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液全被硕大堵在花壶里 宝贝 把b搬开 坐上去自己动



一只脚刚踏上二楼的地板,赵三斤的耳根子微微一动,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这声音来的突然,赵三斤被吓的一愣,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停下脚步,并且往下缩了缩脖子。

  站在楼梯口竖起耳朵仔细听了片刻,赵三斤的嘴巴咧开,又笑了。

  那是流水的声音,而且还夹带着女人的哼叫声。

  “原来是 青青浴室里面洗澡啊。

  ” 林青青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赵三斤对她的声音实在太熟悉了,一听就知道是她。

  林青青的心情似乎不错,洗着澡,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全然不知道赵三斤已经来到她家,并且就站在距离浴室不到五米远的楼梯口。

  浴室所在的位置和林青青的闺房只隔着一个房间,赵三斤刚才满脑子浮现出来的,全都是林青青躺在被窝儿里朝他招手的画面,哪里想到林青青会呆在浴室里?林青青家里的浴室装 的是个玻璃门,只不过,那是一层厚厚的 雪花玻璃,遮掩效果非常好,即使里面亮着灯,在灯光的照射之下,站在外面也只能勉强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根本看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要不要喊给青青,或者……进去和她一起洗?雪花玻璃门上的身影虽然非常模糊,但是看了几眼,赵三斤立刻就有些不淡定了,那可是他朝思暮想的林青青啊,说不激动,纯粹是虾扯蛋。

  而突然闯进去的话,又似乎不太合适。

  这里毕竟是农村,农村和城市里面不一样,在那些灯红酒绿的大城市,情侣之间别说在一起洗个澡,即使婚前同居,甚至未婚先孕,也都是家常便饭,见的多了,早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赵三斤在部队这几年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可是林青青不一样,生活在农村的老百姓思想纯朴,而纯朴的同时又有些封建守旧,像林青青这样一个还没出嫁的黄花大闺女,如果和赵三斤在一起洗澡,且不说林青青愿不愿意,一旦走漏风声,传到外人的耳朵里,恐怕会被人戳着脊梁骨指指点点。

  想到这些,赵三斤暗叹一声,强忍着冲进去和林青青一起洗的冲动,屈膝在楼梯口蹲了下来,目不斜视的盯着雪花玻璃门上那个模糊的身影,小声嘀咕道:“反正煮熟的鸭子飞不了,到嘴的肥肉早晚都能吃,来都来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其实在门口看着也挺爽。

  ”赵三斤这样安慰自己。

  过了大概有五六分钟,林青青的哼叫声突然停止,水流声也越来越小,映射在雪花玻璃门上的那个身影一会儿变大,一会儿又变小,看样子,林青青好像是洗完了。

  “终于轮到哥登场了!”见状,赵三斤腾的站起身,伸手拍了拍屁股上面的灰尘,抬脚就走向浴室……走到浴室门前,赵三斤停下脚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迷彩服,就像是在部队的时候第一次向领导做报告似的,别提有多紧张了。

  咚!咚咚!赵三斤深吸口气,敲响了浴室的门,下一刻,浴室里便传出林青青惊讶中带着一丝警惕的声音:“谁?谁呀?”“妈,是你吗?”不等赵三斤吱声,林青青紧接着又问道。

  赵三斤咳嗽一声,笑道:“青青,是我。

  ”“ 三哥?”林青青明显愣了一下,片刻后才问道:“三哥你咋……你咋这个时候过来了?”“来找你呗。

  ”赵三斤应道:“下午不是你说的,林叔和苗婶晚上全都不在家,让我来找你拿东西么?”“拿……拿 啥东西?俺咋不记得……”林青青装傻。

  听到这话,赵三斤顿时一阵恶汗,还能拿啥东西?当然是拿你身上最宝贵的东西!青青该不会是想赖账吧?煮熟的鸭子可不能让她飞了,赵三斤笑道:“具体是啥东西,我进去再告诉你……”说着,赵三斤就要推开浴室的门。

  “不,不行!”林青青被吓了一跳,急道:“三哥你现在不能进来,俺……俺还没穿衣服呢!”“啊?”赵三斤的手已经摁在门鼻子上了,一听这话,他的动作一滞,没敢往里面硬闯,但是心里却暗暗想道:“没穿衣服?那不是正好吗?现在一件一件穿上,等会儿还要再一件一件脱掉,那多麻烦。

  ”想归想,作为一个正人君子,这种混账的话赵三斤可不好意思说出口。

  哗啦一声!就在这个时候,浴室里突然传出一阵水声,比刚才林青青洗澡的时候还要响,听起来像是林青青从 浴缸里站起身发出的动静。

  “感情青青洗完以后,又跳进浴缸里泡了一会儿啊。

  ”赵三斤恍然大悟,脑子不听使唤,立刻就在脑海里恶补了一些神奇的画面。

  但是让赵三斤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水声刚落,紧接着又是啪嗒一声脆响。

  这次,声音不是从浴室里传出来的,而是从赵三斤身后,确切说,是从大门方向传过来的。

  赵三斤毕竟当过兵,警惕性很高,做事也很谨慎,所以他刚才进门的时候,专门把大门上的门环挂在了门鼻子上,这样的话,一旦有人突然闯进来,肯定会发出声音,他就能在第一时间逃跑,或者找个地方藏起来。

  “难道是林德才和 苗香竹回来了?”赵三斤心底咯噔一响,脸色刷的一下就黑了。

  黑紫黑紫的……乖乖,不会他娘的这么凑巧吧?在门口等了半天,眼瞅着就能和林青青双宿双飞了,半路还杀出个程咬金?赵三斤哪里知道,苗香竹就是冲着他才急匆匆赶回来的!“青青,青青你出来,妈有话跟你说……”苗香竹人还在院子里,声音已经传进了客厅。

  一听是苗香竹,而且声音越来越近,赵三斤顿时就懵逼了,小心脏噗嗵噗嗵狂跳,提到了嗓子眼儿,胸口处好像有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

  真的是她!老天爷,你他妈不带这么玩我的吧?情况紧急,赵三斤惊讶恼怒之余,根本来不及细想,几乎是下意识的,他转过身,一把就推开浴室的门躲了进去。

  “啊呀!”赵三斤前脚刚进去,紧接着浴室里就传出林青青刺耳的尖叫声。

  赵三斤进去以后抬眼一瞧,眼睛顿时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瞠目结舌……正如刚才赵三斤猜测的那样,林青青洗完澡以后,确实又跳进浴缸里泡了泡,而赵三斤惊慌之下突然破门而入的时候,林青青刚从浴缸里面站起身,手里拿着一件粉红色、绣着卡通图案的睡衣,还没有来得及穿。

  画面实在太美,瞬间就闪瞎了(我的尤物女友们)赵三斤那双24K钛合金狗眼。

  “三哥,你,你你你……”林青青也傻眼了,愣了五六秒才回过神,然后用睡衣挡住自己如同玉石一般光滑白净的 身体,屈膝往下一蹲,伴随着哗的一声水响,又重新坐进了浴缸里。

  幸福来的太快,走的也快。

  “青青,你咋的了?”林青青的尖叫声惊动了楼下的苗香竹,苗香竹喊了一声,随即加快脚步,朝二楼的浴室跑了过来。

  这下完蛋了!赵三斤满脑子都是刚才看到的美丽画面,意犹未尽的咽了口唾沫,还没来得及好好回味,就被苗香竹的喊声和她急促的脚步声拉回现实,低头看着蹲坐在浴缸里惊慌失措的林青青,尴尬道:“青青,我不是故意要进来的,苗婶她……”“别说了。

  ”林青青的俏脸绯红,急道:“俺娘上来了,万一让她看见咱们……咋办?现在咋办?三哥你快点想个办法呀!”浴室里面除了浴缸以外,只放着一个简易的衣架,根本没有赵三斤的藏身之处……苗香竹回到家的时候,刚把从村委会拿出来的那个鸡腿啃完,沾了满嘴的油腥,她本来想先去厨房洗洗手,洗洗脸,然后再去堂屋,可是突然听到楼上传出林青青的尖叫声,她愣了一下,哪里还有那个闲功夫?大喊一声,风风火火的便冲上楼。

  “难不成赵三斤那个小兔崽子真的偷偷溜进来想败坏俺家青青?”苗香竹就是冲着赵三斤才提前回来的,刚进门就碰到这种情况,她自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赵三斤。

  由于家境比较优越,苗香竹的胃口又好,她平时吃的饭多,干的活儿少,所以体型比一般的中年妇女都要胖,一米六几的个头,估计得有一百五六十斤的体重,走起路来噔噔噔的,很有气势。

  反正是在自己家里,林青青又是自家的闺女,所以苗香竹没有任何顾忌,来到浴室门口以后,她二话不说就推门而入,问道:“青青,咋回事?”说话的同时,苗香竹瞪大眼睛往浴室里扫视了一圈。

  让苗香竹有些意外的是,浴室里只有林青青一个人平躺在浴缸里,根本没有赵三斤的踪影。

  “娘,俺在这里泡澡呢,你跑进来干啥子?”林青青故意装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语带幽怨,有些嗔怪的看着苗香竹。

  不是赵三斤?苗香竹皱了皱眉,问道:“这屋里就你一个人?”“看你这话说的,不是俺一个人还能咋的?你跟俺爹都不在家,俺还能跑到大街上拉个人回来跟俺一起洗澡呀?”林青青气道。

  浴室里就这么大点儿地方,一眼就能看个遍,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苗香竹也不好说啥,没好气道:“那你刚才咋叫那么大声?娘还以为……”“以为啥?”“得了,你没事就成。

  ”苗香竹总不能说以为你在家里偷汉子吧?林青青伸手往旁边的地板上一指,趁机解释道:“俺叫那么大声,还不都是因为它!它刚才突然飞进来,差点儿把俺给吓死!”苗香竹低下头,顺着林青青手指的方向一瞧,只见距离浴缸不远处的地面上,躺着一具蟑螂的尸体。

  “你等着,我下去拿扫把。

  ”苗香竹是林青青的亲妈,林青青打小就害怕蟑螂、壁虎这样的小虫子,她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不疑有他,转身就下了楼。

  浴室的门关上的那一刻,林青青深吸口气,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总算是松了口气。

  而一直躲在门后面的赵三斤更是如蒙大赦,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暗道好险。

  有句老话儿叫做灯下黑!苗香竹来的实在是太突然,浴室墙壁上的窗户又太小,赵三斤钻不出去,没办法,情急之下只能冒险躲在门后面,刚才苗香竹推门进来的时候,赵三斤屏着呼吸,连大气都没敢喘一下。

  说到底,还是他娘的做贼心虚呀。

  “三哥,俺娘刚才站在门口,有门挡着才没瞅见你,她等下肯定要进来,门后面是藏不住了,你得马上出去才行……”林青青担心道。

  赵三斤翻白眼道:“咋出去?”扫把就在一楼放着,如果赵三斤现在下去,必定会和苗香竹撞个正着,所以,想从正门走是不可能的事。

  林青青想了想,道:“要不……你先去俺的房间里躲躲,等俺穿好衣服,出去吸引俺娘的注意力,然后你找个机会悄悄溜出去?”“我看行。

  ”赵三斤二话不说就点头答应了。

  去林青青的房间里躲着,赵三斤当然愿意,就像林青青说的,她穿好衣服以后,可以制造机会放赵三斤离开。

  而赵三斤心里还有个小九九,如果找不到机会呢?或者就算有机会,他偏偏躲在林青青的房间里不走呢?这样一来,等苗香竹彻底打消了心头的疑虑,回去自己的房间睡觉,那么,赵三斤今天晚上岂不是就可以和林青青睡在一起?长夜漫漫啊……一想到这里,赵三斤禁不住咧开嘴,差点儿笑出声,他小心翼翼的把浴室的门拉开一条小缝,往楼下瞄了几眼,确认苗香竹不在视线范围之内,然后才把门缝拉的更大,略微一个侧身就溜出浴室,贴着墙根儿来到林青青的闺房门口,推门而入。

   我发现刚刚平静下去的心又躁动起来,看着手里的内裤,我有点忍不住了,将自己释放出来,手不自觉的运动着…… 至从 老婆去世两年,我也只能从林荫的身上看到老婆的身影。

   脑海中情不自禁的 想着的想着林荫刚刚叫 姐夫然后 兴奋的表情。

   想着手指触碰她那里时候她嘴里轻声叫的那一声娇吟。

   越想我越是兴奋,很快就有了感觉,我眯着眼睛幻想,仿佛此刻真的是在欣赏把玩林荫的身体。

   一股兴奋的感从我的小腹开始蔓延,遍布全身,一阵低吟声从我的喉咙发出。

   此时 的我感觉自己身处天堂之间,一股很久都没有过的感觉充斥着我身上的每一根神经。

   终于,我也达到了爆发的那一刻。

   咔嚓,就在这个时候,门没有任何预兆的被推开了,莹莹的声音随之传来:成 阳哥,吃饭了。

   门开的一瞬间,我的身体猛然一颤,直接就朝着出现在门口的莹莹激喷了过去…… 啊!莹莹一声娇呼。

   时间那仿佛在那一刻静止了下来。

   莹莹带着还未擦干的头发出现在了门口,粉色的蕾丝睡衣将她那迷人的玲珑剔透的身体衬托的无比的诱人。

   加上此时她脸上的一片片海飞丝,那股诱惑让我一辈子都无法忘怀。

   莹莹,怎么了?林荫焦急的声音随之传来。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的一只手还拿着内裤,我们一瞬间我我们四目相对,脱了裤子自嗨的我有种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的感觉。

   这次我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林荫,没事,我吓唬一下成阳哥呢。

  莹莹竟然对着我露出了一个魅惑的微笑,然后用手再自己的脸上轻轻一抹。

   妩媚的眼神紧紧的盯着我那里,将自己的手指放(两个洞一起插哦!好刺激)在嘴边,轻轻的舔了一下,然后发出一声轻吟。

   回过神来的我急忙一把捂住,然后尴尬的 说道:我……我这就来。

   莹莹咯咯直笑,我看着她转身,以为她要离开,心里松了一口气,可这时候莹莹却又将身子转回来看着我。

   没等我说话,她低声说道:成阳如果有需求,其实……其实我可以帮忙的。

   而她说完之后,带着轻笑声快步的走开了。

   一直到她离开后,我才想起她的话,一想着她刚才的举动,我似乎明白了她真正的意思。

   我的尴尬瞬间消失,一种不知是荒谬还是兴奋的情绪浮现在脑海中。

   之前莹莹冲进林荫房间时候暴露的娇躯,再次回忆 在我眼前。

   我舔了舔嘴唇,深深吸了口气,这才不得不停下正在做的事情,穿好裤子走出房间。

   客厅的餐桌上,林荫已经穿着她那身漂亮的睡裙坐在了椅子上,看到我出来先是有些羞涩,但还是伸手帮我拉开椅子。

   莹莹就没那么害羞了,她笑着问我晚上还有事情吗,我说没事。

   莹莹这才回到房间,然后竟然拿出一瓶红酒! 这么晚怎么还喝酒啊?我问道。

   莹莹看了眼林荫,笑着说今天她论文通过了,要庆祝。

   紧接着她为我和林荫都倒上,我们碰杯喝了一口。

   我只是喝了一小口,可是看这俩女孩,竟然都一口干掉了! 别喝这么急,红酒有后劲,一会该醉了。

  我急忙劝导。

   林荫喝了酒脸色红扑扑的,看的我心里一阵摇曳,莹莹同样俏脸绯红,她说道:/没事,这里又不是外面,喝多了有姐夫照顾我们,难道我还怕姐夫占我便宜吗! 我装作不在意的笑了笑,心里却想着万一她们真喝多了,那我说不定真的就把持不住会做点什么,毕竟,她们都是那么漂亮。

   这时候林荫重新给我们倒上酒,然后举起酒杯对我说谢谢我帮她。

   我原本是想不再提这件事的,现在她自己提起来,我也就不知道怎么接了,急忙说都是一家人,没什么谢不谢的。

   莹莹在一旁起哄笑着问我帮了林荫什么? ,她笑起来很好看,眼睛弯弯的,可爱极了,此刻又是在家里,穿着和林荫同款的睡裙,我甚至能居高临下的看到她胸前的幽深沟壑。

   我忍不住将目光朝下移了移,我靠,她……竟然没穿内衣! 成阳哥,你倒是说说看哦。

  莹莹说着,还将身体往我的方向倾,一股诱人的芳香让我一瞬间差点迷醉。

   好了,莹莹。

  林荫微怒的说道。

   缓过劲来的我干咳了两声,缓解尴尬。

   我当然不会说,就含糊了过去。

  莹莹却也不深问,而是和我们一起举杯喝了杯中酒。

   这次我没法不干掉了,她俩也是这样。

   而喝完这一杯,我发现莹莹和林荫都有点醉态,林荫歪歪的靠在椅背上,对我说道:姐夫,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很辛苦,一定要注意身体。

   我还没说话,莹莹却是拉着椅子走过来,和林荫一左一右的坐在我两侧。

   莹莹脸色潮红,她眼波流转的看着我,低声在我耳边问我是不是寂寞了。

   我知道她这是想起刚刚我在房间自嗨的事情,我很尴尬,看了一眼林荫,发现她自顾自的喝着酒,我急忙对莹莹低声道:别乱说,好好吃饭。

   莹莹笑过之后就再次端起酒杯对我和林荫说道咱们住在一起是缘分,要再喝一杯。

   我看的出她俩都醉了,想要阻拦,可是一直不说话的林荫突然说的确很有缘分,一定要喝这一杯。

   我没办法,只能再陪他们喝了。

   而这一杯喝完,莹莹突然靠在我身上,对我说道:/姐夫你怎么可以放着我这样的大美女不要,而自己一个人玩呢! 我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回答,突然我感觉一只柔软的小手伸进了我的裤子。

   我低头看去,却见那是莹莹的手,此刻正朝我身下伸去。

   我这下更觉得受不了了,莹莹却是一边探索着,一边用光洁的小脸在我的肩头摩擦。

  [我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回答,突然我感觉一只柔软的小手伸进了我的裤子。

   我身子一颤,低头看去,却见那是莹莹的手,此刻正朝我身下伸去,我刚要阻止,可是她已经一下握住。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e1x3/t0WwWi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