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被家里亲戚插了:男友在学校草坪要了我



核心提示:世界上很多事都是这样,月亮,一旦圆满了,马上就要残缺;树上的 果子,一旦熟透了,马上就要坠落。

  凡事总要稍留 欠缺,才能持久。

   婚姻最需要这种适度欠缺,是欠缺让婚姻双方有了努力改变的空间。

     上个月回老家,见到了多年未见的 雪琼

  她是我们中学时代的校花,有很多男同学曾做过与她相关的爱情梦。

  可这个看似完美的女人,却忍不住在我面前掉下了眼泪。

    高中毕业后,我们总共见过三次面。

  第一次 是在十多年前,那时候雪琼刚刚大学毕业,她告诉我,虽然追求她的人非常多,但她一点也不快乐,只想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平静地过日子。

  (草船借箭的故事)第二次是在3年后,她刚刚离婚,尽管找了一个自己喜欢的 男人,却怎么也过不到一起,她受不了他的冷落,很羡慕那些整天被老公捧在手心的女人。

  她说,如果再婚的话,一定要找个真正对自己好的男人。

    一晃七八年,再次见到雪琼,她已经离了两次婚,现在正和一位丧偶的男人相处着。

  两个人真心相爱,就是家里人反对。

  不过,她打算坚持。

  婚姻需要一点 缺憾才能走得更久_ 女性  我问她,这次为什么这么坚定?  雪琼说,先前的两段婚姻,她都没 明白其中的真谛,总是把婚姻想得太过完美,不但要求对方有钱,对她好,还要是自己喜欢的。

  如今,经过两次失败的婚姻,她终于明白,大多数婚姻都是无法完美的。

  正因为如此,她才特别珍惜现在这个男人,尽管他只是一名很普通的初中老师,个子也不高,但她会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他。

    说心里话,我很为雪琼的开窍感到高兴,虽然她明白得有点晚,并且为所谓的完美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但是,我相信她和那位老师的婚姻一定会很幸福美满,因为她终于用两段失败的婚姻悟出了一个简单而又容易被忽视的道理:幸福的婚姻不可能十全十美,我们要学会理解婚姻中的缺憾。

    其实,世界上很多事都是这样,月亮,一旦圆满了,马上就要残缺;树上的果子,一旦熟透了,马上就要坠落。

  凡事总要稍留欠缺,才能持久。

  婚姻恰恰最需要这种适度的欠缺,是欠缺让婚姻双方有了努力改变的空间,让我们在这种有点争执的动态中得以平衡前行。

  婚姻需要一点缺憾才能走得更久_女性  我们还应明白,拥有的未必十全十美,但一定要坚信他(她)就是最好的!别因为一件东西好才千方百计地去拥有,拥有了才更应一心一意觉得他(她)最好,这样幸福才会降临。

   “这么长啊?难看死了!不过如果能让他像上次喷出来的话,他应该就能醒过来吧?”少女心里暗暗想着,手上的触摸不觉慢慢加了些力道。

  闭着眼睛躺在地上装死的赵本严心中正琢磨着, 孟晓华这傻丫头会用什么办法刺激他的时候,却感觉到 女孩已经解开的他的裤子掏出了他传宗接代的宝贝,正用小手来回不断地触碰着。

  小 兽医偷偷把眼睛眯了一条缝望出去,发现孟晓华正蹲在他的腿边,窈窕的背影对着他,短短的牛仔裙根本遮不住她修长的小腿和饱满的大腿以及上面若隐若现的一部分粉臀。

  而更香艳的是女孩的手里正把玩着他那里,如何能让他不兴奋不激动。

  于是很快孟晓华就愕然地发现手中的东西正在迅速地长大,而且感觉到更加火热,甚至能感到上面静脉地静静跳动。

  “这样应该很快就能喷了吧?”孟晓华暗暗告诉着自己,手上的速度也开始加快。

  这种美妙的感觉,让小兽医舒服地想叫出声,但他也很清楚一旦叫出声来,就无福继续享受这种体验了,于是紧闭住嘴巴一声不吭。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孟晓华的两只小手正来回不停地更换着,但是直到这两只手都已经又酸又痛了,手里的家伙还是丝毫没有要缴械投降的趋势,依然用它那只独眼盯着少女看,似乎是在嘲笑她?“我就不信我制服不了你这么个家伙!”孟晓华心中也有些动怒,看起来只用手是不行了,虽然孟晓华还是个正经的黄花大闺女,但是她在大学里还是和室友那一群女孩们在寝室里偷偷地看过一些爱情动作片。

  “看来只能用嘴了!”少女打定了注意,挽了挽鬓角上垂下来的头发,小腿一倒直接撅起蛮腰跪倒在小兽医的腰部,把脸贴了过去……….赵本严正闭眼享受着来自下面的女孩手指间的舒服摩挲,突然发觉孟晓华似乎不再动作。

  “难道她已经放弃了?”正当小兽医准备开口说话结束这场恶作剧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那里似乎又到了一个全新的温热湿润紧致的空间里。

  “嘶…….”这种全新的体验让赵本严舒服得在心里猛吸着冷气,甚至后腰一麻就想那个,不过拥有强大意志力的他拼命地告诉自己不可以绝对不可以,两只手死死抓住地面上的松针。

  孟晓华从开始的生硬已经逐渐变得熟练的品尝了。

  被强烈刺激的小兽医不断绷紧自己的 身体,他感到自己身体的那部分已经快要不停他大脑的指挥了,虽然大脑不停命令自己的兄弟一定要挺住挺住,但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沸腾的情绪了。

  赵本严为了分散注意力,再次悄悄睁开眼睛。

  这一看更是差点让他走火入魔,原来孟晓华圆圆的丰满正高高撅起近在咫尺地对着他。

  深蓝色牛仔短裙里的粉色小内内,看了个清清楚楚,甚至内裤面料上被少女神秘地带撑起的美妙形状也看得是纤毫毕现,赵本严感到一阵眩晕了,甚至偷偷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看是否出血。

  不过此时的孟晓华可不知道,装死的小兽医正在偷窥自己,大概是时间太久了,女孩心中又开始了焦躁,但又不想半途而废,于是加快了头部上下摆动的速度。

  本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赵本严哪能扛得住女孩的这一套连环重击啊,没超过三十秒,孟晓华就听到身后赵本严发出“啊”的一声大叫。

  赵本严这一释放,让孟晓华都呛着了。

  “咳咳咳……呛死我了!你这混蛋!”孟晓华不顾风度叫骂着,转过头却发现满脸潮红的赵本严不知道何时已经坐了起来,呼呼喘着粗气…..“你…..又骗我!”孟晓华出离愤怒地举起拳头砸向戏弄自己的小兽医。

  “晓华,我错了!我错了…..”赵本严一边告饶着,一边提着裤子向山下跑去。

  一男一女的追打声笑骂在崎岖的山路间传荡着,渐渐远去………回到村中,一早上就跑出来的孟晓华直接回了家,而占尽了便宜的小兽医则向着自己像狗窝似的兽医站走了回去。

  不过走到离家没多远,却见有两个人站在他的赵家兽医站附近的大树下拉拉扯扯的,不停地撕打着。

  “谁啊?”赵本严心头奇怪,脚下加紧几步走近一看,却见一个长得肉乎乎的白胖子正抱着一个小女孩在那里连亲再啃的。

  那女孩极力挣扎不过显然没有那胖子力气大,一件绣花的纱制衬衫已经被那双肥手撕扯得纽扣脱落,露出里面白色的小背心。

  “这个王八蛋!”赵本严暗骂了一句,这胖子小兽医认识,是村长孟大庆的宝贝儿子 孟广禄,天生就有智力残疾。

  而他撕扯的女孩正是这两天总见面的 徐叔女儿徐 小果

  “ 果果,果果…..我的好果果,你让我摸摸你,亲亲你吧?我爹说了,把你说给我当媳妇了已经,你就解开衣服让我亲一亲吧?我从来都没亲过女人啊啊…..”孟广禄口水流的老长,痴痴傻傻地说着。

  “你放开我,放开……救命啊…….”徐小果用力地想摆脱这个白痴的猥亵,可是力气实在太小,眼见那只肥手已经开始伸向少女的鼓鼓囊囊的背心前襟,女孩的眼里已经满是噙满了泪花。

  ……“住手!”赵本严大声断喝了一声,飞起一脚重重地踹到孟广禄的肥肥的屁股蛋子上,从小就有武术根基的赵本严这一脚显然不轻。

  孟广禄二百多斤的体重居然被他一脚踹得“噔噔……..”一溜小跑地坐了个腚蹲。

  “你…….你敢踢我!”孟广禄站起身来,低下头如同一只发狂的疯牛直接向赵本严冲了过来。

  “哼!”小兽医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轻轻闪身躲过,把身体让到一边,等胖子身体冲过,对准他的屁股又是一脚。

  “噔噔……”又是一个腚蹲,这下孟广禄坐在地上不起来了,他虽然是傻了点,但还没蠢到家,知道斗不过人家于是撒泼打浑地骂了起来 。

  “小兽医你欺负我,抢我媳妇!你等着的,你等着我爸怎么收拾你的!”孟广禄坐在地上大骂着。

  “赶紧给我滚远点,以后再欺负我小果妹子,我就把你屁股踢开花!”赵本严举起脚来,作势又要踢他。

  “你等着我的,等着我的………”孟广禄见势不妙,赶紧一骨碌身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威胁着一边向远处跑去。

  “这肥子就是欠揍!小果妹子,你没事吧?”见孟广禄已经走远,小兽医走近徐小果想要安慰安慰她。

  “本严哥哥,幸亏你回来了呜呜呜………”少女如同见到亲人般,一头扎进赵本严的怀里呜呜的哭泣着。

  “没事,妹子没事了!”小兽医一边感受着女孩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肉体一边把徐小果让进了他那间小兽医站。

  “你咋跑我这门口来了?”赵本严搬了把椅子让女孩坐下问道。

  “我下午在地里摘了些新鲜的蔬菜,想给你送点过来,到了这却发现你家里没有人,琢磨着等你一会,结果就发现孟广禄那个家伙来了,我看他兜里揣了不少石头到你家门口,好像是要砸你家玻璃,我就上去阻止他!结果他一看到我,就对我毛手毛脚的…….幸亏你回来了……”小丫头一边哭着一边诉说着。

  “原来是这样。

  ”赵(三个洞都被塞满爽)本严心中暗道侥幸,肯定是孟大庆那个老王八蛋指使他那个傻儿子来砸兽医站的玻璃,如果我要是回来晚了,那果果还真有可能被那个白痴给侮辱了啊!赵本严偷眼望向徐小果,发现女孩已经停止了抽泣,不过身上衬衫的纽扣脱落了大半,露出里面宽大的棉线白色背心和微微隆起的前胸。

  似乎是发觉到,小兽医在偷看她,徐小果的脸上升起两团红云,略带羞涩地整理下自己刚才被胖子弄乱的头发,不过胸前暴露的春光似乎根本没想去阻挡。

  “难道这小妞子,还真把她爹说的那个婚事,当真事啦?那我岂不是艳福高照了吗?”赵本严有点得意地想着。

  “那个…..果果,刚才孟广禄那个胖子没伤到你吧?”“没有,他好像就顾着扯人家衣服了,还说…..还说要亲人家…….胸口”徐小果的脸色更红了,低下头不好意思的说。

  “没伤到就好,没伤就好,要不我送你回去吧?”“本严哥哥,你医术那么高明,要不…..要不你帮果果检查一下身体吧?”女孩突然说了句让小兽医意外的话。

  “检查身体?”“是啊,晓华姐不是总找你检查身体吗?”女孩乌溜溜的大眼睛眨了眨,调皮地一笑。

  “你是听谁说的我总给你晓华姐检查身体啦?”小兽医疑惑地问。

  “嗯,是二胖哥哥偷偷告诉我的!”“二胖这个该死的大嘴巴!”看着徐小果清纯又略带暧昧的笑容,赵本严的喉结动了动。

  “果果,你年龄还有点小啊,不太适合你晓华姐姐那种体检的?”犹豫了半天小兽医还是有点觉得不太妥当。

  “我还小啊?”少女生气地努着小嘴,一挺鼓鼓囊囊的胸脯说:“我上高中的时候,好多班上的女同学都偷偷和男同学去酒店玩了,上自习的时候她们还常常讨论谁的男友哪个大哪个时间长呢!你说我还小嘛?”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了吗?赵本严望着调皮的果果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傻傻地陪笑道:“不小,不小了!”“那我也能让你检查身体吗?”徐小果满怀希望地看着赵本严。

  “嗯…..嗯………天色不早了,我先用单车带着你回去。

  你出来这么久,徐叔也该担心了。

  ”生怕搞出事端的小兽医干咳了两声敷衍了过去。

  “好吧……”一听赵本严说到自己的父亲,小果虽然感到有些失望但还是很快地点了点头。

  小兽医给徐小果找了件自己穿的上衣让徐小果披在身上,免得那件被扯开纽扣的衬衫让小丫头春风外泄了,到院子里骑上自己那辆老破二八的自行车。

  小果乖巧地上了他的后座,把饱满的胸膛贴到小兽医厚实的后背上。

  那两团丰盈的柔软贴在背上的感觉真好,小兽医歪歪扭扭地骑着他的破车好不容易把小丫头送回徐叔家。

  …….回到自己的小破兽医站,天色已经擦黑了,赵本严随便给自己做了点晚饭刚刚吃了几口就听到门外有人敲门。

  “小赵神医在吗?小赵神医在吗?”一个娇媚的女声随之响起。

  “谁啊?”赵本严心中一动,这么晚了孟晓华肯定不会来了,果果那小丫头又刚被自己送回去,还能是谁呢?难道是那天被孟大庆下药的鑫月嫂子?自从那天之后他们两个就没再见过面了,每每想到那天那场精彩绝伦的初体验,赵本严的小腹又是一阵燥热。

  “来了,来了……是你?”打开房门,小兽医惊讶地看着门外的女子。

  “是我怎么啦?你以为是谁啊?”门外站着一个身材妖娆二十多岁的美艳少妇,正媚眼如丝笑着对赵本严说着话。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在苞米地里和村长孟大庆赤膊大战的娇妇 胡二杏

  “哈…..是二杏嫂子啊,没什么,我刚才还以为是别人呢。

  ”赵本严赶忙打着哈哈把胡二杏让进屋内。

  “二杏嫂子,这么晚了,到我这儿有什么事吗?家里的牲口病了吗?”小兽医给胡二杏倒了杯水,随后隔着桌子坐到了少妇的对面。

  “嗯…..不是啦,人家是有别的事找小神医你啦?”胡二杏饱含春水的一对杏眼紧盯着赵本严看个不停。

  “是吗?……有什么事啊?”小兽医心中暗自称奇,琢磨着莫非自己偷窥她和孟大庆偷情的事情被她发现了?“我听说呢,小赵神医你医术特别的高明,就连那个得了胃癌的徐国盛吃了两天你开的药,都能下地走了,现在全村人都说你是神医啊?”胡二杏笑颜如花地望着赵本严,滔滔不绝地说着。

  “嫂子,您就别和我客气了!您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小兽医打断了少妇的夸奖。

  “那小赵兄弟,我想问问你,女人身子的病你能不能看得好啊?”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ih1q/mNOsS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