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 語 色情 片

成人情趣 (12) 2021/8/7 11:46:16
臺 語 色情 片


下一瞬,伴隨著褲子的脫落, 李蘇也把 周莉身上的黑絲襪跟小褲給強行褪了下來。


  周莉本能的想要阻止,但終究也拗不過李蘇的堅持,強行給她褪了個干凈。


  絲襪跟小褲都脫離了嬌軀,她那媚然的身下也就徹底暴露出來。


  旁邊墻上有面鏡子,于是李蘇就周莉強行抱到近前,左手更是搬起了周莉的左腿。


  “表嬸你自己看,你那里多美、多性感,而且已經饞到不行不行的了。


  ”“所以別恨我,因為不光你饞,我也饞,我真的好想要你!”看到鏡中的自己身下,周莉羞到俏臉幾乎要滴血。


  她真的是沒辦法了,尤其是被李蘇搬起腿來,將那地方的嬌媚徹底展現出來。


  這種極盡的羞澀,讓她不自禁的閉上了眼睛,再也無法面對李蘇。


  周莉無法面對,但是李蘇卻樂于面對喜于面對,那么嬌媚那么迷人,今晚要是不給予周莉愛的沖擊,那他就真的不是個 男人了!于是在隨后,他就把周莉上身的T恤也給脫了,黑色 胸杯更是猛地一把扯下。


  在那兩蓬嬌媚還在周莉身前蕩漾微顫的時候,李蘇就猛地伸出雙手扣住了,竭力褻玩 揉弄,直把周莉給玩到歇斯底里的,不由自主的爆發出醉人的嚶嚀聲。


  盡管很刺激很旖旎,可她還是想要求饒,希望李蘇能夠放過她,不要強行進入她身子。


  但至于為什么這樣喊,她也不清楚了,只是下意識的這么喊著。


  可是對于李蘇帶給她的強烈刺激,卻又很是喜歡,讓她忍不住的把美眸都閉合了。


  望著鏡中周莉嬌媚動人的表情,李蘇再也把持不住了,他也不需要把持。


  雙手狠狠褻玩揉弄的同時,李蘇雙手也猛地往下一拽。


  周莉胸前就在他手中著,李蘇猛拽她吃痛,當然是跟著下彎腰身。


  可這腰身一彎,身后就不自覺的撅了起來。


  當意識到自己眼下彎腰撅腚的動作后,周莉頓時羞慌的瞪大了眼睛,意識到了什么。


  她羞聲大喊,“李蘇,不要,不可以進來的,你不可以進來,我是你的表……”嬸字都還沒來得及說出口的,隨后就有嬌媚的歡吟聲綻放在了房間內,帶來春的旖旎……那一瞬間嬌軀的被填充,直讓周莉 感覺糾纏自己已久的寂寞,終于被驅逐了。


  隨之而來的,則是她期待已久的滿足感,以及前所未有的填充感。


  真的好過癮,感覺都要給撐破似的,直讓她痛到本能的嬌呼著,小腳丫甚至都蜷縮在絲襪里。


  “好痛,你弄的我好痛……”周莉的痛呼聲傳進耳朵里,李蘇卻是愈發的亢奮。


  他都沒有半分停止的舉動,直管在周莉的嬌軀內暴躁的沖擊了,占有著。


  占有屬于周莉的嬌媚,也體會屬于周莉的迷人風韻……但是短短三分鐘過去后,周莉就徹底暴躁了,更是主動伸出雙手,竭力在李蘇 身體上摸索著。


  “李蘇,李蘇,李蘇……”一遍又一遍的,周莉只管呼喊李蘇的名字,卻不給予任何實質性的內容。


  但是李蘇卻明白,周莉也是要來了,她所期待的愛朝終于要來了。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再李蘇夾緊沖擊了數分鐘后,周莉徹底暴躁開來。


  她瘋魔了,嗷嗷的喊叫著,就如同要打人似的,但她實際上并不是要打人,而是抒發亢奮。


  這一刻周莉真的好滿足,前所未有的滿足,甚至都不敢想象,跟李蘇在一起竟然會那么的快活,以至于她忍不住的媚然說道:“李蘇,表嬸愛你,表嬸好愛你,你狠狠的給我,今晚表嬸整個人都是屬于你的,好好的愛我,愛死我我也愿意!”不光周莉愿意,李蘇也愿意。


  望著已經被自己給征服的周莉,李蘇趕緊更足了,直接頂著她嬌媚的身子,把她那具媚人的胴體給抱到了臥室內。


  緊隨其后的,便是一聲快活起一聲的歡愉嬌吟,綻放春的媚意……當一切都結束后,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小時。


  粗暴,暴力,恐怖,狂嗨……所有是詞不是詞的,但凡周莉能想到的,此刻用在李蘇身上她都覺得不為過。


  看起來那么清秀討她喜歡的男人,竟然帶給她無與倫比的情愛體驗,這點是她先前無論怎么幻想都幻想不到的。


  躺在床上,撫摸著正在胸前瘋狂親吻的李蘇,周莉臉上浮現出了滿足的笑容,更是伸手輕輕撫弄著李蘇的腦袋,感受著剛剛給予她瘋狂刺激的小男人。


  盡管心里對丈夫依舊有所愧疚,但是周莉已經想好了之后的結局。


  只是她不說,她今晚不想提那種 事情,她只想好好的跟李蘇深愛著,享受著一夜的歡愉。


  事實上,李蘇在她胸前的吻弄,也讓她再度有了愛的渴望。


  尤其是眼下已經知道了李蘇能帶給她怎樣的刺激體驗,所以就愈發的期待了。


  哪怕身下已經有些痛了,可是她依舊愿意。


  就如同她隨后對李蘇魅聲說的那樣,“李蘇,今晚我是你的,狠狠愛我,我還想要一次,不用吝惜我,用力,就是被你活活弄死我也心甘情愿。


  ”這話說的讓人亢奮,但實際上真的再次開啟戰斗一個小時后,嗷嗷求饒的也是周莉。


  “我不要了,我好了,寶貝兒我好了,我真的不要了,你別弄了,我好痛,那里都快磨破了!”李蘇才不管這個呢,他眼下想的,就是用最深情的投入,享受周莉最嬌媚的存在……這一宿,可是把周莉給糟蹋了個死去活來,直至清晨四點多了兩人這才睡去。


  這天晚上周莉睡的好恬靜好舒服,直感覺是這輩子最最愜意的一覺,真美。


  李蘇同樣也是舒坦到不行,內心的欲望火焰得到了極盡的釋放。


  只是在第二天早上醒來時,意外的事情卻發生了……睡醒的李蘇伸手就要去摟抱周莉那具嬌媚的胴體,但是卻撲了個空。


  等他下床去找的時候,卻發現家里并沒有周莉的影子,反倒桌上還放了2000塊錢。


  看到那2000塊錢,李蘇就有種不太妙的預感。


  他回屋拿起手機準備給周莉打電話,卻發現了一條微信消息,是周莉發來的。


  “對不起丈夫的事情只能做一次,不能再做第二次。


  作為對你那種強暴行為的懲罰,獎金1000罰沒,另扣除1000工資,(最好不)再見。


  ”看信息用詞語氣,好像還挺俏皮的,看的出周莉心情不錯。


  但是當李蘇嘗試著給周莉打電話的時候,電話卻是打不通了,提示暫時無法接通。


  啥玩意兒就暫時無法接通了,這不就是拉黑了么?放下手機,李蘇坐在沙發上琢磨起了這事,同時也回憶起了昨晚周莉說的話。


  周莉在昨天晚上說,‘今晚我整個人都是屬于你的’,現在想來,好像就只限于昨晚而已。


  顯然周莉早已經做好了決定,只能折騰一宿過個癮,今天早上再跟他說而已。


  看看桌上那2000塊錢,李蘇覺得實在是不能收。


  把人給睡了,回頭還收人2000塊錢,那成啥了,夜店的少爺啊?于是洗漱完畢穿好衣服,李蘇就揣上錢,下樓坐公交車去了店里。


  只是到他到店里后才發現,店門雖然開著,但是 東西卻已經被搬家公司搬上車,旁邊還有個胖娘們兒在指揮著。


  經過溝通李蘇才知道,周莉已經把所有東西都轉給她了。


  下手倒是真快,昨晚才得知要拆遷的消息,今天上午十點竟然就已經買東西賣掉了。


  都不知道周莉到底怎么做到的,竟然這么有辦事效率……找不到周莉,李蘇也就步行去了不遠處的那家面館,連早飯帶午飯的一起解決了。


  對于周莉,他沒什么特別的感情,有想玩的沖動,但也僅限于想玩而已。


  同樣的,周莉對于他應該也是這樣。


  其實說白了,這就是成年人之間的游戲,不存在到底誰把誰睡了,只是合適的時間里一場合適的成年人游戲而已。


  玩的起就玩,玩不起就滾,就是這么現實。


  假如李蘇動了情想要死死糾纏著周莉的話,周莉不會感動,只會反感。


  眼下這種情況雖然不是最好的,卻也挺好,將來有朝一日再相逢,相視一笑,你撅腚我挺腰,大家再搞一場你歡我愉的小風騷,未嘗不是一種唯美的絢麗。


  所以對于周莉的惦記,隨著那碗面的下肚而掩埋在心底,只待來日見到周莉再破土發芽。


  吃飽后喝口湯漱漱口,擦擦嘴巴子李蘇就走人了。


  離開面館后,他把電話打給了韓綺。


  昨晚韓綺走的那么急,丈夫又去世的那么突然,他沒好意思問具體內情,也沒時間問具體內情,但并不代表他心里不好奇這事。


  那么大的人呢,先前才打了倆電話,之后說沒就沒了?將電話打過去后,并沒有人接聽電話,這讓李蘇心里有些惦記。


  對于韓綺,他是真的很惦記,打心眼里惦記的那種,可不局限于單純的玩玩。


  所以擠上公交車后,李蘇想要按照以前閑聊時韓綺交代的地址,去她住的地方客房。


  可剛剛上車沒多會兒,他就見到有個中年大叔湊到了他的面前,目光猥褻。


  我曹尼瑪的,老子是純爺們兒,長的清秀也不是我的錯,爺娘給的臉,你想干啥?中年人還真想干點啥,那只放在褲兜里不停前后擼動的手,就是最好的證明。


  于是下一刻,李蘇就提起了膝蓋,往前中年人褲襠那猛地一撞——“大叔,爽嗎?”李蘇這一腳下去,對面那個中年猥瑣男立刻痛到彎腰捂住身下,憋的臉色通紅。


  之后他怒眼瞪視李蘇,似乎想要說些什么,但是隨著李蘇再次提起膝蓋的動作,他后退了。


  顯然,他的某個部位是長記性的,知道剛才的被撞到底是什么滋味。


  對于個中年猥瑣男,李蘇覺得惡心,所以不再搭理他了。


  可就在這時候,有一陣沁人的馨香總左側傳來。


  扭頭看了眼,竟發現有個十八九歲的漂亮小姐姐,來到了李蘇的身旁。


  望向李蘇的目光中,更是斥滿了佩服與景仰,那種感覺就好像在看偶像似的。


  李蘇都不知道咋回事,也沒惦記這個,心中現在更關切韓綺那邊怎么樣了。


  公共汽車一路行駛,最終來到了觀海花園,也是本市有名的富豪居住區。


  李蘇下車后直奔觀海花園門口,可就在即將進門的時候卻被保安攔下了。


  連步行者都要核查身份,這個小區保安倒是挺嚴苛的。


  李蘇告訴保安韓綺的名字,保安則打電話聯系。


  不過隨后保安就表示家中電話并未打通,讓李蘇聯系過業主后再過來。


  這特么的,打不通自然就是人不在家,人不在家能上哪?正在這時候,突然有溫柔的話語響起,“這是我朋友,我可以帶他進去嗎?”順著聲音望去,李蘇一眼即看到了公交車的那位漂亮小姐姐。


  她似乎是這個小區內的住戶,保安直接放行,隨后她就把李蘇給帶了進去。


  李蘇想了想,也好,沒準韓綺人在家里,只是太過傷心不愿意接電話罷了。


  謝過小姐姐后,李蘇又向她咨詢了韓綺家的別墅門號,在小姐姐的指引下走了過去……終究也沒有敲開韓綺家的門,打她手機也無人接聽,這讓李蘇很郁悶。


  對于韓綺,他是真心惦記著,無論如何都割舍不下的不種。


  從緊關的別墅大門前離開后,李蘇就準備離開了。


  只是走在觀海花園中的時候,他竟再次遇到了之前那位小姐姐。


  帶著客套的微笑,李蘇點點頭后就準備繼續走人,可是小姐姐卻不干了。


  在李蘇剛剛邁步的時候,她就湊到近前說道:“你真厲害!”李蘇微愣,不明白這個漂亮的小姐姐什么意思。


  隨即漂亮小姐姐表示,她是在指公交車上李蘇打色狼的那件事情。


  “我就沒你那么勇敢,上次也有個色狼靠近我猥褻我,簡直惡心死了,可是我又不敢說什么。


  你也只知道的,咱們 女生臉皮薄,這種事情說出去真的好害羞。


  ”李蘇恍然大悟,原來她是在指這件事情啊,難怪之前在車上會對她有崇拜的目光。


  想著人家帶她進門的,也不好意思不搭理話茬就走人,于是李蘇跟她閑聊了幾句。


  閑聊中,李蘇得知這個女孩就 蘇菲,倒是跟他挺有緣分的,他的名是蘇菲的姓。


  蘇菲也這么覺得,加上心中又崇拜李蘇的‘暴力’,所以就邀請李蘇去她家做客。


  李蘇微笑著搖搖頭,“我就不去了,我去你家不合適。


  ”蘇菲卻是一把拉住了李蘇的手掌,“這有什么不合適的呀,你是女生我也是女生,剛好最近今天我爸媽都不在家,我們中午在家里一起吃個飯好了。


  ”“而且我恰好也有些女生自我防衛方面的問題想要請教下你……”不容分說的,蘇菲就拉著李蘇的手,硬生生把他給拽向了自己家別墅。


  李蘇很是無語,他真想告訴蘇菲一句——“小姐姐,你這是引狼入室、玩火自焚,你知道嗎?”很明顯,蘇菲并不知道,她滿心認為李蘇就是女生,比較中性美的那種。


  關鍵是,連中年猥瑣男都猥褻李蘇了,這還不足以證明他是女生嗎?至少蘇菲認為足夠了。


  所以對于這么勇猛的‘女生’,她還是挺欽佩的,更想要向李蘇好好學習。


  一路強拉硬拽,李蘇直接被蘇菲給拽進了自家的別墅。


  李蘇說道:“蘇菲,我進你家真不合適,我是……”“好啦,來到已經來了,你怎么這么墨跡呀,一點都沒有你在公交車上的時候爽快。


  ”都不給李蘇說完的機會,蘇菲就把給推進了別墅,隨后又把門口的快遞包裹給帶了進去。


  “你先坐啊,我新買的東西來了,我去看一下。


  ”示意李蘇隨便坐后,蘇菲就帶著包裹進去了臥室。


  李蘇倒也沒什么事情,既然都已經被拽進來了,那就坐會兒唄!坐在高檔紅木家具上,李蘇打量了下家居環境,收拾的確實不錯,不愧是富人居住區。


  墻上還掛著好些名家的畫作,李蘇本身就是學美術的,對于這個他不能算是行家,但稱作行內人并不為過,所以對于這些東西他很了解。


  單是其中那幅名家作品,最低也得100萬起步。


  100萬,很多人終其一生都賺不到,但人家只是掛在墻上來妝點的,這種富貴……不能想象,真的如同段子里說的那樣:不要拿你的年薪,來挑釁我兜里的零花錢。


  打量了一會兒,蘇菲也從房間內出來了,只不過她的出來,卻讓李蘇心中大動。


  因為這時候的蘇菲已經脫掉了上衣,上身只剩一件粉色的掛著吊牌的胸杯。


  倒沒有韓綺那么波瀾壯闊,但是卻也談不上小,反倒跟蘇菲的形體非常融洽。


  以美術生的高水準眼光來看,非常的和諧唯美,身材比例相當棒。


  尤其是走到近前后,那種肌膚的細膩就更讓人感覺到美妙了,李蘇都想伸手摸摸。


  而這時候的蘇菲則對她說道:“李蘇,你覺得我新買的這件胸杯好看嗎?”在她眼里,李蘇就是個‘女生’,這種面對自然沒什么了,她都不覺得是個事。


  但是李蘇卻覺得是個事,而且這事還不小,因為已經讓他有點上火了。


  如果可以的話,他甚至都想把蘇菲按倒,把下面送進她嬌媚的身子里面去,狠狠的搗弄著。


  只是人畢竟是個十八九歲的小姐姐,還年輕著呢,對他也不設防,毫無防備的把他給帶家里來不說,還坦然的向他詢問胸杯的好看不好看。


  于是思來想去的,李蘇就決定對蘇菲說出實情,就不禍害這個小姐姐了。


  “蘇菲,其實我是個男人。


  ”當李蘇把這話說出口后,蘇菲愣住了,整理胸杯的小手也停在了胸前。


  不過隨后,蘇菲那張俏然的臉蛋兒上就寫滿了赧然,隱隱還有些愧疚。


  “對不起啊,我不是、不是故意在你面前炫耀的,我本身胸也不是特別大,我真是想讓你幫忙看下胸杯而已,不是嘲諷你胸小,我真的沒有那種意思。


  ”(兩性口述小說)在她看來,李蘇聲稱自己是男人,這是生氣了,是認為她在跟李蘇炫耀自己胸大。


  可她真沒有這種意思,她就是單純覺得這件胸杯挺好看的,希冀得到李蘇的贊美。


  別說她一個小女孩了,就是成年男人買輛車子,還希望得到別人的贊美呢!聽到蘇菲的話后,李蘇也顯得挺無語的,沒想到蘇菲竟然給想歪了。


  于是他認真的說道:“我沒有跟你開玩笑,我真是男人,我……”“哎呀,好啦好啦,我向你道歉還不行嘛,對不起啊!”邊說著,蘇菲邊來到李蘇近前,隨即拿起他的手,扣合在了自己胸前。


  “不過我真不是有意的,不信你自己試嘛,我胸真不大……”大確實不大,但無論如何也說不上小,而且手感還超級棒。


  哪怕隔著胸杯,李蘇都能感受到蘇菲胸前那種迷人的嬌媚跟彈性,很迷人。


  以至于他忍不住的揉弄了幾下,直揉弄的蘇菲俏臉羞紅,扭動著纖細腰身后退。


  “好了好了,你懲罰也懲罰過了,不要再摸了哦,我得去換下來洗洗了。


  ”蘇菲將李蘇的性起認作是懲罰,并且隨后就當著李蘇的面,把新胸杯給脫了下來。


  她倒是也懂得女孩子家的羞澀,可主要就是為了給李蘇看看,其實她的真不大。


  因而下一瞬,粉色新胸杯就脫離了蘇菲嬌媚的身子,暴露出其內兩蓬迷人的誘惑來。


  很秀美,很誘惑,尤其是少女的那種粉嫩,那種含苞待放的感覺,更是讓李蘇大為喜歡。


  于是他忍不住的湊上前,將雙手再度伸向了蘇菲的胸前,握在手中輕輕揉搓著。


  “蘇菲,我很喜歡你這里,這對寶貝兒讓我非常有感覺。


  ”蘇菲好羞啊,在她聽來,這就是李蘇的艷羨,李蘇對她擁有這種美好的羨慕與嫉妒。


  正因為如此,所以才會情不自禁的上前摸她胸前,甚至還會揉弄她那兒。


  只是理解歸理解,可真的好難受呀,她還沒被人摸過那里呢!這頭一次的觸摸,直讓她火燒火燎的,嬌媚的小身子有種即將被點燃的感覺。


  “李蘇,李蘇不要再摸了,你摸的我好難受,我感覺好像要起火了似的。


  ”蘇菲羞聲的旖旎著、央求著,希望不要李蘇再揉弄她胸前了。


  但是李蘇卻不管這個,反倒是摸的更加過癮,也更加的帶勁兒。


  甚至他還向蘇菲展開了詢問,“跟我說說,你哪里難受?”只覺得李蘇是個女生,蘇菲雖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沒那么強烈。


  她表示,“就是下面有些難受,熱乎乎的,也不知道為什么。


  ”聽到這話,李蘇隱隱有些貪婪,“聽你這么說,你是還沒有跟男人發生過關系吧?”蘇菲點點頭,“當然了,我是十九歲呢,我怎么可能跟 男生發生那種關系。


  ”好不容易掙扎開李蘇對她胸前的懲罰,然后蘇菲就拎著新胸杯往臥室去了。


  李蘇抬起手掌放在鼻前輕嗅,難怪那么香呢,原來還沒接觸過男人,真好。


  相信經過他的開發后,蘇菲那里會更加的迷人,更加的誘惑。


  而這時候,重新穿好T恤的蘇菲也從臥室里出來了,小臉上還掛滿了好奇。


  “聽你剛才話的意思,你好像跟男生發生過關系?”李蘇沒有正面回答,反而問道:“怎么了,你很好奇嗎?”蘇菲有些不太好意思了,但還是羞羞的點頭。


  “對啊,之前有偷偷看過一些小視頻,感覺女生好像都挺舒服的樣子。


  ”“但是、但是媽媽卻告訴我說,那種事情很痛的,讓我現在不要跟男生發生關系。


  ”“所以我也不知道,發生那種關系后到底是種怎樣的感覺,我總覺得媽媽好像在騙我。


  ”“可是這種事情又不好找男生做一次驗證下……”在蘇菲嘟嘟噥噥的時候,李蘇摸明白了她的小心思。


  這個小丫頭心里旖旎了,正處在姓成熟期,所以對于那種事情既好奇又畏懼。


  這是件好事啊,自己完全可以利用下,成為她在那方面的導師,引導她發生正確的姓關系。


  在對蘇菲那具嬌媚身子的覬覦中,李蘇漸漸有了些過分的想法。


  譬如,把蘇菲的裙子給脫下來,然后把自己下面放進去,讓蘇菲嘗嘗被愛的滋味。


  他得用實際行動來證明,那種事情可不單單是痛苦,在痛苦之后,還有欲仙欲死的快活呢!賊心思一起,花花主意也就隨之而來。


  在蘇菲前去陽臺將新文胸泡在水中的時候,李蘇也跟了過去。


  以閑聊的方式,對蘇菲各種描述那種事情的舒服,直把蘇菲誘惑到不行不行的。


  只是惦記起要跟男生做那樣的事情才可以,她就感覺到特別的羞人,并且有些抵制。


  并不單純是因為媽媽的話,更主要的是女生天性的嬌羞心理使然。


  而李蘇也明白胖子不是一口吃成的道理,隨即他進攻的節奏掌握的很好,一步一個腳印。


  在把蘇菲誘惑到不行的時候,他就開始說道:“其實有別的方式也可以體驗到那種快感的,而且還不需要經過發生那種關系,更不會破壞你的初女身子。


  ”“真的嗎?!”當李蘇的話傳來時,蘇菲特別的興奮,美眸中都斥滿了渴望的色彩。


  李蘇點點頭,“當然是真的,我就體驗過一次,很舒服的。


  ” 李悅平時在村里就像個開心果,今年剛滿十八歲,模樣十分周正,前凸后翹,喜歡把自己打扮的很可愛,但是最近一個月悶悶不樂,因為她覺得自己害了不好的病,難以啟齒。


   一個月前,有個親戚從城里給她帶回來一輛自行車,本來挺高興的一件事,但是每次她騎上自行車的時候下邊就癢的厲害,晚上回到房里 小褲褲上就會有黏黏的東西。


   家里也沒人給她說這些,那些東西臭臭的,一時之間她也不知怎么辦才好。


   但是村里有個 大爺很厲害,這些天她實在忍不住了,只能去拜托劉大爺幫幫忙。


   劉大爺原名叫劉為民,今年四十好幾,七歲就跟著老父認中草藥,行醫幾十年也算是個老中醫了。


   但一次醫療事故 老劉被無辜牽連,誤判判了八年,出來之后老劉就發現自己已經老了,女孩兒也根本不會正眼看自己了。


   老劉的條件其實不錯,用法院賠償的賠償款在鎮上開了個診所,日子過得算是滋潤。


  想著趁自己還不算太老,趕緊生個一兒半女,讓老劉家香火能續上。


   這一天天氣不是很好,風刮得呼呼的,鎮上十分清冷,一上午都沒什么人來 看病


  老劉剛準備把卷簾門關上,突然一個年輕的女兒,一臉緊張的走了進來。


   老劉也十分喜愛這個李悅,只可惜自己年紀大了,這種女孩兒自己是注定得不到了,不然自己要是能跟李悅結合的話,以后生出來的孩子,絕對比明星還美麗帥氣。


   劉,劉大爺。


  李悅一進來,看到老劉之后,臉上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眼神這里瞅瞅那里看看,沒敢正視老劉。


   老劉乘機暗暗打量李悅的身材,她臉小小的,脖子修長,鎖骨稚嫩,胸脯飽滿的十分夸張,但腰卻很細。


   小翹臀下的腿細而長,穿著條粉色的小熱褲就像沒穿褲子一樣,都能看到大腿根兒了。


   細長的雙腿又套一雙卡通圖案的白色長絲襪,散發著無限青春活力。


  只是細看一眼,老劉就覺得自己有感覺了。


  不過他可不敢表露出來。


   小悅?找我什么事?哪里不舒服嗎?過來坐,我看看。


   李悅轉過頭來,有點不好意思看老劉,潔白的牙齒輕輕咬著下嘴唇,這一個動作看的老劉心都快化了。


   我,我想買藥。


   糾結了一會兒,李悅憋出了這么幾個字。


   老劉笑了笑,就問李悅要買什么藥。


   說著老劉還用紙杯給李悅接了一杯溫水,遞過去的時候,還不著痕跡的在李悅細滑的小手上摸了一下。


  這小手摸起來可真滑。


   李悅內心掙扎了一會兒,用蚊子般細小的聲音說了三個字:止癢的…… 止癢?老劉笑了笑:哪兒癢?我先看看是什么癥狀。


   李悅聽老劉這么一說,頓時兩手小手緊張的抓緊了自己的熱褲。


   看李悅這么緊張,老劉心中不知道為什么,莫名的有點興奮。


   劉為民趕緊寬慰:別緊張,有什么說什么,這里只有我,沒別人。


   李悅深深吸了口氣,用纖細的小指,指了指自己的小腹下方:這里…… 這里癢得厲害……李悅說這話時臉漲紅得很,聲音也越來越小。


   老劉順著李悅指的地方看去, 看著那褲子下面包裸著部位,加上李悅的話讓人沒法不多想,身子瞬間就有了感覺。


   怎么個癢法?給大爺好好說道說道。


  老劉按耐住自己躁動的心情,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很正常。


   老劉是整個村里最會看病的,平時對她還不錯,李悅見他也沒有什么其他表情,更沒有看不起她,索性就全部講出來。


   我其實就是不知道為什么,自從我騎了那個自行車,我就開始這樣,有的時候不光是癢,還會出一下黏黏臭臭的東西會出現在小褲褲上。


   老劉很認真的聽李悅講完,心里偷樂,這哪是病了,分明就是李悅現在這個年紀正是動情的時候,這里雖然大多是水泥路,但是還是少不了一些土路,顛顛簸簸的,大腿根挨著那個凳子上一摩擦,有了感覺罷了。


   此時李悅坐在自己對面,由于診斷用的桌子比較高,李悅挺拔的上半身,幾乎整個被桌子給托著。


   看著李悅焦急的神情,老劉本想告訴她實情,但是看著她如此飽滿的身材離自己不過一二十公分,老劉的心思有些活絡了起來。


   來,大爺給你聽聽心跳。


  說著,老劉不由分說,就將聽診器按在李悅的胸脯上。


  李悅微微一怔,但沒想太多。


   隨著李悅的呼吸,老劉感覺自己手指觸碰到的地方又軟又暖,只可惜隔著一層衣衫。


   老劉的聽診器都在李悅身上挪了幾次,感受到老李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李悅心中有股異樣的的感覺:劉大爺……還沒好嗎? 小悅啊,你這怕是得了性病,搞不好會要人命的,傳出去也不好聽吶。


  老劉皺著眉頭,一臉為李悅考慮的模樣,大著膽子說這違心的話。


   看著劉大爺緊張又嚴肅的表情,李悅一下慌了神,連忙抓住老劉的手。


   劉大爺,性病……性病能治吧?我才十八歲,我,我還沒有談過戀愛,我…… 李悅一下子慌了神,抓著老劉的手又滑又嫩,老劉心里樂開了花,沒想到李悅被一嚇變得這么主動。


   老劉知道自己欺騙李悅是不對的,自己還是個長輩,但是在牢里這么多年,一直沒碰過女人了,那地方真的憋得快生病了,他生病了不要緊,但是這里七大姑八大姨還指著他看病呢。


   老劉自己在心里說服自己,決定不放過李悅,于是神情變得更加嚴肅。


   唉,這鎮上是發展起來了,但是你這騎著車到處跑,自然就沾上什么不干凈的東西,本來還不是很嚴重的,但是你拖了一個月,這時間長了難免會癢得難受。


   本來李悅就不太明白,現在經過老劉這樣一說她自己也覺得老劉說的有道理,現在眼淚就在眼眶里打轉。


   劉大爺,你可得救救我,你醫術高明,你一定有辦法的,求求你救救我吧。


   她一直沒敢跟家里人說這些事,現在跟老劉一股腦全說了,仿佛看到救命(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稻草,抓著老劉的手不敢松開。


   哎喲,剛剛我也是聽你講的,猜了個大概而已,這種病還是要看看具體情況才能下定論,到屋里去,躺在里屋的病床上去,大爺給你好好瞧瞧。


  老劉拍拍抓著他的手,看李悅著急的模樣,安慰著哄道。


   聽見劉大爺的話,像是有了主心骨,聽話的點點頭,躺到了病床上。


   看到李悅聽話的動作,他深呼吸后,決定當一次惡人,大著膽子來到病床前,將手伸向李悅的褲子。


   劉大爺?你這是?李悅雖然緊張,但是看著老劉伸過來的手下意識的抓住。


   現在,老劉滿腦子都是小姑娘的身體,一張老臉變得和藹可親,哄著她道:大爺給你看病,這褲子不脫怎么看? 李悅猶豫了,她雖然不懂,但是她媽跟她說過,女孩子的身體不能隨便給人看。


   可是,她現在生病了,劉大爺是醫生,應該可以吧。


   那,那我自己來吧。


  李悅有些害羞,小臉比剛才還要紅,第一次當著男人的面脫褲子,能不害羞嗎? 李悅將褲子慢慢褪下來,只留下了一條小褲褲,小褲褲上還有蕾絲花邊,老劉也沒想到李悅里面穿得這么好看,褲子脫下來后確實有一股特殊的味道,聞到這個味老劉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


   這,這樣可以看我是不是病了嗎?李悅將頭偏向一邊,抿著唇,將小褲褲掀起一條縫隙,余光看著老劉。


   她看不懂老劉現在是個什么表情,好奇怪,她的怪病好像又出來了,身子也漸漸難受起來。


   可以,可以看病了。


  老劉吞咽了口唾沫,漸漸地他感覺到自己呼吸變得難以控制,隨后他慢慢湊過去。


   啊,不要,大爺,不要碰啦,那個地方好臟哦。


  李悅感覺到老劉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身體,她像是被電擊中一樣,有些微微的顫抖,然后害羞又緊張的說到。


   我媽跟我說,跟我說男人碰了我這里會晦氣,運氣不好。


  李悅羞嗒嗒的抿著唇,一臉的糾結,她覺得老劉幫她看病對她挺不錯的,于是好心提醒道。


   老劉感覺到李悅的關心,心里有些愉悅,而且他發現李悅應該未經人事,于是看著李悅一臉高深莫測的說:你劉大爺我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只要能把你的病給瞧好了,我啊啥都不在乎。


   話音剛落,老劉就將手伸了過去,以看病為由,光明正大的占著小姑娘的便宜,這一來二去的老劉越發覺得自己快要受不了,身體快要炸開了。


   聽著老劉的一番豪言壯語,李悅瞬間感動的熱淚盈眶,這老一輩都是封建思想,老劉一點都不怕,就是為了想給她把病看好,一想到自己還扭扭捏捏的,覺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主動將腿分開了些,方便老劉看病。


   劉大爺,我還有救吧?她覺得很奇怪,以前她是騎自行車才會這樣,現在她被老劉碰著也會有那樣的感覺,而且比那種感覺強烈很多,她都想要叫出聲了。


   老劉看著李悅擔憂的神情,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太禽獸,再怎么說也是一個鎮上的,可他又忍不住,現在他就好像被惡魔控制住一樣。


   有救,肯定有救,就是治療起來很麻煩,沒事咱們慢慢來,只要你愿意相信大爺給你說的話。


   老劉仗著李悅不懂,開始打起李悅的壞主意,現在就等著李悅一步一步走入他安排好的圈套。


   大爺你說,我都信。


  還好有救,李悅心里松了口氣。


   老劉現在的理智已經被惡魔吞噬,看著李悅若隱若現的大腿根,只想好好的泄泄火,現在這姑娘對于性方面確實不懂,可是人好歹是正經的學生,腦子可是正常的,就算想要忽悠她,怕也要慢慢來才能弄到她,而且必須毫無破綻。


   其實你這個已經嚴重到我碰你一下,你就感覺到不舒服,對嗎?現在用藥物已經沒用了,只能用東西,把里面的異物逼出來,這樣你的病就好了。


   這東西我倒是有,但是……老劉說到這欲言又止,作出一副為難的樣子。


   但是什么?很貴嗎,要多少錢?李悅細眉一蹙,有些擔憂。


   你這是說的什么話,給你給小姑娘看病,難不成大爺我還收你的錢?老劉為了表達自己為了李悅愿意不惜一切,直接對著李悅說道,只是這東西需要大爺研究多年的特殊手法加以按摩才行,主要是你生病在那個地方,大爺怕你不能接受,所以…… 還好不是因為錢,可是,剛才只是被劉大爺碰了幾下就不行了,如果加以按摩,那她還不得害羞死,這可怎么是好。


   不過人家劉大爺也是為了自己的病,治病還不收我一分錢,我怎么能因為自己的害羞而不治病呢,更何況劉大爺對我已經這么好了,我沒事,可以的,只是女孩子那里不干凈,你不要介意才好。


   李悅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小褲褲直接脫掉,露出了讓老劉心神向往的地方。


   既然這樣,大爺去拿藥。


  看到李悅直接脫光,老劉激動得身子立馬有了反應,還好他的白大褂遮擋得住,匆匆走到藥柜前拿了無副作用的軟膏,順手將門關上。


   心里尋思,這小姑娘就是好騙,現在他只要慢慢激發她內心的渴望,不怕她不上鉤。


   回到病床邊,老劉將藥膏涂在自己手上,將手伸了過去。


   謝謝你,劉大爺。


  李悅是真的覺得自己應該好好謝謝劉大爺,看向劉大爺的眼神甚是感謝。


   她將自己的雙腿分開,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展現在老劉的眼中。


   可是為什么她一被老劉碰到,她就會有觸電的感覺,更加奇怪的是劉大爺的手指開始活動的時候有一種被大火吞噬的感覺,熱,難受。


   但是想到自己得病了,而劉大爺好心給自己治病,再多的話都被吞進肚子里。


   小悅,現在你是不是感覺到這里也漲漲的,有些難受?老劉一只手微微顫抖的落在李悅胸前飽滿的部位,另一只手也沒有停止活動。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455291.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6875575.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1609394.html
https://twuiojmgnmg.weebly.com/6108634.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8973638.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2221212.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3559466.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3913802.html
https://twertqwesdfuhyu.weebly.com/9902897.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2428614.html

版權聲明:如非注明,此文章為本站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愛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ruisliprfcyouth.com/crqq/318.html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