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ean anal video

性愛工具 (19) 2021/8/10 0:47:18
korean anal video


第二天早上溫喆起的十分的早,想著今天劉 春杏能當他女朋友心里就樂滋滋的,見著誰都打招呼。


  路過村長家門口的時候淑芬把他叫住,偷偷的塞給他兩個煮雞蛋。


  “小喆呀,這幾天你叔一直都在家,也沒機會去找你,明天晚上他要去支書家喝酒,到時候我去找你。


  ”溫喆點了點頭,也沒多說啥,一邊走著一邊吃著煮雞蛋,小日子十分滋潤。


  “喲,老黑哥,這是二丫的對象呀,可真不錯。


  ”溫喆沒走多遠就聽到淑芬的聲音,回頭一看,見二丫和趙 老二領著一個小伙停在錢 高強家門口,那小伙二十六七歲的樣子,正給剛出門的錢高強發煙呢。


  “是呀,這是俺家二丫的對象,在鄉衛生院上班。


  人家今天休息,這不一大早就來看我了嗎。


  ”趙老二說話的聲音特別大,好像就怕誰聽不到似的。


  其實溫喆知道他這話就是說給他聽的。


  不過他現在也沒心思搭理趙老(邊插邊做吃奶)二了,還得去 衛生室找劉春杏呢。


  一想到劉春杏那對大肉球溫喆就有點心血澎湃,恨不得立馬就握在手里揉上幾下。


  “喲,那不是小喆嗎,來來來,叔給你介紹介紹二丫的對象。


  ”剛準備走的溫喆被趙老二一叫便停下了腳步,本來溫喆是真不想搭理他,但要是不去的話趙老二還以為自己怕了他。


  溫喆轉過身子,把剩下的一個雞蛋放進兜里,晃晃悠悠的走到趙老二跟前。


  二丫一見溫喆就把頭低了下去,一對漂亮的眼睛時不時的掃一眼溫喆,不過一遇到溫喆的目光馬上就又躲到一邊。


  “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未來的女婿,叫熊亮,在鄉衛生院上班,他爸是衛生院的院長。


  ”趙老二無比得意,就好像他閨女要嫁給皇上似的。


  溫喆最見不得他這幅嘴臉,真恨不得上去抽他兩巴掌。


  熊亮長相倒不難看,梳了個中分頭。


  只是臉上帶著一股癩氣,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叔,這是誰呀?”熊亮習慣性的給溫喆遞了根煙,溫喆接過點上了火,一邊的趙老二說道:“這是我們村里的大夫,可有能耐了。


  對了小亮,你們鄉衛生院缺人不?看看能不能讓他也去你那。


  ”“叔,我們那好像不缺人,再說這事也不歸我管,得問我爸。


  ”趙老二一臉得意的看著溫喆,那意思很明顯,你想進鄉衛生院,得人家老爹同意才行。


  溫喆微微一笑:“那哪天你幫我問問你爸,你那要是缺人的話就幫幫忙,把我弄進去,我還等著有人給我磕頭叫爺爺呢。


  ”“行,回去我問問。


  ”一看熊亮就善于和人交際,雖然心里把溫喆鄙視的夠嗆但臉上卻不露出半點。


  溫喆一聽這話頓時就呵呵笑了起來,而趙老二的臉都黑的看不出人模樣了。


  “就你還想去鄉衛生院?去掏大糞人家都不要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德行。


  咱走小亮,到叔家叔給你弄好吃的。


  ”說完趙老二拉著熊亮就走,熊亮被弄的有些莫名其妙,不過馬上也就反應了過來,看了溫喆一眼,沖他不懷好意的笑了一下。


  “你這 小子,嘴上就不能吃點虧,這下趙老二更記恨你了,人家那女婿的爹可是鄉衛生院的院長,我看你呀,還真就別想進衛生院了。


  ”趙老二一走淑芬就說了溫喆幾句,溫喆也不介意,心想反正趙老二早就恨他了,也不在乎這次。


  “叔,你也上村部嗎?咱倆一塊走吧。


  ”溫喆朝一邊的錢高強問了句,錢高強搖了搖頭,“我得去村里的機動地看看,好像有點旱了,得找人去灌水呢。


  ”溫喆搖了搖頭,淑芬還想說什么他也沒心思聽,搖搖晃晃的朝衛生室走去。


  今天有點反常,因為每次溫喆來的時候劉春杏都已經把屋子給收拾一遍了,不過溫喆到衛生室的時候門是鎖著的,溫喆開了門,在屋里坐到八點劉春杏還是沒來。


  一直到九點多溫喆聽到大院門口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出門一看,見劉春杏拉著一個男的,而那男的則不顧劉春杏的拉扯,直直的奔著衛生室走來。


  “哥,我說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用不著你管。


  ”劉春杏邊拉邊拽,那男的使勁的甩開她,“你做個屁的主,你是我妹子,這事就得我說的算,媽的,哪個王八小子敢打你的主意,看我不弄死他。


  ”這時劉春杏看到了衛生室門口的溫喆,急忙朝他喊道:“溫喆你快跑,我哥來打你了。


  ”說著又上前開始拉那個男的。


  溫喆有些迷糊了,不明白劉春杏她哥為啥來打他,難道是因為非禮了他妹妹?不能啊,昨晚劉春杏不是和他說好了嗎,說要跟家里商量他們的事,咋一轉眼他哥就沖出來了。


  “小B崽子,是個男人你就別跑,在那等著我。


  ”劉 小民被妹妹拉著,往前走都費勁,聽到劉春杏讓那小子快跑,頓時就知道眼前 的人就是他要找的人了。


  “這啥情況?春杏姐,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溫喆還沒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前邊的劉小民已經甩開了劉春杏,直接向溫喆跑來。


  “溫喆快跑,我哥不同意咱們的事,要打你。


  ”溫喆還沒反應過來劉小民的拳頭就到了眼前,嘭的一下就給溫喆來了個滿臉花。


  溫喆被劉小民一拳打的連連后退,直到后腰頂在了桌子上才算站穩。


  “你為啥打我?”從小到大溫喆還沒吃過這樣的虧,沒想到劉春杏他哥會這么不講理,上來就給了他一下。


  “為啥打你,你敢泡我妹子就該打。


  ”劉小民長的很壯,那拳頭掄起來都呼呼帶風。


  溫喆左躲右閃也沒躲過幾下,頭上和身上都挨了幾拳。


  “你他媽的講不講理。


  ”溫喆也是個好戰分子,上學的時候也算是混混一流。


  見劉小民一副要打死他的樣子溫喆哪能站在那里讓他打,順手抄起個椅子就砸在了劉小民身上。


  劉小民沒想到溫喆還敢還手,悴不及防之下被溫喆打到了腦袋上,血一下就流了下來,把他半邊臉都染紅了。


  “媽了B你敢打我?”劉小民怒不可遏,邁了一大步一胳膊肘就頂到了溫喆腦門上。


  溫喆被這一下頂的腦袋發暈。


  劉小民趁機一腳將他踹倒在地,皮鞋頭子不住的往溫喆身上踩。


  “小B崽子,讓你跟我妹妹處對象,我今天踢死你。


  ”地上的溫喆只是感覺腦袋一陣陣發暈,也沒了反抗之力,只能任憑劉小民踢打。


  “住手,你是誰,敢在這里打人,你還有沒有王法了。


  ”村委會的張會計聽到聲音跑了過來,見劉小民狠命的踢溫喆,頓時就急了。


  “你他媽是什么東西,也敢對老子指手畫腳。


  ”劉小民回身一拳就打在張會計臉上,把張會計打的“媽呀”一聲,臉上的眼鏡都打碎了,鏡片掉了一地。


  “哥,住手,你想把他打死呀。


  ”劉春杏從門外沖了進來,哭著抱住劉小民。


  而劉小民一巴掌就打在劉春杏的肩頭,劉春杏哪能禁得住他打,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小猛啊,你快停手吧,再打就真出人命了。


  ”村支書 劉鐵柱也走進了屋子,劉小民見是自己親叔叔來了也只好停住了手,哼了一聲,拉了把椅子坐了下去。


  “叔,你不知道,這小子敢打春杏的主意,我早就給她找好婆家了,是在縣里包工程的,光彩禮就給了五千,這小子算什么東西,還想跟春杏處對象,我看他是活膩歪了。


  ”劉小民擦了一把臉上的血,氣呼呼的說道。


  一邊的劉鐵柱輕輕點了點頭,看了看地上的溫喆,對劉小民說:“行了,打你也打了,你就先回去吧,要不然等村長來了你可能就走不了了。


  ”“錢高強?他來了敢把我咋地,這十里八村的誰不認識我劉小民,他還敢抓我呀?借他幾個膽兒。


  ”這劉小民在附近一帶確實是有一號,就算在鄉里也比較霸道,他父母根本就管不了他,就更別說劉鐵柱這個當叔叔的了。


  “誰敢在村部打人,還反了他了。


  ”得著信兒的錢高強也跑到了衛生室,見到地上躺著的溫喆頓時就跑了過去。


  見溫喆還活著錢高強長出了口氣,隨后看到了坐在那的劉小民。


  “我說劉小民,你跑到我們小錢村打人算咋回事?”錢高強雖然在說劉小民,不過口氣卻比較溫柔,顯然他也十分忌諱這個劉小民。


  “錢村長,這小子想跟我妹子處對象,我打他不對嗎?”劉小民可一點都不給錢高強面子,錢高強被噎了一下,訕訕的說道:“那也不能把人給打成這樣啊。


  ”“打成這樣?我告訴你,這算是輕的,要是這小子再敢打我妹妹注意我就弄殘了他。


  錢村長,我劉小民是什么人你也知道,說到做到。


  ”說完劉小民就不再搭理錢高強,拉起地上的劉春杏就往外走。


  “走,跟我回家,別再來這破地方上班了。


  ”剛才劉春杏只顧在溫喆身邊哭,這會被劉小民一拉頓時就掙扎起來:“我不回去,我才不嫁給那個三十多歲的老男人呢,我不回去。


  ”劉春杏哭的十分凄慘,一邊的劉鐵柱看著不忍,對劉小民說道:“小猛啊,現在就先別讓她回去了,萬一再有個好歹,你先讓她在這吧,我勸勸她。


  ”“叔,今天她必須得跟我回去,她要嫁的那人下午就來我家,不回去不行。


  ”聽劉小民這么一說劉鐵柱也不說話了,只是嘆了口氣,不舍的看了一眼劉春杏。


  錢高強見自己也插不上嘴,就蹲在溫喆身邊掐著溫喆的人中,掐了一會溫喆醒了過來。


  剛才劉小民那一拳打的太重,又對他一陣猛踢,把他給弄暈過去了。


  醒過來的溫喆一見劉小民拉著劉春杏往外拖,頓時一股火氣就沖上了心頭。


  強忍著渾身的疼痛和頭部的眩暈溫喆站了起來,指著劉小民,“你他媽還是人嗎?有人這么對自己妹妹的嗎?”錢高強嚇得趕緊去拉溫喆,劉小民這貨他也知道,要是真發起火來可能真會把溫喆給打死。


  而溫喆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勁,一把甩開錢高強,晃晃悠悠的朝劉小民走去。


  “小子,我看你是真想死,媽的,那老子今天就弄死你。


  ”劉春杏見劉小民又要對溫喆下手,一把將劉小民大腿抱住,死活都不肯撒手。


  “哥,你別打了,我跟你回去。


  ”就在衛生室里亂成一團的時候村委會里開進了一輛黑色小轎車,隨即從車上下來幾個穿著 黑襯衫的男子,其中一個朝四周掃了一眼,隨即看到衛生室門口的劉鐵柱,問道:“請問溫喆先生是在這里嗎?”劉鐵柱一愣,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那幾個穿著黑襯衫的男人朝衛生室走了過來,劉鐵柱不知道他們是干什么的,急忙問道:“你們找溫喆干啥?”領頭的男人微微一笑,說道:“我們老板請他過去一趟。


  ”隨后便不再理劉鐵柱,走進衛生室。


  當看到衛生室里面的情景黑襯衫明顯愣了一下,而屋里的人也都不知道這幾個穿著黑衣服的人是干什么的,也都愣住了。


  “哪位是溫喆先生?”領頭的黑衣男子又問了一遍,隨后看到了穿著白大褂但一身是血的溫喆。


  “你是溫先生?”雖然不知道對方是干什么的不過溫喆還是點了點頭,看著搖搖晃晃的溫喆黑襯衫眉頭微微一皺,隨即說道:“溫先生,我們老板想請你過去一趟,你能跟我們去一下嗎?”雖然黑襯衫說話十分客氣,不過溫喆卻感覺他的意思是不去也得去。


  溫喆不禁有些迷茫,不知道這幾個看上去很像黑社會的人來找自己干啥。


  “走吧溫先生,我們老板還在等著呢。


  ”黑襯衫也不廢話,一擺手身后就過來兩個人一左一右的攙扶著溫喆往外走。


  本來還在劍拔弩張的劉小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著領頭的那個黑襯衫,問道:“你們要帶他去哪?我們的事情還沒解決呢。


  ”“最好閉上你的嘴,你們的事情我沒有興趣,要是你再多嘴我不介意把你的嘴給你縫上。


  ”雖然黑襯衫的語氣很是平常,不過劉小民卻感覺到他如果再多嘴的話對方肯定會這么做,所以他很聰明的把嘴閉上,一句話也不敢說了。


  溫喆迷迷糊糊的被他們弄到了車上,黑襯衫一上車,汽車就發出吱吱的叫聲,直奔著村委會大院外面跑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當溫喆迷迷糊糊的醒過來時已經到了縣城。


  汽車在縣城最好的賓館麗豪門口停下,此時的溫喆已經基本沒事了,掃了一眼身邊的黑襯衫,好奇的問道:“你們老板究竟是誰呀?為什么帶我來這里?”一路上溫喆已經不止一次問過這個問題,而每次得到的回答也都一樣,到了就會知道。


  幾個人上了電梯,溫喆還是第一次坐這東西,不過他沒心思興奮,腦袋里一直都在想著究竟是什么人要見他。


  電梯一直到了頂樓才停下,溫喆跟著幾個黑襯衫來到一個房間門口,領頭的黑襯衫輕輕敲了敲門,聽到里面的人說進來才慢慢的將門推開。


  “老板,您找的人我們帶到了。


  ”屋里面坐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長的白白凈凈,而且還帶了個金絲眼鏡,好像很有文化的樣子。


  “行了,你們出去吧,我和溫先生談談。


  ”幾個黑襯衫退了出去,溫喆一臉迷茫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對方朝他笑了笑,輕聲說道:“用這種方式見面我很抱歉,但我有不得已的苦衷,請溫先生原諒。


  溫先生也不必知道我是誰,我只想請溫先生給我看 看病,若是溫先生能夠把我治好的話那報酬隨你開,多少都行。


  ”聽對方說要他看病溫喆咧了咧嘴,一屁股坐在面前的沙發上。


  本來他就被唐猛揍的不輕,現在身上還疼著呢,老站著也受不了。


  既然有求與自己那就沒什么事了,溫喆還以為他們要干什么呢。


  金絲眼鏡笑呵呵的看著溫喆,完全不在意他臟兮兮的樣子。


  斯文的從雪茄盒里拿出根雪茄,又用雪茄剪剪掉封口,隨后拿起打火機在雪茄上烤了幾遍,將雪茄遞到溫喆手中。


  “溫先生,嘗嘗這個,巴西的雪茄。


  ”溫喆也不客氣,接過來點上火吸了一口,頓時就咳嗽了一聲。


  金絲眼鏡只是微微一笑:“第一次吸不要那么大口,會嗆著的。


  ” “嗯!”提到剛才發生的事情,郭 小美臉色緋紅穿著衣服和褲子,點點頭不敢說話。


  等郭小美穿好衣服之后,劉為民 忍不住 開口朝她問道:“你沒事,干嘛跑到這里跳水自殺呢!要不是遇見我的話,你這條小命真沒救了。


  ”劉為民也弄不清楚,郭小美沒事為什么要跑到這來自殺,真是太意外了。


  “我也不想的。


  ”郭小美說到這,眼神里一片黯然。


  經過這次大難不死之后,她也徹底想開了,好死不如賴活著,死亡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氣才能完成啊!不過不知道為什么,在面對劉為民的時候,郭小美很想把心里的委屈都和劉為民坦白。


  或許是劉為民咱的慈眉善目,老實可靠。


  又或者是剛才兩人發生了超友誼的關系,所以郭小美才這么容易朝劉為民敞開心扉吧!總之,在她的心里,不知不覺中已經有了劉為民的位置。


  然后她就把自己的遭遇,一點一滴朝劉為民解釋起來。


  原來自從那日回家之后,趙元彬的父母隔三差五就數落郭小美是一個不能下蛋的母雞,整天只會浪費糧食。


  這讓郭小美心里十分的委屈和傷心。


  本來生不了孩子不是她的問題,只不過她為了顧及丈夫的面子,什么委屈都往肚子咽。


  誰知道趙元彬的母親得寸進尺,今天居然一言不合給了郭小美兩巴掌。


  這下讓郭小美心里壓抑的委屈徹底爆發出來,只見她一時想不開就跑到了這南頭山,然后躲在水潭邊上偷偷哭泣。


  再然后發生的事情,不用她說,劉為民也全都知道了。


  聽完郭小美的述說,劉為民這才發現她的右臉有一個淡淡的手掌印。


  “你一定很疼吧!”劉為民說完這話,右手不自覺摸著她的右臉,一臉關心道。


  “嗯!”摸著他伸來溫暖的大手,還有眼里憐惜的目光,讓郭小美心里一陣感動。


  一個見過一次面的男人就能如此關心人,而自己的老公卻對她冰冷漠不關心,這些都已經徹底傷害了郭小美的心。


  “劉醫生,謝謝你。


  ”郭小美一臉感動 望著劉為民,然后撲在他懷里低聲抽泣起來。


  “我真的很痛苦啊!”“沒事,沒事了。


  ”劉為民輕輕拍著她的后背,嘴里輕柔說道:“不管你遇見什么事都不要怕,一切有我。


  ”郭小美 聽見他這關心的話語,頓時心里的感動更加泛濫和增強了。


  而美人入懷的劉為民,聞著郭小美身上的香味,劉為民忍不住心動起來。


  撲入劉為民懷里的郭小美,察覺到有東西頂著之間小腹,頓時嬌顏上滿是羞澀的紅暈,嘴里忍不住開口問道:“劉醫生,你,你還想要啊!”“嘿嘿!剛才還不過癮,我們再來一次!”看見郭小美臉色潮紅的模樣,劉為民心里一動,嘴里忍不住調笑起來道。


  看見劉為民此時的模樣,還有剛才的瘋狂,郭小美是徹底嚇著了。


  她沒有想到劉為民看上去年紀大,可是身體素質一點也不比年輕人弱,剛才都已經戰斗了幾次,現在有蠢蠢欲動了。


  “我告訴你一個保準生孩子的訣竅。


  ”劉為民在郭小美耳邊吹著氣,輕聲說道。


  “什么訣竅?”生孩子可是郭小美心里最迫切的愿望,現在聽見劉為民這么說,她忍不住心動開口問道。


  “那就是……”劉為民說到這,安雙作怪的大手,順著郭小美衣服深入其中,攀上她胸前鼓起的內衣里,然后一臉享受揉捏起來。


  “每次完事之后,你要抬著屁股,等種子留在體內半個小時,不出一個月,你一定能懷上孩子。


  ”“真的嗎?”胸前受到刺激的郭小美,忍不住低聲嚶嚀一聲,右手緊緊抓著劉為民的背,然后兩個人又滾在稻草上。


  不一會,房子里又傳來兩人的喘息聲,還有人影彼此起伏的畫面。


  又一次激情過后,郭小美躺在劉為民的懷里,雙腿夾緊,面上潮紅閉著眼睛享受剛才的歡愉時刻。


  “小美,就讓我借給你種子吧!”劉為民撩撥著郭小美胸前的雪白,嘴里突然開口說道。


  “嗯!”郭小美閉著眼睛,回答道。


  反正現在他們都已經這樣了,郭小美也不想在找別人了。


  而且劉為民的給她的感覺十分美好,在沒有誰比他更合適了。


  傍晚的時候,有溫存了一會之后的劉為民和郭小美在約定下次見面的時間之后,一起下山去了。


  “劉叔,你怎么現在才回來呢!”正在做晚飯的林 蘭花看見劉為民一臉輕松模樣,頓時眼里滿是疑惑開口問道。


  不知道為什么,林蘭花總覺得今天的劉為民神情有些不太一樣。


  而且在他從自己身邊路過的時候,林蘭花居然在他身上聞到了女人的味道,雖然這個味道很淡,可是鼻子靈敏的林蘭花知道,劉為民一定是去找女人去了。


  “我今天去給我父親拜祭了。


  ”面對林蘭花疑惑的表情,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嘴里解釋起來道。


  “對了,今天有病人來看病嗎?”劉為民嘴里打著哈欠開口問道。


  今天消耗體力太嚴重了,就算劉為民的身體強悍,也有些扛不住了!“沒有!”林蘭花望著劉為民打著哈欠的模樣,頓(幼兒益智故事)時一臉關心道:“只有幾個來買了一些感冒藥。


  ”“劉叔,你要是累的話,先去休息吧!”林蘭花看到劉為民打著哈欠的模樣,連忙一臉關心問道。


  “也行,一會你們做好飯菜給我留一點就行了,我想去睡一會。


  ”劉為民望著正在桌子上寫作業的王桂,朝林蘭花囑咐幾句之后,就會自己的診療室休息去了,在這診療室的旁邊,劉為民有一張床上,平日他都是睡在診療室里。


  “嗯!”林蘭花望著劉為民走進診療室,然后關上房門之后,面上的表情五味雜瓶。


  她對劉為民出去找女人的事情,心里頗有些不是滋味,空落落的心里似乎有什么東西不見一樣。


  “咦!不對啊!”林蘭花心不在焉了半天,最后卻反應過來,以她的立場不應該生氣啊!雖然劉為民想要認王桂做干兒子,可這些話都只不過是順嘴一說而已。


  再說了,她以什么立場生氣呢!想到這,林蘭花頓時面若潮紅,她貌似想得太多了一些。


  “不行,我要給劉叔找一個媳婦了,要不然的話他出去和那些女人亂搞,惹出臟病那就不好了。


  ”林蘭花緊握著手里的湯勺,忍不住在心里暗暗說道。


  其實林蘭花根本不知道,她這是典型的吃醋心里,在不知不覺中她已經把劉為民當成了自己生命里的第二個男人。


  只是這時候她還沒有徹底明白,心里的真實想法而已。


  或許是因為昨天和郭小美的大戰太過消耗體力,所以劉為民第二天日上三竿才從床上打著哈欠起來。


  等他醒過來洗漱之后,打開診所的大門,然后坐在診療室,吃著林蘭花給他留下的燒餅。


  然后望著公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百無聊賴的發著呆,然后回味著昨天和郭小美的大戰細節。


  “老天果然對我不薄啊!”劉為民腦嘴里吃著燒餅,面上忍不住傻笑起來。


  “老劉,你大清早的坐在這里傻笑什么啊!”正當劉為民坐在辦公桌后面傻笑不已的時候,他從小玩到大好兄弟,南頭村的村長 陳大孔帶著一位年輕小女生走了進來。


  陳大孔從劉為民手里搶了一個燒餅之后,若無其事大口吃了起來,然后朝劉為民開口說道:“老劉,我有點小事,想請你幫一下忙。


  ”劉為民看見陳大孔一點也不怕生,拿起自己燒餅吃起來,這讓劉為民的心里忍不住一臉郁悶,這家伙還是和以前一樣,一點也不拿自己當外人啊!“什么事?”聽見這話的劉為民,面上一愣,然后望著他身后年輕女人,忍不住開口問道:“這位是……”“他是我侄女, 陳怡


  ”陳大孔三兩下把手里的燒餅吃完之后,連忙朝劉為民介紹起來道。


  “今年剛從的醫學院畢業,是一位實習醫生,我想讓她在你這里待上一年。


  ”“這怎么可能!”劉國聽完陳大孔的介紹,面上一陣有些不解開口問道:“她既然是醫生,不在大城市的醫院實習,跑到我這鄉鎮給私人診所干什么?”在劉為民看來,這陳怡來自己的診所,似乎有些大材小用了。


  這時候,只見陳大孔一臉苦笑道:“她這不是攤上事了嗎?”“什么事?”這下劉為民頓時來了興趣,開口朝陳大孔問道。


  誰知提到這,陳大孔一臉苦笑道:“誰說不是呢!可這個丫頭,在市醫院實習的時候一不小心得罪了人,我沒有辦法也只能讓她來找你這躲避了。


  ”在劉為民懷疑的目光下,陳大孔只能把陳怡所做的事情詳細給劉為民介紹起來道。


  原來陳怡今年從省醫科大學畢業,然后去了市里醫院實習。


  誰知道實習的時候,一位有錢人家的少爺對動手動腳的,然后陳怡氣不過把這少爺給狠揍了一頓,然后讓他不能讓人道了。


  “噗!”劉為民聽到這差點把嘴里的茶水給噴了出來,這個丫頭也太好太狠了吧!雖然劉為民沒有親眼看見這個場面,可是他的雙腿卻忍不住夾緊,下面感到一絲寒意,這對男人可是完完全全的要害啊!“她居然把人家的家伙給廢了,那問題可嚴重了許多啊!”劉為民也沒有想到陳冬的侄女居然這么厲害,居然能把那富家大少爺給弄成殘廢。


  人家傳宗接代的工具被他弄殘廢了,人家還能饒了?果然陳大孔聽見劉為民的感嘆,頓時忍不住一臉無奈苦笑道:“誰說不是呢!這丫頭仗著練過幾年跆拳道,出手沒輕沒重的,當時出事之后連忙離開市里,連家都沒回就躲到我這來了。


  ”陳大孔說到這,一副誠懇的表情望著劉為民道:“就讓她躲在你這,平日里給你打下手,工資不用給,吃飯問題和你們一起吃就行了。


  ”劉為民挺聽到這話,頓時心里忍不住一陣苦笑,自己這都快成收容所了。


  他讓林蘭花過來,不過是打著歪主意,想把林蘭花變成自己明媒正娶的媳婦,收留這陳怡圖什么呀!不過,劉為民一想起自己和陳大孔那可是從小穿著開襠褲一起長大的兄弟,而且在他服刑的時候,是陳大孔給他父親披麻戴孝,送終的,這個人情他必須還。


  再說了,那個富家少爺在有能耐,還能查到這窮鄉僻壤不成。


  想到這里,劉為民的拍著胸口朝陳大孔開口保證道:“行,反正我這房間挺多的,讓她留下來幫忙吧!我們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這敢情好啊!”陳大孔聽見這話,頓時緊繃的面容上一松,連忙拍著劉為民的肩膀,直呼他夠仗義。


  雖然來之前陳大孔心里有很大把握劉為民會答應,可這種事情劉為民答應是人情,不答應是本份。


  畢竟陳怡的確是在外面惹了事,這才跑出來的。


  既然劉為民答應收留陳怡,陳大孔連忙讓站在一旁的陳怡和劉為民見面,讓他們互相認識一下。


  不得不說,這陳怡果然是一個美人胚子,要不然的話她也不可能引起富家少爺的垂涎,甚至對她動手動腳的。


  彎彎的細眉,明亮的黑色眼珠里比林蘭花這種農村女人多了一絲靈動,還有自信之氣。


  而且因為她練過幾年武術的緣故,所以陳怡的眉宇之間還多了一絲英武之氣,讓人看過之后忍不住把她記在心里。


  “小怡,叫劉叔啊!”陳大孔看見陳怡過來之后一直站著在那,又不叫人的呆滯模樣,讓陳大孔忍不住著想要多剁腳,這丫頭怎么不會看臉色啊!“劉叔,您好!”在陳大孔的壓迫下,陳怡有些不情愿叫著劉為民。


  “嗯!”對陳怡一臉不情愿的表情,劉為民心里一臉不以為意,人家畢竟是城里人,而且還是省醫科大學的畢業生,現在卻要躲在這鄉下診所里,給他這個土醫打下手,她心里自然滿腹牢騷。


  身份不對等,陳怡對自己有意見,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畢他不會和陳怡一般見識的。


  “既然我答應了你叔叔,讓你留在這,就一定會照顧你的。


  ”劉為民說到這,想了想又繼續說道:“既然你也是醫生,一會有人來看病,你就負責給病人看病吧!至于你住的地方,等蘭花回來之后,再給你安排。


  ”劉為民說完這話之后,起身把陳大孔送到了診所外邊。


  “老劉,請你見諒,小怡這孩子被我大哥和大嫂寵壞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啊!”走出診所之后,陳大孔一臉歉意朝劉為民嘆息道。


  聽見他的話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道:“沒事,我們都一把年紀了,怎么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也是!”陳大孔聽到這也覺得是這個道理,畢竟他們都一把年紀了,又怎么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陳大孔說到這,突然一副意味深長望著劉為民,嘴里忍不住調笑起來朝他道:“老劉,你小子是不是對林蘭花有什么想法呢!”“這,這怎么可能!”劉為民陳大孔這么突然一問,頓時神情有些慌張,嘴里連忙解釋起來道:“你想什么地方去了,我是那種人嗎?”“你這家伙跟我,你還玩什么心眼啊!”陳大孔看到劉為民打死不承認的表情,頓時嘴里忍不住笑著開口鄙視道:“就算你們在一起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劉為民真的和林蘭花在一起的話,陳大孔也是樂見其成,畢竟他們兩個人都是苦命人,在一起過日子也無可厚非的。


  “你是不是在村里聽見什么閑話?”劉為民對于陳大孔這么問,頓時心里忍不住一陣緊張,開口詢問道。


  在鄉下地方,有時候流言真的會害死人。


  對于這些流言,劉為民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可是林蘭花一個女人,又帶著一個孩子,要是被其他人污蔑的話,以后她還怎么在村里生活下去。


  “大家大家都不是傻子,你這么照顧林蘭花,還出錢送她兒子讀書,就是一個明眼人也看得出你對林蘭花有意思了。


  ”陳大孔拍著劉為民的肩膀鼓勵道:“既然你看喜歡人家,就出手要快,這樣村里人就不會說什么閑話了。


  ”其實這幾年因為電視,還有年輕人都外出打工的緣故鄉民們的想法也開明了許多。


  “這,這個以后再說吧!”因為他和陳大孔都是幾十年的好兄弟,所以他也不想瞞著陳大孔,然后點頭道:“你侄女在我這,你就放放心好了,我不會讓她受到半點委屈的。


  ”陳大孔聽見劉為民的話,面上十分滿意道:“有你在我當然放心了,那丫頭就是這種臭脾氣,你多多見諒一下。


  ”兩人寒暄幾句之后,陳大孔就離開了劉為民診所。


  離開之前,劉為民詢問了一下修路的情況,結果陳大孔卻是苦笑不已告訴劉為民,修路的事情又涼了。


  對于一點,劉為民也有些無可奈何,畢羅漢看到這里竟這些都是政策安排,他一個普通人根本沒有什么能力去管這些多余的事情。


  劉為民回到診所的時候,正好看見一個鄉民前來看病,而陳大孔的侄女陳怡正在劉為民的位子上給病人看病。


  劉為民看到這并不說話,站在旁邊望著陳怡給病人看病。


  不得不說,陳怡的確是不愧是省醫科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只見她坐在劉為民的座位上熟練的給病人看病,然后寫下看病記錄。


  “你這是吃錯東西,腸子發炎而已,我給你掛幾瓶藥水就好了。


  ”陳怡在病人腹部看了一下之后,朝病人開口道。


  這個鄉民捂著肚子一臉痛苦,朝陳怡道:“醫生,趕快給我輸液吧!我肚子都快疼死了。


  ”“好的!”陳怡聽見這話,趕緊起身給這病人配起藥水來,結果卻被劉為民攔住。


  “劉叔,你這是什么意思?”陳怡雖然嘴里說得客氣,可是語氣里對劉為民卻沒有半點尊敬。


  “他不止腸炎犯了,而且肝臟也有問題,給他加一點治療肝病的藥!”劉為民仔細查看了一下病人的情況之后,朝陳怡開口說道。


  “肝病?”陳怡聽見這話面上一愣,眼里滿是疑惑望著劉為民道:“劉叔,你沒有看錯吧!他明明是腸炎,怎么會有肝病呢!”看見她一臉不服氣的模樣,劉為民輕輕翻開鄉的眼睛,指著眼底深處想淡淡的黃色素,道:“你自己來看吧!”陳怡聽見他的話,一臉疑惑上前望著鄉民眼底黃色的細肉,在聽從劉為民的方法,輕輕敲著患者肝臟的位置。


  結病人疼痛感更加強烈,甚至滿頭冷汗,臉色慘白不已。


  “疼死我了!”不僅如此,這個鄉民被陳怡用手輕輕一按之后,整個人疼痛增強,生不如死。


  聽完劉為民的解釋之后,陳怡的眼里看向劉為民的時候,再沒有什么藐視和看不起的目光。


  在給鄉民配好藥水輸液之后,陳怡來到劉為民面前開口問道:“劉叔,你怎么知道那個病人的肝臟有問題?”這時候陳怡實在是沒想到劉為民,光憑一眼就知道病人哪里病了,這技術也太牛逼了吧!面對她的疑惑,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道:“這沒什么大不了的,熟能生巧而已。


  ”陳怡聽見劉為民的話,頓時不敢再瞧不起劉為民了。


  他和鄉下那些坑蒙拐騙的庸醫不一樣,是真的有本事的人。


  在看到陳怡服氣的眼神之后,劉為民心里一臉滿意的模樣開口朝她道:“剛才那個病人因為長期喝酒抽煙的問題,再加上經常熬夜,身體里的毒素不斷累計在肝臟,從而引發腸炎。


  ”劉為民說的著,然后從旁邊的藥房里抓出幾副中藥包好,然后遞給陳怡開口說道:“一會那病人輸完液之后,讓病人拿回去熬藥喝,這些藥對肝病有很強的療效。


  ”“中藥?”陳怡聽見這話,在看桌上劉為民包好的中藥,面上一副訝異的表情道:“不是說中藥都是騙子嗎?”在她學習的醫療知識里,中醫都是那些跳大神,喝符水治病的騙子而已,一點都不靠譜。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9927135.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8815698.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4488072.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3813531.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6219886.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7603733.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9436671.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9478189.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4424511.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7341148.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arvindchakraborty.com/xagg/402.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