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onda biasi

跳蛋有什么用 (10) 2021/8/8 4:21:38
rhonda biasi


我猛地出了門,門外一陣嘻嘻哈哈的聲音傳來,幾個女員工正在聊天呢。


  Nq6朵朵 婚嫁網- 結婚資訊 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說怎么會有這么傻的人?老婆為了升職正在和別人操著呢!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知道什么?沒準他就喜歡被戴綠帽子呢!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哈哈,沒準他那方面不行,所以她老婆才找別人呢!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看著正在交流的幾個人,我強忍住了心中的激動,我立刻沖過去問道:你們看到林 蘇晴了嗎?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幾個人上下打量 了我一番,捂住嘴巴 笑了笑,其中一個人指了一間辦公室。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的心中一陣翻江倒海,八年的感情,五年的婚姻,難道都抵不過現實嗎?我的步伐越發的沉重,到了門口我猛地把門踢開了!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蘇晴和一個小白臉嚇了一跳,急忙轉頭看來。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公你怎么來了?蘇晴嚇了一跳。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指著小白臉怒道:這是誰?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蘇晴急忙道:老公,你別激動,這是我的一個客戶,我們正在談生意呢。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談生意用談到床上嗎?你同事說的我可都聽清楚了!我冷冰冰的道。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在干什么?你瘋了? 陳總的聲音忽然傳來。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一愣:不是你叫我來的嗎?怎么又開始怪我了?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總瞪了我一眼,解釋道:這個人是孫總,是來公司談業務的,你沒事瞎激動什么?趕緊給孫總道歉!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一愣,這難道是個局?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蘇晴急忙說:孫總,陳總,不怪他,是我沒有和他說清楚。


  孫總這次是我的錯。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蕓瞪了我一眼:你不知道蘇晴為了這個家付出了多少!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蘇晴眼眶好像有些紅紅的,看的我心中劇痛。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蕓笑著看向孫總道:孫總,今天是我照顧不周,希望您別在意,要不咱們改天換個地方再談。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孫總低頭看了看陳蕓的上面,笑瞇瞇的點了 點頭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孫總一走,陳蕓立刻看向我:跟我來!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一路跟著陳蕓到了她的辦公室。


  我剛一進門,陳蕓立刻雙手按著我的胸膛就把我推到了門口,她緊緊的貼在了我的身上。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聞著陳蕓身上的芳香,我有些亂了陣腳,我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這個陳蕓今天叫我來不會就是為了和我弄吧?還是她就是想要勾引我,讓我犯錯?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急忙道:別這樣,陳總。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蕓笑了笑道:怎么?你怕了?你放心吧,這是我自己的辦公室,沒有我的允許誰都不能進來,這段時間就是咱們兩個人的天地!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怎么能行?蘇晴可就在公司呢?我怎么能作出這種事來。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強行的推開了陳總,急忙道:對不起,我做不到。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總笑了笑,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她把腿翹了起來,看著修長的美腿,還有那若隱如現的下面,我真的有些后悔,我怎么就拒絕了。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總笑了笑道:很好!你通過了我的考驗。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考驗?果然是考驗!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一陣陣后怕,這老娘們不會就是想要揭穿我,然后告訴蘇晴吧?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為什么這么做?我憤怒的問她。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總笑了笑道:沒什么,我只是想要讓你幫我個忙,但是幫這個忙就需要你有足夠強的意志力!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神經病?我冷冷的看著她道:我為什么要幫你?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蕓看了看我道:我知道你懷疑蘇晴出軌了是吧?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見怪不怪,這的確也不是什么秘密了,陳蕓都撞到好幾次了,要是她還看不出來那就奇怪了。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索性也不隱瞞點了點頭道:沒錯,我就是懷疑怎么了?不過那也不用你管。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蕓咯咯咯笑了幾聲道:如果我說我知道事情的真相呢?而且我還可以告訴你。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一聽這,急忙的看著她道:你什么意思?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蕓她能這么簡單的就告訴我嗎?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只不過我需要你幫我做一件事!陳蕓笑了笑說道。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早就預料到了肯定是有條件的!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點了點頭:你開條件吧!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蕓點了點頭道:我要你去幫我勾引一個人!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讓我去勾引別人!這不就是讓我去出軌嗎?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怎么可能?我可是有老婆的人了,怎么能作出那種事來?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斷然拒絕了陳蕓的要求,這種要求我不能接受!我也是有底線的。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蕓搖了搖頭道:其實也不一定是勾引,不管你用什么樣的辦法,只要你能抓住這個人出軌的證據就行。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原來陳蕓是讓我去抓這個人出軌啊,這倒是不難接受。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蕓頓了頓繼續道:如果你同意的話,你就把你現在的這份工作辭了,我會介紹你給別人當司機,到時候她會給你一個月一萬塊,另外我也會追加給你一萬塊,只要你能幫我拍到她和一個叫高崎的男人出軌的證據。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一個月兩萬塊!我心中著實震驚了。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之前我還有些猶豫,畢竟我也不是很有把握,而且去抓別人出軌證據這件事,我總覺得像是臥底一樣。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過兩萬塊!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了!要是之前的我也看不上這幾萬塊,可是誰讓我破產了呢?廢了好大力氣才找到現在這份工作,可是我現在這份工作就是一個收發員,一個月三千塊死工資。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咬了咬牙,立刻點了點頭!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陳蕓笑了笑,遞給我了一疊資料:那就這么定了。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晚上蘇晴一回來就問道:老公,陳總找你說什么了?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沒什么,就是一些小事。


  我笑著道。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么隱秘嗎?連我都不能告訴?蘇晴撒嬌道。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愛女狂歡)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蘇晴怎么這么想知道?可能她猜到了什么。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想了想道:沒什么,陳總就是幫我找了一份工作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笑了笑說:陳總給我找了一份工作。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和老婆解釋了一下今天發生的事情,只不過隱瞞了陳蕓試探我的事情還有我們兩個之間的條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老婆眨了眨眼道:陳總這么好心呢?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點頭稱是,可是心里邊卻不禁想到,她可不是好心,她可是蛇蝎心腸。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嘆了口氣說:是啊,陳總幫了你這么多,現在還想幫我,看來你遇到了一位好老板啊。


  Nq6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嘿嘿笑了幾聲,向濤起身一把抱住田 巧云按倒在床上,隨后就壓了上去。


  剛才他已經進去過一次,這次自己也會找地方了。


   濤子,你可輕點,要不然嫂子非得讓你干死不可。


   這次向濤有了分寸,并沒有全部進入,而是進入一半,等到田巧云完全適應了才慢慢的前進,直至將全都進入田巧云的身體里。


   一番大戰之后,向濤將自己的精華全部奉獻給田巧云,隨后就趴在田巧云的身上喘著粗氣。


   這活可不輕松,向濤連續奮戰了將近一個小時,田巧云幾乎都被他給干的暈了過去。


   見向濤無力的趴在自己身上,田巧云笑呵呵的摸著他的臉說道:&ldq(名人哲理故事)uo;濤子,你到底是不是第一次,咋這么厲害?我要是個小姑娘的話非被你干死不可。


   這場大戰田巧云是徹底得到了滿足,她現在是對向濤愛極了。


  向濤微微一笑,在她的胸脯上捏了一把,說道:這事有啥撒謊的,我就是第一次。


   哦,我看可不像,沒見哪個男的第一次能干一個小時的。


   一臉媚笑的看著身上的向濤,田巧云感覺她的下身又脹了起來。


  這下她可相信了,向濤剛才絕對是第一次,要不然哪能這么快就又有反應了。


   嫂子,咱們再來一次? 賊笑了幾聲向濤便有開始動了起來,田巧云雖說不是大姑娘,不過剛才那一番大戰已經讓她泄了幾次身子,如果再繼續的話估計今天都起不來床了。


   濤子,先別弄了,咱們下次再干,你剛破身,弄多了傷身子。


   反正向濤是第一次玩女人,田巧云以為向濤好騙。


  沒想到向濤只是邪笑了幾聲,也不管田巧云如何反對,就開始猛力的沖刺。


   直到又將一股精華噴出,向濤才把自己的家伙抽出來。


  而田巧云已經連動的力氣都沒有了,癱在床上一動都不動,向濤倒是擔心自己可能會把她給捅壞了。


   你沒事吧嫂子? 穿上了褲子,向濤朝田巧云問了一句。


  而田巧云只是無力的朝他擺了下手,連話都懶得說,看來是真不行了。


   你沒事那我就走了嫂子。


   又在田巧云的胸脯上摸了一把,向濤才出了田巧云的家。


  今天他是沒白來,不僅破了處男之身而且還梅開二度。


   一想到田巧云那大胸脯大屁股向濤就十分的興奮,等明天田巧云休息好了自己再來找她切磋。


   喲,嬸子,你這是干啥去? 從田巧云家出來沒多遠,向濤就見到 村長婆娘 白秀萍從趙二傻子家里出來,不過臉色不太好看。


  聽到有人說話,白秀萍抬起了頭,見是向濤臉上才擠出一絲笑容。


   是濤子呀,沒啥事,我到柱子家閑逛。


   柱子是趙二傻子他爹的小名,村里人都這么叫他,向濤見了他也是叫柱子叔。


  平時村長婆娘嫌趙二傻子家窮,很少上他家來,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跑到這里閑逛。


   聽到白秀萍的話向濤撇了撇嘴,這婆娘四十二三歲的年紀,由于常年不干農活長的倒也算白凈,也算是配得上她那個名字。


   不過村里的人都知道,她那張嘴里從來都沒有一句實話,而且這娘們特別勢力,用著你的時候叫爺爺都行,用不著了就立馬把你揣到一邊。


   要說她到趙二傻子家閑逛向濤是打死都不信,不過這也不關他的事,他得趕緊回家睡一覺,晚上還要進山打獵呢。


   濤子,明天俺家豬圈上梁,記得來喝酒啊。


   錯身的時候白秀萍朝向濤說了一句,向濤一聽眉頭就皺了起來。


  心想難怪她從趙二傻子家出來拉長個臉,肯定是趙二傻子他爹說不去。


   蓋個豬圈都請喝酒,還上梁,瑪德豬圈有梁嗎。


  村長家這是擺明了想收禮,這半年來他家都弄出不少這事了。


   今天竄瓦明天蓋狗窩的,竟出幺蛾子,其實就是想多摟點錢。


  村長家擺桌,誰去了不得隨個幾十大洋。


   雖然向濤心里直罵娘,但嘴上卻連連答應。


  畢竟自己的低保錢是村長幫他申請的,也是村長負責發給他,要是把這娘們給得罪了,那自己的低保肯定就拿不到了。


   濤子,今晚還要進山吧,明天來的時候再帶點野味兒,小瑩今天回來,明個給她嘗嘗鮮。


   小瑩是白秀萍的閨女,在城里念大學。


  跟她那個勢力眼的媽一樣,總是拿鼻孔看人。


  而且仗著她爹是村長,以前沒少欺負向濤。


   一聽到要白秀萍說還要吃野味兒,向濤心里把她家的十八輩祖宗都問候了個遍。


   行,嬸子,明天我就給你帶去。


   沖著白秀萍的背影吐了口唾沫,向濤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就開始睡大覺。


   向濤爹娘死的早,他爹也沒教向濤什么本事,只教了他如何打獵。


  下河村四周都是山,林子也密,山上有不少的野獸。


   雖然不會種地,不過向濤打獵可是把好手。


  只需要一把弩弓和幾只鋼箭,向濤每次上山都能打不少野味兒回來。


   有些野獸是國家保護動物,是命令禁止捕殺的。


  不過這里山高皇帝遠的,鄉鎮的干部下鄉都不來,所以倒是沒人管。


   平日里打到的 東西向濤要么腌制起來,要么就拿去和人換點別的東西。


  下河村是個窮地方,一般人家平時都吃不上肉。


  所以向濤換東西很好換,村里人都愿意跟他交易。


   可能是剛才在田巧云身上用了太多的力氣,向濤這覺睡的特別香,一直到天色擦黑了向濤才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隨便吃了點肉干,就拿著家伙什,帶著他的獵犬進山了。


   這只獵犬是他爹留給他的,有七八歲了,算是條老狗。


  狗的年紀雖然不小,但依舊異常兇猛,長的跟半大牛犢子似的,而且捕獵的經驗十足。


   一般的獵物向濤都不用出手,只要放出獵狗就能搞定。


  而且這狗連狼都不怕,并且還干掉過一頭狼。


   每次向濤上山肯定會帶著它,捕獵之后也會好好的獎賞它一番。


   捕獵的時候向濤一般都是在外圍,山里有熊瞎子,還有狼群,他很少往山里面進。


  今天他的運氣不錯,剛鉆進林子幾百米就看到一頭野山羊在休閑的吃草。


   向濤示意大黑慢慢的靠近山羊,隨后他揚起手中的弩弓,瞄準山羊。


  見大黑已經就位,向濤扣動弩箭上的扳機,鋼箭以極快的速度飛向山羊,射到山羊的腿上。


   今天的收獲十分不錯,剛剛進山就抓到了一只野山羊。


  向濤拿出繩子把山羊捆上,一下扔到肩膀上就向山下走去。


   這羊他打算養著,以后跟誰家的羊配個種還能下小羊羔。


  小羊羔的價格可不低,一只能賣到七八十,又是比不錯的收入。


   美滋滋的回到家里,向濤把羊栓好,告訴大黑不準打它的主意,就跑到外面閑逛。


  下午的時候覺睡足了,現在根本就睡不著,向濤也只能出去閑逛。


   這陣已經是晚上八點多,經常在村頭大樹下扯皮的那幫娘們也都撒了。


  向濤本打算是找那些老娘們說會葷話,但到那一看沒人,也只能郁悶的往家走。


   路過村長家的時候向濤聽到里面有嘩嘩的水聲,心想莫不是白秀萍那娘們洗澡呢?雖然白秀萍的年紀不小,但皮膚很白,胸脯也不小,一定很都看頭。


   越想向濤就感覺心里越刺撓,輕手輕腳的走到村長家墻邊,搬了幾塊磚頭踩在腳下,向濤的腦袋向院子里看去。


   白秀萍家里沒開燈,不過月亮很大,向濤能清楚的看到井邊站著一個人影,踩在一個裝滿水的大盆里洗澡。


   我次奧,是二丫蛋子 毛瑩


   毛瑩是白秀萍的閨女,跟向濤年紀一樣大,二丫蛋子是向濤給她起的外號。


  這丫頭發育的十分不錯,跟她老媽都有一拼了。


   胸前的那一對肉峰一點都不比白秀萍的小,而且十分堅挺。


  要不是向濤頭腦還算清醒,他都想跳進院子里摸上一把。


   毛瑩一邊用井水沖著身子一邊輕輕哼著歌,看樣子村長和他婆娘都不在家,要不然這丫頭也不會就在院子里沖涼。


   眼睛掃到毛瑩,向濤能隱約的看到她那茂密的叢林。


  雖然下午的時候已經放了兩炮,不過向濤一看到毛瑩的身子頓時就堅硬如鐵,恨不得直接沖進院子把二丫蛋子推倒給就地正法了。


   看著毛瑩那白白的身體,向濤的一只手摸向了自己的,不斷的揉搓了起來。


  雖然自己以前也會經常和五姑娘交流,不過看著二丫蛋子動手管要比自己想著動手刺激的多。


   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大,向濤開始慢慢的哼哼,也忘了自己還站在磚頭上,向濤一個沒注意磚頭就倒在了一邊,向濤也摔了個跟頭。


   誰? 聽到墻外的聲音毛瑩立馬就喊了一聲,這丫頭也真有尿,居然連衣服都不穿就往門口走。


  也是她霸道慣了,在這下河村她還從來都沒怕過誰。


   聽到毛瑩的聲音向濤急忙從地上爬起來,撒開腿就跑。


  等毛瑩打開大門的時候向濤已經跑出來老遠,毛瑩也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不斷的奔跑。


   背影看著有些眼熟,是誰呢? 想了一會兒毛瑩沒想出個所以然來,轉身又回了院子。


  沒想到自己洗澡會被人偷看,毛瑩也沒什么心情再洗了,擦了擦身子就進屋了。


   一口氣跑到了家里,向濤打開門一屁股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幸好自己跑的快,要是讓二丫蛋子發現自己偷看她洗澡,那肯定得跟自己沒完,搞不好會抓自己一臉花。


   喘了半天的粗氣,向濤才緩過來,一想到毛瑩那堅挺的胸部和神秘的草叢向濤又是一陣興奮,下面的家伙也昂然挺立。


   不知道日那小妞會是個啥滋味,真想試試。


   在心里暗笑了幾聲向濤便躺在床上睡覺,雖然不困,不過實在是無事可做,也只能睡覺了。


   第二天一早向濤早早的起了床,先給山羊弄了些草料,又給大黑弄了些吃的,向濤從倉房里拿了兩只野山雞直奔村長家走去。


   村長家今天請客,反正也得去,晚去不如早去,能給村長留個好印象不說,還能先吃點好吃的。


   農村請客一般都是在上午九點左右,向濤到村長家的時候已經有幾個老娘們在那忙活飯菜了。


   而且鍋臺上放了一大盆炸好的雞塊,向濤一見就直流口水,上前就拿了幾塊塞進嘴里。


   向愣子你干嘛呢,誰讓你吃東西的? 雞塊還沒嚼幾口,向濤就聽到了毛瑩的聲音。


  向愣子是毛瑩給向濤起的外號,小時候向濤是有些發愣。


   半年沒見,這丫頭長的更水靈了。


  毛瑩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圓領T恤,把她那本來就高聳的胸部襯托的更加聳立。


   下身穿著一條牛仔褲,把她那對修長的大腿緊緊裹住,任東一看下面就有了反應,急忙裝作咳嗽彎下身子。


   他那東西只要是有反應就會把褲襠給撐起個大包,要是不彎腰肯定得讓二丫蛋子看見,到時候還不說他耍流氓啊。


   哎呀小瑩,來著是客,濤子不就是吃點東西嗎,你看你。


   白秀萍一見向濤手里拎著兩只野山雞頓時就笑的合不攏嘴,隨份子還送野味兒,這小子可真會做人。


   以后得多在她家那口面前說說向濤的好話,上面要是有啥好政策的話也得可是他先來。


   嬸子,這是跟你家二丫拿的野味兒,我昨晚剛打的,嘗嘗鮮。


   將野雞遞給白秀萍向濤看了一眼毛瑩,見她只是盯著自己的背影頓時心里就是一驚。


  別是昨晚的事情她知道了吧,要不用這眼神看我干啥? 做賊心虛,向濤被毛瑩一盯頓時就開始不自然。


  而毛瑩一見向濤那副不自然的樣子,心里頓時冷笑了起來。


   昨晚雖然沒看清那人是誰,不過這背影倒是跟向濤很像。


  毛瑩心想好啊你個向愣子,居然敢偷看姑奶奶洗澡,看我怎么收拾你。


   毛瑩在一邊咬牙切齒的看著向濤,而向濤則跑到伙房那幫忙去了。


  他也想通了,自己就來個死不承認,她二丫蛋子再能也不能把自己咋地。


   而這時隨禮的人也漸漸都來到了村長家里,村長毛大貴見人已經來了不少,也出來招呼,一邊給人發煙一邊和幾個人擺著桌椅,菜已經做的差不多了,只要人到齊就能開飯了,這是村里的規矩。


   毛大貴家門口擺了張小桌子,他弟弟毛二貴拿著毛筆像模像樣的坐在桌子后面記賬。


  來的人都去他那寫禮,有隨二十的有隨三十的。


   下河村是個窮村子,一般家都沒啥錢。


  而且這半年村長家辦了好幾次事了,誰有那么多錢老隨他。


   只有 孫大棒槌的老婆常 桂香隨了一張大團結,她家是村里的第一大戶,每次到村長家隨禮都屬她隨的最多,誰讓她家老爺們能掙錢呢。


   孫大棒槌在外面包工程,一年不少賺。


  常桂香這娘們就在家帶孩子,錢啥的也不用操心,養的白白胖胖的。


   不過常桂香雖然已經是三十多歲的人了,但長的臉嫩,看上去就跟二十三四似的。


  她最看不上的就是田巧云,說她就是個勾引漢子的騷狐貍。


   有一回他家孫大棒槌在村口跟田巧云調情讓她看著了,愣是在田巧云家跟她對罵了一下午,嚇的她家孫大棒槌都沒敢在家住,直接跑回了城里的工地。


   也不知道這娘們是有意無意,那么多空位不坐,偏偏一屁股坐在了向濤身邊。


  向濤正在嗑瓜子,見常桂香在自己身邊坐下向濤就往邊上挪了挪,給她讓了點地方。


   誰知道好心當成驢肝肺,常桂香非但不領情,還不陰不陽的對向濤說了一句。


   喲,你是嫌我胖還是咋地?咋見我就躲呢?是不是姓田的那個騷貨挨著你你就不躲了? 最后一句話常桂香說的聲音很輕,也只有向濤能夠聽清。


  但向濤一聽到那話頓時就嚇了一跳,常桂香話里有話,是不是她知道些什么了? 他和田巧云的事也只能偷了來,萬一要是傳出去了等劉大嘴回來肯定得和他沒完。


  倒不是向濤怕那個劉大嘴,怎么說也是自己睡了人家老婆,理虧,鬧開了對誰都不好。


   嫂子,看你這話說的,我咋能嫌棄你呢,這不是怕擠著你嗎。


   嘿嘿笑了兩聲,向濤朝常桂香身邊坐了坐。


  常桂香見向濤又靠了過來,臉上才露出笑容。


   你昨天跑田巧云家干啥去了?你們在院子里的事我可都看見了。


   常桂香壓低了聲音對向濤說了句,而向濤一聽這話頓時就冒了一身的冷汗。


  他沒想到這娘們真看著了,這要是傳出去向濤也就不用在村里混了。


   嫂子,你可別亂說,我啥時候去她家了,我昨天在家睡覺來著。


   向濤說話都有點心虛,常桂香哪能信向濤的話。


  昨天她路過田巧云家看的清清楚楚,見兩個人在院子里亂摸,沒一會就進屋子了,傻子都知道他們進屋干啥去了。


   濤子你別多心,嫂子就是想知道你日了那個騷貨沒有。


  那騷貨就是欠日,你要是把她給日死了嫂子還得感謝你呢。


   說完常桂香就咯咯的笑了起來,向濤暗自擦了一把冷汗,常桂香和田巧云的事情他也知道,明白這兩個人不對口。


   不過這娘們也夠毒的,居然還讓自己日死田巧云。


  不就是他家老爺們跟田巧云打情罵俏了一次嗎,也不至于這樣恨人家呀。


   濤子,聽說你長了個大家伙,是不是真的,那田巧云一定得讓你日的很舒服吧? 在向濤耳邊說了一句,常桂香的一只手就摸在了向濤的大腿上,隨后順著大腿向上,一下就抓在他的褲襠上。


   也就是他們是靠墻坐,而且桌子上還有塊大桌布,要不然常桂香這么摸向濤肯定得讓別人看到。


   常桂香家里雖然有錢,不過孫大棒槌也是常年在外面,很少回家,就算是回家和她辦事的時候也是草草了事,就跟小學生交功課一樣。


   這孫大棒槌又快三個月沒回家了,她那塊沼澤地也旱的夠嗆。


  昨天看到向濤跟田巧云在院子里互摸的時候她就受不了了,也想見識見識向濤的家伙到底有多大。


   濤子,你這東西可真不小。


   一邊裝作悠閑的嗑著瓜子,常桂香一邊在向濤的褲襠上來回揉捏。


  感覺到向濤有了反應常桂香一把就抓在他的東西,不斷的摸索,好像要摸清楚向濤的東西有多大似的。


   低聲在向濤身邊說了一句,常桂香的手便開始抓著向濤的家伙套弄。


  因為怕讓別人看著,常桂香的動作并不大。


   雖然常桂香的力度不大,不過向濤還是舒服的一挺身子。


  沒想到這個常桂香也跟田巧云一樣,是個浪貨,沒準吃過飯了這娘們就會喊自己跟她去打跑。


   在心里意淫了一下,向濤又往常桂香的身邊靠了靠,兩人離的越近下面的動作就越不容易被人發現。


   而常桂香在向濤的東西上抓了一會好像不過癮,居然把向濤前門的拉鏈給拉了下來,把他那東西拿了出來,緊接著便一把握住。


   可真是個大家伙。


   感覺到向濤的東西在自己的手中不斷跳動,常桂香的下面也濕了一片。


  他家孫大棒槌雖然外號叫的響亮,但東西卻小的很,都沒向濤的一半大。


   常桂香完全可以想象,如果把向濤的家伙塞到自己的下面那該是怎樣一種感覺。


  想到這里常桂香幾乎不能自已,真想立馬就把向濤的家伙給夾到她的溝洞里面。


   哎呀,我東西掉了。


   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常桂香喊了一聲就鉆到桌子底下找東西。


  而常桂香剛一進桌子下面向濤就感覺自己的東西進入了一個濕潤的地帶,他撩開桌布一看,常桂香居然蹲在他的下面,把他的家伙也含進了嘴里。


   昨天破身,今天又有人給他吹喇叭,向濤心想自己最近是不是交桃花運吶。


  常桂香在下面吞吐的十分來勁,而向濤則舒服的挺直了身子。


   還是第一次有女人給他吹,那感覺可真奇妙,簡直跟弄女人那里的感覺差不多。


   喲,濤子,你這是干嘛呢?要抽風啊? 就在向濤享受著常桂香服務的時候,門口傳來一個戲謔的聲音。


  向濤都不用看就知道說話的肯定是謝 老賴,整個村子也只有他才會擠兌向濤。


   這個謝老賴四十五六歲,由于常年干農活的原因特別顯老,看上去像六十多歲的人。


  一臉的褶子不說,頭發也有一大半白了。


   本來謝老賴的閨女是和向濤定的娃娃親,向濤他爹一死謝老賴就悔婚了,弄的向濤在村里都抬不起頭,要不然也不至于到現在也沒人給他說親。


   在農村,被悔婚的一方是十分丟人的。


  所以向濤也就恨上了謝老賴,每次見到他也不給他好臉色看,而謝老賴一見到向濤就擠兌他。


   按說他是向濤的長輩,不應該這么干。


  但謝老賴也不知怎么了,就是看向濤不順眼,每次見他都忍不住要埋汰他一頓。


   一進村長家的大門他就看到向濤在那挺直了身子,好像抽風似的,頓時就給了向濤幾句。


   聽到謝老賴的聲音,桌子下面的常桂香也停止了動作。


  把向濤的東西塞回他的褲襠,又幫他把拉鏈拉好才從桌子底下鉆了出來。


   哎呀總算是找到了,這戒指有點大,老往下掉。


   一邊往手上戴著戒指常桂香一邊笑呵呵的說道,感覺到嘴角還有口水,常桂香伸出她的小舌在嘴角舔了一下,將口水吸進嘴里。


   而向濤一見她這個動作本來已經軟下去的東西立馬又站了起來,實在是太誘人了,要不是在村長家,向濤真想把這娘們按到地上,立刻就把她給辦了。


   喲,桂香妹子,你啥時候來的,咋不等大哥跟你一塊來呢。


   一看到常桂香謝老賴頓時兩眼放光,一屁股就坐在了常桂香的身邊。


  謝老賴的婆娘早就去了另外一個世界,他家本來就窮,又帶著個孩子,根本就續不上媳婦。


   這些年謝老賴一直在打光棍,下面的東西都憋的變色了。


  他早就看上常桂香了,趁孫大棒槌不在家的時候他半夜經常趴常桂香家的窗戶。


   見常桂香在這里,他哪能不往前湊。


  而且還離常桂香十分近,兩個人都快挨到一塊了。


   等你干啥?你能幫我隨禮呀? 沒好氣的沖著謝老賴說了一句,常桂香往向濤這邊挪了挪。


  本來她離向濤就很近,這一挪沒挪穩,一下靠到了向濤的身上。


   嫂子你小心點,這是躲狗咋的,咋這么急呢。


   扶穩常桂香,向濤笑呵呵的朝她說道。


  而謝老賴一聽到向濤指桑罵槐,當時就急了。


   小王八蛋,你特么的罵誰是狗? 謝老賴的聲音很大,院子里的人都聽到了,全將目光轉向了向濤這桌,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


   誰搭茬我就罵誰。


   對于這個謝老賴向濤也恨的夠嗆,所以向濤嘴上也不饒人,一點都沒對謝老賴客氣。


   麻痹的小B崽子,你敢罵我,你這有娘生沒娘養的東西,你信不信我大嘴巴抽你。


   在常桂香面前掉了面子,這人謝老賴十分氣憤,不然他也不會罵的這么狠。


  而向濤一聽到謝老賴居然罵他母親,也從凳子上站起,伸手就要揍那家伙。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368955.html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4075294.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1419351.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9858725.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7743233.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8568780.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8187412.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1469790.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9830233.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2036308.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writemyessayabc.com/tdysmy/345.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