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的在她的身上驰骋着,更加卖力的驰骋起来,惹得她老婆直呼受



有线电视新闻网(csddq) 19日电少顷,房间的门开了,一个中年人疾步走了进来,一脸焦灼地问道:老大,听说你要回去了? 中年人名叫林 建勋,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但他却心甘情愿称青年为老大。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青年名叫 欧阳羽,是整个海鹰组织,乃至整个雇佣兵界的神! 欧阳羽回过头来,嘴角仍旧带着淡淡的笑容:是啊,船票已经买好了,今天就动身。

   林建勋有些不甘心地问道:老大,难道你能忍受过那种碌碌无为的生活? 欧阳羽轻轻地叹道:唉……你不懂,安安乐乐才是福,平平淡淡才是真啊! 欧阳羽说的是心里话,加入海鹰组织四年了,他已然从当初那个懵懂的少年,蜕变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然而欧阳羽心里很清楚,他并不属于这里,他的心,早已经飘到了大洋彼岸的家乡。

   林建勋沉吟片刻,试探地问道:老大,你该不会因为阿曼达的事情感到内疚,所以才想要逃避现实吧? 你给我闭嘴!!! 欧阳羽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无比狰狞的面孔! 尤其他那双充满暴戾之色的眸子,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林建勋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犹如犯了错的小学生一般,低头不语。

   对于欧阳羽来说,阿曼达就是他心中的一个结,是任何人不得触及的逆鳞! 虽然林建勋的初衷是希望欧阳羽能够留下来,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欧阳羽居然会如此动怒! 少顷,欧阳羽的脸色恢复正常,走到林建勋面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叹道:唉……林大哥,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走,但你要明白,如今我已经厌倦这种刀头舐血的生活了,继续留在这里也是无益。

   可是…… 不用可是了!我心意已决!而且我也相信,凭你和其他兄弟的实力,定可以将‘海鹰&quo;精神继续发扬光大的! 林建勋很清楚,欧阳羽是一个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人,但凡他做出的决定,便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万分无奈,林建勋只好轻轻地点了点头:好吧,人各有志,既然你想要过平淡的生活,我也就不阻拦了。

  不过老大,我真的希望你不要这么消沉下去…… 欧阳羽笑着摇了摇头:呵呵呵……我只不过想过普通人的生活,怎么就是消沉了?放心吧,我精彩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呢! 听到欧阳羽这番话,林建勋忍不住也笑了:呵呵呵……是啊,是我想多了,你回到家乡之后,一定会更加幸福地生活下去的! 这时候,欧阳羽低头看了看表,说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码头了,咱们就此别过。

   我和兄弟们送送你吧? 不用了,兄弟们有的正在训练,有的正在准备执行任务,我一个人去码头就可以,不用劳烦大家了。

   欧阳羽说罢,提上自己的行李包,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望着欧阳羽孤落的背影,林建勋心中不由得叹道: 老大……阿曼达的事情,其实根本不怪你啊…… ………… 远洋油轮的自助餐厅里,一个青年坐在餐桌前大快朵颐,他面前已然堆满了空餐盘,仿佛一座小山一般。

   青年如此行为,已然引起了餐厅内很多人的反感。

   尤其是他吃意大利面时发出的吸溜声,更是令许多以绅士自居的人,对他报以鄙夷的眼神。

   跟这种没教养的乡巴佬坐同一艘游轮,真是丢脸啊! 是啊是啊,我早就注意到那家伙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上来的,该不会是逃票溜上来的吧? 像他这样的土包子,就该扔到大海里喂鱼! …… 青年并不在乎那些人的指责和冷眼,不但没有丝毫收敛,反而故意发出更大的声响。

   一时间,整个餐厅内,都能听到他吃面时发出的吸溜声。

   不仅如此,他还神奇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头打算,也不知是哪里搞来的,剥开一瓣扔到嘴里,大嚼特嚼。

   意大利面配大蒜,也是没谁了。

   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欧阳羽。

   欧阳羽的确不是什么绅士,要知道,在过去的四年里,他绝大多数时间都处于生与死的边缘,几天不吃饭、不喝水是常事。

   所以,一旦找到食物,欧阳羽便会尽可能地多吃,以便迅速补充体力,储备能量。

   对于他来说,什么绅士风度、公共礼仪都是扯淡,填饱肚子是他安身立命的最基本法则之一。

   正当欧阳羽吃得酣畅淋漓之际,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喂,你吃 东西能不能小声点?不要打扰本 小姐用餐! 欧阳羽放下手中的餐盘,回头一看,就见一个身穿紧身连衣裙的女孩,双手叉腰,怒气冲冲地瞪着自己。

   女孩看上去约莫十八、九岁的样子,圆圆的鹅蛋脸,肌肤白皙,一头清爽的齐耳短发,透着几分女孩子独有的可爱与顽皮。

   然而她身上的那件紧身连衣裙,却是将她那傲人的身体曲线,彰显得淋漓尽致! 尤其是胸前那一抹傲人的柔软,不由得令欧阳羽联想起,站在沙滩上遥望大海的情形—— 波涛汹涌! 但凡是个正常的男人,看到如此美貌佳人,难免都会心动。

   欧阳羽自然也不能免俗。

   更何况,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东方面孔的女孩了。

   虽然这几年,欧阳羽征服过不少金发碧眼的洋妞,但他还是觉得,东方女孩似乎更有魅力。

   感受到欧阳羽异样的目光,女孩似乎更加生气了:喂,你别这样‘色迷迷&quo;地盯着本小姐,否则的话,别怪本小姐对你不客气! 欧阳羽笑了笑,正打算说些什么。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到餐厅门口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骇人的枪声! 随着枪声响起,原本喧闹的餐厅顿时安静下来。

   循声望去,就见四个身高体壮的蒙面 男子站在餐厅门口,每个人的手上,都端着一把明晃晃的AK47! 看到这一幕,欧阳羽瞬间反应过来——这伙人八成是 海盗! 就见其中一个身穿 迷彩服的蒙面男子站了出来,目光扫视着餐厅里的每一个人: 各位中午好,很抱歉打扰大家用餐了。

  我和我的小伙伴现在已经控制了这艘游轮,请你们乖乖配合,把身上值钱的东西统统交出来,否则的话…… 说着说着,迷彩服男子举起手中的AK47,对着头顶开了几枪。

   伴随着骇人的枪声,餐厅的天花板碎片掉落一地,场面甚是狼藉。

   这时候,餐厅里的其他人也纷纷反应过来,知道他们遭遇海盗了。

   只不过,恐怕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种只有在电视或者小说中才有的情节,居然如此毫无征兆地降临到他们的头上! 出于求生的本能,人们开始惊慌失措地四散逃窜! 一时间,尖叫声、脚步声、餐具掉在地上的破碎声混作一团,好不热闹! 哒哒哒……哒哒哒…… 枪声再次响起,只不过这一次,枪口不再对准天花板,而是对准了四散逃窜的人群! 最先冲到餐厅门口的几个人,瞬间倒在了血泊之中! 整个餐厅顿时再次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了。

   大家不用紧张,我们只谋财不害命,只要你们乖乖配合,不要做出无谓的举动,我可以担保你们性命无忧。

  否则的话,你们的下场,就会像他们一样…… 迷彩服男子一边说,一边用枪口指着地上的几个人。

   听到迷彩服男子的话,人们纷纷掏出口袋里的钱包,扯下身上值钱的金银首饰,统统扔到地上。

   对于他们来说,钱根本不算什么。

   钱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刚刚责骂欧阳羽的那个女孩,此时更是紧张得不知所措了。

   女孩名叫唐 灵珊,今年刚满十九岁,乃是唐氏集团董事长唐龙海的女儿。

   在华夏国,提起大名鼎鼎的唐氏集团,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此次唐灵珊漂洋过海不远万里,为的是取回母亲的遗物。

   由于这件物品十分重要,所以唐灵珊为了避人耳目,并没有乘坐飞机,而是选择乘坐游轮。

   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是遇到了麻烦! 此时此刻,唐灵珊的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想。

   她似乎觉得,这些海盗登游轮打劫是假,想要得到自己手上的东西是真! 唐灵珊心中暗暗叫苦,心说本小姐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母亲的遗物拿到手,没想到最终还是被人算计了! 这下可怎么办啊? 正当唐灵珊不知所措之际,迷彩服男子已然缓缓走到了她的面前。

   小姐,请你配合一下,把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吧。

  迷彩服男子得意地说着。

   唐灵珊竭力让自己保持镇定,缓缓摘下了身上所有的金银首饰,以及手腕上的金表,缓缓放到了地上。

   此时此刻,她心中仍旧抱着一丝侥幸,她希望这些家伙只是普通的海盗,并非冲自己身上的东西而来。

   迷彩服男子早就注意到了唐灵珊身上背着的 挎包,笑道:小姐,你包里的东西还没有拿出来呢,快点拿出来吧,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们绝不会伤害你的。

   唐灵珊猛地抬起头来,冷不丁地质问了一句:是谁派你们来的? 听到唐灵珊的话,迷彩服男子先是一愣,随即笑得更加得意了:哈哈哈哈……小姐,你该不会是吓傻了吧?什么谁派来的?我们是海盗!海盗懂吗? 唐灵珊冷哼一声:哼!如果你们真的是海盗,并且控制了整艘游轮,为何不把我们绑架到你们的地盘,然后向我们的家属索要巨额酬金?费这么大的力气,并且杀了人,却只是索要一些钱财和首饰,简直太不可学了吧? 迷彩服男子脸色突然一变,阴恻恻地说道:唐小姐,就算你识破了这个局又如何?我们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只要你乖乖将包里面的东西交出来,我保证不为难你,否则的话…… 你这个混蛋!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唐灵珊一边质问,一边暗中思考着对策。

   把母亲的遗物交出去是不可能的,可如今对方已然控制了整艘游轮,自己又该如何逃走呢? 正当唐灵珊束手无策之际,突然一阵吸溜声,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唐灵(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珊下意识地扭头一看,继而惊愕得瞪大了双眼! 原来,欧阳羽仍旧自顾自地坐在餐桌前,大口大口吃着盘子里的意大利面,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唐灵珊不由得感到十分诧异,心说这个臭小子怎么会如此淡定? 嗯……只有两个可能,要么他是个神经病,要么他和这些海盗是一伙的! 我们是谁派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逃不掉了,乖乖把东西交出来吧…… 迷彩服男子一边说,一边缓缓朝唐灵珊逼近。

   唐灵珊紧紧护住背在身上的挎包,厉声喝道:这是母亲留下来的遗物,你们休想拿走!除非……除非你们杀了本小姐! 见唐灵珊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迷彩服男子反而有所犹豫了。

   要知道,就在他们开始行动之前,雇主还打来电话,特地叮嘱他们,只要拿到唐灵珊手上的东西即可,万万不可伤她一根毫毛! 迷彩服男子对此大为不解,心说既然要抢人家的东西,索性直接连人一起杀了,岂不是永绝后患? 为何还要如此大费周章? 虽然不理解,但雇主的话就是命令,既然拿了人家的钱,就得按照人家的要求去做。

   所以,如今看到唐灵珊摆出了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迷彩服男子反而感到有些棘手了。

   最终他还是打定了主意,将手中的AK47交到同伙的手里,继而一边撸胳膊挽袖子,一边缓缓凑近唐灵珊,企图抢夺她的挎包。

   然而迷彩服男子万万没有料到,自己这么一个不经意间的举动,已然引起了另一个人的注意。

   那个人,自然便是欧阳羽…… 起初欧阳羽根本没有把这些家伙放在眼里,仍旧自顾自地大快朵颐。

   一来,他身上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根本不用担心被抢。

   二来,他觉得凭自己的本事,收拾几个海盗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然而,当迷彩服男子挽起袖子之后,欧阳羽却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因为他赫然发现,迷彩服男子的胳膊上,有一个清晰的豹子头纹身。

   不会吧?这些家伙难道是猎豹的人? 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要扮成海盗的模样? 难道…… 想到这里,欧阳羽不由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尼玛!原本以为不过是一起普普通通的海盗劫持游轮事件,万万没想到,这些所谓的海盗,实际上是来自猎豹组织的职业供佣兵啊! 欧阳羽对于猎豹组织再熟悉不过了。

   猎豹是一只神秘而强大的雇佣兵组织,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与其相提并论的,就是欧阳羽曾经效力的海鹰组织了。

   一艘普普通通的游轮上,竟然惊现猎豹的人,这实在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啊! 想着想着,欧阳羽的目光不由得落在唐灵珊的身上。

   他发现,唐灵珊自始至终,双手都紧紧攥着身上的挎包。

   从他们刚才的谈话来看,这次猎豹的猎物,多半就是挎包里的东西了。

   猎豹的人如此大费周章,乔装改扮成寻常的海盗,为的就是得到女孩挎包里的东西,这说明什么? 说明挎包里的东西,无论对于女孩,还是对于这伙人的雇主,都极为重要! 可是,女孩挎包里究竟是什么东西? 正当欧阳羽好奇之际,迷彩服男子又开口了:唐小姐,我们只想得到你挎包里的东西,绝不会伤害你,希望你能够配合一下。

   唐灵珊双手紧紧护住挎包,一边后退一边目光坚定地说道:本小姐已经说过了,这里面是母亲留下来的遗物,绝不能交给你们!你若是再逼本小姐的话,本小姐就跳海自尽,即便玉石俱焚,也好过落入你们之手! 见唐灵珊如此固执,迷彩服男子终于失去了耐心。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多有得罪了…… 说罢,迷彩服男子张开大手,就要强夺唐灵珊的挎包! 见状,唐灵珊反而镇定下来。

   虽然唐灵珊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但千万不要被她柔弱的表象所迷惑。

   唐灵珊从小便接受跆拳道的训练,虽不敢说有多厉害,但对付一般人是没有问题的。

   其实她也很清楚,凭自己的花拳绣腿,肯定打不过面前这个彪悍的男人。

   但如今已经无路可逃,唯有拼尽全力放手一搏了! 看到唐灵珊摆出一个跆拳道的架势,欧阳羽顿时大跌眼镜,心说这小丫头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吧?居然敢和猎豹的人动手? 都说女人胸大无脑,这小丫头……嗯,的确挺大的。

   我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动,不断刺激她柔嫩诱人的 秘处在我大力的开垦下,她的秘处开始一阵蠕动,花心里的嫩肉不断的夹紧马老二。

  我 用力 进攻着, 儿媳的下体有着非常强烈的反应,她嘴里冒出甜美的哼声,胸前的山峰随着我的动作不断在空气里滑过一道道划线。

  看得我几乎都要眼花缭乱的,爽感如潮水一般,朝我不断的涌来。

  被我这一顿狂轰滥炸之下,她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秘处不断的收缩着,张开嘴:“哦,我要来了……骚宝宝要高朝了……再快点……不要停啊……”娇吟声几乎都 变成了带着哭腔的哀求,看来儿子平日 也没怎么能满足她。

  “来了……宝宝来了……”她长长的一声吟叫,浑身的肌肉一下子绷紧,秘处也跟着紧紧收缩起来,夹得马老二一阵说不出来的舒爽。

  我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疯狂的念头……这么一个极品尤物既然嫁到我们家来,儿子不能完成的事情,我就来帮儿子!这疯狂的念头让我更加的兴奋,我伸出双手抓住她雪白的双脚,拉开一百八十度,马老二连续进攻,汁液不断被粗大的马老二从秘处里挤压出来,沿着那娇嫩的缝隙里流到床上。

  不过我依旧没有感觉,常年没有碰到女人的马老二就像是孙悟空的金箍棒,还在保持着它健硕的状态。

  我大力的开垦着儿媳的秘处,想要把儿子没有做好的工作给竭尽全力的完成。

  尽管儿媳现在已经全身软绵绵的,但好像还有力量回应我的攻击,翘臀挺高,迎合着我的攻击而扭动着。

  “完了…… 爽死了……骚母狗爽死了……”在马老二如打桩机般的进攻下,她发出也不知道是哭泣还是喜悦的声音,小腹再次收缩,包围着马老二,用力向里吸引。

  “我不行了……要死了……你干死我了……爽死了……”我一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一手揉着她的山峰,马老二早已一片泥泞的秘处里,是越干越勇,越插越猛,用足了气力,拼命的进攻,粗大的枪头像雨打芭蕉一般,打击在她的花心上。

  那种久违的喷射感终于来临,我再也控制不住,阀门一开,开始猛烈喷射。

  当滚烫的子弹一喷进去,那敏感的花心深处又来了感觉,一股同样炙热的汁液再次从儿媳的花心里喷射出来,浇在枪头上,让我忍不住浑身一颤。

  发射完,我并没有急着把马老二退出来,依旧恋恋不舍的趴在儿媳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她。

  我生怕这是一场梦,想要多存留一点回忆。

  原本只属于儿子的女人此时正软绵绵瘫痪在我的身下,全身上下布满汗水,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眼睛由始至终都没有睁开过。

  大概她也以为是梦吧。

  她双手紧紧抱着我,就好像是我会跑(完美暗恋)了一样,脑袋就这样仰卧的我胸口上,下半身依旧和我的下半身紧紧贴在一起。

  我也伸出一手紧紧的抱着她滚烫的娇躯,一手缓缓的轻抚她光滑的玉背。

  没一会儿,我就听到儿媳传来平缓的呼吸声,显然是又睡着了。

  可是现在怎么办我一时有些纠结起来,刚才的确是爽到了灵魂都要飞起,可是现在我却有些为难起来。

  如果现在把儿媳叫醒的话,那我们刚才做的事情都全部都暴露出来。

  我搂着儿媳的娇躯,久久也没有睡着,等天边露出鱼肚白时,我就急忙起来,穿着衣服拿上手机就出去跑步。

  一直磨磨蹭蹭的到了天色大亮,不过临回来时,我却有些犹豫。

  万一儿媳醒来发现她是在我的房间里那可怎么办就在我纠结再三时,拿在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拿起来一看,发现居然是儿媳打来的电话,我的心里顿时一阵慌乱。

  难道是儿媳发现了昨晚的事情现在怎么办我突然发现我的脑袋一时间变成了一团浆糊,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等到铃声响起的第二遍,我把心一狠,死就死!我狠下心来把电话接了进来,可是我却不知道如何开口,难道是要坦白昨晚的事情不过我还没开口,就听到儿媳那熟悉的温柔的声音:“爸,你又出去跑步了吗”我一下子愣住了,她居然没有怪我还是说她……见到我不说话, 苏琦又轻轻喊了一声:“爸……”“哎,我出来跑步了。

  ”我急忙深吸两口气,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了”“没事,就是你回来的时候能不能带点早餐回来”儿媳苏琦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不对劲,依旧还是平常里和我说话的那种语气:“家里没什么吃的了。

  ”“哦哦,我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带些回去。

  ”我急忙应了一声。

  心里却始终没有弄懂儿媳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轻柔的道:“那爸你早点回来吧。

  ”挂断电话后,我再次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照理说,儿媳早上醒来发现不是在她的房间,应该也会想起什么的,可是现在却好像没事的人一样。

  想了一会儿,也没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来还是回去一趟就知道了,我买了些早餐,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朝着回去的方向走。

  到了门口后,我竟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RbXP/Ocjx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