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相处之道 出轨的婚姻该如何拯救



雷哥当着我们的面说过 玲子是人肉榨汁机,每天晚上都会缠着他要,而且很会玩花样,对于我来说早就对她充满YY。

  雷哥此时不在家她却叫的这么浪荡,难道,她背着雷哥有奸夫?在卧室里的声音越来越急促,我越来越气愤,毕竟雷哥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收留 了我,钻进厨房拿了把尖刀在手里,直接冲了过去。

  卧室门是虚掩的,我一脚就给踹开了。

  “妈的,敢动雷哥的马子,找死!”我的声音还没落下,眼前的一幕让我瞬间热血贲张。

  光着白花花的身子半靠在床头上,她那双修长的美腿分开,右手拿着一个电动的仿真男人器具正在两腿之间进出。

  第一次看见这么香滟的场面,我的眼光情不自禁的落到她下面那神秘之地,随着那销魂的叫声,我不可遏制的竖立起来。

  借着酒劲,我浑身如同火烧,精虫在脑子里乱爬成一团,满脑子就想的是男女之间的那点儿事。

  谁知玲子这时居然盘住了我的 身体,诱人的芳香就好像毒/品,让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我想要……给我……”说话的同时,她白花花的身子蛇一般的在我身上摸索着,麻利地已经把我的上衣给褪去了。

  我想,没有一个男人能经得起这样致命的诱惑。

  仅有的一丝理智被她妩媚而风骚的表情弄得彻底崩溃,大脑里一片空白,我直接脱掉裤子,把她扔在床上,脚下步子迈开,向着大床上那诱人的酮体扑了过去。

  床上的玲子好像疯了一样,忽然把我反压在床上,然后撅着身子就趴在了我的双腿间,抓着我的同时热乎乎的小嘴儿也贪婪的抢攻过去。

  很快,我完全陷入其中,快活的忘记了一切,当她坐在我身上抓着我的时候,我也随着她的叫声哼唧起来。

  ……我在她后面用最原始的姿势完成了这次合作。

  “ 张浩?你,你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弄我?”完 事儿之后玲子好像突然清醒了,她坐在我身边瞪着我,一张脸艳若红布。

  我懵了:“不是,嫂子你听我解释,我……我们几个喝酒呢,雷哥说笔记本忘拿了,今晚要用,给(益智故事)了我钥匙让我跑腿来拿……然后……你说你想要……”两目相对,我觉得我的心跳的厉害。

  “我?”玲子楞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脸色更红:“你听着,今天这事儿千万不能让雷哥知道……”话还没说完,就听客厅里传来雷哥的声音:“真是一场好戏呀!张浩你狗曰的勾引大嫂,看我今天怎么废了你!”雷哥带着 狐狸和大嘴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雷,雷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下意识解释。

  玲子一脸惊恐早已缩成一团,一句话也不敢说。

  “狗曰的张浩,一个月前要不是雷哥收留你,你特么现在不知道蹲哪儿抢屎吃呢!还特么自称考大学差三分的高中毕业生,我看你特么就是个见色忘义的白眼狼!”狐狸和雷哥的另一个心腹大嘴拉着我到客厅就是一顿暴打。

  我知道今天的事是我鬼迷心窍,是我的错,让他们打一顿也好,可我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玲子居然为我求情。

  雷哥做的是鸡头营生,手下十几个姑娘在凤求凰会所做生意。

  平时,雷哥宠着玲子,因为玲子是妈咪,手下那些公关小姐在场子里得玲子带着。

  玲子话还没说完“啪”的一下,雷哥挥手抽在玲子脸上。

  狐狸那小子钻进卧室,然后又跑了出来,手里摇晃着一张金色的银行卡:“雷哥雷哥,你刚才不是说公司今天刚给你转账的那张银行卡不见了嘛?这不,我在嫂子的手提包里找到的,还有两张车票。

  ”车票是从深市到南市的,而我的老家就是南市。

   雷刚由此断定我和玲子要卷了他的钱私奔!但玲子说那张银行卡一直都是雷刚保管,她根本不知道它怎么会在她的包里。

  至于车票,她发誓从来都没见过。

  我也感到莫名其妙,玲子怎么会和我私奔?雷哥丢下玲子走到我面前蹲下,伸手抬起我的下巴问我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雷哥,我听你的”我吐着血沫说出几个字儿。

  “好!你小子还有点儿尿性!”雷哥拍着我的脸冷笑:“你不是想和她私奔嘛?反正她也被你做了,我也不是小气的人,你带她滚蛋得了,不过,你的那家伙是保不住了!”“不不不,雷哥,这事儿一定有误会,我没有想和嫂子私奔啊……”不等说完,我头一晕,眼前一片金星闪烁,整个脸肿了。

  恍惚间,我听见玲子冲着雷哥吼:“雷刚,你刚才说什么?让浩子带我走?好呀,我总算明白了,你个王八蛋玩腻了老娘,一定是又勾搭上了新欢,这是要借机踢了我……”雷哥冷笑盯着玲子:“你给 老子戴了绿帽子,老子难道还要养着你?”他突然一转脸冲着我身后的狐狸和大嘴喊道:“你俩愣着做什么?快去把他给阉了!”我瞬间明白了,闹了半天我被雷刚这个王八蛋耍了。

  不过玲子的确是个好女人,现在了居然还在为我求情。

  雷刚狞笑:“还说不是女做夫银妇,这就护上了!没事儿,等阉完他,你们就可以滚蛋了!”我亲眼看见玲子的眼里流露出了绝望。

  狐狸拿出一把尖刀,就朝我走路过来,眼看就要冲着我的命根子来的时候,那个傻女人居然护住了我。

  眼睛一红,我抽出那把尖刀,狠狠插在了狐狸的脚面上,狐狸痛地倒在地上嚎叫着,不敢继续向前。

  扶起玲子的身体,手里的尖刀还滴着血,指着雷刚 说道:“放我们走,不然我们就同归于尽!”我听人说过,雷刚和玲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夫妻,但其实两人各取所需,场子里的盈利按比例每月分红。

  他们这种人肯定贪生怕死,雷刚黑着脸吼了一声“滚”,大嘴让开路,我扶着玲子赶紧逃离了这里。

  走出大门,在街口有家诊所,我扶着玲子在诊所里包扎好了后背的伤口。

  一路上我俩谁也没有说话,到了街口,玲子从手包里拿出一沓钱塞在我手里。

  “这钱你拿着,现在住的出租屋不要住了,再去租一套房子,雷刚这人比较狡诈,我怕他找着你会对你不利!”我意识到玲子这是要和我分手,不由脱口而出:“嫂子……呃,不,玲子,你要去哪儿?”  我有种保护玲子的浴望,毕竟她是因为和我弄那事儿才被雷刚赶出来的。

  如果我不是鬼迷心窍,也就没有后来的事情。

  可她要不是……这事儿太纠缠,说不清。

  玲子的大眼睛看我一眼:“今天发生的事儿其实你我心里清楚,我们没有……算了,不说这些了,唉……”她幽幽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会查清楚整个事情的真相,然后告诉你,你也有权利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种冲动,想以后我来照顾她,但我终于没有说出口。

  玲子的背影在路灯下被越拉越长,消失在远处一片黑暗之中。

  没过几天,我搬到了新地址。

  事实上,我觉得事情真相到底怎样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确实上了玲子,给雷刚戴了绿帽子,那他发点儿火也很正常。

  平静下来,我甚至都觉得我有些对不住雷刚。

  只是我时常也会想玲子是不是对我也有什么想法,要不她怎么会一直护着我呢?那段时间我满脑子一片混乱,根本没有去仔细梳理整个事件,更不会想到这里面会暗藏着一个惊天大秘密。

  当然,这个秘密我是在几天后才知道。

  ……没有了固定的职业,我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玲子给我的那三千块钱,我已经花的只剩下三百块了。

  我不想回家让我爹看不起,为了心中衣锦还乡的誓言,我在一家叫做宝马会的夜总会里新找了一份服务生的工作。

  这几天工作平静得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不过在一天晚上,我因为多说了几句话,救了一个人,那个人请我喝了差不多两瓶白酒,还让一个小弟开了一辆三菱越野送我回家。

  后来我才慢慢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确实够牛逼,也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我新租的房子位于城中村的一个狭窄弄堂里,车子开不进去,我在弄堂口下车趔趄着向里走,走到楼下突然发现三楼房间的灯居然是亮着的!我记得很清楚,傍晚离开的时候我灭了所有的灯。

  我突然紧张起来,酒也醒了一半,难道是雷刚的人找上门来了?我屏声静气慢慢上楼趴在门板上听了半天,没有任何动静。

  于是我松出一口气,以为自己出现了记忆错误,说不定灯是临走的时候忘了关。

  房门打开的一瞬间我惊呆了!躺在床上露着两条白花花大腿的是玲子,她只穿着黑色的文匈和 白色雷丝的内裤,正妩媚的 看着我……玲子胸前鼓胀胀的,黑色的文匈也不能完全包住的丰满白皙的耀眼,白色的蕾丝内裤紧绷绷的呈现出一片诱惑的三角……我以为是酒精刺激了出现了幻觉,连忙揉了揉眼睛再看。

  “你来我这儿是……”这是我脑海中最大的疑问。

  “我是来投奔你的!”玲子在床上扭动了一下白花花的身子:“从今往后我就住在这儿了。

  ”“投奔我?”我咧嘴苦笑:“这是怎么说的?再说了,我今天刚惹了一点事儿,明天的饭都还没有着落呢!”玲子的脸色突然暗了下来,大眼睛一眨两滴泪水从她光滑的脸颊上滚落:“张浩,我说过,咱俩被冤的有些蹊跷,这件事我搞清楚了,这根本就是雷刚的一个阴谋!”“阴谋?”玲子早几年也是做公关的,小混混雷刚泡上了玲子,于是两人开始做鸡头这一行,玲子帮着他成就了现在的事业。

  雷刚手头花钱大,玲子于是提出每月分账,实际上分到她手里的那些钱,她是攒着想实心实意以后和雷刚过日子用的。

  但雷刚一直没有真心喜欢过玲子,只是把她当做一个免费的“炮友”,一个免费的妈咪。

  他一直想独占整个团队的收入,但他又找不出踢开玲子的理由。

  最近,他暗中勾搭上了一个女人预备接替玲子的妈咪地位,更急着寻找机会踢开玲子。

  雷刚知道她晚上去场子之前有喝一杯水的习惯,于是在她的水杯里放了春药。

  然后故意让我去他家取笔记本,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一切!“至于那张银行卡和车票,那是他早就计划好了的,只是让狐狸去屋子里转悠了一圈儿,出来就说是在我的手提包里搜到的!”玲子将手里的烟屁古扔在了地上,一脸的落寞,眼泪不停的滴落在她的大腿上。

  这段时间,玲子联系了一个以前一起做公关的姐妹,让她设法接近狐狸,并且和狐狸上了床,终于套出了这些隐情。

  “现在倒好,整个圈子里都传遍了说我是要和你卷款私奔才被雷刚赶走的,竟然没有人肯收留我……呜呜!”我心里像是有股火在燃烧,我特么就是个跑灰还差点儿被废了。

  我把拳头捏得“咯咯”作响,迈步冲向厨房,随手拿了菜刀别在腰后就要冲出门去。

  玲子突然从床上跳下来一把拉住我的胳膊瞪着我道:“做嘛?你要去做嘛?”“老子砍了雷刚个狗曰的!别拉着我……”我瞪着血红的眼睛冲玲子嚷嚷。

  “你就这样去砍雷刚?你应该很清楚,恐怕你还没接近他就被他身边的人做翻了!”玲子冲我嚷:“就算你能砍死雷刚,我问你,条子能放过你嘛?”我一屁古坐回沙发,黑着脸喘着粗气儿:“反正,这个仇我一定得报……”“谁说不报了?我来投奔你就是要和你一起报复雷刚!”“你有别的办法?”我问玲子。

  玲子也不理我,一转身向着大床走去。

  “过来!记住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男人!”她的右手背在背后,伸出食指对着我勾动。

  修长的大长腿,圆滚滚的美屯,白色雷丝内裤,还有整个一大片白皙的美背,再加上她风情万种勾动的手指,我瞬间有了最原始的冲动 朦朦胧胧中,高仇虎只感觉有个白色的影子朝自己靠近。

  他想睁开眼睛,但不管他怎么努力眼睛也睁不开。

  而那道白色的影子却越来越清晰,虽然高仇虎的眼睛不能睁开,但他却看清楚了那道白影,原来是一只雪白的狐狸。

  狐狸全身都是雪白一片,没有一根杂毛,蹲坐在高仇虎面前,笑呵呵的看着他。

  没错,那只狐狸是在笑,高仇虎绝对没有看错,狐狸的表情和人类简直没有一丝的区别。

  “高仇虎,你我曾有一段善缘,如今见你落难于此,我是特意来帮助你的。

  ”悦耳的声音从狐狸的嘴中飘出,这让高仇虎更加惊讶。

  狐狸居然会说话,也只有传说中的 狐仙有这等本事,难道自己面前就是一个修炼有成的狐仙?不对呀,据说狐狸修成仙身之后便可脱离兽型,化为人态,如果眼前的狐狸已经修成了仙身,那应该变成人才对呀。

  “不必惊讶,你眼前的小狐狸乃是我的孙女,她还不能化成人形,只是帮我传话而已。

  ”仿佛是看穿了高仇虎的想法,小狐狸又继续说道。

  “高仇虎,你我有善缘,今日我便赠你一枚灵丹,可脱你今日之苦,待你身体恢复,便下山去吧。

  ”这时高仇虎才看到小狐狸身前放着一个盒子,而小狐狸见他看到了盒子,便用它的前爪将盒子打开,盒子中顿时便放出绿色的光芒。

  光芒散去,盒子里一枚龙眼大小的丹丸静静的躺在那里。

  强忍着身上的疼痛,高仇虎将丹丸拿起来,想也不想就塞到了嘴里。

  反正他现在已经是半死不活了,他才不担心那是不是毒药。

  现在的他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最坏的结果大不了就是一死。

  丹丸进了高仇虎的嘴中顿时就化作一道清气钻入他的喉咙,清气入体,高仇虎顿时就感觉身体里面暖烘烘的,本来疼痛不已的身体也不在疼痛了,说不出来的舒服。

  “此丹药乃是我炼制七七四十九天淬炼而成,我早就预知你有今日之难,所以才会练这枚丹药。

  此丹药不仅能修复你的身体且有强身壮阳之功,望你日后谨慎做人,莫要惹些祸事上身,切记切记。

  ”“哦?还有壮阳的效果。

  ”听到狐仙的话高仇虎不由得喜上心头,他的家伙本来就大,再有壮阳的(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功效那他岂不是能更让女人欲仙欲死。

  想到这里高仇虎不由得笑出了声,睁开眼睛一看,天都已经亮了。

  看着眼前空无一片高仇虎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原来那是他昨晚做的梦,还以为真有狐仙给他送丹药呢。

  不过很快高仇虎便是惊奇不已,因为他身上一点也不疼了,而且感觉身上有用不完的力气一般。

  从地上跳起高仇虎活动了一下手脚,完全跟健康人一样,而且比原来也灵活了许多。

  高仇虎甚至相信,要是再遇到冯 大壮他们几个,他肯定会直接把他们打的满地找牙。

  不过高仇虎胡上又有些迷惑了,难道真的有狐仙?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一夜之间全好了不说,并且身体比以前还强壮了不少,看来自己真的是遇到狐仙了。

  “多谢狐仙相救,若是日后狐仙有事需要我高仇虎办,我高仇虎一定全力以赴。

  ”朝各个方向都拜了一拜,高仇虎便起身下山。

  既然自己的身体已经好了那他绝对不能让 春杏嫁给那个冯大壮,而且冯大壮他们昨晚把他打的那么惨,他不会就这么放过他们。

  想到此处高仇虎嘴角扬起一丝冷笑,急急忙忙回了村子。

  一进了村子他就直奔春杏家,他已经想好了,如果春杏已经去了冯大壮的家,那他就去县城,就算是抢也得把春杏给抢回来。

  一进了春杏家,高仇虎就看到吴 继成和胡大贵坐在院子里,两人都叼着烟卷,一副愁眉苦脸的 样子

  而两人一见高仇虎,顿时惊的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

  昨天高仇虎那副惨兮兮的样子他俩是见到的,没想到只是一天工夫高仇虎就活蹦乱跳的出现在吴继成家里。

  而且看高仇虎的样子不仅没事,身体好像还强壮了不少。

  刚刚两人还在担心高仇虎会不会死在山上,正商量着要不要上山看看,没想到高仇虎自己却跑了回来。

  “那个……虎子,你没事?”有些狐疑的看着高仇虎,吴继成实在是不敢相信,高仇虎就这么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我没事,春杏呢?”根本就不愿意理会吴继成,高仇虎直接就问春杏。

  听到高仇虎问春杏,吴继成不由得叹了口气。

  春杏从昨天回家就一直大吵大闹,就跟疯了一样,刚刚睡下没多长时间。

  现在吴继成是有些后悔,不应该逼着春杏嫁人,要是真把春杏给逼疯了,那谁给自己养老呀。

  “春杏被冯大壮接走了?”见吴继成吧说话,高仇虎瞪起了眼睛。

  要是春杏被冯大壮带走了,那他现在就去县城找冯大壮。

  “虎子,春杏在家,冯大壮昨天不是被你踢了一脚吗,现在去医院了,成亲的日子也改了。

  ”昨天高仇虎在山上说杀他全家的样子胡大贵现在还记忆犹新,他可不想把高仇虎给惹怒了,要是这混小子真把自己全家给弄死那可有些得不偿失。

  所以还不等吴继成说话,胡大贵就急忙对高仇虎说道。

  听到春杏并没有被冯大壮带走,高仇虎长出了口气,也不再搭理两人,直接就奔着春杏的房间走去。

  春杏的房间门虚掩着,高仇虎轻轻的进去,看见春杏卷缩着身子睡着了,眉眼间还带着一丝愁苦,眼角更是挂着泪痕,乌黑发亮的发丝贴在脸颊上。

  才不过两天不见,春杏似乎憔悴了许多,她的脸色有些苍白,高仇虎不由心生怜惜,缓缓替她擦拭着未干的眼泪,觉得一阵心酸涌上心头,春杏的嘴唇翕动着,梦呓般喃喃的说着什么,“ 虎子哥,你别走……”春杏的手伸出来像是想抓住什么,高仇虎立刻握住她白皙的小手,轻声道:“春杏,俺在这里,俺来看你来了。

  ”春杏的睫毛微微眨动,像是感受到什么,缓缓睁开眼睛,当看见高仇虎的时候,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愣了一会儿,突然扑到高仇虎的怀里,“虎子哥,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俺可想死你了。

  ”高仇虎紧紧搂着春杏,发现她身子在颤抖着,抚摸着她的头安慰道:“是俺,春杏,俺回来了,再也不离开你了。

  ”春杏仰头看着高仇虎,似乎还不相信这个事实,她捧着他的脸左看右看的,泪水涟涟,哽咽道:“虎子哥,你不是受伤了吗?俺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高仇虎轻轻一笑,摸了摸她的脸蛋,站起来跳了两下,还甩甩胳膊腿,说道:“你看,俺一点事没有了,现在还更壮了。

  ”春杏像是看稀奇似的,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顿时喜极而泣,再次扑到他的怀里,激动的说道:“真是太好了,我好想你呀虎子哥,俺爹都不许俺去找你,对不起都是俺害了你。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高仇虎十分心疼,揉揉她的头发说道:“没事都过去了,从今天开始,俺要努力赚钱,等俺有钱了,就可以娶你了。

  ”“虎子哥,你身上的伤咋好的这样快呢?真是太稀奇了,当时可把俺给吓死了,你这是咋整的?”春杏不可思议的摸着他的胳膊和腿,见真没事不由暗自称奇。

  “俺身体壮实着呢,就那几下,根本不能把俺怎么样。

  ”高仇虎没有告诉春杏关于狐仙的事情,就连他自己还半信半疑呢。

  春杏这时候总算是平静下来了,脸蛋也恢复了光润的色泽,微微羞红,只是她很快就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虽然高仇虎没有事了,可是她和冯大壮的婚事并没有取消,只是推迟了而已,她和高仇虎还是没有在一起的可能,这也是她这两天寻死觅活的原因。

  这两天春杏想过了,万一高仇虎有个三长两短的,她也不打算嫁给冯大壮了,她要结束自己的命,要用死来证明对高仇虎的爱,可是高仇虎又完好无损的回来了,高兴之余,她不免担心,这件事,始终不好办啊。

  高仇虎似乎看出了春杏的心思,很坚定的握着春杏的肩膀说道:“你不要担心这个事,俺这就去跟你爹商量,让他把你和冯大壮的婚事给退了。

  ”“虎子哥,只怕俺爹不会答应吧?”春杏一副很担心的样子。

  “不管应不应俺都要努力争取,看你样子这两天都没好好吃饭吧?看你都瘦了,你别担心这事,先去吃一点。

  ”高仇虎说着,拉着春杏出去,春杏妈正在厨房做饭呢,看见高仇虎也很是吃惊,打量一下见他没事,放心不少,又听说春杏想吃饭了,高兴的直抹眼泪,连忙去做好吃的。

  “娘,俺给你帮忙,这两天让你担心了。

  ”春杏这会儿精神了不少,想到这两天她娘没少操心,就觉得很愧疚。

  “你坐着就行,想吃东西就好,娘没事的。

  ”春杏妈显得很是激动,心里酸酸的。

  高仇虎交代一声就出去了,看见春杏爹吴继成坐在那儿吧嗒的抽着烟斗,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看见高仇虎出来了,脸色很愧疚。

  胡大贵也是免不了尴尬,眼神忽闪的看了看高仇虎,不敢直视他,一是觉得那天的事的确做的过了,再是真担心高仇虎对他家里伺机报复,而且他又是村长,难免担心村里人会对他有意见,说他这事做的不对,看见高仇虎盛气凌人的样子,有点胆怯了,连忙干笑两声,站起来说道:“你们聊,我屋里还有点事,先回去了。

  ”“吃饭了再走,又不差你一个人。

  ”吴继成磕了磕烟斗,说着客气话。

  “不了,还早呢。

  ”胡大贵觉得有点心虚,又看了看高仇虎,转身走了。

  高仇虎也没有怎么理会他,在院子里坐下,一本正经的说道:“叔,你坐呗,俺有件事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啥事,你说。

  ”吴继成往烟斗里装点烟叶,划着了火柴棍去点,可是手有点打哆嗦,怎么也点不着。

  高仇虎接过火柴盒蹭的一下就给他点燃了,他自己也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就说道:“俺跟春杏的事,你也看见了,春杏对俺已经死心塌地了,你就是把她嫁给冯大壮也没有用,你这是害了她了。

  ”“哪你说咋整?你根本斗不过冯大壮,再说这彩礼钱都下了,等冯大壮出院了,就要和春杏晚婚的,我也没有办法。

  ”吴继成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这次他深知春杏受到的打击有多大,他也有些后悔,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他觉得没退路了。

  “你把钱退给冯大壮不就行了?俺不行他还能反了天了,这次他是把俺给打了个半死,可俺不是啥事也没有吗?”高仇虎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吴继成又吧嗒着吞吐一阵烟雾,咳嗽两声,说道:“可你娶了春杏,你拿啥给她好日子过,她跟着你只会吃苦,你要晓得我当爹的难处。

  ”“钱不是问题,你给俺一段时间,俺已经想到赚钱的办法了。

  ”高仇虎显得自信满满。

  吴继成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并不信,脸色凝重的说道:“虎子,我还是劝你一句,你干不过人家冯大壮的,你还是跟春杏说清楚,你放弃她得了,这对你们都好。

  ”“我不会放弃春杏的,冯大壮是什么人你那天没有看见吗,春杏跟着他能有啥幸福日子,俺实话跟你说,春杏已经是俺的人了,她跟冯大壮不可能了。

  ”高仇虎见他还在犹豫不决,只好向他摊牌了。

  吴继成顿时被烟呛得咳嗽个不停,手一抖,烟斗都差点掉了,顿时瞪大了眼睛,气恼道:“你说啥?你怎么能做这样的糊涂事。

  ”高仇虎知道事情到这份上了,只有说出实情了,心一横说道:“反正俺和春杏两情相悦的,事情已经做了,只要你给俺时间,俺一定想办法赚钱娶春杏。

  ”吴继成的嘴巴都气歪了,他现在突然恍然大悟,怪不得春杏死活都要跟着高仇虎,可是他又是半信半疑,气急败坏道:“你这个兔崽子,你胡说八道什么?你这是毁坏我闺女的名声,你给我滚远一点。

  ”“你怎么就不听俺解释呢,俺……”高仇虎话没有说完,刘虎子好像被惹毛了似的,举着烟斗就要敲高仇虎,气呼呼的说道:“我懒得跟你说了,怪你自己没有本事,想娶春杏,没门。

  ”这时候春杏听见动静,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看见吴继成要打高仇虎了,一着急喊道:“爹,俺和虎子哥是真心的,俺真是他的人了,你就成全我们吧?”吴继成这次彻底怔住了,脸色变的十分难看,他懊恼道:“春杏,你知道你这是在说啥?你这样做还怎么跟冯大壮晚婚。

  ”春杏很是焦急,却是很坚定的看着高仇虎,过来挽住他的胳膊,冲着吴继成说道:“爹,反正事情就这样了,你看着办,你要是让俺嫁给冯大壮,俺就死给你看。

  ”“别胡说了,你咋好坏话不听呢,你想急死我呀?”吴继成唉声叹气的,一蹦三尺高,急的浑身发抖,这个消息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五雷轰顶的。

  高仇虎见春杏来了,就信誓旦旦说道:“叔,现在事情已经明白了,你给说句痛快话,答应还是不答应?”吴继成的鼻子喷着气,他看了两个人一眼,哼了一声,嘴唇直打哆嗦,说道:“我懒得管了,真是让人不省心,这让我咋跟冯大壮交代呢?”这会儿春杏妈也出来了,手里还拿着锅铲,她在厨房里什么都听见了,对于春杏和高仇虎的事,她还是心里默许的,看见吴继成气愤不已,就劝说道:“孩子爹,现在已经是生米煮成熟饭了,俩孩子也不容易,你就答应了吧?”“住嘴,你知道个啥?我能答应,那冯大壮能答应不?”吴继成急的来回走来走去的,看看春杏又看看高仇虎,气哼哼的接着说道:“那冯大壮是什么人我会不知道,人家可是县城里的老板,手里有人,而且还给了钱了,你以为这是买卖东西,可以随便退的?”春杏经过了这次变故,也明白过来了,自己是不可能再离开高仇虎了,她上前很坚决的说道:“爹,俺看你不是怕冯大壮,你就是想钱,你把俺当什么了?我这辈子就非虎子哥不嫁了,你看着办。

  ”吴继成看着春杏这么坚决,又加上这两天她又哭又闹的,看样子她对高仇虎是死心塌地了,他不免心软下来,就说道:“那我就不说废话了,只要虎子能够拿出那么多钱来,我就成全你们,但是从现在开始,不准你们俩见面了。

  ”高仇虎听后也是涌起一股雄心壮志,为了能够和春杏在一起,他豪情盖天的拍着胸脯说道:“俺就答应,这段时间去赚钱,你说话可是要算数。

  ”“你先赚到钱再说吧,春杏你先回去。

  ”吴继成说着就拉着春杏往屋里走,春杏回头满怀期望的看着高仇虎,知道事到如今也只有先这样办了。

  高仇虎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的赚钱,他二话不说掉头就走,回去锁了门,就往县城里去,他一路上想过了,现在吴继成算是勉强松了口,但是他依然想着钱呢,高仇虎仔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作为一个男人,没钱没实力怎么给心爱的女人幸福呢,所以这事也怨不得吴继成,毕竟他也算是为春杏着想。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Ik1Bmn/75qGzO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