堤 さやか

情趣內衣黑絲 (18) 2021/8/4 21:46:07
堤 さやか


這一坐,她倒是忘記了自己此刻身體的狀況,那原本半截 黃瓜,現在這個姿勢,怕是只剩下一小點還在外面了吧?“表……嬸……” 鄭峰一臉茫然,又尷尬又著急,他不知道該說什么了,總不能開口問人家黃瓜是怎么回事?看鄭峰這一副模樣, 表嬸聯想到剛才鄭峰撿筷子半天都沒上來,頓時心中一驚,這個小子該不會是剛才看見了自己那處了吧?轉臉看向鄭峰,這小子眸子里面除了對自己的侵犯,還有幾分期待,她越發的肯定,自己的丑事被鄭峰看到了,加上剛才自己一下子沒忍住叫出來的那一聲,表嬸的臉瞬間紅的如同蘋果一般。


  這算什么事啊,他可是你侄子啊,做這種丑事,怎么還能被侄子給看的一清二楚啊。


  想到鄭峰今年已經是年齡不小了,男女之間的事情就算沒經歷過,卻是也略懂一二,表嫂害羞的都是紅到了脖根。


  “鄭峰,嬸子吃完了,你慢慢吃,吃好了放在這里就好。


  ”表嬸放下碗筷,低著頭紅著臉,說罷, 便是朝著臥室走去。


  鄭峰一個人坐在飯桌上, 看著滿桌子的飯菜卻是沒有胃口。


  誰曾(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曉得,曾經溫文爾雅,知書達理,體面端莊的表嬸,竟然是會在家自己玩黃瓜。


  現在別說是農村的家常便飯了,就算是滿桌的山珍海味,哪里比得上 女人香啊,更何況,鄭峰還是個熱血小青年,對于女人更加的渴望,給座金山都不換。


  挑挑揀揀,終于是將碗里面額飯菜吃光,鄭峰正想著告訴表嬸自己要回去了,卻是突然想起剛才表嬸那模樣。


  鄭峰的眼睛直視著表嬸臥室,表嬸現在就在那個里面,他總感覺表嬸現在正做著某些見不得人的事情。


  他悄悄的踮起腳尖,慢慢的移動道表嬸的窗戶邊,探出半個腦袋,那一雙眼睛賊溜溜的往里面瞄著。


  “嗯……”突然,一道極力克制的聲音傳了出來,鄭峰急忙轉移視線,看了過去。


  只見表嬸此刻果然在臥室的床,只不過她并沒有睡覺,也沒有玩手機,而是張開腿,小腳丫踩在床幫上,一雙白嫩的手伸向下面,眉頭緊鎖,秀梅輕蹙,那一雙美眸緊盯著某個地方,額頭上的汗水都是將睡裙給打濕。


  表嬸竟然是在拔黃瓜……表嬸正對準鄭峰這一邊,因為這一邊面朝陽光,看的更加清楚一些,拔起來也比較容易。


  表嬸的注意力都放在那黃瓜之上,根本沒有意識到窗口還有一雙眼睛正在偷看著她。


  “嗯……”表嬸倆只白嫩小手抓到黃瓜漏在外面的那一小節,使出全身力氣, 用力的拔著。


  鄭峰伴隨著表嬸的力度,嘴巴也跟著張大了幾分,他的眼睛盯著表嫂……鄭峰還從未見過這樣的女人,嘴巴頓時張的老大,心跳加速,都是快蹦到嗓子眼了。


  “啊……”表嬸又一次失敗了,她氣急敗壞的拍打著自己的身子,臉上滿是焦急和嬌羞之色。


  站在窗外的鄭峰看的心疼,看著那打的發紅的地方,他恨不得進去給表嬸撫慰一下,那么好的身子,說打就打,這端莊秀麗的表嬸也太暴躁了一些。


  沒幾分鐘,表嬸新的一輪拔河比賽又是開始了。


  這一次,表嬸想了個辦法,她將毛巾墊在手上,然后再抓到黃瓜,這樣就能夠防止打滑了。


  “嗯……”她用力拉扯著臉上又羞又急,那張精致的面容也是跟著變了形。


   小峰就在隔壁吃飯,必須盡快將黃瓜拿出來才是,不然的話,從此以后可怎么面對小峰。


  鄭峰站在窗口齜牙咧嘴,心中也是為她捏著一把汗,手握成拳頭,輕輕的捶打著窗臺面,心中直呼加油。


  “咔嚓。


  ”突然間,天不從人愿,或許是因為表嬸太過用力,又或者是用力不均勻,那黃瓜是拉出來了,但是只是拉出來少許,更多的還在 那個地方,而且,暴露在外面的黃瓜比剛才的可要小不少,這一下,表嬸的那一雙小手都是難以抓到那黃瓜的把了。


  “哎呀……”表嬸先是一愣,隨即低頭一看,頓時嬌嗔一聲,小腳丫在床不斷的撲騰著,手中拔下來的黃瓜也不知道扔哪了。


  鄭峰心中大喊一聲我曹,這黃瓜也太娘的不給面子了, 這個時候斷了……“叮咚。


  ”正當鄭峰為表嬸打抱不平時,他的手機突然間震動一下,發出一聲聲音,里面的表嬸這個時候也是抬起頭來,對上鄭峰那一雙眸子……四目相對,二人先是一愣,隨即一起驚慌了起來,表嬸更為激烈,她的瞳孔猛然擴大數倍,抓著黃瓜的小手捂著小口,緊跟著便是尖叫了起來,“啊——”“我曹……”鄭峰頓時面紅耳赤,直想找個地縫鉆進去,偷看別人竟然是被發現了。


  “刷。


  ”三十六計走為上,鄭峰一轉身便是想跑,大不了以后的飯菜自己解決,就算是頓頓吃土豆子也絕對不能來表嬸家了。


  “小峰——”突然間,還沒跑幾步,身后便是傳來了表嬸的呼喊聲。


  鄭峰疑惑的轉身,卻見表嬸正站在門口,臉蛋紅撲撲的像是快要滴出血來,那一雙手放在最關鍵的位置遮擋著那一處神秘的地方。


  “表嬸……我不是……對不起……”鄭峰以為表嬸是來找他麻煩的,手忙腳亂的解釋著,但是由于過度緊張,說出來的話也是牛頭不對馬嘴。


  “小峰,表嬸不是找你說這個事情的……”沒想到,表嬸看了一眼鄭峰,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無比羞澀,然后低了下去,小聲中帶著懇求,“小峰,你能不能幫幫表嬸……”“幫?”鄭峰一下子愣在了原地,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表嬸,看著表嬸那嬌羞的像個小姑娘似的,鄭峰頓時心生疑慮。


  幫什么,該不會是讓自己幫她……“表嬸一個人……拿不出來……你幫幫表嬸……好不好……”表嬸紅著臉抬起頭來,艱難無比的說出這句話,然后貝齒輕咬著嘴唇,等待著陳峰的回答。


  “好……當然可以……”鄭峰有些木訥的點了點頭,鬼使神差的跟著表嬸進了屋子,當他回過神來時,他已經是和表嬸坐在了床上,而表嬸滿臉通紅的張開腿,露出了那一段黃瓜……“小峰,你看什么啊,快點幫表嬸啊……”見鄭峰半天沒反應,表嬸羞的脖子都紅了,那美麗的眸子中蒙上了一層水霧,似乎快要羞哭了。


  原本自己是算好了鄭峰來吃飯的時間的,而做飯的時候剛好是看見了黃瓜,一下子沒忍住,便是想要享受一番,結果卻是不料這個小子來的那么不是時候,一著急,往出一拉,整根黃瓜便是變成了半截。


  自己努力了半天都是沒有弄出來,加之當時陳峰還在一旁的屋子里面等著自己,時間久了難免會被懷疑,萬一再被看見了,那就更加尷尬了。


  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在吃飯時那黃瓜不老實的蹭來蹭去,不小心發出來的聲音最終還是出賣了她用黃瓜安慰自己的事實。


  看著眼前鄭峰那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她內心深處也是升騰起一種異樣感,讓這樣單純的孩子,而且還是自己的侄子看見自己用黃瓜的一幕,實在是太羞恥了。


  可是現在,自己竟然是還得靠著侄子親手從那個地方將黃瓜拿出來,否則的話,讓老公看見了,那就更加的說不清了。


  “哦……哦……”鄭峰心煩意亂,聽見表嬸的聲音急忙回答道。


  可是當他眼睛放在那個地方上時,頓時是皺起了眉頭。


  那黃瓜在外面只漏出一點來,這該怎么下手啊?難不成自己要將手放在里面,然后抓到黃瓜往出拿嗎?不不不,這可是表嬸啊,一定不能這樣子做,可是除此之外,好像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啊。


  鄭峰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那,這可是自己的表嬸啊,表嬸的身體竟然是被自己看的一清二楚,想起表嬸在這村子里面一直都是規規矩矩的,沒想到,也是個有需求的女人啊。


  表嬸那一張紅彤彤的臉蛋,和那害羞至極的表情,此刻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可愛,這樣的女人,竟然是在家里面用黃瓜,實在是太浪費了,難道說,是表叔平時滿足不了她嗎?想到這里,鄭峰頓時有了反應,這要是自己親自來……鄭峰用力的晃了晃腦袋,將那些不好的東西甩出去。


  鄭峰啊鄭峰,這可是你的表嬸啊,你絕對不能在她身上打什么主意啊。


  “表嬸,我要拔了。


  ”鄭峰強行壓下內心的那一股邪火,認真的看向表嬸。


  表嬸羞的鎖骨都是顯露了出來,她輕抿的嘴唇,看了眼鄭峰,然后雙手扶著床,用力配合鄭峰,緊跟著脖子后仰,一副認命的模樣。


  她不知道,這樣一幅模樣對于鄭峰這樣初經人事的小男人來說,簡直就是殺手锏。


  “彭。


  ”鄭峰有了劇烈的反應,鄭峰倆只眼睛血紅血紅的,盯著表嬸那個地方,要不是有那個臭黃瓜在那里堵著,自己早就是拉開褲拉鏈撲上去了,管他娘的什么表嬸表姐,親戚不親戚的。


  想歸想,鄭峰低下頭,將手指順著那道邊緣伸了進去,表嬸好歹也結婚十來年了,那里也不像是剛開苞的一樣,所以很容易便是伸了進去。


  “啵——”鄭峰抓到了那根黃瓜,用力一拉,本以為能一次性拉出來,結果不想到表嬸那兒竟然是如同吸盤一般,那黃瓜是出來了一點,但是回去的更快。


  “哦——”表嬸被那黃瓜用力一撞,當即便是渾身顫抖一下,發出一聲極為消魂又要命的呼喊聲,那一張精致的臉蛋表情更是豐富多彩。


  “……”鄭峰頓時無奈了,這我幫你往出拉,你對它這么依依不舍的,我也沒招啊……那一聲“啵”表嬸聽得無比清晰,而自己也被那突如其來的感覺給整的喊了出來,表嬸頭都是快垂下去了,根本不敢看鄭峰的眼睛。


  “表嬸,你得放松身體,配合我啊,要不然,我怎么幫你啊……”鄭峰一邊說著話,一邊趁著自己的手還在表嬸的那個位置,不停的摸索著……能這么近距離看著表嬸的那個地方,還能親手光明正大的摸索的機會可不多,他得抓緊機會,這一刻,表嬸親戚都已經是成為了鄭峰快樂的根本,和外人整,那是生理,和親戚整,不光是生理爽快,連心理上都是無比的痛快。


  “哦……小峰……你的手……”表嬸那個地方被黃瓜裝得滿滿的,而侄子的大手又是在那個地方動來動去,那爽快的感覺如同閃電一般陣陣涌上心頭,讓她難以忍受,簡直快要叫出來了。


  “表嬸,我的手怎么了,不是你讓我幫你的嗎?”鄭峰看著表嬸眉頭緊皺的可愛模樣,手動的更加勤快了,而且,還朝著那個里面伸了進去……“砰砰砰。


  ”正當鄭峰準備更進一步時,門外突然間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臥槽,誰他么的這么會挑時間啊……”鄭峰眉頭頓時擠成一個疙瘩,嘴角抽搐著,他現在很想打人。


  “小峰,快點,把黃瓜給嬸子拿出去……”聽見門外的敲門聲,嬸子頓時也是驚慌了起來,她朝著門外看了一眼,隨即用懇求的目光看向鄭峰。


  “啵。


  ”其實鄭峰早就是抓到了那根黃瓜,這個時候輕微用力,便是將那黃瓜給拉了出來。


  但是門外的這個王八蛋是誰,他很想知道,然后狠狠的給他一拳,這個時候敲門這不是壞自己好事嗎?看表嬸那表情和對男人渴望的程度,沒準黃瓜出來了,就該自己上了,現在好了,全泡湯了。


  “刷。


  ”表嬸來不及細想,急忙跳下床去,將睡裙往下一拉,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服,匆匆的跑了出去。


  “該死的王八蛋……”鄭峰腦門側面的太陽穴都是凸了起來,他爬上窗戶,朝著門口看去,他倒是要看看,是哪個王八蛋這么不是時候的來搗亂。


  “咔嚓。


  ”表嬸將大門打開,外面站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男人身著一身迷彩裝,灰頭土臉的,身上骯臟無比。


  鄭峰一眼便是認出這個男人,平日里見了面還會打聲招呼,尊稱他一聲 黃叔,黃叔靠著給工地打工為生,他的表叔也和他一樣在那工地上。


  只不過,黃叔是個老實人,平時見了面也是笑呵呵的,今天卻是瞪著眸子,像是發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哎呦,不好了,不好了,你家老鄭在工地出事了。


  ”黃叔滿頭大汗,滿臉的褶子全是汗水,整個人急的直跺腳。


  一聽表叔出了事,表嬸當即臉色便是大變了樣,那雙眸子中滿是急切,連忙問道,“怎么了?我們老鄭怎么了?”黃叔搖著頭擺擺手,拉著表嬸就要走,“別問了,別問了,趕緊走吧,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到了你就知道了。


  ”看黃叔那份焦急的模樣,表嬸也知道事不宜遲,她掙脫開黃叔的手,一邊朝著屋里跑,一邊 說道,“你等等,我說點事就走。


  ”說罷,表嬸便是跑到了窗臺邊上,看著鄭峰叮囑道,“鄭峰,你表叔出事了,表嬸得過去看看,要是我晚上沒回來,你就自己把飯菜熱一熱吃吧,我先走了……”鄭峰連答話的機會都沒有,表嬸便是跟著黃叔跑了出去。


  “噗通。


  ”鄭峰趴在窗臺上盯著表嬸離去的地方,半晌,身體像是被抽干了一般,橫著躺在了表嬸的大床上,看著天花板陣陣發呆。


  好好的一次機會,早知道剛才就不該那么墨跡,直接把黃瓜拉出來自己整就對了,整的現在人也沒了,自己也無聊至極。


   “那就好,我就是擔心他一哭鬧,我們飯都吃得不安生!”吳麗珍說著,舉起酒杯,“來,曉慧妹子,我敬你一杯,謝謝你今天幫我按摩。


  ”“哎, 麗珍姐,你客氣個啥,其實,我都不會。


  ” 嫂子也端起了杯子。


  “什么不會,我覺得很有效果啊,我現在腰都沒事了。


  來, 金水,咱們一起喝一杯!”“好!”我也舉起杯子。


  然后,我們三個人都喝了一口,但我并沒有咽下去,悄悄吐了。


  其實我想制造一個機會不讓 我嫂子喝呢,可是轉念一想,我嫂子和吳麗珍無冤無仇的不可能下傷害人的藥,就沒有阻止(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擊)。


  這樣下來,我也能看到她到底想干什么了。


  見我和我嫂子都喝了酒,吳麗珍笑得很歡,態度更熱情了,“來,吃菜。


  金水,我給你夾一塊!”“謝謝!”“麗珍姐,你的手藝真不錯呢!”嫂子吃了一口菜,說道。


  “嘻嘻,馬馬虎虎了,我爸是個廚子,我也跟著學了些。


  來,來,繼續喝!”我就心里想著,看你吳麗珍要鬧什么幺蛾子!就在這時,我突然想起了之前在巷子口遇到的 張大龍,心里莫名的打了個冷戰!開始,我是以為他是要來找吳麗珍干破事,今天吳麗珍家里沒人,不正是好機會?但吳麗珍為什么反而留下嫂子吃飯?她又往嫂子的酒杯里下藥。


  我感覺不妙了!這個藥又是安眠藥。


  吳麗珍叫嫂子來她家按摩,這從頭到尾就是一個陰謀!我看吳麗珍是要幫張大龍搞我嫂子!只是他們沒有料到,我會出現,所以,我的酒杯里也放了安眠藥。


  一想到這里,我的后背就開始冒冷汗!MMP,吳麗珍,張大龍這對狗男女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打我嫂子的主意!可現在怎么辦呢?嫂子已經喝了酒,我怎么來阻止呢?要是我把事情捅穿了,我這個假瞎子也暴露了啊!裝瞎子這段時間,不說偷看嫂子了,這村里能看的女人我都看了,要是讓他們知道了,還不打死我啊?所以,我不能暴露我自己啊!可是,我又如何救嫂子呢?唉,善良的嫂子啊,真是不知人心險惡啊!我沒心情吃飯了,而嫂子的那杯酒已經在吳麗珍的熱情之下全喝了!而墨鏡后面,當我的眼睛看到 院子里的廚房時,眼睛一亮!如果張大龍真要搞我嫂子,我有辦法對付了。


  關鍵就是要需要一個機會!正想著,嫂子突然說道:“麗珍姐,你這酒是多少度啊,我感覺好暈啊,眼皮子都抬不起來了。


  ”顯然,安眠藥起效果了。


  “看來你還真喝不得酒呢!”吳麗珍笑了笑,“沒關系,要是犯困就在我床上躺會了。


  ”然后,她就起身攙扶嫂子,同時看向我。


  我馬上說道:“麗珍嫂子,我也暈啊!”“沒事兒,沒事兒,你們睡一覺就好了,我扶你去床上躺著。


  ”吳麗珍說著,就扶著嫂子去了臥室。


  等她出來的時候,發現我已經把頭擱在桌子上了。


  “金水?金水?”她連叫了我兩聲,又推搡了我幾下。


  我自然裝著睡過去了。


  “嘻嘻,行了!”透過手指縫,我看她得意的一笑,然后就跑到院門口,拉開門,沖著外面招手!然后,一個身影閃進院子里。


  果然就是張大龍!我心里有些緊張,擔心我的計劃會失敗。


  如果真的那樣,就算在村里混不下去了,我也絕不會讓嫂子被他禍害!兩個人進了堂屋。


  吳麗珍有些擔心的說道:“大龍,這金水在這里,是不是有些麻煩?”張大龍說道:“嘿嘿..金水來了更好呀,等我搞了他的嫂子,然后再他脫光了放在她旁邊,到時,他們還以為是酒后亂性呢,根本就找不著我啊,哈哈…”“你咋那么壞呢!也就你能想得出來!”吳麗珍吃笑道。


  “哈哈,剛才我還擔心到底咋處理干完以后的事,現在這個煞筆金水主動送上門來,可就不要怪我嘍!”吳麗珍捂著嘴笑,“這下你的目的達到嘍。


  ”“哼,兩年前,我看到他嫂子就想搞了,結果,他們那么快回了城,這下終于逮到機會了。


  媽的,我在外面等了這么久,出了一身的汗,我先去洗個澡,你去院門外看著,別讓人進來!”“那我的錢?”“放心,事成之后我會給你!”“那好吧,你快點!”吳麗珍說完,就快步出了堂屋,然后消失在院門外。


  而張大龍就去了衛生間洗澡。


  我就是擔心張大龍直接搞嫂子,看來這家伙是準備好好享受一下啊,這時候我真恨不得拿把刀把他給剁了!不過現在機會來了!我箭一般的竄出堂屋,飛快的鉆進廚房里。


  廚房的灶膛里還有暗火,旁邊就是柴火堆。


  我想到的辦法就是在廚房里放火!我直接用灶上的火柴就點燃了柴火堆,然后就跑出來,趴在桌子上繼續裝睡。


  整個過程也就是一分鐘左右。


  柴火堆很快就燃了起來,不到二分鐘,廚房里就黑煙直冒!MMP,你們想搞我嫂子,我讓你們先付出一點代價!此刻的我已經被“下藥”迷倒了,不會有人懷疑是我放的火!也就在這個時候,院門被撞開,吳麗珍連滾帶爬的沖了進來。


  很顯然,她在外面放風,看到了院子里冒出的濃煙。


  “媽呀,失火了!”這個時候,張大龍正從衛生間出來,一看這個狀況,表情就不好了。


  “你快走,不然村里的人就要來了!”吳麗珍沖他叫道。


  這個時候,自然救火要緊。


  我看見張大龍臉都氣青了。


  他二話沒說,趕緊就沖出了院子。


  這時,整個院子都是濃煙!“救火啊,救火啊!”吳麗珍大叫道。


  很快,村民們都來救火了。


  吳麗珍向他們解釋,她請我和嫂子吃飯,我們喝碎了,她出門買東西,結果回來發現廚房失火,估計是灶膛子里的火星濺到柴火堆上了。


  我媽聽到消息趕了過來,在村民的幫助下,把我和嫂子帶回家。


  而事后,我聽說,吳麗珍的廚房被燒了個精光。


  MMP,活該!張大龍做初一,那我就要做十五!要是不收拾他,我肯定他還惦記著我嫂子。


  但是,我肯定不能和他明面上斗啊,也斗不過他。


  所以,我只能暗地里對付他。


  他和吳麗珍有奸情,我可以從這個方面下手,把他們的丑事曝光,讓他們在村里混不下去!農村人最忌諱的就是搞破鞋,要是讓吳麗珍的老公知道老婆偷人,他非宰了這對這狗男女不可!‘殺父之仇,奪妻之恨’,自古以來,可是‘不共戴天’。


  除非吳麗珍的老公當王八,不過,以我對他的了解,他是一個有血性的人。


  接下來的幾天,我一直在村東頭轉悠,實際上是去玉米地蹲守。


  那對狗男女一旦嘗了腥,肯定是管不住嘴的。


  他們兩家平常都有人在,所以,最方便的地方還是玉米地里,只要動靜不大,就算有人從小路上路過,也不會發覺。


  而且,張大龍這個人比較囂張,就喜歡禍害別人家的女人,享受這種快感,既然如此,那我就在這里等著。


  當然,這是個苦差事,但我只能守株待兔。


  皇天不負有心人。


  我等到第四天的時候,我終于看到張大龍從小路上來了!他戴著草帽,背著背簍,急匆匆的走過來。


  我趕緊鉆進玉米地里,向他家的玉米地靠近。


  沒多久,我就聽到了前面的動靜。


  我悄悄的接近,然后就看到前方十幾米的位置,張大龍一邊掰玉米,一邊把玉米稈放倒。


  幾分鐘之后,他就開辟出一個空地,然后從背簍里取出一張涼席,鋪在了玉米稈上。


  他一屁股坐下,一邊擦汗,一邊掏出手機。


  此時,我跟他的距離不過五六米遠,我是趁他掰玉米的時候,悄悄往前移動了。


  說了幾句話之后,他放下手機,又取出一瓶水喝著,然后就躺在涼席上,用衣服遮著腦袋休息。


  我就拿出手機,打開攝影功能看下效果。


  這些天,我玩手機也很麻溜了。


  畢竟是盲人手機,效果不是很好,但至少能看得出來人的樣子,這就足夠了。


  于是,我耐心的等著。


  過了二十分鐘左右,有動靜了。


  張大龍也站了起來。


  很快,一個人出現了。


  果然是吳麗珍!她戴著草帽,穿著連衣裙。


  “嘿嘿,想了吧?”張大龍一把摟住女人,色笑道。


  吳麗珍一把推開他,“想個屁,你還沒有賠我的廚房!”“草,我又沒搞到林曉慧,賠個屁啊!”張大龍哼了一聲。


  “張大龍,你還是不是個男人?”吳麗珍繃著臉:“老娘我冒著風險幫你干破事,廚房被燒了,你還不認帳了?”“嘿嘿,認帳,認帳,我賠你一千塊,怎么樣?”張大龍嘻皮笑臉的說道,一只手又伸了過去。


  吳麗珍拂開他的手,“不是一千塊,是五千塊!”“哎,你廚房那些破東西值五千塊?”“是你答應要給我五千塊的!”吳麗珍瞪了他一眼,“再說,老娘陪你睡覺不要錢?”“你——”“你不給錢是吧,那行,我走!”吳麗珍作勢要走。


  張大龍一把拉住她,“行,行,五千塊就五千塊,待會我給你轉支付寶。


  ”“張大龍,你可不要耍賴,要是你不給我,以后咱們就一拍兩散!”“放心,我張大龍是什么人!絕不耍賴,不過,你還得幫我把林曉慧搞到手。


  ”“可以,反正她現在又不走,有的是機會,不過,價錢另算!”“行,行!”張大龍賤笑道。


  MMP,張大龍果然還想打我嫂子的主意。


  “那現在我們可以做了吧?”張大龍一把摟住女人。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1546689.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714861.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8748106.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6496678.html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9570232.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7649153.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7308349.html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6009806.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762155.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7299512.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lesbayoux.com/qqnyhs/131.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