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之迷情教室|男朋友把我丢在床上开始啃



“退婚?这么缺德的事你也干得出来?要是那蛇妖生气了怎么办?” 杨羽的意思很明确,我是不同意退婚的,退婚可不是我的目的哦,要是这傻二狗爹知道这杨羽这么阴险,做婊子还想立牌坊,估计想杀了杨羽的心都有。

  “下周我亲自去,彩礼也不要了,顺便带点东西,已示诚意,大师觉得如何?”傻二狗爹一脸迷茫。

  “嗯,不错,我看你儿子的邪气也快渐渐散去了!”杨羽刚一说完,那 村妇就跑出来大喊着:“老爷,傻二狗好了,红疹都退了,真是邪门。

  ”“哎呦,你真是大师啊!晚上一定要留下来吃饭!”杨羽是百般推谢,终于把饭局给退了,但心情一下子轻松了下来,回头看看送别的傻二狗爹,心中暗自窃喜:把你给卖了,你还帮我数钱!至于下周傻二狗爹会不会来退婚,其实杨羽心里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刚才的一场戏,杨羽感觉自己是演得天衣无缝,这多亏了事前的信息收集,才敢这么大胆赌一把。

  人生,到处都是赌博!天色已近黄昏,夕阳西下!杨羽加快了爬山的脚步,这村子又没什么旅馆,借宿还真不习惯,于是还是决定连夜赶回去。

  可杨羽的脚步显然没有太阳西下的速度快,这刚到山顶,天竟然真的黑了。

  完了,这不是又是迷路的命?杨羽拿着手电筒照着路,路越来越小,越来越不清楚,更郁闷的事,这荒山野岭,漆黑一片,没有一丝的人气,静得可怕。

  杨羽几次想晚上出去走走, 小姨都告诉他,别往后山走,那里有山鬼,杨羽每次都会呵呵一笑,感觉非常幼稚。

  可自己真的独自一人,在这片大自然中时,也感觉到丝丝的寒意。

  黑夜的大山,谁知道隐藏了些什么?杨羽深深得吸了口气,发现自己不敢往前走了。

  前方右侧竟然是个坟墓,农村还是土葬,很显然这个坟墓里面‘住’了人,杨羽用手电筒照了照,咽了口气,白天他还敢走,但是晚上,一个人,荒山野岭的。

  “有什么好怕的,这世上又没鬼,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过等等,我印象中,我过来时,没有看到过这座坟墓啊,难道?”杨羽连自己都记不清了,杨羽一口气走了过去,头都不敢抬,总感觉坟墓里有双眼睛在盯着他。

  可刚过了坟墓,前面一片杂草,竟然没路了。

  “我咧了个去,我就不该感夜路,我逞什么强!”杨羽后悔了。

  深处荒山深山中,没有方向,没有路,甚至连手电筒的电随时都可以用光,怎么办?杨羽一片迷茫。

  只好拨开杂草,循着点方向,一点点往前走!就在杨羽快绝望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些许灯光,杨羽擦了擦眼睛,以为自己看错,或是鬼火,可定睛一看,真的是灯光啊,就像抓住了根救命稻草!兴奋得往那光点处跑去。

  这里算不上村庄,六七户人家的样子,还开着灯。

  杨羽往理自己最近的那户人家走去,绕过树,拨开杂草,发现这里是房屋的后院,后院很黑,杂草丛生,屋内照出微弱的灯光。

  杨羽刚要起步进后院,些许哗啦啦的声音传入耳朵,杨羽循着声音望去,发现在院子左侧漆黑中有个人影,仔细一看,竟然是个女人正在淋澡。

  靠,这农村怎么到处都是春色啊!杨羽兴奋了,躲起来偷看。

  那女人背对着自己,正拿着水管往身上淋,身子丰满,胸前只看到边缘,臀部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两股很深。

  就在杨羽兴奋之时,屋内又走出来一个女孩,这个女孩看起来才十四岁左右,关键是,她也是裸着身子的。

  “ 郭美,来, 妈妈给你洗洗!”原来是一对母女。

  郭美?杨羽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但是班里没有叫郭 美的女孩子啊。

  倒也不管,继续偷看母女两一起洗澡。

  这小女孩几次转身,杨羽还是看清了。

  “妈妈,草丛里好像有人?”那女孩子眼就是尖,人也敏感,杨羽刚才只是蹲累了,先站一下,竟然就被这女孩子给发现了。

  那村妇一看,还真是个人,喊了声:“谁?谁在偷看人家洗澡呢?”说着,急忙拿起衣服挡在了自己和郭美的胸口和屁股前。

  杨羽知道自己露了馅,知道再躲下去也没意思,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很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迷路了,路过这里,想借宿一晚,不知道可以不?”杨羽也不敢走过去,怕他们误会,何况自己偷看在先,万一她家里的 男人冲出来打自己一顿,那也是要被白打一顿的,谁让自己没理呢。

  “那你先进屋吧!”谁知道这村妇不仅相信了杨羽的话,还请他进屋了。

  杨羽反而有点惭愧,自己偷窥人家,人家还这么好对自己。

  这点农村和 城市又有很多的区别,农村邻里之间,或是碰到陌生人,都是很信任,引用一句话那就叫因为信任,所以简单。

  而城里人却完全不同,他们没有安全感,有戒心。

  杨羽松了口气,晚上总算有着落了,可走进母女一看,发现这村妇竟然就是白天那帮忙扛树的村妇。

  “是你?”“是你?”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惊讶道。

  杨羽觉得这世界太小了,更是印证了自己的座右铭: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没想到这村妇帮了自己两次大忙。

  “ 杨老师?”可惊讶的事还远远不止如此,杨羽竟然听到这女孩子喊他杨老师,可杨羽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难道就以为这女学生赤裸就不认识了?杨老师愣在那里。

  杨羽愣了半天硬是没想起来。

  “我是郭美,上初一,你上周还教我们体育课呢,告诉我们运动有益身体,尤其是跟我们说”郭美说着脸都红了起来。

  杨羽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体育课的一名学生,这初一初二一个班级,三十来号人,二十来女生,才上了一次,杨羽自然没什么印象,只记得当时说,爬山起蹲可以练提臀,让屁股更翘的话,谁知道这郭美还记得自己。

  杨羽有些尴尬,因为今天穿得实在有点寒酸,大大坏了自己大帅哥的形象。

  “原来还是小美的老师啊,快进里屋吧。

  ”村妇可从来没见过什么老师,她一直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有所出息,因为从这爬到浴女村上学,那还真不是一般的远。

  杨羽急忙点了点头,顺便偷偷看了眼那村妇,却发现这洗干净了的村妇哪里还是白天那般模样。

  郭美的妈妈洗干净了身子,看起来年轻多了,三十五左右,原来盘起来的头发也挂了下来,还带着卷儿,虽然遮住了大部分关键部位,但是整个身体的皮肤身材还是看的很清楚,风雨犹存啊,比城里二十几的姑娘还要年轻。

  屋内非常节俭,一进来就是厨房,那叫锅灶,压根不是城里烧的煤气炉,那都是烧的柴火,旁边摆了饭桌。

  左边是个房间,黑漆漆的,啥也看不到。

  “我叫 赵迎,(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你就叫我 迎姐吧。

  ”赵迎从黑乎乎的房间走了出来,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整个人都清秀了起来,这可比城里的少妇要漂亮多了。

  而郭美却是从外面进来,不知何时穿的衣服,这让杨羽很奇怪。

  “我叫杨羽,你也可以叫小羽。

  对了,迎姐,你老公呢?怎么没看见他?”杨羽好奇的问。

  “他?”赵迎欲言又止。

  “我爸爸去外省打工了,一年到头都不回来。

  ”郭美坐到了灶后,倒替妈妈回答了话:“家里很久没来男人了。

  ”“小孩子懂什么,你个乌鸦嘴!”赵迎急忙训斥道:“杨老师还没吃晚饭吧,我下碗面给你,你等等啊。

  ”杨羽这才知道,原来迎姐是留守妇女,突然想起,自己曾经也当过留守儿童,心一下子疼了起来,无比的同情,留守家庭的生活那是心理和生理的双重考验。

  而杨羽也发觉,自己已经饿过了头,肚子都没了知觉,只好嗯了一声。

  赵迎又从里屋拿出了一堆面条,从碗柜里抓出一把青菜,灶上的天花板上割 下了一块腊肉,就开始烧起来。

  郭美今晚却显得很开心,因为在她眼里,这个家已经寂寞很久很久,算下来,已经一年没来过什么男人,虽然她还不是非常懂男女的事情,但是模模糊糊也是知道些事的。

  杨羽见郭美烧柴熏得一脸黑烟,急忙过去帮忙,这锅灶小时候也都是这样烧过来的,一点都不觉得稀奇。

  郭美抬头看看妈妈,发现妈妈面露笑容,郭美已经很久没见妈妈这样发自内心的笑过了。

  “妈妈,杨老师今晚是睡我们家的吧?”郭美不知道怎么问出这么个问题。

  杨羽愣了下,这个问题,他确实没法回答,因为自己确实来求宿的。

  “是啊,你晚上跟妈妈睡,杨老师去你那睡!”赵迎边炒着青菜说道。

  “不要,我一个人,杨老师跟妈妈睡!”杨羽一听,惊呆了,这娃子也太懂事了。

  抬头看了看赵迎,赵迎正一脸尴尬,急忙解释:“你小子乱说什么呢?”“今晚杨老师和妈妈睡哦,今晚杨老师和妈妈睡哦!”郭美喊得更响了更起劲了,虽然她还不是完全明白男女之事,但是她几次半夜被妈妈的呻吟声吵醒,好几次,看见妈妈躺床上,手伸到腿下面,折腾来折腾去,郭美自然明白这代表什么,可爸爸不在家。

  如今,杨老师的出现,一下子让郭美高兴起来,因为妈妈今晚不用一个人了。

  “别喊了,被人听见的,快停!”赵迎已经急了,收留杨羽过夜本来就很容易招人流言蜚语,还这宝贝这折腾,万一真有人路过,那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好了,快别喊了,你晚上一个人睡可以了吧?”赵迎发现拿女儿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先应付下来。

  杨羽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农家面,也许是饿过头了,整整吃了两大碗。

  赵迎和郭美母女俩看着杨羽狼吞虎咽的样子,逗得他直乐。

  “真好吃,以前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呢。

  ”其实杨羽不知道,这点腊肉,母女只有在过节的时候才炸上一点点,满足下嘴馋,平时都舍不得吃,这一下被杨羽吃了一大块,虽然心疼,但这点腊肉换快乐,母女俩觉得很值得。

  “杨老师如果爱吃,就经常来吃吧,我妈妈一定欢迎。

  ”这郭美的嘴巴就是甜。

  “好啊!到时吃光了你们家的面条可别哭鼻子!”杨羽当然乐意来了,这留守妇女这么好的机会偷情,但他心里很清楚母女两的生活必然很艰苦,偶尔过来帮点忙也是好的。

  “你啊,别缠着杨老师了,杨老师还要洗澡呢,快去写作业,睡觉。

  ”赵迎准备还是先把这小鬼头给打发走,不然不知道会说出多少让她尴尬的话。

  郭美调皮得吐了吐舌头,就往外面跑去,接着听到爬梯子的声音,杨羽才知道,原来外面有架木梯,可以爬到二楼,而郭美的房间也在赵迎卧室的正上方。

  “我去给你找些我老公的衣服,你要不将就点穿吧?”迎姐解释着。

  “不,不用了,我不习惯穿别人的衣服,内裤就更不习惯了。

  ”也许穿下衣服还可以,但是要穿他老公的内裤杨羽宁愿裸着。

  赵迎一听,也觉得给老公的内裤穿不太合适,也就随杨羽去了:“要不我先铺下床,等下你直接进被窝,然后我帮你把衣服洗了,明早也许就能干!”杨羽嗯了一声,就往后院走去。

  农村的夜晚本来就是要冷许多,何况这是在山顶,那就更冷了,杨羽将自己脱了精光,就淋起水来,奇怪的事这水竟然是温和的。

  赵迎在里屋铺着床,而杨羽就在里屋窗户的正对面赤裸着身子冲澡,已经整整一年没有碰过男人的赵迎心里自有有所想法。

  不过,让杨羽和赵迎都没有想到的事,二楼的郭美却悄悄的探出了脑袋,目不转睛的盯着下面杨羽的身体看,而从她那个角度看过去,杨羽的整个身子看得清清楚楚,自然也包含那里。

  这让对未知性世界充满好奇的郭美来说,无疑是革命性的,因为哪怕一年前,她才开始发育前,她对这些东西还是没有丝毫的兴趣,哪怕从自己的房间可以直接看到里屋下爸爸压在妈妈身上肆虐的场景她都没任何兴趣,可是一年前,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化了,胸前慢慢发育,下而开始变化,但是最重要的事,她发现抚摸那里会让自己很舒服,这抚摸那里这事是今年无意中从妈妈那学过来的。

  洗完澡,整理了下头发的杨羽又恢复到了之前帅气的模样,所以当赵迎在里屋看见杨羽那么帅气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深怕自己忍不住扑过去,夺过杨羽手上的衣服和内裤就匆忙奔出了房间,杨羽还一头雾水。

  而在杨羽的头顶上,一双眼睛,从头到尾跟着杨羽的移动而移动,这里屋的灯光比起外面就亮太多太多了,郭美很清晰的看到杨老师那东西。

  杨羽冷得急忙钻进了被窝,可这时,他才发现,这房间里哪有地铺?分明就只有一张床!迎姐没有铺地铺吗?迎姐这么主动跟我睡一张床?杨羽觉得自己最近的桃花运有点多,昨晚跟 紫舒大干了半小时,都磨疼了,没想到那么紧。

  而迎姐整整一年未行房事,饥渴是能理解的,毕竟是这个如虎的年纪。

  正上方的小美熄了灯,趴在地板上偷窥着下方,这地板可是木头的,下方可没水泥这么高级的东西。

  之前小美在木板间挖开了个小缝隙,可以完全看见正下方妈妈的房间,心中有股强烈的刺激感,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偷窥这点事。

  其实这时最紧张的应该是赵迎了,赵迎不是故意不铺地铺的,而是实在拿不出像样的棉被了,家里那是真的穷啊。

  出门打工一年多的老公一点消息都没有,甚至没寄 回家里一点钱,赵迎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扛树这种活连壮汉都不敢去,可她明早还得四点起来扛树到隔壁镇,可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带着小美到处乞讨吧。

  结果赵迎越想越气,一肚子苦水哗啦啦的都涌了出来,眼里都是泪,她恨不得趴到杨羽身上大哭一场,杨羽的突然到来,给了她一丝的安全感和依靠。

  赵迎洗好了衣服,挂到了右边的屋檐下,回了屋,锁了门,熄了厨房的灯,低着头尴尬的进了里屋,关了门,拉上了窗帘。

  正不知怎么跟杨羽解释时,杨羽倒先开了口:“迎姐扛了一天的树,回来还给我烧面洗衣服,应该很累了吧,早点休息吧,这山顶比山下冷多了,两个人挤挤还更暖和,如果迎姐不介意的话?”没想到杨羽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赵迎心里听了暖烘烘的,还有人关心她,而且还主动帮自己回避了尴尬。

  赵迎毕竟是第一次背着老公跟其他男人一起睡,总感觉有点对不起,可一想起自己是个女流之辈,有正常的七情六欲,谁让老公一年都不回家呢?赵迎还听说,出去打工的村民还常常组织临时夫妻行房事,谁知道自己的老公是不是和村里的陈娟在外也是这样呢,当时他们俩可是一起去的,搞不好他们俩也正在做那事呢。

  赵迎找了一堆说服自己的理由,可第一次跟其他男人睡还是有些紧张。

  赵迎从衣柜里找出件睡衣,无非就是宽大点的衬衫而已,说道:“杨老师能关下灯吗?我要换下衣服。

  ”赵迎说得很轻。

  “站那多冷,进被窝换吧,我已经暖和床了。

  ”杨羽很有诚意的说道。

  赵迎一想也对,自己本就怕冷,就畏畏缩缩的爬上了床,也不敢看杨羽。

  杨羽拉了拉床头的灯,房间里顿时漆黑一片。

  小美发现啥也看不见了,一阵失望,就爬回了被窝。

  赵迎轻轻地爬上了床,脱下裤子,伸进了被窝,接着脱去了衣服。

  杨羽中感觉到迎姐赤裸的身体,两人都感觉到彼此那急促的呼吸。

  正当赵迎找着衬衫准备穿的时候,杨羽双手抱了过来,将迎姐直接抱进了被窝。

   在农村哪有什么淋浴器这种高级货,都是烧了开水,用毛巾洗,更舒服点的,就是找个专门洗澡的木桶,然后人坐在里面,就像泡澡一样。

  而眼前的林 依娜早已脱光,一屁股坐在木桶里,正拿着毛巾将热水送到身子淋浴,那木桶散发热气,卫生间里被热气充得朦朦胧胧,杨羽看得若隐若现。

  林依娜差不多正面对着窗户,胸前挺立起来。

  奇怪的是,那神秘地带却很干净,难道是白虎?杨羽心中暗喜,白虎这种极品那是千年难遇的尤物。

  可一看这林依娜举手时腋窝下长满了毛,杨羽马上打消了此念头,看起这妹子是刮掉了。

  林依娜拿着毛巾从上到下,缓缓的擦拭着身体,杨羽看得激情澎湃,可恨的是这热气越来越浓,将林依娜的酮体遮掩的若隐若现,杨羽恨自己少买了个望远镜,下次去镇上一定要悄悄带个回来。

  杨羽将头狠狠得伸出去,希望能看得更清楚一些,可哪灯光微弱外加热气浓密,实在是憋屈啊,可哪怕如此,杨羽还是偷窥的津津有味,很久没有偷看过女人洗澡了,最初偷看还是小学时,偷看房东儿女,那次差点被房东抓住。

  偷窥是人类对未知或不属于自己事物的一种欲望,杨羽还特别强烈,高中时,就曾经躲到女厕所里,用手机去拍女妹子尿尿,结果被班主任抓了,幸好没有公示全校,后来班主任拿此威胁他,说要是考不上一本,就把这事传出去。

  那以后,杨羽每天拼命学习,学习突飞猛进,从一个全校倒数的差生一下子成了尖子生,另所有同学刮目相看,可谁都不知道杨羽心中那个是有苦说不出啊。

  哎,杨羽叹了口气,往事不堪回首,想多了多少泪。

  可正在杨羽走神之际,林依娜不知何时,已经从木桶里站了起来,也许是热气太浓,便去开窗,这一开,才发现,对面楼上的杨羽正目光迷离得望着这里。

  两人几乎同时发现了对方,杨羽想躲,天杀了,已经来不及了。

  杨羽摸摸额头,掩饰下自己尴尬的表情,呵呵一笑,偷看女孩洗澡被抓个正着,这事要是被小姨 表姐表妹们知道,那可多丢人啊。

  杨羽已经料到这林依娜就算不喊,也会私下告知他小姨了。

  “想看我身子就说,干嘛这么偷偷摸摸的,是不是想看的这?”说着,林依娜竟然自己双手托起了那饱满,还挤出了条深沟。

  杨羽一把鼻血喷出,这太出乎他的意料了,这纯色满园啊,用句俗话,那就是坐等墙头等红杏的真实写照啊。

  杨羽正要开口说好对柔软时,林依娜先插口说到:“要看就过来看,还给你摸呢,趴窗口有什么意思。

  ”说着一把窗帘给关上了。

  杨羽愣在那里,不知道她这话是当真还是玩笑,顿时矛盾了起来,如果是假的,去了,不给看还被嘲笑一番也就罢了,万一遇到她的未婚夫,那才说不清呢。

  可要是真的,这不是天下掉下的馅饼吗,人生有几次馅饼是砸到你头上的?这砸中了你,你还撒起娇来不要?这不是婊子立牌坊吗。

  杨羽纠结了好一会儿,见那卫生间熄了灯,也没了人影,而隔壁一点动作也没有,整个农村都安静了下来,杨羽才不得不说服自己,打消了这个念头,一个劲的摇头,可惜啊。

  农村的夜晚天气那叫一个爽,威风舒畅,天气清爽,气温适宜,杨羽一趴下就睡着了。

  又是不知道睡了多久,杨羽被一股尿意憋醒。

  可在三楼,又没马桶,直接从那窗户尿下去也太邋遢了吧,无奈,朦朦胧胧得摸起来,摸着黑夜,下了木梯,又穿过走廊,下了楼,准备往后院的杂草堆去随意解决下。

  可刚下了楼,一个手电筒在面前晃来晃去。

  “哎呦,小羽,你可吓死小姨了,怎么不开灯呢。

  ”这拿手电筒的当然不可能是鬼啊,既然是人,杨羽碰了自然也不怕,这一碰面原来是小姨。

  小姨传了丝绸睡裙,可这睡裙明显短了,连屁股都没遮住,小姨半条蕾丝内裤露在外面,而这蕾丝内裤还是半透明的,如此一来,那私处也露了一半出来。

  杨羽一见这春色,管你是不是小姨,顿时清醒了过来,男人就是这么可爱的下,半身动物。

  “我起来尿尿呢。

  ”杨羽故意擦眼睛,好掩饰自己的眼神。

  “小姨也是,来,小姨牵你去。

  ”说着,丝小云小姨就拉起杨羽的手,一起往厕所行去。

  农村一般都是茅房,很少有卫生间还部署了陶瓷马桶这玩意,这因为小姨家女孩子太多,这三姐妹又爱干净,三表妹的百般催促下,前年姨夫才从镇上买了个陶瓷马桶回来,塔了个厕所,洗澡拉撒都方便了许多。

  之前三姐妹上茅厕时,总有些村里的变态想一睹这三美女的隐私,总是躲起来,偷看她们上茅房,弄得三姐妹每次上茅房都是很郁闷的事。

  有几次表姐上茅厕,一变态直接冲出来,蹲在表姐面前看她拉撒,弄得表姐拉也不是,不拉也不是。

  才有了今天这个独立的卫生间。

  “小姨憋死了,先让小姨先上吧,来,拿着手电筒。

  ”小姨递过手电筒,也不知道该照哪里。

  而小姨就站在自己面前,背对着马桶,杨羽是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出去呢,还是该站原地呢,这手电筒是照着小姨呢,还是照外面呢,杨羽左右为难。

  都什么事啊,不就小姨尿个尿吗,我为难啥呢?杨羽突然想通了,自己就靠在墙上,侧对着小姨,手电筒也照也墙壁上,光线的右边就是小姨。

  小姨是尿憋坏了,递过手电筒,二话不说,就托下了内裤,一屁股坐了下去,刚坐下,只听见一顿哗啦啦嘘嘘的尿尿声钻入了耳朵。

  那尿尿声又响亮又急促还很有力,汹涌而出。

  杨羽余光瞄了一眼小姨,小姨张开着双腿,内裤脱到了脚腕上,睡裙盖到漆黑,遮住了两腿之间的地方。

  “小羽,有没女朋友了?”小姨边尿着边问起了问题。

  杨羽只好使劲得摇摇头。

  “没事,赶明儿小姨给你介绍一个,包你满意,憋坏了身子可不好。

  ”小姨尿了好久才尿完,小姨一点都不害羞,是真把小羽当真了孩子。

  杨羽本来还是很尴尬的,小姨这么一说,心里一下子乐了起来,心想怎么不介绍你三个儿女给我呢?次日杨羽很早就到了校,因为县委领导要来检查。

  可直到十一点了,那大腹便便的胖子县委领导才来,也难为他爬了好几座山。

  可这胖子领导就绕了一圈,看看那摇头,看看这摇头。

  最后给全校下了条死命令。

  “这届初三中考,如果你们还是全县倒数第一,哼,那学校就解散,合并到隔壁镇去吧。

  ”那县委领导带着副大眼镜,说一句话就要推一下眼镜。

  一听这话,校长都要哭了:“张书记,这,这,这不合适吧,隔壁镇那边远,这些孩子得爬多少山才能去啊。

  ”“哼!那就把教学质量给我搞上去!”那张书记连中饭都不吃,佛袖而去,竟然就这么来,这么走了!校长不得不把大家都召集到办公室。

  “刚才张书记的话你们也听见了。

  ”校长拿出手帕擦了擦汗,被张书记的这句解散吓得不轻:“小羽,小水啊,你们两位教初三的班,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考最后一名了,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校长这老命都豁出去了。

  ”“校长放心吧,我和 李若水一定会想出一套让学生进步的方法。

  ”杨羽先给了校长打了预防针,如果学校真解散,杨羽就得从这村子出去,到时候怎么泡这堆白白嫩嫩的妹子?杨羽进了自己班级,看着这群可爱又可恨的孩子,她们现在还完全不知道知识改变命运这个道理,跟当初的自己一模一样。

  跟她们说,她们也不懂,因为没有经历过,很难理解这种东西,这是人性的弱点,杨羽比谁都清楚,当初自己努力学习,只因为不想成为一个被全校辱骂的偷窥狂,变态狂。

  “我知道你们不想上学,想玩想恋爱,甚至想钱,老师以前也是这样。

  ”杨羽望着这群学生,他教书没什么经验,唯独有的就是比别人知识面更光一点:“这样好吧,如果你们学习进步了,我就找人给你们放露天电影,带你们出去野炊,甚至可以答应你们些要求。

  ”这些同学一听可以玩,顿时来了兴致。

  “杨老师要是做我男朋友,我就好好学习,哈哈!”说话的女孩叫紫舒,第一次自我介绍,就是这女娃问的杨羽有没女朋友。

  紫舒长得妖娆,是属于早熟的女孩子,甚至早熟得有点过,熟透了,都该摘了,再不摘都要自己掉下来的那种瓜,当然这种成熟特别表现在某方面,说地难听点就是年纪轻轻,就想着那些事。

  “如果你们这学期全县期中或期末统考没有全县倒数第一,老师就玩场裸奔去。

  ”杨羽想找点刺激的事玩玩。

  此话一出,连平时一向摆着脸的姬茗也扑得一声笑了出来,竟然还塔了一句:“那也要有人看才行!”全部都哈哈大笑,杨羽一脸黑线。

  “你们哦,就巴望着老师出丑是不?”“哈哈,杨老师,其实也不是我们不勤奋学习,只是很多题目我们真不会。

  ”一个学霸说话了,这学霸全班成绩每次考第一,竟然说很多题目不会,你让其他人情何以堪?但是一个好的学霸是可以带动全班的同学的积极性的。

  “这就是我的问题了,我会更多的交你们学习方法,解决问题的方法,和自学能力,而不是纯知识!”杨羽对这块深有体会,自己学生时能飞速猛进,并不是有多用功,而是学习方法恰到好处。

  “杨老师,我回家还要拔草养兔子,喂猪,烧饭烧菜,哪有空学习?”“杨老师,我回家要爬两座车,每天来回,我天黑前能到家就不错,哪有空写作业?”“杨老师,我爸爸让我快毕业,还要跟他学种田呢,反正毕业了也不上了,还考什么试啊?”同学们七嘴八舌,问题非常多,杨羽也明白,这里是农村,农村有很多现实问题,是城里的学生永远都无法理解的。

  “如果你们中考考不上好高中,上不了好大学,你们以后就永远永远放牛,砍柴,喂猪,爬两座山,当然还有跟着你爸爸种田!”杨羽说到永远的时候,特意加强了口气。

  “大家看看这教室,看看你们的桌椅,看看你们住的房子,你们知道城里有什么吗?你们知道城里都用什么吗?”众学生摇摇头!她们从来没有出过这山,也没去过城市,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她们从来没有想过。

  “下个月,我带你们全班同学去看看城市是什么样的?就当是春游吧。

  ”杨羽想让这群孩子体会下什么是外面的世界,什么是未来,只有体验过的人生才完全不一样,才会让她们从心里努力去学习。

  同学们一听,开心得都快跳起来了,她们没有去过城市,不知道城市是什么样的。

  有了鼓励,同学听课也认真了,杨羽一直用赞美来鼓励鞭策学生,从来不会用批评和训斥,因为在他眼里,所有人都是天生我材必有用的。

  但是让同学们更爱听课的是杨羽的教学风格,摆脱了传统老师死板枯燥的纯知识内容,而采用身边的事物,就眼前的例子来做举例。

  比如距离,速度,时间的关系,会让同学上来做游戏,两人面对面走来,用了多久时间碰面,你走了多久,他后走,会是什么样子,这样一看很鲜活,同学也乐趣无穷,这互动多了,同学们也就爱学了。

  但是让学生们喜欢的最喜欢的还是杨羽的脾气,杨羽从来不会骂她们,只会鼓励,当同学答不出来时,会说没事,很不错了,这更让同学喜欢这个老师。

  “要是杨老师是我男朋友该好了啊。

  ”紫舒看着杨羽讲课已经觉得是种享受,杨羽那种阳光帅气,还带着男人味的成熟,正是这些对爱情和性朦胧的女孩所喜欢的内容。

  班级里好多女孩子都已经把杨羽当场了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甚至是入睡前性幻想的对象。

  杨羽的一颦一笑都让紫舒深深地入了迷。

  可这些,杨羽或多或少能感觉到一点。

  而昨晚芸熙不小心丢了初吻,还给了这个表哥,表面看起来像没发生什么事,但上课几次走神,想起昨晚被表哥封着嘴巴好久,(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心里就美滋滋的。

  一天的课很快就过去了。

  “若水,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聊聊怎么让同学们好好学习的事?”李若水放雪要准备回去的时候,杨羽叫住了她,明天就是周末了,自己要去躺隔壁村,帮表姐搞定婚姻的事,也许只能周日回来才有空。

  “可以啊。

  我也想听听高材生的想法。

  ”李若水是个大熟女,虽然两个人教同一个班,但是和她的沟通却很少。

  “那就周日晚上吧,白天还有点事。

  ”杨羽跟李若水约到了后天晚上见面,约在晚上原因就是漆黑一片,挺有氛围,搞不好还能干点坏事,当然,这只是杨羽的一厢情愿。

  李若水走后,杨羽又回到了办公室,明天他就要去隔壁村了,虽然心中没底,但表姐这事,他还是站到了表姐这一战线,一起对抗姨父的不讲理。

  “杨老师,怎么还不回去啊,要不要去我那坐坐?”古灵精怪的胡欣怡冒了出来,她也是其他村的人,这里又没亲戚,所以只能住在学校里。

  “还是免了吧,我怕被你给吃了。

  ”杨羽对这种主动送货上门的妞却提不起丝毫的兴趣,很多男人会觉得不要白不要,可杨羽偏偏不是这种人,因为这样会降低他的档次。

  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泡妞很重要。

  这种烂货杨羽实在提不起兴致,只有表姐和三表妹这种货色才杨羽的菜,当然这些女教师中,也有杨羽的目标,比如冰雪皇后冷萧雪,到目前为止,这冷萧雪还没有看杨羽一眼,这让杨羽很没有存在感,好歹自己也是个帅哥,你就这样不屑我?除了她,这教师中最美的应该算跟自己同班的李若水了,李若水的那种女人味杨羽都抵挡不住,所以才计划先拿她下手,当然在水潭里被自己看个精光的杨琳如果送货上门,杨羽是肯定会要的,因为那两瓣翘臀实在是太漂亮了。

  杨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明天的计划,还写了下来,怕到时出错,等过一遍后,却不知道外面的天已经暗下来了,便准备起身回家。

  刚出办公室,发现自己的学生紫舒也刚才教室里出来,这紫舒可是住在隔壁村,要爬过这座山,这天都要黑了,怎么还不回去?“紫舒,你怎么还在这?赶紧回去啊。

  ”杨羽关心得问道。

  “还不是因为写作业忘记了时间,何况今天轮到我打扫卫生。

  ”紫舒撅着嘴巴,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这写作业总是好事,杨羽当然开心,可这天色,杨羽怎么放心让自己的女学生一个人爬山回家?这山上才有野兽出灭,万一出了事,自己那是要负责任的。

  “天都这么黑了,你等等老师,我去办公室拿下手电筒,送你过山顶吧。

  ”杨羽说着急忙奔回了办公室。

  “耶!计划成功!”紫舒心里高兴得要死,写作业是真,但是忘了时间却是假,她是故意让杨羽碰到的,杨老师这么关心学生,怎么会忍心让自己一个人爬山?杨羽一直觉得浴女村已经是山中山的村了,可没想到,这还有比浴女村还要里面的村子,隔壁还有好几个村子,好几个村子都是直接住在山顶的,浴女村算好的了,是住山腰上,还有条河流养育一代人,虽然这条河最终也不知道流到哪里去了,因为这浴女村是被四周大山包围的山谷,说白了,连河都流不出去,那只能往下流了。

  紫舒所在的村子叫红杏村,坐在墙头等红杏?难道是个红杏出墙的少妇村?红杏村就坐落在山顶,沿着浴女村往北的山路往上爬,爬到山顶后再往西走个几里路就道了,是个小村子,杨羽没有去过,这些都是路上紫舒告诉他的。

  杨羽牵着紫舒的手一直顺着陡峭的山路往上爬,路上还会遇到几个扛着柴赶回家的村农。

  紫舒被杨羽牵着手心里美滋滋的,这是她第一次跟男生牵手,杨羽的手很宽很大很有安全感。

  “杨老师对我们班的芸熙同学是不是有意思啊?”女生都特别敏感,何况紫薯天天注视着杨羽的一举一动,怎么会看不出来杨老师对谁好对谁不好?“为什么这么说?”杨羽已经尽量把这层表哥表妹的关系不拉到课堂上来了,就是怕别人多嘴多舌。

  “因为我发现你们总是一起来上学,一起放学回家,而且”紫舒翘起了嘴巴,一脸不爽,停顿了下,继续说到:“而且你们还牵着手!”杨羽没想到这紫薯这么般在背后关心自己,何况这紫舒长地也不差,早熟的她才刚满十六岁,但是身体却有着表姐那般的成熟,尤其是胸前那一对。

  紫舒个子不高,才158,人也不胖,所以看起来,胸前那一对就更大了,娇小却不失感性。

  “怎么,你吃醋了?我现在不是你牵着你的手吗?”杨羽笑着回答,这已经爬了到了半山腰,开始有点喘气,天也彻底黑了下来,整个夜晚一片漆黑,路上一个人影都没有,一片荒瘠,过贯了城市的热闹和繁华,在这样安静又贫瘠的农村,也感觉到安心。

  “你们有没接吻啊?有没那个啊?”紫舒低着头,本来不想问,但是她发现自己很在意。

  “你脑子都装了什么啊,哪个跟哪个啊,芸熙是我的表妹,我现在就住她家,懂了不?”杨羽笑着摇摇头。

  紫舒一下子羞得低下了头,心想我怎么就不是你表妹,也许还可以跟你一起睡,嘻嘻,嗯,以后跟芸熙拉近点关系。

  “你吃醋了吗?还接吻,你的初吻呢?被哪个小朋友抢走了?”杨羽觉得跟着妹子还挺聊得来,而且看她那副样子还挺可爱,顿生好感。

  杨羽环顾了下四周,这里手电筒一关,伸手不见五指,随便把这妹子往草丛一拉,当场给干了估计也没人知道吧,何况这野战杨羽还真没怎么试过,此邪念一出,杨羽更加放肆了。

  “切,我才不喜欢那些小屁孩呢,我喜欢杨老师这样的,哈哈!”紫舒一脸不害臊得大胆得看着杨羽老师,继续说道:“我初吻还在呢!”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dy/1314520&6uWnLg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