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碼

跳蛋有什么用 (17) 2021/9/6 1:49:03
無碼


      消除疲勞降低食欲   減肥不是光靠餓肚子,所以還是要吃, 舒淇是抵制不了美食的誘惑,所以她特別安排了合理的一日三餐。


  早餐只吃高纖麥片、低脂鮮乳,不僅可以幫助排便,同時也非常營養健康,至于肉類、海鮮則留待中餐、晚餐再大快朵頤。


     要抑制一直吃的欲望   另外,舒淇認為, 女人都很喜歡吃零食,尤其是吃甜的東西,這是因為甜味食品具有消除煩躁的作用,會一直吃的原因就是有壓力一直堆積的緣故。


  所以,要抑制一直吃的欲望,首先得讓自己消除疲勞。


     飯后站立半個小時    生活要規律,改變現有生活習慣。


  舒淇說其實女人發胖的最大原因是自己無暇顧及自己的 身體,由于學習工作忙,根本沒有時間來合理調配生活,安排自己的飲食起居。


  舒淇也和普通人一樣,是個不喜歡老做運動的“懶”女孩。


      免去脂肪 淤積在小肚子上   所以舒淇的方法是既省時又省力的偷懶方法:吃飽飯后至少要站立半小時,這既可以免去脂肪淤積在小肚子上的煩惱,還省去事后彌補。


  舒淇說:“這當中如果怕無聊,你可以自己找些有趣的事來做。


  我都是站著打電玩,時間一下就過去了。


  ”    保鮮膜+舞蹈 塑身   舒淇說:“只要能長期遵守這三項原則,身材自然便會保持苗條美麗,同時又能享受美食,非常簡單方便。


  ”   將保鮮膜包裹在 想瘦部位 此外,如果想局部塑身,舒淇也有DIY的秘訣:將保鮮膜包裹在想瘦的部位,然后打開音響盡情跳舞,流汗之后自然便有成效,但要記得別包太長的時間,否則皮膚容易過敏。


   炎熱夏季。


  某師范大學學生會辦公室。


  一個漂亮的女生穿著白色襯衫坐在那里看著檔案。


  她胸口的襯衣微微張開,開著兩個扣子,那溝深得可以淹死一個 男人.那半圓形的大弧度淋漓盡致的展露,而里面幾乎是真空的,什么都沒穿,就憑把襯衣撐起來的輪廓。


  她的下,半身穿著制服短裙,一條修長又白皙的雙腿穿過桌子下面,沒有穿絲襪,那肌膚鮮嫩鮮嫩的。


  這個女人叫 張琪,教育局領導的女兒,同時也是該大學學生會的成員之一。


  張琪是人間尤物,這是眾人皆知的,多少男人晚上幻想對象,用屌絲的話說,在腦海里,張琪已經被他們歪歪了一次又一次。


  可偏偏有個男人對她不感冒,就是 楊羽


  一名普通的學生,但人長得很帥,身高超過一米八,還是校籃球隊的。


  楊羽現在就在張琪面前。


  楊羽把接到的通知書砸在了桌子上,氣憤道:“張琪,這是怎么回事?我的工作分配第一志愿填的是市里的初中,怎么變成了縣里的深山溝里?”他知道,肯定是張祺讓其在教育局的父親改了他的工作分配。


  “楊羽,只要你不要跟那個狐貍精一起,做我男朋友,我就改回來,只要我在我爸面前說幾句話,別說市里的名校了,他一年就能讓你評上高級教師職稱。


  ”張琪傲慢的 說道,她覺得自己開出的條件足夠誘惑了。


  “張琪,我說過很多次了。


  ”楊羽深呼吸,讓自己平靜下來,說道:“第一,張 芳芳她不是狐貍精,她是我女朋友;第二,我不會喜歡你的,追求你的男人那么多,你干嘛非要我呢?”楊羽和張芳芳在一起已經兩年了,大學最美好的時光都是和她過的,滿滿的記憶,一年前,張琪突然插足他們,展開了瘋狂的對楊羽的追求。


  但楊羽的心里就只有張芳芳這個女朋友。


  見楊羽如此堅定,張琪氣死了,喊道:“你到底答應不答應?要么去那種深山溝里支教永遠別想調到市里來,要么就答應做我男朋友,二選一。


  ”“我最恨別人威脅我,還拿我的女人和前程來威脅。


  ”楊羽本來不討厭張琪,這個女人身材極好,那地方比自己 女友還大,就憑這身材玩一玩肯定過癮。


  但是他不能背叛女友,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和張琪是兩個階層的人,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不可能在一起。


  “我選一。


  ”楊羽一字一句的對張琪說道,畢竟她擅自改了自己的志愿,毀了他的前程,讓他憤怒。


  張琪站在那里,怒瞪著雙眼,眼睛都紅了,咆哮道:“那個狐貍精有什么好的?我哪一點不比她強?我身材沒有比她性感嗎?”這話說著,張琪一把用力扯開了自己的襯衣,那襯衣的紐扣在蠻力的作用下,直接就砰砰的強行扯斷了線,掉落了下來。


  同時,那襯衣被完整的扯了下來,張琪里面赫然是真空的!當場楊羽看得都傻了,張琪里面竟然什么都沒有穿?張琪就赤,裸著上半身站在楊羽的面前,那完美的寶貝就挺立在那里,那輪廓簡直絕了。


  “我的身子不好看嗎?比那個狐貍精的不好看嗎?我告訴你楊羽,我還是女孩,不是女人,你想把我從女孩變成女人,現在就可以!”張琪露著自己完美的曲線身材,吼叫著,那氣勢那性感的聲線,說實話,楊羽也是無比動容。


  這一刻,楊羽真想把她當場壓在桌子上,但是楊羽還是忍住了,這個女孩喜歡自己,自己更不能如此卑劣的侮辱她,如果要了她的身體,就應該負責。


  但是想起張琪的如此豪放和開放,楊羽心里還是有些對自己女友張芳芳的無奈,張芳芳戀愛兩年,就沒給過自己身體,答應過她,等到結婚了,再給自己。


  楊羽對于像女友這般清純的女人,還是強行控制住了自己,但是現在,面對張琪,尤其是上半身什么都沒穿的她,楊羽的身體可是不老實了。


  這一切,顯然沒有逃過張琪的眼睛,壞壞的笑道:“身體不老實了?我就不信,你對女人還沒感覺?明明很想要。


  ”張琪說著,走了過去,當場跪在了地上,去拉楊羽牛仔褲的拉鏈。


  “張琪你別這樣。


  ”楊羽拿手去推張琪,但是只能碰到她的頭,急忙后退了幾步,想躲開張琪,但是后退到了死角,背靠到了辦公室的墻壁角落里。


  張琪一下就抓到了楊羽那關鍵的地方。


  哪怕只是隔著褲子接觸,楊羽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你……你這是干什么?”楊羽去推她,一臉的無奈,不斷的看看辦公室外面,這里還是有不少學生過來的,如果被學生看見了,萬一傳到女友那里,女友芳芳非鬧不可,這不是楊羽所想要的。


  “現在我就可以按照小電影那種情節,和你玩,這是你們男人都渴望的吧?我比你那個狐貍精厲害吧?她沒這么伺候過你吧?”張琪一臉很有優越感的說道。


  她覺得自己只要主動誘惑楊羽,足夠把楊羽的心和身體都給拉回來。


  楊羽急忙拉起了拉鏈,脫下自己的外套,給張琪套上,不能讓她在辦公室里裸露著啊。


  “哎。


  ”楊羽嘆了口氣,很嚴肅的說道:“張琪,我喜歡的是芳芳,我只能說謝謝你,我和你是不可能的,我只喜歡芳芳,真的。


  ”張琪瞪著楊羽,一絲冷笑,愛在這一刻變成了恨,道:“那你就永遠呆在那個農村吧,別想回來。


  ”楊羽沒想到她這么狠心,女人果然不能惹啊,但是這事,木已成舟,他心意已去,他不會讓一個女人左右自己的前程,便最后看了張琪一眼,往外走去。


  “站住。


  ”張琪喊了一聲,詭異的笑道:“你真的以為你的那個女友很清純?你被她騙了,你個傻子,去宿舍里看看吧。


  她現在正和一個男生玩呢。


  ”楊羽突然轉過頭來,眼睛紅了起來,然后他就往女友的宿舍樓跑去。


  張琪不會拿這事開玩笑。


  但是自己的女友和其他男人上床?這事,他是打死也不相信。


  楊羽心里非常不安,他急速的跑到了女友的樓下,卻被宿舍樓的阿姨給攔下了。


  “同學同學,這是女生宿舍,男生不能進。


  ”那阿姨攔了下來。


  “阿姨,我有點急事,我女友住這樓,我就上去看看就下來。


  ”楊羽著急了,越是著急,他越是相信自己的女友可能真的跟什么男人上了床。


  “不行的。


  男生不能進。


  ”阿姨就是攔著,這是學校的規定。


  楊羽要是硬闖的話,是要被處分的,到時可能影響自己的畢業不說,可能連那種荒村支教都去不了。


  楊羽看了看樓上,窗外曬著各式的女生內衣。


  這時,背后一個聲音響起:“楊羽?”楊羽回頭,發現是自己女友的室友,也是女友的閨蜜 韓舒


  “你怎么在這?來找芳芳啊?”韓舒微笑著問道。


  韓舒一直偷偷的暗戀自己閨蜜的 男友楊羽,她自己其實也有男朋友,那個男朋友在異地,整個學期也就偶爾來看一兩次。


  韓舒暗戀楊羽沒有像張琪那么的激烈,一直放在心里默默的。


  “韓舒,我問你,我女友現在在寢室嗎?”楊羽很嚴肅的問。


  “這。


  ”韓舒有些猶豫,縷了一下自己的頭發,不知道楊羽想問什么。


  楊羽從她的眼神中似乎已經看到了什么。


  突然,他閃電般的就沖了過去,直接往樓上跑。


  “同學,同學,你不能這樣。


  ”那阿姨在樓下喊著。


  韓舒也急忙跟了上去,本想趁機給室友打個電話,但還是放了下來。


  楊羽沖入了女友芳芳的寢室,還是被眼前極其難堪的一幕給震驚了。


  女友芳芳裸著上半身,趴在桌子上,整個身體在搖晃著,她背后有個男生在推車。


  芳芳還在哇哇的叫著,那樣子極其的風騷。


  大四,大部分都出去實習了,女生宿舍樓也沒多少人,所以芳芳哇哇叫著也沒什么人關注,重點事,這種事,女生宿舍經常發生,女生帶男人來宿舍,不足為奇。


  “楊羽?”芳芳的臉一下子就蒼白了,急忙站了起來,拿衣服遮掩了自己的身體。


  背后那個男生還沒看清楊羽的臉,一個拳頭就揍了過來,當即那個男生就倒下了。


  楊羽一把坐在那男生的身上,又是一擊拳頭,再一次,那男生的臉馬上就腫了,牙齒都打飛了,嘴唇都打列了,滿嘴都是血。


  “楊羽夠了!”芳芳大喊道。


  楊羽回頭看了芳芳一眼,這個在自己面前整整裝了兩年清純的女友,竟然是個表子?但是楊羽始終不相信這樣的事實:“為什么?”芳芳咬了咬嘴唇,道:“他爸是市里的大官,會幫我分配到事業單位去。


  ”聽了這話,楊羽更加憤怒了,自己認為一文不值,舍棄張琪嘴中的那些垃圾權利,沒想到,到了女友這里,變成了她出賣身體和自己的夢想?這話讓楊羽惡心,他回頭看了看地上的那個丑逼一眼,這個丑逼自己還認識。


  那丑逼裂開嘴笑了笑,說道:“楊羽,怎么樣?你女友真他媽的爽,聽說你都沒嘗過?你還守著它?哈哈,我替你嘗了,味道真不錯。


  ”啪!楊羽又一拳打了下去,這一次,直接把他給打暈了過去。


  楊羽站了起來,看著眼前衣不遮提的芳芳,自己真是瞎了眼啊!可讓他更加憤怒的事,芳芳在這個時候,竟然說道:“我們分手吧,不合適。


  ”兩年清純堅貞的感覺,沒想到,突然一文不值了,她如此絕情,無情。


  楊羽感覺自己真是瞎了眼,瞎了眼啊!自己竟然看走了眼,喜歡上這個臭表子?而為了她憋著自己的身體,真他媽的可笑極了。


  楊羽真希望自己沒有看到這一幕。


  “芳芳,你今天給我造成的傷害,遲早有一天,我會雙倍奉還回去給你。


  ”楊羽徑直的走了。


  門口遇到了韓舒,她一臉不安的看著楊羽。


  楊羽看了她一眼,走了。


  韓舒往宿舍里面看了一眼,也不想進去,又回頭看了看楊羽的背影,追了上去。


  楊羽跑入了樹林,對著天空大吼一聲,發,泄心中的憤怒。


  “楊羽?”韓舒追了上來,喊了一聲。


  “你是不是一開始就知道芳芳的品性?你不告訴我?”楊羽問。


  “我告訴你,你信嗎?”韓舒反問道。


  這時的天已經暗了下來,這片樹林也慢慢的漆黑下來,期末,很多人回去了,這片樹林也很荒涼,但是夏季,顯得也很浮躁。


  楊羽看著她,心中只剩下憤怒想發,泄,他看著韓舒,突然問道:“你是不是喜歡我?”“啊?”韓舒突然愣了一下。


  楊羽走過來,靠近她。


  韓舒能感覺到楊羽身上的呼吸,自己的心那是砰砰直跳,如今和自己心中的暗戀的男神近在咫尺,能不讓她緊張嗎?“是不是?”楊羽再問。


  韓舒咬了咬嘴唇,有點不好意思,但是現在,楊羽和自己的閨蜜分手了,自己不用那么藏著了吧?但是自己還有男朋友啊,該怎么回答他啊?“是,我喜歡你。


  ”韓舒還是鼓起勇氣說道。


  楊羽看著她,韓舒還是很接地氣的一個女生,雖然很普通,沒有芳芳漂亮,也沒有張琪那斯性感,但是是個很耐看的女生,皮膚很白,看著很舒服。


  “可是,我不是你的備胎。


  ”韓舒又馬上接了一句,她知道,張琪還追著楊羽呢,自己肯定不是她的對手。


  楊羽微微一笑,竟然說道:“晚上跟我去開,房可以嗎?”為了芳芳那個表子,自己可是憋了很久,現在終于解脫了,他再也不想壓抑自己,委屈自己的老弟了。


  “啊?開,房?”韓舒更加的意外了,臉更是通紅,自己認識的楊羽可不說這種話,但是,和自己心愛的男人上床不是自己所想要的嗎?這個時候,楊羽很想在這片樹林里霸王硬上弓,要是現在是在張琪的辦公室,自己鐵定弄她了。


  但他還是保持著自己最后一份紳士風度。


  韓舒又咬了咬嘴唇,有點不知所措。


  “你答應我就碰你,你不答應我就不碰你。


  ”楊羽不是流氓,也不做流氓的行為。


  韓舒猶豫了好一會兒,思想斗爭了好一會兒,然后竟然點點頭。


  頭剛點,楊羽突然就一把摟住了她的腰,將她抬了起來,令她背靠在大樹上,同時,就吻了過去,一只手就到了她的衣服里面。


  “嗯。


  ”韓舒當即舒服的發出嗯嗯的呻吟聲。


  “好舒服。


  ”楊羽感慨著,自己也是瞎了,身邊有這么多的資源不用,卻天天盯著那個假清高的死表子,害得自己白白浪費兩年大學沒有嘗過女人的味道。


  這次,無論如何都要好好的嘗嘗女人味。


  韓舒嘴上被封,衣服內是楊羽的手,這些年在學校,男朋友很少來,她也都沒有體驗過做女人的滋味,如今被楊羽這樣一激發,如山洪爆發,一發不可收拾啊。


  楊羽的手肆無忌憚起來,到了韓舒的裙子里面這炎熱夏季,女生都穿得很露骨,很性感,韓舒更是如此。


  說起來,她是一個很性感的女生,男人看了都會有興趣的。


  韓舒整個人都顫抖了一下。


  “怎么?沒有男人開發過這里嗎?”楊羽壞笑道。


  此時的他,完全被刺激了,他還真想好好玩了這個韓舒,他知道今天只要他主動,那絕對可以拿下這個性感的女生。


  以前他太純情了,從來沒和女朋友玩過那歡愉之聲,但是他女朋友卻背著他偷人,現在,他決定,只要遇到合適的美女,他是不會放過了。


  “沒有。


  ”韓舒艱難的發出聲音,整個表情都很夸張,看來是沒有偷吃過禁果的少女。


  她的臉一下子通紅了,極其的尷尬啊。


  楊羽卻是直接將她那障礙物褪下來,準備直接來,現在的他,腦子里面只想著發泄。


  還沒真正開始,韓舒爽得快飛起來了,原來這就是做女人的感覺,怪不得室友都在想方設法的和男人出去約。


  “會被人看見的……我們換個地方。


  ”韓舒嬌喘道,她很害怕有同學路過,要是是熟人或是老師那丟臉可就丟大了。


  她連和男人在旅館都不敢做這些事,上次男友來,她和他睡了一晚,都沒發生那種事。


  可是現在自己竟然在野外,就被楊羽端起來靠在樹上給那個了?“期末了,他們都回去了,哪有什么人?”楊羽壞笑。


  韓舒扭扭捏捏了起來,并不說話,其實是欲拒還迎的。


  女人這個時候的表情最好看了。


  正在關鍵,突然電話響了。


  韓舒不想去接的,可電話響個不停,掏出來一看,是男友打來的,這個時候男友怎么打電話來呢?“我男友。


  ”韓舒哭笑不得道,如果這個電話不來,她肯定是愿意和楊羽發生關系的,因為現在她內心已經很是渴望了,她覺得只要和楊羽發生關系,那絕對是很舒爽的。


  “你接下,敷衍下他就掛。


  ”楊羽道,他擔心韓舒不接電話,其男友會不停打電話,這樣會打擾他和韓舒的歡愉的。


  “你暫時別亂來啊,那聲音我男友會懷疑的。


  ”韓舒有些害怕,她對楊羽哀求道。


  她自己是有男人的女人,結果第一次還瞞著男友給了其他男人,要是知道了還不活活氣死。


  如果楊羽現在就開始,那啪啪的聲音,換了誰都知道那是什么。


  韓舒無奈之下還是接了電話:“喂?老公啊?”韓舒叫男友還是叫得很親昵的。


  “嗯,老婆,你吃飯沒?”其男朋友其實也沒什么事情,打電話來就是無聊聊天的。


  “我……我吃……吃過了。


  ”韓舒的額頭都泛出冷汗來了,剛才結巴了一下不是因為緊張,而是楊羽的手忽然動了起來。


  韓舒的身子,都抖動起來,要知道,楊羽的手,竟然又動作了起來。


  “你怎么喘氣?”男友很疑惑的問。


  被楊羽這般壓在樹上,還被不斷調戲,不喘氣才怪,韓舒已經極力憋著自己了,哪怕多一分鐘她都要叫出來了。


  韓舒推了推楊羽一把,搖搖頭,意思是別動作了,要是楊羽繼續玩下去,她只怕要忍不(玉米地做爰全過程)住出聲了。


  可是楊羽興奮了起來,反而更加的賣力了。


  韓舒想死的心都有了。


  “老公,我在跑步,等下跟你說。


  ”韓舒急忙掛了電話又摟住了楊羽,咬著嘴唇盡情的享受快樂。


  這一次楊羽直接將韓舒給辦了。


  羽總算爽了一把,把心中的怒火都發,泄了一頓,但是還是無法平息心中對那對狗男女的恨。


  “走,我們去睡外面。


  ”楊羽拉著韓舒,準備往校外去。


  “啊?你還要啊。


  ”韓舒覺得很詫異。


  “你不想要嗎?你不想第一次好回憶啊?”楊羽笑道,那也是苦澀的笑。


  韓舒沉默了。


  兩人就這樣又開了房。


  韓舒窩在楊羽的懷里,突然想到了什么,問:“那你和芳芳?”“這對狗男女,我怎么可能放過他們?我會報復的。


  ”楊羽可沒那么大度,哪個血性男兒受的了這種事。


  韓舒抬起頭來,擔心道:“我聽說那個男的家庭背景很深,你怎么報復?”楊羽沉默了。


  這時,韓舒想了想,看了楊羽突然有了辦法,說道:“我有個辦法。


  ”“你能有什么辦法?”楊羽不信。


  “你的那個那么大,我聽我的姐妹說,女人對這樣的男人都是毫無抵抗之力的,我想這應該是真的吧,那你就以其人之多還之以身,她不是給你難堪嗎?那你就給她們難堪。


  ”韓舒的話說得很含蓄。


  “我怎么讓他們難堪?”楊羽還是沒明白。


  “我聽說,芳芳和那個男的一起要出國了,而芳芳還有個姐姐。


  ”韓舒紅著臉說道。


  這話再次激起了楊羽的憤怒,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自己這個男朋友竟然還悶在鼓里,還以為她是最愛自己的,真是可笑!他決定要報復!芳芳的確有個漂亮姐姐,他知道怎么報復了。


  楊羽去買了新衣服,理發,好好的打扮了一下自己。


  他知道芳芳有個親姐姐叫 張欣芳,在這個城市打工,租房,見過一次面,長得比張芳芳還漂亮。


  楊羽想著這已經是報復前女友的最好方式了吧。


  楊羽找到了張欣芳工作單位,然后就是等。


  一直等到下班時,終于看到了張欣芳姐姐的身影。


  論身材張欣芳比前女友張芳芳還要性感,尤其是那里,幾乎能把襯衣撐開來。


  楊羽都打聽過了,張欣芳也是單身,很久沒有男朋友了,這么漂亮沒有男朋友確實很奇怪,聽以前芳芳說主要原因是她的工作單位是做女性內衣設計的,全部都是女生。


  這么久沒有男朋友,肯定也沒有經常得到滋潤吧,這個年紀不可能不饑渴吧?楊羽如此想著,感覺自己的成功率越來越大。


  看著張欣芳往出租房的方向走,楊羽尾行了上去。


  看著那個張欣芳走路甚至一扭一扭的,很帶勁,如果和她玩,肯定很燃。


  天暗得很快。


  張欣芳在一家面館吃了面,然后繼續往小區走。


  顯然她走的小路,路過一片漆黑的小區后院時,突然黑夜中一個男生迅速沖了出來。


  “啊。


  ”張欣芳尖叫一聲。


  那男人一手捂住了張欣芳,一手一把刀子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別叫,否則我宰了你。


  明白嗎?”張欣芳 嚇得急忙點頭。


  那男人力氣很大,將張欣芳一脫就已經入了草叢。


  “大哥,你要干嘛?”張欣芳看見那刀子閃光光的,害怕的發抖。


  “把衣服脫了。


  ”那男人拿著刀子說道。


  張欣芳自然明白了這是要干嘛,更加的恐懼了,她想逃,但是看了看四周,漆黑一片,又沒有路,如果被追上,萬一捅自己怎么辦?那男人見張欣芳不動,將刀子在地上一扎,就朝張欣芳撲了過去。


  “啊,不要。


  ”張欣芳害怕的裹緊了身子。


  那男人直接一把抓住張欣芳的襯衣,直接給撕開了。


  張欣芳感覺很丟臉,急忙雙手去遮掩自己關鍵的地方,可是那個男人直接一手抓住她那蕾絲小衣就撕了開來,扔到了遠處。


   見她這樣,江 小魚就沒脾氣了,心說喵了個咪,看來不讓麗霞姐當上村長,就別想跟她有什么進展了。


  想到這里,他這貨就暗下決心,還是要努力賺錢,漲大實力,等夠得上手的時候,直接給麗霞姐一個驚喜。


  像買衣服、送東西這種小恩小惠, 王麗霞不上當的。


  心里有了計較后,兩個就在附近找了一家 旅社


   江小魚趁王麗霞沒注意,偷偷塞了一百元給旅社的 大姐


  跟她耳語道:“老板娘,幫幫忙,你就說只有一間空房!”那大姐見他塞了一百,一口就答應了。


  回頭江小魚征求王麗霞意見:“媳婦,這家旅社只有一間空房哦!”旅社大姐趕緊接茬道:“里面有兩張床哦,你倆情侶,開一間房天經地義,干嘛要兩間哦?”“要不再找找?媽呀好大的雨!”王麗霞想想附近沒有別的旅社,雨還下大了,她就一跺腳道:“懶得找,一間就一間吧!”“帥哥美女,你倆看著好般配哦!”“謝謝大姐吉言,我祝你生意興隆哈!”江小魚帶著王麗霞,屁顛屁顛的來到房間。


  進去一看,哪有兩張床,就一張大床擺在那里。


  見狀,他這貨偷著樂,心說喵了個咪,大姐夠意思!王麗霞進來卻傻眼了,嗔白了他一眼道:“小魚,只有一張床,這怎么睡呀?”“麗霞姐,你看這么大的雨,大姐又說了,只有這一間,那就湊合唄!”小魚腦子里被王麗霞的磨盤占據著,心里蠢蠢欲動。


  愜意的往大床一倒,還美滋滋的打個滾。


  不曾想,王麗霞刷的拔出一把剪刀來,不客氣道:“小魚,一床睡可以。


  但是,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就用剪刀自盡!”“蝦米?違背婦女意愿的事我才不干,我又不傻。


  快把剪刀收起來吧!”他這貨心說,娘西皮,這不是開玩笑,萬一麗霞姐動真格的,那他就完蛋了!一晚相安無事,翌日一大早,兩個退了房,迎著朝霞,打道回到了白鷺村。


  兩個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江小魚一蹦蹦入家院門,蔸眼就見那個廠妹 丁婉,正勾著楊柳腰,在井臺前幫他洗衣服呢。


  “丁婉,你真來啊?”江小魚哭笑不得道。


  “小魚哥,你 看病不收錢,我幫你洗衣服是應該的!”說起丁婉,這也是個貧家女,但是呢,她性格開朗,逢人就一臉甜笑,還有倆甜酒窩,很是討人喜歡。


  “那就辛苦你。


  ”江小魚把買來的三七和重樓種子,還有菜種,逐一放到客廳。


  然后騎著三蹦子,上 香秀娣家還車。


  香秀娣正在餐桌前一個人吃早點,見江小魚回來,歡天喜地出迎,把他小子按到座位,喜的道:“陪我吃早點!”女人煮了瘦肉湯、小米粥還有一盤花生米、一大杯牛奶,一個勁地催著他吃完。


  江小魚吃得飽飽的,打了個飽嗝,起身要走。


  不想香秀娣按著他不讓走,笑著盤問他道:“你這小子,昨天進城賣菜,不叫上我。


  我問你,你一車菜賣了多少錢?”“報告秀娣嫂,我是賣給一家大酒店,單價二十元。


  一共拉了一千兩百斤,你說多少?”這家伙美的道。


  “我的娘哎,你一趟就賣了兩萬四?小魚,我家也有半畝神田,你幫嫂子賣!”香秀娣一看這么賺錢,頓時就像打了雞血。


  “這個沒問題,等我再拉貨進城,一定喊上你!”倏爾地,香秀娣一扭一扭的就進內室去了,再出來的時候,她換上了一條大紅的吊帶背心。


  看到那傲人的上圍,江小魚咕咚,涎水橫流,心里像有爪子撓他,癢癢得不行。


  香秀娣撞見他貪婪的目光,心里就撩得突突的。


  她一扭身就進了內室,嗔的道:“小魚,你再幫我看看病!”江小魚得兒一聲,一蹦蹦進內室道:“秀娣嫂,治療過了,還疼啊?”香秀娣眼巴巴的看著他道:“不疼了,我怕沒斷根,你再檢查一下,看有沒有問題?”江小魚一點頭,忙是仔細的檢查起來。


  完了他這貨起身道:“沒啥問題!”“真沒問題啊?要不你再看看?”香秀娣眼巴巴的懇求道。


  她心說,這就治好了?怎么不再生一樣病,再生一樣病,就有理由找小魚治。


  “不用了,是真沒問題。


  你不放心,可以去醫院做彩超!”“我不去醫院,只聽你的。


  你說好了就好了!”倏爾地,香秀娣就濃桃艷李的道:“你嘴角有東西!”一轉眼,香秀娣就主動吻了起來。


  吻了好幾分鐘,江小魚怕突破防線,腳底板抹油,蔸頭就走了出來。


  一路綠柳夭桃到家,發現黃玲還有那個付嚴杰,商量好似的,都來了。


  兩個看到江小魚,頓時就像看到了金遠寶,搶似的撲上前。


  一個道:“你的菜賣完了,給女兒看病吧!”一個說:“大兄弟,我媳婦都疼得直哭。


  你什么時候給我媳婦看病!”這時,丁婉幫他把衣服涼在曬衣桿上,忙完了也搶上前道:“小魚哥,我爸天天在家里罵人。


  你再不幫忙治,我要瘋啦!”我去,一天只能看一個病人,這仨都哭著喊著要看(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


  這下江小魚靈機一動,想了個主意道:“要不這樣,你們抓鬮。


  誰抓到就給誰看,怎么樣?”“行,行哦!”見仨個人忙不迭點頭,他這貨就回房,取三張紙,其中一張寫上字。


  然后三張紙揉成團,拿出來道:“開始抓鬮。


  上面有字的代表抓中了!”仨個人就分別抓了一團紙,就聽丁婉歡呼道:“我中了,我中了!”丁婉樂利紅,黃欣和付嚴杰都一臉失望,這倆就悶悶不樂歸家去了。


  丁婉等不及了,拉起他的手,催促道:“小魚哥,快上我家呀!我爸一發病,見人就罵,罵得好難聽哦!”“走吧,看看你爸去!”丁婉的家位于村西方向,也是一棟泥瓦房,不過屋內鋪了水泥地板,比小魚家好一點。


  進門就傳來乒乒乓乓的打咂聲和大罵聲。


  丁婉的爹叫丁老三,是個善良豪氣的中年大叔,近幾年因為際遇不順,媳婦得了大病去世后,他神志就不大清了,行為怪異。


  后來家人有送他去精神康復中心治療,三進三出,治好不久就復發。


  “小魚哥,你聽見了沒,像我爸這種情況,能治不?”丁婉眼巴巴的看著他道。


  “我問你問題,你要如實回答。


  ”“只要我知道的,統統告訴你!”“你爸打過人沒?有沒有自殺自殘這些行為?”江小魚一來到丁家的院內,就看到院內彌漫著一股很重的煞氣。


  所以,他這貨懷疑,丁老三不是什么精神分裂癥,應該是枉死鬼上身。


  “他從來沒打過人,沒有自殺自殘過,就只會罵人!”丁婉怕他不相信,特意把衣服掀起來給他看。


  “小魚哥,你看我身上,沒啥傷口吧?”“好,我再問你,你是幾點出生的?”“我是正午十二點出生的哦,小魚哥怎么啦?”丁婉大為緊張的看著他道。


  “正午十二點陽氣上升到頂點,這個點出生的人通常是至陽之體。


  這就好解釋了!”他這貨滿是一副原來這樣啊的表情。


  “小魚哥,怎么了?”“你爸應該是鬼上身,而且是枉死鬼,要伸冤的那種!按道理,家里有煞氣,你會感覺到。


  但是你沒有,因為你是至陽之體!”“蝦米?小魚哥你別嚇我哦!那你會不會捉鬼呀,求你快救救我爸!”丁婉一聽家里有鬼,嚇得簌簌發抖。


  “放心,這只枉死鬼很善良,它不會害人。


  就是有很大的冤情,如果不幫它解決,它是不會投胎的!”說著,江小魚就拿出了城隍印。


  城隍印可以召鬼請神。


  “小魚哥,要怎么解決呀?”丁婉著急上火道。


  “這個容易,不過要今晚十二點子夜時分,我把這只枉死鬼請出來,看它到底是什么冤!”他這貨胸有成竹的道。


  “行呀,那今晚你上我家來睡吧!”丁婉知道家里有鬼了,嚇得都不敢進屋。


  “額,晚上十一點半我就過來。


  你是至陽之體,臟東西上不了你的身,放心吧!”丁婉嚇得死拽他不放道:“小魚哥,不行呀。


  天一黑,你就來我家好不好?我一個人在家害怕呀!”見丁婉嚇成這樣,江小魚就一點頭道:“好吧,天一黑我就上你家!”“小魚哥,上我家吃晚飯,我炒拿手的紅燒肉給你吃!”丁婉見江小魚離開,她也是腳底板抹油,嚇得回廠上班去了。


  再說江小魚。


  這貨得啵到家,前腳進門,后腳開超市的 大浪就閃進來了。


  “小魚,過來過來,姐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讓你好好的笑一聲!”大浪進來就在他身上拍了一把,又摸了他的臉一把。


  “神馬好消息?”“是惡霸腔的娘。


  那婆子以前好兇的,打從你收拾了她兒子,她就變老實了。


  你猜怎么著,昨晚上那婆子提著一大箱牛奶還有一堆保健品。


  送到我家,給我又是賠禮又是磕頭,好話說了一籮筐!”大浪笑得露出一排白牙道。


  “大浪,那這是好事啊。


  ”“你是不知道,惡霸腔的娘來求我,她知道我跟你關系好,想讓我出面游說你,讓你幫他兒子治病!”一聽是這事,江小魚搖頭如撥浪鼓道:“蝦米?這怎么可能呢?治好了他好接著當村霸,那丫是我九天九地的大仇人啊,還想我幫他看病,做夢呢!”“小魚,我看他娘挺有誠意的,是真心想悔改。


  她發了毒誓,說只要你治好她兒子,她們家就搬出白鷺村,以后改邪歸正,絕不作惡!”大浪眼巴巴的看著江小魚道。


  “大浪,聽你的意思,你答應她了?”江小魚愣了愣。


  “我哪敢答應,這不要經過你的同意嘛!”大浪說著說著,就濃桃艷李的吻了上來。


  江小魚推開她道:“大浪,我聽你的意思,你是很樂意哦!跟我說實話,老太太除了送東西,是不是還送錢給你?”“小魚,你聽我說——”大浪就把他親哥的兒子上大學學費沒著落一事告訴了江小魚。


  從她口里得知,大浪娘家父母其實很早就雙雙過世,她是親哥帶大的。


  “我想報恩,所以,我收了老太太五萬元!當然,不管怎樣,是惡霸腔撬走了吳玲,你如果不同意,這錢我就退回去!”大浪眼巴巴的望著江小魚說道,從她近乎懇求的目光看出來了,她是打心眼里希望他能點個頭。


  “大浪,這事不是小事,我得考慮考慮!”江小魚心說娘西皮,惡霸腔現在呆呆傻傻,不是正好。


  白鷺村少了一個村霸,還了一方百姓平安。


  如果又去救醒他,那無異是放虎歸山。


  “嗯,你啥時考慮好了就告訴我!”江小魚就回房換衣服,準備上山種藥材。


  不提防大浪跟進了屋,她見有個便桶,就去便桶前方便起來。


  “小魚,想不想耕田哦?”“不想!”他這貨剛換上衣服,大浪就吻上來,癡迷的道:“小魚,你女朋友跑了,一定很孤單寂寞對不。


  我喜歡你,想陪你解悶兒!”江小魚就吻了幾分鐘,不知怎么回事,對他來說,接吻的感覺很奇妙。


  可是大浪火頭點起來了,急得打滾道:“小魚,幫幫我!”   當我決定死心塌地 嫁給他,他這才告訴我, 他媽媽已故, 繼母非常年輕。


  但他的繼母還是讓我大為驚訝,竟然只比我大6歲。


  她長著一張小家碧玉的面孔,說話做事中規中矩的, 3個月以后,我才知道她那時已經 懷孕了


  我真有些氣急敗壞了!  我在南方的一座城市長大,父親早逝,家里很窮,精明能干的媽媽是我和妹妹的生活支柱和人生榜樣。


  從走進大學的第一天起,我就明白必須在學校的青年才俊中尋找自己的白馬王子。


  但是,身邊的同齡男人竟然沒有一位家境富裕的。


  臨近畢業的一個黃昏,我倚靠在公共汽車車門旁準備下車,突然看到一個男人拼命分開眾人向我擠過來。


  我認出他是高我兩屆的師哥 李斌


  他說看到我被擠得站都站不直,特意過來護住我。


  說實話,我很享受這種感覺,虛榮一點兒說吧,我恨不能自己是一位出身高貴處處受寵的公主呢。


  但生活使我明白自己不是公主,所以有一個就珍惜一個吧,我接受了他。


  并和他同居了。


  李斌老家雖然在一個小縣城,但是他在銀行工作,前景看好。


  我安慰自己:我不是一個虛榮的人,只是在尋求一個可靠而愛我的男人,還有一點兒淡淡的感情。


  我和未來 婆婆同時懷孕了(2/2)  腹中小生命的意外出現,讓我決定死心塌地嫁給他。


  我們決定在結婚前去一趟他家。


  李斌這才告訴我,他媽媽已故。


  繼母非常年輕。


  我想,反正我們不和他繼母生活在一起,年輕與否與我何干。


    但他的繼母還是讓我大為驚訝,竟然只比我大6歲。


  她是個水準平平的裁縫,前夫不生育,還打她,所以她離了又再婚。


  她長著一張小家碧玉的面孔,說話做事中規中矩的,穿了件褪了色的小格棉布衫,還按婆婆的身份塞了2000元錢給我。


  我推了回去:見面禮就算了吧。


  等我們買房的時候幫一把就好了。


  李斌的父親和繼母很知趣。


  說積蓄只有6萬元錢,準備全給我們做買房的首付款。


    3個月以后,我才知道她那時已經懷孕了。


  我真有些氣急敗壞:怎么這么不要臉啊!老公都快50歲了,還生什么孩子呀I23歲 的我認為,女人坐月子理當是婆婆伺候的。


  她搶在我的前面生孩子,等我生孩子的時候她手上還抱著個小的,那我怎么辦?我和未來婆婆同時懷孕了(2/2)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晚上。


  平時不擅烹飪的我做足了準備工作。


  給沙發蓋上了一條柔軟的白毯,餐桌上擺了紫色的龍膽花,金色的咖喱飯旁還有紅色的果汁。


  李斌驚訝又滿足地享用了這一切,而后我亮出了底牌:斌斌,結婚后我們馬上也會有孩子的吧?孩子應該是婆婆帶的吧?可她卻要生孩子了,我們的孩子誰來帶呢?你爸爸比她大那么多,肯定走在她前頭,那時他們的孩子還小,豈不是要我們來負擔嗎?我們總要買套三室兩廳的 房子吧?將來要付房貸,要養孩子,如果還要管他們,我們這輩子都翻不了身了。


  如果她一定要生,我就不能結這個婚。


    李斌往家打電話,他爸有些錯愕,說是妻子覺得沒有一個親生的孩子,他年紀又大,想要個孩子為自己養老,他也不好不同意啊!李斌捂住話筒,壓低了聲音:你光想自己,想沒想我怎么辦?費麗要跑了呀!這話將住了父親難道要讓兒子結不成婚?他們嘀嘀咕咕了許久,李斌回到房間的時候臉色不太好看:爸爸答應說服繼母。


  我和未來婆婆同時懷孕了(2/2)  聽到他爸爸同意了,我的心情出奇得好。


  第二天徑直去了美發店,剪了齊肩短發,是李斌最喜歡的發型。


  還逛了家具市場,到幾個新開的樓盤看了看樣板房。


  有一套臨河的房子我最中意,廳很大,透過落地大窗可以看到陽光溫柔地灑在水岸邊…  不過房價很貴,要57萬元。


    為了鞏固成果,第二天我親自給準公公打了電話。


  我叫爸爸叫得很甜,然后說:您老人家放心好了,李斌是很孝順的,我也是。


  我們一定給您養老,也會給新媽媽養老的,你們放心好了。


  陽光心情只維持了兩天。


  李斌父親打來電話說妻子不想打掉孩子,還對他說:這也是你的孩子,難道你也不容他嗎?他對兒子說,我沒辦法啊。


  &r(邊插邊做吃奶)dquo;  聽到這里,我臉都氣得變形了。


  當然,如果我堅持的話,李斌也會給他父親下最后通牒的——要兒子還是要那個不知將來如何的小崽,你隨便吧!但現在,他鐵青著一張臉,沒有安慰我。


  我和未來婆婆同時懷孕了(2/2)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6857644.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1360212.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7670754.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2132496.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4347781.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3183379.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8608053.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1274935.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893394.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8689631.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youthhostelbangalore.com/tdysmy/712.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