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fthreesome

跳蛋有什么用 (27) 2021/9/12 5:23:30
mmf threesome


男人在同房时,如果时间少于三分钟,一般称为 早泄,不但不能满足 女性,对男人的心理影响也比较大,所以针对这个情况, 延时喷剂应运而生。


  今天我们来看看 龙水延时喷剂怎么样。


  延时龙水成分是:冬虫夏草,野山参,鹿鞭和淫羊藿等名贵药材,延时龙水从材料 选择到加工层次检查,高科技精密配置,纯天然 植物提取,安全可靠,温和不刺激,让顾客放心购买,使用舒适。


  是可以依赖的一款 中药延时喷剂。


  延时龙水真的好吗?给大家说说我的使用体验:刚开始接触延时延时喷剂产品,那时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选择延时喷剂,然后在网上上随便买了一瓶延时喷剂,本来以为这样可以改善早泄问题。


  不料买回来,第一次用的时候往 龟头上喷了两次,感觉下面很麻,而且还有点火辣辣的烧灼感,总之很不舒服。


  这瓶延时喷剂的确可以延时,但最后我一点也不夸张的讲,用了根本没什么快感可言,最后都出现射不出来的情况,使我当时对所谓的延时喷剂绝望,以为他们只能通过 麻木生殖器来达到延时效果。


  幸运的是,后来朋友给我推荐了延时龙水喷剂。


  其实我不想试的,但是好朋友强烈推荐,我去了解了一下。


  发现这是一个卖了多年的老品牌,是纯植物提取的,于是我抱着一试的心态买了一瓶,想着纯植物的应该不伤身体。


  本来也没抱多少希望,但没想到第一次使用就 让我感到非常惊喜。


  延时龙水刚喷在龟头上10分钟就觉得热,完全没有那种非常麻木、火辣辣的感觉,这比我之前买的简直是巨大的差别了。


  延长了40分钟,真的很满意。


  这款延时喷剂显然给力很多,并且完全不影响快感,后来我也将它推荐给身边的朋友,他们也感受到了它真实的好效果。


  现在我自己的性生活和谐了,提醒大家选用延时喷剂时,一定要擦亮眼睛,看清成分,选择有保障的大品牌才是硬道理啊!所以大家在问到这一款产品的时候,我可以将自己的亲身体验告诉大家,只要是正规渠道购买的正版延时龙水,是可以相信的。


  看了我的介绍,很明显,选择一种适合自己的延时喷剂是多么重要啊,现在像延时龙水这样的中药植物喷剂品牌越来越多,大家可以到我们的商城或加客服微信了解,找到一款适合自己的很重要。


   要是能挣多点钱就更好了,可以替女叟子分担一下,说不定哪天我能撑起这个家,让女叟子她们过上好日子呢!中午,女叟子 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饭,也让我跟 叶紫互相认识了一下。


    叶紫这个 女人我之前听女叟子提起过,她是我女叟子的闺蜜离过一次婚,典型的单身富婆,只不过她比一般的富婆更优质。


    女叟子说她要在这住几天,我倒无所谓。


    只不过我没想到她这人竟这么随意,直接穿着一件吊带丝绸睡裙就出来吃饭,一头大波浪的秀发别到一边,修白的大腿从齐膝的下摆露了出来。


    她坐在我对面,这时我才发现她眼角有颗红痣,这样的女人既聪明又风马蚤多情。


    但不得不说,叶紫确实很有魅力,跟女叟子这种柔顺温婉型截然不同,举手投足间都充满了十足的女人味。


    她夹了一根烤肠,妩媚朝我 笑了笑,“ 苏瑶,你们家的肠都这么大?”  我脸上一热,这个暗示我怎会听不明白,但女叟子似乎没听懂她的意思,“大吗?还行吧,你可以切小块吃。


  ”  “我比较喜欢整根咬。


  ”  说着媚眼带笑瞥了我一眼,随即红唇轻咬,不料烤肠里的酱汁溅了出来,沾到她脸上。


    她用拇指擦掉,便伸出舌尖舌忝了舌忝拇指,一时间我看愣了,比起面前的美食,她给我的感觉更秀色可餐。


    叶紫抬眼看向我,我装作若无其事地用餐,她开口道,“正帅哥,有没有兴趣来我店里工作,工资高,而且……”  她用脚故意足曾了足曾我的小腿,一副意味深长的模样,“待遇福利好。


  ”  “什么工作适合我这样的人。


  ”她的脚很滑,撩得我心痒痒的。


    “ 催乳师


  ”她轻笑道。


    我佯装一脸惊讶,“我一个男的还能当催乳师?”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你看不见,客人又不介意当然可以,我那里正缺你这样的帅小伙,而且……”  她 媚眼如丝看着我,突然用脚尖轻碰一下我那里,“只要你过来,我亲自手把手 教你


  ”  我喉咙发紧,这女人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女叟子见我半天没说话,以为我不愿意,便说道:“叶紫,他可能不喜欢这种工作。


  ”  “哎呀,那太可惜了,你小叔子资质这么优秀,本来我打算给他开底薪一万的,努力点加上提成一个月好歹有个两三万。


  ”叶紫一脸惋惜道。


    “我干。


  ”薪资这么丰厚,说不动心是假的,而且我现在缺钱,便毫不犹豫答应了。


    “好。


  ”叶紫嘴角上扬,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


  ”  叶紫让我一个星期后再上岗,而这个星期内她都会对我进行培训。


    晚上,女叟子端着一杯女乃送到房间给我,却没有立刻走,站在我面前一副谷欠言又止的模样。


    “女叟子,还有什么事吗?”我问道。


    女叟子穿的睡衣有点透明,美妙丰盈的身体被睡衣朦胧地遮盖着,风景若隐若现,让我移不开眼。


    女叟子呐呐开口道,“阿正,其实你不用勉强自己,我听叶紫说那工作挺辛苦的。


  ”  摸月匈还辛苦?催乳师应该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工作吧。


    “没事。


  ”我一脸轻松道,“这份工作挺好的,而且我不想一天到晚闲在家里,再说了,女叟子一个人养家也不容易。


  ”  一提到这,女叟子脸上添了一份惆怅,随即让我早些休息就回房了。


    我正在喝女乃,叶紫突然走了进来。


    “你女叟子的女乃好喝吗?”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我嘴里的一口女乃飙了出来,却惹得她眉开眼笑。


  这一笑百媚,嗔怪的话顿时说不出口,我不慌不忙地解释道,“这是 牛女乃


  ”  “我刚刚看见苏瑶挤了女乃,就端进你房间了。


  ”  她见我一脸紧张,便笑了笑,“苏瑶不知道听谁说喝人女乃可以治疗眼疾,就把自己的女乃挤给你喝了。


  ”  “哦,是吗?”我有些慌,试图辩解道,“女叟子说了这是牛女乃,喝了有利于眼睛恢复。


  ”  “骗子。


  ”叶紫突然靠近我,用指尖擦过我嘴角的女乃渍,放进口中,随即在我耳边呵气道,“牛女乃跟人女乃味道能一样吗,装傻充愣的小骗子。


  ”  我耳根一麻,失了魂般被她牵到床边,她坐到床上褪去了睡裙,拉起我的手,将它放到她的绵车欠处,红唇轻启道,“来,我们开始吧。


  ”  “你,你要干什么?”我脸上一热,心若擂鼓。


    “教你催乳呀。


  ”叶紫凑了过来,揶揄道,“怎么,你还害羞呀。


  ”  两人近在咫尺,她眼角的红痣仿佛能摄魂勾魄,迷人的体香萦绕鼻尖,妖娆的身姿更是惹得我浑身一紧。


    这女人简直就是妖精!  “太…突然了,有点措手不及。


  ”不知道因为是紧张还是兴奋,我说话竟有些口齿不伶俐。


    她笑了笑,“习惯就好。


  ”  说着便平躺了下来,拉着我的手按了上去,“记住这些位置,你用拇指,食指和中指的指腹面,顺乳腺管纵向来回按摩。


  ”  我按照她所说的方式,开始给她进行按摩,我双手不禁微微颤抖,那细腻柔车欠的弹性,让我有些头晕目眩。


    “嗯——”叶紫嘤咛了一声,舒服地眯了眯眼,“位置找得挺准的,就是力气小了点。


  ”  如(交换性伴侣)她所愿,我加重了一些力道,她随即回应了起来“啊——这个力道正好,嗯——对,就是这样,嗯——。


  ”  也不知道她是舒服还是故意的发出那种声音,害得我一身燥热,下面更是难受的厉害。


    简直就是折磨!  我停了下来,转身尴尬咳了一声道,“叶姐,你能不能别发出那种声音啊。


  ”  “不能。


  ”叶紫绕到我面前,媚眼如丝地瞥了我那里一眼,调侃道:  “原来小家伙都变成大家伙了,定力还是差了点,憋着你也难受,要不要我帮你?”说着便步步逼近。


  “别,叶姐。


  ”话音一落,我整个人被推倒在床上,叶紫便攀附上来,邪魅地笑了笑,“别什么别呀,你不是难受吗,我可以帮你呀。


  ”我撑起 身子一看,才见识到什么叫香艳绝伦。


    只见她伏低着身子,红唇轻启,咬住了拉链,轻轻往下一拉。


    裤链被拉开了!  “你…你在干什么?”我明知故问,眼睛始终无神地看着她,这种关头不能露馅,否则功亏一篑。


    “帮你呀——”她的声音都变得更撩人了。


    我浑身躁热得不行,只觉得额头上的青筋突突地跳。


    妈的,这女人真是要命!不办了她,简直对不起她了!就在她解开扣子那一刻,我猛地将她扯了上来,翻身 把她压在了身下。


  叶紫笑得花枝乱颤,媚眼如丝。


    突然我猛地警醒过来,我要真办了她,她跟女叟子一说,那我在女叟子面前辛辛苦苦塑立好的形象岂不是全毁了,这可不行,我赶紧把她推开了。


    “都这样了,你还真能忍。


  ”叶紫瞥了一眼我身下的挺立,坐了起来,“算你通过考验了,明天开始进入正式培训。


  ”  我赶紧起身,有点不明所以,“什么考验?”  “男人当催乳师首备的一点就是要克制得住自己的谷欠望,你没有让我失望,我的店就需要你这种人才。


  ”叶紫道。


    我感觉自己被耍了,没好气道,“那要是刚才我经不住讠秀.惑呢?”  “那就水到渠成,一夜春宵呗,不过嘛…”她挑眉看了我一眼,“你会失去这份工作,毕竟,这岗位招人得严格。


  ”  好险!我松了口气,还好自己定力足,不然差点丢了一份高薪工作。


    叶紫突然向我凑近,用指尖轻轻滑过我的脸颊,“刚刚教你的学会了没?嗯?”  两人近在咫尺,嘴唇几乎都能亲上了。


    妈蛋,这女人净挑事,简直就是妖精!  要不是看在女叟子面子上,我早就把她推倒了。


    “没呢,要不再来一次,我肯定能学会。


  ”我故意说道,想多揩点油。


    叶紫忽然妩媚一笑,“那今晚别睡太早,晚上十点记得来你女叟子房间,有福利哟——”  十点有福利?  叶紫撩得我一身火便离开了,我惦记着她刚刚的话,到底是什么福利,激动得想睡也睡不着。


    左等右等,终于到了十点,我悄悄走到女叟子房间门口,突然听到房间里传出时断时续的轻哼声,还有叶紫那个女人的笑声。


    我滴天,这是在干什么?难道这就是她说的福利? 听到 王松这话, 杨婶的美丽脸上也是露 出了一抹挣扎之色,她摇了摇头,心下也是无奈,原本她还真想和王松折腾捣鼓一番,可是,临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她的心头却忽然慌乱了起来!她一直都只和自己丈夫干过那 事儿,现在却要和王松倒腾,她的心里一时着实有些接受不了,更何况……现在她女儿还躺在旁边的呢。


  看着杨婶那一脸犹豫的模样,王松却一狠心,拉住杨婶的腿,就往里塞去,可是一来二去,却咋样都倒腾不了,弄的王松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着急却又无可奈何。


  这一幕被杨婶看见,她也是不由咧嘴轻笑一声,凑到王松的耳旁,压低声音说:“小松,你是不是从来没和女人折腾过啊?”王松脸庞一红,心下只觉得快要羞死了,现在都倒这一步了,自己却弄不来,这也太丢人了吧……可杨婶却并没有笑话他,一双手轻轻把弄着他那货子,又是轻声道:“小松,婶儿……婶儿以后给你成么,今天小倩在呢……”王松哪里肯依,他那货子都涨得生疼了,要是不消消火非得憋出了毛病不成……他贴着杨婶的耳边说:“那哪成呢,婶儿,你都害我憋了这么久了,现在咋能说不弄就不弄呢……”说着,他还咬了咬杨婶的耳朵,杨婶吃痒,不由娇笑了起来,伸手把着王松那 地儿放到了她那白净的腿上,轻笑道:“反正那样弄是不能弄的,婶儿用其他法子给你弄出来……”说着她那腿轻轻合拢了起来,王松的身子一颤,那感觉就跟触了电似的,从脚跟到头顶,每一根汗毛,都似乎颤栗了起来……杨婶的动作很轻柔,但是这种感觉却让王松说不出来的爽快,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身子猛地一颤,终于是完了事儿,把杨婶的睡衣和被子都给弄脏了一些。


  不过杨婶倒是并不介意,拿过旁边床头柜上的纸巾擦了擦身子,就又抱着王松的身子温存了起来。


  这一晚上,俩人虽然终究没有折腾那事儿,但是在杨婶的腿上,王松却不知道弄了多少次,直到精疲力竭方才心满意足地睡去……次晨早上,王松醒来时,看看床边,杨婶和小倩却都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了一床空荡荡的被子,他皱了皱眉,连忙爬起身来,见到屋外只有嫂子一个人在扫地收拾,他也是不由问道:“嫂子,杨婶和小倩呢,她们去哪儿了?”秦月荷抬起头来,一双美目扫了眼只穿了一条小裤的王松,眸子里泛出了一丝古怪之色:“她们回家去了啊,你咋穿这么点就出来了,别着凉了,你待会儿不是还要去干活的嘛。


  ”听见这话,王松也是反应了过来,连忙回了房去换衣服,看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要是不赶紧点,可就要迟到了。


  屋外响起了嫂子的声音:“早饭给你弄好了,穿好衣服就出来吃吧。


  ”王松穿好衣服,正准备出去,经过桌上的时候,忽然看见那桌子上那一张折起来的小小纸片,他眼睛一瞪,骤然一拍脑门!你爷爷的,咋把这事儿给忘了呢!王松忽然一拍脑门,眼睛也是一下子瞪大了起来!你爷爷的,咋把这事儿给忘了呢!那张纸片是 乔玉儿给自己的,乔玉儿是村外那所 药铺林医生乔城的孙女儿,王松干活的地方就在那所药铺,乔城药铺。


  因为王松大哥和父亲走的早,当初扶贫分自理地的时候,王松又没满十八岁,他家连块种菜的地都没,王松自然也不能像别家靠装庄稼过活,只能去村外药铺打工。


  还好当初王松上过高中,那药铺林医生就是见王松有点文化,会算数,就让他在药铺里当个算账收钱的员工,一个月六百块钱,除去生活费,倒是让王松自己还能留个一两百,攒着以后娶媳妇儿……昨天因为秦梅结婚,王松专程跟林医生请了假回来,那乔玉儿见王松请假回去,便也顺带着拜托他帮着干一件事儿。


  可是昨天事情太多,王松早就把乔玉儿交代的事儿忘得干干净净,直到此刻方才想了起来。


  他拿起桌子上的纸,往兜里一揣,也不吃早饭,飞快朝着门外跑去。


  嫂子见王松不吃早饭,也是不由皱眉喊道:“小松,你咋不吃饭呢?”王松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心里只想着答应乔玉儿的事儿,说了句:“要迟到了。


  ”就飞奔出了家门……秦月荷看着那渐渐跑远的王松,心里轻啐一口,这小子,咋忙得早饭都不吃了呢?不过随即,她又是想起刚刚看见的王松那地儿,心头不由暗暗一热……这小子,倒是长大了呢……成华村的后面是一座山,山间有条河,名字叫三沟河,成华村的名字也是因此而来,此刻,王松就正朝着那条三沟(儿童智力故事)河边跑去。


  他一边跑,一边将兜里那张纸片给摸了出来,细细扫了眼纸片上画出来的一种草药画像,心头暗暗想到,他娘的,昨天早上就该来找草药的,这么大条三沟河,要是一时半会找不见可咋办,而且待会儿要是去迟到了,以乔城那老家伙的秉性,多半又要扣老子的工资了!心下着急,跑的就更快了一些,到了三沟河边,他低着身子来,在河边的青草从中飞快找寻了起来,乔玉儿画的这种草药长得很奇特,要是真的有的话,一眼就能找得到,她还特别交代过,这种草一般都长在河边的。


  就是这个!找了好半晌,王松一抬头,终于是见到那河边上的一个土堆上正长着一丛和纸上画的一模一样的草!他心下一喜,连忙爬上土堆,将那一丛草统统扯了下来,也不管这草上还沾着泥土,就往兜里揣了去。


  他娘的,这下可算能和乔玉儿交代了,不过看看太阳都已经快升上了中空,这怕是都已经中午八九点了,乔城那老家伙还不定咋骂自己呢……他转身正打算离开去乔城药铺,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古怪的声音……转过头看看,只见土堆下面不远处的河沟边上,此刻正有个女人在洗衣服……王松眉头一挑,看清楚了那背影,原来是刘某他媳妇儿宋 芳芳,可是听那声音,却着实有些古怪,就和昨天在后院听到的林柔的叫声一样,分明就是女人干那事儿时候的声音,可是这张芳芳不是在洗衣服么,咋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呢?王松心下古怪,蹲在土堆上面,就低头细细朝着那宋芳芳看去。


  王松低头细细看了去……这一看,却几乎让他惊掉了大牙,你爷爷的,这婆娘……这婆娘哪儿是在洗衣服,她面前确实放了一堆衣服,手里也拿着那 搓衣服的棍子,可是……她手里的那棍子可压根儿就没砸在衣服上,反而是被这女人拿着往下面那地儿塞了去……王松瞪大了眼睛,几乎合不拢嘴来,那搓衣棍还能有这作用?他心头惊讶,再看那宋芳芳却是一脸享受的模样,手上不住地动作着,诱人的眼睛半开半阖,就像是下头正有个男人在倒腾她一样……王松吞了口唾沫,心下又是不觉好笑,他娘的,这骚婆娘,难不成是他家刘某那玩意儿不好使吗?还非得用这搓衣棍来倒腾……想想当初刘某总是在自己面前吹嘘他跟他老婆咋样咋样,啥一倒腾就是一大半晚上之类的,以前还让身为单身汉的王松羡慕得不得了呢。


  可是现在看看,只怕那刘某是在胡吹八蛋!王松暗暗好笑,又想逗一逗这宋芳芳,便一下子站起身来,大声喝道:“嘿!宋芳芳,你在干啥呢!”这一声吼,可把那宋芳芳给吓了一大跳,她手上的动作连忙停了下来,伸手就想要把那搓衣棍给扯出来,可谁知道这一着急,居然嵌在里头出不来了……她心头是又急又气又羞,连忙拿起一件湿漉漉的衣服就挡在了那地儿,抬头一看,见到土堆上站着的人居然是王松,她也是不由咬了咬牙,可是做这种事儿被人逮到了,终归是有些心虚,连忙低下头来又狠狠扯了一下子那搓衣棍……可谁知道,这一次扯的力气大了一点,搓衣棍虽然给扯了出来,可是那地儿却居然给弄的流血了出来……这一次,可彻底把宋芳芳给吓住了,这……这可咋办啊,感觉着那地方传来一阵阵疼痛的感觉,宋芳芳心头一急,几乎都流出了眼泪来……王松本来还在土堆上暗笑宋芳芳被自己逮了个正着,低头再看,却见到那宋芳芳的脸色有些古怪,一只手还捂着那地儿,那身子却低下去,轻轻发颤了起来。


  他眉头微皱,咋了?出了啥事儿么?他又是扯开嗓子喊了声:“喂,宋芳芳,你在干啥呢,咋不说话呢?”那宋芳芳咬紧了牙齿,一下子抬起头来,瞪着王松有气无力地喝道:“王松……你,你干的好事儿,我……我那里流血了!”那里流血了?王松一愣,随即心下也是害怕了起来,刚刚宋芳芳可是被自己给吓住的,她要是出了啥事儿,自己哪里能逃的了干系,更何况……那地方要是出了啥毛病,别说是宋芳芳,刘某和她们一家人怕是也不会放过自己的!一想到这些,王松连忙赶了过去,只见宋芳芳咬着牙齿,脸色苍白地坐倒在地上,那根搓衣棍还摆在旁边,棍子上面也有着丝丝血迹,看上去极为骇人……王松蹲下了身子来,扫了眼宋芳芳肚皮上盖着的那块湿漉漉的衣服,吞了口唾沫颤声问道:“你……你这……咋,咋整的,我,我看看……”说着,他就把那块湿漉漉的衣服给掀了开来……说着,王松便伸出手,缓缓将宋芳芳那地儿的衣服给掀了起来……还不等他细看,那宋芳芳却一下子伸手把那地儿给捂住了,诱人的脸上泛红,眉宇之间满是羞恼之色:“你干啥!”虽然宋芳芳的手掌挡住了些许诱人景致,但是却依旧被王松看见了一些东西,他心下暗暗发热,你爷爷的,说起来这还是老子第一次见到女人那呢……被宋芳芳手掌挡住了之后,若隐若现,却更加引得王松心下好奇。


  他蹲下身子来,脸上装作一副严肃的模样:“芳芳,你不知道我在啥地方干活么?你这儿流血了,我得帮你看看,不然出了啥事儿可咋整。


  ”听到王松这话,那宋芳芳也是吓了一跳,只感觉那地儿隐隐作痛,再看看旁边那根搓衣棍,棍子上也有丝丝血迹,宋芳芳心里也是渐渐着急了起来,这要是真弄出了毛病,回去可咋跟刘某和家里人交代啊……要是别处倒还好,这地方……还不定刘某他们咋想呢。


  心里这么一寻思,宋芳芳也是抬头试探性地看了王松一眼道:“王松,你……你不是在药铺里算账吗,你……你还懂治病不成?”王松一撇嘴:“咋就不会了?老子要是不会治病,乔城那老倔脾气愿意收我干活?你快把手拿开,让我给你看看,迟了出啥事儿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听王松说的真诚,宋芳芳的心头也是不由相信了几分,毕竟人王松是在两村之间唯一的一个药铺里干活,只怕他还真会一点医术呢……可是……这,这也太羞人了吧,让王松看自己的那地方……宋芳芳的牙齿轻轻咬着红润的嘴唇,眼眸之间满是害羞犹豫之色,偷偷盯了眼那王松,只见他蹲着身子,一颗脑袋几乎都要凑到自己肚皮上去了,那双眼睛正紧紧地盯着自己那地儿呢,眼神之中还带着几分古怪的神色。


  看到这一幕,宋芳芳一瞪眼:“你凑这么近干啥呢!”她心头此刻更是恨得牙痒痒,这王松不会是故意吓唬自己,想要占自己的便宜吧!王松也是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站正了身子严肃道:“那啥……你这地方不是流血了吧,我看看是不是真出了毛病。


  ”听到这话,宋芳芳的秀眉又是渐渐皱了起来:“那……那你看出来是咋回事儿了没?”王松撇了撇嘴:“你手都挡完了我咋看,就是林医生来了,你这么挡着他也看不出啥吧。


  ”宋芳芳无奈,只得点头:“那你……你只能帮我看病,不准动……动别的心思!”她嘴上说着,却感到一阵发热,刚刚她自己就在用搓衣棍捣鼓那事儿呢,心里本就想着要是能有个男人,真的倒腾一下自己才舒坦。


  此刻王松就在这儿,要是自己没事儿的话,还真想让王松捣鼓捣鼓。


  不过这种话宋芳芳可不好意思说出口,虽说自家男人那玩意儿不行,但是和别的男人……这要是传了出去,那可就……宋芳芳心头一阵犹豫,也不知道应该给王松看,还是不给他看…… 奇葩,辞海释义有二:其一意为珍奇的花,其二比喻出众的作品。


  如果不是社交网络扭曲了“奇葩”的词义,这本是一个堪比“白富美”的溢美之词。


  不过,奇葩难养,不同寻常。


  经风雨后,方能大器晚成。


  也许是因为名字里有“卉”字, 徐百卉花草有着不解之缘。


  2014年的春天,因为一部《我的儿子是奇葩》,更多人认识了这个似曾相识的熟脸的姑娘。


  在这部戏中,她扮演一个敢爱敢恨的辣妹子 何花


  巧合的是,角色的名字竟然也离不开花。


  徐百卉把东北姑娘的直爽和仗义投射到湖南妹子何花身上。


  生活中的“何花”也是快人快语,毫不掩饰。


  徐百卉算不上精通园艺,却很“旺”家中的花花草草。


  平日里三天两头拍戏出差。


  阳台上的花草无需按部就班的精心伺候,却也生得枝繁叶茂。


  人如其名。


  徐百卉身上有一股草木般的灵气,在经历了冬藏春发之后逐渐积蓄能量,静等风来。


  她告诉自己,能否开花,还要随缘。


  徐百卉:奇葩 盛开 清风自来不过早早开苞、昙花一现的花儿,又岂能称得上奇葩。


  “如果不做演员,就真的成了 小留学生”十年前,一部《小留学生》让不少90后少年对留学生的海外经历心生向往。


  剧中独立善良的小留学生刘莼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十年后,小刘莼摇身一变,成了《我的儿子是奇葩》里“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的辣妹子何花。


  那个乖巧可爱的“小留学生”徐百卉已退去稚气,长大成人。


  如果不是阴差阳错做了演员,徐百卉本应成为一个小留学生。


  高中毕业时, 父母希望她能备考托福,去美国学医。


  徐百卉成长于一个慈父严母的家庭。


  母亲的严格要求培养了她独立的个性和追求完美的好胜心。


  和很多80后一样,徐百卉的童年是在书桌前、电视前和钢琴前度过的。


  母亲为了修炼她的生性好动而教她学钢琴,倘若有一段琴没弹好,便要求她不能看电视,弹到熟练为止。


  而父亲则更看重培养她的视野和胆量,在那个没有KTV的年代,父亲会把爱唱歌的徐百卉带到可以点唱的歌厅,鼓励她上台为大家唱歌。


  父母双方极端的教育模式形成了她要强且开朗的性格。


  徐百卉:奇葩盛开清风自来读书和弹琴对于徐百卉来说并非难事。


  她所就读的中学东北师范大学附中是闻名东三省的重点中学。


  在那个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时代,几乎所有人的目标都只有一个——考上好大学。


  这个目标是被堆成小山的练习册和做不完的卷子所支撑的。


  “我记得曾经有一周做了97张卷子。


  ”对于未来,这个乖乖女并没有太多想法。


  临近高三,在父母的建议下,徐百卉在一边应对高考一边复习托福。


  为了纪念(我的尤物女友们)17岁的雨季,徐百卉希望录制一张属于自己的专辑。


  这个想法遭到了母亲的反对,但获得了父亲的支持。


  父女二人背着妈妈偷偷进了录音棚。


  录音棚里的监制老师 看到了徐百卉身上的灵气,便鼓励她考取中央戏剧学院,甚至每天打电话来劝说。


  父母禁不住这位老师的“撺掇”,同意女儿在不影响学习的前提下上京一试。


  初生牛犊的徐百卉只身来到北京。


  父母没有料到,三场考试下来,对表演一张白纸的女儿竟然榜上有名。


  徐百卉:奇葩盛开清风自来“上中戏第一年,我甚至想过退学”“徐百卉的眼神里有一种锐利之气。


  ”这是当年参加《红楼梦中人》选秀时评委对她的评价。


  那一年,刚刚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她报名了宝钗组的选拔,一段朗诵之后,评委纷纷表示:这姑娘不像宝钗,眼神里的灵光倒是像了王熙凤。


  也是这股灵光让这块璞玉在戏剧学院的考场被人发掘。


  三试的考场上,徐百卉接到的题目是“你还爱我吗”。


  被演对手戏的男生这么一问,她突然怔住了十秒,陷入沉思,之后才开始回应。


  入学后,中戏的表演系主任谈起为什么选择徐百卉:“我从她愣住的那十秒眼神里看到了她的情绪与思考,这正是她与众不同的地方。


  ”考取中戏之于徐百卉是老天的一个安排。


  不知所之的大学生活,让曾经的“学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与挫折。


  相比有表演基础的同学们,习惯了数理化思维的徐百卉算得上“奇葩”。


  第一天上形体课,全班同学只有徐百卉带着笔记本和笔袋就去了(准备上课记笔记)。


  “一进教室我还纳闷,这教室怎么没有黑板啊。


  ”形体课成为她大一这一年的痛苦回忆,对于表演的一无所知让徐百卉面对新的领域时束手无策。


  徐百卉:奇葩盛开清风自来“我以为很多学问像数理化一样,都是通过努力总有门道。


  ”就像妈妈在童年时逼她练琴,徐百卉也对自己下了狠劲儿。


  寒假回家,徐百卉为了化解形体课上的噩梦,整个春节都在练功房里度过。


  欲速则不达,这种苦练反倒把腰练伤了。


  大一下学期,为了完成好小说片段改编的作业,徐百卉和当时的师兄——在“奇葩”里演何花前夫的孙大川搭档,扮演一对破镜难圆的夫妻。


  徐百卉对这次改编花了很多心思。


  为了表现两人曾经的美好已成追忆,她亲手制作了一面照片墙作为结局的幕景。


  老师看到这个小组的作品,并没有直接表扬,只是含蓄地说了一句:“有些同学在私下做了不少努力,从这次的作业就能看得出。


  ”老师话音刚落,徐百卉终于挂不住了,她冲到教学楼下的小花坛旁。


  泪如雨下。


  这一句肯定让积压已久的情绪和自卑全部释放出来了。


  那天之后,徐百卉的天空豁然开朗了。


  徐百卉:奇葩盛开清风自来“我做事情,要尽全力,自己才会安心”大二那年,徐百卉遇到了自己的第一部戏《小留学生》。


  在徐百卉之前,导演组已经选了四五百个女孩,却一直没遇到适合女一号刘莼的演员。


  表演系出身、英语讲得好的徐百卉以近乎本色的演出塑造了小大人刘莼的形象。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harborcityphotobooths.com/tdysmy/722.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