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阳下我迎芬芳是谁家的姑娘是什么歌 歌词完整版



三虎哥, 翠儿可是你 媳妇啊,你竟然想让我和她睡?!”  “对!我不但要让你睡我的媳妇,我还要让你睡村长的媳妇!”   张寒目瞪口呆的看着酒桌对面的三虎,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三虎的媳妇可是村里出了名的大美人,平时把她捂的那叫一个严实,怎么今天喝了点酒,就变这么大方了?  就算他真是要感谢自己从水塘里救起他儿子的大恩,也没必要把自己老婆也搭进来吧?还让自己睡村长媳妇,这就更扯淡了,人家村长媳妇跟谁睡,他说了也不算啊!  这时候,三虎才咬牙切齿的说:“张寒 兄弟,不瞒你说,老子的那儿早被村长那个王八犊子打坏了,做不成 男人了,空守着你 嫂子也没法满足她,这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憋屈!你得帮哥哥出了这口气,去 睡了他媳妇!天天给这王八蛋戴绿帽子!”  三虎说的这件事张寒也听说过,据说村长张 德旺跟三虎有仇,故意嫁祸他偷看村里女人洗澡,就带人把他的命根子给废了,原来这几年三虎一直怀恨在心。

    不过张寒可不想掺和他跟村长的私人恩怨,便尴尬的说:“三虎哥,这事儿你找我可是找错人了,我到现在压根就没睡过女人,连怎么睡女人都不知道,哪有那个本事去把村长的媳妇给睡了?”  红着眼的三虎一拍桌子,焦急说道:“所以我才让你先睡你嫂子练练手啊!你先睡了你嫂子,让你嫂子教你怎么睡女人,等你熟练了之后再去睡村长媳妇!”  三虎说这话的当口,他媳妇翠儿正在门外偷听,一听这话,吓的慌忙又退了出去,手里端着菜盘子、靠在墙上,心脏咚咚一阵狂跳。

    自从三虎被村长废了之后,这几年翠儿一直在家守活寡,对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妇来说,这年纪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守着一个无用的男人过了好几年,心里对男人的那份儿渴望,早就快把她给急疯了。

    但是,三虎自从没了那方面能力之后,连心理都扭曲了不少,对自己看的更紧,别说找男人,平时就算是跟男人多说一句话也要被他又打又骂,这让翠儿心里更是压抑的厉害,这几年折腾下来,心里对三虎那份感情早就被他耗尽了。

    张寒是这村里少见的年轻后生,长得不赖,性格又好,而且体格也壮实,翠儿平日里想男人的时候,总是会在脑子里不自觉的想起他,其实不光是她,村里不少小媳妇对张寒都颇有好感,有时候几个女人聚在一起聊些女人的话题,张寒总是被议论的对象。

    最让翠儿心仪的,是张寒这小伙子人品端正,就像今天中午,他看见自家儿子二毛和村小学张老师家儿子小强在池塘里溺水,二话不说就跳进去把俩孩子救了上来,村里人都对他赞不绝口,翠儿心里对他也是格外感激。

    三虎本来说请张寒来家里吃饭、感谢张寒对自家儿子的救命之恩,可让翠儿没想到的是,三虎竟然在酒桌上把自己“许”给了张寒!这让翠儿心里又惊又喜。

    听那意思,三虎想让自己教张寒怎么睡女人,再让张寒去睡村长媳妇,自己可不管张寒能不能睡到村长那个泼辣的媳妇,关键是这下自己寂寞了这么久总算有人滋润了,而且这是三虎自己的主意,自己这要是跟张寒走到一起,不就是奉旨出轨吗……  张寒这时候也傻眼了。

    好家伙,三虎这为了报仇可真是豁的出去,为了给村长戴绿帽子,竟然让自己睡他媳妇,真是闻所未闻!  不过话说回来,翠儿嫂子长得那真叫一个水灵,身材傲人,在村里绝对是数得着的,所以让三虎这么一说,张寒心里也难免有些痒痒。

    一想到翠儿嫂子这么漂亮,却守了好几年空房,张寒说不动心那是假的,只是他心里也有些担忧,试探性的三虎:“三虎哥,这事儿嫂子肯定不能答应啊!”  三虎当即说道:“这有啥!你嫂子也两三年没做过女人了,要说不想那肯定是假的,这事儿只要我去劝她,她肯定会同意!”  说到这里,三虎话锋一转,死死盯着张寒,郑重的说:“不过你必须答应我,睡了你嫂子之后,立刻睡了张德旺的老婆!”村长张德旺的老婆名叫马兰,要论姿色,那也是村里能排进前三的,不过她性格泼辣的很,仗着男人是村长,格外的嚣张跋扈,村里男人见了他都要绕道走,哪个敢打她的主意。

    张寒也很是没底,他虽然对翠儿嫂子颇有好感,也对三虎的提议格外动心,但是要睡了马兰,这任务实在是太艰巨了。

    张寒没底气的说:“三虎哥,马兰性子泼辣,谁看她一眼都要被她追着骂到家门口,我就是有睡她的心,也没睡她的胆啊!”  三虎立刻拍着胸脯说道:“你放心,我观察他们两口子很长时间了,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帮我这个忙?”  张寒连连摇头。

    三虎接着道:“就是因为我发现,马兰那个臭娘们平时看谁都不用正眼瞧人,唯独看你小子的时候,她眼睛里外都透着一股子不同寻常的意味,你没睡过女人你不懂,马兰那娘们对你肯定有意思!”(少儿益智故事)  张寒自嘲的笑道:“我算个球,人家怎么可能对我有意思。

  ”  三虎说:“你是这村里年轻后生里长得最好的,身体也好,马兰比张德旺小了十几岁,张德旺那老驴日的哪能满足得了她?我看咱村也就你有那个本钱喂饱马兰了!”  张寒说:“三虎哥,我惹不起张德旺啊,你看看你,只是跟他有点过节,就被他打坏了身子,我要真把他媳妇睡了,他还不宰了我啊!”  三虎一脸恨恨的说:“兄弟,你放心,你只管睡了马兰,驴日的张德旺有我来对付,我保准他后半辈子只能躺着过!到时候别他没能耐宰了你,就算你当他的面睡马兰,他也只能干看着!”  张寒愣了愣,要说这张德旺确实不是东西,在村子里欺男霸女,干了不少恶事,就连张寒也没少让张德旺欺负,全村人都对他恨之入骨,而且村里人也没什么法律意识,张德旺打坏了三虎的身子,三虎也只能受着,要是他真能找机会反抗张德旺,把他干个半身不遂,不光是给他自己报了仇,也是为村里老少爷们做好事了。

    而且,张寒看出三虎脸上的那股子戾气,连自己老婆都拱手送给自己了,可见他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这让张寒心里也生出一股子血性,如果自己配合三虎,自己睡了村长的媳妇、他再把村长干成残废,那自己不光是得了翠儿嫂子以及马兰那个娘们,还帮村里的老少爷们出了口气,何乐而不为?  想到这里,张寒端起酒杯,一杯烧酒下肚之后,对三虎说道:“三虎哥,既然你愿意替咱村铲除张德旺那个毒瘤,我张寒也不能怂了!这事儿我干了!”  三虎也仰头将杯中酒喝尽,激动道:“张寒兄弟,自从我两个哥哥死后我也没其他兄弟了,以后你就是我亲兄弟!”  随后,三虎红着眼对张寒说:“这几年我活的憋屈,这仇要是再不报,我自杀的心都有了,所以我一定要让张德旺付出代价!好兄弟你记着,我将来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可得帮我照顾好我那个婆娘和二毛,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丧失男性的雄风多年,让三虎心理极其压抑,眼下只盼着能够通过报仇得到释放,所以报仇一事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张寒对他的状态很是理解,郑重点头,说:“三虎哥,你放心,真道那个时候,我一定努力让嫂子和二毛过上好日子。

  ”  一直躲在门外偷听的翠儿实在是按捺不住,一边端着菜走进来,一边装糊涂的问:“你们哥俩这是在说啥呀?什么让我们娘俩过上好日子?”  张寒与三虎二人面面相觑,尤其是张寒,脸蛋涨红不知道怎么回答,总不能跟他说:你老公让我睡了你,以后照顾好你们娘俩吧?  这时候,三虎忽然站起身,破天荒的主动把翠儿手里的菜给接了过来,又扶她在身边坐下,道:“媳妇,跟你商量个事。

  ”  翠儿心头狂跳,却故作诧异的问道:“什么事啊?”  三虎长叹一声,话没出口眼泪却先流了下来,动情地说:“媳妇,我要找那驴日的张德旺报仇,他让我这辈子再也做不成男人,我就让他一辈子躺在床上做不成男人!”  翠儿急忙捂住他的嘴,说:“三虎,你疯了,张德旺哪是咱能惹得起的!”  三虎怒道:“惹不起也要惹,这个仇再不报,我就恨不得去后山找棵树吊死算了!”  说着,三虎又道:“说实话吧,这仇不报我也活不下去了!而且我想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上吊用的绳子我都准备了好几条,这次我是实在忍不下去了,正好,今天张寒兄弟正好救了咱家二毛,他是咱们家的救命恩人,人品没的说,我也能放心把你们娘俩托付给他。

  ”  翠儿眼泪摩挲:“你要是真咽不下这口气那就去找他报仇,万万不能自己寻短见啊!”  三虎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与其窝窝囊囊的死了,不去跟他拼了图个痛快。

  ”  说着,三虎又道:“我跟张寒兄弟说好了,我去报复张德旺,让他帮我睡了马兰那个娘们,给张德旺戴个绿帽子!”  翠儿点点头,长叹一声:“你们兄弟俩商量好了就行。

  ”这时候,三虎又说:“只是张寒兄弟没有信心能睡到马兰,而且他也没睡过女人,不知道该怎么弄,媳妇,你教教我兄弟吧!”  翠儿虽然早就在门外偷听 到了三虎和张寒的对话,但此刻她只能装傻反问道:“三虎,你说,让我怎么教他?你说清楚点。

  ”  三虎结结巴巴的说:“媳妇,今晚你就……让我张寒兄弟做回男人吧!他还没做过男人,这几年我不能满足你,特别觉得对不住你,你就……”  翠儿开口道:“这……这哪行呢!这要是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脊梁骨都会被人戳烂的!”  三虎急忙说道:“这事只有咱们仨知道,外面谁会知道呀?我总不会跟人家说张寒兄弟睡了我媳妇?对吧?媳妇,你就教教张寒兄弟吧!他懂得女人了,才能给我们报仇!”  说着,三虎已经泪流满面,又道:“媳妇,咱们不能再逆来顺受了,张德旺那驴日的把我们害成这样,我们凭什么再忍受他呀!报复他不但报了仇,也算是给咱们灵水村的村民伸张正义了!”  翠花盯着自己的老公,表面上的态度也有些松弛,忍不住问他:“三虎,你真下定决心了吗?”  三虎极其坚决的说道:“没错!我已经下定决心了!你要是还念及咱俩多年的夫妻情分,帮我这一回,报了仇,我圆了这个心思,就踏踏实实赚钱养家,让你跟二毛过上好日子,再也不打你、骂你了!”  说罢,三虎怕翠儿心里还有顾忌,便给她倒满一杯烧酒,说:“媳妇,我知道你是要脸面的人,你什么都不用说,喝了这杯酒,就当是答应了,这杯酒也当是给你壮壮胆!”  翠儿一听这话,确信三虎是完全发自肺腑,于是在他的鼓动下,一咬牙,端起酒杯,将满满一杯子的老烧酒全部灌进了肚子里!  三虎与张寒见翠儿默许了,纷纷松了口气,张寒眼看着面颊红晕、身材姣好的翠儿,小腹一团火腾地升起,他知道,翠儿今晚就是自己的了!  三虎眼看翠儿也有了些醉意,便想着趁热打铁,赶紧对张寒说:“兄弟,架着你嫂子上隔壁柴房,里面有个地下室,铺的全是干净的草垛,你跟你嫂子今晚就睡那儿,随便你们怎么折腾都没有人会听到!”  说完,三虎又嘱咐翠儿:“媳妇,好好教我兄弟!”  翠儿酒劲上头,胆子也大了些,对三虎说:“三虎,你以后可别后悔,再说老娘对不起你,这可是你求老娘的!”  三虎点点头:“媳妇,放心吧!你就好好教我兄弟就行,你也苦了三年了,我知道你不容易……”  张寒见期待已久,梦寐以求的时刻终于要到了,不禁对三虎再度充满了感激,搀扶着翠儿便去了柴房。

    翠儿身体又软又烫,入手的触感和温度让张寒心里更加的迫不及待,而三虎目睹着自己老婆跟张寒去了地下室,这才冲张寒喊道,“兄弟,我给你们把门关好,没事不要上来,等明天我再给你们开门。

  ”  “好,三虎哥,谢谢!”张寒巴不得三虎赶紧关门走人,他已经快受不了了。

    三虎这才哀叹一声,转身关上了门。

    地下室里的张寒听到了三虎锁上门了,忍不住想扑到翠儿的身上,但还是强忍着冲动,结结巴巴的问翠儿:“嫂子,到底怎么做呀?”  三虎不在,翠儿反倒是不紧张了,一看张寒这傻模样,就知道这小子还真是个处男,心下一喜,娇声道:“傻小子,别急,嫂子教你。

  ”  说着,翠儿便主动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那春光也从衣服中显露了出来。

    张寒一见便忍不住扑了上去,翠儿惊叫一声,忙道:“慢点,别这么粗鲁,嗯……不是这样的,你先把自己衣服脱了呀!你不脱衣服怎么弄呀!”  张寒这才稀里糊涂的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身下强烈的反应把翠儿吓了一跳,心里更是一片荡漾,空落了好几年,老天爷补偿给自己这么一个宝贝,真是值了……  翠儿一边脱去自己下半身的衣裤,一边对张寒说道:“傻小子,嫂子这是头一回被你三虎哥以外的男人看,嫂子虽然不是黄花闺女给你,可也是正经女人,身子干干净净的,你得了嫂子以后要好好珍惜嫂子,不要有了媳妇就把嫂子给忘了,你能做到吗?”  “嫂子,我知道,你放心吧!不管什么时候,我绝对不会把你忘了的!”  翠儿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此时自己那儿早就反应强烈,做好了迎接张寒的准备,于是便红着脸对张寒说:“来,到嫂子上面……”听闻翠儿这么一说,心急的张寒立刻扑了上去。

    嫂子有命,他岂敢不从?更何况,嫂子让自己到她上面去,这句话简直让张寒酥到了骨头里。

    翠儿这几年过的清苦,守着一个没用的男人,终于有机会释放数年的压抑,而且又是与年轻俊朗的张寒,心里也早已经迫不及待,只盼着张寒能早些将自己从压抑中重新唤醒。

    张寒从未想过做男人会舒服到骨子里,他一个晚上几乎没有歇着,与翠儿这位空虚许久的少妇缠绵整整一夜,直到凌晨四五点才偃旗息鼓。

    翠儿长时间的压抑,猛然被张寒点燃,火苗烧得很旺盛,几个回合根本熄灭不了,原本她还以为张寒很难一次满足自己,但没想到的是,张寒竟然给自己带来了一个天大的惊喜!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我们互相对视着,看到的是对方眼神的炙热与迷乱。

  我越开越 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已经迷失在林荫的热情中。

  同一时间,我和她同时身子一颤, 我感觉到她抓着我的手猛地 用力

  [这一刻我似乎已经感觉林荫那里的炙热,我觉得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我们互相对视着,看到的是对方眼神的炙热与迷乱。

  我越开越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已经迷失在林荫的火热中,下一刻,我感觉到了她真正的火热,同一时间,我和她同时身子一颤,我感觉到她抓着我的手猛地用力。

  ]她已经做好了准备,那么我呢?我不敢想象自己真的就要得到她了,我真该这样做吗?这一刻,我怎么可能想这么多,我发现我竟然有了迫不及待的感觉。

  然而……叮铃铃!突然一阵铃声响起,我浑身一个激灵,猛地清醒过来,同时我也发现林荫脸色一腾地一下红了!我急忙起身抱着她,将她放在一旁,然后慌张的近乎是逃跑一样的跑到了餐桌那边,我的手机还在一阵阵叫唤,我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该恼怒还是庆幸。

  如果我现在照镜子,一定会看到自己纠结的表情。

  拿起电话一看,我彻底冷静了,电话是 徐姐打来的,她是我的部门主管,这批产品出厂后不断出事,这次终于确定没问题了,已经出售一批了,怎么她还要这么晚打电话呢?突然我想起林荫用那我带回来的产品卡住的事情,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接起电话后徐姐的吼声传来:“快给我滚过来!这就是你们保证不会有问题的吗?你知道出什么事了吗?快给我来公司!”我急忙点头说没问题,我这就去,虽然已经晚上九点多,可是我没什么理由不去,显然,出事了。

  我回头看向林荫,她的脸色还红红的,原本在看着我,见我转头看她,她立刻扭过头去,那娇羞的模样惹人疼惜。

  我说林荫你洗个澡就早点睡,我要去公司一趟,林荫点点头要我路上小心。

  我回房间换了身衣服,拿上手机钱包就出门了。

  路上,我想到刚刚和林荫那一段时间的迷乱,心还砰砰砰直跳。

  任何一个男人在那一瞬间,都会控制不住,更何况我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甩甩头,我不在想那么多(俩性故事),将思绪转回手头,徐姐这么生气,那么事情不会小了。

  果然,当我到了公司,我们 研发部的人都在,而主管 徐敏却不在,同事跟我说徐敏被黄 云翔叫道经理室了。

  我听着同事们的交谈也明白出事了,新产品被投诉了,而且还不是少数投诉,这就完全是我们研发部的责任了,想来早就对徐敏有意思却被徐敏一再拒绝的经理黄云翔,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没等多久,我就看到徐敏冷着脸回到了办公区,我们一群人都站了起来。

  徐敏开口说道:“接下来一个月,我会暂时去 销售部,研发部有事情给我发邮件。

  ”说完,徐敏看向我,说道:“李成阳,这一个月你跟我一起去销售部,暂时做销售工作。

  ”“什么?”我一下愣住了,有点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刘敏是个大美人,听说已经四十岁了,可是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皱纹,反而将她的青涩抹掉,剩下了一身的成熟风韵。

  只是她平日都是一副冷脸,生人勿进的模样让她在公司没有什么朋友,一些想要追求她的男人也被她毫不知委婉的当面拒绝,经理黄云翔就是其中之一。

  我不知道为什么徐敏要去销售部,更不明白为什么我也要跟着去,她离开时我就跟了出去。

  徐敏显然看出了我的疑惑,就出奇的解释了一下,大体情况就是这次她怀疑不是产品的问题,而是黄云翔对她的刁难,就是想把她挤走。

  毕竟,产品出问题,那么研发部难辞其咎,如果上报到了总公司那边,她多半是要走了,但她不甘心,所以就想去做一个月销售,想跟踪这些消费者的使用态度,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堪。

  我十分理解徐敏的心里,可是,为什么我也要去呢?我问出自己的疑惑,徐敏道:“我一个女人怎么拉下脸卖这东西,当然你卖,我跟着你,还有,给你一天假期处理私事,后天去销售部报道,这一个月不准请假。

  ”我就感觉心里一阵无奈,可是再想说话,徐敏已经走进停车场,我追上去,就只看到她的马六车尾灯。

  独自走在街道上我觉得自己的前途堪忧,不过我倒是觉得徐敏或许是想多了,毕竟,林荫用了那个振动棒就卡住了,说不定真的是产品有问题。

  回到家里看到林荫的房间灯已经关了,我疲惫的洗了澡就早早睡下。

  翌日,我破天荒的睡到了八点半,想着林荫和莹莹应该早就上学走了,我起床就穿着内裤走出房间了。

  可是当我来到客厅,我一下愣住了,就见莹莹竟然穿着睡裙在打扫卫生!“成阳哥你醒了,我去给你端早餐!”莹莹朝我嫣然一笑,扭着纤腰就走进了厨房。

  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急忙回到房间将睡衣穿上,在走出来,就看到餐桌上摆着两个白白胖胖的大包子,还有一碗绿豆粥,以及两样小咸菜。

  我想到昨晚的事情,尴尬的笑了一下就去洗漱了,出来坐在餐桌旁,莹莹也走了过来,她帮我拿了碗筷,然后坐在我身边的椅子上,笑靥如花的看着我。

  被她这样看着我多少有点不自在,看了一眼没见到林荫,就问她怎么没去学校。

  莹莹说她上午没课,就留下帮我打扫房间了,说今晚林荫还会过来睡。

  她还穿着睡裙,我不经意间看到了她胸前白花花的一片,顿时再次想到昨晚我抱着她,她那副诱人的模样了,下面不知不觉就支起了帐篷。

  莹莹仿若未觉,为我将绿豆粥端到面前,然后将上半身都凑过来,说道:“绿豆粥可以去火,成阳哥好像火气很大呀!”我被她调笑本来也没什么,可是我突然感觉什么东西被握住了!林荫和我聊了两句就回房间了,我想要让她帮我关门都没来得及。

  不过此刻我也没有别的时间了,整个脑子都在享受被窝里那只妖精的伺候。

  这种感觉多长时间没经历过了,我都忘了,以前和妻子也没时长这么玩,没想到今天莹莹会带给我这个惊喜。

  我脑袋在外面,手则是在里面摸到了莹莹的胸,我感觉到莹莹只是稍微顿了一下就再次开始了,她的手法很生疏,牙齿偶尔会碰到我,每次都会疼一下,可是我却一点没觉得不舒服。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dy/1314520&bVDi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