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朋友控制憋尿:岳用嘴帮我口



海哥忙不迭摆出笑容,连连称好。

    没一会儿,瑶姐穿着一袭紫色旗袍,踩着高跟鞋走来。

     陈瑶一过来,恶狠狠瞪 了我一眼,呵斥道,“还不赶紧滚,惹得李姐不快,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  我知道,陈瑶是想让我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我刚转身, 女人却趾高气昂喝了一声,“站住,他还不能走。

  ”  陈瑶婉言 一笑,“李姐,何必发这么大的火呢,气大伤身,跟一个毛头 小子有什么好计较的,这(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样,我给您换一个懂事,乖巧的。

  ”  “陈瑶,我可是你们的VIP客户,每月在你们这里的花销可不少,你就这样子敷衍我的?”  胖女人冷哼一声,不依不饶,即便是陈瑶来了,也没有卖面子,反而愈发得寸进尺。

    “今天,我就要这小子服侍我,伺候我舒服了,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  陈瑶笑道,“李姐,这小子第一天上班,技术差,我还是给你找个熟练一点的。

  ”  胖女人嘴角泛出冷笑,手指头指着陈瑶,皮笑肉不笑道:“陈瑶,别 给我来这套,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就是一个妈咪吗?老娘说的话,你听不懂是吧,今天谁伺候我都不行,我就是要这小子,不然,我叫人封了你的店!”  一听封店,我慌了神,停下脚步。

    我完全没想到才第一天就给陈瑶惹下那么大的麻烦。

    我咬咬牙,上前一步,打算豁出去,为胖女人服务。

    事情因我而起,我不能让陈瑶难做。

    海哥似乎看出我的打算,一把拽住我的手,冲我摇了摇头,使了个眼色。

    我 明白他的意思,叫我不要冲动,一切交给陈瑶来处理。

    此时,陈瑶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到最后彻底沉了下来,冷冰冰说道:“李姐,今天这单,我就给你免了,以后要想过来玩呢,我也热烈欢迎,要是想玩花样,我陈瑶也不是吃素的。

  ”  胖女人愣了一下,接着脸色顿时阴晴不定起来。

    她似乎没想到,陈瑶居然会为了我这个毛头小子,得罪她这么一个大客户。

    最后,胖女人放了几句狠话,满脸不爽的离开。

    我以为陈瑶会跟我说点什么,可是并没有,她很快离开。

    不过在擦身而过的瞬间,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点什么,仿佛是失望。

    我握紧拳头,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做,不能够再给陈瑶带来麻烦。

    “海哥,刚刚的事对不起。

  ”我向海哥道歉,心里一直过意不去。

    海哥摇头苦笑,“这事情也怪我,没有跟你说清规矩,匆忙就让你上钟了。

  ”  “会所,不会有事吧?”  我有些忐忑问道,刚才胖女人威胁的话,还萦绕在耳边。

    “你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这些事,不需要你操心的。

  ”  海哥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后,开始给我介绍会所的一些工作,还有服务内容。

    听完后,我算是明白会所的真正性质,说的好听点,是做男公关,说难听点,就跟胖女人说的那样,是做鸭。

    整栋大厦,从五楼到 八楼,都是会所经营的,五楼是KTV,六楼是单纯给客人全身按摩,不允许做其它事情。

    而 七楼则不同,只要技师愿意,就可以跟客人上七楼,这里什么服务都可以做,我也参观了七楼的房间,跟六楼完全不同。

    双人豪华大床,浴缸,还有数十种情趣用品,都是一些没拆封过的,各种花样都有,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那八楼是做什么的?”  我下意识地问了海哥一句,七楼都那么劲爆,对八楼,我心里产生不少好奇。

    海哥神秘一笑,“八楼是专门提供给一些特别客户的。

  ”  特别客户?  “皮鞭,蜡油……”  海哥挑了挑眉,简单说了两个词。

    我倒吸一口凉气,这可不就是另类的那种。

    “放心吧,公司是不会强制员工做事的,除非你自愿。

  当然,七八楼的服务费用,每上一层,都是成倍的往上翻。

  ”  说到这,海哥忽然一脸凝重,“陈阳,我必须提醒你一句,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上八楼。

  ”  我心头一震。

    别说八楼了,就算是七楼我都不愿意去,回想起之前的胖女人,要是让我在她身上蠕动,我怎么也提不起兴致。

    接下来,海哥又给了我一些视频,让我学习,里面都是一些按摩技巧,对于这方面,我似乎很有天赋,很快就学会了。

    第二天,会所开业后,我接到了第二个单子,只不过,这单子有点特殊。

  发生胖女人这件事之后,我有些紧张,生怕这一次的客人,也是什么老女人。

  我心里想着,要是对方又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我要怎么办?我既忐忑,又焦虑,可我知道,我始终要过这一关的,我一步一步的走到包厢门口。

  我深吸一口气,拎着工具,走了进去。

  可是当我看清楚里面 的人时,我愣住了,瞪大了眼睛,错愕出声道,“瑶姐,你怎么在这?”我环顾四周,包厢里,除了陈瑶之外,并没有其她人,难不成,叫我过来服务的人,是陈瑶?“我听阿海说,你一直吵着要上钟?”陈瑶淡淡地说了一句,声音平缓,没有一丝起伏,听不出任何情绪。

  因为之前的事情,海哥怕我再出现情况,所以一直让我多习惯两天,可是,我却急着还陈瑶的钱,而且会所生意火,一直缺人手,我也想弥补之前的过错,为陈瑶分担,所以一直主动请缨。

  没想到,这事情传到了陈瑶的耳朵里。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窘迫,陈瑶也没有在多说什么,而是冲我招了招手,淡淡地说了一句吗,“还愣着干嘛,放水,伺候我洗澡。

  ”闻言,我心头一阵荡漾,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我知道,陈瑶这是要考验我。

  我连忙走到木桶前,将水放满,撒上玫瑰花瓣,我记得陈瑶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玫瑰花的味道。

  陈瑶今天穿的是一件大红色的旗袍,配上她高挑的身材,前凸后翘的,既典雅又很有女人风味。

  陈瑶站在原地,给了我一个眼神,示意我替她脱衣服,说真的,这时候我的手,有些颤抖,内心紧张不已。

  旗袍上的扣子很多,解起来很麻烦,而且我的手一直在轻微的抖动着,解了半天,也才解开一颗。

  特别是站在陈瑶身边,她的 身体有着一股芳香,很好闻,不断的传入我的鼻尖,让我内心泛起阵阵涟漪。

  陈瑶轻笑一声,很是直白地问道,“怎么,瞧你紧张的样子,没脱过女人的衣服?”我一脸尴尬,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没脱过旗袍。

  ”陈瑶睨了我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随后,自己动手解扣子,褪下了旗袍。

  旗袍滑落,噗的一声落在了地上,刹那间,陈瑶完美的娇躯暴露在了空气当中,肌肤似雪,白里透红。

  这一刻,我差点流鼻血了,陈瑶的身材真的很好,特别是现在,只穿着三点式站在我面前。

  而且,是那种半透明的黑色蕾丝系列,简直让人无限遐想。

  看着陈瑶的娇躯,我起了反应,裤子撑起了一个小帐篷,我暗骂自己无耻,这可是陈瑶,我怎么可以这样子。

  可这实在怪不得我,陈瑶实在是太诱人了,而且,说句不要脸的话,以前小的时候,我就一直想着娶陈瑶,长大之后,甚至还做梦梦到过她。

  此时此刻,陈瑶就这样子站在我面前,我要说心静如水,那不是扯淡吗,我可是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

  让我失望的是,陈瑶脱了旗袍,就没有继续下去,这让我稍稍有些遗憾。

  冷不丁的,陈瑶问了我一句,“好看吗?”“好,好看!”我下意识的回答。

  “想不想继续往下看?”陈瑶轻轻一笑,手放在了后背的内衣上,一副欲要接下来的样子。

  我内心一阵激动,心里狂喊,想啊,想啊,我做梦都想。

  可是,当我看到陈瑶嘴角挂着那玩味的笑容时,我就知道,她是在调侃我呢,我一阵苦笑,“瑶姐,您就别戏弄我了。

  ”“怎么着,瞧不上姐,嫌弃姐人老珠黄?”陈瑶摆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那模样,就跟林黛玉似得,惹人怜惜。

  我心里一急,脱口而出道,“怎么会,姐那么漂亮,我……”我急的有些语无伦次,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陈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行了,不逗你了。

  ”说完,她自己走进了木桶里。

  我这才明白过来,自己还是太嫩了,还是上了陈瑶的套,接下来,我打起了精神,准备为陈瑶服务。

  我手握湿热的毛巾,擦拭陈瑶的背部,轻轻的,掌控着自己的力道,陈瑶的肌肤吹弹可破,我生怕弄疼了她。

  十几分钟后,沐浴结束,陈瑶站了起来,哗啦啦的,水珠从她的身上滴落,这一刻,我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出水芙蓉。

  泡澡过后,陈瑶的肌肤上,泛起一颗颗粉红色的疙瘩,我又用干毛巾,轻轻的替她擦干,随后,陈瑶 躺在按摩床上,闭上了眼睛。

   “是谁!是谁!”“是你爷爷我!”老林一身干净的运动服,挽着袖子像一堵山一样站在 阿良的面前。

  幸好他早上不是很放心 小娇一个人出门,当然也有舍不得的成分,于是就偷偷的一起跟了出来,要不是他在的话,那岂不是小娇就要被这个瘾君子打了?他的女人也是这种货色随便打的?老林长年锻炼的身体和阿良长年吸毒的身体在这一瞬间就成了鲜明的对比。

  哪怕年龄上面差距了很大,但是在体力上面完全不是对手。

  “混蛋!”阿良想趁着老林看小娇受伤没有的空隙间偷袭老林,可还没挨打老林的衣角,又被老林重重的一脚跺在地上不停的呻吟哀嚎。

  “杀人了!杀人了!”阿良知道依自己这幅半死不活的身体肯定不是老林的对手,索性躺在地上耍起了无赖,加上刚才被老林打出来的鼻血,这时候看起来还有几分逼真。

  “大家快来看啊,这个老不死的仗着有钱勾引我老婆,睡了我老婆还来打我!苍天啊,快长长眼啊!”老林低头看着躺在地上,恨不得把四周所有人都叫过来的阿良更是觉得恶心。

  “闭嘴!”老林毫不手软,一脚踢在了阿良的肚子上面,又是一声惨叫。

  “你这个老不死的!肯定是你勾引小娇了对不对,你可真的是好意思,那年龄都能当小娇的爸爸了,还睡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女人。

  ”阿良打不过,但是嘴快啊。

  一直不干不净的喋喋咻咻的骂着。

  有一种人是你打都打不怕的,脸面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都是无所谓的。

  老林慢悠悠的拉了拉裤腿,蹲在了阿良的面前。

  “我告诉你,一个 男人最基本的就是不能打女人,至于你,在我的眼里已经不是男人了,呸。

  ”一口浓痰吐向阿良,老林头也不回的拉着明显还是惊吓过度的小娇向家里的方向走去。

  这种人,你和他啰嗦些什么?他不禁打,空有一张嘴,对骂简直是降低自己的身份。

  刚进屋子,小娇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扑进老林的怀里痛哭了起来。

  今天多亏了老林,不然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被阿良那个已经丧失了心智的男人打成什么样子。

  从来都没有想过曾经以为彼此相爱的人会有一天对着自己举高了拳头。

  “好了,好了,不哭了,这不是我在的一天,就不会让人欺负你。

  ”老林假意安慰着,大手却一直沿着小娇的背部到臀部来回抚摸着,这种手感和弹性应该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的。

  一边顺着小娇的背帮她舒缓情绪,一边轻飘飘的解开了小娇的纽扣。

  这种时候,老林能想到最直接的安慰就是奉献出自己。

  等两个人纠缠开来已经都到了晚上的时间了,老林心疼小娇,就不让她做饭了,带着她出来吃一顿大餐。

  老林年轻的时候不会浪漫,老了倒是跟着别人学了很多,但是又没有可以一起浪漫的人,这下好了,都对着小娇用了。

  拿起手机定了一家带音乐带红酒的烛光晚餐,今天晚上老林要给小娇一个惊喜的夜晚。

  果不其然,当小娇踏进餐厅里属于他们两个私人包厢时,忍不住惊呼了出来。

  “老林,你也太浪漫了吧!”涂着鲜艳口红的小娇学着以往在电视上面看到的那样轻轻的将牛排送入口中,看着那小嘴的蠕动,老林觉得他又能想起来小娇在床上的妩媚。

  小娇的一只脚从桌底静悄悄的划过老林的腿一只抵达到双腿之间,摩擦着老林的兄弟,让老林一阵火热。

  一只手捏住这只俏皮的小脚,果然人美,连脚都美,隔着一层薄薄的丝袜,可以看得清楚玉足上面每一寸的温度。

  “你这个小妖精,我就算载在你手里也值得了。

  ”老林色眯眯的望着咯咯咯坐在自己对面直笑的小娇。

  这个坏丫头,不仅不知道羞,还不轻不重的踢了一下老林的下身,这让老林一下子精血上头,饭都不能好好吃了。

  为了避免两个人在餐厅这样的公众场合做出点什么,老林微微坐直了身体,转移话题。

  “小娇,以后阿良那种人渣你就不要和他见面了,至于你 父母那边,我都会帮你安排好的。

  ”老林的话让小娇一下子又想到了早上发生的事情,以及那个躺在地上满嘴脏话,自己已经完全陌生的阿良,一下子变得沉默了起来。

  老林也知道她心情不好,任何人对于感情都有一个过渡期,要是小娇一点都不难过,没有丝毫的留念,那才让老林觉得小娇是一个冷漠的女人了。

  “老林,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他有一天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小娇呢喃的开了口。

  最早最早的阿良是一个普通却正直善良的少年,他们有过一段单纯美好的时光,如果不是毒品,那么现在的他们恐怕已经结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也不会发生后来的那些事情了。

  毒品是真的可以让一个人变成另一个陌生的人。

  “小娇,不要去想那么多了,那是他自己选择的,愿意走的路,你没有办法替他去走,以后我来照顾你难道不好?”老林终于直白的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

  他当初第一眼就挑中了小娇,不为了别的,就是喜欢这个姑娘,她的脸蛋清纯,身子又丰满,性格也温柔,他老林就是这么肤浅的人,不看你外表的人,也绝对不会想看你的内心。

  老林的话让小娇羞红了脸,虽然老林的年龄各方面都足以做她的爸爸,但是他也在各方面征服了自己。

  “老林,我想我以后就想好好的跟着你过日子成不,你要是不嫌弃我年纪小,我就陪着你。

  ”一只脚还被老林捏在怀里,整个人刚说完,被老林顺势一带,就落入了老林的怀里。

  老林激动的冲着小娇鲜红的小嘴巴猛的亲上两口,想不到他人到中年,桃花运还真的就来了。

  以往好色归好色,但是这会的小娇就真心实意的想跟着自个。

  那以后自己也不能亏待了别人。

  这顿饭就在两个人其乐融融的笑意中吃完了。

  老林和小娇两个人难舍难缠的相拥着回家,一顿饭吃出来的激情已经让两个人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刻进入正题了,但是突然小娇刺耳尖锐的手机铃声很不合适的响了起来。

  老林现在头皮发麻,恨不得把小娇的手机丢的远远的,尽坏事的东西。

  小娇扭着在老林怀里的身体撒着娇。

  “哎呀,让人家把电话接了嘛,你怎么这么急色。

  ”女人永远是这样,嘴巴里面说着不要不好,心里面却是窃喜,代表着自己在男人心里的魅力十分的浓厚,谁会不高兴。

  老林也的确是二十多年没用过枪,一用就上瘾,哪个男人受得了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女人在自己的身边,更何况比自己小了二十多岁,在小娇的身上,老林感受到了曾几何时年轻气盛的感觉。

  “喂,是谁啊,哎呀,你别闹。

  ”小娇一边咯咯咯的笑着,一边接了电话。

  “哼!你这个小贱人,在和自己爸爸一般大的人调情也开心的很嘛。

  ”电话那一头传出来阿良阴阳怪气的嘲讽声。

  老林本在乱摸的手一下子就停了下来,和小娇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

  阿良这种人永远是不知道尽头在哪里的。

  “你今天不是说给我十万块分手的吗?我回去仔细想了想,十万块肯定是不够的,便宜了你和那个老头子,给我二十万,咱们两就断的干干净净的,眼不见心不烦,以后你和那个老不死的怎么鬼混都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阿良带着不屑的语气从扩音器中一字不落的传了出来。

  老林气的直哆嗦。

  开玩笑。

  他是老不死?!论体力,论身价,他都比这个阿良好到不知哪里去,除了年纪大了一点,这是他父母给的,他也决定不了,就不吸毒这一点上面他都比阿良好的多。

  吸毒是什么?是个大坑!进去了就出不来的,俗话说的好,浪子回头金不换,多少浪子在毒品的坑里能回头?小娇也知道阿良的话让老林极度的不舒服,扭着小翘臀在老林的怀里蹭了蹭,示意老林不要生气,反正她现在都已经是老林的人了。

  “二十万?这是不可能的,第一我没有,第二就算我有,我也不会给你。

  ”小娇的语气平静。

  她今天已经想通了所有的事情,她没必要还在阿良的身上苦苦挣扎,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就算老林年纪大了,可是对她真的是好的没话说。

  “呵,不给我?不给我你良心过的去?可别忘了我当初是怎么救的你父母。

  现在是你甩了我,别想摸掉自己的良心债,给我戴了绿帽子,难道不该付出点什么?”阿良已经变得气急败坏,不给钱?煮熟的鸭子飞了?别说二十万,昨天说好的十万都不想给了?这怎么可能。

  “阿良,恋爱是自由的,你不能总是拿我父母的事情来威胁我,你也威胁不到我什么,这么久了,我还为了你偷东西做坏事,就为了满足你吸毒,你不觉得其实是你欠了我很多吗?“小娇心平气和的一点一点和阿良说着,渴望唤醒他最后一丝人性,让大家留一个体面的告别,好聚好散。

  “你在逗我?我欠你的?就你爸妈那两条命,我让你帮我偷点东西度过难关那都是应该的,说句不好听的,连你的命都该是我的,你居然还在这里和我说道理谈条件?我没和你开玩笑,明天必须给我二十万,少一个子都不行,你明天在那个老不死的家里等着我去拿。

  ”阿良的话一字一句的敲进了小娇的心里。

  这个男人已经彻底的没得救了。

  自己还天真的希望彼此都能体面一点的告别。

  “我还是那句话,我一毛钱都没有,还有,我们彻底结束了,朋友都做不成,以后不用来找我了。

  ”说完,小娇就毫不留念的啪嗒一声关掉了手机。

  以前还想为了阿良哭一哭,现在倒是觉得对于这样的人,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已经没有哭的必要了。

  “放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老林像是在安慰小娇,又像是在对自己说。

  老林把小娇抱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给她一点自己能给的保护。

  因为阿良的事情两个人早早的睡了,就连老林这样急色的人都没了什么兴趣,突然意识到两个人要是想继续在一起,前面的路真的难得走,要一起面对很多东西。

  先开始都只是抱着想玩一玩的心态,到现在已经到了退步不可以的地步。

  第二天一大早两个就被啪啪啪的巨大拍门声给吵醒了。

  小娇一脸迷迷糊糊的躺在老林的怀里撒娇,不愿意起床。

  但是老林马上敏感的觉得不对劲,他的家里很少会有人来,因为自从小林有出息后,基本上他已经不和外面的人联系了,而且小林早已经出国了,这个点来的肯定就是昨天吵吵闹闹的阿良。

  老林也不慌不急的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刷了牙洗了把脸,换了身运动服运动鞋去开门。

  等会解决了这个纠缠不休的瘪三,他就要出晨练了,这可是他多年不变的习惯,能够保持这样好的体魄和身材,说到底还是和他的好习惯有关。

  老林一开门果然看到阿良那一张营养不良导致发黄发黑的脸,还没等老林开口,阿良早已经等的不耐烦的破口大骂,一头撞开老林冲了进来。

  “告诉你,死老头,今天无论如何你和那个小贱人都要把二十万快钱给我!”阿良这几天早就已经被毒瘾逼的没有办法了,走投无路都想要去抢劫,要不是他现在的身体实在是没办法了,压根抢劫不了。

  今天他一定要想办法在老林他们这里搞到二十万,这样的话又能潇洒一阵子了。

  本来还在房间睡觉的小娇模糊之中听到声音,也顾不得什么了,裹着浴巾就冲了出来。

  (爱女狂欢)阿良看见衣冠不整的小娇,又是一阵嘲讽的笑声。

  “就知道你这种女人为了钱什么都做的出来,早就背叛了我和这个老头子搞在一起了吧,别说什么和我体面的分手,想因为这个老头子的钱和我分手,没门,今天你们两要不给我二十万,要不我就住在这个屋子里面不走了!”老林靠在大门上面,气极而笑。

  他就猜到是阿良,但是真的没想到他还挺有耐心的,率败不倒,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

  “给你一次机会!现在就滚。

  ”“不可能!除非给我二十万。

  ”回应老林的是阿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老林已经彻底失去了和阿良说话的耐心,一个健步冲了上去揪住阿良的衣服,再一个左勾拳狠狠的打在了阿良的鼻梁上面,再一个抬脚,重重的跺在了阿良的小腿骨上面。

  老林这算是下手轻的了,如果他真的心狠手辣,直接跺在阿良的膝盖骨上面,怕是他这辈子这条腿就废了,到底是做人留一线。

  但是明显阿良不知道天高地厚,已经痛到整个人脸部都变形了,还是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爹骂娘。

  “你最好赶紧从我这里滚出去,二十万肯定是没有的,但是你再不走,我就会选择报警,昨天你和小娇的通话我可是全程录音,要是让警察知道你这样的瘾君子在我这里闹事,后果你自己承担,不进去蹲个两年是不可能的。

  ”老林早就留了一手了,这年头法治社会,谁怕谁。

  更何况年轻的时候他老林可是苦着过来的,搬砖做苦力,别的不敢说,光说力气,一个人打像阿良这样的小辈几个都可以。

  说归说,老林像是还想要刺激阿良一样,完全不顾躺在地上的他,走到了小娇的身边。

  小娇身边仅仅只是裹了一条浴巾,大部分的肌肤裸露在外面,老林粗糙的手掌就在小娇光滑的肌肤上面来回的游走,像是享受又像是舒服的眯了眯眼睛。

  手掌顺着小娇丰满的山峰,丝毫不知道羞的摸到了小娇的翘臀和幽深的山林之间。

  小娇羞红了脸,但是还是没有推开老林,欲拒还迎的靠在了老林的肩膀上面,轻轻的哼着。

  “狗男女!”阿良实在受不了刺激大吼出声。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dy/1314520&nVZLsE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