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腹被精华灌满鼓 俏脸顿时就绯红起来



师父,我觉得我好奇怪啊。

  ”吃过晚饭, 萌萌和师父坐在院子里吹夜风。

  她好奇地盯着 老王敞开衣襟的胸膛,又看了看自己被衬衣包裹着的硕大胸脯。

  为什么师父那里那么平,而我这里却 那么大?她越想就越觉得奇怪。

  王萌萌今年十八岁,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拐卖到平安村里,被师父救下,送给邻居杨大壮家把她养大。

  为了供她读书,夫妻俩外出务工,常年不在家,就把她托付给老王照顾,跟着他学点医理,自己种菜养猪。

  处于青春期的她,正是对异性的 身体感到最好奇的时候。

  听到这话,老王却是当场愣住了。

  萌萌是他从人贩子手里救下来,因为当时还是奶娃子的她正发着高烧,人贩子嫌她掉价,就想把她扔到河里去。

  一晃眼,奶娃娃都长成大姑娘了。

  那丰满的胸脯,发育好的都有些夸张了,也不枉他天天羊奶供着。

  想到这儿,老王又 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因为你是女孩,师父是男人,当然长得不一样了。

  ”这种尴尬话题,老王也只能这样搪塞了。

  只是王萌萌却不愿放过,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那为什么我们女孩儿的就能长那么大,男人的就不长呢?这是用来干嘛的呀?好麻烦,老是动来动去的,真想割掉算了!”王萌萌越想越糟心,以前没长起来的时候倒没什么,就是这几年,这玩意儿越长越大,有时候还特别疼,好几次晚上睡觉挨着都能疼得她流泪。

  干活儿的时候还老是碰到,可碍 事儿了!村里好多人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这让她很不开心。

  “呸呸呸!别瞎说,这个怎么能割呢!”老王轻声呵斥,眼神却变得越发火热起来。

  不得不说,萌萌这孩子发育的相当成熟,每次给她买衣服,都得买大一个号。

  如今身上穿着的这件衬衣,还是隔壁张寡妇年轻时穿的,竟还是紧绷绷的,将那对浑圆的形状勾勒得淋漓尽致。

  “好烦啊!我不想要这个!”王萌萌没有注意到师父异样的目光,反而当着老王的面,直接把衣领的纽扣扯开,露出里面雪白的两团。

  看到这一幕,老王的眼睛瞬间就直了。

  自从十年前老伴儿去世后,老王就没再碰过 女人了,虽然他对萌萌并没有什么邪念,可面对这样的视觉冲击,他还是无耻的起了反应。

  老王用力咽了咽口水,强迫自己移开视线,脑子里却闪过某些画面,反而越发激动起来。

  他只觉得浑身燥热,下面也胀的难受。

  老王强忍住冲动,大声呵斥道:“萌萌……快扣上衣服!女孩子家家的,不能这样!”王萌萌不满地撅起嘴,嗔道:“师父!这里又没外人!而且我这几天那里都好痒,我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啊?”生病?老王一愣,顿时哭笑不得地抹了一把脸。

  这孩子心思单纯,只读完初中就在家养猪种地,连自己是处于发育期才有的正常状况都不明白。

  毕竟是农村人,又是偏远的村子,思想封建,就算学了生物,怕是老师也不会去教这些 东西

  老伴儿又走得早,她爹妈又常年不着家,自己毕竟是个大男人,哪里好跟她讲这些?可是现在萌萌已经对自己的身体产生了排斥心理,如果他还不想法子教导教导,怕是这孩子以后会吃亏啊!想到这儿,老王在心里酝酿了一下,正准备开口,就看到王萌萌一脸惊慌的站起身来。

  “师父师父!您快给我看看!好痛啊!我这是怎么了?”王萌萌惊慌失措地扯开衣领,将两团白嫩的胸脯对准了老王。

  王萌萌是真的怕极了,前些日子她就觉得自己胸前很痒,一开始也没在意,猜想大概是去菜地的时候被虫子咬的。

  可现在竟然加剧了!她哪能不怕!她哪里知道,这不过是因为她处于发育期,总是忍不住去搔痒才导致的轻微疼痛。

  “师父……”看到师父灼热的目光,王萌萌俏脸一热,慌张地垂下头去。

  虽然对这类事情很懵懂,但不知道为什么,王萌萌总觉得师父的目光像是要吃了她一般,有些扎人。

  “萌萌乖,过来让师父看看。

  ”老王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王萌萌愣了愣,还是乖巧地上前,双手依旧乖巧地抓着自己的衣领,两团柔软离老王的脸不过才半臂长。

  鼻尖不断涌入的少女 幽香,让老王顿时气血翻涌,那处的反应也更加强烈了几分。

  他本来只是想给王萌萌普及两性知识,可现在,他竟然改变了主意。

  “萌萌,告诉师父,你是哪里痛?”老王紧盯着眼前的雪白,喉咙阵阵发紧。

  滚烫的呼吸喷薄在两团柔软上,让王萌萌忍不住颤抖起来。

  她羞红着脸说:“师父,就是这儿,这两个点点,还有点痛。

  ”刚刚隔得稍远些还不觉得怎么样,这会儿看到师父离这么近,还总盯着自己这个地方,王萌萌忍不住忸怩起来。

  “那……师父给你检查检查吧?”老王又忍不住吞咽了一下,此时的他仿佛被鬼迷了心窍,满脑子都是少女饱满柔软的部位,真想上手摸摸看。

  “嗯,谢谢师父。

  ”王萌萌乖巧地点头。

  师父是这十里八乡最有名的木匠,还懂点中医。

  这里离镇上太远了,出行很不方便,唯一一家卫生所又在几十里外,大伙儿有个什么头疼脑热都是找师父看。

   也就是这几年才通了公路,他才在家种地,偶尔给村里的老人们修修家具打打棺材什么的。

  不过现在村子里的人还是喜欢来找他看病,因为他用药准,什么草药都认得。

  得到萌萌的允许,老王不禁屏住呼吸,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慢慢伸出黝黑的大手,放在那饱满的两团上。

  触摸到的那一瞬间,老王就浑身一怔,身子瞬间变得滚烫。

  这种久违的感觉,让他几乎无法自控!“啊……”王萌萌忍不住发出低吟,心跳也不由加快了。

  当那双火热的大手接触到自己的时候,全身仿佛都过电了一般,稍稍缓解了两个红点点上的疼痛感。

  这还是她第一次被异性触碰到那里,虽然眼前这个人是抚养自己长大的师父,也让她忍不住羞红了脸。

  听到这声如轻喃般的娇喘,老王的下面立马就揭竿而起了。

  可他不敢太放肆,怕吓着对方,毕竟眼前的娇俏少女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

  仅仅只是将手放在上面,并没有动,都让他这么激动了,他实在难以保证自己能不能稳住自己。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煎熬了!“师父,您怎么不动啊?不是说要给我检查吗?”毕竟还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不过是这个程度的触摸,就让她的身体很难受了,浑身麻麻痒痒的,好像前几天梦中的感觉。

  听到这话,老王内心狂跳,用力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地抓了一下,嫩滑的手感竟让他有些舍不得放开了。

  “师父,你这一检查,好像更难受了,这是怎么回事啊?”王萌萌的声音娇娇软软的,忍不住收拢了双腿,双手也将两团柔软往中间推了一下。

  虽然她不懂这些,可也知道女孩子有些地方是不能随便让别人摸的。

  可是师父不是别人啊!她觉得没什么关系啊,毕竟师父只是在给自己检查身体而已。

  “没……没事,正常现象罢了。

  ”老王忍不住轻咳了一下,觉得更加口干舌燥,下面都快要爆炸了。

  他担心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索性赶紧拿开手,努力让自己移开目光。

  “萌萌,你别动哈,越动它就越痒,师父出了汗,先去洗个澡,不然一会儿会感冒的。

  ”说完,老王就飞也似的跑进屋里去了。

  一进门,他就靠着门大口大口的喘气,努力想把那股邪火压下。

  可他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满脑子都是萌萌漂亮的小脸和那两团雪白,下面反而更胀大了。

  洗澡!对!得赶紧冲凉水!老王急忙跑进屋后的澡棚里,边走边脱衣服,一进去就打开水龙头冲。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打开水龙头的那一刻,王萌萌因为担心他也跟了过来。

  发现师父果真是在洗澡,王萌萌这才松了一口气,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无意间瞄到师父下面一大坨,瞬间好奇地停了下来。

  “咦?怎么跟大明的不一样?好大啊!”随着老王的拨弄,王萌萌更加脸红心跳了,臊得不行。

  “大明尿尿的时候都没那么大,可是师父的为啥长那么大呢?是不是跟我这里一样也长得比别人的大?”王萌萌突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师父长着这么大的玩意儿吊在身上,平时走路肯定很难受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看着,身体就本能的产生了很微妙的变化。

  她惊讶地发现自己胸有点胀胀的,下面也有点酥酥麻麻的,好像有蚂蚁爬过似的。

  好奇怪的感觉啊……她这是怎么了?王萌萌捧着砰砰直跳的胸口,扭头就跑,不敢再看下去了。

  老王洗完澡出来,就发现萌萌回了自己房间,他找到五块钱一包的金圣烟,去厨房拿火柴点上一根,吧嗒了几口也回了房。

  躺在床上的老王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脑海里不断闪现出之前的画面。

  他叹了一口气,对他而言,自带体香的少女身体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轰隆……”一阵电闪雷鸣过后,外头就下起了倾盆大雨,窗户都被雨水敲打的砰砰响。

  “师父,您睡了吗?”门外传来王萌萌娇娇软软的声音。

  王萌萌从小就怕打雷,每次一听到都要依偎在老王身边才能睡着。

  老王心头一跳,应了一声,就赶紧起来开门。

  下一秒,一具带着淡淡幽香的娇躯就扑入他怀中。

  “师父,我好怕!外面的雷声太吓人了,我不敢睡。

  ”老王拍了拍萌萌的背,柔声安慰:“别怕别怕!师父在,快进来吧。

  ”搂着王萌萌进了屋,老王就从墙角里拖出他自己做的折叠小床,让王萌萌睡在自己床上。

  可是他才刚坐上小床,就听到嘎吱一声,床板猛的抖了一下,竟然陷了下去。

  老王赶紧起身查看,这才发现,这小床下面的支架,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老鼠给咬得(名人哲理故事)只剩下手指那么一点连着。

  老王毕竟是个成年男子,这一坐上去,支架就支撑不住断开了。

  这下可怎么办才好!“萌萌,这张床坏了,睡不了啊!”老王满脸无奈地看着王萌萌,不知该如何是好。

  王萌萌紧靠着老王,咬着唇角看他,瞧着可委屈了。

  “要不……你先和师父挤一挤?”老王的心瞬间一紧。

  也不知是怎么了,他竟然说出那么不要脸的话来!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王萌萌竟毫不犹豫地点头,快速爬上床就钻进被窝里去,生怕老王反悔。

  “师父,快来啊!”王萌萌冲老王招了招手,可爱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简直要了老王的老命!老王哪里舍得拒绝,连忙答应,就躺了上去,只是身子绷的很僵硬,不敢挨着她。

  若是在以前,王萌萌还是个没长开的小姑娘,就算直接睡在老王身上,他都不会有什么想法。

  可是现在王萌萌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偏偏身上还带着阵阵幽香,这谁顶得住!“轰隆……咤!”又是一道惊雷,王萌萌吓得瑟瑟发抖,蜷着身子想要躲进老王怀里。

  看着身旁的王萌萌像个受惊的小兔子,老王有些心疼,侧过身子半搂住她的肩。

  “乖,别怕,师父在这儿。

  ”“师父,您能不能抱紧点,我好害怕!”王萌萌抬起头,那双眼睛沾上一点泪花,看起来更加惹人心疼。

  老王的心瞬间软的一塌糊涂,激动的伸出手,从王萌萌的脖子下穿过,将她反抱着,整个人都扣在自己怀里。

  而他火热的大手,正好盖在两团柔软的浑圆上。

  那柔软的触感和特殊的幽香,就像一股电流,瞬间袭遍老王全身,让他下面立马起了反应,正好抵在王萌萌的翘臀下。

  “师父,被子里藏了什么啊?都硌着我了。

  ”苏萌萌疑惑地扭头想要看,“是师父的大棒槌吗?”说着,她的手就往身后探去。

  老王顿时一惊,赶紧抓着她的手不让她触碰,“萌萌,别乱动!好好睡觉!”“师父,我想摸摸看,您就让我摸一下嘛!”王萌萌嗔道,同时还扭了一下身子。

  这一摩擦更是不得了,老王的反应跟强烈了。

  而王萌萌也因为这个动作,臀部酥酥麻麻的,下面更加痒了,那种想要尿尿的感觉也更加强烈。

  “萌萌,没老实告诉师父,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为什么会想摸师父的……大棒槌。

  ”老王老脸一热,这妮子一向心思单纯,没想到做出这种动作来竟然那么魅惑。

  王萌萌娇羞道:“以前看生物书上画的,而且我出去割草的时候,还听到婶子们说男人的东西变硬就会很难受,就要摸一摸才会好。

  ”老王一惊,已经快要抑制不住下面呼之欲出的强烈冲动了。

  王萌萌可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因为偷看了师父洗澡,才对异性的身体感到更加好奇的,她真的很想知道师父的大棒槌是用来干嘛的。

  不过,被这个滚烫的东西挨着,她的身体更难受了,“师父,我好难受啊,还有这儿又开始发涨了,这是怎么回事啊?”听到这话,老王顿时心痒难耐,想要触摸那对柔软的想法更加强烈了,于是他忍不住脱口而出。

  “没事儿,师父给你揉揉就好了。

  ”此刻的老王,已经彻底被渴望占据了理智,还没等王萌萌开口,他就开始揉搓起来。

  虽然还隔着一层衣服,但满手软弹的触感还是让他神魂颠倒。

  在他的揉捏下,王萌萌也渐渐呼吸急促起来,她忍不住微微仰着头,紧闭着双眼,身子阵阵战栗。

  “萌萌,好点了吗?舒不舒服?”老王紧贴着王萌萌的耳边,故意将滚烫的呼吸喷在她耳后。

  说着,他又往前挪了一点,正好这个时候王萌萌觉得耳朵发痒,下意识的扭动了一下,老王身下的东西,就不偏不倚地挤进了她的腿间…… 据海内网13月3日报道:tOE朵朵 婚嫁网-结婚资讯 门户赵大夫,您大老远的来我家,是不是给我带了啥好吃的来了?虽然眼睛一直直勾勾的盯着 赵雯胸前,但明面上, 苏羽还是不能表现的这么直白的,有些事儿,得拐着弯儿的来么。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滚!你个小兔崽子,满脑子都想啥着呢……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在加上苏羽那道目光,赵雯硬是想歪了,顿时就有些怒了。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天地良心,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苏羽还真没往那上面去想。

  他是真的饿了,就早上吃了几口馍,整个中午全做田边想事儿了,根本没顾上吃饭。

  至于那些事儿,都是吃饱了之后再去想的。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呃……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那个……你上午说的那些……你真的有办法治疗?赵雯有些难为情,又有些难以启齿地 说道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身为大夫,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前些天因为胸部胀痛难耐,赵雯特意去了县城的医院,做了个全面检查。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结果发现胸部长了一个很大的肿块,虽然是良性的,但也不亚于五雷轰顶。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种病通常都是上了年纪的女人才会得的,她才二十六岁,咋就得上这么个病了呢?而且这病想要治好,必须得在胸上开刀,这让她一个爱美的女人,怎么能受得了?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起初苏羽张口说出她身上的毛病,着实是让她羞愤不已,以为是这 小子故意胡说来埋汰她呢。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而苏羽一开口就直接给说准了,所以赵雯心想,说不定这小混球,真的继承了苏老头的本事。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毕竟胸对女人来说是个宝贝,不挨刀总比挨刀的好。

  所以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赵雯这才找到了苏羽的家里,看看这小混球是有真本事呢,还是满口胡说。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看着赵雯的表情,苏羽一看有戏,当下胸有成竹的笑着说道:我既然能说出来,肯定就能治。

  不过我还是来说说你的症状吧,看你一脸不信的。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没等赵雯开口,苏羽就说道:你身上的毛病比较多,首先是月经不调,经期紊乱。

  这个算是女人常见的病,但你的就比较严重了,每个月来好几次,每次应该都是钻心的疼。

  还有就是乳房囊肿,胸口长了个鸽子蛋大小的肿块,轻轻一碰就特别疼,就连穿衣服都是。

  虽然开刀也能治,但估计得划开好大一道口子。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而且据我判断,十天前这个肿块,估计也就蚕豆大。

  不快点治疗的话,可能会进一步扩大。

  万一转变成癌症的话,以你的体质,应该会扩散的很快。

  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呢?慵懒的坐在屋里的那张沙发上,苏羽微笑着说道。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原本还带着一点厌恶情绪的赵雯,当听到苏羽分毫不差的将自己的病情一一说出来之后,脸上除了震惊已经没有别的表情了。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你真的看出来了?!那你有没有办法治?震惊之下,赵雯赶紧问道。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放下二郎腿,苏羽缓步走向里屋的(两性口述小说)土炕,头也没回的说道:糟老头子的本事一个没剩的全传给了我。

  你说我能不能治呢?小病而已,几幅中药就搞定了。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闻言,赵雯快步追了过去,那赶紧给我开药方吧,多少钱都无所谓,只要不让我开刀就行!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咱俩的关系,还用得着给钱么,顺手的事儿。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那赶紧给我开方子吧,我听说老苏头的医术出神入化的!有些焦急的抓着苏羽的手,赵雯激动的说道。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我这只是初步的看了一眼,还没仔细检查呢,这要是开方子,估计效果不大。

  所以,还是得检查一番,确定一下具体的情况!坐在炕沿上,苏羽微笑着说道。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不过心里,就不是这么想的了,嘿嘿,全村人做梦都想摸的,今天老子一定要摸到,看看和秀儿姐的到底有啥区别……顺带要是能告别处男……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作为医生,赵雯当然知道苏羽说的检查是啥了。

  虽然看着苏羽那眼神有些不对,但没办法谁让人家有可能不动刀子就治好自己的病呢?纠结了好一会儿,作为过来人的赵雯无奈之下,一咬牙,在挨刀和被摸之间做出了选择。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好吧……不过我告诉你,检查就是检查!如果敢动歪脑子,有你好看!紧咬着牙根,赵雯发狠地说道。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虽然她结婚两年了,但那事儿总共尝过还不到十次,她男人是个省城里一个涉外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这两年全在国外干工程了,根本没时间回家。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作为一个女人,可想而知得是有多么的干渴了。

  不过骨子里的那一点保守的观念,还是让她对苏羽保持着一份警惕,生怕万一自己把持不住了怎么办。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赵姐你把我苏羽当什么人了!虽然我还没见过女人,但好歹也是小溪村有名的正人君子,你再这么防贼一样的防着我,那就去城里开刀去!苏羽倒是不乐意了。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正人君子……?谁不知道你小子是村里的霸王,还正人君子呢。

  当然,这话赵雯只能在心里说说,也只能祈祷苏羽能抱着一颗医者无男女别的心了。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虽说自己也是个大夫,但轮到自己的时候,赵雯还是有些放不开了,有些难为情了。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顺手将窗帘拉上,确保门外没人,赵雯这才有些难为的坐在了床边,缓缓地脱掉身上穿着的白大褂,一粒一粒的解开上衣的扣子。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那对胸脯噗通一下从衣服的包裹中跳了出来,可着实是让苏羽身体一颤。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他娘的,这也太白了,太嫩了!一点都不像小媳妇的胸脯啊!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看那感觉,这二年多根本就没被什么人碰过,还带着那股黄花大闺女才有的生硬呢!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看着那比秀儿要深的多了的沟儿,苏羽那野性的血液噌的一下就窜了上来,要搁旁人这会儿怕是早扑上去了。

  也就是苏羽这小子,强忍着,这会儿脸上看着还跟没事儿人一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虽然是羞涩,但大夏天的,身上也就那么两件布料,这没一会儿的功夫,赵雯就把那罩罩脱掉了。

  但双手,还是习惯性的抱在胸前,守着第一道防线。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看着赵雯那羞红的脸颊,苏羽强忍着内心的兴奋和手上莫名其妙的抖动,伸出手去,拉住了赵雯的一只手,缓缓的挪开。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赵姐,别害羞,这是检查,我又不能把你怎么着的。

  来,放松点!想要后面成事儿,前面必须装良民,必须要靠嘴皮子来引导,这是苏羽一直坚持的原则,虽然从来也没实践过……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哦……听着苏羽这么说,赵雯倒是放松了一些,也就随着苏羽的手,缓缓地把挡在胸前的那双肌肤雪白无暇的双手挪开了。

  不过双眼依旧紧闭着,不敢睁开。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我的个娘!老子真他娘的走运!这也太美了吧!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苏羽差点没节操的流鼻血了。

  不过好在,他虽然是处男长这么大才第二次这么看女人,但定力还是足够的,没有那么丢人。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当然,要是太镇定了那也不大可能,因为这会儿,这货的手已经放了上去了。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双手握住,妆模作样的做着所谓的检查,苏羽还不忘嘴上嘚嘚两句,嗯……的确是比较严重啊,都长这么大了,得赶紧治疗!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在这揉捏之下,赵雯甚至有些挡不住了,脸颊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怎的,浮上了一抹浅红,就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一看有情况,苏羽那眼睛贼不溜秋的打着转,‘一本正经&quo;地说道:赵姐,我发现,你好像是左胸大右胸小啊!不过还好这个我也能治疗,今天就一并帮你治了吧!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话说的赵雯是又气又羞,左胸大右胸小这个事儿,平时她都是垫着垫子的,是绝对没人知道的。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但这会儿,人家的手已经按在上面了,还能说啥?如果能治,那就治吧!只是回应的时候,好像声音有点飘,有点发颤了……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嗯……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话都到这份上了,等于是给了苏羽这货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啊,此时不行动,更待何时!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tOE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ntyP9/ihfS6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