嗦嗦奶头:童雏疼叫撕裂

嗦嗦奶头:童雏疼叫撕裂 (47721) 2021-07-24 01:03:50


我刚回到家,推开 姐姐的房间门打算拿条毛巾去洗澡,就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往里面探头,却看见 姐夫在里面。

  姐夫的行为令我大吃一惊。

  他…他,他居然没穿裤子,而且手里拿着姐姐昨天才换下来的 丝袜……一下子我就感觉脸上火热热的,立马背过身靠在了墙上,一手捂住差点尖叫出来的嘴,一手捂住快要跳出来的心脏,生怕发出声响被姐夫发现。

  姐夫似乎弄得很投入,他完全没有察觉,隔着门我还能听见他一阵浓厚的喘息,就 像是一头野兽在我的身旁,一股猛烈的雄性气息向我的心头袭来。

  我本来应该离开,但不知道为什么,心头却升起一股莫名的渴望,又偷偷的凑到门边,隔着门缝小心翼翼的往里面看去。

  只是一眼,我却再也离不开眼睛,姐夫的脸略带扭曲,不知道是享受还是痛苦。

   看着他壮实的身子我的 身体感觉到莫名的燥热,一双有力的大手紧握着姐姐的丝袜,还贪婪的吮吸着上面的气味,随着身体的微微抖动,身下的丝袜也从包裹处滑落开来。

  哇!我差点没叫出声,没想到姐夫那里居然那么大,看起来怪可怕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感觉身体越发的火热, 我的手也不安分起来。

  我努力的 想要控制自己,牙齿紧咬下嘴唇,可手还是不听话的在身前摸索了起来,看着姐夫的动作,我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伸到了裤子里。

  我大吃一惊,我的手刚碰到下面就立马缩了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下面已经有反应了。

  我还没从惊讶中回过神来,耳边就传来了姐夫“哦”的低吼声, 只见他弓起身子,紧握着包裹了姐姐丝袜的巨物,瞬间丝袜的颜色又更深了些。

  只见姐夫口里喘着粗气,一个翻身就准备起来,我吓了一跳,怕被姐夫发现,连忙踮起脚尖,悄悄的回了房间。

  我整个人的瘫倒在了床上,想要休息一会,可是刚闭上眼睛,姐夫雄厚的鼻息声仿佛又出现在耳边,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都是姐夫壮实的身姿,还有他身下的那可怕的资本。

  刚有些清醒的我的身体又开始燥热了起来,姐姐真幸福啊,找到姐夫这么雄伟的男人,为什么这个性福 的人偏偏不是我呢……“嗯,嗯~”想象着姐夫在姐姐的身上大展雄风的样子,我的手也不受控制的摸上了我引以为傲的36E。

  身子越发的燥热,我褪去了身上的衣服,姐夫的雄伟,始终浮现在眼前,像是可怕的野兽,可又忍不住的让我想要去尝上一口。

  要是在姐夫身下的人是我,那又是什么感觉?我不自由主咽了咽口水,手又控制不住的伸到了下面……我停下手上的动作,指头紧紧的抓住床单,随着没有忍住的一声“姐夫~”我最终瘫软在了床上,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

  望着天花板, 我感觉到脑子一片混乱,我怎么会做出如此荒谬的事情,他毕竟是我姐夫啊!哎,算了还是不去想了!我暗暗对自己 说道

  可是转过头却又看到了自己刚刚脱下来的丝袜,这是我刚来的第一天和姐姐一起买的,和刚才姐夫手中的可是同款啊,想到这里,我渐渐褪去余温的身体又开始燥热了起来。

  我感觉小脸又有些潮红,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淫荡呢?可是姐夫那雄伟的气息又让我欲罢不能。

  就在这个时候,屋外突然传来“咔”的一声,房门响了,肯定是姐姐回来了,吓得我连忙找出睡衣装作在换衣服的样子。

  匆匆忙忙收拾了一下,我这才平静下下来,心还在扑通扑通的直跳,还好姐姐回到家都是习惯的先去做饭,差点就被姐姐发现我赤着身子在床上…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姿态,平缓了心情这才悠哉悠哉的走出屋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和姐姐,姐夫打了个招呼。

  接着我便去了浴室,准备洗澡,毕竟刚刚出了一身的汗。

  刚脱了衣服就看见姐姐的丝袜被扔在了换洗篮里面,我盯着它看了足足有三十秒,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发的火热起来。

  我忍不住的想要查探一番,蹲下身拿起了丝袜,只见上面还有着一些斑斑点点的东西,隐隐约约的我还能闻到一些味道,我本能的凑近一闻。

  上面不光有姐姐的气味,还有着姐夫那弄弄的荷尔蒙的味道,我不禁打了个冷颤,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变态一样,可是这股味道,实在是让我欲罢不能。

  打开淋浴,冷水从头顶浇灌下来,“唰唰”的击打着我的身体,可我始终不能平静下来,体内就像是有火塘一般,燥热难安,特别是一看到手中的丝袜,就无法不想起姐夫壮实的身子,和他威武的大东西。

  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两只手捧起了姐夫用过的丝袜,就好像是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哦~呼~”我不停的喘着粗气,猛的一下我用丝袜捂住了我的脸,贪婪的吸食着姐夫在上面留下来的味道,是我亢奋到不能自拔的味道。

  随着丝袜被水打湿开来,上面的星星点点的斑迹也扩散开来。

  我的身子越发的燥热,像是吞了炭火一般,我的手也开始在我身前的傲人处起不安分的拨弄了起来。

  (啊啊啊好棒)我狠狠的揉着,想象着此时此刻是姐夫那双有力的大手在触摸着它们,用力的一捏那凸起,就好像是姐夫把它吃进口中一般,异样的快感一阵阵的从身前传来。

  半小时后,我感到手摊脚软,整个人像是升天一般得到了充分的满足感,这才穿好衣服,对着镜子照了照。

  “嗯,这样就看不出来了。

  ”我平静的走出浴室,这时姐姐早已经把饭菜做好,在等我吃饭。

  不知为什么吃饭时,我感觉姐夫对我的眼神有些奇怪,可又说不出是哪里怪,看着姐夫俊逸的脸庞,突然我开始幻想起有姐夫在床上时的样子。

  我低下头默默的吃着饭,我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那可是我姐夫啊,可是…可是一想到姐夫的壮实的身子,心中就会涌起一种莫名的悸动,我得想个法子才行。

  到了晚上,姐姐洗完澡后准备回房跟我睡觉。

  见姐姐进来,我立马挽住姐姐的手,带着点调戏姐姐的口吻到:“姐,你和姐夫都大半月没有同房了吧?你受得了吗?”我这话刚问完,只见姐姐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姐姐白了我一眼,这才悠悠的说道:“你还好意思说!你在这里我可能丢下你不管和去你姐夫睡吗?”“噢~”我故意拉长了声调坏笑着说:“这么说姐姐你是想喽!”“去你个人小鬼大的东西,还不快点睡觉。

  ”姐姐被我这一调戏,立马就感到不好意思了。

  见姐姐躺了下来不再理我,我心中似乎有些不甘,只好又劝说道:“姐,你就这么狠心啊?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姐夫想想啊。

  他一个大男人,又是这种年纪,守着你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碰不到,要是把身体憋坏了怎么办啊?”听完我这话,我明显的能听到姐姐的鼻息声,我知道她的心里开始动摇了。

  “姐,你说要是姐夫真憋出病来,毁的岂不是你下半辈子的幸福吗?”我见有戏,立马就把厉害关系分析给姐姐听。

  这一次姐姐的皱起了眉头,终于开口道:“你个死小鬼,说的我像是真的虐到你姐夫一样。

  ”看到姐姐这个样子,我只要再加把火,今天晚上我想我就有机会看到姐夫床上的样子了,一下到这,我向姐姐伸出了手。

  “啊!你干什么?快别闹!”说着姐姐立马拉住了我的手,想要制止我对她的进攻。

  要是我现在停手了,那岂不是功亏一篑。

  我不理会姐姐,一只手在她的上面摩擦起来,另一只手则是趁着她一个不留神,窜入了她的小裤裤里面,只觉得我的手碰到了一些黏糊糊的液体。

  我知道姐姐有感觉了,身为女人,还是她妹妹的我更加的清楚她的敏感带在哪里,我来回拨弄起了她的凸起。

  只见姐姐的眉头拧了起来,一副想要拒绝,可又想要继续的样子。

  只听见她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嗯~晓月,晓月别…快别闹了…”她的呼吸也越来急促了,她身体开始变得酥软,拉住我的手也从制止我的动作变成了主动引导。

  我知道姐姐现在已经彻底的进入状态想要释放了,于是我立马停手,轻轻的在姐姐耳边吹了一口气:“姐,你现在还说你不想姐夫吗?”只见姐姐红透了小脸嘟起了小嘴气的不行:“你,你怎么就停了?”我装作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我手酸了,想要继续你去找姐夫呀?找我干嘛?”“你,你…”姐姐此时已经被我撩拨得心神意乱,当着我的面她肯定是不好意思自己解决的,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她去找姐夫帮他,这样一来我也就能如愿了。

  可我等了半天,还没见姐姐有动静,我立刻想到姐姐一定是不想被我知道,我当即转过身拉起被子往头上一蒙,果然没过多久,姐姐便忍不住了。

  “晓月,晓月…”我听见姐姐蚊子般的声音在叫我,我没有理她继续装作睡觉。

  又过了几分钟,我感到被子动了动,我立马竖起了耳朵仔细的听着,姐姐蹑手蹑脚的离开房间,看来是姐姐确认我睡着了,想去找姐夫解决需求了。

  在姐姐离开后不久,我也小心翼翼的爬了起来,走到姐夫的房门口,我轻轻的把耳朵贴了上去想要听里面的声音,没想到房门居然开了一条小缝。

  这一下可把我吓的不轻,立马打起十二分精神,想了无数种解释的理由,等我冷静下来才发现,屏住呼吸把眼睛凑近小缝往里面看去,姐姐和姐夫此刻在里面正打的火热,根本没有注意到门口的异样。

  透过小缝我看到姐姐和姐夫刚热吻完,姐夫重重的在姐姐的小屁屁上打了一下,然后命令道:“去把丝袜穿上,小骚货。

  ”姐姐也不抗拒,只是咬了咬下嘴唇,对着姐夫做了个电眼“好的,宝贝。

  ”我看到姐姐拿出了一条白色的丝袜穿了起来,姐姐穿的很慢,一边穿着丝袜,一边还用妩媚的眼神勾引姐夫,姐夫似乎也特别享受姐姐的这种撩拨方式,露出一副满意的神情。

  姐姐脱得只剩下内裤和刚穿起来的丝袜,姐夫也脱得只剩下遮住姐夫威武之躯的半块布料,他结实的肌肉和威武的身姿,像是一头荷尔蒙爆棚的野兽。

   林少城觉得有点悲哀又有点幸福。

  他看着眼前的这四个人,暗暗发誓,我林少城认定了,你们就是我永远的兄弟!对,永远的兄弟! 林父站在门口,火药味十足地说道:“哼,我跟你说,你要是继续着他们一起游手好闲,早晚得去监狱里蹲着!”林父说着一顿,又道:“我告诉你,现在人家把你开除了,你?虐。

  〔幌肷峡问遣皇牵?茫∫院竽愣疾挥蒙峡瘟耍 “不上就不上!”林少城说着回到自己的房里。

  “你这什么态度,老子生了你还管不了你!”林父气冲冲地走进房里,“不上课,不上课我养你在家玩啊!要不是附近的工厂不收初中没毕业的学生,我早把你随便扔进一家工厂了!”林父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来,“让你读书你还嫌读书累!明天跟我去莆闽中学,我可告诉你,我就供你到初中,以后你就给我上班去!好的学校你不上,那去莆闽中学,我看那些混混怎么打死你!”林少城看了一眼桌上的转学证明,他可以想象的出父亲又是怎么卑躬屈膝地向他们乞求这一张东西了(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

  林少城说道:“我又不是不想读,就是读不会啊!”“不会不会,那人家怎么读的好?啊!”林父又是一巴掌打在林少城的后脑勺上面,“你就跟那几个小流氓混在一起会读书啊!,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一个儿子!”“我说了,不许你说我的兄弟!”林少城抬起头大声说道,他根本不去理会后脑勺灼热的疼痛感。

  “啪!”又是一巴掌。

  “打啊,你再打啊!你除了打和骂还会什么!”林少城怨恨地看着父亲,眼里噙着泪水。

  “你说……”林父挥起手掌看见了林少城的眼泪,瞬间,心似乎被什么击到了似的。

  林父转身离开了林少城的房间,“砰”的一声带上了房门。

  晚上,林母回来的时候听了林父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来到了林少城的房间。

  林少城双眼盯着天花板,为什么父亲要生我?为什么要将我带到这个世界上?“少城,你没事吧?”林母坐到了林少城的床上,她看着林少城手臂上的伤口,“你说你,唉,好好的怎么就跟人打架!”“他们欺负我,我不还手还让他们打不成?”林少城说着坐了起来。

  “怎么不报告老师?”林母看着林少城手臂上的淤血,大声埋怨道,“送你去什么学校啊,还不如就在这边读书了!”在大厅喝茶的林父听到这句话就又火了起来:“你就宠,就是被你宠坏的!是,你把他当皇帝,当皇帝养着!”林少城看着母亲,他恨父亲,他到底是在想什么,娶了母亲又总是对他又吼又叫的?可母亲啊,你为什么又总是一副默默承受的样子!林母打开带进来的红药酒,倒了一点在手上,双手搓了搓,给林少城擦了起来。

  这一夜,林少城只是愣愣地看着窗外的月亮。

  星期一,林少城来到了莆闽中学,初一2班。

  林少城是和班主任一起走进教室的,班主任是个中年男人,秃发,带着一副眼镜。

  “同学们啊,从今天开始,这位同学就是大家的同班同学了,因为他是新同学嘛!所以,你们要多多关照一下。

  ”班主任带头鼓起掌来。

  林少城斜视着这个班主任,父亲没偷偷塞红包之前趾高气扬的,塞了红包就又是另一副嘴脸。

  鼓掌的人寥寥无几。

  “来来来,你给大家介绍一下你自己?”班主任笑呵呵地说道。

  “我叫林少城!”林少城说完就往末排的一个空位走去。

  教室里末排身着奇装怪服的男生用不屑地看着林少城。

  “靠,耍什么帅!”“挺?诺陌。

   初一2班是年级里比较好的班级,紧挨着最好的班级1班。

  林少城却一点没感觉出来,他看着班级上课的时候,班级里面的情况,看漫画的,看小说的,睡觉的,除了没有弄出声响什么都有。

  而末排靠里的几个男生更是玩起了扑克。

  班主任呢,显然是害怕被那些不良学生报复,假装什么也看不见。

  林少城看见了也有几个学生认真地听着课,而其中有两个 女生是他的小学同学,只不过,他们早已把林少城归类为流氓。

  一个打牌的男生看见林少城看了他们一眼就对身旁的人说:“那插班生看着很碍眼啊!”“好好打牌,下课再教训他!”说话的人眼睛很小,但是俨然是几个人之中的老大。

  一下课,那三个男生一起走到了林少城身后。

  “哥们,走啊,出去聊聊!”那小眼睛的人说道。

  林少城站了起来,扫视了他们,看出了他们的来者不善。

  “嘿嘿,对,走走!”小眼睛的人嘿嘿一笑,将手搭在林少城的肩膀上,拉着他去了走廊尽头的厕所。

  林少城由着他们带自自己走出去。

  厕所,永远是学生解决各种问题的最好地方!“你上课看什么呢?”小眼睛的人一进厕所就将林少城一推,“我们玩牌你看鸡吧啊!”小眼睛说着拍了拍林少城的嘴巴。

  当林少城从教室站起来的那一刻,他的心里就都是火了,为什么,为什么在哪里都有人来找我的麻烦!小眼睛的人继续拍着林少城的脸颊,“你说话啊!你一来就?鸥黾Π砂。

   旁边的一个小子点起了一根烟,“我跟你说,他是我们力哥,从今天开始,你就得叫他力哥!”“不是少城来学校了吗?怎么一来就不见影了?”这声音从厕所的门外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

  林少城听出了是方 一清的声音,不过,他没等他们进来就自己动手了。

  林少城膝盖一起,重重顶撞了小眼睛的腰部。

  小眼睛吃痛一下子就弯下了腰。

  旁边的两人一愣,马上起脚。

  林少城不顾一边的,用后背去顶了一脚,这一边则是抱起那人的脚,一下子放倒了他。

  再转身踹了小眼睛一脚。

  那个踹到林少城的人一脚没踹倒林少城,心里一惊,林少城就冲了过来,朝着他的脸上就是一拳。

  “来啊,起来再打啊!”林少城吼道,似乎要将全部的不顺都吼出来!方一清 吴天 陈翰南和周 金宝听到了厕所里传出林少城的声音,马上冲了进来。

  “李力,尼玛的!知不知道他是谁!”方一清上前将小眼睛提了起来。

  “谁啊,这人太?帕税。

   崩盍?刮孀哦亲印“他是我们的兄弟!”方一清瞪着他说道。

  厕所门外几个想上厕所的,看着这一幕都不敢进来。

  “什么?他也是……”李力看了看林少城又看了看方一清。

  “对啊,小眼睛!”陈翰南说道,“少城,你也真是的,怎么不跟他们说一下,他们可是一清新收的小弟啊!”“我怎么知道你们这么能混。

  ”林少城看着门口看热闹的几个人,说:“走了,走了!”“城哥,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李力不停地道歉。

  “城哥,城哥!对不起,对不起!”跟着李力的两个人也是惶恐地说着“不用道歉啦!你们的城哥不是会记仇的人!”吴天说道。

  走出厕所后,几个人又在走廊外面聊了一会儿,李力三个人自是不断地示好林少城。

  直到铃响后才一起往教室走去。

  走过楼梯的时候,一个剪着齐耳短发,着装朴素,长相清秀的女生急匆匆跑了上来。

  就在这一刻,林少城觉得,她就是自己喜欢那种的女生。

  这就是少年的一见钟情,亦或者说,爱情总是来的如此之快!那女生很规矩地在门口喊了一句报告,在老师点头后才走了进去。

  林少城一直看着那女生坐到了座位上。

  “城哥,下节课是地理课,那老师脾气暴躁,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李力献起殷勤来。

  林少城只是看着那女生。

  那女生正打开书听课,她隐约觉得教室外有人看着,她的眼睛一转,看到了正看着自己的林少城。

  对于她来说,林少城身旁的那些人全是认识的混混,所以,林少城马上也被她划分为混混。

  “少城,走啦,看你口水都快流出来了!”陈翰南说道。

  “我们先走啦,西徐肯定没什么美女,就让少城多看两眼啦!”吴天笑道。

  “肥仔,你看什么,走了!”方一清踢了周金宝一脚。

  林少城大声说道:“你们说什么呢!”没错,大声只为了吸引那女生的注意。

  李力追上去,说道:“城哥,那女生叫沈萱。

  ”“沈萱……”林少城说着又从窗户往教室里面看去。

  “你们哪一班的,还不去上课,在这做什么!”1班的老师走到了门口。

  “跑啊!”林少城大喊一声。

  对林少城来说,和兄弟们又在一起上学,虽然没在同一班,但,这些足以让他感到快乐!上午放学的时候,将军一伙一起到自行车停放场取车。

  “少城,这种感觉真好啊,又能和你在同一所学校上课了!”方一清越想越开心。

  “一清,你这话今天说不下十遍了吧!”吴天打开自行车的锁匙。

  “我还想再说一百遍,少城!”方一清朝林少城喊道。

  林少城因为早上是和父亲一起来的,车就停在了另一边。

  林少城牵着车走了过来,“什么事?”“能有什么事,一清又是想去喝酒了!”周金宝说道。

  “肥仔,看来你已经是一清肚子里的蛔虫了。

  ”陈翰南骑上了车。

  林少城笑着大声喊道:“好啊,走!喝酒去。

  ”五个人骑上车像飞一样地下了学校门口的陡坡,即使校门外就是陈来车往的马路。

  在校外附近的一家商店,五个人停下车,买了五罐啤酒,坐到后座上喝了起来。

  “你们看,你们看,那个女生就是阿鬼的女朋友!”陈翰南说着指着一个长发披肩,穿着超短裙,腰如柳枝,酥胸微露的女生。

  方一清看着那女生,突然觉得全身有点燥热,他一连喝了好几口酒。

  “你们说,她是不是早被阿鬼……”陈翰南继续问道。

  “浩南表弟,你可以上去问问啊?”吴天说道。

  “借他一个胆,他也不敢!”周金宝呵呵笑道。

  “肥仔,那你去,你敢,下周的饭我请了!”陈翰南说道。

  说话间,阿鬼走上来一把抱在了那女生的腰上。

  林少城暗暗留意,这个前额留着长长刘海的就是阿鬼了!方一清看着阿鬼摸了一下那女生的臀部一下,心里又是嫉妒又是生气。

  “你们看,那个,那个,那个是7班的班花!”陈翰南说着指着一个长相姣好的女生说道。

  “你是不是想追啊?”吴天说道。

  “追不来啊,看看就可以了!”陈翰南摇摇头。

  “装吧你就,是你追不到吧?”周金宝说道。

  “开玩笑,要不是她上次看见我们和陈强他们打架,迷上了一清……”“翰南!”吴天打断他。

  “怎么回事?你们又和陈强他们打架了?”林少城问道。

  “这个……”陈翰南自知说漏嘴了。

  方一清说道:“都是兄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上一周的事啦,那天陈强又带着7个人来堵我们!”“哈哈,虽然是被偷袭的,每个人挨了几棍子,但是最后还是把他们打跑了!少城,你不知道,一清厉害啊,一挑三!”陈翰南伸手比划道。

  “一清,你这武功是越来越厉害了!”林少城笑道。

  “我让他低估咱们,不露一手,每次都是叫几个来骚扰,烦都烦死了!”方一清只想着能惊动阿鬼他们,好彻底在莆闽中学扬名立万!林少城很快就明白了,他们不告诉自己,肯定是不想在西徐的自己担心,有兄弟如此,此生何求。

  “你们很不讲义气啊,下次再遇到什么情况不告诉我,可别怪我翻脸啊!”“我们是被堵的,也不知道,真打电话给你,你还没回来,我们也把他们全解决啦!”陈翰南说道。

  “好啦,好啦,这事都过啦。

  来,干!”方一清拿起酒来。

  “刚才说到哪了?”陈翰南说道。

  “说到那女生迷上一清了!”周金宝嘿嘿笑道。

  “肥仔,你什么时候跟浩南表弟这么的一唱一和了?”方一清问道。

  “兄弟们,我先走一步!”林少城一饮而尽,骑着车就往外走。

  “少城,少城,你听到说完啊!”陈翰南恨不得一把拉住他。

  “你们看,那是谁?”吴天指着林少城骑去的方向。

  “沈萱!”林少城骑到沈萱身旁就减速下来:“你叫沈萱是不是?”当林少城骑过来的时候,沈萱就认出他是早上盯着自己看的那个人了。

  沈萱并不搭理他,抱着书继续往前走着。

  “我叫林少城,双木林,少年的少,京城的城。

  ”林少城索性下了车,牵着车。

  沈萱还是不说话。

  在路边的将军一伙看这情形就觉得很不妙。

  方一清说道:“少城估计要很受挫了!”“嗯,沈萱是出了名的冷啊!不过,沈萱除了好看点外,其他的都不凸出啊!”陈翰南俨然一个选美大师。

  “突出?他学习很好啊!”吴天说道。

  “阿天,你装纯洁是不是,是凸出。

  ”陈翰南用手比划了一下胸前。

  “尼玛的,谁知道你一脑子都是少儿不宜的内容!”吴天踢了陈翰南自行车的轮胎一脚。

  “走吧,我们也回去吧,肚子饿了!”周金宝摸了摸肚子。

  “‘肥仔,你少吃点啦,都胖成什么样了!”陈翰南说道。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dy/1314520&k1PU0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