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 電影 愛

跳蛋有什么用 (11) 2021/8/6 18:46:45
成人 電影 愛


聽到 了我爽快的回答之后, 陳老師的臉上立即露出了更加燦爛的笑容,他笑呵呵 的說著:“ 楚楚,剛剛聽說你每天要擠掉那么的奶水, 我感覺就這么浪費掉了怪可惜的,那個我想說的是,你能把多余的奶水讓給我喝嗎?”當陳老師突然將這句話說出來之后,我的臉蛋頓時一下子紅到了我的脖子根那里去了,無比的尷尬,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些什么。


  陳老師見我不回話,他的表情也變得有些嚴肅了起來,重重地說著:“楚楚,你別誤會我的意思,我是你的老師,你曾經是我的學生,教書育人是我原本的職責,我不可能不要臉的做出一些違背人倫道德的事情!”陳老師的話,說的特別嚴肅,表情也非常認真,我一下就慌了,連忙擺手解釋:“陳老師,我……我沒有誤會您,只是,只是……”我紅著臉,眼睛不敢看他。


  聞言,陳老師似乎松了一口氣,重新掛上和藹的微笑,“楚楚,老師只是不想看見你這么多這么好的奶水就這樣浪費了!你別想太多。


  ”完了之后直接從他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千塊錢放在了我的面前,然后淡淡的說著:“楚楚,你看這樣可以嗎?你這么好的奶水浪費了也挺可惜的!正巧我的腸胃最近出了點小毛病,聽 醫生說母乳對這方面有很好的調養作用!老師花錢買你的奶水治病,這可是正兒八經的事情!”當他將這一千塊突然放在了我的面前的時候,我感覺到更加的不好意思了,陳老師畢竟教導過我三年,沒有他的信任,我也不會來他們家給他們的兒子喂奶,更不會拿到一個月幾千塊的薪水補貼家用,老公也不用為了養活一家子,沒日沒夜的干活。


  雖然我們家是窮,但是陳老師的這個錢我是絕對不會要的。


  我稍顯猶豫了一會,偷看了一眼張姐休息的臥室,咬了咬嘴唇,羞澀的說著:“陳老師,您把這個(媽媽啊啊啊啊)錢拿回去吧,您需要,我就擠一些奶到杯子里面,一會你再喝吧!”陳老師聽了之后顯得非常開心的說著:“真的嗎?楚楚,那真是太感謝你了!”他說完了之后,稍顯急切的走到了旁邊的茶幾上面,拿了一個透明玻璃杯遞到我的手里。


  我依舊有些害羞的從陳老師的手里面接過了那個玻璃杯,然后側著身子,將我的奶汁擠了大半杯到這個玻璃杯里面。


  然后紅著臉,將剛剛擠出來的還熱乎乎的奶汁端到了陳老師的面前。


  陳老師看見了之后,一臉高興的接了過去,一口氣就給喝光了。


  我 看著陳老師一口氣就喝完了,我感覺羞澀的同時還有些好笑,我竟然鬼使神差地問了句:“陳老師,好喝嗎?” 陳壽此時顯得無比的開心,像是得到了想要東西的孩子,笑呵呵的說著:“恩,好喝,甜甜的,而且味道很濃,比牛奶好喝多了!”我低頭害羞的笑了一下,抬起頭不好意思的說著:“陳老師,孩子吃飽了,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哦!”當我提出要回去的時候,陳壽頓時顯得驚訝了一下,他皺了一下眉頭說著:“楚楚,別急嘛,要不留下來一起吃個晚飯吧?”聽他這么一說,我連忙擺手拒絕,有些靦腆的說:“不用了,陳老師,謝謝你,我已經在家準備好飯菜了!”聞言,陳壽有些失望,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嘴唇動了幾下之后卻沒有說出一個字出來,只是一個勁兒的盯著我看。


  在他火熱的目光下,我感覺渾身不自在,帶著些警告和提醒意味的嬌嗔一聲。


  “陳老師……”被我提醒后,陳壽察覺到自己的失態,臉上出現一些尷尬之色,稍稍收斂了點,但還是時不時偷看我一眼。


  見狀,我輕輕揉著衣角,臉紅紅的低聲問道:“陳老師,您是不是還有什么話想對我說?”我主動這么一問,陳壽臉色倒是變得有些不太自然了起來,尷尬的笑了一下,猶豫半晌后,似乎是無意的說:“楚楚啊,我能再喝點奶嗎?我看你的奶水好像還有挺多的樣子!”說完,他的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我,等著我的反應,又補了一句:“醫生說我的腸胃病還是挺嚴重的,要喝大量母乳調理,不然時間長了,會落下病根的……”“啊!這么嚴重嗎?”我驚訝的叫出聲。


  “嗯,醫生是這么說的,我這也是老毛病了,你也知道老師的工作壓力很大,每天上課都會吸入大量粉塵,還要經常熬夜批改學生作業,飲食不規律,這些對身體健康危害很大。


  ”陳壽面色嚴肅的說:“我這兩年經常腹痛難忍,有時候半夜都疼的睡不著覺。


  楚楚,你也不想老師出事吧?幫幫老師好嗎?”一聽情況這么嚴重,我一下就為他擔心起來,我強忍內心的羞意,想了一下然后輕輕地說:“那……那好吧,我再擠一點,好像還真的有很多呢!老師你放心,只要能幫的上忙的,我一定幫你!”我說完,這次主動去拿到了剛剛的那個透明的玻璃杯,當我拿到了透明玻璃杯,正準備側向一邊去擠的時候,陳壽突然叫住了我。


  只見陳壽走到他們的臥室門口,確認門關緊之后,又把我拉進另一個房間,站在我身邊,用有些哀求的語氣說著:“楚楚,那個…我能直接吃嗎?”當陳壽突然這么一說,我聽見了之后整個人頓時像懵住了一樣,我甚至在想我是不是聽錯了,于是我轉過臉來看著他,不敢置信地問著:“陳老師,你剛剛說什么?”這個時候,陳老師看著我的臉蛋, 在那里有些尷尬的笑著,卻又重復了一遍說著:“楚楚,我是說我能夠像我兒子一樣直接去吃嗎?”當這次陳壽這么大膽直白的說完了之后,我的臉蛋刷的一下變得通紅了起來,此時我根本不知道我該怎么辦,慌張的手足無措。


  他的這個要求不單單只是吃母乳了,還會和我有身體接觸,而且那個部位除了自己老公,怎么可以讓別的成年男人碰。


  我羞澀的同時還帶有些許憤怒,微微提高音量,怒聲說:“陳老師,你瞎說什么呢!這絕對 不行!”此時陳壽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但是他很快繼續在那里哀求的說著:“楚楚,你就答應我一次,好嗎?醫生說了,直接吃和擠出來效果差的很大。


  老師知道這個要求很過分,但你是我的學生,連你都不幫我,我能怎么辦?老師這也是沒辦法了啊!”他的表情滿是無奈,哀聲請求的樣子很可憐。


  我相信了他的話,但還是過不了心里這一關,喃喃 說道:“這不行……不行的……”聞言,陳壽突然朝我跪了下來,眼淚直接出來了,哀聲道:“楚楚,算老師求求你,我可以每月再給你加五千工資,你幫幫我?怎么樣?”看到他這副樣子,我心軟了,可是又怕對不起老公:“可是……可是被我老公知道,他會跟我離婚的……!”陳壽急忙說道:“放心吧,楚楚,我發誓絕對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況且我只是想去吃奶,又不會做別的什么的,你就放心吧!”這時候,我的思緒繼續動搖起來,陳壽似乎已經察覺到了,于是他繼續在那里說著:“楚楚,你就答應我一次,好不好?五千塊錢我可以立刻給你,你拿著錢可以給老公孩子買衣服吃的,我只是想吃你的奶,你絕對不會損失什么的。


  你就答應我一次,好嗎?”此時當我想到我老公為了一家奔波勞累的樣子,他每個月工資還不到五千,如果只是讓陳壽吃一次奶就能賺到五千塊錢,老公一定會輕松很多吧?“嗯……”于是我把心一橫,然后強忍羞意的 點了點頭,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聲音應了下來。


  陳壽表情驚喜萬分,似乎也沒想到我竟然真的會答應,直接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后抬起頭看了看四周,發現周圍的窗簾已經拉的好好的,外面是沒有人可以看見里面的,于是拉著我坐到了沙發邊,然后慢慢的用手將我的上衣給掀了起來。


  當他準備去掀起我的里衣的時候,不知道為何,我的胸口卻跳動的十分厲害,我感覺我已經雙頰緋紅了,非常的害羞和緊張,愧疚感襲來,心里有很對不起老公的感覺。


  而這個時候,陳壽則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我,手中還在繼續撩我的衣服。


  此時我的雙眼已經完全不敢去看他的眼神,我只敢看向別處,還不到一分鐘,陳壽就將我的里衣給掀了起來,他就蹲在我面前,雙手在那里手舞足蹈了,想去撫摸又舍不得的樣子,然后不停的在那里贊嘆著:“楚楚,你真的是太美了”他的夸贊我的臉蛋羞的更加通紅了起來,胸口也跳的更加的厲害了,羞澀的同時還有點點自豪。


  認真欣賞片刻后,陳壽終于有了動作…….就在陳壽正準備張開大嘴要伸過來吃的時候,突然他們家客廳有了響動,頓時讓我嚇了一跳,下意識的趕緊將衣服給放下,而陳壽也顯的非常失望。


  他戀戀不舍的把手從我胸上收回去,然后給我使了個眼色就先出去了,我連忙收拾了一下稍顯凌亂的衣服,也出了這個房間。


  過了沒一會兒,陳壽的老婆張玉萍從主臥里出來。


  陳壽臉上立即擠出了一絲笑容跟他老婆打了個招呼。


  我假裝站在了安安的睡床的旁邊,不知道為什么,見了她有點心虛,老老實實的問候了一句:“張姐好!”張玉萍看了看我說:“楚楚,今天怎么樣?安安吃奶乖不乖呀?” 于是他就是語氣很客氣的對靳 連山說了句這個病人很麻煩,得趕緊處理。


  靳連山微微點了點頭道:“既然他處理不了,那以后這門診的位子,他就沒資格再坐了。


  ”他趙立晨能有這個門診的資格,完全是看在劉夫人的面子。


  這要是才坐上去半天就被攆下來了,那他就沒有任何臉面在這 醫院混了,不如直接卷鋪蓋走人。


  然而趙立晨剛想要說自己來,卻被高 長興給擋住了。


  “院長,雖然立晨是坐了門診,那也只是讓他試試而已。


  我坐旁邊的目的,就是為了應對突發情況……”高長興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靳連山給打斷了,他語氣很是堅決的說道:“要是水平不夠,就別在這丟人現眼,影響醫院的聲譽。


  ”一旁的顧皓羽接過話道:“都坐門診了,還讓人在跟前看著,干這種脫褲子放屁的事,你不嫌丟人,我都嫌丟人。


  ”趙立晨二話沒有說,直接就拉開高長興道:“好,今天這病人我接了,要是治不好我卷鋪蓋走人。


  ”人活一口氣,樹活一張皮。


  即便是這個工作來之不易,但是那也不能這樣沒有尊嚴的賴著。


  不過高長興并沒有給趙立晨證明自己的機會,他直接厲聲說道:“你才來幾天,逞什么能!一邊呆著去!”趙立晨一聽頓時就愣住了,他沒想到平時文文弱弱一副老好人的導師居然也會發火憤怒。


  “靳院長,你要是想找立晨的麻煩,請你找個合適的理由,拿病患來要挾恐怕不妥吧。


  ”說著高長興就戴上口罩,然后沖著一旁的護士吩咐道:“先去開一只安定給她打上,看看效果。


  ”護士點了點頭,然后轉身快速走了出去。


  然后高長興讓趙立晨幫著弄進檢查室,開始給病人檢查。


  對于站在一旁的靳連山,直接是置若罔聞不予理睬。


  顧皓羽慢慢的走到靳連山跟前低聲問他這怎么辦。


  靳連山微微皺了皺眉頭,然后給顧皓羽說了句,你在這看著。


  一會處理完了,讓這趙立晨直接滾蛋。


  過幾天找個理由直接讓你上。


  說完靳連山就直接走出了門診室。


  沒一會的功夫護士就來了,打上一針安定之后,女病人是穩定下來了,但是身體還是不自主的扭動,嘴依舊是在低低的嬌喘著。


  于是高長興就給她驗血的,但是血檢出來了,指數正常。


  (男女性故事)這下麻煩大了,指數正常,人卻依舊是處于發春的狀態……就在高長興想這要怎么辦的時候, 副院長靳連山居然又進來了,他把高長興直接叫了出去,就留下趙立晨一個人在檢查室。


  在上大學的時候,趙立晨研究過很長一段時間的中醫,為了就是將來能夠換科,畢竟這個性心理科成就不了名醫。


  既然血檢不出來原因,于是趙立晨就打算號脈試試,看看能不能號出個究竟來。


  然而他這一拉開女病人的胳膊,整個人頓時就愣住了,緊接著他把 女人的另外一只胳膊拉開一看,情況同樣的觸目驚心。


  這光胳膊上都五六個,那身上豈不是……和趙立晨料想的一樣,這女人的另一只胳膊也滿滿的都是紅點。


  這胳膊上都是紅點,那身上呢?還有女性的常規興奮點上是不是全都已經布滿了紅點?想到這,強烈的好奇心促使著趙立晨想要掀開女人的衣服看看,到底和他推想一眼不一樣。


  然而就在趙立晨想要把女人的上衣掀開看看的時候,倒是高長興突然神色嚴峻的走了進來。


  看高長興那臉上的表情,趙立晨直道是那個副院長靳連山又犯賤找事了呢。


  然而事情并非如此,并不是他尋釁滋事,而是帶女病人的男人‘找事’了。


  那個男人是市里某位局長夫人的親弟弟,眼下到了醫院憑先進的關鍵時候,這要是治不好的話,萬一惹了領導那整個醫院所有在職醫生的努力就全都白費了。


  所以剛才靳連山來,別的沒有多少,就說了一句務必要治好,治不好全 科室挨罰,治好升職加薪。


  怪不得這女人看起來雖然已經過了三十,但是這皮膚保養的也相當的好,要是不仔細看,還能看成是二十幾歲的小姑娘。


  趙立晨一聽連忙說道:“老師,這對您來說是好事啊,你還發什么愁啊?”高長興微微搖了搖頭,眉色嚴峻的說道:“問題是我處理不了,我也不知道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為什么會性欲抑制不了。


  ”趙立晨剛想說讓他試試,高長興就直接說道:“我已經如實的跟副院長說了,他說讓主任來處理,估計一會就到了。


  立晨,你放心今天這事不會算到你頭上的。


  ”既然主任都來了,那趙立晨就不好說什么了,畢竟他現在還只是猜測,并沒有辦法確診,到了這個關頭,他最后的選擇就是不要露頭。


  沒一會的功夫,主任就來了,他詢問了檢查的大致情況,然后看了看女病人的化驗報告單,看著看著這臉色就變了。


  這時副院長靳連山走了進來,他看著主任說道:“怎么樣?能處理趕緊處理,這個病人可不是一般人。


  ”主任嘆了口氣道:“院長,這個我真的無能為力。


  ”靳連山一聽,臉色頓時就變了,他瞪著眼睛看著主任說道:“什么叫無能為力,你一個科室主任都看不好?你知道這個病人有多大能量嗎?剛才,就在剛才局長夫人還打來電話說讓我們給好好治,我當時還打了包票。


  現在你這可倒好,直接給我說無能為力?”若是平時這靳連山說這樣不客氣的說話,主任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絕對會找機會回敬。


  畢竟他不僅是一個科室的頂梁柱,而且是性心理學的專家。


  頂梁柱要是造反了,那一個科室可就要出問題,這樣的責任誰也擔不起。


  再加上他為人左右逢源,然后跟院長那關系曖昧,所以基本沒人會惹他。


  但是此時此刻別說是說話不客氣了,即便是打他兩個耳光,他都無話可說。


  畢竟他身為一個科室的頂梁柱,居然無能為力不知道該怎么辦,這責任就全都在他了。


  靳連山見主任沒有說話,于是又補上了一句道:“你給我說說,怎么就無能為力了?”主任深深的嘆了口氣道:“各項檢查指標都正常,而且安定也打了,但是這性沖動就是止不住。


  所以我懷疑,可能是吃藥或者某種原因,讓她患上了罕見的性渴求癥。


  國外有一例這樣的女病人,因為無法治療就自殺了。


  ”靳連山一聽沉重的嘆了口氣道:“既然如此,那就讓她轉院吧。


  不過今天這事你們科室必須要負全責,首先就是年底獎金全扣,其次就是這小子立刻滾蛋。


  什么都不會在這裝什么大頭蒜。


  ”這主任一聽,頓時就愣住了,他用眼神暗示靳連山說他是劉夫人推薦的人,這個可得罪不起啊。


  然而對于主任的提醒,靳連山直接是置若罔聞,語氣很是嚴厲的說道:“你們誰都別求情,誰給他求情,去就跟著他一起滾蛋,我們醫院是三甲醫院,不是廢品收購站。


  ”本來趙立晨想跟自己沒關系,只有不出頭就行,但是沒有想到靳連山這下定了決心要找自己的麻煩。


  到了這種情況,趙立晨也沒有什么選擇余地了,他要是想繼續留在醫院、還想再次遇到女高管他都要拼一把。


  趙立晨直接走上前去,看著靳連山說道:“副院長,是不是如果我治好了她,你剛才說的處罰都不算數?”靳連山微微皺著眉頭,看著趙立晨,語氣很確定的說道:“對,如果能治好,不僅處罰沒有,而且還會有獎勵。


  問題是你行嗎?”他這語氣之所以如此的確定,只是因為他絕對不相信主任醫師都束手無措的病,他一個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能處理的了。


  趙立晨并沒有搭靳連山的話,而是直接口氣很是隨意的問了一句這獎勵是什么。


  看著趙立晨那一臉的無所謂,靳連山這心里的火氣一下子就竄了上來,但是卻沒有出氣點,也就只有強行押著。


  “你要是能處理,今年你們科室獎金翻倍。


  但是你要是處理不了的話……”靳連山這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趙立晨直接給打斷了,我說的是我的獎勵,我這才過實習階段,年終獎基本沒有,所以我想要我的好處。


  靳連山一聽,這心頭火氣一下子就摟不住了,他厲聲說道:“你想要什么獎勵。


  ”趙立晨毫不避諱的看著靳連山說道:“很簡單,入職滿一年時候的編制。


  ”雖然這性心理科室,不是這家醫院的主要科室。


  但是這說到底也是一家三甲醫院,這編制也是相當的緊張的。


  一般大的科室每年也就一兩個,小科室每年最多也就是一個編制名額而已。


  而且這個性心理科明年的編制,早就已經被靳連山預定給了他侄子顧皓羽。


  趙立晨公然要搶奪顧皓羽的資格,倒不是他夠狂妄,而是事情到了緊要關頭,能撈多少好處算多少好處。


  其實他還有另外一個打算,如果靳連山不答應,那就可以暫時借機不走,等找到了下家然后直接自己走人。


  然而讓在場所有人都驚訝的是,靳連山居然很是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行,只要你能處理的了,明年你們科室編制名額我做主就給你了。


  不過……”靳連山話說了一半,這話音突然一轉道:“不過如果你處理不了這個病人,那在你的檔案里面我就會寫上你有過醫療事故。


  ”趙立晨一聽,心里只罵靳連山這孫子真他媽的無恥。


  醫療事故是什么概念,那對于一個醫生來說很可能就是職業生涯的終點啊。


  然而眼下到了這個地步,趙立晨也就只能硬著頭皮上了,至于能不能處理的了,那就只有看造化了。


  看到趙立晨答應了,靳連山二話沒說直接就扭頭走了出去。


  這靳連山剛一走,主任看著趙立晨,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道:“你小子咋就這么年輕氣盛啊,我剛才給試了多少眼色不要你說話,你看不到嗎?你這不是自掘墳墓啊。


  ”趙立晨淡淡的笑了笑道:“我也沒辦法啊,你看那個副院長,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算了,既然那已經答應下來了,一切后果就由我拉承擔了。


  ”主任看了趙立晨一眼,重重的嘆了口氣,搖了搖頭然后轉身走了出去。


  導師高長興指了指趙立晨說了句你啊你,然后也就跟著走了出去。


  兩人剛走,護士就走了進來,問他是不是可以開始了。


  趙立晨點了點了點頭,然后就點了點頭道:“嗯,可以開始了。


  先把女病患的衣服全都脫掉吧。


  ”“全都脫掉?”護士猛的一愣,你這要檢查什么啊需要脫光?不過盡管她滿臉的無法理解,但是最后還是選擇了聽從趙立晨的話。


  隨按趙立晨只是個實習醫生而已,但是再怎么說也是醫生,護士就需要聽從醫生指揮。


  畢竟她只有聽從處理權,并沒有決斷權。


  當護士把女病患的脫下來的時候,趙立晨當時就驚呆了,他沒有想到這女病患身上居然有這么多的敏感點。


  我靠,這女人到底干什么了啊?一身都是G,怪不得性沖動的那么強,這一身的敏感點,隨便一動,這性欲還不得噌噌的往上漲啊。


  趙立晨沒有時間去研究這敏感點出現的原因,他眼下最迫在眉睫的事情就是盡快消除這些名干點,不然這女病患很可能會過度高潮而危及死。


  但是現在問題來了,這滿身的敏感點,該怎么辦才能去掉呢?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趙立晨突然發現這敏感點的分布排列很是眼熟,但是具體跟上面相似卻在怎么也想不起啦。


  “趙醫生,女病患的衣服已經脫光了,接下來我們怎么辦?”看著趙立晨在那愣神,護士以為他是在浮想聯翩,于是就語氣相當很是不好的說道。


  趙立晨猛地一下子回過神來,本來他還想說我再觀察觀察,但是聚在這個時候他突然看到檢查室另一頭上的東西,頓時就豁然開朗了……從門診室出來,靳連山臉上的表情就風輕云淡了,這原因很簡單,一方面是自己夸下的海口有了推辭。


  回頭那女人的家里人追問,直接全都退給趙立晨,另一方面這趙立晨今天肯定是必須要滾蛋了,他開了這個口子就由自己的侄子頂上。


  這還不算什么,更關鍵的是,這趙立晨打著劉主任的名號在這作威作福,這次直接就直接不動聲色的打了他的臉,基本上就等于報當年穿小鞋的仇。


  這一想起當年的事情,這靳連山就恨得牙根直癢癢,當年如果不是那個劉主任從中作梗,他也不會在這個副院長的位子干這么多年。


  都說一箭雙雕就已經是千載難逢的喜事了,這一箭三雕那基本上可說是一大興事,這靳連山自然相當的高興。


  一直在注意著門診室這邊動向的顧皓羽,看到舅舅從里面出來是面帶著笑意,猜到自己坐門診是沒有什么問題,直接就得意了起來。


  “我給你說趙立晨那小就是豬鼻子插大蔥純裝蒜,我把話仍這,他今天就得給我滾蛋!”顧皓羽旁邊的一個戴著眼鏡、滿臉青春疙瘩逗的小胖子,一臉諂媚的說道:“那小子滾蛋了,那見習門診的資格那不就是你顧大少了啊?就不說你舅舅了,就說你水平也沒人敢有什么話說啊。


  ”顧皓羽看了那小胖子一眼道:“你就會說廢話,這誰看不出來啊。


  不過我還就喜歡聽你這廢話,哈哈……”“那顧少,你要是發達了,可別忘了小弟啊。


  ”
https://twassad.weebly.com/4113573.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3850274.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7368550.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6200699.html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9218895.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8262023.html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5720060.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8797350.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4762673.html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757774.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visforyou.com/tdysmy/257.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