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 bit ly 2otjzsd

跳蛋有什么用 (9) 2021/10/2 6:15:05
http bit ly 2otjzsd


她吃力地央求著,只希望 老馬能放下他的魔掌,停止對她的挑逗,她甚至想要松手了,讓老馬去解決下面的問題。


  可是老馬依舊不依不撓,反倒揉捏的越加肆意,甚至還想從衣衫下透進去,穿過奶罩愛撫自己那對好久 都沒被人滋過的白嫩! 張倩想著要松手哩,可是不知怎的反而把老馬身下握的更緊,一上一下的更加沒有著落!她想不了其他了,眼睛盯著老馬的身下,小手飛快地 套弄了起來。


  兩人都不說話了,房間里傳出都只有兩人沉重的呼吸聲,互相在折磨著,互相也因此得到快感……足足半個多小時,張倩是真的受不了了,她上面被抓得生疼,下面可是空的痕癢!急促的喘息中,張倩終于選擇了對老馬求饒。


  “馬哥,求你不要了,我不行了,我好難受……”誰知道她抬頭一看,卻只見老馬的雙眼早就變得通紅,里頭寫滿了對她的欲望。


  “倩妹兒,我知道你哪里難受,讓我幫你解決吧,讓我進去那地兒!”“不行!”試探的話剛說出口,張倩就立馬 拒絕了


  盡管張倩很想,可是她不能真的跟老馬做那事。


  自己連孩子都帶來了,就是為了想借此擋住老馬,可是自己現在這么做,到底又是為了什么?!這讓她覺得羞恥,又覺得自己低賤,自己這么做,和外面站街的女孩子有什么不同?張倩還保持著一絲理智,老馬沒有得手,也只得選擇徐徐為之。


  在張倩小手的套弄下,他感覺自己越來越激動了,昨天晚上沒能釋放的,加上今天積攢的都要一次爆發出來。


  老馬盯著張倩櫻桃般的小嘴,那小嘴張合之間可都誘人極了,讓人想要進去……于是,老馬就出聲了,引誘著張倩把小嘴張得更快一些。


  張倩正給老馬套弄著,一時沒反應過來地就張大了嘴, 這一張開,她立馬感覺到老馬身下一抖,緊接著有什么噴 進了嘴巴里,舌尖下意識地舔了一下,咸腥腥的,咕嚕一下還吞了下去……這一吞下去,張倩立馬明白了是什么 東西,剛才老馬還抖了一下,不是那里出來的還能是哪里?她的小臉紅的不行,自己連死鬼老公的都沒吞過,現在居然吞了老馬的。


  老馬被張倩給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趕緊想要撐起身來,可誰知道張倩動都沒動,他下面的巨大頂上去,反而還打在了張倩的臉上。


  自己臉上也沾了那黏黏的液體,張倩頓時更加羞惱地站了起來。


  “老馬!”她快要羞瘋了,要是老馬剛才再對準一點,她還要把那巨大給含在嘴里了!滿肚子怒氣地喊了一聲,張倩趕緊地就朝著衛生間跑去,開水要把臉上和嘴里的都給清理干凈。


  老馬見張倩羞惱地離開,心里卻沒有一點不舒服。


  他現在可是高興得很哩!想起張倩剛才叫他一聲,嘴角邊都還溢出一絲濃白色的,老馬就激動地想跳起來,可惜腿腳不利索哩,不然他準保跳個幾米高!高興歸高興,老馬也沒想著要得罪張倩,畢竟以后的日子可還長著哩!把自己身下的疲軟給收了起來,老馬推著輪椅到了衛生間,和正在洗臉的張倩道歉。


  “倩妹兒,哥這次是真的對不起你,我本來就沒想著要噴進去你小嘴里哩,只是一時失誤,求你原諒我,你想怎么懲罰我都行,我都愿意!”欣喜若狂全部都藏在了心里,老馬現在臉上可是裝的真摯得很!可張倩還是單純哩,見到老馬像小孩一樣地低著頭,真以為他認錯了,心里頭的怒意也消了好幾分。


  說實在的,那東西之所以能噴到自己的嘴里,也是因為她套弄的時候對準了上面的小嘴……只是想起畢竟進了口,張倩還是嬌羞得很,若是自己身下的水也進了老馬的嘴,不知道他會不會也覺得害羞。


  這想法一出來,張倩的臉蛋頓時變得更加羞紅。


  老馬看著張倩 好像沒生氣的樣子,人老滑頭的他趕緊地就想轉移話題。


  “對了倩妹,等過幾天我聯系下我以前的朋友,讓他們幫忙給你兒子找個好幼兒園。


  ”“至于錢 的事你也別擔心,你孩子就是我的孩子!”老馬這話 帶著歧義,聽得張倩更加不好意思了。


  不過老馬這也不是說假話,他以前打仗的兄弟們現在可都比他出人頭地,也都仗義得很,讓他們找個幼兒園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而且老馬這些年因為拆遷也得了一筆巨款,別的不說,至少養活他和張倩兩母子都不成問題。


  可是張倩哪敢接他的話啊,老馬這么一說,她就想著要拒絕了。


  老馬雖然真誠,也是樂意個幫自己的好人,可她要真的讓他幫忙了,那豈不就是個妓女了,畢竟自己剛才才服務完老馬哩!張倩再三拒絕了(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老馬的好意,老馬也沒有辦法,只好暫時把這件事給放在腦后,想著等以后再來解決。


  第二天的時候,張倩就帶著自己孩子去找幼兒園了,直到下午的時候才回來。


  只是讓老馬意想不到 的是,張倩這一回來,可是帶著滿臉的疲態。


  “怎么了?”老馬一通發問,然后才知道原來是張倩帶著孩子去找幼兒園,可是因為她不是城市戶口,根本就不讓孩子進去讀書。


  張倩哭了好一會,怨自己是個窮人命,連讓孩子讀書都不成。


  老馬安慰她好一會,她才停歇下來,轉而去做飯了。


  飯做完之后,張倩也沒心情吃,找了個借口就想著回房里躺下了。


  老馬見她這一臉勞累的樣子,心里也是憐惜的很,當晚就給自己的老戰友打去了一個電話。


  當老馬把他給孩子安排進城里有名的一間幼兒園里的時候,張倩的臉瓜子立馬從幽怨變得欣喜,她沒想到自己走了一天都成不了的事,反而被老馬一個電話就搞定了。


  當下張倩就想著要表示感謝,等以后有機會就來報答他。


  誰知道老馬卻連連擺手說不用,眼神卻是朝著她胸前的兩團看去。


  張倩心里是又羞又無奈,怎么這老頭每天就想著這二兩肉的事……有了老馬的安排,張倩馬上就帶著孩子去辦手續去了,臨出門的時候,老馬還特意往她手里塞了一張卡。


  “這卡是你的工資卡,里頭存了五千,以后你的工資和孩子的學費我都會存在里頭的。


  ”張倩心里暖融融的,知道老馬這是真的為了自己好,畢竟就算是補貼,老馬也沒必要補貼自己這么多。


  看老馬盯著自家孩子的眼神,那里頭是真的寫滿了疼愛。


  不過這錢張倩卻覺得接不得,就像是剛出爐的紅薯,那可是熱乎的很。


  她想著把錢推回去,可一來二去的反而把老馬都給推怒了。


  “你這娘們,怎么這么嘰嘰歪歪,讓你拿著就拿著,給孩子辦入學手續可麻煩得很,學費可都是一個季度交的,你要沒錢哪能去交學費?”被老馬這一罵,張倩心里卻暖乎乎的,不知怎么的,老馬說自己是個娘們的時候,那語氣可跟她的死鬼老公差不多,霸道的語氣中卻又帶著對她無限的體貼。


   我媽說應該是受刺激了,具體還得看醫生怎么說,隨后說我既然回來了,也去醫院看看吧。


  說著把醫院地址發給我,掛了電話以后我扭頭看 蘇銘,問他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精神病院。


  他直接白了我一眼,道:“廢話,我初來乍到,哪也不認識,不跟著你能去哪?”當然是去找林邀月啊,早點找到,早點離開我,我心想,但見識過他兇巴巴的模樣后,我還是不愿招惹他的,只好說跟我去醫院也行,但他得變成 王瑋的模樣,免得我媽看見他以后又得解釋半天。


  蘇銘咧嘴笑了一下,難得沒出幺蛾子,很爽快的就變成王瑋了,隨后我們打車直奔精神病院。


  找到我爸媽的時候,我 表妹正躲在床底下尖叫,她頭發亂糟糟的,小臉異常蒼白,好像看見了什么異常恐怖的東西。


  而我 舅媽已經哭成了淚人,衣服上也血叱呼啦的,好像帶血的手指抓的一樣。


  我媽見我們來了, 面色稍緩,讓我趕緊過去看看,我從小就跟表妹玩得好,保不準我能把表妹叫出來。


  我點點頭小心翼翼的湊到床邊,輕輕喊表妹的名字。


  她聽見我的聲音后猛然抬起頭來,驚恐慌亂的眼睛狠狠瞪著我,好像野獸一樣,已經神志不清了。


  我淬不及防嚇了一跳,更嚇人的是她的雙手,十指都光禿禿血淋淋的,上面已經沒了指甲,看來舅媽身上的血印子也是她抓的。


  “小心!”就 在我震驚的時候,蘇銘突然喊了一聲,緊跟著我就看見兩道影子同時撲向我,我被蘇銘摟在懷里重重摔在地上。


  而表妹已經發狂,張嘴狠狠咬在蘇銘肩頭上,很快蘇銘肩膀上就滲出暗黑色的血跡,而表妹咬了蘇銘一口后,竟然發出一聲慘叫,好像被咬的是她一樣,迅速放開蘇銘,退回到床下去。


  “你沒事吧?”我看見蘇銘肩上的血跡,竟然心里一緊,怕他被咬出什么事來。


  “沒事。


  ”蘇銘回了一句,迅速把我從地上抱起來,然后直接把我擋在身后道:“她現在情況異常,你先不要靠近她。


  ” 說完他竟然不顧危險的伸出手,一把拽住表妹的胳膊,將她從床下拖出來。


  與此同時我看見蘇銘的嘴唇微動,好像在念叨什么一樣,卻沒發出任何聲音,而表妹在他默念什么東西之后,竟然神奇的安靜下來,乖乖躺在床上,雙眼呆滯的看著蘇銘。


  蘇銘嘴里念叨一會后,又伸手扒開表妹的眼皮,看了看,隨后拿起一旁的勺子,撬開表妹的嘴。


  表妹嘴里已經全是鮮血,還殘存著些許碎指甲,更驚人的是,表妹的舌頭此時已經變成紫黑色,好像中了劇毒一樣。


  蘇銘隨后又檢查了表妹的手腳,全部檢查完以后,蘇銘皺起眉來,面色有些難看:“是 活儡,她根本不是受了刺激,而是被人下了活儡。


  ”舅媽聽見這個頓時不哭了,直接湊到蘇銘身邊,一把攥住蘇銘的手,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道:“什么是活儡?王瑋,你有辦法救她對不對,救救你 妹妹,她從小就跟鹿瑤感情好,你可一定要救救她啊。


  ”說著舅媽又忍不住哭起來。


  蘇銘不禁皺眉,不動聲色的把手從舅媽手里抽出來,沒吭氣。


  我見表妹這個樣子心里也不好受,便湊到蘇銘身邊道:“你能看出她是怎么回事,一定也能救她對不對,你能不能救救我妹妹?”“我憑什么救她?她是你妹妹又不是我妹妹,我救她能有什么好處?”蘇銘壓低聲音道。


  “你想要什么好處?我都已經答應幫你找林邀月了,你還想怎么樣?”我不禁急了,表妹變成這樣我是真的心痛啊,他既然能讓瘋癲的表妹安靜下來,就一定有救表妹的辦法!他低頭看著我,眼底猶如一汪深潭,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他一把拉住我的手說:“咱們出去談。


  ”說完他拽著我出了病房,找了個沒人的走廊道:“你知道活儡是什么嗎,一種用尸體養出來的蟲子,能寄居在活人的身體里,專門吃人的魂魄,所以中了活儡的人都瘋瘋傻傻的,還具有很強的攻擊性,就是因為她們的魂魄已經被活儡啃食,變成一具活的傀儡,這種情況你還不如(三個 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直接殺了她,根本沒有救人的必要了。


  ”“怎么會這樣?”我的心狠狠一縮,眼前頓時被淚模糊了,我只以為表妹是受了驚嚇所以才神志不清,沒想到情況會這么嚴重。


  “你的意思是,我妹妹沒救了?有沒有什么驅蟲藥能把活儡驅出來?或者其他辦法,我舅舅只有她這一個孩子啊,要是我妹妹出了什么事,我舅舅舅媽怎么活?你不是鬼么,一百多年的老鬼了,就沒有什么辦法能救她?”我一邊哭一邊拽著蘇銘的袖子問。


  “注意措辭,我不是老鬼,只是做鬼的時間比較長而已。


  ”蘇銘糾正道,他顯然沒想到我會哭,眼底閃過一絲慌亂,抬手幫我抹掉眼淚,嘆氣道:“如果你執意要救她,也不是完全不可以,只不過要付出些代價。


  ”“什么代價?”我見蘇銘松口,頓時來了希望,問他。


  “親我一下,來個法式長吻。


  ”蘇銘道,說著他的目光已經下移到我嘴上,嘴角勾起一絲壞笑。


  “你……”我老臉一紅,怎么都沒想到這么嚴肅的時候,他竟然提出這個要求。


  但我現在顧不了那么多了,好在他現在仍舊頂著王瑋的臉,這張臉雖然沒有蘇銘帥,但多少能緩解我的尷尬,于是我一狠心,踮起腳來,主動貼上他的唇,把舌頭小心翼翼的探出去。


  他的手順勢落在我腰上,將我摟進他懷里,舌頭到了他的地盤后,他立即反客為主,臉不知什么時候也變成他原本的樣子,狠狠地吮.吸我。


   孫妍今年十九了,來獸醫所也有一段時間了,眼看著今天就是師父要檢查她課業的日子,孫妍的心中,難免有些忐忑。


  雖說師父和她父親的關系很好,但孫妍自己沒有這方面的天賦的話,也端不起來這碗飯。


  她的家里很窮,只有父親一人拼命掙錢養家,父親身體還不好,她想早點兒幫父親分擔一些。


  進了獸醫所,孫妍就看到師父 吳寶庫坐在那里,緊張的捏緊了衣角,心跳就加快了。


  “來了,今天要考的內容都記得吧?”一進屋吳寶庫就嚴厲問道。


  獸醫的東西本來就生澀難懂,有很多東西她都不知道, 師傅就將如何給狗配種的書給她看,她能記住才怪。


  “師傅……我……我沒記住……”吳寶庫一聽,臉色頓時就冷了下去。


  “怎么又記不住,我不是說了么,今天要講給 動物配種,首要的就是動情,既然你不忘了,師傅就再 教你一邊!”說話間,他直接拉著孫妍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身上。


  “要想讓動物配種,就要讓動物動情,這動情,就需要 手法的,在師傅身上練,按照師傅說的做。


  ”吳寶庫嚴厲道。


  孫妍俏臉通紅,她哪里碰過男人的身子,想要將手抽回去,誰知道師傅抓的很嚴,她根本抽不回去。


  吳寶庫感受到她往回抽著手,臉色很冷,“我教你東西,你最好乖乖學,這種練習的時候不多,你要把握好!”說完,吳寶庫就松開了她。


  孫妍當然知道,可是她就是害羞,她一個大姑娘,怎么好意思摸男人,可是她又不能不學,畢竟她想要學本事。


  “師傅……我……我知道了……”孫妍低著頭,抿著嘴道。


  “哼,知道最好,現在師傅把衣服脫了,你輕輕揉師傅的胸口,記住,手法一定要輕柔!”吳寶庫哼了一聲,直接將衣服脫掉了,隨后拿著她的小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孫妍俏臉通紅一片,師傅畢竟是個男人,她還是個小姑娘,怎么好意思做出這么羞人的動作,這種感覺,簡直讓她羞的恨不得鉆進地縫里去。


  可是,她又不敢違抗,只能咬著牙按照師傅所說的,輕輕按著。


  吳寶庫點了點頭,“手法還可以,不過需要加強鍛煉,你也不用害羞,咱們學獸醫的整天和這些東西打交道,你要是臉皮薄,以后怎么給動物配種?”說完,吳寶庫又道:“給動物按摩,只是第一步,為的就是讓它不討厭你,接下來才是最重要的,要讓動物達到可配種的標準,那東西你應該知道是什么吧?命根子!”孫妍聽到師傅這話,俏臉更紅了,她看過獸醫的書,知道師傅嘴里說的就是動物的那里,惡心死了。


  “看來你知道,那就好辦了,動物的那里和人的一樣,這樣好了,為了讓你盡快掌握這種技能,你就用師傅的練吧。


  ”說完,吳寶庫直接將褲子褪了下來……孫妍俏臉頓時就變了,瞧著師傅的身體,她整個人心里咯噔一下,一下子就站了起來,急忙背過身子!這可是男人的寶貝,她怎么能看?師傅怎么要讓她看?“師……師傅……您這是要干嘛?”吳寶庫冷著臉,哼了一聲,“干嘛?當然是讓你學東西!”孫妍臉上還是帶著驚恐,緊忙問道:“學……學東西可以,可是您……”吳寶庫一聽,頓時怒斥起來。


  “我怎么了?我告訴你孫妍,我這是教你如果幫助動物配種,你要是以為我在占你便宜,你就立馬給我滾蛋,我還懶得教你這種學徒!”孫妍自然不想離開這里,她還想著以后學好了本事,幫父親賺錢呢。


  但是,她真的害怕,甚至不敢看師傅那里,畢竟她是個丫姑娘家家的,怎么好意思。


  “師傅……我……我想學……”“想學,就轉過來!”吳寶庫呵斥道,孫妍不敢不聽,下了老大決心這才轉過身來,可是低著頭,不敢看師傅那里。


  “過來,把手伸過來!”吳寶庫聲音中透著不可違抗的命令,孫妍只能咬著牙,硬著頭皮走過去,伸出小手。


  “我告訴你,小妍,這男人的寶貝和所有 雄性動物一樣,只要你在我這里練出手,以后所有就沒有什么雄性動物可以難倒你,但是你如果不好意思練習,那你這輩子都別想出徒!”吳寶庫說完,哼了一聲,開口道:“手法還是不變,柔一點,掌握好力度,而且還有,你看這里,這個凹槽,是所有雄性生物最靈敏的地方,只要你輕輕磨砂這里,就會讓雄性動物起反應,來,按照我說的去做。


  ”孫妍有點害怕,但是還是照做了,她輕輕動著,撫摸著師傅說的凹槽, 心理按耐住恐懼全部記了下來。


  吳寶庫眼里的目光,閃過一絲愉悅的舒暢,這小手的力度,簡直讓他沸騰!孫妍漂亮極了,誰能想到這么個十八九的俊俏姑娘,此刻用自己的寶貝練手。


  雖然她有點不樂意,但是吳寶庫還是興奮!“對,這就對了,你的手法很正確,不過,還是要勤加練習。


  ”吳寶庫說完,微微一笑,臉色稍微緩和了不少。


  孫妍見狀,緊忙抽回了自己的手,她到現在還是有點害怕。


  “現在,讓雄性動物起反應的手法你已經會的差不多了,接下來師傅要教你 雌性動物怎么讓它起反應。


  ”吳寶庫說這話的時候,目光帶著一絲火熱直勾勾的盯著孫妍胸口,狠狠咽了口唾沫。


  “師傅跟你說,雄性的和雌性的不一樣,手法不一樣,靈敏點也不一樣,咱們這里也沒有雌性動物,為了讓你更好的學會,你就在你自己身上教學,以身教學,身領神會,來,把衣服褪了吧。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吳寶庫直接伸出手,有點迫不及待的去扯孫妍的衣服!孫妍嚇壞了,身子立馬躲到一旁,驚恐的看著吳寶庫。


  “師傅……您這是……”她是個大姑娘,還沒有嫁人,師傅怎么能扯自己衣服呢!吳寶庫緩過神來,瞇了瞇眼睛冷聲道,“雄性動物我們學完了,現在要學雌性動物的,怎么了?”“可是……您扯我衣服干……干什么啊……”孫妍緊張開口!吳寶庫哼了一聲,冷聲道:“廢話,想要學習雌性動物的技巧,就只能在你身上練,不然在我身上?怎么?你不想學?不想學的話,就讓你爸領你滾蛋。


  ”一聽這話,孫妍頓時就蔫了,想到父親的辛苦和期許,她露出猶豫,父親不容易,她想要幫父親分擔,如果不學本事,她還能干什么?可想到褪衣服,她心里還是突破不了這個障礙,她是個骨子里保守的姑(愛女狂歡)娘,長這么大還沒和男孩子牽過手,現在卻要褪光了衣服給師傅看,她怎么可能好意思!她糾結著,不想褪衣服,可是不褪衣服又怕師傅攆自己走,急的她眼淚汪汪的,小模樣可憐極了。


  吳寶庫哼了一聲,見她沒動,作勢就要拿手機。


  孫妍一聽,嚇得眼淚都出來了,急忙道:“師傅……您別打電話,我……我褪還不行么……”說完,她掙扎著伸手摸向扣子,咬著牙輕輕的解開,頓時,美妙的風景一點一點的出現在吳寶庫的眼中,孫妍皮膚很嫩,就像是瓷娃娃一樣,吹彈可破。


  只可惜,那白色的小衣,將美妙的風景遮蓋了大半。


  “小衣也褪了。


  ”吳寶庫眼中閃過一絲火熱,命令道。


  “這……這個也要褪?”孫妍俏臉通紅,嚇了一跳。


  吳寶庫頓時道:“廢話,你見過哪個雌性動物穿小衣的?”一聽這話,孫妍抽了抽小鼻子,只能咬著嘴唇,紅著臉解開。


  讓人目眩的風景,一下子躍進了吳寶庫眼中,如此的近距離,吳寶庫覺得,自己根本無法掌控。


  “手放上去,手法和剛才一樣,之后告訴我你的感覺!”吳寶庫目光火熱的盯著她,聲音卻很冰冷。


  孫妍只能聽話照做,伸出小手放上去,輕輕揉按著,她紅著臉,平時自己看自己的身子都害羞,現在還要在師傅面前這個樣子,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沒……沒什么感覺……”孫妍捏了幾下說道。


  “沒有?”吳寶庫哼了一聲,“你用手輕輕揉按最高點,再感受一下。


  ”孫妍害羞的要死,可是又不敢違抗師傅的命令,輕輕按起來,頓時,一股異樣的感覺瞬間傳遍了全身,讓她身子忍不住顫了一下。


  “怎么樣?有感覺沒?”吳寶庫問道。


  孫妍害羞的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吳寶庫眼中滿是火熱,看她自撫了半天,早就有些抑制不住了,狠狠咽了口唾沫,開口道。


  “不過,你的手法還是生疏,來,讓師傅好好教教你!”說話間,吳寶庫伸出布滿粗繭的雙手,迫不及待的放了上去……手上傳來的驚人觸感讓吳寶庫爽的直哆嗦。


  極品!小腹里的火燒的他渾身燥的慌,卻還是故意板著臉咳了咳嗓子。


  “讓雌性動物動情的過程要更復雜,你仔細看我的手法。


  ”言罷便是開始肆意享受起少女的美妙,動作幅度越來越大。


  孫妍不過一個未經人事的大閨女,哪里經得起吳寶庫這般嫻熟的手法,當時就覺得腿肚子發軟,大腿下意識閉合磨蹭,臉蛋上也浮出一層紅暈。


  她下意識想推開師傅,可總覺得自己用不上力氣。


  而且心里有股莫名其妙的感覺。


  師傅的手很大,很熱,她覺得跟觸電了似的。


  她這反應落在吳寶庫眼中,也讓后者心里樂開了花。


  這小妮子,到底是個雛兒,這還沒動真格的呢,就來了感覺。


  只見他戀戀不舍的收回大手,一本正經的說道:“剛才的手法是專門針對雌性的,你是不是覺得渾身沒勁,還很麻,跟過電了一樣?”聞言,孫妍紅著臉點了點頭,她的感覺被師傅一語說中,她心里很佩服,卻也有些貪戀剛才的感覺。


   核心提示:很多時候,自己想做的事,尚未實現的夢想,往往就為了一個勞什子的“ 婚齡”,便成了水中花鏡中月。


     其實,所謂的 早婚和晚婚,都不應以年齡作為唯一的判斷標準,而更應該考慮到雙方心理與 人格的成熟度。


  如果心理及人格尚未成熟,即使四五十歲 結婚也算是“早婚”。


  而只有那些有著明確的價值觀及對婚姻有著慎重看法的人,才算真正進入了“婚齡”。


  人們總容易因為世俗意義上的“婚齡”而亂了自己的步伐。


    你苦惱不已:我至少該在二十六歲的時候結婚,那樣的話,是不是就該延遲自己去日本學漫畫的計劃?我到底能不能遇到一個支持我夢想的白馬王子呢?如此一來,你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尋找那個能和你在二十六歲時結婚的 男子,不知不覺地,學習計劃被無限期推延,Mr.Right卻仍遲遲不出現。


  “婚齡”指的不是 歲數而是心理_ 女性  “婚齡”指的不是歲數而是心理  你是那么的焦急煩惱,可又能怪誰呢?結婚是一件慎重的人生大事,卻不是人生的全部。


  任由浪漫思緒牽引的婚姻是空中樓閣。


  對待婚姻,你應同時具備大象步伐一樣的穩重,以及狐貍尾巴一樣的靈活機動。


  二十七歲,這是我喜歡的兩位搖滾歌者JanisLynJoplin和JamesMahallHendrix(前者是著名搖滾女歌手,后者是搖滾史上著名的電吉他天才,兩人都在27歲那年由于嗜酒,服用過多麻醉藥物而死亡。


  —譯者注)謝世的年紀,為了記念他們,我曾在大學時候握拳對自己說:“好吧,我就在二十七歲那年 結婚吧!”  各位見笑了,可是當時我對那個決定是非常認真的。


  轉眼進入社會,二十七歲也近在眼前。


  我開始焦灼起來。


  然而現在想想,當時自己的焦慮完全是不必要的。


  因為那時的我,身邊既沒有合適的男人,也沒有做好任何有關結婚的心理及物質準備,總而言之,二十七歲絕不是我恰當(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的婚齡。


  長輩們或許有時會語重心長地對你說:女人想要結婚的時候便意味著你到“婚齡”了。


  乍一聽很有道理,但是你須知道,長輩們所謂的“想要結婚的時候”,往往指的是女人看見年輕男子尚會臉紅的二十歲!“婚齡”指的不是歲數而是心理_女性  在這些時候,你可判斷自己已到婚齡:  非常非常愛他的時候。


  如果你覺得不和他在一起的話,以后的生活定會天日無光,如果你自覺以后再不會出現像他這樣的好男人——那么,結婚吧!抓住他才是當務之急!  對男人的價值觀改變的時候。


  你開始在意自己的存折,也明白男人并不總能給你擋風遮雨——好,你已懂事了!現在結婚也無妨。


    你懷上了你愛的人的孩子。


  懷上了他的孩子,一心只想著生下孩子,做一個好媽媽——呵,你已深陷其中。


  廢話少說,趕緊商定婚期吧!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5616253.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5843726.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1372691.html
https://twtgfbvvbfdfcf.weebly.com/1263547.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8020690.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8570353.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7015244.html
https://twuioretyubda.weebly.com/1552421.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9556134.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6767651.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cm-tw.com/tdysmy/743.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