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在体内恶意地顶了顶

埋在体内恶意地顶了顶 (38950) 2021-07-25 00:09:54


  倾诉男主角: 小波(化名),33岁,职员  某天,编辑打开倾诉的留言信箱,听到提示有9个留言。

  没想到,听完之后,编辑才发现原来这9个留言都是小波一个人留的。

  “真是个执着的人哪。

  ”编辑感叹。

  见到小波后,我发现他是个小个子的男人,一脸的老实相。

  在与我的谈话中,他一直紧握着拳头,从捏得发白的手指指节看来,他很紧张。

    那个婚不是我要结的  “我很老实、很内向,很多 东西不善于表达,有些事情我不好意思跟朋友说,所以就想跟你们说说。

  ”说完,小波就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在这样的沉默下,我只好挑了两个最“大路”的问题抛给他———你结婚了吗?你有女朋友吗?交谈,就在这样一问一答挤牙膏似的情形下艰难开始了。

    我是北方人,家在农村。

  我还很年轻的时候,家里人觉得我应该成家了,便托人给我安排了一次相亲。

  那时候,我很单纯,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相亲之后, 婚事很快就定了下来。

  口述: 赌气 离婚 一错再错(3/3)  其实,对于这门婚事我并不赞同,因为我看到那个相亲对象的第一眼就不(姐弟乱欲)满意,可是女方家 跟我的姨奶奶关系特别好,姨奶奶极力想撮合这桩婚事。

   在我们家乡,长辈的话就是天,是不能违抗的。

  姨奶奶一直跟我爸说:“这女孩子不错”、“这桩婚事行”,我爸也就同意了。

  既然我爸都同意了,我这个做儿子的,既不能、也不敢去顶撞他。

  于是,婚事就这样在我心不甘情不愿的情况下举行了。

    婚礼那天正是腊月二十七,正月初一初二我陪 老婆去她家走完了亲戚,初六左右就到外地去工作了。

  算起来,我们俩待在一起的日子还不到 10天

    结婚不到10天就匆匆离家,听上去不太符合常理,对此小波的回答是跟老婆合不来。

  然而当我问他具体有哪些地方合不来时,小波自己也说不上来,想了半天,他说:“她偏执、不可理解、没文化,不懂道理。

  ”“你几乎没有跟她真正相处过,可能还不真正了解对方吧?”在我的追问下,小波憋出了一句:“反正,我第一眼就不喜欢她了,后来就一直都不高兴理她。

  我到她家送礼,都是放下东西就干坐着,不跟她说话。

  这个婚又不是我要结的。

  ”口述:赌气离婚 一错再错(3/3)  赌气离家,提出离婚  我这一走就是半年,当中没跟我老婆联系过一次。

    等我再回到家的时候,老婆已经住到娘家去了。

  按照我们那里的风俗,这时候应该男方派人到女方家去请女方回来。

  于是我妈便去了,可是我老婆却不答应,说要让我去接她才肯回来。

  其实,她那时候估计也是心里有气,谁家的老公刚结婚还不到10天就出门去了?而且一去半年,中间一点音信也不跟老婆通的?她让我去接,也就是耍个小脾气、做个小姿态,让我服个软,给她一个面子,也在众人面前给她一个台阶下。

  可是,那个时候我还停留在自己赌气的情绪里,对于这段强加给我的婚姻一点好感都没有,所以对这么一个硬塞给我的老婆也是连带着厌恶得很。

  因此,当时我妈回来跟我一说,我心里就暗暗想:“随便你回不回家。

  我才不去接呢,你不回来我一个人正好乐得开心。

  ”  在家里过了没几天,我又出去了。

  等我第二年春天再回家的时候,我觉得反正按长辈的意思自己已经跟他们选中的人结婚了,现在大家都看到了,日子确实过不下去,说明他们的选择是错误的,而我的任务也已经完成,是时候可以离婚了。

  于是,我提出了离婚。

  一开始,她和她的家人都不答应。

  后来大概是女方发现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就开始给我老婆又安排相亲,最终落实好下家后,他们才答应了离婚。

  口述:赌气离婚 一错再错(3/3)  “既然从结婚的那天你就没有打算真正投入,那何必结婚呢?”“没办法,那时候我小,做不了主。

  稀里糊涂就结婚了,后来才真正后悔了。

  ”  “那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老婆也是受害者,而你这样一味赌气的做法,对你老婆而言也是一种伤害?”小波沉默。

    离婚的时候,我还年轻,觉得离了就离了,没什么大不了,以后再找就是了。

  而且那时候我还有一个赌气的想法,就是我下次自己找老婆,无论如何一定要找一个比她好的。

  然而,事情却并没有我想像的那么简单……  谣言风传,境况愈糟  不久,我前妻的堂姐就嫁到了我家附近,她似乎为自己堂妹离婚的事情感到忿忿不平,因此一天到晚讲我的坏话,后来,甚至到处传“小波身体有问题,才跟我堂妹离婚”的谣言。

    风言风语就这样在家乡越传越甚,我又不会辩解,渐渐地,家乡的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

  25岁那年,家里人又给我介绍了一个,也是离过婚的。

  本来说好要见面的,可是因为村里的风言风语,她的亲戚都不同意她跟我相亲,结果,见面那天,她没来。

  后来,过了半年,女方又找到了我家。

  口述:赌气离婚 一错再错(3/3)  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挺好的,她刚开始也表现得特别温顺,什么事情都顺着我。

  对于这段感情,我非常满意,然而就在临近结婚的时候,她却一反常态,事事与我抬杠,拧着干,我们的婚事也就这么黄了。

  后来我才知道,她因为第一次婚姻受到伤害,因此对男人有报复心态。

    对于这段恋情,我是真心投入的,可以说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恋爱,结果却以失败而告终,这让我很受伤害,好几年我都没有缓过劲来。

  那几年里,虽然家里一直给我介绍对象,可我统统避而不见,把自己封闭在一个人的世界里。

  年纪就这样一点点上去了,婚事也被耽搁下来。

    这几年,每次过年回老家我都很难受,尤其是看到父母那期盼又绝望的眼神,就特别内疚和痛苦,真不知道应该如何去面对他们。

  失恋的伤痛经过时间的消磨已经减轻了很多,当我重新愿意接受家人安排的相亲时,却发现自己现在的境况比当年更糟糕。

  口述:赌气离婚 一错再错(3/3)  “除了等待介绍,你就没有其他方法了吗?”记者问小波,“再说了,你非得在家乡找吗?”面对记者的疑问,小波慢慢地给出了答案———  我这个人非常内向、也非常传统,平时在家里哪怕跟邻居家的 女性都很少讲话,怕别人会造谣,说我们乱搞男女关系。

  这样一来,就少了很多跟女性的接触机会。

  而且,我工作的环境以男性为主,如此一来在外面认识女性的机会也降低了。

  在我的概念里,也从来没有追女孩一说,那种主动跟人家搭讪、送个花、约人家看电影这样的举动我做不出。

  朋友也曾经说我太内向,这样不行,要改变。

  我也知道,可是我不知道应该从何做起。

    看小波谈起了改变,记者鼓励他行动起来,可小波却一直说不知道该怎么做。

  最后,他颇有些悲观地说:“我已经不想要了,年纪都那么大了,结不结婚也无所谓了。

  ” 还没等他跑多远,就听身后的豹三打电话道:二叔,我让人打了,对,就是找那个 女人时,那女的跑了,在福贵街这里,什么?你就在这边,你快点来,我追着他。

   听着对方叫人,李小亮心中大急,扯着女人就跑,谁知那女人哎呀一声倒在地上。

  李小亮这个气啊,转头一看,那女人抱着脚一幅痛的要命的模样。

   李小亮停也没停,弯腰跑起女人就跑。

   不跑不行啊,对付一个人两个人还行,要是更多人,被人抓着真可能被打死。

   跑出小巷,李小亮没敢在大街上狂奔,找了个胡同又钻了进去。

  就这样连着穿了几个胡同几条街,他已累的气喘吁吁。

   放下我。

  被他抱在怀里的女人叫道。

   你要死啊,现在不安全。

  被女人一挣扎,李小亮差点没栽倒在地上。

   不是,你放下我,你自己跑。

  那女人也着急的道。

   你……李小亮气的说不出话来,要这样还救你干嘛要,这不白救了么。

   那女人却指了指边上,李小亮转头一看是个卫生室。

   李小亮摇了下头,道:那伙人看起来挺有势力,你在卫生室里不安全。

   他们找的这是东西!女人把硬硬的一物塞到李小亮手里,道:如果找不到这东西,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

  我知道你是好人,你先跑,等过几天,你去玉江到一元堂找我,我叫卫 晓青,到时一定重谢你。

   李小亮一听这名字,知道自己今天误会了,他真不认的叫卫晓青的人。

   你发什么愣,还不快跑!卫晓青着急的道。

   好,那我们回头见。

  放心,我早晚给你送过去的。

  李小亮知道现在来不及多说什么,既然这卫晓青这么说,肯定有一定的把握,也顾的不看手里的东西是什么,把它向口袋里一塞,撒腿就跑。

   就听不远处,有人叫道:在这边,我看到他了。

  他妈的,居然是这 小子,给我追。

   李小亮连忙转弯跑进另一个胡同,回头的瞬间依稀看到一个 光头

   卫晓青看着李小亮消失的背影,叹了口气,道:对不起,让你引开他们,我也没办法。

  接着,她手脚并用的爬到路边,喘了口气,又从怀里拿出一个长条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巴掌长短,手指粗细,棍子模样的东西,只是这小棍上有不少凸起与凹槽,最下端还是个扁形梅花的样子。

   整件东西起来说它是棍子,不如说是一个怪模样的钥匙。

   突然,刚松一口气的她,猛的把钥匙拿到了眼前,脸色变的很难看。

  她摸出一个手机,按了一个号码道:宗姐,那钥匙…… 手机里传来一个软腻腻的声道:晓青啊,是不是钥匙被人抢了?咯咯,你放心,那个真盒子里放 的是假的,假盒子里的才是真的。

   卫晓青只觉脑子嗡一声,她给李小亮的那个盒子本就是假盒子。

   …… …… 李小亮现在一点醉意都没有了,他咬牙撒脚飞奔,心里实在有些后悔救那个叫卫晓青的女人。

  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女人是什么人,反正他现在感觉无论跑到哪里,都有要在追他。

  现他也不管什么了,找到一个方向闷头跑。

   他不信,跑出县城去,这些人还能再找到他。

   转过一个路后,再钻进一个胡同,他身后五、六十米处追他的一群人,紧跟不舍。

   突然,李小亮的脚步停了下来。

   这胡同居然是一个死胡同! 他转过身,却发现有十来号人堵住了胡同口。

   呼呼……你,你特么的还真能跑……呼呼,你,你再给 老子,跑……跑啊!那十来个人,弯着腰一边喘气,一边指着李小亮骂道。

   李小亮也是气喘如牛,他知道现在真跑不了,那结果会很惨很惨。

  他转着脑袋向四处看,寻找一线生机。

   空调, 封闭阳台,高墙,垃圾箱。

   李小亮扑向垃圾箱。

   十来个人一愣,旋即哈哈大笑,就算跳到垃圾箱上,也根本够不着高墙的边,更不要说高墙上还有玻璃茬子。

   剩饭剩菜,破塑料,包装纸……垃圾被李小亮搞的乱飞。

   小子,你乖乖听话,不会死。

  不用找剩饭当自己的最后一顿。

  一个混混戏谑的道。

   找到了。

   李小亮欣喜的叫了一声,用力从垃圾箱里拽出一破衣服。

   我操,这小子疯了?混混不解的说。

   就见李小亮不管那衣服脏的厉害,咬在嘴里,用力把垃圾箱推到了封闭阳台下面,然后跳了上去。

  一纵身,李小亮抓住了封闭阳台的边缘。

  他声嘶力竭的用着全身的力气一点点的拉起自己的身体,猛的伸手抓住防盗窗,慢慢的爬了上去。

  然后脚踩着封闭阳台的边缘,一手抓着防盗窗,另一只手试着抓住不远处的空调外机。

   几个混混仰头看着李小亮,其中一个道:操,他这是在干什么? 没有人回答他。

  封闭阳台在一楼位置,就算站在封闭阳台上也爬不到二楼去,再说二楼也是封闭阳台,根本没法进楼跑,虽然距离空调外机不远,但上了空调外机也就在一楼半二楼的地方,更不好攀爬别处,距离高墙也是很远。

  这楼高二十来层,要是李小亮能一层层这样爬上去,估计能累死他。

  没人知道李小亮要干嘛。

   站在封闭阳台边缘的李小亮,却一心一意的想要爬到空调上。

  但他的胳膊与空调外机差了十厘米的距离,根本(妈妈啊啊啊啊)够不到。

   心里一横一咬牙,李小亮松开了抓防盗窗的手,纵身向空调外机跳去。

   哎~哟。

   下面的混混看的入神,不由自主的吆喝出声。

   嘭。

   李小亮险之又险的抱住了空调外机,再深吸一口气,他慢慢的爬起来,站到了外机上。

  从嘴里拿下破衣服,叠起来又拧了拧,一甩手,搭在外机上面的几根电线上。

   小子,你不要命了!下面传来一个声音。

   李小亮低头一看,站在下面的是汽车上的那个为首的光头。

   李小亮冲他点了点头,道:哥们,咱又见面了。

   小子,快下来,有啥事说清楚,你这是玩命! 说清楚?李小亮裂嘴一笑,双手握住了衣服:老子没空同你说清楚啥,这事说不清楚! 说着,他双腿一蹬空调外机,顺着电线滑向高墙的另一边。

  只是他没算到身体的重量让电线垂的太低,越过高墙的刹那,墙上竖起的玻璃在他腿上带起一串血珠。

   这特么的是玩杂技啊! 混混禁不住看的目瞪口呆。

   光头眼里闪过一道寒光,沉声道:给我查查墙那边是谁,不能放过这小子。

   说着率先向胡同外走去。

   等他走到了胡同口,就见远处跑来一个人,大声喊着:辉哥,有人发现那小子了,骑着摩托车,冲向城外了。

   追!光头怒喝一声:他跑到天边也要给我追回来! 李小亮回头看了看,似乎那些光头的手下被自己甩掉了,这才长松了一口气。

  不过心里还是对骑着的这国内摩托车的主人有些歉意。

   今天李小亮可真是过得跌宕起伏了,本来解决了自己工作的事情找到了自己的新目标心情挺好,没想到救了一个女孩子反倒惹出事儿来了。

  而就在他以为山穷水尽的时候,先是自己搏命一跳,顺利地抱住了空调外排扇,救了自己一条小命。

  翻过墙跑到另一边的胡同口,正好一中年眼镜男跑到路边买烟,把自己摩托车停路边上了,连钥匙都没拔! 如果是以前的话,李小亮肯定不会直接把人家的摩托车顺走。

  但是通过上一次林玉芳那事儿,他可是意识到那个光头一伙在玉罗县有多大的势力,如果不快点儿离开县城,那早晚要被他们抓住! 好在自从在学校被陷害之后经历的事情也让李小亮的性格改变了不少。

  否则的话现在恐怕他已经落在光头一伙的手里了。

   就在这时两辆 面包突然插到了这个偏僻的城效公路,李小亮一直都注意着后面的情况,立即就意识到不对了! 李小亮开始提速,果然,那两辆面包也是紧追不舍。

   意识到李小亮已经发现了他们,从冲在最前面的那辆面包探出一个光头来:臭小子!别跑了!你特么再不停下老子真撞了! 很可惜,李小亮可不是傻子。

   如果换成是别人的话,李小亮肯定不可能这么拼命,再怎么样把东西往路边上一扔,他不信这伙人还这么追着他。

   但是既然这伙人为首的是那个光头,别说这一次他横插一杠子把他们想要得之而后快的宝贝弄来了,单单是上一次的恩怨,他们也未必会放过自己。

   更何况李小亮也琢磨明白了,既然他们这么看重自己怀里的这玩意儿,那么他们就绝不敢真的狠撞自己,否则的话万一把那盒子里的东西给撞烂了,哭的可绝不可能只是自己。

   好!尼玛的算你狠!老子还不信制不了你了!看到李小亮对他的喊话一点反应也没有,光头缩回到车里。

  两辆面包再次提速,终于抓住一丝空隙抢到了跟李小亮平行的位置。

   小子!爷爷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出东西,给你一条活路!光头一看现在占据了有利的位置,朝着李小亮再次威胁起来,眼中的危险光芒表明他可绝不是说笑的! 李小亮这时候也跟他杠上了,死活就是不理他。

   吱!出乎他的意料,这一次光头没再跟他废话,面包直接就是一个横移直接向着李小亮撞了过来! 坏了!李小亮还真没想到对方连他们抢夺的目标都不在乎了,真的下死命的撞,好在第一次撞击那个面包司机也没把握好速度,横移的同时被李小亮甩到了后面,自己还差点儿碰到了山壁。

   山壁?李小亮心里明白过来,难怪他们这么这客气,感情是吃准了就算是逼得自己撞到山上也不会伤到他们的目标,那如果换到山崖的一边…… 大哥,这小子真是不想活了!面包司机看到李小亮被这一吓,不但没有乖乖停下来反而直接转到了外车道!而且还是紧贴着路边——离山崖的边缘不到半米远!这,这咋办?还撞不撞了? 光头也是头大无比。

  俗话说的那是一点儿都不假,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

  他们虽然是混道上的,整个平罗县没几个人敢惹他们,但是真要是弄出了人命那也是极大的麻烦,到了这一步可不是硬压就能摆平的,至少,得有个兄弟心甘情愿地替你顶罪。

  上边活动所花费的代价也不小。

   更不用说上边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那样东西抢到手! 继续!光头也是被惹出了真火:这次就看你的了,别真把他撞下去,但是也要让他知道,我们现在可不是在跟他耍乐子! 面包车再次加足了油门,直接擦着李小亮的右侧就冲了上来!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o4Jsni/m0ZK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