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bd690

跳蛋有什么用 (24) 2021/11/7 23:29:21
rbd 690


“你说说要是我发到你们学校网站上,这下子每个师生都能 瞧见,你说到时候你不就火了吗?说不定啊你还得感激我呢。


  ” 迈克一脸的认真,仿佛这件事说的跟真的一样。


   马婷婷初出茅庐,根本不是迈克的对手,三言两语就已经起了害怕。


  不,我可千万不能让迈克把这个视频传出去,否则大家都知道,我私下是这样 的人,简直是太丢人了,一定会被人耻笑的。


  .而且还有妈妈,她要是知道了,我心心念念想着的对象,竟然是迈克老师,一定会接受不了的吧,她会不会觉得有我这么一个女儿,实在是太给她丢脸了。


  “不,不要。


  我求求你,不要。


  ”马婷婷处于无奈,被一个个想法压迫着,她小声的说道,只是迈克刚开始听不太清,皱着眉,竖起耳朵,严肃的问了一嘴:“你说什么?”马婷婷却误以为,他这是在威胁自己。


  咬这双唇,脸色微微惨白,狠下心来继续大声说上一句。


  “不,你不要把这视频传出去,你要做什么我都会如你的愿。


  ”“这就乖了嘛,早一点说不就好了嘛,何苦让我白费这么多力气。


  ”果然这个视频还是好用的,不往自己昨天截了那么久,今天总算是没有白费。


  迈克心中的高兴,自然不能让马婷婷瞧见。


  盯着她仍然害怕的蜷缩着 身子,迈克笑的开心得意,向着马婷婷走过去。


  “乖,千万不要害怕,我可是会很温柔的。


  ”迈克就像笑面虎,不断地安慰马婷婷。


  或许是因为他的这些话,马婷婷果真安静,任由迈克用勾起的手指,将自己的下巴抬起。


  再眼睁睁的 看着,迈克那俊俏的面孔和自己离得是越来越近,逐渐缩短。


  直至光芒都已经消失不见,面前只有漆黑的一片。


  心中甜蜜而又兴奋。


  这次迈克很是享受,他的脑中不断回放昨天晚上看过的视频。


  上面的画面不断刺激着他的小脑。


  刚想进一步动作,时机不巧,门再一次清晰地响起。


  “乖女儿,妈妈今天回来了,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给你做呀。


  呀!这,迈克老师也来了呀。


  ” 孙玉梅把门关上,一扭头,看见熟悉的包,按捺不住心中那点悸动,竟然顾不上脱鞋,直接飞奔,跑来马婷婷的卧室。


  隔着门, 听见声响, 两人触电般 飞快推开对方,坐在那里,面红耳赤,盯着,马上就要闯进来的孙玉梅。


  “迈克老师。


  ”孙玉梅两眼放光,顾不上旁边女儿的存在,踱步走到迈克的面前。


  这才几天未见,怎么消瘦了许多?异样的光芒打在迈克的身上。


  迈克抖动身子,起了寒战。


  下意识看一下身边的马婷婷。


  马婷婷早就像受惊的刺猬,将自己团成一团,愧疚的看着孙玉梅。


  完了,这个小妮子怕是再次会避开自己一段时间了。


  迈克心中愤愤的想着,对孙玉梅也不自觉,多了几分恼意。


  “你可好久没有来了,是最近有什么事情吗?”孙玉梅像是看不出迈克眼中的嫌弃,伸出小手,搭在迈克洁白的手臂上,竖起指尖,一步步向上划走。


  迈克不上心中激起的情意,飞快将自己的手从孙玉梅手中抽回,一本正经走到马婷婷身边,站直了身子,正义凛然的说道。


  “抱歉,前两天有事,学校那边耽误了一些,这才没有过来,从今天开始,我一定会准时来给马婷婷同学补课的。


  ”果然处于(男女性故事)爱情的女人,智商都为负数。


  孙玉梅自然看不出迈克对自己的嫌弃,还在那儿有意无意的,像迈克靠近。


  两人你退我进,你追我赶,玩得不亦乐乎。


  马婷婷率先 忍不住了,咳嗽一声,揉了一下鼻子,对着孙玉梅说到。


  “妈妈,迈克老师好不容易来一次,今天晚上你还不赶紧做饭,别让老师回去吃了。


  ”“啊,对对对,你瞧我这记性。


  ”孙玉梅一拍脑子,喜气洋洋,转到厨房房间,只 留下两人面面相觑。


  马婷婷顾不上此时的面红耳赤,双手抱成一团,将身子往后一缩,老老实实坐在书桌前。


  把那些东西全都摆出来,看起来是想要学习的模样,但实际上书本连放倒了都不知道。


  迈克也不着急,这一次虽然人没得手,但关键证据还在手里握着,他就不相信,马婷婷能躲着他一时,躲得了他一世。


  晚饭,三人坐在一起,迈克还兴高采烈与孙玉梅谈论,就好像刚才的事从未发生过。


  马婷婷一个人闷着头在那儿吃着饭。


  平日里的饭菜是那样的可口,可是今日为何如此索然无味?躲在孙玉梅身后,马婷婷不情愿地同迈克说了一声再见。


  迈克有意无意,留下一句:“明天见。


  ”转身大步流星走了。


  马婷婷一个人仍停留在迈克刚才的那句话中,她似乎觉得,这句话在同自己表达什么含义。


  师范学校。


  每天中午,迈克翘着二郎腿儿,靠着椅背,只要在那闭目养神,不出几分钟的时间,伴着饭菜的香气,清淡的女人香,就随之飘至他的鼻尖。


  “来了?”迈克睁开一只眼睛,打量着面前穿着裙装,身材高挑,眉清目秀的 范玲玲


  她熟练地放下手中的保温饭盒,任凭迈克拽住她的一双手,来回抚摸。


  只是低眉顺眼,调戏般怒吼一声:“就不能正经点儿。


  ”迈克自然知晓,范玲玲一点也不在意。


  抹了一把嘴巴,将范玲玲拽到自己怀中,隔着腰肢,伸手打开饭盒。


  闭上双眼,凑过去细细闻上一遍。


  “嗯,真香。


  ”“你说的是人啊,还是这饭菜啊?”被迈克抱在怀中,也不知是喘不过气,还是被迈克身上的男子气概所吸引,范玲玲满脸通红,浑身体温飞快升高。


  只有扭动腰肢,才能让现在的自己变得舒爽一些。


  “饭香人更香。


  ”绅士般抬起范玲玲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唇边,迈克轻搭上去,只留下一个飞快地吻,甚至来不及回味,已经跑开。


  迈克的办公室在一楼,和外面只隔一层透明的玻璃,不时有一两名学生路过这里,一扭头就看见亲密的二人。


  大多为男生,个个愤怒的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盯着平日里学校最为高冷优雅的女神,此事经像小猫咪一样乖乖的,坐在迈克身边。


  让人大跌眼镜。


  这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让迈克十分得劲儿。


  坐直身子,高高扬起头,享受范玲玲亲手喂饭,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的。


  “我可该走了,下午还有课呢。


  ”两人吃完饭,温存许久,一看手上的表针,范玲玲知道时间有些着急,赶紧脱离迈克的怀抱,飞快的跑向门外。


  匆匆忙忙之间,似乎忘记,上课用的书本,还留在迈克的书桌上。


  一路上,范玲玲始终回味刚才两人之间的种种,根本停不下来,嘴角也向上扬起,只是她本人并不知晓。


  一堵高大的“墙”,出现在范玲玲面前,不由分说挡在她的前方。


  范玲玲来不及刹车,一个猛子扎进“墙”里。


  “墙”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但还是让范玲玲捂住发红的鼻子,皱着眉头,带着一点怒气。


  “谁呀?走路不长眼睛吗?竟然撞到我了,你就不会说一声抱歉吗?”“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这范女神,这是打哪儿来呀,怎么手上还提着饭盒,难不成是给谁送饭去?”范玲玲心中一惊,刚才被撞的头脑昏花,全都一拍而散,她已经听得出来,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林伟光,师范大学有名的富二代。


  仗着自己家中有钱有势,连老师都不放在眼里。


  他的座右铭,只要是我想得到的,绝不会让给别人,哪怕是毁掉。


  林伟光追求范玲玲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但范玲玲一向对这种骄傲自大,放荡不羁的富家公子,没什么好感,自然也对他冰冰凉凉,爱答不理。


  没想到今天竟然叫他给撞上了,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别挡路。


  ”范玲玲留下这简单的三个字就想穿过去。


  心中感慨,你个富二代。


  可千万别再招惹我。


  明显,林伟光今天,不想轻易放范玲玲离开。


  哼了一声,转到范琳琳面前,顾不得她的拒绝,捏起手指,将她手中的保温饭盒,举到自己面前,飞快打开,里面空空如也。


  凑过去,留下的余香,仍然往鼻子里钻。


  林伟光学着迈克的样子,赞叹一句:“呦,真香。


  ”同样的赞美,偏偏在林伟光这,范玲玲只听出浓浓的厌恶,和反胃。


  压抑住肚子里的翻江倒海,范玲玲低着头,压着嗓子,真想赶快离开这儿。


  本想伸手抓过饭盒,谁知林伟光比她反应更快,已经率先将她的手,攥在自己的手心中央。


  强劲的力道,使得范玲玲不由自主,往前方奔去,再一次和面前的这堵“墙”来个亲密接触。


  这个林伟光平日里打架,抽烟,喝酒,无恶不作,身上常年是浓重的烟味儿。


  这股气味儿熏得范玲玲浑身不自在,拼命捶打他的胸膛,想要和他保持一定距离。


  可偏偏,林伟光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时机。


  不对范玲玲做些什么,已经是很他正人君子。


  “你到底要干什么?这可是在学校,我就不相信,你敢拿我怎么样?”范玲玲终于察觉,林伟光现在的图谋不轨,心中带着一点恐惧,四下搜索。


  这里人烟稀少,地处偏僻,是一个死角,恐怕不是特意,根本不会有人过来。


  林伟光早就想到这一点,他得意地昂起头,开心地哼了一下鼻子,那洋洋的神情,仿佛在说。


  有本事你就逃,我看你能逃到哪儿去。


  “你说说我追求你这么长时间,你对我爱搭不理,没想到你竟然会对一个50多岁的糟老头子感兴趣,为什么?就因为他长得白吗?”这个50多岁又白的糟老头子,说的正是迈克。


  范玲玲心中一凉,终于明白,怪不得今天林伟光会专门来堵她,原来刚才的那一幕,他也瞧见了。


  原本还带着一点羞愧,听到最后,范玲玲也气到了不行。


  骄傲的把头昂起,怒视着林伟光。


  “没错,我喜欢谁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管我,你是我什么人,我告诉你最好离我远一点,否则,我一定让你尝尝后悔的滋味。


  ” 看着那压在她身上的 陈波,顿时苦笑着。


  她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她只记得陈波一脚踹开门之后,就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了。


  “嗯,呜,什么事啊?啊啊,梅姐,梅姐你咋了?”陈波听见 汪雪梅的惊叫声顿时惊醒,原本以为汪雪梅被遇害了,现在看见汪雪梅怔怔的看着他,他也松了一口气。


  “你对我做了什么……?”幽幽的声音在陈波耳边传来,汪雪梅抱住陈波,手上一把金属剪刀跃然在手,紧紧的贴着陈波的脖子,只要陈波有点异动,陈波可以丝毫不怀疑这把剪刀会被汪雪梅刺入他脖子里。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难不成你就没有一点印象?”陈波有点疑惑,抱住汪雪梅,摸了摸她那漂亮的长发,苦笑着说着。


  汪雪梅有点慌张,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此时陈波抱住她,她心中竟然没有那种慌乱,有的只是那种充实感,那种满足难以形容。


  悄悄的放下剪刀,汪雪梅抬头朝着陈波问道:“发生了什么?我们怎么会这样?”陈波一愣,明白了为什么汪雪梅苏醒后有的激动的反应, 开口道:“你被那 神棍施展了巫术,然后……我把你送到车上,最后,你,扑倒了我。


  ”“我扑倒了你?”汪雪梅俏脸顿时红的如同一个苹果,支支吾吾的看向了陈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看起来陈波说的应该是真的,此时她万分没有想到居然主动者是她。


  “好了,别愧疚了,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我会对你好的,来,么么。


  ”陈波笑了笑,紧紧的抱住汪雪梅,亲了起来。


  一阵法国浪漫湿吻,陈波发现了一件事,那件事就是汪雪梅体内居然蕴含了先天之气,那浓郁程度,虽然比不上他,但是也算是相当可以的了。


  “嘿嘿,老姐变成老婆,我也是厉害,嘿嘿。


  ”陈波奸笑的看着那满脸羞红的俏佳人,不由得再度伸出手抱住了汪雪梅,他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和汪雪梅**之后,他就发现他和汪雪梅抱在以为就有种心意想通的感觉,十分奇妙。


  “你感觉到了吗?”陈波低着头轻轻的吻了一下面前玉人的俏脸,那种心意相通的感觉让他十分舒服。


  “穿好衣服吧,还得解决那神棍的事情呢。


  ”汪雪梅俏脸终于不再红了,可能刚刚身为人妻,也知道了些许,穿上自己的衣服后也把陈波的衣服穿上,下了车,抱住了陈波的右胳膊。


  陈波嘿嘿一笑,看着汪雪梅,开口笑道:“还是有老婆的人好啊,不禁可以帮忙穿衣服,还能天天跟着我。


  ”一边说着还揉了揉面前抱着他手臂的汪雪梅,惹的汪雪梅一阵娇羞。


  陈波嘿嘿的笑了笑,再度走进了这个村庄。


  此时村庄经历了几个小时之后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了,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村里面的中心点有些许火光在那升腾,似乎是在举行着什么东西一般。


  “他们似乎在举行什么东西,而且我发现四周的怨气已经变得开始泛滥,可能不要几天这里就会变成一座鬼村。


  ”陈波看着那四周的怨气,眼神一转,青光闪现,显得煞是妖异。


  “你这个是怎么看见的啊?为什么我现在看不见了?而且我感觉身体里面有些那种热气在流动。


  ”汪雪梅看着那眼睛泛着青光的陈波,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她自然不会被陈波吓到,反正都是他的人了,此时也是无所谓。


  “你静下心,控制那热气聚于双眼,然后看向四周,很自然的。


  ”陈波微笑的看着这玉人,汪雪梅似乎很有灵性,短短的五秒钟,就控制好了。


  “嗯?很简单啊,不难啊,这热气流动让我感觉很舒服。


  ”汪雪梅微笑的看着周围,不断的躲着地上冒出来的阴气,和陈波向前走去。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是为了什么?!”“活下去!活下去!”“那我们今天就去寻找一个人!就是我们今天白天抓的那个女人!我们要拿她献祭,拯救我们!”神棍站在一个高台上,举着火把,朝着天空开口说着。


  台下一群村民举着火把高喊着“抓住她!抓住她!”“不用找我们了,我们来了。


  ”一声清亮的声音响起,原来是陈波带着汪雪梅来到了那火光聚集处,也就是那群愚昧的村民聚集的地方。


  一旁的神棍看见陈波来到了,害怕的退了几步,开口嚷嚷着:“抓……抓住他们!”说完了之后退到村民的后面,一群村民一拥而上。


  “宝贝,等着我,看我这次如何吊打这群愚昧的人。


  ”陈波微笑的看着面前的那群受到了神棍蛊惑的村民,右手食指一抬,写成一个“梦”,一掌一推,直接推向那群村民,双手摊开,那个“梦”字瞬间变大,直接笼罩了那群村民。


  那群村民瞬间倒下,巨大的鼾声响起,那群村民,睡着了。


  “你也不用跑了,你中了我的印记,跑到天涯海角也能被我察觉的到,说吧,蛊惑村民为了什么?”陈波笑着看向那正准备悄悄咪咪跑掉的神棍,开口大声的道。


  那神棍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看着陈波,开口道:“你为什么要三番五次的破坏我的好事?”陈波看着那神棍,噗嗤一笑,玩味的开口道:“你意图强奸我老婆,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说吧,实话实说。


  ”那神棍看了看陈波,想了想,顿时震惊的开口道:“你是巫师派的人!没想到他传承者在你这!”此话一出,陈波瞬间开口道:“你知道老道士的消息?!”那神棍听得陈波这话,阴阴的笑了笑。


  “你那老道士被人追杀了,没想到他的传承者在你这,可惜了你那宝典,嘿嘿,你就算是杀了我你也会被别人追杀的,嘿嘿,看你到时候怎么嚣张。


  ”滴滴滴!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陈波掏出口袋中的手机,看着神棍,解了电话。


  “喂,谁啊?有什么事情?孙长贵?怎么了?桃花村建设的时候出事了?要我过去?嗯好,我马上过去。


  ”陈波挂了电话,看向了那神棍,拳头握紧,看向了神棍,双脚用力一跳,先天 之力蕴含在拳头,直接对着那神棍的左臂轰去。


  轰!啊啊啊!那神棍惨痛的大叫,因为他的左臂已经被陈波轰成肉沫。


  “给你一次警告,滚!别来这个村了,彻底消失吧。


  ”陈波看着那拳头上滴落的鲜血,森冷的看着那在地上不断抽搐的神棍,抱住汪雪梅,直接朝着那池塘的方向走去。


  汪雪梅冰雪聪明,看见陈波走到那池塘旁,问道:“你是不是要解决那个冤魂的问题?能解决吗?”“能,你等下看着,幸好我上次解决那个厉鬼的事情身上还带了几张黄纸,你在一旁看着吧,等下有什么你不要害怕,一切有我。


  ”陈波亲了亲汪雪梅,走到了池塘旁,开口说道:“万千冤魂啊,请聆听我的呼唤!”叽!各种刺耳的声音响起,似乎在诉苦,又似乎是在说着它们的痛苦。


  陈波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黄纸,朝天一扔,开口朗声道:“冤魂啊,我知道你们的苦楚,今日我借用这张黄纸,为你们解除这池塘之困!”说罢,直接在空中写成一个大字“脱”。


  “以文字之力,解除吧!池塘的水之困!”啊啊啊!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池塘里面的水如同被烧开了一般,泛起了众多水泡,那淡淡的灰色气流,不断的升腾,聚合,化为了一个个 鬼魂在天空中漂浮着。


  一旁的汪雪梅看见此番景象,不由得捂住了嘴巴,美眸震惊的看着那面前的景象,是多么的震撼。


  “这……真的是我们这个世界存在的东西吗?”喃喃低语,述说着这面前景象的震撼感。


  鬼魂越来越多,有冤魂,有怨念,也有那数不尽的灵魂。


  “诸位,让我看看你们的故事吧!”陈波一声大喝,看着那鬼魂不由得一阵叹息,那每一只冤魂都是一次被冤枉,可以见得,这个地方冤孽到底有多少。


  此时陈波只感觉各种情绪的传来,有愤怒,有冤枉的委屈,也有各种痛苦的苦楚,他不由得留下了眼泪,每个鬼魂身上的痛苦如同刀子一般让他感到不舒服,这种负面情绪不断的影响着陈波,也有些影响着陈波身后的汪雪梅。


  ……“唉,诸位,你们的怨念我接收到了,我陈波一定保证帮你们度过轮回,还你们一个道理。


  ”陈波擦了擦眼泪,叹息的看着那群在那哭泣却哭不出来的鬼魂。


  再度掏出一张黄纸,直接举起,先天之气直接朝着那张黄纸聚集,黄纸开始有着缓慢的变化,渐渐的变绿。


  一分钟后,黄纸已经变成了一张如同翡翠的纸张,那个纸张也有个名字,叫 玉令,玉令的作用就是赎回 天道的关注,让得天道开始重新判决灵魂或者是生物。


  “今日,我陈波借用玉令!”轰!一道雷电瞬间劈下,直接劈在那陈波的身上,强大的雷电之力让得陈波一声焦黑,陈波紧紧的咬着牙,再度大喝!“用玉令重新获得天道的审判!”轰!再度一道雷电,直接轰击在陈波身上,陈波坚持不住了,单膝跪在地上,不断的喘息着。


  “老公!你不要这样了!你再这样身体会坚持不住的!”一旁的汪雪梅已经变成泪人了,当她看见陈波被雷劈中一次的时候,心中猛然一痛,她明白,那是陈波的痛苦,他们心有灵犀,现在陈波受伤,她会感到莫名的慌张和失措。


  噗!一口鲜血吐出!陈波再也支撑不住了,天道的雷霆,凭他现在的实力,抗两次已经是强弩之末,他坚持不住了,但是眼神中的毅(左手握右手)然依旧在那,他不甘心,此时这里的鬼魂有将近三百道!它们每个灵魂都有一番苦楚,此时进入不了轮回他不甘心!猛然,爬起身,再度站起,看着汪雪梅,开口道:“老婆,别过来,我有办法。


  ”说完之后,再度举起玉令,朝着鬼魂高喊道:“诸位!帮我!”一声响彻,直冲云霄,那种豪气那种召集力,瞬间蔓延!鬼魂突然安静了,身上的一股股阴气化作一丝丝灵魂之力,直接不断的治疗着陈波的身躯,鬼魂它们被感动了!它们开始治疗起这个愿意帮它们步入轮回的人。


  “多谢诸位!”陈波感受到身上的痛苦逐渐减小,开口朝天嚣张的大笑,吼道。


  “天道!你今天!必须重新判!三百道冤孽!不判我就算是接受你的天罚,老子也得送他们进入轮回!”一声嘶吼,响彻九天,那声音中的嚣张和丝毫不掩饰的张狂,让得天道开始……退缩了。


  陈波看看天空中的乌云散去,留下了可以看见星星的夜空,顿时大笑,开口道:“哈哈哈哈,老子一句话,天道都能退缩!多谢诸位!这番送诸位入轮回之后,还请诸位保佑保佑我和我妻子,谢谢诸位!”笑罢,手中玉令一抖,直接朝着那漆黑的夜空中射去,碧绿的玉令飞入空中后,破碎,一道一道的光芒,直接射向那群鬼魂。


  “诸位,到这里就谢谢诸位了,诸位好走!希望各位记住我,我叫陈波!”陈波微笑着打着招呼,看着那一道道的鬼魂逐渐被那光芒送走不禁也松了一口气,一旁的汪雪梅赶忙抱住陈波,抽泣着。


  “嗯?这是?信仰之力!”陈波身上玉色的光芒不断的闪耀,治疗着陈波身上的伤口。


   陈大孔从 刘为民手里抢了一个烧饼之后,若无其事大口吃了起来,然后朝刘为民开口说道:老刘,我有点小事,想请你帮一下忙。


   刘为民看见陈大孔一点也不怕生,拿起自己烧饼吃起来,这让刘为民的心里忍不住一脸郁闷,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 什么事?听见这话的刘为民,面上一愣,然后 望着他身后年轻女人,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位是…… 他是我侄女, 陈怡


  陈大孔三两下把手里的烧饼吃完之后,连忙朝刘为民介绍起来道。


  今年刚从的医学院毕业,是一位实习医生,我想让她在你这里待上一年。


   这怎么可能!刘国听完陈大孔的介绍,面上一阵有些不解开口问道:她既然是医生,不在大城市的医院实习,跑到我这乡镇给私人诊所干什么? 在刘为民看来,这陈怡来自己的诊所,似乎有些大材小用了。


   这时候,只见陈大孔一脸苦笑道:她这不是摊上事了吗? 什么事?这下刘为民顿时来了兴趣,开口朝陈大孔问道。


   谁知提到这,陈大孔一脸苦笑道:谁说不是呢!可这个丫头,在市医院实习的时候一不小心得罪了人,我没有办法也只能让她来找你这躲避了。


   在刘为民怀疑的目光下,陈大孔只能把陈怡所做的事情详细给刘为民介绍起来道。


   原来陈怡今年从省医科大学毕业,然后去了市里医院实习。


   谁知道实习的时候,一位有钱人家的少爷对动手动脚的,然后陈怡气不过把这少爷给狠揍了一顿,然后让他不能让人道了。


   噗! 刘为民听到这差点把嘴里的茶水给喷了出来,这个丫头也太好太狠了吧! 虽然刘为民没有亲眼看见这个场面,可是他的双腿却忍不住夹紧,下面感到一丝寒意,这对男人可是完完全全的要害啊! 她居然把人家的家伙给废了,那问题可严重了许多啊!刘为民也没有想到陈冬的侄女居然这么厉害,居然能把那富家大少爷给弄成残废。


   人家传宗接代的工具被他弄残废了,人家还能饶了? 果然陈大孔听见刘为民的感叹,顿时忍不住一脸无奈苦笑道:谁说不是呢!这丫头仗着练过几年跆拳道,出手没轻没重的,当时出事之后连忙离开市里,连家都没回就躲到我这来了。


   陈大孔说到这,一副诚恳的表情望着刘为民道:就让她躲在你这,平日里给你打下手,工资不用给,吃饭问题和你们一起吃就行了。


   刘为民挺听到这话,顿时心里忍不住一阵苦笑,自己这都快成收容所了。


   他让林兰花过来,不过是打着歪主意,想把林兰花变成自己明媒正娶的媳妇,收留这陈怡图什么呀! 不过,刘为民一想起自己和陈大孔那可是从小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兄弟,而且在他服刑的时候,是陈大孔给他父亲披麻戴孝,送终的,这个人情他必须还。


   再说了,那个富家少爷在有能耐,还能查到这穷乡僻壤不成。


   想到这里,刘为民的拍着胸口朝陈大孔开口保证道:行,反正我这房间挺多的,让她留下来帮忙吧!我们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这敢情好啊!陈大孔听见这话,顿时紧绷的面容上一松,连忙拍着刘为民的肩膀,直呼他够仗义。


   虽然来之前陈大孔心里有很大把握刘为民会答应,可这种事情刘为民答应是人情,不答应是本份。


   毕竟陈怡的确是在外面惹了事,这才跑出来的。


   既然刘为民答应收留陈怡,陈大孔连忙让站在一旁的陈怡和刘为民见面,让他们互相认识一下。


   不得不说,这陈怡果然是一个美人胚子,要不然的话她也不可能引起富家少爷的垂涎,甚至对她动手动脚的。


   弯弯的细眉,明亮的黑色眼珠里比林兰花这种农村女人多了一丝灵动,还有自信之气。


   而且因为她练过几年武术的缘故,所以陈怡的眉宇之间还多了一丝英武之气,让人看过之后忍不住把她记在心里。


   小怡,叫刘叔啊!陈大孔看见陈怡过来之后一直站着在那,又不叫人的呆滞模样,让陈大孔忍不住着想要多剁脚,这丫头怎么不会看脸色啊! 刘叔,您好!在陈大孔的压迫下,陈怡有些不情愿叫着刘为民。


   嗯!对陈怡一脸不情愿的表情,刘为民心里一脸不以为意,人家毕竟是城里人,而且还是省医科大学的毕业生,现在却要躲在这乡下诊所里,给他这个土医打下手,她心里自然满腹牢骚。


   身份不对等,陈怡对自己有意见,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毕他不会和陈怡一般见识的。


   既然我答应了你叔叔,让你留在这,就一定会照顾你的。


  刘为民说到这,想了想又继续说道:既然你也是医生,一会有人来 看病,你就负责给 病人看病吧!至于你住的地方,等兰花回来之后,再给你安排。


   刘为民说完这话之后,起身把陈大孔送到了诊所外边。


   老刘,请你见谅,小怡这孩子被我大哥和大嫂宠坏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啊!走出诊所之后,陈大孔一脸歉意朝刘为民叹息道。


   听见他的话刘为民一脸不以为意道:没事,我们都一把年纪了,怎么会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呢! 也是!陈大孔听到这也觉得是这个道理,毕竟他们都一把年纪了,又怎么会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呢! 陈大孔说到这,突然一副意味深长望着刘为民,嘴里忍不住调笑起来朝他道:老刘,你小子是不是对林兰花有什么想法呢! 这,这怎么可能!刘为民陈大孔这么突然一问,顿时神情有些慌张,嘴里连忙解释起来道:你想什么地方去了,我是那种人吗? 你这家伙跟我,你还玩什么心眼啊!陈大孔看到刘为民打死不承认的表情,顿时嘴里忍不住笑着开口鄙视道:就算你们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刘为民真的和林兰花在一起的话,陈大孔也是乐见其成,毕竟他们两个人都是苦命人,在一起过日子也无可厚非的。


   你是不是在村里听见什么闲话?刘为民对于陈大孔这么问,顿时心里忍不住一阵紧张,开口询问道。


   在乡下地方,有时候流言真的会害死人。


   对于这些流言,刘为民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可是林兰花一个女人,又带着一个孩子,要是被其他人污蔑的话,以后她还怎么在村里生活下去。


   大家大家都不是傻子,你这么照顾林兰花,还出钱送她儿子读书,就是一个明眼人也看得出你对林兰花有意思了。


   陈大孔拍着刘为民的肩膀鼓励道:既然你看喜欢人家,就出手要快,这样村里人就不会说什么闲话了。


   其实这几年因为电视,还有年轻人都外出打工的缘故 乡民们的想法也开明了许多。


   这,这个以后再说吧!因为他和陈大孔都是几十年的好兄弟,所以他也不想瞒着陈大孔,然后点头道:你侄女在我这,你就放放心好了,我不会让她受到半点委屈的。


   陈大孔听见刘为民的话,面上十分满意道:有你在我当然放心了,那丫头就是这种臭脾气,你多多见谅一下。


   两人寒暄几句之后,陈大孔就离开了刘为民诊所。


   离开之前,刘为民询问了一下修路的情况,结果陈大孔却是苦笑不已告诉刘为民,修路的事情又凉了。


   对于一点,刘为民也有些无可奈何,毕罗汉看到这里竟这些都是政策安排,他一个普通人根本没有什么能力去管这些多余的事情。


   刘为民回到诊所的时候,正(极品少妇的诱惑)好看见一个乡民前来看病,而陈大孔的侄女陈怡正在刘为民的位子上给病人看病。


   刘为民看到这并不说话,站在旁边望着陈怡给病人看病。


   不得不说,陈怡的确是不愧是省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只见她坐在刘为民的座位上熟练的给病人看病,然后写下看病记录。


   你这是吃错东西,肠子发炎而已,我给你挂几瓶药水就好了。


  陈怡在病人腹部看了一下之后,朝病人开口道。


   这个乡民捂着肚子一脸痛苦,朝陈怡道:医生,赶快给我输液吧!我肚子都快疼死了。


   好的!陈怡听见这话,赶紧起身给这病人配起药水来,结果却被刘为民拦住。


   刘叔,你这是什么意思?陈怡虽然嘴里说得客气,可是语气里对刘为民却没有半点尊敬。


   他不止肠炎犯了,而且肝脏也有问题,给他加一点治疗肝病的药!刘为民仔细查看了一下病人的情况之后,朝陈怡开口说道。


   肝病?陈怡听见这话面上一愣,眼里满是疑惑望着刘为民道:刘叔,你没有看错吧!他明明是肠炎,怎么会有肝病呢! 看见她一脸不服气的模样,刘为民轻轻翻开乡的眼睛,指着眼底深处想淡淡的黄色素,道:你自己来看吧! 陈怡听见他的话,一脸疑惑上前望着乡民眼底黄色的细肉,在听从刘为民的方法,轻轻敲着患者肝脏的位置。


   结病人疼痛感更加强烈,甚至满头冷汗,脸色惨白不已。


   疼死我了!不仅如此,这个乡民被陈怡用手轻轻一按之后,整个人疼痛增强,生不如死。


   听完刘为民的解释之后,陈怡的眼里看向刘为民的时候,再没有什么藐视和看不起的目光。


   在给乡民配好药水输液之后,陈怡来到刘为民面前开口问道:刘叔,你怎么知道那个病人的肝脏有问题? 这时候陈怡实在是没想到刘为民,光凭一眼就知道病人哪里病了,这技术也太牛逼了吧! 面对她的疑惑,刘为民一脸不以为意道: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熟能生巧而已。


   陈怡听见刘为民的话,顿时不敢再瞧不起刘为民了。


   他和乡下那些坑蒙拐骗的庸医不一样,是真的有本事的人。


   在看到陈怡服气的眼神之后,刘为民心里一脸满意的模样开口朝她道:刚才那个病人因为长期喝酒抽烟的问题,再加上经常熬夜,身体里的毒素不断累计在肝脏,从而引发肠炎。


   刘为民说的着,然后从旁边的药房里抓出几副中药包好,然后递给陈怡开口说道:一会那病人输完液之后,让病人拿回去熬药喝,这些药对肝病有很强的疗效。


   中药?陈怡听见这话,在看桌上刘为民包好的中药,面上一副讶异的表情道:不是说中药都是骗子吗? 在她学习的医疗知识里,中医都是那些跳大神,喝符水治病的骗子而已,一点都不靠谱。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tdysmy/778.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