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葡萄一颗一颗塞进榨汁|狠狠揉捏奶夹子夹奶头



“我操, 赵燕,你快放开。

  ”这赵燕是真使上劲了, 刘小贺疼的汗都冒出来了。

  刘小贺被赵燕咬 出了真火,掰着赵燕的膀子就把他推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了她身后的车厢板上。

  “你他娘的疯了,这么使劲咬我。

  ”刘小贺撩开衣服一看,胸口被咬出了一个深深的牙龈,血都渗出来了。

  “谁让你占我便宜了?”赵燕虽然撞了一下,但根本就没怎么疼,气呼呼的看着刘小贺 说道

  “你……”刘小贺还想说啥但看到赵燕的胸口眼珠子顿时就直了,刚才他俩撕把那阵赵燕衬衫的扣子扯开了,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小背心。

  小背心好像裹不住赵燕那十分良好的发育,被撑的紧紧的,看上去特别的诱人。

  被刘小贺盯着赵燕顿时就感觉出不对,低头一看自己的衣服开了好大一块,急忙把扣子扣上,朝刘小贺呸了一口。

  “刘小贺你乱看啥,个臭流氓,你等着,等忙完我弟 的事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赵燕脸上绯红了一片,拿眼睛使劲的瞪刘小贺。

  估计她是怕衣服扣子再被刘小贺给弄开,要不肯定还得给刘小贺来一口。

  把目光恋恋不舍的从赵燕胸口移走,也感觉胸口不那么疼了,刘小贺嘿嘿一笑:“我哪流氓了,你要不咬我你那衣服能扯开?这事可赖不了我,是你自找的。

  ”赵燕哼了一声也不说话了,两个人一路都保持了沉默。

  快到地方的时候赵燕把赵 傻子给叫了起来,赵傻子一百个不愿意,脸都耷拉的老长。

  “哟,这不是燕子吗?这才几天没见,好像又漂亮了。

  ”刘小贺刚下车就见一个二十四五岁 的人朝赵燕走来,上前就要抓她的手。

  赵燕往旁边一闪躲过那人,也不搭理他,回身对一块来的人说了句进屋就带着赵傻子朝屋里走去。

  见赵燕这样那小子脸上有点挂不住了,阴着脸也跟着进了屋子。

  刘小贺在一边看着心里有点不舒服,心说这小子他妈谁呀,一上来就想对赵燕动手动脚。

  大伙都跟着进了屋子,新娘穿着印着喜字的红衣服坐在床边。

  一见到赵傻子就低下了头,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她不想见到赵傻子。

  而刚才那个小子就站在新娘身边,同来的人告诉刘小贺说那小子是新娘的哥,叫 郑凡,是个混子。

  他妹妹本来是不愿意嫁给赵傻子的,就是被他给逼的。

  新娘叫郑秀,长的不算漂亮但也绝不难看,一看就是那种比较老实的人,从刘小贺他们进屋以后她一句话的都没说。

  接新娘的时候是要吃半生不熟的饺子的,然后有人会问新郎饺子生不生,新郎说生,意思是早点生孩子。

  可赵傻子缺心眼,吃完饺子人家问他生不生他说不生,把赵燕和新娘家那边的人气的够呛,赵燕直掐他,差点把赵傻子给掐哭了。

  后来赵燕又哄了一会才把他给哄好,骗了半天傻子才说了个生字,大伙都长出口气。

  随后就是要新郎抱着新娘上车,但这次赵傻子怕赵燕掐他,十分听说,一把抱起新娘子就往外走,走到拖拉机跟前连车厢板都没用打开,直接把新娘给扔进了车斗里,差点没把新娘给摔背气儿了。

  大伙也都纷纷往车斗里爬,刘小贺本来不想跟赵燕坐一个车的,但看到郑凡爬上了赵燕那辆车刘小贺也鬼使神差的上了那辆。

  回去车上的人都挤满了,娘家客人跟过来不少,要不是娘家这边也准备了一个拖拉机人都坐不下了。

  赵燕跟赵傻子一块,郑凡就在她旁边,直往赵燕身上蹭,把刘小贺看得心里升火。

  “娘的,老子还没蹭着呢这狗日的就开始蹭,不行,不能让他占了赵燕的便宜。

  ”刘小贺挤到赵燕跟前,往她和郑凡中间一坐,赵燕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而郑凡就十分的不高兴了。

  “我说你非坐这干啥,那边不能坐呀?”本来郑凡想趁着人挤占赵燕点便宜,没想到刘小贺中间插了一杠子。

  “哦,那边坐着太颠,这里好点。

  ”刘小贺随意说道,虽然说这郑凡是个混子,不过他刘小贺也不是熊包,上学的时候也是有一号的人物,他是不怕这个郑凡。

  “小崽子,有点眼力见,别哪天缺条胳膊少条腿了才知道后悔。

  ”郑凡也不傻,当然看出来刘小贺是故意想坏他的好事,所以说话也不客气。

  “少他妈吹牛逼了,谁缺还不一定呢。

  ”刘小贺可不惯着他,他又不是吓大的。

  郑凡在这一片还是有些名气的,没几个敢跟他这么说话的。

  今天被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屁孩给卷了面子,郑凡哪能不怒。

  “妈了个逼的小B崽子,敢他妈这么跟我说话,今天我弄死你。

  ”郑凡抬手就要打,不过被旁边的人也拦住了。

  “操你吗的小B崽子,今个是我妹子大喜的日子,我他妈就放过你,过了今天你别让老子再看到你,非弄残废你不可。

  ”这些没营养的话刘小贺听说不少,只轻轻的说了三个字,“我等着。

  ”郑凡被他们家人给拉到了另一辆车上,赵燕用胳膊捅了一下刘小贺,小声说:“你还有点爷们样,今天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刘小贺一撇嘴,“我还有更爷们的地方呢,改天让你看看。

  ”婚礼十分热闹,菜肴也十分丰盛,刘小贺吃完了就回了草棚子。

  起的太早,得补一觉。

   西瓜基本上都已经熟了,地里也没啥活可干,刘小贺一觉睡到太阳快落山才被刘根生叫起来让吃饭。

  “小贺,你看我抓着啥了?”刚进村里刘小贺就看到赵傻子拎着个破桶往村里走,一看到刘小贺就喊。

  桶里的水装的挺满,直往出漾水。

  “我说铁柱啊,你今个结婚不在家里陪着新娘子还去捞鱼呀?”刘小贺不由得也有些同情那个郑秀了,嫁谁不好,偏嫁个傻子,你说这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呀。

  赵傻子不接刘小贺的话茬,提着破桶往刘小贺跟前凑,“小贺,你看 这是啥?”刘小贺往桶里一看就乐了,原来赵傻子抓了个王八,那王八看上去有一斤多重,在水桶里脖子一缩一缩的。

  “铁柱,你看着王八的脑袋像你裤裆里那玩意不?”刘小贺哈哈大笑,指着水桶里的王八问赵傻子。

  “嗯?你别说,还真像我裤裆里玩意,小贺你可真厉害,你咋知道我那玩意和它长的像呢?”刘小贺笑的腰都弯了,拍了拍赵铁柱的肩膀。

  “行了铁柱,你赶紧回家让你娘把这王八给你炖了,吃完了晚上有大用。

  ”“晚上能有啥用?”赵傻子不是很明白刘小贺的意思,追着刘小贺问到底有啥用。

  刘小贺也不跟他解释,只说他吃完就知道了。

  回到草棚天都已经黑了,刘小贺把油灯点上随手拿起羊皮册子又翻了两遍,还是跟以前一样毫无所获。

  躺在床上刘小贺倍感无聊,忽然想起今天早上的事,刘小贺不由得乐了(夫妇交换性经过实录)。

  “这赵燕的也不小,摸着肯定舒服。

  ”想到早上在赵燕身上看到的风景刘小贺下面顿时就有了反应,反正这里也没人,刘小贺干脆把身上脱的精光透透气。

  “刘小贺。

  ”一个声音传到了刘小贺的耳朵里,随后一个影子就从门口钻了进来。

  刘小贺还没看清是谁就听“呀”的一声,随后进来的人就跑到了门口,尖声说道:“刘小贺你咋衣服都不穿呢,可真是个流氓。

  ”刘小贺也听出来这声音是谁了,是赵燕,没想到她这个时候能来。

  刘小贺一边穿着裤子一边说道:“你走路也不出个声音,谁知道你来呀。

  再说是你看我,还说我是流氓,你讲理不讲?”穿完衣服刘小贺出了草棚子,见赵燕站在门边上捂着脸,还在那害羞呢。

  “行了,我衣服都穿好了,你就别捂着了,你干啥来了?”听到刘小贺就在自己身边说话赵燕慢慢的把手拿开,看刘小贺已经穿上了衣服不禁心里一松。

  “我弟媳妇娘家人今天不走,我来买两个西瓜。

  ”随即赵燕好像又想到了刚才的情景,脸上顿时就红了一片,要不是天黑刘小贺看不着肯定得把她给羞死。

  “你这人咋就不知道个羞耻呢,衣服都不穿,我都替你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赵燕是生气还是害羞的厉害,说话都有些喘。

  “我说赵燕,这可是在我家,我穿不穿衣服关你啥事?再说了是你看我又不是我看你,我吃了这么大亏都没说啥你还有啥可说的?”现在刘小贺对赵燕已经没那么惧怕了,早上的事让他胆气大了不少。

  赵燕知道自己说不过他也就不说了,拍了一下刘小贺,“去,到地里给我挑两个好点的西瓜,家里人还等着吃呢。

  ”见赵燕饶开了话题刘小贺嘿嘿一笑,也就不说了。

  从赵燕手里拿过手电筒就进了地里,没多大会就捧着两个又圆又大的西瓜走了回来。

  “拿回去吃吧,不要你钱,啥时候你想吃了就啥时候来拿,全都免费。

  ”刘小贺把西瓜放在赵燕脚下,豪爽的说。

  “没发现,你这人还挺敞亮呢。

  ”两个西瓜太大,赵燕一次拿不起来。

  刘小贺从地上一下捧到怀里,说:“要不我给你送家去吧,这两个西瓜太大,你拿不动。

  ”赵燕轻轻点了点头,刘小贺屁颠屁颠的把西瓜给送到赵燕他家。

  刘秀的家人和赵大发家里人都坐在院子里唠嗑呢,郑凡见赵燕和刘小贺一块回来的脸上就有点不高兴。

  “哟,小贺呀,还把西瓜给送来了,快坐会歇歇,先抽根烟。

  ”赵大发笑着给刘小贺递了根烟,刘小贺伸手接过来自己点着,随后说道:“不坐了叔,你们唠吧,我还得回去看地呢。

  ”说完朝赵燕家人点了点头,看到郑凡的时候刘小贺眉头皱了一下,不过没说什么,转身就出了赵燕家。

  “娘的,那个姓郑的他妈老是跟我拧着,改天逮到机会非抽他龟儿子不可。

  ”刘小贺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恨恨的想到。

  刘小贺不知道的是,他没抽成郑凡,反倒让郑凡把他给抽的够呛。

  ……“小王八羔子,都几点了还睡,赶紧回家吃饭去。

  ”第二天一早,刘小贺听着刘根生的骂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擦了一把嘴角的口水。

  “才几点呀爹,你咋来这么早?”“早个屁,太阳都晒屁股蛋子了,快起来吧,今天乡里有人来拉西瓜,我在地里看着就中,你今个可以玩一天。

  ”一听这话刘小贺骨碌一下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整天在这草棚里待着身上都要长毛了,可算是能玩一天了,刘小贺高兴的不行。

  “今天要去乡里耍耍。

  ”刘小贺心里想着,走路都有劲,没一会就走到了村里。

  一进村刘小贺就看到赵傻子被几个围着,笑嘻嘻的问他昨晚咋样。

  赵傻子手里拎着个破桶,想走但被那几个人拉着走不了,一脸的不耐烦。

  “啥咋样,反正我搂着我媳妇睡了,过一阵子她就给俺生娃。

  ”“那你弄没弄你媳妇?”问这话的是金龙,三十七八岁了还打着光棍,其他的几个人只是在一边笑,就他一脸猥琐的追着赵傻子问。

  “弄我媳妇?为啥要弄她呀?我才不弄呢,要弄你去弄。

  ”赵傻子闷声闷气的说道,金龙一听这话更乐了,哈哈大笑:“那行,今晚我去你家弄你媳妇,到时候你可别不让。

  ”   不过,心里面却早已经乐开了花,虽然这是一个伺候人的活,而且确实不怎么好做,但是潜在的好处还是不少的,而且绝对是一个抢手活,不知道又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想跟一跟 领导,爽,真是爽,我老李上辈子积了什么福,这上天怎么就如此的眷顾自己呢?    林总的司机年龄大了,有很多事情不方便,你先开一下,合适的话就留下对于李文龙的表现, 沈建还是比较满意的,当然,他的满意不单单是因为李文龙表现的很稳重,更是因为在前天晚上李文龙去他家的所携带的那些 东西,如果不是看在那东西的份上,再加上当年跟李文龙的叔叔交情还不错,沈建怎么可能会把这种活交给一个刚刚来报到的新人?   是李文龙中规中矩的点头,但是,他并不像某些人那样点头哈腰,而是依然把腰板挺得笔直,这已经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了。

     好,不错,一会儿就这样精神着点,争取给领导留下一个好印象沈建起身拍了拍李文龙的肩膀,适时地,李文龙把放在身后的一条烟塞进了沈建办公桌下面的小橱里。

     你这是做什么?沈建佯装发怒,却也没有推让。

     叔叔托我带给您的李文龙笑了笑。

     唉,李主任这个人就是……好了不说了,我们去林总那里。

  沈建随手上锁拧下钥匙。

     进到 林雪梅的办公室,两组词汇闪进李文龙的脑海里红颜祸水祸国殃民。

     以至于当对方抬起头的时候他竟然忘记了叫林总,眼睛只是紧紧的盯着那精致的五官还有那一张俊美绝伦没有丁点瑕疵的脸颊,秀发盘于脑后,工装衬托着完美身材,李文龙不是没有遇到过漂亮的 女人,但是,他从未遇到过如此一个有韵味的漂亮女人。

     林总,这就是我跟您说的那个小李,李文龙。

  沈建拉一把有些失神的李文龙,心里忍不住暗骂一句。

     林总李文龙赶紧回过神来,这初次见面就给对方留了一个不好的印象,让他对刚刚自己的表现很是不满。

       李文龙,退伍兵?林总一双美目扫过李文龙。

       是,当了几年兵李文龙响亮的说到,不由自主的做出一个立正的动作。

       嗯,知道了,准备一下吧,一会我们去市里说完这话,林雪梅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手中的文件上。

       沈建知道,这是领导给自己下了逐客令。

       这是车钥匙,赶紧去检查一下 车子叫上李文龙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沈建在抽屉里拿出车子的钥匙这是领导对你的考验,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能再出现刚刚那样的事情了   对于刚刚的事情,沈建仍然心有余悸,对于林雪梅,(儿童智力故事)他是怀揣着十万颗敬畏之心,因为他在偶然间获悉了林雪梅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也正是因为那个秘密,才让沈建在面对林雪梅的时候始终是胆战心惊的,甚至说面对这个二把手比面对一把手还要用心。

     嗯,我会注意的李文龙不敢怠慢,这可是一次全方位的考核,绝对不能出半点的岔子。

     不管什么时候,安全是第一位的,有什么事情及时跟我联系沈建不放心的嘱托道。

     是,知道李文龙捏了捏手中的车钥匙,这玩意儿就等于是自己的饭碗啊!   下楼找到二号车,李文龙做了一次详细的检查,检查结果让他对前任司机肃然起敬。

     行驶证,手盒的最显眼处,油,慢慢的,机油防冻液也都在最佳位置,制动灯光喇叭等等常识性的东西一切正常,再看看卫生,绝对可以用干净清爽来形容。

     找出保温壶跑到水房打一壶开水,然后又翻找出茶叶盒,发现里面是一些红枣枸杞,李文龙心里暗暗的记下了。

     所有的一切准备好,李文龙开车来到门口的位置候着,时间不长,林雪梅拿着自己的手包下来,李文龙赶紧把车子靠了上去,看看位置,心中忍不住一阵得意,这车子停的,领导伸手就是门把手的位置,两个字,绝了。

     本来,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但是,李文龙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这个停车却是犯了大忌。

     李文龙不知道,他的这个动作放在当年确实是正确的,因为当年他服侍的师首长喜欢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而且那几乎是部队军事领导的一贯做法,因为那里视野开阔,适合指挥调度,但是,地方上的领导却是截然不同,他们更喜欢坐后面,尤其是副驾驶后面那个位置,据说,这个位置是最安全的。

     侧身打开后门,林雪梅弯腰上车。

     走吧!砰的一下带上门之后,林雪梅淡淡的说到,对于李文龙的自作聪明她心里跟明镜似的。

     出师不利,李文龙的手心里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以至于在挂档的时候竟然有些手软,尤其还是第一次驾驭帕萨特这种车型,这对开惯了的他来说实在是别扭至极,总想着把座位再抬高一些。

     屋漏偏逢连阴雨,本来就出师不利,车子上了高速不久又下起了蒙蒙细雨,打开雨刷器,机械的清扫着前车窗上的雨水,李文龙努力适应着车辆。

     终究还是过得硬的连队出来的过得硬的兵,十几公里之后,李文龙已经可以游刃有余掌控方向盘,用他自己的话来讲,这会儿的他已经达到人车合一的境界了,开车,在他眼里已经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了,毕竟是跑过戈壁滩的。

  适应,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处于对自己驾驶技术的绝对信赖,李文龙不时地通过后视镜偷瞧坐在后座上的林副总,她正轻皱眉头抱臂思索着什么。

       林雪梅一直都是这样,不管谁开车,她从来不会坐到副驾驶座位上。

  她高傲的让人难以接近。

  她的美丽和她的事业,注定了她的高度。

  注定了,一个小小的司机,不可能和她有并肩而坐的机会。

       她皱眉的样子,很好看。

  李文龙一直以为,女人笑起来最好看,直到今天见到林副总,才明白自己犯了一个多么严重的审美错误。

       后视镜中,林雪梅突然捂住了肚子‘哎呦&quo;了一声。

       很细微的一声,却牵动了李文龙所有的神经。

  他关切地问了一句:怎么了林总,不舒服?     林雪梅直了直身子,挪动了一下屁股,右手仍然捂在腹部,左手轻盈一挥:开好你的车,我没事!     李文龙没再多问,因为他怀疑她也许是来了‘那个&quo;。

       车子继续前行,但林雪梅脸上的痛苦指数,却一再提高。

  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如果不是特别的痛苦,她是不会表现出来的!李文龙甚至发现,她的脸上竟然疼出了冷汗!在李文龙的潜意识当中,女人即使来了‘那个&quo;,也不至于疼到这种程度吧?因此他推翻了刚才的荒唐猜测,意识到她很可能是生病了,而且病的不轻!     领导身体出现了问题,李文龙自是不敢再炫耀自己的车技,集中思想,双手紧握方向盘,右脚用力踩了一下油门,仪表盘上的指针嗖的一下就到了160的位置上。

       对于一辆的大众帕萨特来说,跑个二百那都是轻松加愉快的,但是,李文龙没有这么做,安全,在什么情况下那都是第一位的,这是李文龙给自己定下的规矩。

       车子飞一样的前行,林雪梅脸上的痛苦指数也在不断的升高,这,着实牵动着李文龙的神经线,咬了咬牙,李文龙的右脚又用了一点力:妈  的,今天拼了!   找个地方停车林雪梅眉头紧皱着说到。

       林总,这可是高速公路,不是说停就停的李文龙结结巴巴的说道要不您再坚持一会,我看看前面有没有服务区什么的。

       说什么来什么,不远处的一块指示牌映入李文龙的眼帘,看了看上面的内容,李文龙的心又陷入了冰窟。

       最近的服务区还有四十公里,四十公里,黄花菜都凉了,还好,下面还写有一个出口,距离这个地方十四公里。

       这个地方虽然李文龙从未来过,但是,他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要能下去就行。

       车子又飞驰了五六分钟,李文龙将车子速度减下来,一拐方向盘,下了高速,开进旁边一条道上,开着开着,张浩发现这竟然是荒郊野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连个人毛都看不到。

       这会能停车了吗?后面的林雪梅虚弱的问道,料想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待到李文龙踩下刹车,林雪梅不顾一切的打开车门,朝荒郊野外狂奔而去……          林雪梅并没有跑多远,可能是真的来不及了。

  她在距车子不到五十米的地方找到了一座小 土丘,立刻藏在了土丘的后面。

       荒郊野外的,虽然相距五十米,可那种宣泄的声音还是清晰的传到了李文龙的耳中。

  李文龙忍住笑意,掏出香烟,点燃了边抽边等。

            李文龙心想:上天咋就这么眷顾自己,刚刚接触的第一天就给自己创造了这么一个特殊的偶发事件,经过此事后,这林总该如何面对自己?在自己的下属面前如此失态,想来应该是第一次吧!          如果她不在乎也就罢了,如果她属于那种小肚鸡肠的人,那自己以后的日子。

  想到这,李文龙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唉,头痛啊!     看来自己得从今往后加倍小心了,那种日子不好受啊!最好明天就提出不要给她开车了省得一天到晚提心吊胆的过着非人的生活。

       李文龙转念又想:  为什么我要主动辞去这工作,这种事又不是我故意安排的,是她自己身体不舒服造成的好不好?再说了,万一人家局长肚里能行船呢!          但李文龙马上有否决了这个想法,心想:没有女人喜欢自己在男人面前受窘,尤其这女人长得这么漂亮,还是领导,她肯定会把这事深深的记在心底的,说不定就会在以后的工作中给自己小鞋穿,如果真是那样,别说是想凭借着司机这职业搞点外快了,能不能继续在司机班呆下去都是一回事,说不定,她还会千方百计地来想办法让自己不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如果真是那样。

       李文龙正在胡思乱想之际,林雪梅放到后座上的手机忽然唱起歌来,是有电话来了,本来李文龙还不想管,任由它自己停下来好了,但手机却百屈不挠的响一个没完没了,李文龙只好改变想法,伸手拿过林雪梅的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的名字:萧总。

     上班前李文龙曾经做过功课,对分部还有总部的领导做了一定的了解,当然,他的了解也只能是表面上的,无非就是名字跟职务而已,至于其他的,根本就不是他一个小司机能够掌握的。

     萧总?难不成真的是集团里面的那个常务副总?这也太离谱了点吧?一个手握重权的常务副总竟然会直接跟一个县里的副总打电话,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现实不允许李文龙胡思乱想的太多,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肖总应该就是集团总部的常务副总萧远山,领导的电话自是不能耽搁,李文龙摁下车窗冲土丘那边高声喊道:林总,电话,萧总的。

       等了一会,土丘那边却没有反应。

       李文龙再次喊道:是萧总打来的。

       这次,土丘那边终于有了反应,林雪梅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不接!     可它一直在响,都好长时间了。

    李文龙扯着嗓子喊道。

     不要管它,还有,你不要跟我讲话,我现在。

  我。

  林雪梅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李文龙忍不住笑起来,这林总看上去冷冰冰的,也免不了有小女人的心态啊,也是怕别人看到她的囧事啊!有了林总的这吩咐,李文龙就不再理会那意志坚定的手机,任由它在那里呼天喊地的。

       闲来无事,李文龙拿出手机找到电子书看起来,正看的爽呢,土丘那边传来林雪梅的喊声:小李!     啊李文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林总,您叫我?     林雪梅的声音低了八度:我包里有面巾纸,你……你帮我拿一下。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dy/1314520&kK0h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