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40狙击步枪

M40狙击步枪 (17736) 2021-07-24 00:45:20


我提前下了班,刚刚回家, 儿媳妇就从后面抱住 了我:你咋才回来啊,人家都着急死了。

  3qm朵朵 婚嫁网- 结婚资讯 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儿媳妇娇喘着,一双雪白的玉手伸进了我的怀里,就乱摸了起来。

  她的手滑滑的,非常的软,摸在我的身上,不一会儿, 我就硬了。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今天该交公粮了,你别想偷懒!儿媳妇粗重的喘息着,迫不及待的把我的裤子给脱了下来。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接着,一把握住了我粗壮的玩意儿,我知道,我今天提前下班,儿媳妇把我当成 儿子了。

  我的体型和儿子本来就很像,再加上家里一片漆黑,儿媳妇根本分辨不出来我的身份。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怎么变大了啊?比以前大了这么多,人家喜欢死了。

  儿媳妇用手摸着我的家伙,明显感觉到了尺寸的变化。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她还没有意识到认错人了,她的一双玉手,熟练的在我的家伙上来回游走。

  不一会儿,我的家伙就分泌出来了一股润滑液。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噗嗤!噗嗤!儿媳妇的手快速的抖动着。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我的家伙越来越硬。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老公,你怎么比以前厉害这么多啊?儿媳妇感受到了我的变化,诧异的问道。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我不敢回答她,害怕被她听出来,毕竟,我和儿子的声音是有些不一样的。

  儿媳妇仍旧没有怀疑我,她见我不说话,就不再问了。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老公,咱们今天玩后入吗?趁着公公没回来,咱们在桌子上弄一次,好刺激啊!儿媳妇扭动着腰肢,顺从的趴在了客厅的桌子上。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她圆润,丰腴的大屁股立刻撅了起来。

  我强忍住呼吸,朝她身后走了过去。

  我的手一下握住了她的大屁股。

  儿媳妇的玉臀,非常的有弹性。

  握在上面,就像握住了两个大柚子,我用手抓了一下,两个大柚子一阵左右摇晃,儿媳妇更是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娇嗔。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哎呀,你坏死了,用这么大力气抓人家。

  儿媳妇脸色潮红的责怪道。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我渐渐放慢了力气。

  我的手掌在她臀部,从上到下,缓缓的游走了起来。

  儿媳妇在我的抚摸下,不由得有了快感,她忍不住吭吭唧唧的喘息了起来。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哎呀,难受死了。

  不要啊,人家受不了了!儿媳妇难受的喊了起来。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她喊的声音越大,我就越兴奋。

  我的手游走的速度更快了。

  儿媳妇娇喘的声音此起彼伏,整个房间内都是她的靡靡之音……摸了几分钟后,感觉时机差不多了。

  我捏着早已滚烫发热的铁棍,在她的大柚子上摩擦了起来,蓄势待发!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儿媳妇透过玻璃微弱的反光,察觉到了不对劲。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爸!是您吗!您快停下来啊!我是您儿媳妇啊!咱们不能乱来!儿媳妇认出来了我,她惊慌失措的喊了起来。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苟且半天的男人,竟然是自己公公!儿媳妇羞愧难当。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不行!儿媳妇,你委屈一次吧,爸都十几年没碰过女人了,憋得难受!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什么伦理,什么道德,早就被我抛之脑后。

  现在,我满脑子只想着做爱……只想着把年轻貌美的儿媳妇给草了!我滚烫的铁棍子,已经抵在爱的入口了。

  只要往前一挺,我就会达到西方极乐世界!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呜呜呜!不要啊!儿媳妇已经绝望的哭了起来。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公公给睡了。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我正准备占有儿媳妇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接着,就是钥匙开门的声音,儿子回来了!我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提上了裤子。

  儿媳妇也急忙站了起来,收拾了一下身上凌乱的衣服。

  门打开后,儿子一脸疲惫地走了进来。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时,家里也来电了。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儿子打开了开关,屋内顿时亮了起来。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媳妇,你哭了?儿媳妇的双眼有些红肿,儿子担心的问了起来。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没,没有儿媳妇摇了摇头,神色慌张的钻进了卧室内。

  儿子没有多疑,跟在儿媳妇身后走进了卧室内。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过了一会儿,我们一家人就开始吃晚饭了。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儿媳妇换了一条紧身牛仔裤,走了出来,那条深紫色的牛仔裤,紧绷绷的勒着她的玉臀,看的我内心又是一阵火热。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经历了刚才的意外,儿媳妇对我有些抵触,她坐在了桌子的另一边,故意和我离的很远。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媳妇,爸,我要出差了晚饭吃到一半,儿子突然开了口。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什么时候回来啊?我表面上波澜不惊,心里乐开了花,儿子走了,家里岂不只剩下我和儿媳妇两个人了。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要一个月以后了儿子回答道。

  能不去吗?儿媳妇明显有些紧张。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不行啊,你也知道,老板很器重我,这次的出差,任务非常的艰巨,我一定要认真完成任务,儿子的事业正处于关键的上升期,他对这次的出差非常重视。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不吃了!儿媳妇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对劲,她一转身,扭着紧绷绷的臀部,朝卧室走去。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我也不吃了我匆匆扒拉了几口饭,也回了卧室。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儿子一脸的茫然,都怎么回事?难道今天的饭菜不合胃口吗?儿子一阵喃喃自语。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躺在了床上后,我怎么也睡不着,我依旧满脑子都是儿媳妇那珠圆玉润的 蜜臀,她的臀部,像是注满了水的气球,用手一摸,吹弹可破。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到半夜,我做了一个春梦,梦见儿媳妇用她那丰满的蜜臀,骑在了我的身上,不停的摇曳……第二天早上醒来后,我发现被窝里湿了一大片,我突然感觉有些心酸。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三个洞都被塞满爽)讯门户 我操劳了大半生,给儿子成家立业,可如今,竟然连根女人毛都碰不到,只能靠着半夜做春梦,来发泄生理需求,我觉得自己活得很卑微。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起床后,儿子已经出差走了,家里只剩下了我和儿媳妇两个人,儿媳妇明显在故意抵触我,她连早饭都没有吃,就去上班了,故意减少和我在一起相处的时间,我很失望。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后面的几天都是如此,儿媳妇一直躲着我,偶尔见面,我和她打招呼,她都爱理不理的,儿媳妇这样对我,让我很难受,但,我对儿媳妇那丰满,圆润的蜜臀,越来越渴望了。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几天,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的原因,儿媳妇学人穿起了热裤,短短的热裤,只能到大腿根,儿媳妇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完美的露了出来,每次看见她,我的眼睛都忍不住一阵放光,但,儿媳妇还是故意躲着我,我没有机会接触她。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老天爷还是眷顾我的,几天后,小学校长突然打来电话,儿媳妇低血糖昏迷了,让我去接她回家,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接到电话后,我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学校,办公室的沙发上,儿媳妇已经昏迷不醒,她那两条美玉一样的大长腿,笔直的横在了扶手上,引人垂涎,我看着她的大长腿,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和校长寒暄了几句,我就背着儿媳妇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的手一直在儿媳妇的蜜臀上,不停的乱摸,儿媳妇的蜜臀充满了弹性,用手捏一下,蜜臀不停的乱颤,我的心脏也跟着不停的狂跳,儿媳妇虽然低血糖昏迷了,但,不等于完全失去意识,儿媳妇还是有一些意识的,她感觉出来了,我在占她的便宜,但,她在昏迷之中,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任由我在她的玉体上乱摸,我的手在她的蜜臀上不停的上下游走。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摸了一会儿后,我的胆子越来越大,一咬牙,把手伸进了她的两条玉腿之间,在她玉腿的内侧抚摸了起来,她玉腿上的肌肤,光滑,细腻,摸在上面比摸婴儿的脸蛋还要柔软,我暗暗赞叹,儿媳妇真是人间极品,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长得这么好,我摸的欲仙欲死,儿媳妇心里却在不停的骂娘,被公公一直揩油,她快要气死了,她很想反抗,可是身体又动弹不了,只能趴在我的后背上,不停的翻白眼。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从学校到家,步行只有十五分钟的路程,这十五分钟,对儿媳妇而言,每一秒都如同度日如年,可十五分钟还是很快就过去了,我背着儿媳妇回了家,儿媳妇以为回了家,我就能放过她了,可是,她错了,更猛烈的暴风雨还在等着她呢。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我把她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接着,我把她的高跟鞋给脱了下来,儿媳妇白皙,肌肤如牛奶般的 玉脚顿时露了出来,我把她的一双玉脚给抱在了怀里。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儿媳妇,你低血糖,按摩脚能帮你快速恢复血糖我的手在她的玉脚上面不停的来回揉搓,她玉脚上的肌肤和大腿上的肌肤一样的细腻,握在手上,滑滑的,软软的,我抱着她的玉脚,一阵阵的心猿意马。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儿媳妇已经睁开了眼睛,她愤怒的看着我,她在用眼神威胁我,让我放开她,可她越是这样,我就越兴奋,我就喜欢儿媳妇的这对玉脚,她的这双小脚丫,我能抱在怀里玩一年。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3qm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叶 沧海一抬手,打断了这帮人的喋喋不休,眼底却已是一片冰冷:三年。

  只因为担心我抢了大哥的继承人资格,我被他们流放了整整三年。

  当初让我滚的是他们,现在他们让我回去? 从小到大,大哥永远是对的,任他嚣张跋扈,横行霸道,只因为他是叶家的长孙。

  我这三年里在 沈家忍辱负重,怎么早不见叶家说半个字? 你们回去,告诉叶家人,既然当初做出了选择,便不必再找我。

  我叶沧海是个 废物,他们的事,我管不了,也懒得管。

   说完,叶沧海拎着包好的糕点,头也不回便消失在了街角。

   三年前,在沈家老爷子的主持下,一场婚礼轰动了整个 江城,甚至直到今天,也依旧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不为别的,只因为婚礼的主角,一个是沈家的小姐沈含雪,另一个,却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倒插门废婿! 那让沈家沦为笑柄的废物,就是叶沧海。

   虽说以沈家的实力,并不能跻身一流世家,但好歹也算个有家底的望族。

  婚礼后不久,唯一知晓叶沧海真实身份的沈老爷子因病猝然离世,从此,他便在沈家受尽了嘲讽和冷眼,地位愈发卑微。

   只是,叶沧海并不在意这些。

   脊梁不弯,风骨不折,就够了。

   看了眼时间,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今天是沈家一年一度的家宴聚会,叶沧海一大早就出了门,只为排队买上江城最知名的糕点。

  可惜,就算他精心准备,这些有心意没价值的礼物,也注定入不了那些大人物的眼。

   沈家别墅。

   含雪! 远远看到伫立在大门边的倩影,叶沧海走上前去。

   沈含雪,曾经江城上流圈子里声名远扬的美人,沈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女,追求者能从城东排到城西。

  谁知到头来招了个一文不名的赘婿,让人大跌眼镜。

   这些年沈含雪一直想不明白,叶沧海到底给爷爷灌了什么迷魂汤,才让老爷子力排众议,上赶着招他当上门女婿,甚至在病重时,还不忘拉着她的手,叮嘱她别看不起叶沧海。

   沈家家风严格,要不是在意沈家名声,沈含雪又怎么会跟叶沧海过到今天? 礼物买好了吗? 瞥了眼叶沧海手上拎着的盒子,沈含雪冷冰冰道。

   放心,都在这儿了。

   叶沧海勾了勾嘴角:花了我不少时间呢。

   打量着包在普通塑料袋里的礼盒,沈含雪皱了皱眉头,继续道:一会儿进去,你只管吃饭就好,别多说没用的话,明白吗? 好。

   其实不用沈含雪开口,叶沧海也知道,今天这场合,沈家所有 亲戚都在,自己免不了又要受一通奚落,沈含雪不想因为他丢脸。

   但叶沧海并不会因此责怪沈含雪。

  他能理解女人的心情,毕竟任谁莫名其妙嫁给个没本事没背景的废物,心里都会不好过吧? 当然,叶沧海不动声色的样子,在沈含雪看来,就是没当回事。

  想想这三年来,他在家里整天洗衣做饭,活脱脱一家庭煮夫,岁月静好与世无争,沈含雪就觉得窝火。

  俗话说不蒸馒头还争口气呢,他叶沧海怎么就这么不上进? 冷哼了一声,沈含雪不多说什么,转身就朝别墅里走去。

   叶沧海跟着她进了客厅,放眼看去,沈家的亲戚似乎已经全部到场了,正三五一群凑在一起聊天 喝茶,很是热闹。

   哟,这不是含雪嘛,许久不见,气色还是那么好呢~ 哎呀,含雪这么晚才来,为准备礼物费了不少心思吧? 就是,不知含雪带了什么过来啊? 见沈含雪到场,不少亲戚热络地围上来,跟她同辈的小姐妹们更是各个珠光宝气,嬉笑着招摇不已。

   至于沈含雪身后的叶沧海,自然而然被众人直接当成了空气。

   叶沧海耸耸肩,这样的局面反倒合了他心意,正想找个角落坐着不引人注意,却不曾想刚一回身,手里拎着装点心的袋子就砰地一声被人撞上,要不是他眼疾手快,恐怕免不了散落一地的下场! 呵呵,这儿还有个人啊—— 事实往往如此,就算你不找麻烦,麻烦也会找上你。

  叶沧海整理着手上的盒子,就听见不怀好意的声音响在耳边:我说叶沧海,这些廉价的垃圾,该不会就是你带来的礼物吧? 挑衅的人是沈含雪的堂哥沈 东林,每回见着叶沧海,他必然会上前刁难。

  甚至叶沧海在江城传播甚广的废婿称号,最早也是沈东林一口喊出来的。

   这不是垃圾,是梧桐街老字号的荷花酥。

   叶沧海不卑不亢,大大方方说道。

   噗嗤—— 听到这话,周围看戏的亲戚们纷纷大笑起来。

  沈含雪听到这边的动静,脸上的表情僵了僵,忍着气背过身去。

   都说要叶沧海别惹事,怎么一进门就要让她丢人? 遇上这种情况,沈含雪向来不会插手去管,叶沧海在她潜意识中一直是外人,她不想跟对方一起丢脸! 你还真是‘大手笔&quo;啊,给 老夫人带这样的礼物,也好意思拿出来? 沈东林止住笑意,傲慢地朝下人一扬手:去,把本少爷的大礼呈上来,让这土包子好好开开眼! 下人应声而去,走到茶几旁边,那上面摆满了琳琅满目的高级礼品,每一个看起来都价值不菲,其中最扎眼的,便是沈东林送来的锦盒,足有接近半人高。

   打开! 眼看着亲戚们都围过来看废物出糗,沈东林脸上得意的(性插故事)神色更浓,张口命令道。

   随着锦盒里的东西呈现出来,在场的人瞪大了双眼! 看着没?正儿八经的明代官窑茶具,宫里用过的,一整套花了我足足五百万,好不容易才托朋友收来的呢! 轻蔑地看着叶沧海,沈东林开口:怎么,看傻眼了?一辈子没见过这么贵重的古董吧? 嗯,的确是好东西。

   叶沧海淡淡道。

   沈含雪让他别多话,他自不会多说。

   众人哄堂大笑,沈东林见叶沧海这么窝囊,继续秀着优越奚落他:看看这茶具,知道什么是差距了吗?这就是人跟狗的区别!还送礼,我看你脸皮真是厚…… 够了。

   话未说完,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沈东林。

  只见沈含雪面露不悦,上前一步说道:沈东林,有必要搞得这么难看吗?你有钱送什么是你的自由,跟我们半点关系都没有。

  叶沧海送的就不是礼物了?非得分个高低贵贱出来? 就算自己三年里连手指头都没给对方碰过,但叶沧海总归是沈含雪名义上的丈夫。

  现在沈东林这样当众羞辱叶沧海,也是在明摆着打她的脸。

   似乎没想到沈含雪会站出来替他说话,叶沧海一直毫无表情的脸上,终于有了波动。

   毕竟,这可是婚礼后头一次。

   我搞得难看?沈含雪,你知不知道这次家宴有多重要?这可是给奶奶的礼物,哪家不是精挑细选? 沈东林被驳了面子,冷笑起来:我好心教育,反倒成恶人了?叶沧海,你自己说你这事办的地不地道?还有沈含雪,他废物不懂事,你也不懂事? 这…… 沈含雪被逼问得哑口无言,脸颊慢慢涨红了,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

   不是沈含雪不重视这次聚会,而是以她的能力,像其他人那样随便拿出上万块买礼物,的确做不到。

  虽然顶着沈家小姐的名号,可沈含雪家也不过是工薪阶层罢了,更何况还养这叶沧海这么个从婚后一天班都没上过的赘婿。

   越想越窝火,看着身旁神色淡然的叶沧海,沈含雪更是憋屈。

   她真想离婚! 是啊,这些点心值不了多少钱,但至少吃下去没事。

   叶沧海缓步走到沈东林面前,突然伸手从锦盒里拿起一个茶壶,眯了眯眼睛道:总好过用这些假古董喝茶,把人喝进医院强。

   你他妈胡说八道什么?! 沈东林一愣,继而怒不可遏:张口就断真假,你配吗?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货色! 釉色粗浮,明朝的茶具,却是清朝的器型,更可笑的是茶壶底下落款‘大明成化年制&quo;,你可知道那时候御器厂的贡品,都是要落款朝代干支产地窑号的? 样样对不上,说你外行都是客气了,你知不知道这些现代高仿瓷器为了以假乱真,釉料里都添了什么?你让老夫人拿这东西喝茶,是嫌她老人家身体太好吗? 一连串的质问掷地有声,叶沧海声音不大,却震得在场众人鸦雀无声。

   ……你,你少血口喷人! 沈东林嘴上硬气,眼睛却盯着地面瞟来瞟去:我是老夫人的亲孙子,怎么会害她?她,她平常又不喝茶,这东西八成是要被收藏起来…… 所以说,你这是承认了么。

   叶沧海故作恍然,拍了拍手:也是,五百万的‘古董&quo;,好好收藏起来,一年看不了两三次,谁又知道真假呢? 可恶,这小子瞎管什么闲事!本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用赝品以次充好,面子里子都有了,不曾想被个废物赘婿坏了事,当众揭穿事实。

  早知会这样,他沈东林就不那么显摆了…… 呵,装的到挺像啊,说来说去,搞得你很懂似的。

   稳了稳心神,沈东林故作镇静,嘲笑道:一个吃软饭的废物,古玩都没见过几个,真以为随口编的故事,就能唬住人? 此话一出,刚才还满脸狐疑窃窃私语的众亲戚,当即感觉自己被叶沧海忽悠了。

   我就说,他怎么可能识货。

  想充大头也得分分场合吧! 这么诽谤东林,真是太过分了。

   你这手,也就摸摸锅碗瓢盆的命了。

  还妄想鉴别古董?真是笑死人! 讥讽声此起彼伏,混杂着新一轮的嘲笑,将叶沧海淹没其中。

   耸耸肩膀,叶沧海并不想多说什么。

   他不会跟那些人解释,自己曾有个在古玩和茶道上造诣很高的朋友,耳濡目染下连带着也有了不少研究,现在虽说没有朋友专业,但跟在场的人相比,还是绰绰有余的。

   人们只愿相信他们乐意相信的东西,不是么? 大家在聊什么,真是热闹啊。

   突然,从楼梯口传来一个沧桑而威严的声音,一刹那便平息了大厅里的喧哗。

  亲戚们收起调笑的嘴脸,全部恭恭敬敬站了起来。

   沈家老夫人终于来了。

   自从三年前老爷子离世,沈家大权就全部落入沈 老太手中,全家上下小到内部矛盾,大到公司经营,一律经由老夫人裁决。

  她的存在有如慈禧皇太后,一手握着在场众人的生死。

   那茶具是东林送的吗?给我呈上来。

   扫视了一圈大厅,沈老太犀利的眼神停留在叶沧海脸上:你刚刚说,东西是赝品? 嗯。

   叶沧海点头。

   此时沈东林的脸都白了。

  别的亲戚能糊弄,老夫人什么世面没见过?据说她娘家当年还是做古董生意的,这要是真给她看出来茶具是假货,丢脸事小,老夫人动怒可就糟糕了! 妈的,到时候就一口咬定自己也是被骗的,先蒙混过关再说…… 好端端的真古董,你做什么污蔑我孙子? 了无生息的三秒之后,沈老夫人猛然抬头,逼视着叶沧海,厉声质问道。

   沈含雪不可置信地看向叶沧海,又看了看沈东林。

  尽管不明白为什么叶沧海会鉴别古玩,但她还是相信不久前叶沧海说的话的,毕竟沈东林惯于投机取巧,他的表情也出卖了真相。

   可眼前又是怎么回事?难道真是叶沧海污蔑了沈东林? 我没有,奶奶你仔细看这落款…… 叶沧海也愣了下,话未说完就被沈老夫人不耐烦地挥手打断:仔细看?你是在笑话我老眼昏花,真假不辨吗?这就是明官窑的茶具,我说是就是! 行了叶沧海,你长本事了啊,连老夫人都敢质疑顶撞? 还不给东林道歉! 奶奶,您消消气,别跟个废物一般见识。

   拳头攥起又放开,叶沧海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是啊,他有什么好争的?沈老太哪里不辨真假,比起真相,她宁愿选择袒护沈东林而已。

   比起亲孙子的脸面,自己这个废婿的尊严又算得了什么呢? 啪—— 闹哄哄的大厅里,忽然响起一声响亮的耳光。

   叶沧海直挺挺站在原地,凝视着面前眼含泪光的沈含雪,左脸微微显出几道血痕。

   你故意的吗?! 咬牙瞪着叶沧海,一滴泪从沈含雪眼角滑落:我为什么会相信你! 沈含雪一向很坚强,哪怕生活不如意,也鲜少在大庭广众下显露脆弱。

   可是今天,彻底把她的尊严踩在了脚下。

   叶沧海深深叹了口气:我很抱歉。

   他不会责怪沈含雪的绝情,更不会生她的气。

  想想过去三年,自己背负着的羞辱和嘲讽,沈含雪不也背了一份吗?人们对他叶沧海的恶意展现在明面,扎向沈含雪的刀子却藏在暗处,并且每一把都淬了毒。

   而一切的原因,只是因为沈含雪被迫嫁给了自己。

   别跟我说抱歉,这话该给沈东林说。

   咬着嘴唇低下头,沈含雪羞愤难当,恨不得立刻消失。

   如果不是叶沧海非要逞强,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般田地?本来亲戚们就等着看她和叶沧海的笑话,这不是上赶着自寻难堪吗? 听了沈含雪的话,叶沧海点点头,来到沈东林面前低声说:抱歉。

   现在知道错了? 笑嘻嘻凑到叶沧海耳边,沈东林道:好心给你提个醒,以后强出头之前,记得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就算你说的是实话又怎样?老夫人哪怕看出来,也只会选择帮我,懂吗? 他的话刺痛了叶沧海的耳膜,可现实就是如此无奈。

   这场真假风波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人们便又三三两两扎堆在一起,谈论其他的话题去了,没有谁再多看叶沧海一眼。

   废物一个,永远挣扎在最底层,没威胁没尊严,看他有什么意思? 当然,除了沈含雪。

   此刻的她渐渐冷静下来,终于意识到自己先前似乎判断出现了失误。

  叶沧海的人品她很清楚,虽然窝囊,可从来不会说谎。

  刚才的局面,沈老太护犊子的态度多么明显,只是她当时情绪激动,忽略了这一点。

   想起沈东林事后得意洋洋的嘴脸,沈含雪厌恶地皱了皱眉头。

   难道说,自己真的错怪叶沧海了? 我不该打你。

   思考再三,沈含雪悄然走到叶沧海身旁:是我冲动了,你想要什么补偿,回头随时告诉我。

   不至于。

   叶沧海摸了摸脸颊,细小的伤痕已经结痂。

   怎么不至于?我不想欠你什么,是我的过失,我就会承担。

  你好好想想吧,省得将来离婚时,不清不楚算账。

   沈含雪目光坚决,说完就转身要走。

   互不相欠……叶沧海的跟上前一步,突然问道:你想不想,看看改变后的叶沧海? 沈含雪没有回头,精致的脸蛋笑得凄凉:别说些没用的话了。

  你在沈家一天,总会被打压一天,如果你真有实力,又怎么会白白被笑话三年呢? …… 眼看到了午餐时间,人们刚在餐桌旁落座没一会儿,一个下人忽然急匆匆跑进大厅,附在沈老太耳畔嘀咕了几句。

   叶沧海埋头吃菜,丝毫不关心主桌上发生的事。

  他的位置被排在角落里,跟一帮佣人挤在一处,离沈老太那桌远得很,却还是清楚听到了老夫人诧异的声音:你说什么?有人送礼上门了? 今天是沈家的家宴,按理说并没有外人会到场,再说以沈家在世家里的排行,也不至于有谁刻意专程来示好。

   沈老太想不明白:来人有自报家门吗? 有,那人自称是叶家来的。

   下人一脸茫然:咱们江城世家好像也没有叶家啊…… 非要说关联,大厅里也就叶沧海一个姓叶的了。

  只是根本没有谁会把这件事跟他想到一起,甚至连看都没人往这边看。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dy/1314520&VQb09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