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我半推半就跟妹夫上床激战一夜妹夫一夜激战



“我操, 赵燕,你快放开。

  ”这赵燕是真使上劲了, 刘小贺疼的汗都冒出来了。

  刘小贺被赵燕咬 出了真火,掰着赵燕的膀子就把他推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了她身后的车厢板上。

  “你他娘的疯了,这么使劲咬我。

  ”刘小贺撩开衣服一看,胸口被咬出了一个深深的牙龈,血都渗出来了。

  “谁让你占我便宜了?”赵燕虽然撞了一下,但根本就没怎么疼,气呼呼的看着刘小贺 说道

  “你……”刘小贺还想说啥但看到赵燕的胸口眼珠子顿时就直了,刚才他俩撕把那阵赵燕衬衫的扣子扯开了,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小背心。

  小背心好像裹不住赵燕那十分良好的发育,被撑的紧紧的,看上去特别的诱人。

  被刘小贺盯着赵燕顿时就感觉出不对,低头一看自己的衣服开了好大一块,急忙把扣子扣上,朝刘小贺呸了一口。

  “刘小贺你乱看啥,个臭流氓,你等着,等忙完我弟 的事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赵燕脸上绯红了一片,拿眼睛使劲的瞪刘小贺。

  估计她是怕衣服扣子再被刘小贺给弄开,要不肯定还得给刘小贺来一口。

  把目光恋恋不舍的从赵燕胸口移走,也感觉胸口不那么疼了,刘小贺嘿嘿一笑:“我哪流氓了,你要不咬我你那衣服能扯开?这事可赖不了我,是你自找的。

  ”赵燕哼了一声也不说话了,两个人一路都保持了沉默。

  快到地方的时候赵燕把赵 傻子给叫了起来,赵傻子一百个不愿意,脸都耷拉的老长。

  “哟,这不是燕子吗?这才几天没见,好像又漂亮了。

  ”刘小贺刚下车就见一个二十四五岁 的人朝赵燕走来,上前就要抓她的手。

  赵燕往旁边一闪躲过那人,也不搭理他,回身对一块来的人说了句进屋就带着赵傻子朝屋里走去。

  见赵燕这样那小子脸上有点挂不住了,阴着脸也跟着进了屋子。

  刘小贺在一边看着心里有点不舒服,心说这小子他妈谁呀,一上来就想对赵燕动手动脚。

  大伙都跟着进了屋子,新娘穿着印着喜字的红衣服坐在床边。

  一见到赵傻子就低下了头,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她不想见到赵傻子。

  而刚才那个小子就站在新娘身边,同来的人告诉刘小贺说那小子是新娘的哥,叫 郑凡,是个混子。

  他妹妹本来是不愿意嫁给赵傻子的,就是被他给逼的。

  新娘叫郑秀,长的不算漂亮但也绝不难看,一看就是那种比较老实的人,从刘小贺他们进屋以后她一句话的都没说。

  接新娘的时候是要吃半生不熟的饺子的,然后有人会问新郎饺子生不生,新郎说生,意思是早点生孩子。

  可赵傻子缺心眼,吃完饺子人家问他生不生他说不生,把赵燕和新娘家那边的人气的够呛,赵燕直掐他,差点把赵傻子给掐哭了。

  后来赵燕又哄了一会才把他给哄好,骗了半天傻子才说了个生字,大伙都长出口气。

  随后就是要新郎抱着新娘上车,但这次赵傻子怕赵燕掐他,十分听说,一把抱起新娘子就往外走,走到拖拉机跟前连车厢板都没用打开,直接把新娘给扔进了车斗里,差点没把新娘给摔背气儿了。

  大伙也都纷纷往车斗里爬,刘小贺本来不想跟赵燕坐一个车的,但看到郑凡爬上了赵燕那辆车刘小贺也鬼使神差的上了那辆。

  回去车上的人都挤满了,娘家客人跟过来不少,要不是娘家这边也准备了一个拖拉机人都坐不下了。

  赵燕跟赵傻子一块,郑凡就在她旁边,直往赵燕身上蹭,把刘小贺看得心里升火。

  “娘的,老子还没蹭着呢这狗日的就开始蹭,不行,不能让他占了赵燕的便宜。

  ”刘小贺挤到赵燕跟前,往她和郑凡中间一坐,赵燕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而郑凡就十分的不高兴了。

  “我说你非坐这干啥,那边不能坐呀?”本来郑凡想趁着人挤占赵燕点便宜,没想到刘小贺中间插了一杠子。

  “哦,那边坐着太颠,这里好点。

  ”刘小贺随意说道,虽然说这郑凡是个混子,不过他刘小贺也不是熊包,上学的时候也是有一号的人物,他是不怕这个郑凡。

  “小崽子,有点眼力见,别哪天缺条胳膊少条腿了才知道后悔。

  ”郑凡也不傻,当然看出来刘小贺是故意想坏他的好事,所以说话也不客气。

  “少他妈吹牛逼了,谁缺还不一定呢。

  ”刘小贺可不惯着他,他又不是吓大的。

  郑凡在这一片还是有些名气的,没几个敢跟他这么说话的。

  今天被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屁孩给卷了面子,郑凡哪能不怒。

  “妈了个逼的小B崽子,敢他妈这么跟我说话,今天我弄死你。

  ”郑凡抬手就要打,不过被旁边的人也拦住了。

  “操你吗的小B崽子,今个是我妹子大喜的日子,我他妈就放过你,过了今天你别让老子再看到你,非弄残废你不可。

  ”这些没营养的话刘小贺听说不少,只轻轻的说了三个字,“我等着。

  ”郑凡被他们家人给拉到了另一辆车上,赵燕用胳膊捅了一下刘小贺,小声说:“你还有点爷们样,今天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刘小贺一撇嘴,“我还有更爷们的地方呢,改天让你看看。

  ”婚礼十分热闹,菜肴也十分丰盛,刘小贺吃完了就回了草棚子。

  起的太早,得补一觉。

   西瓜基本上都已经熟了,地里也没啥活可干,刘小贺一觉睡到太阳快落山才被刘根生叫起来让吃饭。

  “小贺,你看我抓着啥了?”刚进村里刘小贺就看到赵傻子拎着个破桶往村里走,一看到刘小贺就喊。

  桶里的水装的挺满,直往出漾水。

  “我说铁柱啊,你今个结婚不在家里陪着新娘子还去捞鱼呀?”刘小贺不由得也有些同情那个郑秀了,嫁谁不好,偏嫁个傻子,你说这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呀。

  赵傻子不接刘小贺的话茬,提着破桶往刘小贺跟前凑,“小贺,你看这是啥?”刘小贺往桶里一看就乐了,原来赵傻子抓了个王八,那王八看上去有一斤多重,在水桶里脖子一缩一缩的。

  “铁柱,你看着王八的脑袋像你裤裆里那玩意不?”刘小贺哈哈大笑,指着水桶里的王八问赵傻子。

  “嗯?你别说,还真像我裤裆里玩意,小贺你可真厉害,你咋知道我那玩意和它长的像呢?”刘小贺笑的腰都弯了,拍了拍赵铁柱的肩膀。

  “行了铁柱,你赶紧回家让你娘把这王八给你炖了,吃完了晚上有大用。

  ”“晚上能有啥用?”赵傻子不是很明白刘小贺的意思,追着刘小贺问到底有啥用。

  刘小贺也不跟他解释,只说他吃完就知道了。

  回到草棚天都已经黑了,刘小贺把油灯点上随手拿起羊皮册子又翻了两遍,还是跟以前一样毫无所获。

  躺在床上刘小贺倍感无聊,忽然想起今天早上的事,刘小贺不由得乐了(夫妇交换性经过实录)。

  “这赵燕的也不小,摸着肯定舒服。

  ”想到早上在赵燕身上看到的风景刘小贺下面顿时就有了反应,反正这里也没人,刘小贺干脆把身上脱的精光透透气。

  “刘小贺。

  ”一个声音传到了刘小贺的耳朵里,随后一个影子就从门口钻了进来。

  刘小贺还没看清是谁就听“呀”的一声,随后进来的人就跑到了门口,尖声说道:“刘小贺你咋衣服都不穿呢,可真是个流氓。

  ”刘小贺也听出来这声音是谁了,是赵燕,没想到她这个时候能来。

  刘小贺一边穿着裤子一边说道:“你走路也不出个声音,谁知道你来呀。

  再说是你看我,还说我是流氓,你讲理不讲?”穿完衣服刘小贺出了草棚子,见赵燕站在门边上捂着脸,还在那害羞呢。

  “行了,我衣服都穿好了,你就别捂着了,你干啥来了?”听到刘小贺就在自己身边说话赵燕慢慢的把手拿开,看刘小贺已经穿上了衣服不禁心里一松。

  “我弟媳妇娘家人今天不走,我来买两个西瓜。

  ”随即赵燕好像又想到了刚才的情景,脸上顿时就红了一片,要不是天黑刘小贺看不着肯定得把她给羞死。

  “你这人咋就不知道个羞耻呢,衣服都不穿,我都替你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赵燕是生气还是害羞的厉害,说话都有些喘。

  “我说赵燕,这可是在我家,我穿不穿衣服关你啥事?再说了是你看我又不是我看你,我吃了这么大亏都没说啥你还有啥可说的?”现在刘小贺对赵燕已经没那么惧怕了,早上的事让他胆气大了不少。

  赵燕知道自己说不过他也就不说了,拍了一下刘小贺,“去,到地里给我挑两个好点的西瓜,家里人还等着吃呢。

  ”见赵燕饶开了话题刘小贺嘿嘿一笑,也就不说了。

  从赵燕手里拿过手电筒就进了地里,没多大会就捧着两个又圆又大的西瓜走了回来。

  “拿回去吃吧,不要你钱,啥时候你想吃了就啥时候来拿,全都免费。

  ”刘小贺把西瓜放在赵燕脚下,豪爽的说。

  “没发现,你这人还挺敞亮呢。

  ”两个西瓜太大,赵燕一次拿不起来。

  刘小贺从地上一下捧到怀里,说:“要不我给你送家去吧,这两个西瓜太大,你拿不动。

  ”赵燕轻轻点了点头,刘小贺屁颠屁颠的把西瓜给送到赵燕他家。

  刘秀的家人和赵大发家里人都坐在院子里唠嗑呢,郑凡见赵燕和刘小贺一块回来的脸上就有点不高兴。

  “哟,小贺呀,还把西瓜给送来了,快坐会歇歇,先抽根烟。

  ”赵大发笑着给刘小贺递了根烟,刘小贺伸手接过来自己点着,随后说道:“不坐了叔,你们唠吧,我还得回去看地呢。

  ”说完朝赵燕家人点了点头,看到郑凡的时候刘小贺眉头皱了一下,不过没说什么,转身就出了赵燕家。

  “娘的,那个姓郑的他妈老是跟我拧着,改天逮到机会非抽他龟儿子不可。

  ”刘小贺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恨恨的想到。

  刘小贺不知道的是,他没抽成郑凡,反倒让郑凡把他给抽的够呛。

  ……“小王八羔子,都几点了还睡,赶紧回家吃饭去。

  ”第二天一早,刘小贺听着刘根生的骂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擦了一把嘴角的口水。

  “才几点呀爹,你咋来这么早?”“早个屁,太阳都晒屁股蛋子了,快起来吧,今天乡里有人来拉西瓜,我在地里看着就中,你今个可以玩一天。

  ”一听这话刘小贺骨碌一下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整天在这草棚里待着身上都要长毛了,可算是能玩一天了,刘小贺高兴的不行。

  “今天要去乡里耍耍。

  ”刘小贺心里 想着,走路都有劲,没一会就走到了村里。

  一进村刘小贺就看到赵傻子被几个围着,笑嘻嘻的问他昨晚咋样。

  赵傻子手里拎着个破桶,想走但被那几个人拉着走不了,一脸的不耐烦。

  “啥咋样,反正我搂着我媳妇睡了,过一阵子她就给俺生娃。

  ”“那你弄没弄你媳妇?”问这话的是金龙,三十七八岁了还打着光棍,其他的几个人只是在一边笑,就他一脸猥琐的追着赵傻子问。

  “弄我媳妇?为啥要弄她呀?我才不弄呢,要弄你去弄。

  ”赵傻子闷声闷气的说道,金龙一听这话更乐了,哈哈大笑:“那行,今晚我去你家弄你媳妇,到时候你可别不让。

  ” 夜晚,大山村里寂静无声,张晨从王伯家出医回来,嘴里哼着点小曲。

  夜风习习,吹拂过乡野田地,发出一阵沙沙声响。

  与此同时,村头一处人家院内升腾起的一阵袅袅雾气吸引了张晨的眼光。

  这户人家张晨知道,是村里美人 牛姐家的。

  这么晚了,牛姐家怎么还有雾气升腾?一瞬间,张晨就想起了令他期待的东西,来了兴趣,嘴里嘿嘿一笑,蹑手蹑脚的走近牛姐家。

  离得近了,果然听见一阵稀里哗啦的水声,张晨咽了一口唾沫,只觉得口干舌燥,他知道村里比较穷,没几家用上浴室的,一般的 女人都是在院内接根水管洗澡,没想到牛姐也是一样。

  不过一般女人在洗澡的时候院门都是锁着的,有些时候张晨遇到也没法一窥全貌,只能在外面听声音幻想其中的美妙景色。

  今天也是如此,他悄悄走到门前,把耳朵靠在门上偷听。

  哪不知,他一用力,院门居然被推动了。

  哎哟妈呀,牛姐居然没有锁门!顿时,张晨全身都激动起来,想着或许是晚了,牛姐也没想到这个点还有人,就忘记把门锁掩起来。

  张晨那个兴奋啊,悄悄的推开一丝门缝,就往里面偷瞄。

  但因为太过于得意忘形,张晨有些忘乎所以,一丝门缝看不清楚,就下意识一用力,“咯吱”一声,门就被他推开了。

  “啊,什么人!”牛姐全身一颤,尖叫一声,就朝着门口看来。

  他不由自主的跟牛姐的视线撞在了一起,心里那个慌啊,只能撒腿就跑!这时候牛姐也反应过来遇到什么了,尖叫一声:“啊,来人啊,有人偷看我洗澡啊!”永远别低估女人的声音,这一声尖锐几乎传遍了整个山村。

  顿时,不少睡下的村民被惊醒,听见有淫贼,就提着各种锄头榔头出来打算抓色狼。

  张晨看着村里的动静,心砰砰直跳,还好这时候他跑出了一段距离,看见别的村民,急中生智的把自己装作是其中一员,口里喊着抓色狼,其实悄悄的往自己家里挪。

  这黑灯瞎火的,色狼自然没有抓到,张晨听见外面的声音逐渐小了下来才算安稳了一些。

  第二天一早,张晨还没睡饱就听见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妈的,谁这么早吵人清梦。

  ”张晨抱怨了一句,但怕或许是谁找他有急事,就把门打开了。

  结果一开门,他就看见牛姐站在自家门口!今天牛姐打扮的十分漂亮,上面是一件洗的干干净净的花布衣,下面却是一条短裙配着黑丝,这要是在城里人看来绝对是不伦不类的,但张晨却觉得牛姐无比吸引人。

  虽然如此,可他没忘记昨天发生的事情,有些隐隐不安,心里想着不会是牛姐昨天真认出 是他了,所以这时候上门来找麻烦了吧?想到这里,张晨有些心虚,就忐忑的问道:“这不是牛姐吗,这么早来干什么?”结果,牛姐站在门口,如水做的脸上却是一红,有些难以启齿的看着张晨道:“张晨,不好意思这么早来打扰你,我能不能进去说?”张晨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因为昨天的事情来找他麻烦,不然他岂不是溴大了,不过同时他心里产生了一股好奇,这牛姐这么早来找他干什么?“进来吧。

  ”张晨想着,就让开道给牛姐进来。

  结果牛姐进来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坐在位上,过了半天才道:“张晨,是这样的,我生了点病,想找你看看。

  ”张晨一下子就放心了,原来是来找他看病的。

  大山村之前的村医本来是他师父,不过不久前,他师父死了,所以他继承了师父的位置,成了大山村新的村医。

  一想到牛姐是病人,张晨就恢复了正常,问道:“那你啥病了,说来听听,我帮你看看。

  ”牛姐似乎难以启齿,犹豫了半天才说道:“就是昨天晚上我洗完澡,或许是染了点风寒,今天早上胸口就疼了起来。

  ”张晨一愣,胸口疼?所以他好奇问了一句:“怎么个疼法,说具体点,哪里疼。

  ”结果这句话一出,牛姐闹了个大红脸,最后想着张晨是医生,才指着胸说道:“左边疼,今天早上起来,一压到就很疼。

  ”牛姐见张晨表情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有些不安的问道:“张晨,不会是什么严重的病吧?你一定要帮我治治!”牛姐将衣领子往下拉了拉,朝张晨抛了个媚眼,“要是能治好,少不了你的好处。

  ”张晨看得眼睛都直了,不过,他到也没有忘记给牛姐 治病,见牛姐躺好,就开始了。

  “张晨,是什么病,你确认了吗?”其实这时候,张晨已经判断出来,牛姐就是那里先受了热,比较鼓胀,后来却遇冷迅速收缩,加上情绪紧张毛孔紧缩导致的拉伤。

  这不算什么大病,就算不找医生不过多久就会恢复。

  “张晨,你老实跟我说,不是什么大病吧?”牛姐(妈妈啊啊啊啊)此时脸色潮红。

  “我检查出来了,能治好,但是治疗过程……”张晨有些难为情。

  牛姐不懂,这时候也没那么害羞,就说道:“没问题,张晨你按按。

  ”事后,牛姐道:“张晨,你不会是借着治病占我便宜吧?”张晨没想到牛姐这么勾人,这时候情绪激动,下意识就点了点头。

  结果牛姐来了脾气:“张晨,你也太坏了,果然是在占我便宜。

  ”张晨吃痛,见心思被牛姐猜透,有些心虚,不过他抬起头,却发现牛姐脸色娇红的勾人模样,一副调笑神色。

  他知道是被牛姐调戏了,想他一个男人,居然被女人调戏,顿时就羞红了脸。

  不过这时候,牛姐突然凑到他耳边吹了一口热乎乎的气道:“你这个坏小子,我先走了,下个疗程再来。

  ”看牛姐走远,张晨脑子还有些乱七八糟,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就这样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张晨的肚子也“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本来昨天去王伯家治病就消耗了不少精神,后来偷看牛姐洗澡被发现更是惊险,这都是消耗身体的事情,再加上今天早上什么也没有吃,张晨感觉现在饿得发慌。

  所以他就赶紧出门,打算去嫂嫂 王翠兰家蹭一顿饭。

  嫂嫂王翠兰是他 表哥 张大胜的媳妇,严格来说算不得多近的亲戚,但两家关系不错,自从张晨父母出村再也没有回来后,除了他师父,就张大胜一家对他最好了,平日里他经常去蹭饭,所以没啥不好意思的。

  不过自从去年表哥张大胜也出村打工没有回来,张晨就很少去了,要不是今天实在饿,又不想做饭,他也不好意思去一个人去见王翠兰。

  主要是王翠兰也是村里的美人,身材比牛姐也不差。

  两家离得不远,张晨一会儿就走到了,因为熟络的关系,他进去前也没敲门,就这么直愣愣的走进了院子。

  但没想到,刚刚进来,他就听见一阵声音。

  难道村里的谣言都是真的,王翠兰真的趁着表哥张大胜不在家就偷人?想到这里,还有一丝气愤,表哥辛苦在外面打工挣钱养家,结果王翠兰却背着表哥偷汉子,真是红颜祸水,可耻!这么想着,张晨就想进屋捉奸,不过才等他进去,他就看见让他呼吸急促的一幕。

  只见一个女人躺在床上,不断的扭动着身子,这女人除了王翠兰还会有谁?王翠兰一下子站了起来,有些尴尬的问道:“张晨,你咋来了?”这时候张晨显得也有些心虚,就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就是来吃顿饭。

  ”不过好歹是有过经历的女人,再加上张晨也不算什么外人,王翠兰羞涩了一会儿,就赶紧回到屋子里。

  她出来后白了张晨一眼,有些不满的说道:“来也不说一声,害嫂嫂出丑。

  ”王翠兰脸蛋一红,上来就给了张晨一下:“你个小坏蛋,就不学好。

  ”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dy/1314520&b9YsE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