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狗狗进我下面变大了:紫黑狰狞巨物不要了



不过在林可嫣看来,确认为他这是做坏事被抓住才流汗。

    “哼!看在 文老师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说出去。

  但如果再敢诬陷 大奎,那就别怪我直接跟校长打电话了!”林嫣然的 声音依然冰冷。

  既然周一蒙没看到什么实质性的 东西,她考虑到都是同事,所以决定不公开这事,毕竟传出去对她的影响也不好。

    这下周一蒙算是彻底绝望了,他恨恨地瞪了 张大奎一眼,转身跑开了。

    此刻张大奎依旧是满脸委屈的样子,转头再看林嫣然时却带了几分歉意:“林老师,真对不起……我……我没拦住他。

  ”  “没事的大奎。

  ”林嫣然声音很柔和的安慰他。

    出了这档子事,林嫣然也没法继续洗澡了,她只好整理了下就回教师宿舍。

    看着林嫣然远去的迷人身姿,再想起刚才浴室里看到的一幕,张大奎觉得庆幸之余又特别兴奋,跑到附近的水龙头咕嘟咕嘟灌了一肚子凉水才降下火来。

    危机解除,张大奎却没想到周一蒙的报复也很快就到来了。

    当天下午周一蒙主动跑到门卫室,点名让张大奎跟着他去干活。

  平日里学校的杂活都归张大奎,所以周一蒙这么做也没错。

    但是当看到眼前这一堆东西时,张大奎却是愤怒了,周一蒙竟然让他把学校东墙边上的闲置砖头搬到最西边去!  “张大傻,校长说了,这些砖头在这里放着碍事,你都搬到西边去吧!”周一蒙看着张大奎一脸冷笑。

    这些砖头放在哪都没关系,反正学校空地方大的很,周一蒙这就是纯粹公报私仇了!  不过张大奎并没有表现出来,还是傻呵呵的干起了活,哪怕累得满头大汗也一句怨言都没有。

    整整一下午,张大奎不知道流了多少汗,但还是傻子一样把这些砖头都般到西边去,而周一蒙则是见证了整个过程。

    现在周一蒙也有些懵逼了,难道自己上午看错了,张大傻果然是真傻?  可他要真是个傻子,怎么会偷看林嫣然洗澡,后来甚至还诬陷自己。

    想到这里,周一蒙还是隐隐有些怀疑,但是表面上却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他只好放弃,打算另找机会再试探张大奎。

    搬了一下午的砖,张大奎也是累得够呛。

  幸好他傻的时候天天干活,也算是锻炼出一副好身板,这才勉强坚持下来。

    当晚拿着门卫大爷的保健锤敲背时,张大奎心里把周一蒙全家骂了个遍。

  等骂到 文若娴时,他突然想到一个堪称是疯狂的报复计策!  “周一蒙,既然你做了初一,那就别怪你大奎爷爷做十五了!”张大奎冷笑,“一顶绿帽子还嫌不够,你大奎爷爷就再多送你一顶!”  当天晚上张大奎跑去调查了周一蒙的课程表,并且把这个大胆的计划好好完善了一番。

    次日午后,天气有点闷热,文若娴百无聊赖坐在办公室里。

    她第一节没课,但是第二节却有课。

  因为担心睡过头,所以她干脆和老公周一蒙一块来办公室。

    周一蒙第一节就有课,现在已经去上课了,现在办公室里就她和另外两名教师。

    无聊的瞥了这俩老师一眼,其中一个是四十多岁的女老师,另外一个虽然是男人,但已经五六十了,而且早就谢顶。

    文若娴暗自摇摇头,怎么自己周围的男人全都是这种弱鸡?  老公周一蒙是废物也就罢了,就连其他同事也都是废柴,李德柱虽然还凑合,但每次都得吃千鞭丸。

    这时文若娴突然想到了张大奎,要是他的话,应该肯定能满足自己的吧?  一想到张大奎那雄厚的本钱,还有昨天在校长办公室里的情景,文若娴就觉得某个地方难受的厉害,甚至还有些口干舌燥的。

    上次她还没尽兴中途就被叫去开会了,欲火没有得到宣泄的她昨晚缠着老公狠狠的要了两次。

    只可惜两次加起来时间还不到五分钟,这反而让文若娴更难受了,最后甚至还骂了周一蒙一顿。

    周一蒙也不敢辩驳,他自己那方面不行,满足不了老婆,当然说起话来也就没什么底气。

    别说文若娴只是骂他了,就算是打他,他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万一惹怒了文若娴,直接和他离婚怎么办?  文若娴开始幻想张大奎了,在她的幻想中,她和张大奎都没穿衣服躺在床上,而张大奎也尽情的帮自己。

    可是一想到这种场景,文若娴反而觉得自己更难受了,而且都有些止不住的样子。

  就在这时,她朝思暮想的人突然出现了,张大奎竟然跑到办公室门口,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哎,大奎你来干什么,还累成这样子。

  ”办公室里的秃顶男人问道。

    “校……校长有事找……找文老师过去一趟。

  ”张大奎一边喘粗气一边说。

    闻言文若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上午时候李德柱跟她说自己要去县城,估计晚上才回来,怎么现在就要找她?  不过她还是点点头:“好,既然校长找我,那我就过去。

  ”  说完文若娴还下意识地瞥了张大奎某个地方一眼,那是她最渴望的东西,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有机会体验这宝贝。

    等文若娴和张大奎走出办公室,张大奎却低声道:“文老师,校长没找你,是我想找你帮忙 治病

  ”  “什么?”文若娴愣了下,但旋即眼中露出喜意,张大奎要找她治病,那不就意味着自己又可以体验那宝贝了!  “好啊,那文老师就再帮你治病一次。

  不错,今天你还换了宽松的短裤。

  ”文若娴说着忍不住心跳加速起来。

    穿着短裤的话,那 待会岂不就可以……  她实在是太激动了,一时间竟没发现张大奎身上少了平日里那份傻里傻气。

    “文老师,咱们去东头教室吧!”张大奎说。

    “好啊!”文若娴欣然应允。

    东头教室是学校的杂物室,位置非常隐蔽,而且平日里根本没人去那里。

    两人从后面绕过去,见四周没人才走进杂物室。

    这时隔壁教室正在上课,里面传来周一蒙的声音。

  听到他的声音文若娴才想起来,老公就在这个教室里上课。

    一想到老公在隔壁上课,而自己却要帮张傻子“治病”,文若娴的心砰砰直跳,既紧张又刺激!  张大奎也听到周一蒙的声音了,他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哼!周一蒙,待会 老子就要在你隔壁把你老婆文若娴给干了!  进了杂物室,因为里面堆积了不少东西,所以光线显得有些昏暗,但却给这里增添了几分幽静。

    隔壁上课的声音这里听得清清楚楚的,张大奎嘴角挂着冷笑,一步步走到观察环境的文若娴身后。

    与此同时,文若娴瞬间感受到臀部被什么给重重的一碰!  “啊……”文若娴忍不住叫出声来,浑身上下都在颤抖。

    她当然知道后面的是什么,那是她梦寐以求的宝贝!  “文老师,我那里又难受了,你快帮我治病吧!”张大奎的声音虽然带着傻气,但傻气中却透着一丝快意。

    周一蒙,你逼着老子搬砖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老子会在你上课的隔壁拨撩你老婆!  文若娴颤抖着转过身子,目光落在张大奎那,她的声音带着颤抖:“大奎,文老师这就给治病!”  听到文若娴颤抖的声音,张大奎也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虽然此前他早就设想过这种情景了,但是真当这一幕发生时他还是觉得非常刺激,而且还非常兴奋。

    文若娴可是全校第一美人,虽然气质不如林嫣然,但容貌(上课时我和女同桌作爱)却是一等一的。

    可现在这全校第一美女却要帮自己“治病”,想想就刺激,简直冒火!  不过张大奎可不敢表露出这种情绪,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傻子,所以他只能装作傻呵呵的样子:“文老师,那你快帮我治疗吧,我……我这里好难受。

  ”  但他内心却是想直接扑上去把文若娴的衣服全部撕破,然后主动上去进攻,那才是真正的治疗方法。

    文若娴缓缓蹲下,很快就把她要的东西拿了出来。

    张大奎忍不住嘶了一声:“文老师,你……好舒服!”  文若娴妩媚的瞥了他一眼:“这就喊着舒服了?待会你会更舒服!”  隔壁教室,周一蒙在课堂上讲课,可是不知为什么,他的右眼眼皮总是一跳一跳的,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似的。

    他心里也有些发堵,但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么难受。

  不过他也有自己的解忧妙招,那就是随便叫一个学生回答难题。

    如果回答不出来,那就让学生顶着书罚站。

  看着学生罚站的滑稽样子,周一蒙心里 就会觉得舒服多了。

    要不然他那方面不行,夫纲不振,还要整天被文若娴骂是个废物,恐怕早就得了精神病了。

   周一蒙故技重施,再次让一个老实的男生顶着书罚站了。

  这种方法只能对这些老实学生用,调皮捣蛋的可不能惩戒,他们会报复的。

    看着下面站着的男生,周一蒙心里觉得舒服多了,脸上也重新露出笑容。

    不过他再怎么也想不到,隔壁教室里,他最疼爱的老婆正发出“唔……唔”的声音,这是给张大奎治病发出来的。

    看着蹲在自己身前的文若娴,张大奎舒服的也差点轻语出声:“文老师,你说的真没错,现在比刚才更舒服了!”  文若娴白了他一眼,嘴里含糊不清:“这还不是最舒服的,待会……还有更舒服的。

  ”  “还有更舒服的?”张大奎瞪圆了眼睛,看起来痴痴傻傻的样子。

    隔壁教室里,周一蒙讲课的声音再次大了起来,声音里还很高兴的样子。

    听到他高兴的声音,张大奎心中大乐,还高兴,你丫脑袋上都顶着青青草原了,竟然还能这么高兴的讲课,周一蒙啊周一蒙,这就是你得罪老子的下场!  如果没有昨天发生的事情,张大奎绝对不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毕竟他现在还不能失去这份工作,低调行事才是他应该做的。

    让文若娴给自己“治病”固然舒服,可那也是有风险的,万一自己某些地方没有伪装好被她看出来怎么办?  “不对啊文老师,你刚才说要帮我治病,可是我怎么感觉现在比之前更难受了?”为了继续伪装傻子,张大奎故意在脸上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神态。

    听他这么说,文若娴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他说清楚,否则万一这傻子待会跑了该怎么办?  自己还没把自己治疗好呢,要是让他跑了哭都没地方哭。

    所以她认真的看着张大奎:“大奎,文老师这样帮你,是为了把你体内的毒素给吸出来。

  只有毒素出来了才能治病啊!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吗?”  张大奎恍然大悟似的:“我明白了,所以文老师是在帮我吸出毒素啊!”  “对呀,就是这样,文老师这就是给你治病,你可千万别再像上次那样跑了,那样可就前功尽弃了,没准以后你会更严重的!”文若娴还恐吓了张大奎一下。

    闻言张大奎满脸惶恐:“文老师你快继续,一定要把毒素都吸出来啊!”  “嗯,这才乖嘛,乖乖站在这里,文老师待会就给你吸出来。

  ”文若娴满意道,“对了,你有没有觉得身体和刚才有什么不同,比如说感觉肿的地方酥酥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似的?”  张大奎茫然摇摇头,他当然知道文若娴问的是什么。

  不过他现在还真没有要释放的念头,毕竟身板在那搁着,想要轻易释放也是不容易的。

    文若娴眼里现出几分惊讶,她从刚才进来已经帮张大奎治疗了足足十几分钟了,可张大奎依旧没有任何要出来的感觉,他难道这么强?  一想到这里,文若娴也觉得更加兴奋了,自己真是捡到宝了,张大奎一个人简直就能抵得上她周围所有男人,看来今天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她继续忙活了一阵,见张大奎还是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这下她干脆横下心来,不等第二次了!就直接来!  “大奎,你过来,老师刚刚给你进行了初步的治疗,现在该进行最后的治疗了;你按老师的吩咐来,过来坐下。

  ”文若娴说着走到一把椅子旁边,示意张大奎坐在椅子上。

    张大奎走过去,傻头傻脑道:“文老师,只要能治好我的病,我什么都听你的。

  ”  等张大奎坐下,文若娴走过来,分开腿,略弯着腰,咬着下唇,柔情似水,一手搭着男人的肩膀,另一只手把裙子撩起。

    张大奎傻傻的问到:“文老师,我…我要做什么吗?”  “大奎你什么都不要做,老师自己来……”   不让穿内裤,还放跳蛋 门卫给校花下药 我的私处大吗,有图初一   我曾经在编织好的世界里落泪,混淆了我的所有感知,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什么,也不知道现在的我应该怎么做,那个时候的我不懂得什么叫做挫折,也不渴望去领略外面的高处不胜(完美暗恋)寒,不过是傻傻地待在已经被编织好的世界里学习如何去说学逗唱。

    这里叫做云镇,顾名思义,这里的云洁白而厚实,看起来就像是一朵朵乍开的棉花一样松软,让人有一种想要在其中滚上一滚,睡上一睡的欲望,定是舒服得紧吧?  这里是南方的一处小镇,好像不与外界相连似的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气质,淳朴而温情,内敛而精致。

  这里,十天一次绵绵细雨,一个月一次晴空万里,不过这里的雨出奇的柔和,淅淅沥沥,绵绵软软的。

    所以我很喜欢在下着毛毛细雨的时候漫步在栽种着山茶花的道路一侧,雨水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打湿衣服的,因此可以不用打伞,不过这里的女孩子却很喜欢打伞,因为那伞面上涂画了精致的山茶花和清水芙蓉,如今这样的油纸伞已经快要销声匿迹了。

    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只觉得所有的一切事物都不适合自己,譬如睡觉时身下坚硬难耐的 竹席床,喝水的时候要去 院子里打一些没有味道的自来水,屋子里几束昏昏沉沉的光线,我想我这是图什么?来这里活受罪吗?  来的第二天,隔壁豆腐铺的 老板娘兴匆匆地跑过来,二话不说地拉起我的胳膊笑眯眯地指着一行不知道去往何处的大部队,经过一路上的交谈我才知道原来这里还是有早集的,耽误了一时半会儿可就没有什么便宜东西了,我突然觉得还挺好玩儿,这些人居然可以实在成这副模样?让我眼界大开。

     老板娘说这里买东西真的很方便,叫我买一些摸起来滑溜溜的被褥和毛巾,以后可以睡得更舒服一些,我不禁朝她哑然失笑,看着面前被她挑来挑去的绣花被褥心里突然像是被开凿出一片泉眼似的流出了甘甜的蜜,我知道,这确实是一个有助于睡眠的好方法。

    我们那里生长的牡丹又大又香,有的颜色红得吓人,我的院子里本就栽种了一片,天气温暖的时候就开得极美,大朵大朵的颇有一种豪放和洒脱的意味,我瞧着中意就另买了花盆移进去一株,放在阳光充足的窗台上为毫无生气的屋子里带来了许多颜色,添了一缕恰到好处的芬芳。

    我在这里住了很久,知道了很多关于这里的习俗和风趣,我住的房间是一座有些年纪的单栋竹楼,对面是一片紧贴着修筑起来的青色竹楼,那上面有一双感情很好的青梅竹马,有时女孩子家里蒸了红豆糕就会跑到窗户外面那连在一起的台子上叫男孩顺着台子跳到她家里去吃,我时常在阳光下看书的时候见到这样的一幕幕,只觉得挺幸福。

    我的曾经追逐过太多得不到的东西,虽然如今已经都成了积累在面前的过眼云烟,被自己偶尔想起来就习惯地拿出来取笑一番,可还是将记忆中那个满是朝气的女孩子折腾成这样一个只喜欢偷懒一整天的宅女,宅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里享受那里的风土人情,享受那里的生机勃勃,和那里的温柔可亲,不知不觉 我已经爱上了这个地方,这个充满了热情和友爱的地方。

    我曾经觉得幸福就是用手里的金钱去肆意挥霍感受别人的阿谀奉承,我曾经觉得幸福就是站得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地对待所有人,我曾经觉得幸福就是孤注一掷不论最后的结果是否光鲜亮丽,可如今的我,只觉得这里宁静的风,温柔的雨,洁白的云就是幸福。

    我再也看不见那些 世俗喧嚣,因为闭上眼睛是花香鸟语,睁开眼睛又已经是春暖花开,看不到丑陋的时候自然就会忘记什么是丑陋,而其余留在心里的就只剩下满满的阳光明媚。

     从来没有这样一个故事告诉我们幸福到来时要流下泪水,我只知道我的幸福来得让自己有些猝不及防,你看,远处走来的人们,手挽着手,肩并着肩,笑容璀璨而耀眼,我穿着一身当地的红色印花长裙,那是隔壁老板娘为我选的颜色最明艳的一条,她说我穿上特别像独自盛开在山脚下的山茶花。

    我的日子过得自由自在,镇上的人几乎在短短的一个月里就与我混得熟悉,我喜欢他们的热情,我喜欢开心的时候和这里的女人一样胳膊挽着胳膊在热闹的广场上跳舞,路过的人会给予我们真挚的称赞和掌声,兴起的时候也会加入我们一起跳那疯狂而激扬的舞蹈。

    呼,旁边有孩子在吹蒲公英,大片大片的绒毛飞掠在空中不知道会停泊在哪一个角落里,可我知道,它不会就这样停止自己追逐自由和归属的步伐,等到大风又起的那刻,它还会继续追寻,追寻那些属于它们的世界,然后在那里,生根发芽。

     我看不到也不知道前方的道路究竟是平坦还是坎坷,我不顾旁人的侧目,伸出胳膊迎着风咧开嘴大笑,我只是知道现在的我很幸福,没有后悔当初毅然决然的决定,如果这里是有生命的地方,我真的很像亲吻它,告诉它,我似乎已经爱上了你。

    窗外,阴雨连绵,我的心得好高,我已经触及不到,雨水好像已经迸溅到了窗口处我工作时用的红木桌椅上,湿透了我桌上那零零散散的稿纸,雨水的味道是如此清新,沁入心扉,我突然不想关上窗户,因为我知道我还没有看够这窗外的景色。

    我趴在清凉的竹席上看窗外的湛蓝和青翠,将调好了的颜料泼洒在雪白无暇的宣纸上,将一切美好都留在上面,落款的地方写上贪爱,我把它挂在房间里的墙壁上,醒来就可以看到,后来,老板娘从我要来了这幅画挂在了她房间的床头旁,至今为止,我都不知道这幅画成了什么模样。

    然后,我回到了我那依旧喧嚣世俗的世界里,每天还是一样的疲惫和无趣,可如今的我却感觉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得安静而晴朗,我想,等到下次假期的时候一定要提前收拾好行李,回到那个属于我的世界里去享受那里还在等待我回来的幸福。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hpQ7O/jZvn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