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 我想要 你好深 餐桌下手指伸入花瓣从中



他先坐到了 沈雪的旁边,轻轻一嗅,直有一股淡淡的洗发水香。

   这种香味虽然不如萧雅那种诱人神经的体香,却也告诉着 老李,这是个未经人事的姑娘。

   老李把手搭在了沈雪的腰上,吓得她连打几个哆嗦,想往旁边挪。

   开心点,没事的。

  老李也不喜欢来强的,更何况这是他花了钱的,所以他更加希望可以和女生来一次共赴巫山。

   沈雪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低着头,一只手不断的抠着自己的衣角,反正看上去特别的紧张。

   正当老李打算有进一步动作,想要将沈雪的衣服撩上去的时候,她忽然躲开了。

   不…不要…沈雪惊慌失措的摇着头。

   她才刚到十八岁,甚至连一场恋爱都没有谈过,她又怎么会愿意被这种老男人玷污。

   如果真的做了,沈雪都害怕自己以后会天天被梦魇缠绕着。

   别傻了,到了这个地方,就算我不上你,也会有别人上你的。

  老李好心劝道。

   他倒是更希望沈雪能够接受他,哪怕这种接受不是迎合,只求别反抗就行。

   大叔,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吧,你带我走,我联系我家里人,我爸我妈肯定会特别感谢你的,你想要什么都给你!沈雪都急哭了。

   她求过无数人,有 张妈,有那个拐她来这里的人贩子,还有不少按摩店的小姐。

   但是换来的,不是白眼就是冷嘲热讽,那个人贩子甚至还出手打过她几个耳光。

   要不是那人贩子想着沈雪和 刘婷婷还是个雏儿,能卖个好价钱,说不定早就强上了她们俩。

   大叔,我根本就不认识她们,我们是被人贩子拐来的,求求你带我们出去吧! 老李是她们见过的第一个客人,虽然长得丑了点,年纪又大,但沈雪还是没有放弃求生的希望,苦苦哀求着。

   老李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甚至都在想,如果实在 不行的话,就只能来强的了。

   只不过,那样会少掉很多乐趣。

   老李还想继续劝劝,不过不管他说什么,沈雪都拼命的摇着头,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

   老李又瞥了刘婷婷一眼,问道:你呢? 刘婷婷学着沈雪的样子,也低下了头,但一句话也没说。

   老李心里那个郁闷啊,如果他脾气不好的话,现在可能都已经强上了。

   不过,老李看刘婷婷的打扮和气质,并不像普通的女高中生。

   除去脸上的稚嫩之外,刘婷婷打扮的都很时髦,怎么看都有一股子女大学生的味道。

   而一般喜欢打扮的女生,相信都是有对象,或者是想找对象的,再要么就是内心耐不住寂寞的 女人

   老李靠近了刘婷婷,悄悄的在她耳边说:你有对象的,是吧? 刘婷婷愣了下,但还是点了点头。

   跟我出来一下。

  说完,老李便先出了门。

   刘婷婷想了想,这个大叔虽然好色,但从他刚才的表现来看,也不至于对她用强的,而且还要故意支开沈雪,可能是想单独对自己说些什么话吧,不想让沈雪听到。

   没一会儿,刘婷婷便跟了出去。

   关好门,老李率先问她:你想离开这里吗? 老李的话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刘婷婷立马抬起头看着老李,感动的好像就要哭了出来。

   她更是激动的抓住了老李的手,说:我想!求求你了大叔,带我走吧! 带你出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老李笑了。

   看着老李这不怀好意的笑脸,刘婷婷自然知道他想要什么。

   见刘婷婷犹豫了,老李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摆摆手 说道:不想就算了,权当我什么都没说。

   说完,老李便要进屋。

   别!刘婷婷匆忙又抓住了老李,扭扭捏捏着:我,我答应你就是了…… 老李看了一眼刘婷婷,小脸红的简直像个熟透了的苹果。

   按耐住狂跳不止的心,老李将刘婷婷带进了对门空着的房间里。

   正当老李准备扑上去的时候,刘婷婷红着脸推开了老李,说:你先去洗个澡,好不好… 老李欣然答应了。

   他也不怕刘婷婷跑了,就算跑出了这间屋子,刘婷婷也跑不出这栋楼,张妈和其他小姐可都在下面看着呢。

   不过十分钟后,老李便穿着大裤衩子出来了。

   看到老李上半身赤果果的,刘婷婷更是闭紧了眼,不敢看他。

   老李带着急促的呼吸声,开始一件件褪下刘婷婷的衣物。

   因为很久没有整这么年轻这么嫩的小女孩了,老李激动的不行,脱衣服的手都在颤抖。

   很快,刘婷婷便给老李扒光了。

   望着刘婷婷那年轻活力的娇躯,白里透红,玲珑有致的身材,老李由衷的赞叹道:你真漂亮。

   老李可以打包票,刘婷婷绝对是个美人胚子,哪怕和萧雅相比,也能各领风骚。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刘婷婷的尺寸了,老李一只手便能完全覆盖上去。

   不过,这也侧面反映了刘婷婷还有待开发。

   老李一句话羞的刘婷婷满脸通红,刚想转过身去,却被老李直接拽了过来! 老李当着她的面脱掉了大裤衩子,刘婷婷偷看了一眼,随即便将她吓了一跳! 准确来说,刘婷婷是被老李夸张的尺寸给吓到了。

  她高二谈了一个男朋友,俩人之间也有过数次鱼水之欢。

   但是,老李的下面可比她那 小男友的尺寸要大上不止一星半点! 似乎是发觉了刘婷婷吃惊的表情,老李得意的爬上了床,躺在了刘婷婷的身边。

   之后,老李更是不知羞耻的拉着刘婷婷白皙细腻的小手,轻轻放在了自己下面…… 来,给我摸摸。

  老李怪笑着。

   刘婷婷的脸红的几乎可以滴出来血了,她故意将头瞥向一边,因为刘婷婷现在有点不敢直视老李,她可能在此之前都没有想过,一个马上五十岁的老头子,气势还能这么惊人。

   现在,刘婷婷反而有一些慌了,她心想:老李的下面这么大,自己能承受的住吗? 刘婷婷想起了自己的第一次,是在高二放暑假的那年,她和自己的小男友偷尝了禁果。

   虽然双方都是第一次,刘婷婷的小男友也没什么经验,甚至俩人的时间也都并不长,而且,前前后后也就不过两次。

   可即便如此,刘婷婷第二天也下不来床,走路的姿势都怪怪的…… 刘婷婷已经记不得第一次有什么愉悦的感觉了,能联想到的,只有痛。

   然而,现在老李的那家伙,要比她那小男友大得多得多……她都害怕自己会不会在中途被老李折腾的昏过去…… 把那只手也放上来,握住,上下来回弄一弄。

   正当刘婷婷心里想着羞羞事时,老李一句话将她喊醒。

   虽然没有去看老李,但是刘婷婷还是听话的照做了。

  接下来,就是老李享受的时间了。

   享受着刘婷婷这个既年轻又漂亮的校花服务,老李靠在床头,半眯着眼睛,嘴巴里不时的哼出一两句愉快的闷响。

   后来,老李将刘婷婷拉倒了自己怀里,强行和她嘴对嘴的亲在了一起,同时,还用着自己较为粗糙的大手,抚摸着刘婷婷的两团雪白。

   唔……嗯…… 尽管刘婷婷不停的在抵抗着,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躲开老李,老李的嘴巴和她的小嘴紧紧地贴在了一起,老李的舌头更是肆无忌惮的在刘婷婷的口中乱闯。

   虽然老李中午才吃完饭,还没有漱口,嘴巴里带着淡淡的臭味,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刘婷婷经过了这一番挣扎后,反而自己有了些感觉。

   因为她发现,老李不仅摸得自己很舒服,就连吻技也很高,不像她和小男友,亲吻的时候十分木讷…… 激吻了差不多有十分钟后,刘婷婷感觉自己都快呼吸不过来了,老李这才肯罢休。

   看着怀中的俏佳人那如梦似幻又羞涩的神情,老李又笑了,还特别坏的问她:怎么样,舒不舒服? 刘婷婷的脸早就红的不能再红了,虽然老李刚才确实欺负的她很舒服,但她也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啊。

   刘婷婷只能换了个话题,问道老李:李大叔,你下面怎么这么大啊! 老李得意的吸了吸鼻子:大?一会儿你就知道,它不光是大那么简单了! 紧接着,在刘婷婷的一声娇呼后,老李将她的两条美腿扛在自己的肩膀上,直接冲进去了…… 刚开始的时候,刘婷婷还一个劲的喊疼,喊着自己要死了,受不了了,甚至哭着求老李快出来。

   别说她了,就连老李的脑门上也流出了丝丝汗珠。

   虽然刘婷婷已经不是个处了,但她的下面和处几乎没有半点区别,愣是夹的老李有些发疼! 等老李的动作缓下来,动作温柔了些后,刘婷婷这才慢慢的适应过来。

   十几分钟后,刘婷婷的口中突然发出了愉悦的声音…… 这一仗下来,老李从中午开始,愣是把刘婷婷折腾到了晚上七点多,老李就像是个机器人一样,从床上到床下,从卧室到浴室,甚至还有阳台,都留下了老李和刘婷婷的足迹。

   天黑了,老李就打开房灯,在昏黄的灯光下继续着对刘婷婷征伐,七点钟后,老李和刘婷婷都累了,老李也不客气的抱着刘婷婷的娇躯,美美的睡上了一觉。

   等到睡醒,已经快十点了,想着还要回家,老李只得掀开被子。

   不过,当他看到还在熟睡的刘婷婷,以及她那白花花的娇躯时,下面又可耻的有了反应…… 不一会儿,刘婷婷便给老李折腾醒了,狭小的卧室见再次传来那种暧昧的气息。

   喘气声在房间里不绝于耳,伴随着吱呀吱呀的床板声,老李和刘婷婷在床上又一次颠鸾倒凤着… 当最后一次做完,已经快十一点了。

   刘婷婷彻底没了力气,老李衣服都穿好了,她还躺在床上重重喘息着,只感觉自己好像从来都没这么累过似的,现在就连眨一下眼睛都费劲。

   老李看着她那含情的美眸,忍不住亲了一下,温和的说道:等下我去找张妈,让她这两天别再来找你了,你先休息两天。

   刘婷婷努努嘴,对老李说道:李大叔,你答应过我的,要带我走。

   嗯。

  老李点点头:你放心吧,我说过的话一定做到,不过这两天还不行,毕竟还有一个丫头呢。

   想到沈雪,刘婷婷一愣。

   其实她答应老李的要求,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自己的第一次已经没了,就算被老李上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老李不说,她不说,自己的小男友也不可能会知道。

   但是沈雪不一样。

   作为沈雪的闺蜜,刘婷婷知道人家还是实打实的处呢,别说做这种事了,估计长这么大沈雪都还没跟别人亲过嘴呢。

   出于好心,也处于自己确实很想出去,刘婷婷便问道:你打算怎么办?你别看小雪特别的害羞腼腆,但她性格可是很犟的,你如果想要强上的话,她搞不好会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

   老李反问着:小雪?她还是个雏呢? 老李上刘婷婷的时候,自然发现了她不是第一次了,不过老李也没有什么处女情结,只要长得漂亮,对上了自己口味的,老李都会来者不拒。

   刘婷婷点了点头。

   这下老李可就犯难了,他唯一的长处就是在那方面有着超强的能力,可以满足很多女人。

  但是,这点对未经人事的女生来说,完全没有用啊! 要知道女生在第一次的时候,百分之九十都会哭,甚至还有很多人在第二次做的时候,心里搞不好还会有阴影。

   老李可不认为自己还有别的优势,可以把一个纯洁的小美女勾搭上床。

   哎,算了,明天再说吧。

  老李又抓了抓头,今天做了那么多次,他也有些精疲力尽了,脑瓜子现在都是嗡嗡的,只想回去洗个热水澡,然后好好睡上一觉。

   出门后,老李先是去找了一趟张妈,告诉张妈自己弄了刘婷婷的事。

   张妈那边自然开心,而且看老李折腾了这么长的时间,刘婷婷也没有什么特别剧烈的反应,这就说明了,刘婷婷还是有做这个的潜质的。

   像老李那么大岁数的人都能上她,那些二三十岁的男人,刘婷婷还有啥道理不去伺候? 一想到这里,张妈心里就美的不行,要论脸蛋和身材,刘婷婷绝对要比现在店里这些女人都要好的多,等刘婷婷开始接客了,还怕到时候不会财源滚滚? 老李倒是没有说要带刘婷婷走的事,在临走之前,他只是吩咐着张妈:这两天你让她多休息休息吧,送点好吃的过去,我看她那里都肿了…… 张妈没好气的白了老李一眼:你啊,饿死鬼投胎吗?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呢,下手都不知道轻点儿。

   张妈倒是不知道刘婷婷已经不是处了,她只是在潜意识里认为,刘婷婷和沈雪都是女高中生,都是雏儿应该没错了。

   不过想到这里,张妈也佩服的刘婷婷不行,别说是个雏儿了,就算是她自己,估计也受不了给男人折腾一整个下午加半个晚上。

   当然了,张妈这两年也很少做那事儿了,主要原因还是她年纪大了,毕竟年老色衰嘛,别说正常男人,就连老李都已经看不上她了…… 想着老李折腾了刘婷婷那么久,张妈反倒是有些羡慕。

   她忽然挽住了老李的胳膊,四十几岁的女人还故意掐着喉咙,装出那种小姑娘的声音,说道:老李啊,你啥时候再和人家玩一玩&hel(完美暗恋)lip;… 看着张妈那浪上天的眼神和动作,老李心底一阵恶寒。

   他早就对张妈没有兴趣了,别说是张妈了,就连店里那些二十几岁的小姐们,老李都提不起半点兴趣。

   不过老李现在也不好和张妈撇清关系,只能推开她的手,尴尬笑道:那啥,我今天真有点累了,咱们下次再说吧! 说完这话,老李便快步离开了按摩店。

   …… 快十二点的时候,刘婷婷这才缓过劲来,下床穿好了衣服。

   此时她的肚子有些饿得咕咕叫,和老李折腾了那么久,晚上她也没吃过一口饭,到了这个点儿不饿才怪呢。

   刘婷婷记得一楼有个小仓库,里面有些零食。

   当她刚走到一楼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在收拾东西的张妈。

   刘婷婷?你怎么下来了?看到刘婷婷后,张妈下意识的便以为她是想跑。

   我,我肚子好饿……张妈,您这有吃的吗?刘婷婷小声说。

   啊,你瞧我这记性。

  张妈笑着拍了拍脑门,刚才老李走的时候还说,这两天要多照顾刘婷婷呢。

   刘婷婷现在对她来说,已经快成摇钱树了,于是她二话不说,跑进厨房便给刘婷婷煮了一碗肉丝面汤。

   在刘婷婷吃饭的时候,张妈就坐在她的对面,一直和她聊天说话。

   张妈说,女人的第一次,其实说白了有没有都一样,不要太放在心上,你现在还年轻,正是做这行的大好光阴,趁着现在有人看得上你,你就该多赚点钱啊。

   张妈的嘴几乎就没怎么停过,刘婷婷也没太用心去听,光顾着吃面了。

   等刘婷婷吃完,打算端着碗去厨房洗了时,张妈还抢过了碗,殷勤笑道:我来我来,现在也不早了,你早点去休息吧。

  这两天,我会吩咐厨房多给你做点好吃的,让你补补! 回到小屋里,沈雪还没睡。

   刘婷婷一屁股坐在床上,吃饱饭后,她现在什么不都想干,只想好好睡觉,休息一会儿。

   就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沈雪忽然说话了:婷婷,你今天和那个大叔…… 小屋子的隔音效果并不好,下午和晚上的时候,沈雪呆在小屋子里,她很清楚的听到了对门传来的声音。

   一开始还只是老李的闷哼声,到了后面,她反而听见了刘婷婷咿咿呀呀的呻吟…… 她实在有些意想不到,平日里眼光一向很高的刘婷婷,竟然会和一个快五十岁的大叔做那种事情。

   而且还做了那么久。

   嗯,他答应了带我出去,所以我才和他做的。

  刘婷婷应道,然后,她想了想又继续说道:小雪,这件事情你千万别和 茂哥说啊。

   茂哥,也就是刘婷婷的那个小男友,他和沈雪是一个班的,长得很帅,曾经追求过沈雪,只不过沈雪全心都放在了考大学上,并没有接受茂哥。

   茂哥在对沈雪这边吃了亏后,便将目标放在了刘婷婷身上。

   因为茂哥家里挺有钱的,长得又高大帅气,所以在他的金钱和外貌的攻势下,终于让刘婷婷成为了他的女朋友,更是在交往了几个月后,俩人偷尝了禁果。

   对于自己和老李做那事儿,刘婷婷觉得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她们几个人不说,老李不说,茂哥永远都不可能知道。

   他真的肯带你出去?对于老李的印象,沈雪还完全停留在色眯眯上,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

   嗯,不过得等两天。

  刘婷婷说道:明天或者后天吧,李大叔还会来找你,不过我和他说了,应该不会为难你。

   谢谢你了,婷婷……沈雪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在她看来,刘婷婷完全就是把自己给贡献了出去,才换得了两人逃离的机会。

   哎呀,咱们之间说那么多干嘛,快睡吧。

   说完,刘婷婷便闭上了眼睛,没过多久,她还听见了身边沈雪的微鼾声。

   刘婷婷倒是有些睡不着了。

   她本来是很累很困的,尤其是在吃完了那碗面后,她当时除了睡觉别的什么都不想。

   和沈雪聊了一会儿后,现在却没了睡意。

   她现在一闭上眼睛,脑中便会浮现之前和老李疯狂的场景。

   不得不说,老李在那方面可比茂哥强太多了,而且,老李还带她解锁了很多姿势。

   那些姿势,都是她以前从来没有玩过的。

   如果说一开始刘婷婷是抗拒老李的话,那到了后面,反而是她开始主动的迎合老李。

   因为老李给她带来的,不仅仅是刺激,还有身心愉悦。

   她和茂哥从来没有做到这么酣畅淋漓过。

   而且,她还觉得老李不仅那方面强,就连技术都很好,每次老李一摸自己,她就忍不住会想要。

   总之,就是那种特别舒服的感觉。

   胡思乱想了很多,甚至刘婷婷还夸张的想:自己是不是要爱上老李了? 当然了,说爱自然是谈不上的,至少刘婷婷的眼光很高,她可看不上老男人。

   但可以肯定的是,刘婷婷估计不会再拒绝老李了,如果明天或者后天老李来了还想和她那个,她也会欣然愿意。

   次日。

   老李照旧早早的醒来,走到冰箱,取出了两枚鸡蛋,一块牛肉,以及两块牡蛎肉。

   这是老李坚持吃了三十年的早点,将两枚鸡蛋,牛肉和牡蛎肉放进放进榨汁机里,搅匀后直接生喝。

   因为做过大厨的缘故,老李的早餐都和寻常人不一样,别看他过完年就五十了,但论起力气和干劲,绝对不比那些小伙子差。

   很大程度上,都取决于他每天的进食和锻炼的原因。

   俗话说得好,一滴精等于十滴血,昨天老李也算是大出血了一回,吃完早点后,老李又趴回了被窝睡觉,等到十点多的时候才起床,翻了翻冰箱里的东西,开始做饭。

   而食材大部分都是带有壮阳功效的,例如韭菜、枸杞、牛羊肉、山药、海参、猪腰等。

   两天之后,老李便又生龙活虎的,感觉自己一个人能对上好几个女的。

   想着刘婷婷和沈雪那事儿,老李也不敢多耽搁,这天中午吃饭完后,他就出门了。

   来到按摩店前,张妈站在门口,看见老李来了后便迎了上去:哎呀,我说老李你怎么才来啊? 在家休息了两天,呵呵。

  老李笑了笑。

   我看刘婷婷那丫头这两天气色也不错了,想着,明天就可以让她也出来接客了。

  张妈这时说道。

   别啊。

  老李连忙拉着张妈到一旁,小声说道:你先别急啊,让我再去和她俩沟通沟通。

   老李告诉张妈,这种事情急不来,她俩本来就初来乍到的,要接客,肯定也是要一起出去的,否则对两个女生来说,会很没有安全感的。

   张妈觉得老李的话有几分道理,便也同意了。

   对她来说,无非也就是再等个几天的时间,无伤大雅。

   老李说通了张妈这边后,点点头就上楼了。

   到了三楼,老李敲了敲门,等刘婷婷过来开门后,看到是老李,她倒是显得有些开心。

   主要原因,还是老李答应了她,会带她出去。

   我来找她聊聊。

  老李指着沈雪,对刘婷婷说道。

   刘婷婷乖巧的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说。

   老李坐到沈雪的旁边,问她:你想不想走? 想……沈雪点着头,然后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又特别小声的说:但是…我不能和你做那种事情…… 老李活了大半辈子,现在眼看着就要五十岁了,尽管他玩过不少女人,但其实没有一个女的是雏儿。

   老李当然也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破一个瓜。

   所以,当沈雪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老李时,他心里说不遗憾肯定是假的。

   刘婷婷看得出来老李肯定憋了一大堆话想要和沈雪说,她在一边站着,估计老李也不好开口,于是很配合的笑道:那什么,我先去对面坐着,你们有事慢慢聊。

   等刘婷婷出去后,老李又靠近了沈雪一点。

   沈雪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不是香水味,而是那种清纯少女本该就有的体香。

   沈雪看了老李一眼,发现老李正在紧紧盯着她看,脸立马羞红了。

   看着沈雪那手足无措的样子,紧张起来就低着脑袋,一只小手抠着自己的衣角,逗得老李哈哈一笑:你应该是你们学校的校花吧,长得真漂亮。

   沈雪的俏脸更红了,细声道:才没有,婷婷才是…… 我有点好奇,你们到底是怎么被骗来这里的,你能和我说说吗?老李又问道。

   见老李对自己好像也没有那么多的坏想法,沈雪稍稍舒了口气,对着老李腼腆的笑了笑,然后开始说起了自己的故事。

   老李装模作样的听了起来,借着机会,反而更靠近了沈雪一点,几乎算是和她贴在一起了。

   “靠,咋回事!” 吴浩吓的连忙后退。

  众人都惊疑不定,而陈 阿东无所顾忌,他拳头所向,砸中吴浩的胸膛;就听吴浩发出痛呼,摔倒在地滚了好几圈,十分狼狈。

  “丫的,一群 废物

  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啊!”孙强觉得面子上挂不住,在自己的地盘竟然被一个瞎子耍威风,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要让道上的人笑话死。

  得到孙强的命令,包厢里的十几个 小弟没有迟疑,立刻开始出手。

  朱 大虎手中有菜刀,但(夫妇交换性经过实录)很快就被打飞,随后就被五六个男人的围攻,不多时就被打趴下了;另一边,陈阿东拳头挥舞,威风凛凛,确实厉害。

  然而,他获得狐仙传承毕竟时间尚短,甚至还没来得及练习功夫,即便有无坚不摧的拳套,也难敌一群人。

  眨眼间,陈阿东就挨了一些拳脚,同时他的体力也消耗很大,拳头的力量锐减。

  “死瞎子,给我跪下!”吴浩忍着胸口的剧痛逮到机会,从后面狠狠一脚踹中陈阿东的小腿,使得陈阿东膝盖一软,身子一个踉跄;其他混子抓住时机一拥而上。

  砰砰砰。

  拳头如雨点一般落下来,陈阿东感觉身子骨都要散架了,只能蜷缩在地上护着脑袋。

   赵婉柔刚才看到陈阿东和朱大虎来救她们,感动不已;此时两人被暴打,他担心坏了,连忙叫道:“别打了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呜呜呜,再打要出人命了。

  孙老大,求求你让他们住手,别打了。

  ”赵婉柔一边哭一边跪在孙强脚边乞求,这让孙强心里得到极大的满足,他也担心闹出人命,便吩咐道:“好了,都住手。

  ”“咳咳……大虎哥,你没事吧。

  ”陈阿东现在浑身酸痛,眼前发黑,但他更担心朱大虎。

  毕竟朱大虎是为了帮他才一起来的,若是出了什么事,他没法向翠花嫂子交代。

  “没事没事,阿东起来!”朱大虎想要拉着陈阿东一起起来,但却被吴浩踹倒:“草,跪着说话。

  打伤了我这么多兄弟,有你们好受的!”看到陈阿东鼻青脸肿,赵婉柔眼泪哗啦啦的,扯着孙强的裤脚乞求道:“孙老大,求求你, 放了他们吧。

  ”“大嫂,不要求他,我没事。

  我就不信了,有种弄死我!”陈阿东狠狠的叫道。

  “哟呵,小子挺硬啊。

  吴浩,给我打断他一条腿!”孙强吐着烟雾,淡淡的说道。

  赵婉柔吓的大哭,当即磕了几个响头不停乞求:“孙老大,阿东他年纪小不懂事,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往心里去。

  您是一方老大,对一个少年动手,传出去也让人笑话是吧。

  ”陈阿东此时心如刀绞,看着自己敬爱的大嫂为了自己,没有尊严的磕头乞求,他感觉身子都要炸开。

  他恨自己太没用了,若是强大一些,就能让大嫂不至于受到如此虐待。

  “你倒是伶牙俐齿。

  ”孙强捏着赵婉柔的下巴,心里面越发喜欢。

  他扔掉烟头,对着赵婉柔的脸吐出一口烟雾,随后坏笑道:“要我放了他自然可以,你知道我的目标是你,并不是他们。

  ”赵婉柔身子冰凉,心神一阵恍惚,但还是做了决定。

  “孙老大,我答应你。

  ”陈阿东脑袋轰鸣,瞳孔骤缩失声叫道:“大嫂,不要啊……”“你丫的闭嘴!”吴浩给了个大嘴巴子。

  孙强好似故意戏弄,道:“答应我什么?”赵婉柔咬了咬嘴唇,哽咽道:“只要你放了我老公,放了阿东和大虎哥,今晚我就陪你睡。

  ”“哈哈哈,你未免想得太简单了。

  这两个家伙打伤我七八个弟兄,直接放人我怎么对兄弟们交代。

  ”孙强松开手,冷冷说道。

  “那孙老大,你要怎么办,求你不要再伤害他们。

  ”“已经打伤了,说什么也都晚了,那就让我受伤的弟兄一饱眼福吧。

  ”孙强一挥手,命令道:“受伤的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很快,包厢里只剩下吴浩在内的八个受伤小弟。

  这个局面让赵婉柔好似想到了什么,眼神闪烁着一股绝望还有浓烈的羞耻。

  “去好好趴着,给我受伤的兄弟来一个现场直播,也算是一点补偿。

  ”孙强邪恶的大笑,吴浩等人也是兴奋不已,甚至有人下面都开始悸动。

  赵婉柔已经没有退路,失魂落魄的趴在沙发上。

  “小柔!”“大嫂,不要啊。

  ”朱大虎和陈阿东撕心裂肺的大叫。

  然而无济于事,他们被死死按住,根本没能力出手相救。

  看着孙强压在赵婉柔身上,陈阿东目眦欲裂泪如泉涌,他心里那个恨啊,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嫂被糟蹋。

  “够了!”突如其来的一声怒吼,使得包房瞬间安静下来,孙强也停住了动作。

  所有人寻声看过去,就发现 陈辉不知何时已经挣脱了绳子,双眸赤红脸色阴沉。

  “大哥。

  ”“老公。

  ”陈阿东和赵婉柔都觉得不可思议,更多的是震惊,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陈辉这个模样,那眼神和脸色太吓人了,好似一只疯魔了的黑熊。

  “陈辉,你丫的怎么弄断绳子的!”吴浩怒叫起来,马上就能欣赏赵婉柔完美诱人的娇躯,关键时刻踏马的被人打扰。

  陈辉不理他,死死盯着孙强,声音沙哑:“闹你也闹够了,该收手了,真的要逼我吗?”“哟呵,瞧你这话说的。

  ”孙强站起来,一脸玩味的冷笑道:“你以为自己是谁啊,我用得着逼你么。

  你踏马就是个怂包,是个窝囊废, 老子玩你老婆能咋地。

  来来来,老子就站在这儿,有种你出手打我!”“放了他们三个,我任你处置!”陈辉声音冰冷。

  “草你丫的,真的以为老子脾气好是吧!”孙强抓起一只酒瓶砸了过去,旋即大叫:“吴浩,砍他一根手指,别弄晕了,老子要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婆在我胯下升天。

  ”“好嘞老大,这废物就应该给他点颜色看看。

  ”陈辉的体型虽然高大,然而吴浩并不畏惧,他知道陈辉是个怂包窝囊废,大摇大摆走过去决定先暴打一顿,然后砍掉陈辉的小拇指。

  哪知,陈辉眼珠子一瞪,抬手就是一拳。

  “啊!”这变故出乎吴浩的意料,他没有躲开被砸中鼻子,好似有骨头碎裂声,众人就看见吴浩捂着鼻子在地上翻滚哀嚎。

  “老大,浩哥的鼻梁骨被打裂了!”一个小弟叫道。

  “马勒戈壁的!”孙强勃然大怒,“一起上,给我打断他的狗腿。

  草,一个个都在挑战老子底线,都忘了老子是混社会的吗。

  ”轰隆隆!得到命令,包厢里剩下七个小弟冲过去五人,剩下两人控制住朱大虎和陈阿东。

  “大哥小心。

  ”陈阿东提醒道。

  “你们这些杂碎,老子忍够了!”陈辉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边怒吼一边挥舞着拳脚。

  他虽然面对五个人,但五个人都受了伤,因此眨眼间陈辉就打倒了两人。

  剩下三人从三个方向包抄,陈辉挨了几下,以伤换伤踹倒一人,又扑向另一个。

  看到几个呼吸地上就横七竖八躺了一片,孙强脸皮都在抽搐,他怒气冲冲抓起一个酒瓶大步一跨就来到陈辉身后。

  见此情形,陈阿东、朱大虎和赵婉柔同时惊叫:“小心身后!”嘭!陈辉这边刚回头,酒瓶就结结实实砸在他脑袋上,玻璃渣子碎了一地,陈辉脸上也立马开出血花。

  孙强一脚踹在他肚子上,之后踩着他的脑袋。

  “可笑,就你个废物也敢逞威风。

  咋的,舍不得你的小娇妻?”孙强冷哼一声,接着阴笑道:“舍不得是吧,很好。

  老子偏偏要折磨他,等老子干完,让我的兄弟们也尝尝鲜!”“吼!”陈辉发出怒吼,可却爬不起来。

  “愤怒有什么用。

  愤怒只会让你失去理智,并不会让你变强。

  你也二十好几了,难不成看不明白这是弱肉强食的社会。

  再说了,陈辉啊……”孙强蹲下来,褥着陈辉的头发,将他的脑袋提了起来。

  “还不是因为你好赌,还不是因为你是个废物,是个窝囊废,所以你的小娇妻才会跟你受苦,才会沦落到这么个下场。

  你生什么气呢?你有什么理由愤怒的?这一切都是你亲手造成的,我说没错吧。

  ”轰!陈辉心脏沉到了谷低,瞳孔骤缩,好似丢了魂魄。

  “老公。

  呜呜呜,孙老大,求求你放了他们,我给你磕头了。

  我陪你,我陪你睡,只求你不要伤害他们。

  ”赵婉柔看到陈辉满脸鲜血,心疼又担心。

  “草!”孙强松开手,看着赵婉柔磕头求饶,他来了火气,咒骂道:“你长的这么漂亮怕不是个傻子,这种废物,你怎么看上他的,还这么死心塌地。

  ”“他是老公,我不怪他,都是我不好。

  我要是能多努力一点,就能赚够钱,就能还上赌债。

  孙老大,你放他们走,我陪你睡。

  ”“大嫂。

  ”看着赵婉柔雨带梨花,陈阿东心如刀绞。

  朱大虎也感动的眼眶湿润,他恨铁不成钢的扫了一眼陈辉,但这个时候责骂已经无济于事。

  孙强吐了口唾沫,哼道:“嘛的,耽搁这么长时间,老子性趣都差点磨灭了。

  过来,这次没人打扰了,老子让你尝尝哥哥的大棒。

  ”边说,孙强将赵婉柔按在沙发上。

  然而,谁都没有注意到,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陈辉眼中闪过一丝阴狠。

  他暗暗的抬头,看到孙强嘶开自己妻子的裤子,一股杀气在胸膛炸开。

  陈辉看到朱大虎掉落在地上的菜刀,就在两米开外,好似回光返照他猛地翻滚过去抓住菜刀,然后犹如一只豹子,身子弓起来弹射出去,菜刀从天而降。

  “孙强,你给我去死!”这一幕发生太快了,因为在场的小弟注意力都放在赵婉柔身上;退一步说,就算他们注意到陈辉的动作,但因为受伤也来不及阻止。

  于是乎,这一刀就当头砍了下去。

  孙强反应不可谓不快,能够坐上如意赌场二把手的宝座,没点本事也说不过去;在陈辉射过来的时候,孙强本能的感觉到一股死亡危机,使得他寒毛倒竖。

  他头也没回头,身子一个翻滚从赵婉柔身上滚了下来;然而,那菜刀也转移了个方向,依然朝着他脑袋砍过来。

  情急之下,孙强只能用手抵挡。

  “啊!”撕心裂肺的惨叫响起,鲜血飚洒,一只大拇指掉下来正好落在孙强的嘴里。

  陈辉没有罢休,又是一刀砍中孙强的肩膀,接下来是第三刀……这血腥的场面吓蒙了所有人,每个人都发现身子僵硬,无法动弹。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赵婉柔,她惊叫着扑过去抱住陈辉的身子,拼尽全力将陈辉拉开。

  这个时候,陈辉才微微恢复了一点理智。

  可沙发上已经血流成河,孙强身上十几处血口子,已经奄奄一息。

  “老公,你干嘛呀,这可怎么办。

  ”赵婉柔娇躯犹如筛糠一样颤抖,泪如雨下,眼中满含恐惧。

  包厢里的几个小弟吓的亡魂皆冒,连鼻梁碎裂的吴浩都像是见鬼了一般,连滚带爬的冲出包厢。

  “老婆,我,不是窝囊废。

  ”陈辉咧开嘴,一手搂着赵婉柔,一手提着血淋淋的菜刀。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rWXsNu/xgFMs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