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能让女生看到下面湿的句子

能能让女生看到下面湿的句子 (27080) 2021-07-24 00:20:22


我想作呕,可是不敢表现出来,而是强颜欢笑的看着 娘娘,“娘娘,我表现得怎么样?你也知道的,我是个雏,第一次没经验,都是很快的,我保证,以后不会这样了,求娘娘宽恕我。

  ”娘娘被我说的整张嘴都乐开了花,用她的玉手托着我的下巴,俯下身子,把脸凑过来,“你这小嘴可真会贫,我喜欢,不过娘娘我现在还想来一次,正好可以试探一下你的话是不是真的,假如你还像刚才那样,草草了事,那我就认为你在欺骗我,我会把你拖出去扔海里去喂鲨鱼。

  ”说到这里,我不禁心里不寒而栗。

  “不过,要是你的功夫真的到家,好处自然是少不了你的。

  ”她说完这话,让我瞬间松了口气,娘娘这里不养闲人的,我知道,我现在就等同于是娘娘寻欢作乐的玩物,我是有自知之明的,就算我想把我的第一次留给我喜欢 的人,但比起那些无稽之谈而言,现在的我,命才是最重要的。

  我点了点头后,娘娘就露出满意的笑容,看着我下面又精神起来的 小二哥,一脸饥渴的舔了下舌头,看 样子,口水就快流出来了。

  “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快过来给我躺下!”娘娘的一声令下,我不敢不从。

  我躺在了床上,娘娘直接就是掀开她的石榴裙,坐 在我小二哥处,用她的私处对准 了我的小二哥,这一弄,折腾了我半个小时,中途好几次我都想忍不住,可是为了伺候好娘娘,只有强忍着。

  半小时后,完事了,而 我也累得够呛。

  娘娘一脸享受的表情,从我的身上起来,立马做出一副女王高高在上的样子,洗了个澡后,走到我跟前,从她的包包里,扔给我两张支票,“记住,以后你的身子,只属于我的,要是被我发现,你跟其他女的私通,那我可不会轻饶你。

  ”“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家里急用钱,这两张支票上的钱,足够你妹妹手术费用。

  ”她说着,就一副高傲的样子,离开了。

  而我完全没有心情去想其他的,而是穿好了衣服,走了出去,到船老大那去把支票兑换了钱,然后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慰问了几句,把钱打回去后,就挂了电话。

  我长吁一口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原本打算想好好的休息一下,可是忽然间,我的门被踹开了,一伙人蜂拥而上,带头的,正是 柳姐

  我立马惊慌失措的样子从床上起来,笑面走上去,问道:“柳姐,找我来,是有事?”柳姐一副阴阳怪气的腔调啧啧一声,眼神斜视了我一眼,说:“哎呦,我可不敢,你现在可是娘娘跟前的大红人,我巴结你还来不及呢!”这话很明显,带有很严重的嘲讽意味,我也知道她这次来是干嘛的,是要娘娘给我的钱的。

  我立马耷拉着个脸,不敢说话。

  柳姐直接就是一脚,用高跟鞋踹在了我的肚子上,我后退了几步,一脸憋屈的看着柳姐,“柳姐,我犯了什么错?”“还敢顶嘴是吧?我听说你今天去财务那领了不少的钱,我说过什么不记得了?你既然归我管,那你身上的钱也都是我的,少废话,把钱拿出来!”柳姐依旧是咄咄相逼。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也是不对的,钱我是没有了,顶多就是挨一顿打。

  我默不作声,柳姐用眼神示意了旁边的保镖,让两三个壮硕的保镖把我架起来,而她则是走过来,亲自搜我的身,结果却是一场空。

  说到底,她就是为了钱,此刻,她见捞不到什么油水,就叫人打了我一顿,但却不敢下死手,因为她知道,娘娘最近需要我的身子。

  他们把我暴打一顿后,就离开了房间。

  我的脸上本来就是青一块紫一块的,现在又多了几处新伤,而且全身上下都特别的疼。

  我蹲在墙角,蜷缩着身子,把脸埋在膝盖上,哭了起来。

  我不甘心,我一个大 男人,凭什么被一个女的打?凭什么同样是人,她们高高在上,而我却活得那么下贱。

  我“啊”的一声,发泄了出来,此刻的我,绝望得真恨不得一头撞在墙上,可是我不能这么做,我想起了我家中的亲人,我的妹妹,年迈的父母,她们都指望着我。

  我趴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哭干了眼泪,绝望到极点了。

  然而,我却是这样安慰自己的,等睡醒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第二天醒来,我的眼肿了起来,而且特别的干涩,自从我这几天脸上有了伤后,柳姐就不让我去干人体盛宴了,这也就等同于我这几天荒废了,没有收入,我没办法生存。

  可是我不是富二代,我也不是娘娘这样的人,我得吃饭,所以我想找份兼职,娘娘和柳姐,我是不会去求的,倒是我住在我隔壁的许莹莹。

  她现在是赌场的荷官,在那里肯定人缘特别好,而她之前对我也是饶有兴致的,我倒不如讨好她,然后去她那弄个职位,不管怎么样,能吃上这几天饭就行。

  我叹了口气,走出房间,站在隔壁的门口,徘徊了一会,敲了门。

  许莹莹过来给我开了门,见我来了后,皱着眉头,“你来干什么?还想连累我是不?”说着,她就想要关门,我激动的用手上去卡在门缝上,结果这一卡,卡住了我的手指头,我清晰的可以看出,手指头被卡得出了血。

  我疼的叫出了声,许莹莹见到这一幕后,连忙把门给打开,一脸紧张的对我怒斥道:“混蛋,你干嘛要这样寻死觅活的?”这妮子比起柳姐和娘娘,还算是人性一些,还知道关心我。

  我把手给收回,忍着疼痛,背到后面,“我来是想为之前的事道个歉,还有就是……”“有什么事先进里面再说!”她一副紧张的样子,向着周围东张西望了会,拉着我进了她的房间。

  我也知道,自从她吃了上次的教训后,也知道隔墙有耳,怕被其他人看见,告诉柳姐,再来找她的麻烦。

  进了她房间后,许莹莹让我坐下,然后找了些外伤药,亲自给我擦了下,后又心平气和的坐在我跟前,“说吧,来找我什么事?”从没有一个女孩子,像她这样对我好过,所以我对眼前的女孩子,瞬间刮目相看,从前的她,在我眼里,不过就是个水性杨花的 女人,可是这一刻,她在我眼里,却是最美的。

  我喜欢内在美的女人,许莹莹就是,我没有理会她说的话,顿时看呆了。

  许莹莹用手在我的两眼晃来晃去,“喂,我在跟你说话呢,傻了?”“难不成,你来是还想跟人家那个?”许莹莹说到这里,眼神看了下我的小二哥,更是用手试探性的摸向我那里,“呦,这么快就胀了?”我用手捂住了小二哥,然后看着她,羞红了脸,“那啥,我就是想让你在赌场那给我找个临时工,就干几天就行,不图别的,能吃得起饭就行。

  ”说到这里,许莹莹捂着嘴笑了起来,“真没想到,我们娘娘身边的大红人,竟然也会说这种话?你是在逗我玩呢?”我说这话确实有些荒谬,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我背后的心酸,她不知道。

  我来这里不是自寻苦吃的,被她这么一笑,我感觉我的自尊受到严重的践踏,所以我很快就摆明了我的立场,“你如果不帮我的话那就算了!”我说着,就站起身来想要离开。

  许莹莹拉着我的手,“别急,我又没说不帮你,不过你现在可是娘娘的人,我可不敢背着她帮你什么,但是你要是给我点好处,那我还可以考虑一下!”我知道她这话,是在暗示着我,让我上她,可是我一想起娘娘昨天对我说的那句话,整个人瞬间就不寒而栗。

  许莹莹见我犹犹豫豫,就问我怎么了,我也如实的跟她说了,她听后又是笑了笑,说:“你可真实在,这件事除了你我知道,还会有第三个人吗?”她说这话是有那么几分道理,可是我现在真的不敢拿我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许莹莹就主动了起来,开始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摸,没几下,我就被她挑逗得难受了起来。

  我心想,死就死,要死也要做个风流鬼,毕竟做什么事都要担当风险,我要是连这点胆子都没有,以后还怎么敢跟人说我出来混过。

  看着她那一脸的媚态,再加上手上的挑逗,很快,我这个没什么经验的人,就难以忍受了,一把把她扑倒在床上,粗暴的亲吻着她,她也发出了轻微的恩啊声。

  “咚咚!”这会,门外有人敲门。

  我瞬间穿好衣服,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寻找可以躲藏的地方。

  我一眼看到的就是床底下,可是床底下的缝隙特别的小,根本不够我钻的,所以,我只好躲进了衣柜。

  许莹莹也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整理好衣服发型后,走到柜子面前,小声的对我说:“是 洪爷来了,你千万别发声,他可是娘娘请来的贵宾,你是惹不起的。

  ”我“恩”了一声后,见许莹莹走到了门口处,打开了门,瞬间听见了一声猥琐的笑声,“宝贝,可想死我了,多长时间没去我那了,这会我来,你可别不欢迎我。

  ”许莹莹立马发挥起了她风华绝代的骚姿,用娇滴滴的声音对洪爷说:“哎呦~洪爷~您说的是哪里话,人家这不最近几天工作比较忙,没来得及找您,您来当然欢迎了,您等会,我给您沏茶。

  ”洪爷一把抱住了她,直接就走到床跟前,把她扔在床上,脱下自己的衣服,扑了上去。

  这洪爷我是知道的,他也是个混江湖的老油条了,是天斧帮一名堂主,在这艘船上,承载了不少帮派头子,他们之所以来,全都是来捧娘娘的场,这足以证明娘娘的江湖地位,同时让我也知道了,在娘娘一脸不食人间的美貌背后,她还存在着其他的身份,要不然,她一个富婆,不可能会有这么多黑帮头子来捧场。

  当然了,许莹莹也不是吃素的,她能在这艘船上混这么久,凭的,就是她的美色,这些个老家伙,平日里打打杀杀的,威风凛凛的,但就是缺女人。

  因为没一个女的,愿意跟一个打打杀杀过日子的人。

  看洪爷那猴急的样子,肯定就是憋坏了。

  许莹莹被她亲了几下后,推了她一下,说:“洪爷,您别这么猴急,反正我早晚都是你的,您这次来,带(极品少妇的诱惑)了什么好处给人家?”洪爷露出猥琐的笑容,用手指指了下许莹莹的鼻子,“小宝贝,就知道你想要说什么,好处嘛,你等着。

  ”他说着,就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一翡翠镯子递给了许莹莹,许莹莹看了后,两眼放光,直接就接过来,带在了手上,“洪爷果然讲究,这么贵重的东西都舍得送。

  ”“那是,我洪爷是谁,小宝贝,怎么样,喜欢吗?喜欢的话,那你也得给我点好处不是吗?”他说着,就面露猥琐,对许莹莹做了那种事,然而他也跟之前的那位没什么区别,没几下就完事了。

  许莹莹躺在一边,一脸无趣的样子,跟洪爷聊着,大多数都是些淫言秽语,可是忽然间,洪爷谈起了他们天斧帮的事,他对许莹莹说:“宝贝,说实话,过阵子这艘船就不太平了,你呢,到时候跟着我,放心吧,有我罩着你,保你相安无事。

  ”我一听这话,立马神经紧绷,把耳朵给竖起来。

  许莹莹问洪爷这话什么意思,洪爷却吞吞吐吐的,说不出个所以然,但是看许莹莹的样子,就知道她是有多好奇,就在洪爷面前撒娇,“你如果不对人家说的话,人家以后可就不愿意搭理你了。

  ”洪爷很疼爱许莹莹,所以立马一副紧张的样子,“我说,我说,宝贝,不过你得答应我,这事情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不许告诉其他人。

  ”许莹莹答应了他,他才说出了口,原来这艘船上的三大帮派,早在上船之前,就互相勾结好了,要抢夺这艘船上的所有财产,而且还要把娘娘给轮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因为船在公海,他们想杀人,随时都有可能,只是顾忌着娘娘的势力,才没有动手。

  看来自己待在这个地方,也是九死一生。

  虽然娘娘待我如同狗一样,但是她好歹也给了我好处,让我妹妹的手术得已实施,所以她对我也多少有恩,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这些个家伙给害了,而且,就算娘娘被抓,我能安全的活着回去?不能!所以,我得做好心中的打算。

  许莹莹听了他的话后,大吃一惊,很快又跟个没事人似的,依偎在洪爷的跟前,说道:那你可得记住了,到时候拉人家一把。

  洪爷摸着她的脸,猥琐的笑着:放心吧,有我在,就能保证你的安全。

  许莹莹笑着看着洪爷,陪他聊了几句后,因为我在的缘故,所以他急忙的支走了洪爷。

  洪爷离开后,许莹莹白了我一眼,“刚才我两说的话,你全都听见了?”我明白,祸从口出的道理,所以有时候,我不得不圆滑一点。

  我否认了,说什么都没听见,许莹莹这才对我笑了笑,拍着我的肩膀,冲我抛起了媚眼,“行了,今天放过你小子,你的事我会帮你的。

  ”她说着,就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一句话的事就摆平了,给我找了个服务生的活,其实就是给人家端茶倒水的,也就干这几天,一天一百,如果有眼色的话,偶尔还能得到一些小费,反正总比没有强。

  我冲许莹莹答谢后,就离开了她的房间。

  接着在周围转一转,面朝着大海,舒了一口气,老实说,我心里害怕,怕自己不能活着回去,我想就算我现在去娘娘那,把我听到的这些话告诉她,她也不会相信,因为她是高高在上的娘娘,自负是她的写照,她深信,那些个帮派都忌惮着她的实力,不敢乱来,而我则会吃亏,被她说成是挑拨离间,迁怒与她,搞不好真会被丢到海里去喂鱼。

   美国芝加哥大学一项新 研究显示,喜欢 熬夜女性(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通常 拥有接近男性的情感冒险 倾向(例如一夜情等),并且不擅长维持长久的两性关系,结婚倾向也较低。

  研究人员发现,男人拥有的皮质醇和睾酮普遍比女性高,而 夜猫子类型女人体内的皮质醇含量与男性相当。

  高皮质醇水平意味着充沛的活力,兴奋度,压力以及较高的认知功能。

  一些研究已经表明,成功人士通常拥有较高的皮质醇水平。

  研究人员认为高皮质醇水平可以解释为何夜猫子类型的女性愿意承担更多的风险。

   情感关系变化和 性行为冒险换句话来说,晚睡的女人更容易发生情感关系变化和性行为冒险,而早睡的女人更倾向于维持稳定的两性关系。

  熬夜是人类穴居的先祖在哄小孩睡觉后进行鱼水之欢遗留下来的习惯。

  “从进化的角度来看,熬夜方便男女进行短期交配,进行一夫一妻关系以外的性行为。

  ” 该研究发言人Dario Maestripieri在接受《UChicago News》采访时说:“当成年人干完活,哄完孩子,到了晚上如果变得活跃,就会增加社交以及交配的机会。

  ”此外,夜猫子型的男人比早睡型的男人性生活多出一倍。

  然而,由于睡眠不足有可能导致脑损伤,也许夜猫子们应该在性伴侣和脑细胞之间作出取舍。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dy/1314520&RAiN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