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说你水多表示/bl地铁公车高H/我五年级女生长毛了



只不过我也就是和她逗趣,毕竟我此刻的心思全都放在 何嫣然身上了。

   女人嘛,当然要玩有情趣的。

  就比如这种轻车熟路的熟女,拍拍她的屁股就知道是要换个姿势,而对于少女,恐怕对于你的邀请,可能会直接莫名的生气。

  越想我的脚步越轻快,尤其是对于刚刚成功教训了一个女人,此刻我又满血满蓝的走到了何嫣然的办公室。

  下节课是全班课间操时间,我直接给体育委员买了一瓶红牛,随便弄了一个借口请了一个假。

  我选在课间操过来也是因为,这个期间唯一从来不去的就是何嫣然,这恐怕就是 女神的特权,就连学校里的主任都大开通道之门,其他老师哪敢攀比。

  不过谁能想到这个女神在别的男人身下是何等的风Sao呢!我走进她办公室的时候,何嫣然正在涂口红,对着镜子认真的描摹嘴唇的形状,那认真的样子不知道又要去见哪个鬼男人。

  贱人!别人都可以睡,到我面前又来装婊子,立牌坊。

  一股无名之火噌噌噌的就冒了出来, 我想都没想,大步流星的就走了过去。

  何嫣然听到脚步声,抬头看见是我,整个人直接黑着一张脸。

  “出去! 李贡你是被哪个老师又叫过来罚写还是罚站我是不管,不过你最近最好不要出现 在我的面前,不然的话,我一个老师,要对付你可是容易的很。

  ”何嫣然明显不想提起之前和我在一起的那个夜晚,还有她设计删掉的视频。

  甚至于在和我说话的时候,何嫣然还带着一脸的厌恶。

  呵!瞧不起我?我倒是想要看看,接下来她究竟想要如何的猖狂。

  何嫣然的冷嘲加警告我吃过很多次了,这个女人也一次比一次嚣张,恐怕也是被我逼急了,所以每一次的反弹都带着些报复的味道。

  只不过这样的反转才更有意思不是吗?我仿若没有听到何嫣然的呵斥,悠然自得的找了一个靠近何嫣然的位置坐好,从兜里拿出手机,点击了一个视频。

  “李贡,你快点离开,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最好收一收,不然的话,我会直接向学校申请把你开除!”何嫣然可能被我的淡然给惹出了火, 眼睛瞪的溜圆,手里的睫毛膏直接扔在了桌子上,言辞犀利的警告道。

  “不着急,何老师,你先看完这个视频再说。

  ”我指了指手机屏幕,此刻伴随着女人娇喘的声音,好戏正在上演……“放肆,你以为自己算个毛啊,你——”何嫣然 看着我把手机递到她的眼前,此刻终于说不出来话了。

  “何老师,这个你要是不喜欢的话,也可以随便删,我还有很多,只要你开心,哪怕你一天删一个都行。

  ”我靠在教师的椅子靠背上,这沙发椅舒服!(姐弟乱欲)比我在教室里的破板凳强多了。

  我浑身发放松,甚至都没有睁眼睛去看何嫣然的表情,早上起的有些早,此刻躺在这舒服的地方,我都打算好好的咪一小会。

  何嫣然眼神发狠,紧咬着嘴唇,咯吱作响。

  “李贡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复制了多少份!”我耸了耸肩膀,直白的看着刚刚还在叫嚣的女人,看吧有时候女人也不能够太傲了,不然苦的不还是自己。

  我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告诉何嫣然,如果她听话的话,那可能一份都没有,毕竟我是一个喜欢听话的好老师,就如同她喜欢听话的学生一样。

  “你,你——卑鄙!”何嫣然费力的吐出两个字,我却知道她同意了。

  漂亮的女人都很聪明,何嫣然妥协了,这一次是有些无力的妥协了,我知道这个女人真的是答应给我上了。

  那一瞬间,我激动的心脏都要炸裂了。

  虽然何嫣然没有直白的说,我也没有那种可以预知未来事情的眼睛,可是我就是该死的知道了,那种强烈的感觉,刺激着我浑身上下所有的细胞。

  不过卑鄙?呵!这女人还真好意思说。

  我真的不想要去戳穿何嫣然一次又一次耍我的经过,不过好男不和女斗,更何况还是一个要归属于我李贡的女人。

  “想好了?何老师,这可不是我逼你的。

  ”我得了便宜还卖乖。

  虽然让人感觉有一点无耻,可是那种超脱于情感上的激动,让我整个人都有些疯狂。

  “是,我想好了,你没有逼我,我就是想要给你上,你满意了吧!”何嫣然梗着脖子,似乎也在和我赌一口气。

  我看着何嫣然,这女人是似乎是被气到了,胸口起伏不定的喝着茶水,褶皱的裙摆将将搭在她的大腿上,而那诱人的黑色丝袜,每一项都刺激着我的双眼。

  那一刻,我身体里的血液都喷张了起来,凶如波涛的Yu望让我看着何嫣然的眼神越来越不淡定。

  我激动的将她按在了办公桌上,对着她高耸的丰盈,肆无忌惮的探了过去。

  “李贡你疯了,这里可是教师办公室。

  ”何嫣然愤怒的惊叫了一声,如果不是害怕门口清洁的阿姨发现,恐怕一巴掌就打在我的脸上了。

  我也不知道我倒是不是受了刺激,我只知道,我太兴奋了,那种激动的快感是100个片子都比不来的。

  何嫣然神色紧张的看着我,双手护住自己的丰盈,眼神带着丝惧怕,却又露着微微的期待。

  鬼知道这个女人究竟是打算欲拒还迎,还是心里根本就在期待。

  我此刻的脑子里没有一刻停留,也懒得思索。

  我的身子紧紧的压在何嫣然曼妙凹凸的躯体上,扒开她的手,感受着她的发抖,在我掌心之下的颤栗,惶恐……我的手穿过她的连衣裙,摸到她的Xiong衣,何嫣然脸色一白。

  惊慌失措的看着办公室的门口,似乎在担忧会不会突然间闯进来人。

  那的思绪被绊住,我却得到了更大的空间,尽管何嫣然还在脸色涨红的躲闪着我的进攻,可是她的整个人都在慢慢的疲软,逐渐的配合着我。

  当何嫣然的手轻轻的搂主我的后背,我激动的差一点直接喷射了出去。

  我知道她妥协了,凌乱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唇瓣上,锁骨上……一路向下,我眼睛炙热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恨不得一口一口的把她吞进肚子里。

  “小心!水,水要——”何嫣然感受到耳边已经倾斜的茶杯,娇软的拳头推拒着我的胸口。

  我微微的眯起眼睛,看着身下脸色绯红的女人,故作不解的问道。

  “哪里的水?多吗?会不会把我给淹了?”何嫣然眨巴着眼睛看着我,似乎还没有从我的话语里参透其中的奥妙,紧接着片刻功夫,整个人浑身都发起了热。

  “讨厌!”何嫣然含羞带嗔的瞪 了我一眼,整个人却更加贴合我的身子。

  我就知道,这种耐不住寂寞的女人,哪里有那么纯情!有时候就是如此,即便是再风情的女人,也喜欢被男人呵护。

  曾经偷看过刘峰那不负责任的自己爽完就撂挑子不干的把戏,其实我嫉妒一半,心疼一半。

  甚至我暗暗的发誓,如果这个女人是我的,我就让她每一天都爽上天!我们两个人沉迷在一种紧张的奢靡里,她迷离的眼神,我紧绷的神经,在短暂的接触下,竟然生出一丝偷情的快感。

  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从一声哨响之后,表示着课间操的结束。

  何嫣然整个人都慌了,挣扎的力气更加的大了,浑身竭尽全力的在我身下扭动。

  “不,不可以,李贡!……会有人过来的!”何嫣然奋力的和我求饶,急切的推拒着我的靠近。

  “李贡,你听我说,只要你松了我,等回家,回家你想怎么玩我都答应!”何嫣然似乎乱了阵脚,眼睛泛着水珠的对着我求饶。

  怎么样都可以?确实是个不错的决定!只不过,我怎么就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又在耍我。

  再一再二,我要是再被耍一次怎么办?这个女人明显可信度不高,这种把戏也不是玩了一两次了。

  我非但没有把手推出去,反而更加用力的握住那团柔软,在何嫣然呜咽的声音中,逐渐的加快我揉搓的速度。

  再说我才吃了一点的肉腥,怎么可能放弃。

  更何况这办公室是个套间,她在小间的隔断里,就算是办公室里进来了人,也不一定知道。

  怎么就不可以了,难道她在电影院勾搭的时候,就没有想到被人发现!我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了,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此刻就在我的身下,并且她明明都已经答应我了,还是不让动,我怎么可能受的住!可想而知,何嫣然的抗拒,换来了我一波更加强势的进攻。

   苏瑞听都不想听她们的条件,直接了当的 说道:“不行,我什么条件也不接受。

  爱吃 不吃,你们不吃,我一个人吃,吃不完明天带到公司吃。

  ”秦 月儿听了率先发难道:“ 姐夫你怎么这样?明天姐姐回来我要告诉她,你欺负我!”上次秦雪用秦月儿试探苏瑞,就让苏瑞算的上是焦头烂额了,听到这次小姨子打算亲自给秦雪吹风,苏瑞立刻态度软了下来。

  前段时间堂哥秦亦然的事,搞了一个乌龙,苏瑞心里对老婆是又爱又怕,还有愧疚,这个时候就更不想得罪小姨子,从而间接得罪老婆了。

  于是他无奈的皱眉说道:“行行,行行!你们说吧,别太过份,就没问题。

  ” 文倩看状道:“瞧把你怕的,我们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你还怕我们把你给吃了啊,你以为你是鹿晗啊,充其量也就是个黄渤,还没人家有才。

  ”苏瑞一阵无语,没黄渤情商高,这他认了,但才华这玩意,要看在什么领域了,更何况他觉得自己怎么也比黄渤帅多了。

  文倩这话说的太伤人了。

  不过苏瑞没打算跟 这两个 问题少女打嘴仗,他知道只要一接嘴头,就没完没了。

  于是道:“赶紧说吧……”文倩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呀,就是我们玩 真心话 大冒险怎么样?”苏瑞摆摆手道:“没听说过吃饭还能玩真心话大冒险的,不玩!”他知道这两个古灵精怪的问题少女怪招层出不穷,真玩的话,不管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他都吃不完兜着走。

  “你就跟我们玩嘛,你是不是想让我们去酒吧,找别的男人玩啊?你要是不玩,我就跟文倩去酒吧了!”秦月儿的话有点威胁的意思。

  苏瑞听了之后,态度有点松动,心想,虽然小姨子跟文倩都是淘气包,整人专家,但是他吃鳖是因为爱护她们,出去之后,就凭这两个小妞遇上狠人,非出事不可。

  “好吧,那我们以一个小时为限。

  我要早点睡,明天要见客户讲方案的。

  ”“一个小时怎么够,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起码三个小时,姐夫现在才七点多,你猪啊,八点就睡。

  十点再睡啊!”“我还得准备文件啊,你当我全靠临场发挥啊,一个半小时,不能再多了!”“姐夫你就陪我们玩会嘛,我们两个人玩,很无聊的。

  ”秦月儿和文倩两个人一左一右,抱着苏瑞的胳膊又摇又晃,两对丰满而又柔软的胸脯在苏瑞的胳膊上擦来蹭去,弄的苏瑞的心也跟着软了。

  “好吧,好吧,两个半小时,别讨价还价了。

  ”最终于两个半小时成交。

  兴奋的文倩跑回房间抱出两箱啤酒来,看的苏瑞吓了一跳,这两个问题少女什么时候买了几箱啤酒回来,他的心里不免升起了一丝不详的感觉。

  这段时间他可没少被秦月儿和文倩捉弄,不过还好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苏瑞虽然生气,但是看看她们青春美好的脸庞,再被和声细气的说上几句对不起,心里的一点点不快也就烟消云散了。

  上了饭桌,三个人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

  规则倒是很简单,手心手背,单的那个人输,然后可以在真心话和大冒险里选一个来做。

  不想做,不想说也可以,喝酒就行。

  不出意料第一次苏瑞就输了。

  “姐夫你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文倩也随着秦月儿管苏瑞叫姐夫。

  苏瑞沉吟了一下觉得还是选真心话比较好,反正她们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心的,有很大的回旋余地。

  于是答道:“真心话。

  ”“那好,姐夫你听好问题!”文倩狡黠的笑了笑道:“你在姐姐之外,有过别的女人吗?”苏瑞被这个问题吓了一跳,这也太那什么了吧,不过还好他早就想好,不说真话,而且跟许晴柔只能算是一夜情吧,根本谈不上是他的女人,于是淡然的回答道:“我跟秦雪是初恋啊,我当然没有其它女人了。

  ”这个回答文倩和秦月儿都不是很满意,不过她们却轻轻将苏瑞放过。

  就这么轻松过关了,苏瑞感觉有点应付起来也会很自如的感觉。

  但接下来苏瑞又输了。

  “姐夫还是真心话吗?”苏瑞点点头。

  这回换秦月儿来问,秦月儿道:“姐夫你除了姐姐之处,还跟别的女人睡过吗?”苏瑞不满的说道:“这不是答过了吗?”秦月儿笑道:“问题明显是不一样的呀,姐夫!”苏瑞仔细想想确实有点差别,不过他只要按照刚刚的方法回答就行了,于是他故作镇定的回答道:“当然没有啊。

  ”文倩忽然凑了过来,脸都快贴到苏瑞脸上了,苏瑞赶紧躲开道:“你干嘛!”文倩狡黠的笑道:“姐夫,你不老实哦!”秦月儿也逼近苏瑞道:“姐夫你说谎了哦!”苏瑞看到两个问题少女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不由有些惊慌。

  不管怎么样,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又不是搞间谍的,心理素质没那么好。

  苏瑞心里不禁想道:是不是这个两个问题少女发现了什么?不过他仔细的想了想,还是想不出来有任何被文倩和秦月儿发现的理由,因为除了那天那次,他跟许晴柔再也没有单独见过面,连下班都没一起走过。

  要是发现的话,早就应该发现了,不可能等到现在。

  难道是刚才说的话里有什么破绽?“姐夫,我们都看过美剧不要对我说谎,你说话的时候眼睛往右上看,脚尖又朝着门口的方法,分明就是编谎话!没想到啊,你这个浓眉大眼,貌似忠良的老实人也在外面乱来了!你对的起我姐,对起我和文倩吗?”苏瑞都让秦月儿给说蒙了,看个电视剧就能判断别人是不是在说谎?这也太扯了吧,再说了,在外面乱来,跟秦月和文倩有什么关系,这都哪跟哪呀?于是苏瑞决定死扛到底,拒不承认:“别诈我,你们那套我小学就玩剩下了,还能不能好好玩?不能好好玩,快点吃饭,吃完我要洗碗。

  ”不过两个问题少女的行动,再次出乎了苏瑞的意料,她们对视了一眼,又轻轻把苏瑞放过,继续再开一局。

  第三局,苏瑞还是一个输字。

  苏瑞惊讶的说道:“你们俩个是不是串通一气了?怎么你们老是同样的?”文倩狡黠的笑道:“我们俩个心意相通而已,可没做什么暗号,姐夫你不要冤枉人哦,愿赌就要服输,总说有内幕的都是输了的人。

  别输不起哦!”苏瑞也没办法,玩了她们的游戏,想不被她们耍似乎是不太可能了。

  “那我这次……大冒险吧。

  ”苏瑞感觉真心话已经玩不下去了。

  文倩听到苏瑞选择了大冒险,立刻跳了出来叫道:“我来我来!大冒险就是你要脱下秦月儿的小内内!”苏瑞听了,下意识的朝秦月儿瞄了一眼,只见秦月儿今天穿了一条短的连屁股蛋都露出的热裤,文倩这个要求实在是太黄太暴力了!“请恕臣妾做不到,你这哪是大冒险,你让我去死算了!”文倩瞪大了眼睛道:“这有什么难度?我很照顾你了好吧,你去脱,月月肯定不会太过于刁难你的,小姨子有一半屁股都是姐夫的,这句话你没听过?月月你不会反抗的,对吧!”秦月儿满含着笑意的用力点点头。

  苏瑞心里暗叫,两个女流氓,不过他也知道这两个纯粹就是想耍他,调戏他而已。

  哪有那么多便宜事,以为在拍18禁的电影吗?“我认你们狠,我喝酒还不行吗?”说着苏瑞拿起一瓶啤酒,仰起脖子一口气干了下去。

  原来苏瑞的酒量不算好,但是自从上被文倩灌过,又经历过许晴柔那件事,加上这段时间不时的在家要陪这两个问题少女喝点,不知不觉酒量就练了上来。

  一瓶啤酒算是小意思了。

  干完了啤酒,苏珊道:“再来!”这次他决心要找出秦月儿和文倩串通一气的证据。

  手心手背,几经平局之后,结局不出所料,又是苏瑞一个人手心,秦月儿和文倩都是手背。

  “姐夫,你又输了,你是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还是喝酒呢?”苏瑞笑笑道:“真相只有一个,这一切我已经看穿了!”秦月儿和文倩惊讶道:“姐夫你在说什么?”苏瑞冷笑道:“还在装,我都看出来了,小月你一直盯着文倩的嘴巴在看,她如果开张嘴,你就出手背,她如果闭着嘴,你就出手心。

  我可以陪你们一直把平局玩下去,玩两个小时,不过我没空,所以我选择揭穿你们!”秦月儿和文倩见被苏瑞揭露,两个人一点都不尴尬,文倩更搂住苏瑞的胳膊说道:“姐姐经常说,虽然你长的丑,但是你聪明啊,果然今晚你证明了你自己!”苏瑞被文倩弄的哭笑不得,甩开文倩的手道:“我不聪明,我只是反推而已,好了,没空陪你们玩了,你们还吃不吃?不吃我收拾桌子了。

  ”“吃!不吃多浪费!”一顿饭吃完,苏瑞收拾完桌子,去洗碗,秦月儿和文倩破天荒的要进厨房帮他洗碗。

  “行了行了,你们有这份心我就很开心了,厨房地方小,人太多转不过弯,你们休息吧!”苏瑞说完回头去水池洗碗,结果洗着洗着感觉到身后有人过来了,他回头一看,是文倩。

  再往远处看看,秦月儿不知道去哪里了。

  “你干什么?别把你衣服弄脏了,躲远点。

  你不跟小月玩,跑这来又想作弄我?”文倩听了苏瑞的话,不满的说道:“你说什么呢,我们捉弄你,不是喜欢你嘛,别的男生求着我们捉弄他们,我们还不愿意呢。

  ”苏瑞心想,这天下还有这么贱的男人?跪舔派的宗师级人物?“好好好,算是我说错话了,我道歉,不过厨房地方小,有事一会再说吧。

  ”文倩却不肯出去。

  她好奇的问道:“姐夫,你是不是那方面不太正常啊?”“什么?”苏瑞一时没反应过来文倩在说什么。

  文倩却用手托着下巴,摆出一副思考的样子,又自问自答的说道:“也不对,那天我试过啊,很大也很硬!不像是有问题的样子。

  ”苏瑞一听这才反应过来文倩原来是在说那个事情,想起曾经跟文倩两个人独处一室,还在同一张床上,自己的弱点还被文倩给掌握了几秒钟,不由老脸一红。

  “既然很正常,那姐姐总是加班不在家,你就不想解决一下吗?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们都查过你的电脑了,连小电影都没有的!”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dy/1314520&Jv5bv9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