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胸围多大完美?日本男性选D你选啥



新闻网13月3日报道RAV朵朵 婚嫁网- 结婚资讯 门户哟,小喆呀,我正找你呢,你怎么跟那些小崽子置气呀?赶紧上你家,我这肚子有点不舒服,你快帮我瞧瞧。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说话的是村长家的婆娘 淑芬,外号田大嘴,温傻子的外号就是从她嘴里蹦出来的,没准刚才那几个小孩喊的顺口溜也是她编出来的。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呀,是 婶子啊,肚子不舒服啊?那行,去我家给你看看。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虽然温喆他爹被逮进了大狱,但温喆得到了他爹的真传,一般的病的也都能瞧。

  农村人有点小病小灾的都不愿意进城看,一是路远,二是花钱也多。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淑芬扭着肥大的屁股走在前面,把温喆看的眼睛都有点花了。

  要说这淑芬也快四十岁的人了,但脸蛋看着就跟三十似得。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尤其是她那一对大屁股蛋子,甩起来十分诱人,温喆都想从后面直接把她推倒,好好的摸摸她那大腚盘子。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温喆家离村口不远,也就一分多钟的路。

  两个人进了温喆家屋子,淑芬直接就躺到看病的小床上,显然不是第一次来。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小喆你快给婶子看看,婶子这肚子好像是有东西似的,老感觉顶的慌。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温喆洗了手又把白大褂穿上,呵呵笑了两声。

  没准是婶子你又踹娃了,村长可真是厉害,都有三个娃了还是这么能折腾。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小兔崽子,嘴里没好话,赶紧给我看看,等下还得下地干活呢。

  说完淑芬就撩起衣服,露出她那白嫩的肚皮。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没想到这娘们整天在地里忙活,肚皮还这么白。

  温喆在她肚皮上扫了几圈,随后用手按了按,没发现里面有什么东西,可能是这娘们的妇科病闹腾的。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婶子,没啥事,给你开点药吃也就好了。

  温喆又在淑芬的肚皮上扫了两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就准备给淑芬拿药。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我说小喆呀,你再给我好好看看,别糊弄我呀。

  淑芬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温喆。

  温喆被她说的心里有点不高兴,心说我糊弄你干嘛。

  不过一想到这婆娘嘴那么讨厌,而且每次看病还都不给钱,温喆顿时就想好好捉弄她一下。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行,婶子,那你躺下,把裤子脱了,我再好好给你看看。

  淑芬一愣,随即说道:脱裤子干啥?看个肚子还用脱裤子?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当然了。

  温喆说的大义凛然,我忽然想到你可能是妇科病引起的腹痛,要是不看看你下面我怎么知道是不是这么回事?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看下面?淑芬不禁有些脸红,我看那就不用看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可说好婶子,是你自己不看的,要是有啥大毛病将来要了你的命你可别怨我?温喆一脸严肃,把淑芬说的有些害怕。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还能要命?见温喆郑重的点了 点头淑芬不禁有些迟疑了。

  让她当着一个半大小子脱裤子实在有点难为情,但看到温喆一脸严肃的样子又不像开玩笑,万一真要有啥大病不看把命赔进去可就因小失大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病不忌医,婶子,你也不用不好意思,我也不会出去乱说。

  温喆适当的补了一句,淑芬犹豫了一会终于点了点头,又从新躺到床上。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当着一个男人的面脱裤子总归是有些难为情,淑芬弄了半天才扭扭捏捏的把外面的裤子褪了下来,露出里面的花布裤衩。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裤衩也得脱。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此时温喆已经将门反锁,窗帘也都拉了上。

  温喆见淑芬半天都不肯脱上前一把就将淑芬的裤衩给拽了下来,淑芬一下子脸就变的通红。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而此时的温喆正在大量淑芬的下身,只见那茂盛的丛林下,一条细缝紧紧闭合。

  由于紧张,淑芬一直夹着大腿,温喆也只能看到那紧闭的大门,里面的东西却是什么都看不见。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不过即使如此也让温喆兴奋不已,下面的东西腾的就立了起来,要不是有白大褂挡着,恐怕淑芬早就发现他不正常的地方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婶子,把腿劈开,我得看看里面。

  虽然心里急切的想看到淑芬下面的样子,但温喆还是装作十分镇定,要是被淑芬看出来自己是想占她便宜那可就不得了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嗯。

  淑芬轻轻答应了一声,随即慢慢分开双腿,门里的景色也完全展现在温喆面前。

  温喆一看到门里的嫩肉鼻血差点就窜出来,呼吸不由得也加重了一些。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情不自禁的温喆伸出手指在淑芬的门口摸了一下,淑芬顿时就是 身子一颤。

  我说小喆,看完了没,我这没啥问题吧?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听到淑芬的话温喆赶紧正了正脸色,一本正经的说道:婶子,我这只是初步检查,还要深入一些,你有点准备。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偷偷的摸了一把冷汗,温喆心说 好险,幸好刚才淑芬没抬头看自己,要不发现自己这样子那肯定得知道这是在对她耍流氓呢。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深入,咋深入呀?淑芬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迷惑。

  而温喆只是呵呵一笑,把手指从淑芬下面的门口探了进去。

  就这样深入,我得检查一下你这里是不是真的有妇科病。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手指一进去温喆就感觉自己的手指被一圈嫩肉所包裹,温喆心想女人书上说的女人这里面有伸缩性果然不假,虽然淑芬已经生过了三个孩子了但温喆还是能清楚的感觉到手指被淑芬给夹住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要是换成自己的家伙那感觉得有多奇妙?温喆心里想着,手指一点点的向里伸进。

  而淑芬感觉到下面有异物闯进下意识的夹了几下,让温喆更是感觉爽的不行。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我得摸摸你这里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温喆说完就又加了一根手指,两根指头在淑芬的下面上下搅动。

  淑芬舒服的呻吟了一声,随即就感觉自己有些失态,憋着不说话。

  而温喆看到淑芬憋红的脸就更加来劲了,动作也大了起来。

  (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我说小喆,行了吧,应该看完了吧?淑芬终于忍不住说了句话,随着温喆手指不停的搅动一阵阵的快感袭上她的心头,这种异样的刺激让她几乎想大声叫喊,费了好大的劲才说出一句话来。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嗯,差不多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温喆也不敢弄的时间太长,不然说不准这淑芬就反应过来了。

  依依不舍的抽出两根指头,温喆拿了块手指擦了擦,随后又把淑芬的下身也擦了几下,她那里已经泛滥成灾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婶子,你这确实有妇科病,而且还不轻,我给你开点药你先吃着,等过一阵子你再来让我看看。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温喆可不敢说淑芬根本没病,不然自己摸了人家这么半天结果啥事没有,那淑芬肯定得和他急。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淑芬急忙穿好裤子,接过温喆手里的药,脸上还带着一丝潮红,问道:这药多少钱呀?温喆微微一笑:十块钱。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记账吧小喆,等有空我跟我家你叔说说,让你到村部弄个卫生室,到时候你还能拿工资呢。

  说完淑芬就扭着屁股走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温喆一撇嘴,这放空炮的话淑芬跟他都说过不下十遍了,现在又来忽悠他,温喆哪能信她。

  不过想想自己刚才弄了她半天,这药给的也值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想到这里温喆不由得又咧开了嘴,高兴的笑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淑芬走了好一会温喆才从那美妙的感觉中缓过劲来,拿起针经慢慢的翻看。

  要说温喆他爹收集的医书也不少,但温喆都看不进去,唯独这本针经让他十分感兴趣。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本书是他家祖上传下来的,他祖宗曾经是宫廷里的御医,医术很是了得。

  这书上的针灸方法十分特别,温喆看的是津津有味。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不好了,钱 寡妇不行了,温喆,温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院子里传来牛二蛋的叫声,温喆放下医书从椅子上站起,牛二蛋慌慌张张的跑进屋子,累的上气都不接下气。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二蛋,你让狼撵了咋地,叫唤啥呀?谁不行了?温喆笑呵呵的看着直喘粗气的二蛋,而二蛋则一把拽住他就往外走。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是钱寡妇,不知道咋地了,你快去看看。

  温喆一听知道出了大事,转身进屋背起药箱就跟着二蛋往钱寡妇家跑。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此时钱寡妇家已经有不少人,钱寡妇躺在地上,呼吸都十分微弱。

  二蛋一进钱寡妇家院子就开始喊:让开,让开,小喆来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村长钱 高强一看到温喆,立刻叫人给他让开地方,说道:小喆,你快看看钱寡妇这是咋的了,刚才还好好的,忽然就躺地上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钱高强家跟钱寡妇是邻居,他是在他家院子里看到钱寡妇躺到地上的,也是他让二蛋去叫的温喆。

  温喆一到钱寡妇跟前就扒开她紧闭的双眼,见瞳孔已经开始放大,知道这人是真要不行了,要不抓紧搞不好就没救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随后温喆将手放在钱寡妇胸口,感觉她心跳也十分微弱,而且跳的频率也和正常人不一样,估计是心肌梗塞一类的病,不过他这里根本就没有治这类病的药。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哎呀小喆,你那是往哪摸呢,等钱寡妇醒了要是知道你摸她胸脯子还不跟你急呀。

  说话的是二丫他爹赵 老二,他也住在钱寡妇隔壁,自从温喆他爹进了大狱他就没用正眼瞧过温喆,而且看温喆也越来越不顺眼。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爹,你乱说啥,咱回家吧。

  一边的二丫拽了拽赵老二,而赵老二瞪了二丫一眼,继续看着。

  温喆现在根本就功夫理他那茬儿,而是三两下就把钱寡妇的外衣扯掉,露出里面的小红背心,钱寡妇的一对肉球也是若隐若现,一边的赵老二看的眼珠子都直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钱寡妇在这小钱村里绝对算的上是一枝花,村里不少老爷们都惦记她呢。

  尤其是那赵老二,没事总往钱寡妇家里窜。

  不过这钱寡妇为人十分正派,守寡七八年从来都没干过出格的事,赵老二也一直都没得逞。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叔,让人撒了,我要给她施针。

  温喆看向身边的钱高强,这钱寡妇眼看着就要不行了,温喆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冒险用针经上的方法试一下。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钱高强看了一眼边上的人,都散了吧,该干啥干啥去,别在这围着。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村长下令有谁敢不听,院子的人都走了出去。

  唯独赵老二不愿意走,二丫拉了他老半天才把他拉回家。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你也得回避一下。

  温喆转头对钱高强说道,钱高强一愣,不过也没说什么,扭头走出了院子。

  村长一走温喆一下就将钱寡妇的背心撕开,一对坚挺的肉球就暴露在空气中。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不过温喆现在根本就没心思看,将医药箱打开取出针袋,捏了几根银针分别插在钱寡妇胸口的几个穴位上,手指捏着银针慢慢转动。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几根银针都落稳了温喆又拿出两根,分别插在钱寡妇的双乳之上,直到渗出血了才停止转动,长出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能不能救活钱寡妇他也不知道,反正他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哟,我看你这方法不行,别人没救活再让你给弄死了,到时候你也得像你爹似的,去蹲大狱。

  院墙上露出赵老二的脑袋,一边不断用眼睛往钱寡妇的胸脯上扫,一边嘿嘿笑着说道。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跟你没啥关系。

  现在温喆最烦的就是赵老二,这家伙势利眼的很,要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会让村里的人说三道四。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被温喆噎了一下赵老二脸就更黑了,开口骂道:小兔崽子,你跟你那个损爹一个揍性,早晚也是蹲大狱的货,幸好我没把闺女嫁给你。

  放你家的狗屁赵老二,你他妈就是一个畜生。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温喆也被弄出火了,你骂我我也就忍了,可你连俺爹都挂上那就不行了。

  要不是看在二丫的面上温喆都想把这赵老二一脚踢死。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你……赵老二没想到这温喆能骂他,一时愣在那里,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哎呀,可憋死我了,这是咋了?地上传来了钱寡妇的声音,温喆一听也顾不上赵老二了,急忙蹲下查看。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此时钱寡妇已经睁开了眼睛,想要起来,温喆一把将她按住,说道:婶子你先别动,我这针还没拔呢。

  温喆伸手在钱寡妇身上揪了几下,把银针都放进了针袋里。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呀,我衣服咋被撕了。

  钱寡妇一起身就发现自己的背心被撕成了门帘,急忙扣外衣的扣子。

  而墙头上的赵老二一见钱寡妇被救过来了,好像忘了温喆骂他这茬,立马嬉皮笑脸的说道:妹子,你刚才得了病了,幸好我帮你求神才救了你一命,你是不是该感谢我一下呀?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钱寡妇看都没看赵老二一眼,她也想起来自己胸口一阵难受才躺在这的,看来是温喆救的自己。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小喆呀,真是谢谢你了,你这是救了婶子一命,婶子都不知道咋感谢你好。

  虽然外衣扣子已经扣上不过温喆是蹲在钱寡妇侧面,通过纽扣之间的缝隙还能隐约看到钱寡妇那饱满的肉球。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刚才急着救人温喆也没啥想法,这一看下身顿时就有了反应。

  没啥婶子,应该做的,晚点你到我那一趟,我再帮你看看。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怕被钱寡妇看到自己的窘相,温喆背起药箱子就走。

  钱寡妇瞪了墙头上赵老二一眼,朝温喆的背影喊道:等下婶子给你炖只小鸡,晚上给你送过去。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急急忙忙回到家里温喆的心绪才算是稳了下来,随即想到这针经居然这么厉害,连快死的人都能救活,可真是个宝贝,得好好钻研。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想到这里温喆拿起针经又看了起来,直到天都黑了外面响起了钱寡妇的声音。

  小喆呀,婶子给你送吃的。

  钱寡妇手里拎着个保温饭盒,离着老远温喆都能闻到饭盒里的香味。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婶子,这咋好意思呢,你坐,我给你把把脉。

  温喆把钱寡妇让进屋里,让他坐在椅子上,把手搭在她的手腕上。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有啥不好意思的,婶子这命都是你救的,给你送点吃的算啥。

  你一个孩子也挺不容易的,以后婶子天天给你送吃的。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温喆只是微微一笑,也不在这个事上纠缠。

  婶子,我看你这病已经没有大碍了,不过还得再让我施几次针,把你心脏周围堵塞的血管都打通就彻底没事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行,婶子都听你的。

  钱寡妇点头说道,那你把上衣都脱了吧。

  温喆也不废话,他也饿了,想着给钱寡妇施完针自己得赶紧吃饭。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脱衣服呀?钱寡妇有点为难,毕竟男女有别,而且这温喆也二十来岁了,要当着他面脱衣服钱寡妇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是呀,上身都脱了,我得往你胸口施针。

  温喆根本没看到钱寡妇脸都红了,现在他只想尝尝饭盒里的东西,肚子也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嗯。

  钱寡妇答应了一声就慢慢的解衣服扣子,心想自己被温喆救的时候不也光着上身吗,他已经看到过了,再让他看看也没啥。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想到这里钱寡妇脱衣服的速度快了不少,把外面的衬衣脱掉,露出里面的花布半截袖。

  见温喆眼睛只是盯着饭盒钱寡妇微微迟疑了一下,随后就把半截袖也脱掉,上身已经是一丝不挂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小喆,给婶子施针吧。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见温喆还是盯着饭盒钱寡妇腼腆的叫了一声,温喆这才回过神儿来,转头看向钱寡妇。

  这一看不要紧,温喆立马就感觉身上的血液流动速度快了不少。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眼前是一对丰满挺翘的所在,钱寡妇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那一对肉球一点都没有下垂的迹象。

  两颗葡萄也是粉粉嫩嫩,就像新鲜的草莓一样让人忍不住想品尝一下。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下午那阵温喆只顾着救人也没心思细看,这一看之下顿时就让他下身有了反应。

  婶子,你真好看。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虽然钱寡妇也常年在地里干活但皮肤却保持的十分的好,身上白白净净,而且长相也很是不错,温喆忍不住直勾勾的盯着钱寡妇看。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死小子,瞎说啥,赶紧给我施针。

  钱寡妇红着脸对温喆说道,温喆也感觉自己失态,急忙让钱寡妇躺在看病的小床上。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将银针拿出,温喆瞄准一个穴道。

  婶子,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钱寡妇点了点头,随即就将眼睛闭起,她实在是不好意思在温喆面前睁眼。

  温喆手一沉,银针准确的扎进钱寡妇胸前的穴位。

  随即温喆连扎几针,钱寡妇感觉胸口一疼,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行了,十分钟就能拔针了。

  温喆施针完毕就开始在钱寡妇身上不停扫视,而钱寡妇始终都闭着眼睛,不敢睁开。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好了婶子,我要收针了。

  钱寡妇点了点头,温喆开始收针。

  只是收针的时候十分的慢,每拔一根针钱寡妇就感觉温喆的手在她的胸脯上蹭一下,直到温喆将针全部收完,钱寡妇才敢睁开眼睛。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好了吧小喆,我得回家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温喆摇了摇头,施针只是第一步,还要在你的穴位上按摩,才能保持你心脏的血液流通,我还得帮你按按。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啊?还要按摩?要不你告诉我穴位,我自己按摩行不?除了自己死去的丈夫,钱寡妇还没在别人面前这样赤身裸体,十分的难为情,听温喆一说顿时就有点急了。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不行,你不知道力度,劲使小了不管用,大了很可能会影响血液流通,到时候你的病还得犯。

  温喆说的一本正经,钱寡妇看他一脸正色也只能点了点头,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大夫呢,那就按吧。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温喆嘿嘿一笑,感觉到钱寡妇的目光朝自己扫来顿时脸色一正,活动了下手指,把十指张开,分别罩在钱寡妇的两个肉球上,开始慢慢使劲。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感觉到温喆手上的热度钱寡妇脸更红了,不过随即胸口就有酥麻的感觉传来,十分舒服,钱寡妇不由的又闭上了眼睛。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温喆的几根手指在钱寡妇的圆球边上按了几圈,随后用手掌按住两个圆球。

  钱寡妇顿时就睁开眼睛,小喆你干啥?把手拿开。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婶子,你误会了吧,最重要的穴位就在这里,你的堵塞血管基本都在这呢,主要就是按这。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RA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其实二宝这些年不断 上山打猎,他整整追踪了 狼王半年的时间,将蟒砀山的狼王击败,是王二宝的毕生理想,今天终于可以得偿所愿跟它一较高下了。

  他无法抑制那种发自内心的激动,嘴巴里呼出来的呵气都兴奋地颤抖起来。

  二宝把旁边的 丁香往怀里勾了勾,示意她不要害怕。

  丁香却对二宝会心一笑。

  女孩子虽然第一次经历这么惊险刺激的场面,可是因为有二 宝哥在身边,她充满了勇气。

  狼王晃动着巨大的头颅,同样纹丝不动。

  一双狼眼瞬间瞪得溜圆,身上的鬃毛根根扎起,好比一只狰狞的刺猬,它冲着王二宝呲牙咧嘴,胡子抖动,露出一口狰狞的牙齿,嘴巴里也发出了呜呜的仇恨声,恨不得把王二宝立刻撕成碎片。

  从前的仇恨一股脑显现在脑海里,狼王终于把持不住,要为自己的那条伤腿讨个公道。

  它低吼一声,身后的四条 大狼匍匐在地上,开始向着二宝和丁香藏身的地方慢慢移动。

  好比五只悬挂在墙壁上的壁虎在扑食,不仔细看,你根本看不到它们在移动。

  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一条大狼从草丛的背后探出了脑袋,冲着王二宝飞身就扑。

  哪知道大狼刚刚探起脑袋,王二宝就叩响了手里的扳机,嗖的一声,那根 利箭飞了出去,不偏不倚,刚好射中了那条大狼的右眼。

  这把弓弩非常的强硬,箭的威力也非常巨大,利箭毫不客气射穿了大狼的脑袋,几乎将它的脖子一下子穿透。

  那只狼嚎叫一声倒在地上,打着滚嚎叫起来,不到数秒,两腿一蹬,就跟耶稣哥哥下棋去鸟。

  剩下的四条大狼浑身颤抖了一下,但是它们没有撤退,而是身子一纵,凑凑凑,一起跳在了王二宝和丁香的面前。

  这四条大狼的身子非常的威武,它们呲着牙,咧着嘴,冲着王二宝跟丁香嗷嗷怪叫。

  “嗷嗷嗷……嗷……”整个蟒砀山立刻抖了三抖,树上的枯枝烂叶也哗哗只掉。

  丁香 吓得妈呀一声,跳起来老高,身子一下子挂在了王二宝的身上,双手抱住了二宝的脖子,将脑袋埋进男人的怀里不敢看。

  二宝一下将丁香护在身后,身子一转,飞快地搭上一根利箭,食指一勾,再次叩响了弓弩的扳机。

  另一支利箭呼啸而出,这次射中的是最前面那条大狼的脖子,箭杆整整扎进去四寸还多。

  那只大狼嗷地怪叫一身翻身到底,同样剧烈翻滚起来。

  剩下的三条大狼速度不减,直奔怪石后面的二宝和丁香扑来。

  弓箭就是这样,距离远的话还可以射杀,距离太近就失去了它的作用,王二宝已经没有时间从箭壶里抽箭射击了。

  他不慌不忙,迅速将弓弩扔在地上,抬手拔出腰里的匕首,飞身迎了上去,直扑狼群。

  为了保护丁香的安全,王二宝决定豁了出去。

  一刀划过,最前面的那条大狼的脖子上出现了一条深深的血痕,二宝的匕首生生拉断了它脖子上的气管,一腔颅血喷洒出来,二宝下面一脚,把它踹出去老远。

  那条狼的身子还没有倒地,第四条就扑了过来,咬的是王二宝的大腿。

  王二宝手里的匕首一挥,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狠命刺了过去,扑地一声,刀锋扎进了进了第四条狼的脖子里。

  也赶上二宝的力气大了点,一刀将它的脖子穿了个透心凉,刀子从狼脖子的左边进去,右边都露出了刀尖。

  那条狼呜叫一声倒在了地上,挣扎了两下同样不动了。

  短短几秒的时间,四条成年大狼被王二宝干掉,干净利索,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眼前只剩下了那条瘸腿狼王,瘸腿狼王再也不敢向前了,身体首先哆嗦了一下,后退了几步,它被王二宝凌厉的气势震住了。

  它冲二宝愤怒地瞪了一眼,脖子一缩,身体就像一阵剧烈的骤风,抹头就跑,转眼消失在茫茫的夜幕里。

  王二宝吁了口气,疲惫不堪,浑身跟散了架一样倒在了地上,惊出一身的冷汗。

  好险,好险,他妈的老子差点报销,报销了没地方说理去。

  二宝抬手擦了擦汗,冲着狼王逃走的方向瞅了瞅,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老半天,丁香才从恍惚中惊醒,女孩子都被刚才的一场大战惊呆了,她害怕二宝受伤,嚎哭一声扑了过去:“二宝哥,你怎么样?伤到没有?伤到没有?”王二宝摇摇头笑了:“没事,好险好险。

  别怕别怕?”没想到丁香哇地哭了,一下扎进了二宝的怀里:“二宝哥,俺怕,俺怕啊,咱回家吧,俺以后再也不上山了。

  呜呜呜呜……”女孩子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惊险的厮杀,也不知道蟒砀山的野狼会这么凶残,如果不是二宝哥在身边,几乎成为野狼口中的美食,她被男人的勇敢和强壮征服了。

  二宝赶紧帮她擦去眼泪,哄她说:“不哭不哭,走出大山以后,二宝哥给你买新衣服穿。

  ”丁香的脸蛋却红了,羞答答说:“二宝哥,俺……裤子湿了,你找个地方,让俺换下衣服好不好?”“啊?王二宝有点哭笑不得了,这才看清楚丁香的裤子已经湿透了,是刚才被野狼袭击的时候吓得。

  女孩子就是胆子小,竟然会吓得尿裤子,王二宝咕嘟一声:“你们女人啊……真是的。

  ”他又好气又好笑,虽然嘴巴里埋怨,还是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递给了丁香让她换上。

  丁香接过二宝的裤子羞答答问:“二宝哥,俺穿你的裤子,那你穿啥?”王二宝说:“我里面有短裤,不穿也没事,这样比较凉快。

  ”丁香问:“这么冷的天,你冻着咋办?”二宝说:“没事,我是男人,耐冻。

  ”丁香破涕为笑,拿起二宝的衣服躲在了一块岩石的后面。

  冲他莞尔一笑,说了声:“不许偷看!”夏季的天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星稀月朗,忽然就刮起了一阵风,北天边飘来一片浓密的乌云,咔嚓一个惊雷在头顶上炸响,瓢泼的大雨倾盆而下。

  王二宝嘻嘻哈哈背着丁香找地方躲藏,很快找到一个山洞,冲进去以后,他们已经淋成了水鸭子。

  丁香冻得浑身打哆嗦,颤抖成一团,脸色都青了。

  两个人就像秋雨里的树叶,一起颤抖。

  山洞不大,里面黑乎乎的,地上有很多枯枝和干草,墙壁上还有火柴和半截蜡烛。

  这个山洞二宝很熟悉,是他上山的时候栖息的地方。

  二宝是小中医,长年上山采药,有时候采药回不去,需要找个地方暂住一夜再回家,他就把这里收拾一下,当做了暂时的小窝。

  划着了火柴,点着了那半截蜡烛,二宝升起一团篝火。

  干柴很潮湿,放进火堆里比比伯伯作响,冒出阵阵青烟。

  中秋的后半夜开始寒冷,两个人又淋了雨,丁香的身子一个劲的往二宝这边靠。

  篝火映红了两个人的脸。

  王二宝心疼地不行,用力搓着丁香的手问:“丁香,冷不冷?”丁香笑着摇摇头:“不冷。

  ”嘴巴里说不冷,身子却一个劲的往二宝的身上靠。

  现在的丁香美极了,因为刚淋了一场雨的缘故,女孩的头发湿漉漉的,身上的衣服也湿漉漉的,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玲珑剔透的曲线,的确良衬衫是透明的,根本遮掩不住。

  丁香衣服里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王二宝的眼前,他的呼吸就急促起来,心跳起伏。

  二宝说:“丁香,把衣服脱了吧,在火上烤干,要不然会生病的。

  ”丁香摇摇头说:“不,脱光衣服,还不啥都被你看到了?”二宝说:“这有啥,以后咱就是两口子了,早晚要赤果果面对,你会看到我的一切,我也会看到你的一切,早晚你会把身子给我嘛……”丁香羞涩地低下了头,小声说:“二宝哥,你抱抱俺,抱抱俺就不冷了。

  ”王二宝会意,一下把丁香抱在了怀里,双臂一用力,丁香的脸靠(豁达大度)在他的胸膛上。

  男人的怀抱宽广无垠,散发出一股成熟的朝气。

  丁香从来不知道男人的身体会有这样一股令人醉醺醺的气息,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气息,就觉得有了个人可以信任依赖一样,心里很踏实,黑也不怕了,鬼也不怕了,只怕被人看见。

  王二宝可以清楚地听到丁香的心跳,好快,好大声。

  “丁香,不如在这里,你把身子……给我吧。

  ”丁香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但是立刻就平静了,不等她明白过来,王二宝已经吻住了女孩的嘴!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dy/1314520&WB6gZ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