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森 里穂

跳蛋有什么用 (10) 2021/8/14 4:57:57
藤森 里穂


臺灣《聯合新聞網》報道,民進黨籍女議員 李婉鈺 25日 現身 新北市 議會,一襲胸前透視 黑色套裝搶鏡,上半身的 白色 薄紗下隱約透出黑色運動型內衣,一出場就成為議場“嬌點”,她在受訪時表示,對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敢穿就不怕別人拍!”據報道,新北市議會25日舉行第一屆第八次定期會,民進黨籍 美女議員李婉鈺穿著一襲透視洋裝現身議會,上圍豐滿的好身材令人驚艷,上半身的白色薄紗隱約透出黑色“內在美”,一出場立即成為議會中的“嬌點”點。


  李婉鈺對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表示:“敢穿就不怕別人拍!”新北市議會原訂議程為新北市長朱立倫上臺報告,但因李婉鈺身穿黑色薄紗套裝,姣好身材一覽無遺,所到之處成了鎂光燈焦點,不過為此她特別穿上外套,避免模糊焦點。


  臺美女議員穿透視裝現身議會:敢穿就不怕別人拍【延伸:日本還有的女議員轉(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行當女優】 他們兩家平常都有人在,所以,最方便的地方還是玉米地里,只要動靜不大,就算有人從小路上路過,也不會發覺。


  而且,方 大慶這個人比較囂張,就喜歡禍害別人家的 女人,享受這種快感,既然如此,那我就在這里等著。


  當然,這是個苦差事,但我只能守株待兔。


  皇天不負有心人。


  我等到第四天的時候,我終于看到方大慶從小路上來了!他戴著草帽,背著背簍,急匆匆的走過來。


  我趕緊鉆進玉米地里,向他家的玉米地靠近。


  沒多久,我就聽到了前面的動靜。


  我悄悄的接近,然后就看到前方十幾米的位置,方大慶一邊掰玉米,一邊把玉米稈放倒。


  幾分鐘之后,他就開辟出一個空地,然后從背簍里取出一張涼席,鋪在了玉米稈上。


  (護士情欲短篇小說強)他一屁股坐下,一邊擦汗,一邊掏出手機。


  此時,我跟他的距離不過五六米遠,我是趁他掰玉米的時候,悄悄往前移動了。


  說了幾句話之后,他放下手機,又取出一瓶水喝著,然后就躺在涼席上,用衣服遮著腦袋休息。


  我就拿出手機,打開攝影功能看下效果。


  這些天,我玩手機也很麻溜了。


  畢竟是盲人手機,效果不是很好,但至少能看得出來人的樣子,這就足夠了。


  于是,我耐心的等著。


  過了二十分鐘左右,有動靜了。


  方大慶也站了起來。


  很快,一個人出現了。


  果然是何 香玉!她戴著草帽,穿著連衣裙。


  “嘿嘿,想了吧?”方大慶一把摟住女人,色笑道。


  何香玉一把推開他,“想個屁, 你還沒有賠我的廚房!”“我又沒動陳曉嵐,賠個屁啊!”方大慶哼了一聲。


  “方大慶,你還是不是個男人?”何香玉繃著臉:“老娘我冒著風險幫你干破事,廚房被燒了,你還不認帳了?”“嘿嘿,認帳,認帳,我賠你一千塊,怎么樣?”方大慶嘻皮笑臉的說道,一只手又伸了過去。


  何香玉拂開他的手,“不是一千塊,是五千塊!”“哎,你廚房那些破東西值五千塊?”“是你答應要給我五千塊的!”何香玉瞪了他一眼,“再說,老娘陪你睡覺不要錢?”“你——”“你不給錢是吧,那行,我走!”何香玉作勢要走。


  方大慶一把拉住她,“行,行,五千塊就五千塊,待會我給你轉支付寶。


  ”“方大慶,你可不要耍賴,要是你不給我,以后咱們就一拍兩散!”“放心,我方大慶是什么人!絕不耍賴,不過,你還得幫我把陳曉嵐弄到手。


  ”“可以,反正她現在又不走,有的是機會,不過,價錢另算!”“行,行!”方大慶賤笑道。


  方大慶果然還想打我 嫂子的主意。


  “那現在我們可以開始了吧?”方大慶一把摟住女人。


  何香玉笑了一下,任由他摟著。


  方大慶的一張嘴就在何香玉臉上拱著,然后一路向下,弄得何香玉‘咯咯’直笑。


  這下,我開始拍攝了。


  之所以之前沒有拍,我就是擔心把我嫂子卷進來,這樣就容易暴露我,我只需要拍到動作戲就行了。


  方大慶惡狠狠的扒下何香玉的肩帶,直接露出了兩只又白又軟的地方。


  方大慶嘴里啃著,兩只手也不閑著。


   我看得火起!說實話,這些天跟著嫂子睡,真是太折磨我了,好幾次我都想撲在嫂子身上,痛痛快快的來一回。


  結果,最后都是在嫂子的手中爆發了。


  此時,我竭力控制著自己,兩只手穩穩的拿著手機,以免晃動。


  我那個角度剛好是側對著他們,所以,拍得比較清晰。


  很快,方大慶就掀開了何香玉的裙子,扛起她的雙腿,輕車熟路的就慫了起來。


  何香玉開始還是小聲哼哼著,但很快就叫起來。


  這聲音比動作更能誘惑我。


  我下面也有了反應。


  說實話,論模樣,何香玉比起村子里的其它已婚女人來說,還過得去,當然比起嫂子來,差了一大截。


  嫂子那種白領氣質更吸引我。


  本來像嫂子這樣的人跟我哥是八輩子打不到一根桿上,可陰差陽錯的,我哥有一次從幾個色狼手里救了嫂子之后,他們的命運就交織在一起了。


  涼席上,一對狗男女忘情的糾纏著,看得我眼饞饞的。


  太陽底下,兩個人大汗淋漓,干勁十足。


  趁他們在興頭上,我悄悄的撤退了。


  回到家里,我溜回自己房間,看著視頻來了一把。


  當我冷靜下來之后,就要考慮解決下一步的問題了。


  現在我手上有了方大慶和何香玉偷情的視頻,但是,要把它公布出來是一個問題。


  要在不暴露我的前提下,如何讓大家看到這個視頻呢?我總不能把手機扔在村子里,讓別人撿到吧?這是個盲人手機,一下就暴露我了。


  正當我愁眉苦臉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是小晴打來的。


  我趕緊接了電話。


  原來小晴睡午覺起來,她的脖子落了枕,叫我去幫她按摩一下。


  于是,我給嫂子吱唔了一聲,就拄著盲杖出了門。


  沒多久,我就來到周小晴院門前。


  她家是一幢三層高的小洋房,在村里是數一數二的,沒辦法,誰叫她家有錢呢?光這院子都比其它人家大得多了,還是大鐵門,可以開小汽車進出的。


  我上前敲了門。


  小門開了。


  開門的竟然是方 小鳳,方大慶的妹妹。


  她這幾年在縣城讀書,只有假期才會回來。


  昨天,我們還在一起喝了酒,這么多年來她對我不錯,至少從來沒有叫我‘瞎子’。


  今天她穿著一襲白色的連衣裙,扎著兩根粗黑油亮的大辮子,帶著甜甜的笑,像極了鄰家小妹。


  作為村長的女兒,她從小也沒怎么吃苦,所以,那皮膚并不像村里其它女人那么黑,和周小晴差不多白凈。


  我裝模作樣站在那里,“小晴,是你嗎?”小鳳一下笑了,“是我啊, 金寶!”“是小鳳啊,你也在啊!”我露出笑容。


  “我剛來找小晴玩,結果她脖子落了枕,就給你打電話了,然后叫我來接你。


  ”“哦,哦,她家里沒有人嗎?”“沒有,都出去了。


  ”小鳳一邊說著,一邊牽著我往里走,然后直接上了樓上。


  我們走進其中一間房,應該是小晴的臥室,立馬就感覺到很涼爽了,應該是開著空調。


  然后,我就看到了周小晴。


  她穿著一件睡衣坐在床邊,正在看電視,不過她的脖子卻是歪著的,果然是落了枕。


  她的那件睡衣很短,下擺在膝蓋上方,而領口又很低,當我走近的時候,我完全可以從上方看見領口內的風光。


  她還沒有穿罩罩!好白的兩團!我的呼吸一下就緊張起來!雖然沒有嫂子的大,但是比嫂子的更白,更堅挺!“金寶,快幫我按按,難受死了。


  ”周小晴一副痛楚的表情。


  “讓我先摸摸!”我伸出手來,先摸到了她的臉,滑滑的。


  小晴并沒有介意,畢竟我是瞎子。


  然后,我摸到了她的脖子。


  “的確有點嚴重。


  ”我說道。


  “能治好嗎?”小晴急切的問道。


  “當然可以,你找個椅子坐好,我從后面幫你按。


  ”于是,小鳳搬了張椅子讓小晴坐上,我站在了她的后面。


  這下,我看她的領口風光就更方便了。


  真像兩個白白的饅頭啊!“你輕一點啊,我怕疼!”小晴戚戚的說道。


  “疼肯定是有一點的,你要忍住才行!”我左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右手伸出姆指輕輕按著她的頸部,然后一邊問她痛不痛,直到我找到最痛點,然后用拇指從該側頸上方開始,直到肩背部為止,如此重復十分鐘左右,她的脖子已經明顯發熱,已經滲出汗來。


  其實落枕是由頸肌痙攣造成的,如此按摩之后,可使肌肉松弛而止痛。


  “現在感覺怎么樣?”“咦,還真的不痛了!”說話間,我雙手稍一用力,她的頸骨發出細微的脆響,隨及脖子就復位了!她叫了一聲,跳了起來,然后左右扭動了一下脖子,隨及笑道:“哈,方金寶,你還真有兩下子啊!”“金寶,你還真能干呢!”站在旁邊的小鳳也夸我。


  “金寶,來,剝瓜子。


  ”小晴把我拉到一邊坐下,然后把一把瓜子放到我手里。


  我剝了幾顆,正準備離開的時候,我聽小晴對小鳳說道:“小鳳,我買了幾套內衣,你要不要看看?”小鳳一撇嘴,“內衣有什么好看的?”小晴笑了一下,“你肯定沒有見過。


  ”“那就看看唄!”于是,小晴走到衣柜前,拉開一個抽屜,從里面捧出一大堆衣服堆在床上。


  當小晴拿起其中一件時,我的眼珠子都不會轉了!那叫內衣嗎?那上面就一塊布,什么時候,內衣這么省了?這幾個晚上,我看嫂子換內衣時,也從沒見過這樣節約布料的內衣。


  我看到小鳳的臉一下紅了。


  “小晴,這怎么能穿啊?”她顯得很吃驚。


  “我就知道你不懂!”小晴狡黠的 一笑,“這叫‘丁字褲’,城里特別流行!”說話間,小晴瞟了我一眼,我連忙裝作一本正經的坐著磕瓜子。


  我一個瞎子,她倆當我不存在。


  “小晴,這、這穿上去,不會勒著嗎?”小鳳羞羞的問道。


  “不會,很有感覺。


  我穿上給你看看!”小晴嫵媚的一笑。


  我看出來了,小晴這一笑,和她剛才正兒八經的樣子,那是判若兩人!雖然,她也才十八歲,可我聽說,城里的女孩子特別開放,初中都開始戀愛,高中耍朋友的多的是,據說,高中想找個處女都難了!然后,小晴就旁若無人的脫了睡衣!她果然只穿了一件小內內。


  我還沒回過味來,她連小內內也脫了。


  
https://twretfgbvhj.weebly.com/7948139.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9352955.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6726644.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2452811.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6477506.html
https://twfghnbgyuujkm.weebly.com/5092515.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6895005.html
https://twertqwesdfuhyu.weebly.com/245684.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8824491.html
https://twytyhgtrgh.weebly.com/4253998.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carrandwright.com/tdysmy/529.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