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vid 樂 樂

跳蛋有什么用 (16) 2021/10/9 13:31:29
jvid 樂 樂


有沒有功夫,一出手就能看個真切, 葉凡早看出 云鴿步伐穩健,呼吸綿長,看出是個好手,到她一出腳,才知道走眼,這哪是好手,明明一高手。


  電石火光間,云鴿的一腳已經快踢到葉凡的臉上,她仿佛都能看到葉凡和著血沫子口吐幾顆大牙,人側飛出幾步,倒地抽搐幾下后暈倒的情形。


  可是鬼一般的,十拿九穩的一腳竟然落空了,葉凡鬼一般消失了。


  人呢,人哪去了?云鴿保持上踢的姿勢楞了一下神,耳邊傳來一個聲音:“還真是紫色的,嘖嘖,就那么點布料,遮到的地方可真不多。


  不對,為什么要有那么多布料呢,遮到的地方太多了。


  ”順著聲音看去,云鴿耳根子紅透,一股熱涌到肺部,差點噴出一口甜血來,因為葉凡笑瞇瞇蹲在她腳邊上,視野好極了。


  “我殺了你!”云鴿氣瘋了,放開手腳,一點不留手,高高揚起的腿改下劈, 腳跟直劈葉凡的后腦勺。


  葉凡剛才蹲下躲過側踢,這次雙手在地上一撐,雙手雙腳用力朝邊上挪了點,距離不多不少,剛好夠躲開云鴿的腳。


  用盡全身力氣,勢大力沉的一個下劈落空,云鴿的腳跟實打實的落在堅硬的水泥路邊上,痛得渾身打哆嗦,想繼續踢葉凡,可腿腳不利索,踉蹌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抱著腿咧著嘴,像是痛極了。


  葉凡笑語道:“看你的身手,沒高人教不出來,你師父沒教過你,不死戰不可以用全力,出拳留一份勁,關鍵時候好卸力?”“不用你管,王八蛋,你不得好死!”云鴿怒罵道。


  “行,我就沒指著好死,我看看你腳。


  ”葉凡不由分說坐在云鴿邊上,把她兩條小腿擱在自己 腿上,抓住她受傷的腳。


  “混蛋,你放開我!”云鴿又羞又氣,想抽回腿,卻沒葉凡大力,只得用另一只腳往他腰上踹,我踹,我踹死你。


  “姑奶奶,我給你治傷,又不是讓你懷孩子,至于嗎?”葉凡被踹了幾下,腰眼生疼,干脆屈指在云鴿腿上麻穴上彈了一下,讓她消停下來。


  “王八蛋,我不要你假好心,你快放開我,滾得遠遠的!”云鴿兩腿沒法動,干脆用拳頭打葉凡肩頭。


  拳頭如雨點般落下,但力道比腿上差了不止三倍,葉凡沒覺得一點兒痛,也就由著云鴿。


  云鴿腳上穿著透氣性極好的運動鞋,葉凡想先把鞋襪剝下來,可是剛解開鞋帶往下剝,云鴿口中吐出:“痛!”痛苦難耐卻發( 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自內心毫無掩飾做做的一個單音字節,讓葉凡半邊身子都麻了,漂亮女人是男人恩物這句話一點兒不假,極品美女一顰一笑一言一行,包括一個字都能勾男人的魂。


  葉凡壞笑著,臉蛋湊向云鴿,看著她的紅唇,“給我親一下好嗎?”云鴿推開他的臉,“你休想!”“我也沒打算今天親你,看看這是什么?”葉凡晃了晃手上的鞋子,他分散了一下云鴿的注意力,快速給剝了下來。


  再小心翼翼剝下云鴿腳上襪子,葉凡目中出現一只晶瑩圓潤還帶著濃濃女兒香的小腳丫子,美中不足 的是,腳跟腫的像是饅頭般。


  “你輕點,好痛。


  ”云鴿這會兒心里的火消了不少,注意力從葉凡身上移到了腳上。


  葉凡聚氣于目使用天眼術,探查云鴿傷處,片刻后探查完畢, 說道:“沒什么大事,老婆你的腳后跟骨頭裂開了。


  ”“還沒什么,骨頭都裂了!”云鴿話出口,又覺得不對勁,“誰是你老婆?還有啊,你怎么知道我的骨頭裂了?”葉凡說道:“行行行,不是我老婆成吧。


  孩子他媽,我是半個 神仙,能看到一些凡人看不到的東西。


  你的腳骨沒什么大事,隨便送一家醫院包扎一下,吃點藥,半個月就能完全愈合。


  ”“你滾開,我不想和你貧,遇上你算我倒霉,滾遠點!”云鴿取出手機準備聯系朋友來接自己,心里暗悔,遇上小人最好躲遠點,自己沒事和這葉凡這沒廉恥的較真干嘛。


  葉凡探手奪下云鴿的手機,笑瞇瞇如老狐貍般說道:“和你打個商量,你的傷,我能立即給你 治好


  ”云鴿氣鼓鼓說道:“你還真當自己是神仙了,滾一邊去,我不想再看到你的臉。


  ”“別管我是不是神仙,能治好你的傷是真的。


  可是啊,你總得有點回報吧。


  ”云鴿看了看傷腳,就算沒傷到筋骨,單單消腫也得一兩天,哪有立即治好的道理,葉凡的話她壓根不信,“好啊,你治,你要能立即治好,讓我干嘛都成。


  ”“話可是你說的,不能反悔。


  ”葉凡說完,開始在云鴿腳上忙活著。


  葉凡探手在云鴿受傷的腳跟處,輕輕摩挲了幾下,指尖在上面畫了一個符文,運內氣注入其中,口中念念有詞道:“肉體速速復原,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云鴿眼見葉凡古古怪怪的,一只手指碰在她的傷處,忽然間一股清涼的氣息從他的指尖涌進自己的身體,不多時充盈了整只腳,眨眼間,腫處很快消退了,再沒痛楚的感覺。


  云鴿揉了揉眼睛,沒錯,腳上的傷沒了。


  為什么會這樣,難道是見鬼了。


  不對,世上哪里有鬼,難道是幻覺?再掐了下肉,不痛,再掐,還是不痛,確實是幻覺。


  “一點不痛,奇了怪了,我怎么做這種荒謬的夢?”云鴿自言自語道。


  葉凡痛呼:“喂,誰說你做夢了,你是不痛,可你掐的是我的腰!”“姓名?”“老公。


  ”“去你妹的,老實回答。


  ”“你不早就知道了,你老公我姓葉名凡。


  你就那么喜歡聽你老公的名兒,要不我多說幾遍?”“好,我忍,我脾氣不好我也忍。


  你的年齡、籍貫、學歷、家室,住址都報出來。


  ”“我比你小個一兩歲吧,夏國人,幼兒園畢業,家世深不可測,后臺比鉆石還硬,不過保密不能說,暫時居無定所,以前住一大山溝里,地址也不能說。


  ”葉凡就穿個褲衩子坐在地上,腿上擱著云鴿的兩條小腿,手在云鴿柔弱無骨的小腳上不老實著,嘴上敷衍著云鴿的問題。


  云鴿蹬了蹬腿,甩開葉凡的手,瞪著眼嘟著嘴嬌俏說道:“氣死我了,你這算什么回答,老實點,一五一十說出來,免得我動手。


  ”葉凡又摸上了云鴿小腳丫,這只小腳他可舍不得撒手,嘴上說道:“你拐彎抹角不就是想問我怎么把你的腳眨眼間治好了,對吧。


  ”云鴿點了點頭,抽回小腳,撿起鞋襪穿好,好奇的打量著葉凡,“你快告訴我,剛才你到底用什么方法。


  我就算沒學醫,常識也知道傷不可能那么治好的,你到底用什么辦法治的?”“那我實話說了,我用的是 仙術,你要想學,只要做我老婆我就教你,男女修煉更有效哦,要不咱們試試?”葉凡說道,雖然有點玩笑的味道,可他用的確實是仙術,或者說偽仙術,也可以說是道術。


  “仙你妹,有神仙像你這樣?哎,你怎么摸上腿了。


  ”難怪一遇見自己就苦大仇深的,原來云鴿看到了他和于夢瑤的事情,葉凡說道:“就是仙法咯,不信也沒辦法。


  別管我用什么方法了,把你傷治好了是真真的,報答嘛,別的不要,我就要你以身相許,給我生幾個胖娃娃。


  ”葉凡邊說,邊盯著云鴿的身前,嗯,雖然不如于夢瑤,可同時喂飽雙胞胎,應該不成問題。


  被葉凡盯著看,云鴿別過眼去,臉色一紅,可想而知昨晚上那個女人受了何等殘酷的摧殘。


  好啊,明明有女人,還來招惹人家,云鴿心里有氣,把葉凡湊近的臉推開,兇道:“你做夢去吧!”站起身,拍掉屁股上的灰土,葉凡說道:“說了是仙術,信不信由你。


  我們也算不打不相識,又是同路,載我一程,送我去 花都市怎么樣?”“你去花都市干嘛?”“我去花都市,自然有我的原因。


  ”葉凡伸出手,“老佛爺,還要我拉您起來呢?”“德行!”打開葉凡的手,云鴿自個兒站了起來,隨意走動了一下,神了,一點不適感覺都沒有,腿腳麻利著呢。


  云鴿雙手環抱身前,歪著頭繞著葉凡身邊轉悠,仿佛想把他看個通透。


  葉凡說道:“知道我身材好,你也不用那么直接,這里人雖然少,可還是有人看到。


  瞧見剛才騎著電瓶車那大姑娘看你的眼神沒,八成把你這個交警看成色女郎了。


  還是,你真想對我做什么?”云鴿只顧著瞧,也不理葉凡,末了伸出手,在葉凡胳膊上摸了摸。


  摸完胳膊,又摸了摸他的后背和胸口,確定面前站著的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溫度的大活人,不是個鬼怪。


  被云鴿的手弄得癢癢的,葉凡抓住她的手,玩笑道:“我可是正正經經的良家大少,你可別伸出魔爪,我怕。


  ”“你是正經人,豬都會上樹,狗都會說人話。


  ”云鴿瞧著葉凡,想著該怎么辦,他的治病手法很高明,就像是神仙一般,可是他的臉越看越可惡,長得倒是眉清目秀算得上一極品美少年,可是一臉壞笑,嘴上手上心里都不老實。


   見 牛子槊一下子拿出這么多錢來, 張勝男先是驚詫,而后便是極力推辭。


  牛子槊惱了,氣昂昂把錢往桌上一摔,硬邦邦撂了一句話:“收下,不然我再不認識你這個姐了。


  ”這句男人氣十足的話真把張勝男鎮住了。


  她不由眼圈一紅,默默收起了錢。


  “這就對了!”牛子槊笑了,捏著張勝男的胳膊說道:“張勝男姐,沒有你,牛子槊早隨親娘一起去了。


  我的錢就是你的錢,你的家就是我的家。


  ”張勝男眼中的熱淚嘩嘩得淌了下來。


  “我走了!”牛子槊起身便走,他知道張勝男心里高興,自己再呆下去她又要張羅著給自己做飯,又是沒完沒了的噓寒問暖。


  活了十七年,今天自個兒總算做了一件男人該做的事。


  從今而后,自己也算是個男人了,再不能讓張勝男把自己還當成小毛孩子。


  自己要像男人一樣擔起張勝男和她的這個家。


  因此說走便走,這就是 男子漢的脾性。


  出租車還在外面等著,他對跟在后面抹眼淚的張勝男似模似樣地揮揮手,然后鉆進車里向桃樹坪駛去。


  蓮花埠是鄉政府所在地,縣上的公路只通到這里,再往山里走,路逐漸變得崎嶇起來。


  順著山間彎彎曲曲的土路,出租車屁股后面拖起漫天的灰塵,艱難的開進了桃樹坪村。


  這是桃樹坪村歷史上車第一次出現小臥車。


  于是雞飛狗跳烏煙瘴氣,嘎小子們跟在車后面一路追著看稀奇。


  車到二寶家門口,他讓司機停了下來,給了司機八百塊車錢,然后漫不經心地向司機要了一張名片,“今后到省城我用車就找你。


  ”“行行行。


  ”司機見錢眼開,當時便點頭哈腰道:“哥們兒,今后但凡你到省城,在市內跑我不收你的錢,只收長途費。


  ”“好!就這么著。


  ”牛子槊學著城里人的樣子,伸出手和司機握了握,轉身便下了車。


  短短十幾天功夫,牛子槊兩進省城,經歷了翻臉不認人的吳芷君、唯利是圖的長途車老板、苦難的張勝男、爾虞我詐的花市奸商,其間的感覺直可用刻骨銘心來形容。


  正是因為如此,他臉上的稚氣也在短短的十來天當中消失的無影無蹤,代之而來的是一種堪破世情的淡然。


  淡然可以使人超然,淡然也可以使人顯得痞里痞氣,牛子槊即屬后者。


  走進二寶家,在 潘巧云妖妖的笑容里,他痞里痞氣說道:“給我倒杯水。


  ”“哦,我這就去!”老于世故的潘巧云也察覺出牛子槊身上的變化,來不及細想便扭著翹翹的屁股進屋里張羅去了。


  牛子槊則大模大樣的一屁股坐在葡萄架下的躺椅上,閉起眼睛養神。


   李昭鳳聞聲從臥房里走了出來,看見牛子槊躺在那里,立時又驚又喜,扭著腰肢走過來用手在他臉蛋上捏了一把,低聲調笑道:“哎唷……好我的親,這些天跑那里去了?想死嫂子了!”“是嗎?”他微微睜開眼睛,順手亂摸一氣,然后拍著她的屁股懶洋洋問:“洗干凈了沒有?”“呸……”李昭鳳媚著桃花眼佯啐了他一口,“幾天不見,你的臉皮怎變得這么厚?院子當間兒就伸手亂摸,讓我婆婆看見了多難為情?”“嘿嘿,都不是外人。


  ”“呸呸呸……不要臉!”李昭鳳的臉更紅了,“這種話你也說得出口?”“嘿嘿,你是說這種事情只能做而不能說?”“那當然。


  ”“是嗎?”牛子槊站起身來,抓著李昭鳳的手放在自己丹田下方輕輕摩挲了幾下,嘴里慢悠悠說:“那就做唄。


  ”“你瘋了?”李昭鳳見他在院子里便打算解褲帶脫褲子,嚇得急忙推了他一把:“進屋去,我去把院門關上。


  ”這時,潘巧云端了一杯茶風擺揚柳一樣飄了過來,秋波如水面含春意。


  接過茶,牛子槊順手在她高聳上捏了一把,指著李昭鳳的背影說道:“你妹妹已經急不可耐了,你怎么樣?”潘巧云半邊身子頓時醉了一樣麻酥酥的,她面紅如火地嗔了他一眼:“你昏頭了不成?昭鳳是我的兒媳婦。


  ”他一口氣喝完杯中水,抹了抹嘴上的水,說道:“在我這里你倆就是姊妹。


  ”“呸……”三人剛進屋,還沒來得及同樂,卻聽到有人在院外拼命拍打院門,伴隨著拍打聲,有人高聲在外面喊道:“牡丹娘娘,縣里來人了,要見牛子槊。


  ”牛子槊眉頭一皺,“我進來的時候,李大嘴的婆娘就在你家門口站著,估計是她。


  ”既然有人看見我進了二寶家,躲著不見反而不好。


  牛子槊笑了,沖潘巧云道:“你先答應一聲,然后穿好衣服去開門,就說我來給二寶爹扎針哩。


  ”潘巧云手忙腳亂地起身穿好衣服,靸著鞋啪嗒吧嗒出去開門了。


  牛子槊深深吸了一口氣收拾了一下心情和表情,順手帶上臥房門,然后邁著八字步不慌不忙走到院子里。


  院門開了,大嘴婆娘領著一男一女兩個人走了進來,兩男女穿著很時髦洋氣,一看就是城里人。


  一男一女都是青羊縣電視臺 記者,肩上扛著長槍短炮,是來 采訪牛子槊的。


  牛子槊感到很意外,莫名其妙道:“采訪我干甚?” 女記者笑魘如花,“你在長途車上智勇雙全見義勇為,為我縣公安局破獲蛇老三搶劫團伙立下了大功,受縣委宣傳部委托,我們專門來采訪你。


  ”牛子槊頓時苦笑不得,擺擺手疲里疲沓說道:“算了算了,我當時也是不得已之舉,根本談不上見義勇為,你們饒了我吧!”“牛子槊同志,請你嚴肅點好不好?”男記者很嚴肅,端著架子帶著訓斥的腔調說道:“經縣委研究決定,準備把你樹為新時期見義勇為典型,并準備往省里報,這是一個很嚴肅的政治任務,你必須配合我們。


  ”面對一個鄉下土包子,作為縣里派來的干部,那種感覺不亞于手握尚方寶劍、口含天憲的欽差大臣到地方體察民情。


  男記者本能地帶有一點居高臨下的感覺,話里話外便有一種命令和施舍的意味,似乎他自己就是縣委書記大人。


  他的這副嘴臉讓牛子槊不由想起了吳芷君那種頤指氣使盛氣凌人的模樣,牛子槊心里直犯隔應。


  他收起了臉上淡淡的笑意,懶洋洋說道:“是嗎?”說著一屁股坐到了葡萄架下的躺椅上,滿不在乎的翹起了二郎腿。


  男記者似乎是那種一腳踩住剎車一腳猛轟油門的傻冒,他居然沒看出來牛子槊臉上不悅的表情,或許他壓根就不在乎這個鄉下小土包子的表情。


  于是他還在那兒繼續擺譜充大、趾高氣揚,一張小白臉板得如同一片新嶄嶄的尿衸子,用一副頗不耐煩的樣子對牛子槊簡短說道:“這是縣委的指示。


  ”“這好辦。


  ”牛子槊轉過去看了一眼潘巧云,然后回過頭來輕描淡寫地對男記者說:“我并不想當所謂的典型,你可以回去給縣委交差了。


  ”這句看似輕描淡寫、淡得不能再淡的淡話說得很絕很干凈,根本沒有一絲拖泥帶水的意思。


  此言一出,似乎一枚重磅炸彈在男記者的頭頂爆炸,男記者登時面如豬肝尷尬萬分,如同一條黑毛壯漢被一個黃毛小丫頭活活按進了馬桶里。


  在他的記者生涯中,也許從未碰到過這種場面,何況對方是一個他認為從未見過世面的山村小毛孩。


  他怎么會說出這樣的話!他怎么會有那些明星大腕的脾性!“這個……這怎么行……”男記者吭哧了半天,竟不知如何應對是好。


  在他的印象里,從來就沒有過如此尷尬的情形,山區縣城那點可笑的優越感把他寵壞了。


  牛子槊臉上看不出一絲表情,他氣定神閑得端起茶杯吹去表面的浮沫,輕輕地啜了一小口茶水,對著腦袋已經勾到胸前的男記者說道:“對不起,我還要給病人治病哩,就不耽誤你們的時間了,好吧?”這話聽起來輕飄飄的,實際上是下逐客令呢。


  說這話時,牛子槊用眼睛瞟了一眼旁邊的漂亮女記者,發現她正捂著嘴巴竊笑不已,一雙妙目還饒有興趣地在自己身上掃來掃去。


  嗯,此人不錯!牛子槊彎起嘴角對她做了個調皮的笑紋。


  短短兩個回合下來,潘巧云便覺得牛子槊很有派頭。


  你看他瞇著眼睛漫不經心的樣子,一句“我并不想當所謂的典型,你可以回去交差了。


  ”便把那個趾高氣揚的記者撅得面紅耳赤無所適從。


  而他卻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真是要多牛有多牛!這還是那個愣頭愣腦冒冒失失的小毛孩嗎?分明就是個吐口唾沫砸個坑的男子漢大老爺們兒。


  桃樹坪比牛子槊高一頭大一膀的男人多了,他們誰敢對縣里來的干部這樣說話?打死他們也不敢!青羊是個山區窮縣,一無資源優勢二非商業中心三缺科技力量,唯一的優勢便是離省城近點。


  但是,靠著省城這棵大樹反被大樹遮住了太陽汲走了養分,當地的經濟文化重心全都偏移到省城去了。


  這次立典型樹榜樣行動是青羊縣委縣政府的一項政治舉措,被當作一件政績工程來抓的大事,他們力圖借此機會大造輿論借勢造勢,硬件不行靠軟件,多少可以把省上的眼球吸引過來一些,讓青羊在全省幾十個縣面前也成為一次亮點。


  牛子槊并不知道這些,但他從小便跟著師傅學會了淡泊。


  淡泊能讓人知道什么時候該舍棄什么,淡泊可以使人大氣,于是淡泊便可以讓你居高臨下。


  例如,你再有錢 老子不低頭哈腰向你去借,你鳥我的毛哇?你再有權老子不求你辦事等于你沒任何權利,你憑啥在老子跟前擺架口?老子大可不必尿你!同理:我既不想當典型,別說你只是區區一個記者,你就是縣委書記來了又有什么值得裝腔作勢的呢?玩你檔里的倆黑蛋去吧!古人云:無欲則剛。


  說的其實就是這么個理兒。


  盡管牛子槊已經下了逐客令,盡管男記者被這個年齡不大的鄉下土老冒撅得心里直流血,但他絕不敢轉身便走。


  他比誰都清楚,這是政治任務,宣傳部劉部長明天一大早要在辦公室等著看他倆的采訪剪輯片哩!況且來采訪的并不只有自己這一路記者,縣里其他媒體的記者也都開始行動了,緊接著就是省上的記者大軍,都在搶頭條新聞哩。


  作為縣里唯一的電視臺,是縣上弘揚主旋律的主陣地,自己又是奉命而為,要是自己拖了后腿砸了鍋那可真要吃不了得兜著走了。


  于是,他蒼白著臉看了一眼女記者,示意她出來說話。


  女記者淡淡一笑,走過去附在牛子槊耳邊悄悄說道:“見義勇為是有獎金的,最保守也有一萬塊,你考慮考慮。


  ”牛子槊立時來了精神,瞪大眼睛問道:“真的?”女記者點點頭。


  牛子槊略一沉吟,便笑呵呵說:“好吧,我就試試,不過……”說到這里,他對女記者擺擺手,女記者便附耳過來,牛子槊悄悄對她說:“能不能讓那個跟你一塊來的混球一邊涼快去,他那個白腦殼讓人瞧見瘆得慌!”哈哈哈……女記者頓時笑得前仰后合風擺揚柳,好半天才制住了笑意,悄悄說道:“那不行,他是攝像、我是主持人,我倆分工協作,一個人干不了。


  ”“好吧。


  ”牛子槊一拍桌子,眼睛一閃一閃道:“看在記者姐姐的芳容上,我認了。


  ”故意把“面子”說成“芳容”,不動聲色便夸了女記者的美貌,篡改地恰到好處而且一點也不顯(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得輕浮。


  女記者不由詫異的多看了他兩眼,忽然又想起他發明的“白腦殼”一詞。


  罵人不帶臟字,簡直損到家了!她不禁又抱著肚子爆笑了一番。


  見他和女記者咬著耳朵卿卿喁喁有說有笑的樣子,潘巧云醋意頓起,剛剛在心里建立起來的關于他的高大形象瞬間便坍塌了,她撇了撇嘴,不屑的嘀咕道:“什么男子漢大丈夫?狗屁!分明就是個看見女人便邁不動蹄子的騷狗子。


  ”眼前的一切極具諷刺意味,男記者在一邊不安而委屈地扭動著身子,仿佛身上的某個地方揉進了一個仙人球。


  盡管牛子槊從來沒有面對過鏡頭,然而淡泊讓他有恃無恐,面對攝像機他侃侃而談。


  但是,采訪進行得卻并不十分順利。


  他沒有上過學,沒有接受過正規教育,所有的知識都來源于清虛。


  說白了,他是現代社會中唯一的一個道觀私塾畢業生,他的大腦數據庫里多是一些歷史的或是純本能的“糟粕”,而現實的東西卻知之不多。


  于是,當那位裊裊娜娜的女記者問起他見義勇為的動機時,他便笑了起來。


  “動機?”他的腦袋搖得撥浪鼓似的,“沒什么動機,我怕他們搶劫我,就信口胡說,沒想到歪打正著、他們還真信了我的話,就這么簡單。


  ”女記者啟發道:“除了這種本能的反應,你還讓他們歸還了被搶乘客的錢財,這說明你知道關心別人、愛護別人,你可以從這一層面切入。


  ”“噢……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要從高尚這一層意思來說?”牛子槊反應很快。


  “對。


  ”老子壓根就沒高尚過!牛子槊有點臉紅。


  于是很不自然地說:“夫子說:人之初、性本善,以仁愛之心待人。


  正是出于這樣的考慮,我才讓他們歸還了乘客的錢財。


  ”女記者擺擺手,“不是……不是……”“哦,生我所欲也、義我所欲也,兩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


  ”牛子槊有點亂,“道之所在,義之所趨。


  ”女記者搖搖頭。


  牛子槊恍然大悟:“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女記者依然搖頭。


  牛子槊絞盡腦汁慷慨激昂道:“好狗護三鄰、好漢護三村。


  ”他一會兒文縐縐得像個三家村的酸腐老冬烘,一會又粗俗得像個地道的山野村夫,始終上不了道兒。


  女記者有點無奈,于是讓男記者先停了攝像。


  文字媒體采訪可以只采訪個大概意思,回去后記者再對文字進行二次加工。


  電視采訪卻不行,被采訪者要直接面對鏡頭說話,實際上就是直接面對觀眾,攝像資料雖然可進行后期制作和加工,但被采訪者的表情和口型卻做不了假;最要命的是現在觀眾很苛刻、眼睛很毒,畫面上稍有瑕疵便能看出破綻露了餡。


  女記者嘆了口氣。


  問道:“雷鋒,知道嗎?”“知道。


  ”他點點頭,“他是雷家廟人,上月我還給他正過骨扎過針,估計現在已經能下地干活了。


  ”女記者頓時哭笑不得,急忙打斷了他,“我們今天要說的是,在你成長的過程中、在你上學過程中,什么樣的人、什么樣的事對你影響最大?從而使你能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


  ”“我沒上過學。


  ”他回答得很干脆。


  “在我成長過程中對我影響最大的是我師傅。


  ”“你師傅?他是干什么的?”“道士。


  ”“你也是道士?”“是,也不是。


  ”兩個記者頓時面面相覷,女記者不死心,繼續啟發道:“那么,你們桃樹坪的領導班子平時對你非常關心是吧?”“我在山上的青云觀住,嚴格說我不是桃樹坪村人,我沒有戶口、沒有土地,領導根本不嘞我。


  ”此時,院子外面圍了不少人看西洋景,指指點點嘰嘰喳喳。


  女記者反應很快,這樣繼續下去不但采訪不到自己需要的東西,反而會在老百姓中造成不好的影響。


  于是她提議道:“我們到你住的地方看看可以嗎?”自己絞盡腦汁卻半天說不到點子上,牛子槊已經感到索然無味了,但看在女記者的“芳容”及一萬元獎金上,他還是勉強答應了。


  青云觀是典型的磚石土木結構,屋舍飛檐翹脊、鉤心斗角,院里一碼子水磨青磚鋪地,打掃的干干凈凈纖塵不染,但見古木森森、藤蘿如蓋,輕風習來,令人暑氣頓消。


  清遠觀一連三進院子,前院為道場,中院住人,后院是花園之所在。


  牛子槊直接領著兩人進了后花園,那里有現成的藤椅石幾可供人小憩。


  石幾旁是一小塊方塘,塘水清徹見底,里面水草裊裊,苔滑石涼,十幾尾錦鯉恬然其中。


  岸邊遍植藤蘿修竹奇花異草,其中許多都是藥花兩全的植物,其中最壯觀的還是蘭圃中那幾百盆搖曳多姿,活色生香的蘭花了。


  躺在椅子上可以看到院外青云瀑布飛流直下,一時間,花香、水氣、鳥鳴、瀑聲一齊營造出一種令人陶醉的寧靜氛圍。


  女記者頭枕椅背仰面看著天上緩緩而過的白云,不禁一聲輕嘆:“好地方!到了這里,忽然感覺時間停止了。


  ”“好地方!”男記者搖頭晃腦道:“鳶飛戾天者,望峰息心,經綸世務者,樂而忘返。


  ”牛子槊沏了兩杯茶過來,正好聽見他這句話,不禁撲哧笑了起來。


  這么長時間過去了,剛才兩人間的不愉快早已煙消云散,上山時兩人便已經開始有說有笑起來。


  “笑什么?”男記者不解。


  牛子槊放下茶,坐在旁邊的藤椅上,懶洋洋說道:“不能說,一說就是錯。


  ”“嗯?”女記者露出頗感興趣的神色來。


  “愿聞其詳。


  ”   濟南一 五旬男子網上尋一夜情,遇上一自稱博士的年輕美女。


  網聊中,男子將自己的 裸照發給對方。


  兩人見面后,男子發現對方又老又丑,遂拒絕交往,不料遭女網友糾纏勒索,男子的聊天記錄及不雅照被上傳網絡。


  近日,涉案 女子被警方刑拘,民警發現女子實際年齡 47歲,一直無業在家。


    50歲的 李某是濟南某單位的部門負責人。


  今年9月的一天,酒后的李某一時興起上網尋 找一夜情


  很快,李某便和一網名為 嬌嬌的女子聊了起來。


  嬌嬌自稱30多歲,博士畢業,家住泰安,從事機械電子、橋梁設計等工作。


  聊天中,嬌嬌給李某發了許多 照片,照片中的她性感漂亮。


  為吸引嬌嬌,李某不僅將辦公環境、單位材料等照片發給嬌嬌,還發了自己的工作照,甚至將裸照也發給嬌嬌。


  五旬男子找一夜情嫌對方丑被發裸照威脅  隨后,兩人約定國慶節期間在泰安見面。


  在當地一家賓館,李某和嬌嬌見了面。


  李某發現,嬌嬌本人與照片中的女子并非同一人,無論年齡、容貌都有天壤之別,失落的李某以單位有事為借口離開了。


  但此時,嬌嬌對李某產生了極大好感。


    李某回到濟南后,嬌嬌開始頻繁地聯系他,稱愿意和李某發展情人關系。


  遭到拒絕后,嬌嬌聲稱李某(少兒益智故事)耍了她。


  為盡管擺脫嬌嬌,李某表示愿意通過朋友給她介紹項目,算是對她的補償。


  李某將嬌嬌和朋友約到辦公室,僅聊了不到10分鐘,李某的朋友就離開了。


  事后,朋友告訴李某,嬌嬌根本不懂設計。


  五旬男子找一夜情嫌對方丑被發裸照威脅  意識到上當后,本就想甩開嬌嬌的李某拒絕再接她的電話。


  讓李某沒想到的是,嬌嬌不僅24小時給李某打電話,甚至還給他的單位打電話。


  后來,嬌嬌同意不再糾纏李某,但要求李某補償她兩臺筆記本電腦或4000元錢,李某未答應。


  意想不到的是,就在一周前,李某的同事紛紛接到嬌嬌的電話,被告知在某網站上揭露了李某的真面目。


  這時李某才發現,他與嬌嬌的聊天記錄以及自己的不雅照被曝光。


    隨后,李某來到市中公安分局玉函路派出派報案。


  民警在偵查中發現,嬌嬌實際為47歲的女子王某,離過兩次婚,目前沒有固定職業。


  近日,王某因涉嫌敲詐勒索被刑拘,案件仍在近一步審理中。


  五旬男子找一夜情嫌對方丑被發裸照威脅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3421383.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3015669.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9215074.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8019983.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8396811.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2363709.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7507366.html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5615550.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6814741.html
https://twytyhgtrgh.weebly.com/8980815.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nozomikyoukai.com/tdysmy/753.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