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ni 087

跳蛋有什么用 (14) 2021/8/7 10:46:14
ssni 087


“嗯!”提到剛才發生的事情,郭 小美臉色緋紅穿著衣服和褲子,點點頭不敢說話。


  等郭小美穿好衣服之后, 劉為民 忍不住 開口朝她問道:“你沒事,干嘛跑到這里跳水自殺呢!要不是遇見我的話,你這條小命真沒救了。


  ”劉為民也弄不清楚,郭小美沒事為什么要跑到這來自殺,真是太意外了。


  “我也不想的。


  ”郭小美說到這,眼神里一片黯然。


  經過這次大難不死之后,她也徹底想開了,好死不如賴活著,死亡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氣才能完成啊!不過不知道為什么,在面對劉為民的時候,郭小美很想把心里的委屈都和劉為民坦白。


  或許是劉為民咱的慈眉善目,老實可靠。


  又或者是剛才兩人發生了超友誼的關系,所以郭小美才這么容易朝劉為民敞開心扉吧!總之,在她的心里,不知不覺中已經有了劉為民的位置。


  然后她就把自己的遭遇,一點一滴朝劉為民解釋起來。


  原來自從那日回家之后,趙元彬的父母隔三差五就數落郭小美是一個不能下蛋的母雞,整天只會浪費糧食。


  這讓郭小美心里十分的委屈和傷心。


  本來生不了孩子不是她的問題,只不過她為了顧及丈夫的面子,什么委屈都往肚子咽。


  誰知道趙元彬的母親得寸進尺,今天居然一言不合給了郭小美兩巴掌。


  這下讓郭小美心里壓抑的委屈徹底爆發出來,只見她一時想不開就跑到了這南頭山,然后躲在水潭邊上偷偷哭泣。


  再然后發生的事情,不用她說,劉為民也全都知道了。


  聽完郭小美的述說,劉為民這才發現她的右臉有一個淡淡的手掌印。


  “你一定很疼吧!”劉為民說完這話,右手不自覺摸著她的右臉,一臉關心道。


  “嗯!”摸著他伸來溫暖的大手,還有眼里憐惜的目光,讓郭小美心里一陣感動。


  一個見過一次面的男人就能如此關心人,而自己的老公卻對她冰冷漠不關心,這些都已經徹底傷害了郭小美的心。


  “劉醫生,謝謝你。


  ”郭小美一臉感動 望著劉為民,然后撲在他懷里低聲抽泣起來。


  “我真的很痛苦啊!”“沒事,沒事了。


  ”劉為民輕輕拍著她的后背,嘴里輕柔說道:“不管你遇見什么事都不要怕,一切有我。


  ”郭小美聽見他這關心的話語,頓時心里的感動更加泛濫和增強了。


  而美人入懷的劉為民,聞著郭小美身上的香味,劉為民忍不住心動起來。


  撲入劉為民懷里的郭小美,察覺到有 東西頂著之間小腹,頓時嬌顏上滿是羞澀的紅暈,嘴里忍不住開口問道:“劉醫生,你,你還想要啊!”“嘿嘿!剛才還不過癮,我們再來一次!”看見郭小美臉色潮紅的模樣,劉為民心里一動,嘴里忍不住調笑起來道。


  看見劉為民此時的模樣,還有剛才的瘋狂,郭小美是徹底嚇著了。


  她沒有想到劉為民看上去年紀大,可是身體素質一點也不比年輕人弱,剛才都已經戰斗了幾次,現在有蠢蠢欲動了。


  “我告訴你一個保準生孩子的訣竅。


  ”劉為民在郭小美耳邊吹著氣,輕聲說道。


  “什么訣竅?”生孩子可是郭小美心里最迫切的愿望,現在聽見劉為民這么說,她忍不住心動開口問道。


  “那就是……”劉為民說到這,安雙作怪的大手,順著郭小美衣服深入其中,攀上她胸前鼓起的內衣里,然后一臉享受揉捏起來。


  “每次完事之后,你要抬著屁股,等種子留在體內半個小時,不出一個月,你一定能懷上孩子。


  ”“真的嗎?”胸前受到刺激的郭小美,忍不住低聲嚶嚀一聲,右手緊緊抓著劉為民的背,然后兩個人又滾在稻草上。


  不一會,房子里又傳來兩人的喘息聲,還有人影彼此起伏的畫面。


  又一次激情過后,郭小美躺在劉為民的懷里,雙腿夾緊,面上潮紅閉著眼睛享受剛才的歡愉時刻。


  “小美,就讓我借給你種子吧!”劉為民撩撥著郭小美胸前的雪白,嘴里突然開口說道。


  “嗯!”郭小美閉著眼睛,回答道。


  反正現在他們都已經這樣了,郭小美也不想在找別人了。


  而且劉為民的給她的感覺十分美好,在沒有誰比他更合適了。


  傍晚的時候,有溫存了一會之后的劉為民和郭小美在約定下次見面的時間之后,一起下山去了。


  “劉叔,你怎么現在才回來呢!”正在做晚飯的林 蘭花看見劉為民一臉輕松模樣,頓時眼里滿是疑惑開口問道。


  不知道為什么,林蘭花總覺得今天的劉為民神情有些不太一樣。


  而且在他從自己身邊路過的時候,林蘭花居然在他身上聞到了女人的味道,雖然這個味道很淡,可是鼻子靈敏的林蘭花知道,劉為民一定是去找女人去了。


  “我今天去給我父親拜祭了。


  ”面對林蘭花疑惑的表情,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嘴里解釋起來道。


  “對了,今天有病人來 看病嗎?”劉為民嘴里打著哈欠開口問道。


  今天消耗體力太嚴重了,就算劉為民的身體強悍,也有些扛不住了!“沒有!”林蘭花望著劉為民打著哈欠的模樣,頓(幼兒益智故事)時一臉關心道:“只有幾個來買了一些感冒藥。


  ”“劉叔,你要是累的話,先去休息吧!”林蘭花看到劉為民打著哈欠的模樣,連忙一臉關心問道。


  “也行,一會你們做好飯菜給我留一點就行了,我想去睡一會。


  ”劉為民望著正在桌子上寫作業的王桂,朝林蘭花囑咐幾句之后, 就會自己的診療室休息去了,在這診療室的旁邊,劉為民有一張床上,平日他都是睡在診療室里。


  “嗯!”林蘭花望著劉為民走進診療室,然后關上房門之后,面上的表情五味雜瓶。


  她對劉為民出去找女人的事情,心里頗有些不是滋味,空落落的心里似乎有什么東西不見一樣。


  “咦!不對啊!”林蘭花心不在焉了半天,最后卻反應過來,以她的立場不應該生氣啊!雖然劉為民想要認王桂做干兒子,可這些話都只不過是順嘴一說而已。


  再說了,她以什么立場生氣呢!想到這,林蘭花頓時面若潮紅,她貌似想得太多了一些。


  “不行,我要給劉叔找一個媳婦了,要不然的話他出去和那些女人亂搞,惹出臟病那就不好了。


  ”林蘭花緊握著手里的湯勺,忍不住在心里暗暗說道。


  其實林蘭花根本不知道,她這是典型的吃醋心里,在不知不覺中她已經把劉為民當成了自己生命里的第二個男人。


  只是這時候她還沒有徹底明白,心里的真實想法而已。


  或許是因為昨天和郭小美的大戰太過消耗體力,所以劉為民第二天日上三竿才從床上打著哈欠起來。


  等他醒過來洗漱之后,打開診所的大門,然后坐在診療室,吃著林蘭花給他留下的燒餅。


  然后望著公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百無聊賴的發著呆,然后回味著昨天和郭小美的大戰細節。


  “老天果然對我不薄啊!”劉為民腦嘴里吃著燒餅,面上忍不住傻笑起來。


  “老劉,你大清早的坐在這里傻笑什么啊!”正當劉為民坐在辦公桌后面傻笑不已的時候,他從小玩到大好兄弟,南頭村的村長 陳大孔帶著一位年輕小女生走了進來。


  陳大孔從劉為民手里搶了一個燒餅之后,若無其事大口吃了起來,然后朝劉為民開口說道:“老劉,我有點小事,想請你幫一下忙。


  ”劉為民看見陳大孔一點也不怕生,拿起自己燒餅吃起來,這讓劉為民的心里忍不住一臉郁悶,這家伙還是和以前一樣,一點也不拿自己當外人啊!“什么事?”聽見這話的劉為民,面上一愣,然后望著他身后年輕女人,忍不住開口問道:“這位是……”“他是我侄女, 陳怡


  ”陳大孔三兩下把手里的燒餅吃完之后,連忙朝劉為民介紹起來道。


  “今年剛從的醫學院畢業,是一位實習醫生,我想讓她在你這里待上一年。


  ”“這怎么可能!”劉國聽完陳大孔的介紹,面上一陣有些不解開口問道:“她既然是醫生,不在大城市的醫院實習,跑到我這鄉鎮給私人診所干什么?”在劉為民看來,這陳怡來自己的診所,似乎有些大材小用了。


  這時候,只見陳大孔一臉苦笑道:“她這不是攤上事了嗎?”“什么事?”這下劉為民頓時來了興趣,開口朝陳大孔問道。


  誰知提到這,陳大孔一臉苦笑道:“誰說不是呢!可這個丫頭,在市醫院實習的時候一不小心得罪了人,我沒有辦法也只能讓她來找你這躲避了。


  ”在劉為民懷疑的目光下,陳大孔只能把陳怡所做的事情詳細給劉為民介紹起來道。


  原來陳怡今年從省醫科大學畢業,然后去了市里醫院實習。


  誰知道實習的時候,一位有錢人家的少爺對動手動腳的,然后陳怡氣不過把這少爺給狠揍了一頓,然后讓他不能讓人道了。


  “噗!”劉為民聽到這差點把嘴里的茶水給噴了出來,這個丫頭也太好太狠了吧!雖然劉為民沒有親眼看見這個場面,可是他的雙腿卻忍不住夾緊,下面感到一絲寒意,這對男人可是完完全全的要害啊!“她居然把人家的家伙給廢了,那問題可嚴重了許多啊!”劉為民也沒有想到陳冬的侄女居然這么厲害,居然能把那富家大少爺給弄成殘廢。


  人家傳宗接代的工具被他弄殘廢了,人家還能饒了?果然陳大孔聽見劉為民的感嘆,頓時忍不住一臉無奈苦笑道:“誰說不是呢!這丫頭仗著練過幾年跆拳道,出手沒輕沒重的,當時出事之后連忙離開市里,連家都沒回就躲到我這來了。


  ”陳大孔說到這,一副誠懇的表情望著劉為民道:“就讓她躲在你這,平日里給你打下手,工資不用給,吃飯問題和你們一起吃就行了。


  ”劉為民挺聽到這話,頓時心里忍不住一陣苦笑,自己這都快成收容所了。


  他讓林蘭花過來,不過是打著歪主意,想把林蘭花變成自己明媒正娶的媳婦,收留這陳怡圖什么呀!不過,劉為民一想起自己和陳大孔那可是從小穿著開襠褲一起長大的兄弟,而且在他服刑的時候,是陳大孔給他父親披麻戴孝,送終的,這個人情他必須還。


  再說了,那個富家少爺在有能耐,還能查到這窮鄉僻壤不成。


  想到這里,劉為民的拍著胸口朝陳大孔開口保證道:“行,反正我這房間挺多的,讓她留下來幫忙吧!我們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這敢情好啊!”陳大孔聽見這話,頓時緊繃的面容上一松,連忙拍著劉為民的肩膀,直呼他夠仗義。


  雖然來之前陳大孔心里有很大把握劉為民會答應,可這種事情劉為民答應是人情,不答應是本份。


  畢竟陳怡的確是在外面惹了事,這才跑出來的。


  既然劉為民答應收留陳怡,陳大孔連忙讓站在一旁的陳怡和劉為民見面,讓他們互相認識一下。


  不得不說,這陳怡果然是一個美人胚子,要不然的話她也不可能引起富家少爺的垂涎,甚至對她動手動腳的。


  彎彎的細眉,明亮的黑色眼珠里比林蘭花這種農村女人多了一絲靈動,還有自信之氣。


  而且因為她練過幾年武術的緣故,所以陳怡的眉宇之間還多了一絲英武之氣,讓人看過之后忍不住把她記在心里。


  “小怡,叫劉叔啊!”陳大孔看見陳怡過來之后一直站著在那,又不叫人的呆滯模樣,讓陳大孔忍不住著想要多剁腳,這丫頭怎么不會看臉色啊!“劉叔,您好!”在陳大孔的壓迫下,陳怡有些不情愿叫著劉為民。


  “嗯!”對陳怡一臉不情愿的表情,劉為民心里一臉不以為意,人家畢竟是城里人,而且還是省醫科大學的畢業生,現在卻要躲在這鄉下診所里,給他這個土醫打下手,她心里自然滿腹牢騷。


  身份不對等,陳怡對自己有意見,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畢他不會和陳怡一般見識的。


  “既然我答應了你叔叔,讓你留在這,就一定會照顧你的。


  ”劉為民說到這,想了想又繼續說道:“既然你也是醫生,一會有人來看病,你就負責給病人看病吧!至于你住的地方,等蘭花回來之后,再給你安排。


  ”劉為民說完這話之后,起身把陳大孔送到了診所外邊。


  “老劉,請你見諒,小怡這孩子被我大哥和大嫂寵壞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啊!”走出診所之后,陳大孔一臉歉意朝劉為民嘆息道。


  聽見他的話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道:“沒事,我們都一把年紀了,怎么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也是!”陳大孔聽到這也覺得是這個道理,畢竟他們都一把年紀了,又怎么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陳大孔說到這,突然一副意味深長望著劉為民,嘴里忍不住調笑起來朝他道:“老劉,你小子是不是對林蘭花有什么想法呢!”“這,這怎么可能!”劉為民陳大孔這么突然一問,頓時神情有些慌張,嘴里連忙解釋起來道:“你想什么地方去了,我是那種人嗎?”“你這家伙跟我,你還玩什么心眼啊!”陳大孔看到劉為民打死不承認的表情,頓時嘴里忍不住笑著開口鄙視道:“就算你們在一起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劉為民真的和林蘭花在一起的話,陳大孔也是樂見其成,畢竟他們兩個人都是苦命人,在一起過日子也無可厚非的。


  “你是不是在村里聽見什么閑話?”劉為民對于陳大孔這么問,頓時心里忍不住一陣緊張,開口詢問道。


  在鄉下地方,有時候流言真的會害死人。


  對于這些流言,劉為民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可是林蘭花一個女人,又帶著一個孩子,要是被其他人污蔑的話,以后她還怎么在村里生活下去。


  “大家大家都不是傻子,你這么照顧林蘭花,還出錢送她兒子讀書,就是一個明眼人也看得出你對林蘭花有意思了。


  ”陳大孔拍著劉為民的肩膀鼓勵道:“既然你看喜歡人家,就出手要快,這樣村里人就不會說什么閑話了。


  ”其實這幾年因為電視,還有年輕人都外出打工的緣故鄉民們的想法也開明了許多。


  “這,這個以后再說吧!”因為他和陳大孔都是幾十年的好兄弟,所以他也不想瞞著陳大孔,然后點頭道:“你侄女在我這,你就放放心好了,我不會讓她受到半點委屈的。


  ”陳大孔聽見劉為民的話,面上十分滿意道:“有你在我當然放心了,那丫頭就是這種臭脾氣,你多多見諒一下。


  ”兩人寒暄幾句之后,陳大孔就離開了劉為民診所。


  離開之前,劉為民詢問了一下修路的情況,結果陳大孔卻是苦笑不已告訴劉為民,修路的事情又涼了。


  對于一點,劉為民也有些無可奈何,畢羅漢看到這里竟這些都是政策安排,他一個普通人根本沒有什么能力去管這些多余的事情。


  劉為民回到診所的時候,正好看見一個鄉民前來看病,而陳大孔的侄女陳怡正在劉為民的位子上給病人看病。


  劉為民看到這并不說話,站在旁邊望著陳怡給病人看病。


  不得不說,陳怡的確是不愧是省醫科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只見她坐在劉為民的座位上熟練的給病人看病,然后寫下看病記錄。


  “你這是吃錯東西,腸子發炎而已,我給你掛幾瓶藥水就好了。


  ”陳怡在病人腹部看了一下之后,朝病人開口道。


  這個鄉民捂著肚子一臉痛苦,朝陳怡道:“醫生,趕快給我輸液吧!我肚子都快疼死了。


  ”“好的!”陳怡聽見這話,趕緊起身給這病人配起藥水來,結果卻被劉為民攔住。


  “劉叔,你這是什么意思?”陳怡雖然嘴里說得客氣,可是語氣里對劉為民卻沒有半點尊敬。


  “他不止腸炎犯了,而且肝臟也有問題,給他加一點治療肝病的藥!”劉為民仔細查看了一下病人的情況之后,朝陳怡開口說道。


  “肝病?”陳怡聽見這話面上一愣,眼里滿是疑惑望著劉為民道:“劉叔,你沒有看錯吧!他明明是腸炎,怎么會有肝病呢!”看見她一臉不服氣的模樣,劉為民輕輕翻開鄉的眼睛,指著眼底深處想淡淡的黃色素,道:“你自己來看吧!”陳怡聽見他的話,一臉疑惑上前望著鄉民眼底黃色的細肉,在聽從劉為民的方法,輕輕敲著患者肝臟的位置。


  結病人疼痛感更加強烈,甚至滿頭冷汗,臉色慘白不已。


  “疼死我了!”不僅如此,這個鄉民被陳怡用手輕輕一按之后,整個人疼痛增強,生不如死。


  聽完劉為民的解釋之后,陳怡的眼里看向劉為民的時候,再沒有什么藐視和看不起的目光。


  在給鄉民配好藥水輸液之后,陳怡來到劉為民面前開口問道:“劉叔,你怎么知道那個病人的肝臟有問題?”這時候陳怡實在是沒想到劉為民,光憑一眼就知道病人哪里病了,這技術也太牛逼了吧!面對她的疑惑,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道:“這沒什么大不了的,熟能生巧而已。


  ”陳怡聽見劉為民的話,頓時不敢再瞧不起劉為民了。


  他和鄉下那些坑蒙拐騙的庸醫不一樣,是真的有本事的人。


  在看到陳怡服氣的眼神之后,劉為民心里一臉滿意的模樣開口朝她道:“剛才那個病人因為長期喝酒抽煙的問題,再加上經常熬夜,身體里的毒素不斷累計在肝臟,從而引發腸炎。


  ”劉為民說的著,然后從旁邊的藥房里抓出幾副中藥包好,然后遞給陳怡開口說道:“一會那病人輸完液之后,讓病人拿回去熬藥喝,這些藥對肝病有很強的療效。


  ”“中藥?”陳怡聽見這話,在看桌上劉為民包好的中藥,面上一副訝異的表情道:“不是說中藥都是騙子嗎?”在她學習的醫療知識里,中醫都是那些跳大神,喝符水治病的騙子而已,一點都不靠譜。


     不讓穿內褲,還放跳蛋門衛給校花下藥我的私處大嗎,有圖初一   我曾經在編織好的世界里落淚,混淆了我的所有感知,不知道下一步應該做什么, 也不知道現在的我應該怎么做,那個時候的我不懂得什么叫做挫折,也不渴望去領略外面的高處不勝(完美暗戀)寒,不過是傻傻地待在已經被編織好的世界里學習如何去說學逗唱。


    這里叫做云鎮,顧名思義,這里的云潔白而厚實,看起來就像是一朵朵乍開的棉花一樣松軟,讓人有一種想要在其中滾上一滾,睡上一睡的欲望,定是舒服得緊吧?  這里是南方的一處小鎮,好像不與外界相連似的有著屬于自己的獨特氣質,淳樸而溫情,內斂而精致。


  這里,十天一次綿綿細雨,一個月一次晴空萬里,不過這里的雨出奇的柔和,淅淅瀝瀝,綿綿軟軟的。


    所以我很喜歡在下著毛毛細雨的時候漫步在栽種著山茶花的道路一側,雨水一時半會兒是不會打濕衣服的,因此可以不用打傘,不過這里的女孩子卻很喜歡打傘,因為那傘面上涂畫了精致的山茶花和清水芙蓉,如今這樣的油紙傘已經快要銷聲匿跡了。


    我第一次來這里的時候只覺得所有的一切事物都不適合自己,譬如睡覺時身下堅硬難耐的 竹席床,喝水的時候要去 院子里打一些沒有味道的自來水,屋子里幾束昏昏沉沉的光線,我想我這是圖什么?來這里活受罪嗎?  來的第二天,隔壁豆腐鋪的 老板娘興匆匆地跑過來,二話不說地拉起我的胳膊笑瞇瞇地指著一行不知道去往何處的大部隊,經過一路上的交談我才知道原來這里還是有早集的,耽誤了一時半會兒可就沒有什么便宜東西了,我突然覺得還挺好玩兒,這些人居然可以實在成這副模樣?讓我眼界大開。


    老板娘說這里買東西真的很方便,叫我買一些摸起來滑溜溜的被褥和毛巾,以后可以睡得更舒服一些,我不禁朝她啞然失笑,看著面前被她挑來挑去的繡花被褥心里突然像是被開鑿出一片泉眼似的流出了甘甜的蜜,我知道,這確實是一個有助于睡眠的好方法。


    我們那里生長的牡丹又大又香,有的顏色紅得嚇人,我的院子里本就栽種了一片,天氣溫暖的時候就開得極美,大朵大朵的頗有一種豪放和灑脫的意味,我瞧著中意就另買了花盆移進去一株,放在陽光充足的窗臺上為毫無生氣的屋子里帶來了許多顏色,添了一縷恰到好處的芬芳。


    我在這里住了很久,知道了很多關于這里的習俗和風趣,我住的房間是一座有些年紀的單棟竹樓,對面是一片緊貼著修筑起來的青色竹樓,那上面有一雙感情很好的青梅竹馬,有時女孩子家里蒸了紅豆糕就會跑到窗戶外面那連在一起的臺子上叫男孩順著臺子跳到她家里去吃,我時常在陽光下看書的時候見到這樣的一幕幕,只覺得挺幸福。


    我的曾經追逐過太多得不到的東西,雖然如今已經都成了積累在面前的過眼云煙,被自己偶爾想起來就習慣地拿出來取笑一番,可還是將記憶中那個滿是朝氣的女孩子折騰成這樣一個只喜歡偷懶一整天的宅女,宅在一個不知名的地方里享受那里的風土人情,享受那里的生機勃勃,和那里的溫柔可親,不知不覺 我已經愛上了這個地方,這個充滿了熱情和友愛的地方。


    我曾經覺得幸福就是用手里的金錢去肆意揮霍感受別人的阿諛奉承,我曾經覺得幸福就是站得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地對待所有人,我曾經覺得幸福就是孤注一擲不論最后的結果是否光鮮亮麗,可如今的我,只覺得這里寧靜的風,溫柔的雨,潔白的云就是幸福。


    我再也看不見那些 世俗喧囂,因為閉上眼睛是花香鳥語,睜開眼睛又已經是春暖花開,看不到丑陋的時候自然就會忘記什么是丑陋,而其余留在心里的就只剩下滿滿的陽光明媚。


    從來沒有這樣一個故事告訴我們幸福到來時要流下淚水,我只知道我的幸福來得讓自己有些猝不及防,你看,遠處走來的人們,手挽著手,肩并著肩,笑容璀璨而耀眼,我穿著一身當地的紅色印花長裙,那是隔壁老板娘為我選的顏色最明艷的一條,她說我穿上特別像獨自盛開在山腳下的山茶花。


    我的日子過得自由自在,鎮上的人幾乎在短短的一個月里就與我混得熟悉,我喜歡他們的熱情,我喜歡開心的時候和這里的女人一樣胳膊挽著胳膊在熱鬧的廣場上跳舞,路過的人會給予我們真摯的稱贊和掌聲,興起的時候也會加入我們一起跳那瘋狂而激揚的舞蹈。


    呼,旁邊有孩子在吹蒲公英,大片大片的絨毛飛掠在空中不知道會停泊在哪一個角落里,可我知道,它不會就這樣停止自己追逐自由和歸屬的步伐,等到大風又起的那刻,它還會繼續追尋,追尋那些屬于它們的世界,然后在那里,生根發芽。


    我看不到也不知道前方的道路究竟是平坦還是坎坷,我不顧旁人的側目,伸出胳膊迎著風咧開嘴大笑,我只是知道現在的我很幸福,沒有后悔當初毅然決然的決定,如果這里是有生命的地方,我真的很像親吻它,告訴它,我似乎已經愛上了你。


    窗外,陰雨連綿,我的心得好高,我已經觸及不到,雨水好像已經迸濺到了窗口處我工作時用的紅木桌椅上,濕透了我桌上那零零散散的稿紙,雨水的味道是如此清新,沁入心扉,我突然不想關上窗戶,因為我知道我還沒有看夠這窗外的景色。


    我趴在清涼的竹席上看窗外的湛藍和青翠,將調好了的顏料潑灑在雪白無暇的宣紙上,將一切美好都留在上面,落款的地方寫上貪愛,我把它掛在房間里的墻壁上,醒來就可以看到,后來,老板娘從我要來了這幅畫掛在了她房間的床頭旁,至今為止,我都不知道這幅畫成了什么模樣。


    然后,我回到了我那依舊喧囂世俗的世界里,每天還是一樣的疲憊和無趣,可如今的我卻感覺周圍的一切似乎都變得安靜而晴朗,我想,等到下次假期的時候一定要提前收拾好行李,回到那個屬于我的世界里去享受那里還在等待我回來的幸福。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9108718.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1468231.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4213813.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4503469.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1651300.html
https://twtgfbvvbfdfcf.weebly.com/6758842.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3019142.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121563.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3197220.html
https://xiaomifengok.weebly.com/1148755.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easyloc4you.com/tdysmy/315.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