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村民胁迫猩猩卖淫

印尼村民胁迫猩猩卖淫 (2785) 2021-07-23 23:07:01


(秦桧儿子怎么死的) 男性更在乎 肉体 出轨 女性不太在乎男性的肉体出轨,她们更在乎 伴侣是否在精神上背叛了她们,男性则比较务实,他们觉得只要彼此没有跨过肉体的界限,还是可以原谅的。

  大量的以往研究证据都指向同一个结果:男性对伴侣的肉体出轨反应强烈,而女性对伴侣的精神出轨反应强烈。

   男性倾向于发生关系进化心理学认为,用一种亲代投资理论可以解释这种差异。

  人类都有最大程度上使自己的基因繁衍下去的本能,而在繁殖后代的过程中,父辈和母辈所投入的 精力是不同的。

  男性的生育机会远远高于女性,他们倾向于与很多女性发生关系,而较少参与对后代的抚养;而女性每一次生育机会都比较宝贵,她们会花更多的精力照顾和抚养子女。

   女性可确定孩子归属这种差异也影响了他们对于伴侣出轨后的嫉妒,女性对于孩子是属于自己的有100%的肯定,而男性则不能完全保证妻子生的孩子是自己的,因此他们对妻子的肉体出轨非常敏感;相反,女性则害怕丈夫在情感上遗弃自己,从而使孩子的抚养遭到困难,因此她们非常惧怕丈夫的 感情出轨。

  这个“基因决定一切”的观点有大量实验支持,比如用皮肤电记录 被试的生理变化,就可以发现想象伴侣出轨时情绪的性别差异。

   实验证结论不全适用然而,很多研究发现,除了这种性别差异之外,同性别之间也有差异。

  也就是说,性别不能解释所有的差异来源。

  最近发表在美国《心理科学》杂志上的一个研究报告将被试按照情感依恋类型分为两组:一组是对待感情比较 轻率的被试,另一组是有安全感依恋的被试,然后比较两组对待伴侣出轨的反应。

  结果验证了刚才提到的经久不衰的研究结论:报告中男性对肉体出轨更敏感的被试是女性的4倍。

  然而,研究还发现安全依恋需求高的被试,即使是男性被试,对情感出轨的敏感性也高于对肉体出轨的敏感性;而对待感情比较轻率的被试,即使是女性,对肉体出轨的敏感性也更高。

   思维方式决定对待出轨研究者认为,这是因为感情比较轻率的被试更注重伴侣关系中与性有关的一面,而忽视与伴侣的情感交流,因此更在意对方的感情出轨。

  同时,感情比较轻率的被试通常较没有安全感,所以防御机制使其保持与他人的情感距离,拒绝亲密。

  这个研究结果告诉我们,并不是“屁股决定脑袋”,而是“脑袋决定行为”。

  你是怎么对待感情的,也决定了你遇到伴侣外遇时的反应。

   有没有功夫,一出手就能看个真切, 叶凡早看出云鸽步伐稳健,呼吸绵长,看出是个好手,到她一出脚,才知道走眼,这哪是好手,明明一高手。

   电石火光间,云鸽的一脚已经快踢到叶凡的脸上,她仿佛都能看到叶凡和着血沫子口吐几颗大牙,人侧飞出几步,倒地抽搐几下后晕倒的情形。

  可是鬼一般的,十拿九稳的一脚竟然落空了,叶凡鬼一般消失了。

   人呢,人哪去了?云鸽保持上踢的姿势楞了一下神,耳边传来一个声音:还真是紫色的,啧啧,就那么点布料,遮到的地方可真不多。

  不对,为什么要有那么多布料呢,遮到的地方太多了。

   顺着声音看去,云鸽耳根子红透,一股热涌到肺部,差点喷出一口甜血来,因为叶凡笑眯眯蹲在她脚边上,视野好极了。

   我杀了你!云鸽气疯了,放开手脚,一点不留手,高高扬起的腿改下劈, 脚跟直劈叶凡的后脑勺。

   叶凡刚才蹲下躲过侧踢,这次双手在地上一撑,双手双脚用力朝边上挪了点,距离不多不少,刚好够躲开云鸽的脚。

   用尽全身力气,势大力沉的一个下劈落空,云鸽的脚跟实打实的落在坚硬的水泥路边上,痛得浑身打哆嗦,想继续踢叶凡,可腿脚不利索,踉跄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抱着腿咧着嘴,像是痛极了。

   叶凡笑语道:看你的身手,没高人教不出来,你师父没教过你,不死战不可以用全力,出拳留一份劲,关键时候好卸力? 不用你管,王八蛋,你不得好死!云鸽怒骂道。

   行,我就没指着好死,我看看你脚。

  叶凡不由分说坐在云鸽边上,把她两条小腿搁在自己 腿上,抓住她受伤的脚。

   混蛋,你放开我!云鸽又羞又气,想抽回腿,却没叶凡大力,只得用另一只脚往他腰上踹,我踹,我踹死你。

   姑奶奶,我给你治伤,又不是让你怀孩子,至于吗?叶凡被踹了几下,腰眼生疼,干脆屈指在云鸽腿上麻穴上弹了一下,让她消停下来。

   王八蛋,我不要你假好心,你快放开我,滚得远远的!云鸽两腿没法动,干脆用拳头打叶凡肩头。

   拳头如雨点般落下,但力道比腿上差了不止三倍,叶凡没觉得一点儿痛,也就由着云鸽。

   云鸽脚上穿着透气性极好的运动鞋,叶凡想先把鞋袜剥下来,可是刚解开鞋带往下剥,云鸽口中吐出:痛! 痛苦难耐却发自内心毫无掩饰做做的一个单音字节,让叶凡半边身子都麻了,漂亮女人是男人恩物这句话一点儿不假,极品美女一颦一笑一言一行,包括一个字都能勾男人的魂。

   叶凡坏笑着,脸蛋凑向云鸽,看着她的红唇,给我亲一下好吗? 云鸽推开他的脸,你休想! 我也没打算今天亲你,看看这是什么?叶凡晃了晃手上的鞋子,他分散了一下云鸽的注意力,快速给剥了下来。

   再小心翼翼剥下云鸽脚上袜子,叶凡目中出现一只晶莹圆润还带着浓浓女儿香的小脚丫子,美中不足 的是,脚跟肿的像是馒头般。

   你轻点,好痛。

  云鸽这会儿心里的火消了不少,注意力从叶凡身上移到了脚上。

   叶凡聚气于目使用天眼术,探查云鸽伤处,片刻后探查完毕, 说道:没什么大事,老婆你的脚后跟骨头裂开了。

   还没什么,骨头都裂了!云鸽话出口,又觉得不对劲,谁是你老婆?还有啊,你怎么知道我的骨头裂了? 叶凡说道:行行行,不是我老婆成吧。

  孩子他妈,我是半个 神仙,能看到一些凡人看不到的东西。

  你的脚骨没什么大事,随便送一家医院包扎一下,吃点药,半个月就能完全愈合。

   你滚开,我不想和你贫,遇上你算我倒霉,滚远点!云鸽取出手机准备联系朋友来接自己,心里暗悔,遇上小人最好躲远点,自己没事和这叶凡这没廉耻的较真(秦桧儿子怎么死的)干嘛。

   叶凡探手夺下云鸽的手机,笑眯眯如老狐狸般说道:和你打个商量,你的伤,我能立即给你 治好

   云鸽气鼓鼓说道:你还真当自己是神仙了,滚一边去,我不想再看到你的脸。

   别管我是不是神仙,能治好你的伤是真的。

  可是啊,你总得有点回报吧。

   云鸽看了看伤脚,就算没伤到筋骨,单单消肿也得一两天,哪有立即治好的道理,叶凡的话她压根不信,好啊,你治,你要能立即治好,让我干嘛都成。

   话可是你说的,不能反悔。

  叶凡说完,开始在云鸽脚上忙活着。

   叶凡探手在云鸽受伤的脚跟处,轻轻摩挲了几下,指尖在上面画了一个符文,运内气注入其中,口中念念有词道:肉体速速复原,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云鸽眼见叶凡古古怪怪的,一只手指碰在她的伤处,忽然间一股清凉的气息从他的指尖涌进自己的身体,不多时充盈了整只脚,眨眼间,肿处很快消退了,再没痛楚的感觉。

   云鸽揉了揉眼睛,没错,脚上的伤没了。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见鬼了。

  不对,世上哪里有鬼,难道是幻觉?再掐了下肉,不痛,再掐,还是不痛,确实是幻觉。

   一点不痛,奇了怪了,我怎么做这种荒谬的梦?云鸽自言自语道。

   叶凡痛呼:喂,谁说你做梦了,你是不痛,可你掐的是我的腰! 姓名? 老公。

   去你妹的,老实回答。

   你不早就知道了,你老公我姓叶名凡。

  你就那么喜欢听你老公的名儿,要不我多说几遍? 好,我忍,我脾气不好我也忍。

  你的年龄、籍贯、学历、家室,住址都报出来。

   我比你小个一两岁吧,夏国人,幼儿园毕业,家世深不可测,后台比钻石还硬,不过保密不能说,暂时居无定所,以前住一大山沟里,地址也不能说。

   叶凡就穿个裤衩子坐在地上,腿上搁着云鸽的两条小腿,手在云鸽柔弱无骨的小脚上不老实着,嘴上敷衍着云鸽的问题。

   云鸽蹬了蹬腿,甩开叶凡的手,瞪着眼嘟着嘴娇俏说道:气死我了,你这算什么回答,老实点,一五一十说出来,免得我动手。

   叶凡又摸上了云鸽小脚丫,这只小脚他可舍不得撒手,嘴上说道:你拐弯抹角不就是想问我怎么把你的脚眨眼间治好了,对吧。

   云鸽点了点头,抽回小脚,捡起鞋袜穿好,好奇的打量着叶凡,你快告诉我,刚才你到底用什么方法。

  我就算没学医,常识也知道伤不可能那么治好的,你到底用什么办法治的? 那我实话说了,我用的是 仙术,你要想学,只要做我老婆我就教你,男女修炼更有效哦,要不咱们试试? 叶凡说道,虽然有点玩笑的味道,可他用的确实是仙术,或者说伪仙术,也可以说是道术。

   仙你妹,有神仙像你这样?哎,你怎么摸上腿了。

   难怪一遇见自己就苦大仇深的,原来云鸽看到了他和于梦瑶的事情,叶凡说道:就是仙法咯,不信也没办法。

  别管我用什么方法了,把你伤治好了是真真的,报答嘛,别的不要,我就要你以身相许,给我生几个胖娃娃。

   叶凡边说,边盯着云鸽的身前,嗯,虽然不如于梦瑶,可同时喂饱双胞胎,应该不成问题。

   被叶凡盯着看,云鸽别过眼去,脸色一红,可想而知昨晚上那个女人受了何等残酷的摧残。

   好啊,明明有女人,还来招惹人家,云鸽心里有气,把叶凡凑近的脸推开,凶道:你做梦去吧! 站起身,拍掉屁股上的灰土,叶凡说道:说了是仙术,信不信由你。

  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又是同路,载我一程,送我去 花都市怎么样? 你去花都市干嘛? 我去花都市,自然有我的原因。

  叶凡伸出手,老佛爷,还要我拉您起来呢? 德行! 打开叶凡的手,云鸽自个儿站了起来,随意走动了一下,神了,一点不适感觉都没有,腿脚麻利着呢。

   云鸽双手环抱身前,歪着头绕着叶凡身边转悠,仿佛想把他看个通透。

   叶凡说道:知道我身材好,你也不用那么直接,这里人虽然少,可还是有人看到。

  瞧见刚才骑着电瓶车那大姑娘看你的眼神没,八成把你这个交警看成色女郎了。

  还是,你真想对我做什么? 云鸽只顾着瞧,也不理叶凡,末了伸出手,在叶凡胳膊上摸了摸。

  摸完胳膊,又摸了摸他的后背和胸口,确定面前站着的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温度的大活人,不是个鬼怪。

   被云鸽的手弄得痒痒的,叶凡抓住她的手,玩笑道:我可是正正经经的良家大少,你可别伸出魔爪,我怕。

   你是正经人,猪都会上树,狗都会说人话。

  云鸽瞧着叶凡,想着该怎么办,他的治病手法很高明,就像是神仙一般,可是他的脸越看越可恶,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算得上一极品美少年,可是一脸坏笑,嘴上手上心里都不老实。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dy/1314520&hSbWf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