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按摩

性愛工具 (11) 2021/8/5 14:48:46
前列腺按摩


新婚之夜當我第一次看到 張程的下面時,我甚至有些反胃。


  但奇怪的是,我的身體在張程的撥弄之下,居然敏感的有了反應,這也是我第一次了解到自己的身體——原來我如此渴望被 男人疼愛。


  我開始期待面前這個我愛的男人能和我徹夜纏綿。


  那天晚上,我們折騰了很久,可是張程無論如何都沒有反應,我的熱情也漸漸消減了下去。


  張程很難過,我抱著他安慰了很久,告訴他哪怕沒有性生活我們也能很好的生活在一起,更何況現在醫學這么發達,總有一天能夠治好他的隱疾。


  他因為我的話感動了很久,更是發誓會一輩子 對我好。


  (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于是,我的無性婚姻也從那天開始了。


  張程的確如他所說的那樣,對我很好, 我也一直享受著老公對我的寵愛。


  可是,我忘記 了我也是一個正常的 女人,也會有正常的生理需要。


  那是個夏天,上完最后一節晚課之后,我回到了辦公室。


  辦公室的其他老師已經下班走了,我也準備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就在這個時候,學校突然停電了。


  在恐慌之中,我突然感覺到我的背后傳來了響動,一個高大的男人貼近了我的身體,他的呼吸似乎就 在我的耳邊。


  我想要大叫,男人立馬就捂住了我的嘴巴,緊接著,我就感覺到自己的后面被一支熾熱的東西碰上了。


  我也不是十幾歲的小女孩,立馬意識到了那是什么東西。


  我感覺自己面紅耳赤的,我拼命的掙扎著。


  可是我的力氣又怎么能比得過一個成年男子呢?我被死死的禁錮在他的懷中。


  我能清楚地感覺到,捂著我嘴巴、攬著我腰的男人有多么渴望。


  他咬我的耳朵,在我的臉頰吹氣,透著衣服的面料我都能感受到滾燙的 溫度


  我害怕極了,但同時心里竟生出了一種異樣的感覺,這種奇妙的接觸讓我止不住腿軟,全身都開始酥麻起來。


  我死命的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讓自己發出叫人羞恥的叫聲。


  我是一個有老公的女人,在面對一個陌生男人這樣流氓的舉動時,我應該明確的表明自己的立場。


  可是自從與老公結婚后,我哪里體會過男人的溫柔。


  我只是個女人,需要男人的寵愛!于是我放緩了抵抗與掙扎,感受著我后身傳來滾燙熾熱的觸感。


  我甚至不知道我身后的男人究竟長什么模樣,但正是這種神秘感,更讓我的身體受到了刺激。


  身后的男人察覺到了我身體的變化,他伸手就撩我的裙子。


  緊接著,就在我的貼身內飾上瘋狂地找尋著只有女人特有的敏感區域。


  厚大的手掌帶著溫度,我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他的手指在我的身上靈活的撩撥著,我原本就酥麻的身體,更是有些站不住了,白皙的皮膚上都泛起了一陣紅光。


  在我險些快要淪陷的時候,我腦海中浮現出張程往日里對我的照顧,想起他對我的百依百順,又想起結婚這么久以來,他從來沒對我發過脾氣,我清醒了一些,抓住男人的手想要讓他停止自己的行為。


  誰知他并不理會我的反抗,反而越發無恥地將手伸進了我衣服的里面。


  當他察覺到我早就有了一個女人該有的反應時,他手上的動作也隨之加快了幾分。


  我從未有過這種感覺,整個人都像是要燃燒起來。


  在黑暗中,我什么也看不見,只能聽見自己輕微的叫聲,以及躲在我身后,抱著我的這個男人粗重的呼吸。


  男人聽起來也越來越興奮,他靠近我的耳邊,吹著熱氣問我:“你想不想要?”我感覺到他的那里傳來滾燙的熱度,簡直要將我灼燒掉。


  我的心好像要從胸口跳出,一個瘋狂的念頭在我的腦海中成型,這種壓抑而不能釋放的感覺快要把我逼瘋了。


  我想尖叫吶喊,我需要正常的夫妻生活,需要解決我的生理需要。


  可是和張程結婚快有一年多了,我從未在張程的身下感受到作為一個女人的快樂,我仍然保留了身為女人的第一次,如果被外人知道了,這將多么可笑。


  這一年多里,每次當我有需要的時候,我就只能偷偷的撫慰自己,可是這哪里比得上一個真正的男人?我壓抑了太久,我也明知道是自己的老公不行,但我也怕傷了老公的自尊心,所以這么久以來,我都忍住了一個年芳正好的女人的寂寞。


  長時間的壓抑在我面對這個男人的時候,讓我差一點就克制不住自己那可怕的念頭……“誰在里面?”突然,門口亮起了一陣光,嚇得我身后的男人立馬松開了我,躲到了黑暗之中。


  我轉過頭,透著月色一看,原來是我們系的教導主任 孫濤舉著手機閃光燈站在門口。


  “原來是王茜,你怎么還沒走?”“孫老師,您怎么也還沒走?”“噢,剛剛電路跳閘了,我去看看,馬上就走。


  ”孫濤一邊說,一邊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心跳得很快,如果不是剛剛孫濤的出現,剛才我可能就順從了那個男人,我的理智瞬間恢復,為我剛才的行為感受到了深深的羞恥。


   新聞網20日報道馮佳慧也 笑著伸出手,道:林先生,你好。


  兩人禮貌性的握了握手。


   班主任老師主動找來,肯定是有事,林昆直接問道:馮老師,是不是 澄澄在學校表現的不乖了? 馮佳慧笑著道:倒也不是,澄澄在學校一直都很乖,只是今天他突然變成了其他小朋友的老大,我擔心這以后會影響澄澄的學習和成長。


   林昆認真的點頭,道:馮老師,這件事我知道了,回家我就好好教育這 小子,謝謝你對我家澄澄的關心,等改天有時間,我請你吃飯。


   馮佳慧笑著道:澄澄 爸爸,你太客氣了,這都是我作為老師該做的。


  好了,你和澄澄回家吧,我也回辦公室收拾收拾下班了……澄澄再見。


   馮老師再見…… 小家伙剛才的興奮勁兒完全沒了,一聽林昆說要教育他,馬上就蔫了,等馮佳慧走遠了以后,他可憐巴巴的問林昆:爸爸,你會打我么? 傻兒子,當然不會了。


  林昆摸著小家伙的臉蛋,笑著道:不過呢,你得答應爸爸,以后別當什么老大了,跟小朋友們好好玩耍,好好學習。


   哦…… 不過兒子,別人欺負你可不行,誰要是敢欺負你,你就揍他,打不過他就告訴爸爸,聽到沒有?林昆抱著 小楚澄,往停車的地方走。


   嗯。


   小家伙還是情緒不高,趴在林昆的肩頭像是在想什么心事,林昆以為這小子是因為以后不能當老大了,所以才心情不好,也就沒再說什么。


   父子倆坐進了車里,小楚澄呆呆的看著前面,林昆發動車子,剛要掛檔起步,小楚澄突然一副認真的表情問道:爸爸,你會和媽媽離婚么? 林昆腳下一凌亂,離合跟油門踩反了,車身猛的向前一晃,熄火了。


   啥?離婚?林昆轉過頭問。


   嗯。


   小家伙一副很惆悵的表情,道:爸爸,剛才我看你看馮老師的眼神不對,你喜歡馮老師對吧,你會因為和馮老師私奔,拋棄我和媽媽么? …… 林昆的腦門上頓時無數道小黑線,這孩子都從哪學的,還知道‘私奔&quo;這個詞。


   林昆摸了摸小楚澄的頭,安慰道:放心吧,澄澄,爸爸不會拋棄你和媽媽的。


   真的么? 當然是真的。


   哎…… 小家伙又是惆悵似的嘆了口氣,道:爸爸,我心情不好,很不好。


  , 那怎么樣你心情才能好呢?林昆關心的問。


   爸爸,要不你陪我去一個地方吧,去了那個地方我心情就好了。


  小家伙道。


   哪兒? 到了你就知道了。


  小楚澄說完,從兜里掏出了個IP6,熟練的打開了導航——定位——開啟導航模式,然后把IP6放到了車前的操作臺上。


   林昆瞥了一眼,導航上顯示的是新天地國際廣場。


   林昆不問為什么,重新發動了車子,就向新天地國際廣場駛去,他沒注意到的是,趁他倒車的時候,小楚澄坐在副駕座上抿著嘴角偷偷的笑了一下。


   新天地國際廣場,是中港市幾大商業中心之一,匯聚了諸多的大商場、電影院、KTV、餐廳、游樂場等場所,林昆把車停在了廣場的地下車庫,下車后小楚澄便輕車熟路的在前面帶路,先領著林昆進了一家大商場,然后坐著電梯一路來到了五樓,電梯門打開的一瞬間,排上倒海的嘈雜聲立馬撲面而來,一路上都情緒不高的小楚澄,頓時滿血復活了! 原來,這小子要來的是游樂場! 林昆后知后覺,看著小家伙在各種游戲機上活蹦亂跳的,他很是懷疑自己是不是被這小子給耍了,先是拿他和馮佳慧做幌子,然后說心情不好,再然后就到這兒玩耍了,俗話說人小鬼大,還真不是不假啊。


   好小子,坑爹啊! 林昆笑著搖頭,倒沒有真的怪小楚澄的意思,這時兜里的手機震動了起來,是楚靜瑤打來的,游樂場里太亂,他不敢讓小楚澄離開視線,就在原地接電話,可游樂場里也太嘈雜了,根本聽不清楚靜瑤說什么,他一著急,就沖著電話喊道:老婆,你放心吧,我和兒子在一起了…… 喂喂? 電話里傳來了盲音。


   游樂場里的游戲機小楚澄幾乎都會玩,但小家伙最擅長的是一個射擊游戲,小家伙端著一把仿真游戲機關槍,對著屏幕一頓嗒嗒嗒的射擊,屏幕里的機甲怪物被他打倒了一地,林昆站在一旁,心中暗自說道:這小子將來該不會也是個兵王的料吧? 小楚澄玩的正嗨,也眼瞅著就要過關了,卻突然不玩了,放下了仿真游戲槍,跑到了林昆的跟前,仰起小腦袋大聲道:爸爸,我們走吧! 林昆把他抱了起來,奇怪的問道:去哪兒啊? 小家伙道:去吃飯。


   林昆笑著道:好,你帶路。


   林昆放下了小楚澄,小家伙在前面帶路,依舊是輕車熟路,把林昆帶到了商場的六樓,整個六樓都是吃飯的地兒,現在正值下班的飯點,整個六樓里鬧哄哄的都是人,許多生意火爆的餐廳門口都排起了長隊。


   林昆心里就不明白了,吃飯的根本目的在于填飽肚子,周圍那么多不用排隊吃飯的地兒,這些人干嘛非得排著隊呢?尤其前面不遠處的那家掛著港式招牌的餐廳,隊伍都排成了S型了,那餐廳就那么好吃么? 他心里剛冒出這個想法,就發現小楚澄也是奔著那家港式餐廳去的,他的腦袋頓時就嗡的一聲,要多大就有多大,目測之下那個S型的隊伍至少排了不下一百個人,要是等這一百多個人都吃完了飯,估計得等到下半夜。


   澄澄,等等! 林昆趕緊叫住了小楚澄,眼神指了下那家餐廳,道:兒子,你該不會是要去那兒吃飯吧? 小楚澄道:對啊。


   林昆勸說道:依爸爸看啊,還是算了吧,要等那些叔叔阿姨都吃完了,咱爺倆估計都餓癟了。


   小楚澄機靈的笑著道:放心吧,爸爸,我有辦法。


  說完,小家伙便加快了腳步向餐廳跑去,快到餐廳門口的時候,徑直的穿過了那S型隊伍,林昆一看這還了得,這不分明是在插隊么,趕緊就追了上去。


   小楚澄橫穿排隊的人群,眾人都沒什么反應,林昆橫穿就不行了,馬上就惹來了齊聲的譴責,好不容易厚著臉皮擠出了人群,卻看見小楚澄正仰著頭跟門口的服務員說著什么。


   四周的譴責聲不止,甚至還有人要對林昆不客氣,林昆固然臉皮結實,但這會兒也紅的跟猴屁股似的,他悶著頭走了過去,想著先給人家服務員道個歉,然后馬上把小楚澄抱走,結果不等他開口,服務員搶先向躬身打招呼:林先生,你好,你是我們的高級貴賓,請跟我來…… 林昆有些發懵,自己明明是第一次來這兒,怎么就成了高級VIP了? 爸爸,你的卡。


   低下頭,就見小楚澄的手里攥著一張金色的VIP貴賓卡向他遞了過來。


   此卡一現,周圍那些不滿譴責的聲音,頓時變成了一片羨慕嫉妒恨的唏噓。


   在專職服務員的帶領下,林昆和小楚澄來到了貴賓VIP的特殊座位,菜單拿上來的時候,小楚澄看著林昆商量道:爸爸,我們打包好么? 林昆看看四周的環境,道:這環境挺好的,為什么不在這兒吃呢? 小楚澄道:我想打包去和媽媽一起吃,媽媽加班很辛苦,而且她還經常不吃晚飯,媽媽最愛吃這里的龍蝦煎餃和肉餅了……爸爸,我們去和媽媽一起吃好不好? 聞言,林昆頓時微微一怔,心里一陣感動流過,同時心里也恍然明白,這孩子要來新天地國際廣場的真正目的不是去游樂場,而是給媽媽買晚餐。


   好! …… 高級VIP的服務就是好,盡管餐廳里人山人海的,但爺倆點的打包的外賣還是很快的就準備好了,林昆一手拎著外賣,另一只手牽著小楚澄,父子倆開開心心的從餐廳里出來了,門口那些排長隊的見了這父子倆,心里頓時又泛起了一股酸溜溜的醋意,真是羨慕嫉妒恨吶…… 爺倆往電梯的方向走,林昆突然看見了個熟人跟他擦肩而過,這熟人不是別人,而是昨天在中港市南城區警察局里審訊他的 沈曼沈警花。


   林昆不知道沈曼的名字,但能清楚的記住這位警花傲人的三圍——98,63,99;可真是前凸后翹的好身材啊。


   擦肩而過的時間太短暫,林昆又忍不住的回過頭看了一眼,沈曼今天穿了一身便裝,緊身的牛仔褲,白色的t恤,烏黑的秀發在腦后扎了個馬尾,背影看過去,她那挺翹的屁股被牛仔褲勾勒的更加飽滿性感。


   爸爸,你又看美女了。


  小楚澄揚起小腦袋道,旋即又小大人似的嘆了口氣,道:哎,男人真是沒一個好東西啊,看見美女兩眼就發直。


   …… 林昆被這小子說的一陣害臊,反問道:你小子這么說男人,你不是男人呀? 小楚澄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道:當然不是了,我剛五歲,是小男孩。


   林昆嘴角一抽搐,算是被打敗了,拉著小家伙的手繼續往電梯的方向走,中間他還是忍不住的又回了下頭,眉間閃過一絲疑惑,如果沒看錯的話,沈曼應該是在跟蹤什么人。


   爸爸,我要 噓噓


  剛到電梯門口,小楚澄突然仰起頭說。


   剛才在餐廳怎么不噓噓?林昆笑著問。


   剛才不想,現在突然想了。


   額,好吧,你知道衛生間在哪么? 嗯…… 小楚澄點點頭,拉著林昆就往衛生間走。


   衛生間門口,林昆拎著外賣不方便進去,就讓小楚澄自己進去解決,等小家伙噓噓完出來后,林昆突然也想噓噓了,中午喝了一整瓶的軒詩尼,到現在還沒放水呢,于是他讓小楚澄坐在旁邊的長椅上等他,他進去放水了。


   站住! 此時,新天地商場的六樓,正在上演著一出現實版的警察抓小偷,身穿便裝的美女警察沈曼,正在全力的追捕一名剛剛扒竊得手的男小偷。


   被追的男小偷三十歲,是一個長相十分猥瑣的西域人,戴著一個鴨舌帽,手里攥著剛扒竊到的女士錢包,一邊拼命的跑一邊大聲的喊叫著:讓開,讓開! 一路上,被這男小偷撞翻了好幾個人,卻沒有人見義勇為站出來把他給攔住。


   身后的沈曼緊追不舍,男小偷累的氣喘吁吁,已經快要跑不動了,突然眼前出現了男廁的標志,這位仁兄腦袋里靈光一閃,一頭就扎了進去。


   按照男小偷的想法,身后的警察畢竟是個女的,自己一頭扎進男廁所里,她再怎么也不好意思跟著追進來吧,她不追進來,自己就還有機會逃走。


   只是這邏輯用在普通女人身上好用,用在女警察的身上就全然失效了,沈曼絲毫沒有猶豫,緊跟著就追了進去。


   小楚澄就坐在衛生間門口的長椅上,看到這一幕后,小家伙和旁邊的幾個叔叔阿姨頓時都驚呆了…… ——哇!!! 林昆正吹著口哨,對著尿槽噓噓,衛生間的門突然‘砰&quo;的一聲被撞開了,把他嚇了一跳,噓噓都險些斷流了,一個帶著鴨舌帽的男人沖了進來,進來后左看右看,然后拽開一個蹲坑的小隔間就鉆了進去。


   林昆以為這哥們鬧肚子著急蹲坑,也就見怪不怪了,轉過身去繼續噓噓,哪知他剛轉過身,衛生間的門‘砰&quo;的一聲又被撞開了,這回沖進來個女的! 林昆渾身一哆嗦,噓噓徹底斷流了…… 林昆繼續保持著噓噓的姿勢,他一眼就認出了沈曼,但沈曼顯然沒有注意他,進來只顧左右觀察,最終才把目光落在他身上,但即便這個時候,她也沒認出眼前站著的這個男人,就是昨天晚上調戲她的那個混蛋。


   林昆表情有些僵硬,沖沈曼咧嘴一笑,抬起頭悄然的指了指男小偷藏身的隔間。


   沈曼點了點頭,走到隔間的門外,敲敲門道:別藏著了,出來吧。


   包間里沒有反應。


   沈曼掏出手銬,就準備把門踹開,這時林昆突然大喊一聲:小心!同時,包間的門突然開了,男小偷握著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就向沈曼撲了過來。


   沈曼措手不及,眼看著森寒的匕刃就要扎進了她的臉里,她的瞳孔猛然睜大,內心里一瞬間恐懼到了極點,這一匕首下來,即便不殉職也得毀容了。


   緊要關頭,沈曼突然感覺身子一輕,整個人被一股大力攬向了一旁…… 林昆攔腰攬過沈曼后,緊跟著一記閃電腳踹出,只見一道虛影閃過,正中男小偷的小腹,男小偷還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就‘啊&quo;的一聲慘叫,整個人凌空摔回了廁間,呼通一聲撞在了墻上,當場昏厥了過去。


   沈曼驚駭未定,緩緩的回過了神,仰起頭看著身旁攔腰摟著她的林昆,感激的道:謝謝…… 林昆淡定的道:不客氣。


   沈曼感覺屁股后有什么東西頂著自己了,不軟不硬的,眼神由上往下慢慢看去,結果她的臉頰頓時滾燙了起來,不由的罵道:啊,流氓! 林昆低下頭看看,頓時糗大了,剛才他感受到危險的時候太過倉促,還沒來得及提褲子,就沖過來抱住沈曼,結果他的下身正好就觸碰在了沈曼的翹臀上,隔著那薄薄的牛仔褲磨蹭了兩下,本能的就起了反應。


   但這確實不怨他啊。


   剛才的情況那么的緊急,他是那么的身不由己…… 沈曼這時才認出林昆就是昨天晚上在警局里調戲她的那個混蛋,于是罵完之后,馬上又落井下石的補上了一句:哼,原來是你這個臭流氓! …… 林昆哭喪著一張臉,真是百口難辯啊。


   林昆領著小楚澄離開了,沈曼也押著那個小偷從廁所里出來,坐電梯下樓的時候,沈曼感覺自己的衣服后面濕濕的,隨意的伸手摸了摸,猛然想起來剛才被那個流氓用那兒頂過,心里頭頓時一陣說不出的惡心來。


   …… 入夜的城市總是那么的千嬌百媚,璀璨的燈火與朦朧的夜色呼應,勾兌出這座城市濃稠的魅力,它就像是一個夜場里經驗老練的舞女,你不一定會愛上它,但一定會被它吸引。


   中港市的區域劃分很明顯,南城區的夜生活最繁華,北城區的學府最多,東城區的白領階級和寫字樓最多,西城區里的工廠和外地人最多,至于居于這四大區中間的市中心,則匯聚了最多的達官顯貴和富賈名流。


   一連在酒吧里喝了一個星期酒的章 小雅,今天晚上再沒有出現在南城區,昨天晚上的事情讓她害怕,至少從小到大從來都沒有那么怕過,她今年十九歲,九零后的小女生,她不像大多數的九零后小女生那樣性情奔放,喜歡大肆張揚的表現自己,活了十九年,她一直都很低調。


   這跟家庭教育有著絕對的關系,最疼愛她的爺爺從小就教導她,這個世界上死的最快的,最容易被打臉的,都是那些喜歡臭顯擺的人,而且往往越能顯擺的人,其實他們的內心越是空虛自卑,所以咱做人要低調。


   可能是太過低調的緣故,章小雅和她同寢的三個女孩相處的不是很融洽,黃莉莉、蔣曉珊、劉倩都是來自大城市大家庭,平時總瞧不起她,以為她就是個小地方來的土丫頭,和她們根本就不是一路子的人,比如黃莉莉喜歡買名牌,說出來的大品牌章小雅聽都沒聽過,還怎么一起玩耍? 蔣曉珊和劉倩也是一樣,她們的家庭雖然不及黃莉莉,但條件也都不錯,平時對出手大方的黃莉莉也一向是阿諛奉承,甘愿做她的‘小妹&quo;。


   章小雅對她們其實挺嗤之以鼻的,尤其是黃莉莉,雖然滿嘴的名牌,但穿的幾乎都是贗品,章小雅又不是真的不知道那些名牌,她燕京城的家里,偌大的衣柜里掛滿了各種各樣漂亮時尚并且前端的衣服,就是每年她捐給偏遠山區的衣服,也都比黃莉莉那幾件真品昂貴的多。


   章小雅一向的矜持低調,不單單騙過了同寢的三個室友和周圍所有的同學、老師,甚至就連跟她相戀了三年的男友,直到最后因為一個富家女而跟她分手的時候,都還不知道章小雅的‘家大業大&quo;,那個所謂的富家女真要和章小雅比起來,給丫的提鞋都不配。


   分手總是令人傷心,尤其是被甩,還是因為一個不如自己的第三者被甩,更有甚的是,那還是自己的初戀,第一次牽手,第一次擁抱,第一次接吻…… 現在回想起來,倒也有些慶幸,幸好當初自己緊要關頭把他從自己的身上推開了,否則的話,自己的初夜也要奉獻給那個人面獸心的混蛋了。


   在酒吧里喝了一個星期的酒,章小雅失聲的哭過,也曾酒醉后在午夜的大街上一個人游蕩,傷心與痛楚像一道帶刺的枷鎖,死死卡著她的心,但這一切在昨天晚上之后就都發生變化了,陰霾散去,枷鎖崩碎,只因遇到了他。


   當他打倒了那幾個流氓,伸手把衣衫不整的她從車上救下來的時候,當他的眼神溫柔而又堅定的看著她,她的眼神是那樣的楚楚的時候,章小雅那支離破碎的心跳,猛然的重新恢復了旋律,就因為遇到了他! 愛情,可以死的痛哭流涕,也可以突然間天馬星空一般奔襲而來…… 今天白天,章小雅給遠在燕京的爺爺打了個電話,她先是梨花帶雨的哭了一陣,將她最近的凄慘遭遇通通訴說了一遍,然后口吻堅定的對那位京城里最低調的小老頭說:爺爺,我決定了,我以后不再低調了! 此刻,窗外的夜色尤其的繁華,市中心的一家高檔餐廳里,許多穿戴時尚有品位的人們,正坐在里面慢條斯文的享受著晚餐,章小雅也坐在里面,她選了一個靠窗的座位,眼前放了一盤簡單的意大利面,和一份水果沙拉,可別小瞧了這兩樣東西,價格遠超它們本身的價值數十倍。


   章小雅(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一邊翻看著時尚雜志,一邊小口的嚼著沙拉,對面的沙發椅上擺滿了精致的購物袋,她身上也換上了一套新買的某大品牌最新款的連衣裙,價碼具體是多少她沒看,反正是很長的一排數字,她要做的就是穿上衣服,走到試衣鏡前看自己是否喜歡,然后把信用卡遞給服務員。


   她老老實實的坐在這兒,不是為了享受餐廳優雅的環境,而是逛街逛的累了,冷不丁的穿上十厘米的高跟鞋,那雙習慣了旅游鞋的小腳還真受不了,而且她還在等一個重要的電話。


   桌上的手機嗡嗡的響了起來,是新買的IP6,之前那個不到一千塊的手機,被她以五十塊的價格賣給了倒騰手機的小販,電話燕京城里那位最低調的小老頭打來的,章小雅馬上打起了精神。


   喂,爺爺,查到了?……哦哦,我明天就要搬過去,爺爺再幫幫忙啦……嘻嘻,謝謝爺爺! 掛了電話,章小雅臉上的興奮無以言表,嘴角噙著一抹陽光盛般的幸福微笑,呢喃道:嘿,我找到你了! 辦公室里的人都下班了,就連一直都是最后一個離開的保潔阿姨也下班了,偌大的辦公室里一片黑漆漆的,只有銷售經理的辦公室里亮著燈。


   楚靜瑤在趕一個銷售方案,這個銷售方案如果做的好的話,她就可以榮升公司空缺的銷售總監了,按照她的家世她本來是不用這么拼的,身為天楚集團最大的股東,即便她這輩子什么都不做,錢也是多的下輩子都花不完,可她就是想要證明自己,不用錢而是憑著自己的能力。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6500715.html
https://twgghnbghnb.weebly.com/282114.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2606869.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468648.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241959.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5510665.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4299386.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294187.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6902664.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1761534.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zxc500.com/xagg/169.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