蘭姐哼了一聲,不再多說,伸手在包里找了找,素白纖細的手指夾了一章名片遞給我,“這是我的名片,以后可能會找你上門按摩。


  ”我接下,余光瞥見李姐看我的眼神復雜許多,顯然意外至極。


  送走蘭姐,我也長呼了一口氣,和這種漂亮又厲害的女人相處,其實也沒有那么舒服。


  “李秋蘭……”我默念著名片上的名字,上方燙金的宏實地產四個大字尤為扎眼,我正反復研究著,身側突然多了一個人,帶著濃烈的薰衣草香。


  “強子,姐勸你一句話。


  ”李姐目光復雜深邃,秀麗的眉毛微微皺起,“干這行,最重要的是啥你知道不?”我當然記得,最開始培訓的時候就已經耳提面命的要求過,三不準。


   對于農村來說,十萬元可是一筆巨款了, 老馬這些年來的積攢加起來也就一萬多點,離十萬還差得遠呢。


   想到這里,老馬突然想到的之前有人托他去瞧事情,然后便有人來警告他,不讓他給去給那家看事。


   老馬一眼就看出那件事有貓膩,當時也不想惹事便給拒絕了,可現在,他覺得,有必要去冒險一次了。


   當時聽 介紹人說過,那家人特別有錢,只要老馬將問題解決了,多少錢隨便他開…… 想到這里,老馬便給那個介紹人打了一個電話,先詢問了一下那個金主有沒有找下人,介紹人聽到老馬愿意,答應幫老馬再去問問,讓老馬等消息。


   可還沒有等到老馬那邊的消息回來,卻等到了另外一個消息。


   桂花要嫁人了,嫁給隔壁村子里的一個瘸腿男人。


   老馬趕過去的時候,那個瘸腿男人就坐在桂花家的椅子上,笑得猥瑣,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鳥。


   老馬,你怎么來了? 看到老馬進來,桂花的目光中帶著一絲緊張。


   馬爺爺是我找來的,媽媽,你怎么可以嫁給這個男人呢?我不會答應的。


   說話的是 小鳳,小鳳氣呼呼的嘟著嘴巴,瞪著桂花一臉的不情愿。


   &ldqu(啊啊啊好棒)o;小鳳,乖孩子,來我這里,我給你準備了禮物,以后咱們就是一家人了,你現在還不了解我,以后時間長了,你就不會這么說了! 那個男人自從小鳳進來,一雙眼睛盯在小鳳的臉上就沒有挪開過,讓老馬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起來。


   同樣作為男人,老馬一眼就看出了這個男人的目的,他的目的不光只有桂花,這是連小鳳都惦記上了呀。


   小鳳,你別說了, 這件事我已經決定了,馬師傅,您也回去吧,以后我的事情就不麻煩您了! 桂花雖然說的客氣,但語氣里的疏離卻是很明顯,讓老馬心里不由得一沉,想要勸說的話就有些說不出口了。


   喂,老頭,你聽到了嗎,我老婆說了,讓你出去! 男人囂張的語氣,那怡然自得的眼神,讓老馬心底那不好的預感更加明顯。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勸你了,桂花,你要是有什么難處就來找我,不要委屈了自己! 老馬安慰了桂花兩句便轉身離開了。


   他并沒有離開太多,遠遠的看著桂花家大門,果然,等了差不多半小時之后,那個男人便走了出來,讓老馬沒有想到的是,那個男人居然是個 瘸子,桂花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可以嫁給一個瘸子呢? 老王不動聲色的跟著那個瘸子走了出去,他想要等離得遠一點再上前警告一番的,卻沒有想到還沒有等到他上前呢,另外一個人卻走到了那個瘸子的身邊。


   在看到 張順的那一刻,老馬便知道,這一切估計都是張順的手筆。


   張順跟那個男人說著什么,并沒有發現身后的老馬,老馬借助路邊的大樹做掩護,小心的守在后面,聽到了張順跟那個男人的談話。


   果然,那個瘸子是想要將桂花娶回去之后,將小鳳一起霸占,為了感謝張順的介紹,他還答應到時候讓張順也嘗一嘗母女花的味道。


   老馬聽的怒火中燒,終于忍不住上前質問。


   張順,你還是不是男人,你的良心都讓狗吃了嗎?這么對待桂花? 張順有了片刻的慌亂,但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只見他冷笑著對老馬說:老馬,你特么的要是識相就不要管老子的閑事,當好的你的神棍就行了,要不然,看老子怎么教訓你! 面對張順的警告,老馬一點都沒有當回事,有些后悔自己沖動了,現在當務之急是讓桂花知道這個瘸子不是好人才行。


   張順,人在做天在看,你這么做不怕遭到報應,以后生兒子沒屁眼? 咒罵了兩句,老馬便離開了,他想要跟桂花說清楚,卻沒有想到桂花連門都沒有給他開,不得已,老馬只好先回去,這件事要從長計議呀。


   哼,小癟三! 張順冷哼一聲,對那個瘸子提醒道,讓瘸子小心老馬。


   老馬回去想得腦袋疼也想不出什么辦法來阻止這件事,桂花明顯已經鐵了心了。


   那么嬌滴滴的美人,跟了一個瘸子,真有點暴遣天物呀。


   馬爺爺,您在嗎? 因為心情不好,老馬也沒有開燈,小鳳走到門口小心翼翼的問了一聲。


   在,小鳳,你怎么來了? 老馬在聽到小鳳那如同黃鸝鳥一般清脆的聲音時,急忙坐直了身體,將房間燈打開,然后便看到小鳳掀開門簾走了進來。


   小鳳,你怎么了,誰欺負你了? 一進門,老馬就感覺到小鳳的臉色有些不對,眼睛更是紅腫的厲害,像是哭過了是的。


   馬爺爺,您能不能幫我勸勸我媽媽,她現在鬼迷心竅一定要嫁給那個惡心的瘸子,你不知道,那個瘸子有多惡心,趁著媽媽做飯的時候偷偷摸我,還要我坐在他腿上…… 什么?你坐了嗎? 老馬急了,小鳳天真不明白怎么回事,可老馬一聽就明白了,那個老畜生,居然這么迫不及待的就下手了。


   沒有,后來我媽媽喊我,他就放開了我,只是這里被他摸了! 小鳳指著自己的那兩個水蜜桃說。


   這件事你告訴你媽了嗎? 老馬理解桂花的苦衷,可要是知道小鳳被那個瘸子惦記的話,應該不會這么堅持了吧。


   沒有,我媽媽心情不好,我不敢說,馬爺爺,你能不能幫我勸勸我媽媽? 面對小鳳的央求,老馬覺得,想要讓桂花改變主意,就必須用小鳳做文章。


   小鳳,這件事不是勸說的問題,你媽媽也是有苦衷的,其實想要讓你媽媽改變主意,還是要靠你,你聽大爺說,接下來你就這么做……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7404010.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5847585.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5192794.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2840865.html
https://twghjtywecvs.weebly.com/6135306.html
https://twhjkmyuytu.weebly.com/9200588.html
https://twdfgergwewhy.weebly.com/6240319.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6421987.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9968039.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1545535.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raspalwrites.com/xagg/748.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