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丰膄邻居/毒龙怎么玩/被老伯灌浆人妻



  无意中成了第三者  三年前,二十二岁的我离开老家来到宁波,没费太多周折,我便找到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

  因为一个人懒得做饭,我便经常光顾住处旁的一家烤鸭店。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一个黑黑高高的中年 男人也如我一样每天光顾这个小店,而他似乎也发现了我。

    他给我最初的印象就是热情、健谈。

  没有太多的交往,没有太多的了解,突然有一天,他竟然说自己爱上了我。

  他比我大十五岁,我想他肯定是个离婚的男人,所以我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谁知从那天开始,他经常跟踪我,还制造各种各样的巧遇。

  看他如此对我用心,我慢慢地被他感动了。

    他有一个小公司,要求我去他 公司上班,这样,我抱着帮忙的心理去了他公司。

  事实上,我也是一直在帮忙,从到他公司上班到离开,我没拿过他一分钱的工资。

  相处了半年后,我发现怀孕了,于是问他什么时候娶我。

  他一脸无奈地说自己有 妻子和女儿,不可能娶我。

  这时我真的傻了,我一直天真地以为只有没家的男人才会花尽心思追女孩子,没想到我无意中成了第三者。

  为他三次流产他却同时有三个 女人(3/3)  为了不伤害那个无辜的女人,我一个人跑到 医院做掉了孩子,并向他提出分手。

  可他哭着求我原谅他,他会处理好这件事。

  在他的誓言中,我 回到了他身边。

    我拿刀片割在自己腕上  一年后,我再次怀孕。

  而与此同时,他妻子也觉察到了我的存在。

    接到她打来的 电话时我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在此之前我已经无数次设想过这件事的发生。

  我没像其他女人那样承认我和他丈夫的关系,因为我已经知道这个不幸的女人得了脑癌,我不想让她遭受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

  这次我一个人回老家做掉了孩子。

  没多久他妻子就去世了。

    从老家回来后,我仍去他公司帮忙,然而,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 把我彻底击垮了。

  我为了不伤他妻子的心离开宁波这段时间,他竟又有了别的女人,电话中的女人就是他在那段时间新交的女朋友。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里越想越想不通,我为他做掉了两个孩子,为了他我放弃同龄女孩所应该享有的幸福,为了他我放弃了工作,可到头来我得到了什么?我拿出刀片割在自己的手腕上,放声痛哭,觉得自己身体越来越轻。

  为他三次流产他却同时有 三个女人(3/3)  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是邻居听到我的哭声报了警,110民警把我送到了医院。

    我第三次做掉了孩子  第二天他来医院看我,却只是简简单单地问候一声便匆匆地离开了。

  人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等于零,我又原谅了他。

  而他却变本加厉了,再不把我当回事,有时甚至当着我的面给那个女人打电话、发信息。

  每当这时我都会安慰自己,一切都会过去的,他现在不是每天晚上都回到我身边吗?他不是经常带我参加朋友聚会,带我去见他父母吗?  去年年底,我第三次怀孕。

  我问他怎么办,他想了半天说,先留下来好了。

  我提出想回家休息一段时间,他很赞成。

  我回家后,他再没主动给我打过电话,我给他打过去,他也是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

  孩子在肚子里一天天长大,我只得一次次催他。

    终于有一天他让我先回宁波,这时孩子已经四个多月。

  我万万没想到他会在这时让我把孩子做掉,并且亲自陪我去医院。

  在妇儿医院,医生说要婚育证明,否则不能引产。

  他见状只好把我带到乡下找了一家私人诊所,诊所很简陋,连麻药都没有,在我的哭喊声中,那个赤脚医生从我的肚子里取出了孩子。

  为他三次流产他却同时有三个女人(3/3)  他说现在还有两个女人  把我带回住处的第二天,他对我就不管不问了。

  我身体稍微好一点又去他公司上班,刚走到他办公室,他就当着全公司人的面大声斥责我,问我是他什么人,可以这样大摇大摆地进出他的办公室。

  我哭着从他公司跑了出来,回到家里就接到他打来的电话,他告诉我又有了新的女朋友,春节时处的,那女的33岁。

  他甚至很无耻地告诉我,最初我知道的那个女人,他现在也一直交往着,然后挂断了电话。

    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思前想后,觉得自己付出太多,心有不甘,便再次打电话给他,希望能挽回我们的感情。

  他说我们之间再没什么好谈的,接着便给我讲他和其他女人之间的故事……  ( 岩岩连着三天打我电话,第一次她给我讲了以上的故事,第二次她告诉我男朋友刚刚给她打了两个小时的电话,内容都是讲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事,她粗略算一下,跟男友有过关系的女人已有二十个左右,其中有两个女人现在正和他密切交往中,一个33岁,一个37岁。

  岩岩希望她们不要步自己的后尘,因为没有那两人的联系电话,所以她只好找到我们,希望通过情感实录给她们提个醒。

  第三次岩岩向我辞行,她说为了克制自己去想男朋友,她要出一趟远门,到外面散散心。

  )为他三次流产他却同时有三个女人(3/3)  ● 编辑语  这个实录看得我非常生气,不是生那个登徒子的气(对那个男人我是不齿的),而是生岩岩的气。

    这个男人有什么好?值得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回到他身边,做他不领薪水的义工,为他不断玩怀孕的游戏,并在他面前放下一个女人起码的尊严?  如果说当初没有了解对方的底细就与他恋爱,可以归咎于你的年轻幼稚,那么,在知道他妻子患了脑癌、而这个男人却依然在外面寻花问柳后,你为什么还要回到他的身边?苦苦地求他只爱你一个?更有甚者还企图为他放弃父母给你的生命?是什么令你如此痴迷于一个不(爱女狂欢)尊重婚姻、不尊重感情的男人?  有话说: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这话对岩岩来说,可能重了些,但岩岩实在太不争气了,到最后还不醒悟,还会花两个小时去听那个男人的无耻故事,还说想他,如果不重重敲你一棒,你也许会在错误的路上走得更远。

  为他三次流产他却同时有三个女人(3/3)  所以现在我要对岩岩说:醒醒吧,你闯入了别人的婚姻,你就得接受被别人闯入,这才是公平。

  现在,你唯一要做的,不是去散心,而是尽快彻底摆脱这个人,积极生活,然后去寻找一份健康、纯结的爱情。

   她被雷刚玩了,所以她的潜意识里是想找一个她能依靠的男人,能给她安全感的男人。

  我恰好被她选中,于是不该吃的醋她也吃了。

  第二天,我的鸡头生涯正式开始的日子。

  深市的夜总会一般下午两三点开始开门营业,四点钟我和玲子一起去了 红粉帝国,见到了上次高老板和我说的老洪。

  老洪五十岁左右,穿着一套休闲运动衣在 场子里到处乱逛,我和玲子就跟在他屁古后面说 事儿

  他像是什么事儿都不管,但每一个见着他 的人都低头站立到一边,显出对他的尊敬。

  “你们去找大堂 王经理吧,就说我让去的,具体的事情他会安排你们。

  ”老洪在三楼转角平台处站住,半侧着身子撂下一句话。

  “等下见到王经理,说完咱们的事儿你就把你手里的黑包给他,记住了吗?”下楼的时候玲子交代我。

  我手里的黑包里是两万块钱,玲子拿出来的,但她说了,第一个月赚的钱就要先还给她。

  “玲子,用得着给他这么多钱吗?再说了,我是高老板介绍来的……”我磨叽。

  “别废话了!”玲子瞪我一眼:“高老板只是你的入场券,但进了这个场子,做咱们这行的就得孝敬大堂经理,他可以让你赚钱,也可以让你在场子里待不下去,自己滚蛋!”“有这么厉害嘛……”三十岁上下的王经理是个男的,他不要钱,色眯眯的眼光却一个劲儿的 看着玲子鼓胀胀的匈。

  “你是……呃,浩哥对吧?行行行,你先回去等着,有些具体的事情,我想和她谈谈。

  ”王经理指了指玲子……玲子看着王经理脸色有些尴尬。

  我是个男人,我从 姓王的那双色眯眯的眼睛里看到了他对玲子的浴望……  “红粉帝国是我朋友介绍我进来的,王经理有话你对我说就可以了。

  ”我用挑衅的眼光,微微仰着头看着王经理。

  这是我的本色,在老家混的时候,我经常这样看着找我茬儿的人。

  王经理脸色冷了下来:“我这人有个毛病,说出去的话从来不重复第二遍!要不这样好了,你俩都走吧,今晚带着你们的人进场就行了……”玲子笑着推了我一把:“去去,你先出去!说来说去王经理还是为咱们好,他要和我聊的一定很重要。

  ”一边推我,她一边对我使眼色。

  “嘿嘿,这才对嘛!看你也不是第一次经营这皮肉生意了,最起码的规矩能不懂?”门关上前,我听见的最后一句话是王经理这样对玲子说的。

  更让我纠结的是玲子随后发出一阵很浪的笑声。

  我在门外电线杆子一样杵着,猜测着屋内可能正在发生的龌龊事儿,心里五味杂陈。

  连身边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还算什么男人?玲子正隔着一道门被别的男人做。

  我使劲儿扯着头上的头发,心中暗暗发誓,我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做人上人,再也不受这些窝囊气!这个社会和畜生生存的丛林一模一样,只有强大了才能避免别人的撕咬。

  正胡思乱想着,我面前的门突然开了,玲子走了出来。

  我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那姓王的不会这么快就做完了吧?玲子把门带上,拉了我就走。

  出了红粉帝国的大门我甩开了她的手:“你刚才做嘛推我出去?那姓王的王八蛋明显是想弄你……”“对,我也知道他想上我,但你有什么办法让我躲过去不被他上?”玲子歪着头看着我:“没吃过猪肉你还没见过猪跑?你难道不知道这是做这一行的潜、规则?”每一个妈咪要想自己手下多坐台,那少不了打点场子里管事儿的。

  场子越大管事儿的越牛比,遇见个男管事儿的,看上哪个妈咪,你最好自己洗做净了去上他的床,否则,以后有的是你小鞋穿。

  甚至不再给你的人派活。

  而且,场子里所有的 公关,每个月都有一次免费的,义务性质的被场子里的管事儿的送给那些能决定夜总会生意好坏甚至关门还是继续营业的有关部门领导玩一夜的任务。

  被选中免费服务的一脸痛苦,因为那些领导中据说很多都是变态的玩法;没被选中的公关也只是侥幸暂时逃脱,谁知道下个月会不会被选中呢?妈咪和小姐只是男人踩在脚下的玩物。

  我看着玲子,心中突然涌起一阵酸楚:“对不起玲子,我,我没本事保护你……”没想到她却笑了起来:“咯咯,我刚才在屋子里你在外边就是这样想的?”我点点头。

  “算你还有点儿男人味!咯咯,告诉你吧,我没让姓王的得逞,他连老娘的毛也没摸到一根!”我瞬间有点儿方,看着玲子:“那她怎么会放你出来?我刚才还寻思怎么这么快就搞完了……”我俩边走边说,玲子告诉我,我出了门以后那姓王的就一把搂住了她,顺势压在了沙发上。

  她却在姓王的耳边娇滴滴的说她的大姨妈正好来了,要是不怕“闯红灯”坏了运气那她现在就脱裙子给他。

  “张浩你是不知道,那王八蛋当时手已经伸进了我的裙子里,顺着我的大腿摸到了腿根,听了我的话,他的手嗖的一下就缩了回来!咯咯咯!”玲子笑嘻嘻的说。

  “就这,他就放过了你?”我有点儿怀疑。

  我这么一问,玲子的脸色黯淡了下来:“我答应他了,等大姨妈过去,给他!”“啊?你这……你这不等于还是要让他弄嘛?”我脱口而出。

  玲子突然瞪着我:“我有什么办法?只能是拖一天是一天!我以前是做过公关,但从我‘上岸’的那天起,我就发誓,以后从再也不要被我不喜欢的男人弄!……”她的大眼睛里有几滴晶莹的眼泪滚落下来,忽然她扑在我怀里,紧紧的抱着我:“张浩,你说,咱们这样的人想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怎么就这么难?”“你放心,我一定不让姓王的那王八蛋得逞!”我搂着玲子,一股男人的保护欲油然而生。

  虽然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没有一点儿底儿,但我相信一句话,事在人为。

    晚上六点半,我开着玲子花了三万块钱买来的一辆二手黑色商务车,拉着整整一车美女去到了红粉帝国。

  一波三折,从今晚起,我才算是真正开始了我的鸡头生涯。

  红粉帝国属于高消费场所,一共三层,第一层包房接待的客人是暴发户式的土豪和大公司的白领;第二层则是有身份的贵宾才能去。

  至于第三层,只有少数高层的客人,那种不适宜在公众眼中出现的人物才有资格上去。

  据说,层数越高,对公关的要求也越高,相应的,公关的生意也越好,能赚到的钱也就越多!我和玲子初来乍到,手下的姑娘被分在了第一层服务。

  王经理告诉我们,第一层有五个鸡头的人,一共八十多个公关。

  “唉,狼多肉少,以后生意好不好,那就看你们自己做了!”他撂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从玲子身边走开的时候没忘记在她圆滚滚的屁古上轻轻摸了一把。

  这是个充满机会的行业,这也是个充斥着血腥和暴力以及阴谋和圈套的行业,我跳进了这个坑,不知道我的未来命运如何。

  ……鸡头找好场子,妈咪领着公关进去做生意,在场子里和客人之间的事情,那就靠妈咪周旋了。

  玲子做这一行已经将近七八年,而且是从最(左手握右手)基层的公关做起,“实战”经验丰富,我很相信她。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dy/1314520&14SuLy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