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 獸交

情趣內衣黑絲 (9) 2021/8/16 20:59:07
人 獸交


果然,聽到 刀疤男的話之后, 阿瓦拉憤怒地喊道:“保安,快叫保安來,把這些敗類給我轟走。


  ”緊接著,阿瓦拉朝我重重地哼了一聲,然后轉身走進了BTT集團的大門。


  BTT其他高層也跟著紛紛走了進去, 沙迪頌臨走時也看了我一眼,然后搖搖頭嘆了一口氣。


  看來,項目已經黃了。


  刀疤男對阿瓦拉的話不以為意,而是看了看我身后的 白薇,說:“川,這個女的很正點,是你的同事嗎?”“去哪可以找到你?”我沒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平靜地反問了一句。


  刀疤男微微一愣,饒有興致地把我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


  “克拉酒吧。


  ”見到BTT的保安走過來,刀疤男朝我挑釁地揚了揚下巴,然后帶著那幫混混轉身離開。


  等他們上車走遠,白薇幾步跑到我面前,寒著臉問:“秦川,這是怎么回事?他們是什么人?”“不知道。


  ”我依然望著那幫人遠去的背影,搖了搖頭回道。


  “不知道?”白薇似乎很憤怒,“他們跑過來跟你稱兄道弟,恐嚇阿瓦拉他們,把BTT 的人都氣走了,你現在跟我說你不知道?”“我們差一點就拿到項目了,這幫人一出現,我們之前的努力全白費了,你告訴我,現在該怎么辦?”我揉了揉有些發脹的太陽穴,懶得回答她那一連串的質問,只不停思考這件事該怎么解決。


  不用猜,那幫混混肯定是 曹文懷叫來的。


  他跟我玩了一手陰的。


  手段有些低端,但效果很好。


  “秦川,你說話啊!現在該怎么辦?”白薇再次質問我,聲音有些變調。


  我有些不耐煩:“你特么能不能消停會兒?”“你……”白薇氣結。


  “秦川,注意你的態度,怎么跟白總說話的?”一旁的鐘康寧似乎看不過眼了,橫到我身前,用命令式的語氣喝道。


  “我怎么說話關你什么吊事。


  ”“你……你這種社會敗類,不配進我們公司工作,白總,馬上開除他吧。


  ”鐘康寧的語氣慷慨激昂。


  “我支持鐘經理的意見,秦川就是個小混混。


  ”“沒錯,要不是他找來剛才那群混混,BTT的人也不會被氣走。


  ”“這個項目我們沒戲了,都怪他。


  ”項目組的其他人也你一言我一句地在旁邊附和。


  白薇沒說話,而是定定 看著我,那眼神既憤怒,又失望。


  大概是因為我攪黃了項目,也正在猶豫著,要不要馬上開除我。


  我沒理會那些人的聒噪,只平靜地看著白薇,等著她開口讓我滾。


  但她只說了一句:“你該怎么解釋?”“沒空跟你解釋,我得先去搞清楚一件事。


  ”我一邊說著,一邊朝路邊走去。


  講真,我現在壓根就沒法解釋,碰到這種事情最好就是先保持沉默,等搞清楚狀況再說。


  白薇不了解我,她也不知道我和曹文懷見過面,并結下梁子,但她知道我坐過牢,知道我有痞氣。


  至于阿瓦拉和BTT其他高層,他們更不了解我,很可能真的以為我跟當地的混混有瓜葛,甚至想以此來恐嚇他們。


  就算他們覺得事情有蹊蹺,猜到是其他競爭對手搞的詭計,他們也只會裝聾作啞而已。


  這事還得我自己解決,不是為了拿下項目,而是不能白吃這個虧,得找回場子。


  清邁城不大,克拉酒吧并不難找。


  酒吧名字挺浪漫,但風格并不浪漫,布滿污跡的地板和墻上亂七八糟的涂鴉,無不顯示這是一個秩序混亂的地方。


  而且,這酒吧大白天的就有一堆混混在里面喝酒打牌。


  我打開手機的視頻拍攝,把手機放進襯衣的左胸口袋,然后走了進去。


  因為我的到來,原本喧鬧的酒吧陷入了安靜,不論是正在打牌的、喝酒的,還是正摟著衣著暴露的 泰國妞的,幾乎不約而同地把目光投到我身上。


  “他是剛才BTT那個人,來找麻煩的。


  ”有人突然說了一句。


  然后,那群泰國佬紛紛起身,臉色不善地朝我圍了過來。


  (我的男友一千歲)我淡定地掃視了一圈,沒看到那個刀疤男之后,平靜地說:“我找剛才那位臉上有刀疤的先生。


  ”沒人回應,那群泰國佬已經圍成了一個圈,把我圍在中間,一個個像盯著獵物的野狼,就等著頭狼下令就撲上來。


  我絲毫不懼,依然淡淡地四下打量這些臉色不善的吊毛。


  這種情況,在監獄里我見得多了,被十幾個人踩在地上的時候,我都能拉幾個墊背的。


  “讓他進來吧。


  ”氣氛異常緊張的時候,酒吧角落里終于想起了那刀疤男的聲音。


  人群自動分開了一條路,我不急不緩地走了過去。


  刀疤坐在最靠里的那一桌,旁邊有個身材火辣的泰國小妞,還有兩個身材壯實的漢子。


  見我走近,其中一個手關節骨頭明顯較粗的漢子迎了上來。


  我張開雙臂,那漢子從我肋下仔細往下搜,見我沒帶武器之后,便讓開了道路。


  “年輕人,很有膽量嘛。


  ”刀疤饒有興致地笑著說。


  我走過去,脫掉西裝挽在手臂上,坐下,自然地調整了一下坐姿,讓襯衣口袋的手機攝像頭盡量對準刀疤。


  “請問怎么稱呼?”我一邊問,一邊拿出香煙點燃。


  “ 班沙


  ”“班沙先生應該已經知道我的名字,就不用自我介紹了,開門見山吧,是曹文華叫班沙先生去故意抹黑我的,對吧?”班沙沒有回答,而是裂開一邊嘴角笑了,讓那條刀疤顯得愈加猙獰,同時兩眼定定看著我,似乎想要看穿我心里的想法。


  我兩手一攤:“再直接一點,我來這里,不是想找班沙先生討公道,而是想跟你談一筆生意。


  ”“哈哈哈哈……”班沙突然仰頭大笑,“你們中國人真是奇怪,那個叫曹文懷的有錢人啰里啰嗦,你倒是很爽快。


  “不過,我喜歡你的爽快,也很喜歡做生意,但我得事先聲明,曹文懷給了我一百萬泰銖,如果你出的價錢少于這個數,那就不必談了。


  ”“一百萬泰銖?”我故意顯得很驚訝,抬起身,讓攝像頭角度更佳,問道:“班沙先生,你是說,曹文懷就為了讓你走一趟,去BTT找我說幾句話抹黑我,就給了你一百萬?這……抱歉,這價格讓我難以置信。


  ”班沙有些得意地點頭:“沒錯,他剛找我談的時候,我也和你一樣顯得很驚訝,而且今天也很順利,BTT那些傻子真的上當了,就在回來的路上,我還跟曹文懷見了一面,他已經把剩下的五十萬現金全部付清了。


  “我說了那么多,只要你出得起這個價錢,我們就接著往下談。


  ”我裝作心情沉重地長長吐了一口氣,靠在椅背上閉目思考。


  片刻后,我睜開眼,苦笑著搖搖頭:“抱歉,班沙先生,我大概出不起這個價錢。


  ”“那就沒得談了,請吧。


  ”班沙的臉色變得有些不悅。


  看得出,他是個很貪錢的人,而且為了錢不會講什么規矩道義。


  我沒起身離開,而是笑了笑,說:“班沙先生,雖然我出不起那個錢,但曹文懷出得起,你完全可以再找他要一百萬。


  ”“什么意思?”班沙眉頭一皺。


  “班沙先生,實話告訴你吧,我所在的公司和曹文懷是競爭對手,都在搶BTT的一個價值五千萬泰銖的項目,本來BTT是打算和我的公司簽合同,但今天被你給攪黃了,接下來,BTT就會跟曹文懷簽約。


  ”“拿下這個項目之后,曹文懷可以掙將近兩千萬泰銖,他給你那一百萬,不過是區區一點零頭而已。


  ”“班沙先生你現在完全可以再去找他,讓他給一百萬,甚至兩百萬,三百萬,如果他不肯給,你就拿你們雙方的交易威脅他,抹黑他,也攪黃他跟BTT的項目合作。


  ”“你覺得,他為了掙兩千萬,會不會舍得多給你兩三百萬?”說到這,我愜意地吸了一口煙,微笑看著班沙。


  班沙皺著眉頭思索,眼神變幻不定。


  沒多久,他舒展眉頭,裂開嘴笑了。


  “川先生,你這么做,有什么目的?”“沒啥目的,就是單純的不爽,不想讓曹文懷那么好過而已。


  ”“哈哈哈哈,我理解,也謝謝你的建議,你不說的話,我還不知道你們在談這么大的生意,還不知道曹文懷能掙那么多錢。


  ”我站起身:“好了,那就不打擾班沙先生了。


  ”“川先生再見,不送。


  ”班沙也站起來,對我合十雙手行了一禮。


  我也朝這個自己很想打他一頓的刀疤泰國佬行了個合十禮,然后走出了酒吧。


  上了出租車,我這才拿出手機,關掉了攝像頭,調出視頻,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畫面和聲音。


  我沒有得意忘形,而是閉上眼,仔細思考下一步的動作。


  回到酒店,走進大堂的時候,我看到了坐在休息區的曹文懷和林 洛水


  他們并不住在這個酒店,之所以會出現在這里,應該是想來找我的。


  “秦川。


  ”曹文懷叫了我一聲,但沒有起身,而是依然舒服地坐在沙發上,笑瞇瞇地看著我,絲毫不掩飾他眼里的得意和譏諷。


  林洛水倒是站了起來,臉色復雜地看了我一眼,很快又尷尬地坐了回去。


  我笑了笑,走過去坐在曹文懷對面,說:“曹總很大方啊,一百萬泰銖……好像也要二十多萬人民幣吧?”曹文懷的笑容一凝:“你去找過班沙?”“嗯,剛去他那坐了一會兒。


  ”“哼!”曹文懷重重哼了一聲,“就算你去找他,又能怎樣?BTT的人已經對你很不滿了,你已經輸了,這個項目是我的。


  “說到這,我得感謝你,要不是你說服BTT的高層的話,他們也不會排除掉硅谷和印度的公司,最后讓我撿了便宜。


  ”我依然淡淡笑著:“曹總意思是說,BTT高層決定要跟曹總簽約了?”“沒錯,我剛剛收到的消息,BTT的高層開會做出了決定,排除硅谷、印度及智文軟件,選擇和我們曼迪科爾簽約,不出意外的話,過了潑水節他們就會找我談合同細節了。


  ”“嗯,那就恭喜曹總了。


  ”我有些漫不經心地點點頭。


  似乎對我的風輕云淡很不爽,曹文懷臉色突然變得猙獰:“我警告過你,不要得罪我,現在你知道跟我作對的下場了嗎?”我聳聳肩,輕輕“嗯”了一聲,扭頭看向旁邊一直不說話的林洛水。


  林洛水低著頭,不敢直視我的目光,似乎有些內疚。


  曹文懷突然站起身,居高臨下用鄙夷地眼神看著我,不屑地說:“就你這種不入流的小癟三,窮比一個,想跟我斗?你還嫩了點,我要整你就跟踩死一只蟑螂一樣簡單。


  ”說著,曹文懷把林洛水拉起來,故意摟著她的腰,譏諷地說:“連你的女人都是我的,你怎么跟我斗?哈哈哈……”在得意猖狂的笑聲中,他摟著林洛水走出了酒店。


  從始至終,林洛水一直低著頭,不敢回頭看我一眼。


  我忍著想把他打成廢狗的沖動,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后起身回酒店房間。


  曹文懷說的應該是真的,競爭項目的公司原本只剩下四家,如果BTT想要中國人的勤奮勞動力和人性化設計,就必然會排除硅谷和印度,又因為班沙那幫人出來攪屎,智文軟件被排除,剩下的唯一選擇就是曹文懷了。


  但他似乎高興地太早了。


  他敢玩陰的,我就敢陪他玩,還會玩得他刻骨銘心。


  第一步的關鍵視頻已經拿到了,接下來第二和第三步都順利的話,我要讓他賠個血本無歸。


  回到酒店房間,接近午飯時間的時候,我給沙迪頌打了個電話。


  幸運的是,沙迪頌還肯接我的電話,只是打招呼的語氣有些無奈和苦澀。


  我笑著說:“沙迪頌先生,你該不會也認為我找混混來恐嚇你們吧?”沙迪頌苦笑:“川,我相信你不會做出這么愚蠢的事,或許阿瓦拉先生也不信,他或許猜到了這是一種商業競爭的手段,但當時有太多人看到,聽到了那些小混混說的話,有人會信,還會四處傳播,現在這件事已經傳遍了我們BTT集團內部,所有人都在說智文軟件的人找小混混來恐嚇我們公司。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公司不可能會跟你們簽約,肯定會跟別的公司簽,以表明不畏懼黑惡勢力的立場。


  ”我依然笑著說:“這些情況我早預料到了,但我今天打給你,不是想討論這些,而是想問你一個可能會讓你為難的問題。


  ”“川,請說吧,我還能幫得上忙的話,會盡量。


  ”“好,先謝謝了,我想知道阿瓦拉先生是不是同……性戀?”“啊?”沙迪頌在電話里訝然失聲,又顯得有些慌亂。


  “你……川你為什么問這個問題?阿瓦拉先生是個慷慨善良,很受人尊敬的人,他的品行道德幾乎無可挑剔……”我有些無奈:“沙迪頌,你誤會了,我不是要做什么對阿瓦拉先生不利的事,我只是想確認這條信息,然后想辦法重新爭取和BTT的合作而已,我發誓不會做出任何有損他名譽的事情。


  ”沙迪頌陷入了沉吟,良久后才問道:“你是怎么知道阿瓦拉先生他……怎么知道的?”“他看我的眼神,和別人有些不太一樣。


  ” “都三個月了還不發工資,靠。


  ”看著公告,陽頂天豎起中指。


  陽頂天所在的紅星機械廠,效益一直不好,這幾年,基本處于半停產狀態,工資少不說,還經常兩三個月不發。


  不發也沒辦法,陽頂天轉身往山上走。


  紅星廠背靠綿綿大山,山上野物(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什么的很多,陽頂天利用廠里的材料,做了一把手弩,經常打只野雞野兔的,回家里改善生活。


  上了山,遠遠的,看到前面有一個人,那背影有些熟悉。


  “像楊 麻子啊,他怎么跑山上來了。


  ”楊麻子是福利科的副科長,有點小權,平時下巴昂在天上,陽頂天賴得理他,不過楊麻子上山,有些稀奇。


  楊麻子往東頭去,陽頂天就往西面走,西面陡,有崖,不過看得遠。


  “麻子有鬼,我看看。


  ”陽頂天抱著這個心思,飛快的上了崖頂,往下一看,楊麻子正往下面的山坳里去。


  山坳里一片松樹林里,這時林子里出來個 女子,沖著楊麻子招手。


  “果然有鬼。


  ”陽頂天一下子來了勁,仔細一看,那女子好像是蔣寡婦。


  “那可是個浪貨,難道他們……”陽頂天正想著,就見楊麻子加快腳步迎上蔣寡婦,兩個人一下摟在一起,進了林子,竟就抱著啃了起來。


  “蔣寡婦竟然偷上了楊麻子?”陽頂天看得又驚又喜:“今天可是給我看著好戲了。


  ”不過看著看著,他又轉開了心思。


  蔣寡婦年紀不大,就二十七八,是旁邊村里的農民,老公車禍死了,就在廠邊上開了家小賣店,因為長得俏,不少青工經常去他店里轉悠,陽頂天也是一個。


  但一般青工都沒什么錢,轉來轉去的,也占不到什么便宜,沒想到她卻跟楊麻子偷上了。


  “媽媽叉的。


  ”陽頂天越想越怒,隨手檢起一塊石頭,猛地就扔下去,正落在林子里,雖然沒打著人,卻 嚇得楊麻子兩人一下子跳起來。


  陽頂天捂嘴偷笑,悄悄縮頭,不想沒注意腳下,突然一栽,就從崖下滾了下去。


  一路滾到崖底,在一株老樹茬子上一撞,暈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陽頂天醒了過來,還好,沒什么大礙,就腦袋有點痛,摸一下,后腦一個大包。


  “晦氣。


  ”陽頂天呸了一聲:“這種事,果然看不得。


  ”摸著腦袋,還痛,有些暈暈沉沉的,腦子里又有些奇怪的記憶,就好像做了個夢,夢中自己成了桃樹精,身邊無數的桃花,卻都是美麗妖嬈的女子,圍著他唱啊跳啊。


  “真要是桃樹精就好了,后宮三千啊。


  ”陽頂天自己打個哈哈:“可惜是個白日夢。


  ”繞路出來,卻看到一個女子往山上爬。


  陽頂天眼晴一亮:“咦,那不是 梅悠雪嗎?”梅悠雪是廠里的技術員,正牌的重點大學畢業的,為人清冷,素常帶著一點傲氣,紅星廠三朵花,她被公評為梅花,又因為她不好接近,所以得了個外號:雪里寒梅。


  “梅技術員。


  ”陽頂天走出去,打招呼。


  “陽頂天。


  ”梅悠雪也看到了陽頂天:“你也在山上啊。


  ”“我輪休。


  ”陽頂天看她手上提著個小 籃子:“你來采 蘑菇啊。


  ”說是看小籃子,其實在梅悠雪身上狠狠的挖了一眼。


  梅悠雪上山,穿得簡單,上身一件紅色的長袖衫,下面是一條牛仔褲,有點舊,但還是掩不住那傲人的身材啊。


  “是啊。


  ”梅悠雪沒留意陽頂天的目光,往兩邊山上看:“我也休息,看有蘑菇采沒有。


  ”“這兩天 采蘑菇的多,附近的怕是采光了。


  ”陽頂天隨口應著,也往山頭看,眼前突然現出一片景像,好多的蘑菇。


  “也是啊。


  ”聽了陽頂天的話,梅悠雪似乎有些失望:“沒有也沒關系,就當爬山了,我先走了啊。


  ”“那邊山上沒有了。


  ”看梅悠雪往東邊山上走,陽頂天忍不住開口。


  “你怎么知道啊。


  ”梅悠雪回頭。


  “我當然知道。


  ”陽頂天沖口而出:“而且我知道哪里有,你要真想采蘑菇,我帶你去。


  ”先前看到的景像,讓他有些猶疑,但面對梅悠雪這樣的美女,他又忍不住,平時很難接近梅悠雪,即便當面碰上了,打聲招呼,她也就是點點頭,現在借著這個機會,要是一起去采蘑菇,那就爽呆了。


  “真的啊?”梅悠雪有些懷疑的看著他:“你知道哪里有?”“我當然知道。


  ”陽頂天拍胸膛:“我天天在山上轉的,這山上沒有我不清楚的,你跟我來就行,包你采一大籃子。


  ”“好。


  ”梅悠雪猶豫了一下,還是跟著來了。


  陽頂天 在前面帶路,轉過一個山腳,前面一片小林子,他一看,好像把林子看穿了,只見林中好多蘑菇,一窩一窩的。


  “這到底是剛撞樹上得了后遺癥眼花呢,還是真能看穿啊。


  ”陽頂天自己心中也疑惑。


  加快腳步,到林中,撥開一叢草,果然就看到一窩蘑菇,再撥開一叢草,樹根下面,一大窩蘑菇。


  “哇,好多的蘑菇。


  ”梅悠雪也看到了,喜叫出聲,就開始采蘑菇。


  陽頂天卻傻在了一邊。


  “難道我出了天眼?”他這么想著,看梅悠雪蹲在前面,牛仔褲包著的那個臀,漂亮極了。


  他忍不住就用力看過去。


  “能看穿不?”可惜,并沒有看穿,也不知是梅悠雪的牛仔褲太厚呢,還是他的天眼功力太低。


  梅悠雪采了一窩蘑菇,一回頭,看到陽頂天站在那里,不采蘑菇卻盯著她后面看,自然知道他在看什么。


  她以前很討厭廠里的青工盯著她屁股看的,不過這會兒心里高興,倒是沒生惱,只是站起身來道:“你怎么不采蘑菇啊。


  ”“我不怎么吃蘑菇的。


  ”陽頂天也有些尷尬,忙移開眼光。


  “不喜歡吃也可以賣啊。


  ”梅悠雪說著,又看到一窩,沒多會,她籃子就滿了。


  “呀,這里還有,那里還有,好多哦,可是,我籃子裝不下了。


  ”她一時為了難,看著她雪白的俏臉微皺著眉頭的樣子,真就像一朵雪里的寒梅在風中招搖,陽頂天忍不住又沖口而出:“這有什么難的,編只籃子就好了。


  ”梅悠雪驚喜的看著他:“你會編籃子嗎?”“這有什么難的。


  ”陽頂天隨口應著,到旁邊,他眼中看到那邊有樹藤,轉過去,果然就有,真好像出了天眼一樣。


  最怪異的是,他平時是不會編籃子的,但這會兒,好像自然而然就會了。


  還有個怪異的,那樹藤很堅韌的,可陽頂天伸手,毫不費力就扯斷了。


  陽頂天手腳飛快,以樹枝為骨架,以樹藤為經緯,沒多會兒就織了一只籃子。


  “呀,你手好巧的呢。


  ”梅悠雪接過籃子,發出驚喜的夸贊。


  居然能得到梅悠雪這樣冷傲美女的稱贊,陽頂天一時也有些飄飄然起來,又琢磨:“好奇怪,難道我真是給樹精附體了?不會吧,可如果不是,又是怎么回事?”“呀。


  ”梅悠雪突然一聲驚叫,身子踉蹌往后退。


  “怎么了。


  ”陽頂天吃了一驚,急忙迎上去。


  不想梅悠雪腳下一絆,一下跌在他懷里。


  陽頂天忙伸手抱住她:“怎么了?”“蛇,蛇。


  ”梅悠雪驚叫。


  隨著她的叫聲,果然是有一條蛇,從樹叢后游出來,往旁邊游去。


  陽頂天心中猛然生出一個念頭:“回來,往這邊來。


  ”他這念頭一生出來,那蛇兒竟然真的就回過頭,往這邊游過來。


  “呀,它過來了,呀,它會咬人的。


  ”梅悠雪嚇得尖叫,她本來已經站穩了,這時一急,竟然一下撲到了陽頂天懷里,而且用了一個陽頂天完全沒想到的動作,她雙手勾著陽頂天脖子,身子一跳,雙腳竟然盤到了陽頂天腰上。


  陽頂天本來只是試一下,順便逗一下梅悠雪,再也沒想到,梅悠雪驚嚇之下,會有這么一個動作。


  “別怕別怕。


  ”陽頂天驚喜交集,也不客氣,雙手就托著了梅悠雪身子,抱著后退,心中卻叫:“跟上來跟上來。


  ”那蛇真的就跟上來了,梅悠雪回頭看到這一幕,更是嚇得尖叫:“它追上來了,它追上來了,快跑。


  ”陽頂天就這么抱著梅悠雪,跑出了好大一段,這才讓那蛇游開。


  陽頂天心中得意:“上次五四青年節,白眼狼邀梅悠雪跳了一只舞,那個吹啊,要是看到我這么抱著梅悠雪,那還不妒忌死。


  ”“它沒追來了吧。


  ”看到蛇沒追來,梅悠雪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從陽頂天身上下來,看一眼陽頂天,臉上紅紅的,隨又急起來:“啊呀,我的蘑菇。


  ”“沒事,你在這里,我幫你去拿回來。


  ”“會不會有蛇。


  ”梅悠雪先前嚇著了,這時還往兩邊看。


  “有可能有。


  ”陽頂天就點頭。


  “呀。


  ”梅悠雪嚇得叫了一聲,就往他身邊靠了一點,胳膊都挨著陽頂天胳膊了,一股子淡淡的香氣鉆入陽頂天鼻中,清淡幽雅,真是好聞極了。


  “要不你跟著我去。


  ”陽頂天出主意。


  “那條蛇……”梅悠雪還害怕。


  “沒事,我走前面。


  ”陽頂天說著,走在前面,梅悠雪緊跟著他,還是怕,兩邊亂看,陽頂天就道:“別怕,我牽著你吧。


  ”他本來只是試一下,誰知梅悠雪馬上就伸過手來,真的就緊緊的牽著他的手。


  梅悠雪的手纖長柔美,握在手里,就仿佛握著一束絲。


  陽頂天只讀了高中就頂職進了廠子,讀書不多,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種手感,只是心中有一種喜爆了的感覺:“我要是牽著她手去廠里溜一圈,那面子就大發了。


  ”到林子里,提了兩籃子蘑菇,下山,梅悠雪道:“陽頂天,謝謝你,我只要一籃,另一籃你拿回去吧。


  ”“說了幫你采的。


  ”陽頂天搖頭:“我不喜歡吃蘑菇。


  ”“我也吃不了那么多啊。


  ”梅悠雪有些發愁。


  “去賣給肖奸商啊。


  ”陽頂天出主意。


  紅星廠靠山,廠里職工沒事到山上撿點山貨,就有人來收,這人叫肖志強,小氣摳摳的,青工們就叫他肖奸商。


  “就是不太好意思。


  ”梅悠雪有些猶豫。


  “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幫你提著去。


  ”陽頂天把兩籃子蘑菇都提了,到收貨點,已經有不少職工家屬提著籃子在等了。


  陽頂天把籃子放下,道:“梅技,放這里了,我先回家。


  ”回到家,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又想起梅悠雪,心里癢癢的,給自己找理由:“去看她把蘑菇賣了沒有。


  ”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3061484.html
https://twghfism.weebly.com/9325568.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553118.html
https://twuiojmgnmg.weebly.com/4356828.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6022781.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7089561.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2424023.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2393169.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6386827.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1025979.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raspalwrites.com/qqnyhs/603.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