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流水的文字:将柔嫩的子宫撞开宫口



网传 凤姐夫照片 节目现场凤姐与 凤姐夫激情互动  现在的年轻人为了出名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

  稍好点的去参加各类选秀节目,过激点的有自己炮制艳照门的,还有一些靠雷人雷语来吸引眼球的。

  最近网络最火的当属自我感觉超好,非 奥巴马不嫁的凤姐了。

  不过600年一遇的凤姐近日找到凤姐夫了!这两天, 网友激动得奔走相告,而且还有图有真相!这位能让凤姐心甘情愿放弃清华北大男的奇 男子究竟是谁?现在,答案似乎已经揭晓:浙江某大学一位据传是校草级的帅哥。

  凤姐夫横空出世 凤姐不嫁奥巴马了(3/3)  网帖揭发:凤姐上电视找着对象了  凤姐原名 罗玉凤,1985年8月9日出生,重庆綦江赶水镇人,身高1.46米,大专学历,在上海家乐福超市工作,月收入千余元。

  身高1.46米的她,自称9岁博览群书,20岁达到顶峰,前后300年无人超越。

  誓嫁清华北大硕士男的高标准征婚条件、层出不穷的各种雷言囧语,让凤姐一炮而红。

    3月10日,天涯网友天ANG涯的男人在天涯八卦板块发帖称:罗玉凤3月9日做节目附带新男友!真帅气!  该网友称,凤姐参加了一档名为《越跳越美丽》电视节目的录制,节目中和另一位 男生互动得相当热情。

  从网上曝光的 图片来看,这位男生长相(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英俊,眼睛大大轮廓分明,参加节目时的姓名牌上写着犀利哥。

  图片上的凤姐依然身着标志性的红上衣,和该男子眉目传情,凤姐有亲他手的动作,该男子也以热烈的拥抱回应。

  凤姐夫横空出世 凤姐不嫁奥巴马了(3/3)  一名自称了解情况的网友如此描述现场:凤姐当众对身旁男子示爱,表示此人和奥巴马均属理想型。

  凤姐表示,此男很帅,符合她的审美观,只是年纪尚小,不过凤姐也毫不吝啬对他的爱意,当众赐吻一个,该男子幸福与凤姐拥抱!  有图有真相,此事在网上的爆炸效果,可想而知。

  网友们的第一反应就像听到国足克韩一般,谁能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  网友热议:姐夫想出名想疯了吧  和凤姐的合影刚被贴出,这个男生就得了个凤姐夫的称号。

  网友天ANG涯的男人称,据了解,凤姐夫乃浙江某大学校草,双语播音专业。

  图片显示,凤姐夫的确长得符合校草的标准:高挺的鼻梁,硬朗的线条,清澈的眼神,令女网友们赞叹不已:校草戴围巾那张很像黄晓明呀。

  哎呀,这个侧面活脱脱一个吴尊嘛!小志,比小志还帅。

  凤姐夫横空出世 凤姐不嫁奥巴马了(3/3)  正是因为凤姐夫长得帅,才让网友觉得无比震惊、饱受重创,网友微酸女郎在天涯回帖说道:我嫉妒,我疯狂地嫉妒,嗷嗷嗷……杯具了,原来这样真能钓到帅哥啊。

  我们都看错了凤姐,她才是聪明人啊。

    帅哥VS凤姐,见惯了世面的网友当然不会把事情想得太简单。

  网友陆沂祈痛心疾首地说:捶地、吐血、崩溃,姐夫你真那么想红吗?而helinj则说得更加直白:想红的手段和底线在哪里?更有网友联想更加大胆:凤姐是不是进娱乐圈啦,被某公司签下啦?带同公司的姐夫蹿红是吧?还有网友觉得电视台跟风网络实在厉害:现在都流行把网络红人请上电视么?不过也不用安排一个男朋友这么狗血吧?总之,凤姐、凤姐夫、电视台,谁都逃不过网友的炒作说。

  凤姐夫横空出世 凤姐不嫁奥巴马了(3/3)  浙江卫视:罗玉凤是我们请的观众  根据网友提供的线索,凤姐参加的这档节目是浙江卫视的《越跳越美丽》。

  记者联系到了这档节目的制片人陶燕。

  她在电话里说,自己的节目的确是邀请了罗玉凤参加。

  罗玉凤不是我们节目的主角。

  我们的节目里会安排101个观众来评价美女,罗玉凤和她身边的那个男孩都是节目邀请来的观众,负责向美女提问和作出评判。

  这个男孩子很可爱,跟罗玉凤很好沟通,算是比较投缘。

  他自己给自己取的网名就叫‘犀利哥&quo;,所以姓名牌子上写的其实是他的网名。

  至于节目是否有炒作这个男孩的嫌疑,她回应说:网络上的是非都是各自有说法的,我们把观众邀请到现场,他们彼此之间怎么互动,那是他们的事情,我们没有办法安排。

  凤姐夫横空出世 凤姐不嫁奥巴马了(3/3) 初秋正午,烈日炎炎,一辆开往乡村的大巴,缓缓停靠在站台。

  张小强提着行李下车,抹了抹额上的汗珠。

  “大学四年,这次毕业回家,可老家还是一个样,啥变化没有!”张小强打量四周,处处仍是成片成片的 苞米地,绿汪汪的,还不时有叽喳鸟语传来,跟他当初去省会读大学时一个模样。

  “这次回来,我一定可以一展所长,用我在大学里所学的知识,改变家乡。

  ”张小强暗自下定决心,向家里迈去,还没迈出几步,就有个声音从苞米地里忽然传来。

  “呀……你温柔点,这么猴急干嘛!”这语声怎么这么熟悉呢!张小强思虑了一会儿,跨着步子走入了苞米地。

  如今正值苞米成熟的时节,枝叶繁茂,苞米叶子刮得张小强手臂微疼。

  张小强走到了苞米地深处,眼前出现一幕快要让他喷鼻血的画面。

  前方不远处,有座棚子,里间铺了张草席。

  有一男一女,正相拥在一块,男上女下。

  男的是个秃子,张小强一瞄就认出来了,他是村里的 支书 陆启亮

  下面那女人,衣服被脱的只穿戴个花蕾胸罩,露出大片的娇嫩皮肤,就像快要长大的苞米似的,张小强猜测用手都能掐出水来。

  “这不是村里的 李姨吗,她怎么跟支书还有一腿?”张小强有些诧异,但没有多想,鼓着眼睛看起来。

  “啊……你能轻点吗,把我压的身子难受……啊……”李姨面带春潮,胸前的硕大在张小强眼前波动。

  “行行行,我轻点,可你个浪蹄子别叫那么大声,行吗,被别人听到,我支书的名声就败坏了!”陆启亮说着话,同时搂着李姨的腰肢,上下运动着。

  “切……你陆启亮还有名声吗?咱村里的寡妇,十个都被你睡了九个,剩下一个也是老到你都不愿意睡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连张家那小寡妇也被你盯上了吧,还想脚踏两只船,啊……轻点……”李姨满脸鄙夷,接着又闭上眼睛舒爽的叫起来,一脸享受。

  这刺激的一幕看得张小强眼睛瞪圆,差点流下口水来,视线一会落在李姨的 饱满上,一会又瞟在她丰腴的屁股上。

  尽管李姨年纪有四十了,可身材却保养的不错,白白嫩嫩的,大屁股,充满弹性,特别是那一对饱满,张小强估摸着自己都难以掌握。

  正当张小强目不转睛看着的时候,一只牛虻爬上了张小强的手臂,在上面猛地吸了一大口血。

  “疼死我了!”张小强吃痛,顺手“啪”的一声,一巴掌把那牛虻拍死。

  “等等,有动静!”李姨眼睛猛然睁开来。

  “这苞米地里哪会有动静!瞎扯!”陆启亮根本不信,仍旧在李姨身上运动着。

  “老娘骗你干什么!”李姨循声望去,立刻发现藏在不远处偷看的张小强。

  她怔了怔,马上叫道:“那不是张老汉的儿子张小强吗?他不是在省会读大学吗!”“真有人!”一听说有人,陆启亮随即爬起来,迅速穿好衣服,把腰带系好,往张小强这边走过来。

  “张小强,你怎么在这!”陆启亮面带怒意看着李小强。

  张小强本想撒腿就跑,但想想是陆启亮在这和李姨在这偷情,他张小强怕什么?“咋滴,我不能在这啊!”张小强道:“真是难以置信啊,支书竟然和李姨有一腿!这事要是传出去,嘿嘿!”“张小强,你 小子敢威胁我?”陆启亮听罢,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张小强心里有几分心虚,这陆启亮怎么说也是支书,干部一名,真要惹火他,张家以后在村里可能就不好过了。

  但张小强怎么说也是大学生,有知识,晓法律,谅陆启亮也不敢把他怎样,便道:“就是威胁你,你能怎么样?”“小兔崽子,小时候看到我都躲得远远的,现在长大了,读大学了,胆子肥了啊!连老子都敢威胁!”陆启亮撸起袖子,准备教育教育张小强。

  “我说支书,你为什么跟个小伙子计较!”此时,李姨也穿好衣服走了过来。

  她穿着一件白色低领T恤,走过来时胸前硕大不停颤动着,暴露出大半边雪白。

  “这事我来处理,你先走吧。

  ”李姨拍着陆启亮肩膀。

  陆启亮 看了看张小强,又看了看李姨,重重“哼”一声,愤愤离开了。

  “我说你这张家小子还真厉害,一回来,就敢当面威胁支书!”李姨向前走几步,到了张小强跟前。

  这个位置,张小强正好可以看到李姨的硕大饱满,中间的沟壑看得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有种想在掌中把玩一番的冲动。

  看到张小强的神情,兰嫂妩媚一笑,猛地抓起张小强的大手,往着她自己的胸脯上按去。

  柔软!滑腻!这手感让张小强爽得魂飞天外,他还是第一次碰女人胸,没想到感觉居然这么爽。

  “张家小子,在省会上了四年大学,该不会还是个处男吧!”李姨挪揄道,任由张小强按着。

  张小强略露涩意,边按边道:“是……是啊,李姨!”“呵呵,我就知道,咱们这穷乡僻壤,即使出了大学生,也还是山沟沟里出来的。

  大学里的那些城市女生,可不喜欢咱们这的男人!”李姨笑了笑,忽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满脸诱惑看着张小强:“要不李姨让你尝试一下女人的滋味?正好刚才李姨还没舒服,你来帮帮李姨!今天的事情,你也当没看见,出去别乱说,怎么样?”“不不不,这可不行!”张小强立刻缩回手,一想到刚才,李姨光着身子在陆启亮身下娇喘的画面,张小强就提不起兴趣。

  “啊,你看不上李姨?”李姨愣了愣。

  “不是。

  ”张小强摇头笑道:“李姨是长辈,我怎能做这种事。

  ”这话张小强说得很假,李姨这人,身材丰腴,胸大屁股翘皮肤白,是男人都会心动。

  但她下面刚被支书那啥过,一念至此,张小强就失去兴致。

  “李姨,不然,你把你闺女艳红许给我,今天的事,我就当视而不见了!”张小强忽然笑道。

  “你喜欢我女儿艳红?”李姨打量张小强。

  “是的!”张小强点点头,艳红可是村里的村花,看上她的人太多了。

  “那好,今天下午我闺女正好也到家,我帮你制造机会。

  不过我们可说好了,能不能泡上我闺女,看你本事!”李姨道:“介绍完之后,今天的事情,你就当没看见!不许乱说!”“好!”张小强满口答应。

  接着,张小强和李姨分别,向家里走去。

  张小强家有五个院子,到家后,父母都不在,张小强猜测他们应该是下地干活去了。

  “不知道 嫂子在不在,我这么久日子没回来,刚好可以给她个惊喜!”张小强朝嫂子房间走去,他却发现房门竟被反锁了。

  “这光天白日的,锁门干什么。

  ”张小强透过门缝,朝房内瞅去,眼前的画面,让张小强顿时兽血沸腾起来。

  只见房内,一名女子正脱得赤条条的斜躺在床上。

  她玉腿大开,手中拿着一根萝卜,放在下面缓缓运动着。

  女子正是张小强的嫂子, 于薇!于薇今年二十五岁,就像九月的萝卜八月的葱,她长得是白白嫩嫩,皮肤吹弹可破,胸脯也饱满坚挺。

  她绝美的小脸上,五官精致,一双汪洋般的大眼睛里灵气动人,尤其是那淡粉色的樱桃小口,让人有种不由得想亲一口的冲动。

  盯着于薇的动作,张小强感觉小腹燥热难忍,下身立马有了反应。

  此时的于薇,面泛春潮,贝齿轻咬下唇,喉咙里发出粗重的娇喘声,无比诱人,张小强被撩得心神激荡。

  她的右手在下(姐弟乱性)面轻轻运动着,另一只手,则在胸前浑圆上不停来回按着,张小强看得心痒难耐,真想冲上去触碰那对饱满。

  “没想到,嫂子居然在房里偷偷摸摸做这种事。

  ”张小强吞了吞水:“但想想也是,嫂子刚嫁过来,大哥就去河里放水插稻秧的时候,不小心掉河中淹死了,让嫂子早早守了寡。

  她一个人在家四五年,不寂寞才怪。

  ”张小强暗自想着,视线仍旧紧盯着房内的画面,清晰看见,于薇手上的动作渐渐变快,口中娇喘的声音也变大起来,听得张小强一阵心猿意马。

  他很想冲进去,帮助嫂子解决寂寞之苦。

  可一想到她是大哥的女人,虽说大哥死了很久,但张小强仍是有些别扭,毕竟于薇是他嫂子,甚至读大学的学费,也是嫂子去县里打工给他赚的,这些年,嫂子对张小强,一直是疼爱有加。

  欲望与伦理的煎熬,让张小强难受的不由得跺起脚来。

  他这不跺脚还好,可一跺脚,刚好踩到放在门边的一根铁钉上。

  “啊,疼死我了!”张小强大叫一声,犹如触电似的缩回脚,他搬起脚看了看脚底板,还好鞋底厚,要不然这一下肯定扎一个大洞,血流如注。

  但还是很疼!紧接着,张小强心里就暗叫一声“不好”,刚刚喊得那么大声,肯定被嫂子听见了!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dy/1314520&YRKMc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