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女朋友不在和她闺蜜|睡别人是什么味道



金山村背靠着一座大山。

  山脚下, 李达穿着一身老旧道袍,背着柴火慢慢拾阶而上。

  烈日当头,全身早已被汗水浸湿,脑袋也有些发晕,他不得不转向山腰间的小湖,想喝点水休息一下。

  可刚到湖边上,就看见一个不着丝毫衣物的倩影,正站在湖边的浅水区,轻轻撩起水花,浇在光洁的 身子上。

  凹凸有致的身材,在阳光的照耀下,分外白皙诱人,让周围的一 切绿荫美景顿时黯然失色。

  李达从来没有见过 女人的身体,两只眼睛仿佛瞬间扎下了根,极力放大了瞳孔,久久不愿挪开。

  女人背对着湖岸,乌黑的长发稍稍挽起,脖颈纤瘦白嫩。

  整个背部全然裸露在外,光滑如玉盘,阳光下泛着一层莹莹的白光。

  再下面,是浑圆 饱满的臀瓣,一半露在外面,一半隐藏在水下,俏然挺立,给人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娇羞姿态。

  两个臀瓣儿随着女人的动作,一会儿收紧,一会儿又松弛下来,看得李达体内瞬间燃起了一股邪火。

  不受控制的咽了咽口水,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个道士,眼珠随着女人的白藕胳膊,来来回回的转动。

  他已经忘记了烈日,忘记了口渴,竭尽目力欣赏着自己从未见过的美景,浑然不知女人已经 感觉到了自己的背后两道火辣辣目光。

  “啊——你干啥呢!”女人一扭头,看到李达后,瞬间惊呼了出来,双手捂住了胸前的饱满。

  李达这才回过神,赶紧低下头,解释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来喝水…好奇才看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说着不禁红了脸,内心一阵自责。

  “李达?”女人认出了他,眼珠转了转:“好啊你个小道士,敢偷看我洗澡,看我不告诉你 师父去!”这可把李达吓着了,要是被师父知道了,肯定会被重罚的。

  而此时,他也辨别出了女人的声音,赶紧认错道:“ 翠花 嫂子,我错了,我就是好奇,求你不要告诉师父,不然我肯定死定了。

  ”“你好奇?好奇你就偷看我洗澡!”虽然翠花嫂子的声音带着质问,但语气里好像并没有气恼的成分。

  “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李达想要辩解,但又不敢抬起头,双手使劲的摇摆着。

  翠花嫂子 看着他那一脸委屈的样子,瞬间气笑了:“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弄得好像我偷看了你一样。

  ”李达哭丧着脸,心里想着肯定要被罚了,低着头不敢再说话。

  看着李达的憋屈模样,翠花嫂子有些无语,我一个女人家的,被你偷看了,你倒还撒起娇来了。

  她忽然想逗逗李达,上下打量了一下后,开口道:“你刚说,你没有见过女人的身子?”“啊?”李达有些惊讶,不明白她问这个做什么,但还是老实的答道:“没见过,我一个小道士,上哪儿见去啊!”翠花嫂子狡黠的笑了。

  “那嫂子的身子,好看吗?”“啊?”李达有些摸不着头脑,抬头发愣的看着翠花嫂子。

  “啊什么啊,我问你话呢,嫂子的身子好看吗?”“没…没看清楚。

  ”“没看清楚啊?”翠花嫂子笑容更深了:“那,你想不想再看看啊?”“啊?”李达第三次张大了嘴,根本没料到翠花嫂子会这样说话。

  “啊——啊——啊!你就知道啊!你还会不会说话了?”翠花嫂子的语气里,带着些愠怒。

  李达吓得赶紧合起了嘴,心里挣扎了半天才吞吐的 说道:“想……想啊。

  ”“想是吧?那你过来。

  ”“干……干啥?”李达有些不敢相信。

  “让你过来你就过来,磨蹭什么呢!是不是想我告诉你师父啊!”李达一听这个,赶紧跑了过去,站在了翠花嫂子面前。

  一股芬芳的迷人香气扑面而来,李达下意识的深吸了两下,顿时有些意动,心驰神往。

  翠花嫂子两手捂着胸前,下身藏在水下,好像很满意李达被自己吸引,调笑道:“你想不想看看我手里捂着的地方啊?”李达看着指缝间,露出的白皙皮肤,呆呆的点了点头。

  翠花嫂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媚眼如丝,娇声道:“那你说一句好听的来。

  ”李达挠挠头,憨厚的笑了笑:“翠花嫂子,你真漂亮。

  ”翠花嫂子一阵白眼,但还是慢慢将手放了下去。

  一对雪白饱满立刻显现了出来,高傲挺拔,弧线圆润饱满,显得十分俏皮可人。

  李达的目光好像要喷出火来,很不得直接贴上去,身体都变的有些僵硬,下身早已抬起了头来,好像是翻身农奴要把歌唱。

  “好看吗?”翠花嫂子的声音变得柔和,甜美软糯。

  李达机械的点了点头,不愿意浪费一丝的目光,努力的压抑着内心的熊熊盛火。

  “想摸摸吗?”李达猛然间抬起了头,有些痴呆的问道:“可……可以么?”翠花嫂子回以甜甜的一笑,浮现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并没有说话。

  李达慢慢抬起胳膊,有些颤颤巍巍的将手放了上去,这是他十八年来,第一次摸到女人的身体,内心忐忑之余,更多的是惊喜兴奋。

  仿佛无师自通一般的,李达双手覆在那白皙柔软的饱满之上,手指微微发力,感觉那舒服无比的手感。

  渐渐的,他开始整只手轻柔的握住,慢慢的揉动,手上传来一阵柔软滑弹的感觉,奇妙舒适。

  翠花嫂子已经微微闭上了眼睛,静静的享受着,一股电流般的感觉袭遍全身,酥酥的,麻麻的,好像骨头都要变软了一样。

  她的白皙藕臂也慢慢环住了李达,像是在鼓励着他多用点劲儿。

  手上的动作不停,李达的嘴巴缓缓靠近,覆盖在了翠花嫂子的双唇上,开始索取着。

  翠花嫂子的纤细手指,也情不自禁的下滑,摸到了李达隆起的帐篷。

  十八年来一直孤寂的腰间巨剑,第一次被女人握住,瞬间变得更加凶猛狰狞,好像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挣脱出来。

  李达发出一声嘶吼,紧紧搂住了翠花嫂子,下身死命的往她身上顶着。

  翠花嫂子也早已按奈不住,双手拉住李达的腰带,拼命的拉扯着,想要将里面的野兽放出来。

  “李达!李达!你在哪儿?”一个略显老态的声音忽然在远处响起,极度的不合时宜。

  李达猛然一惊,手上的动作也瞬间停了下来,急忙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坏了…坏了…师父来了…这下遭了……”翠花嫂子也是被声音惊得娇躯一颤,但很快反应过来,赶紧推开李达,“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帮我穿衣服啊!”两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

  “李达!”翠花嫂子才刚穿上内衣, 老道士的声音已经临近。

  李达满脸苦涩,焦急的跺着脚:“怎么办…怎么办…这下被师父看到…肯定死定了……”翠花嫂子一边着急的穿着衣服,一边忽然说道:“快,跳进河里躲一躲,我去把你师父支走。

  ”李达瞬间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好…好…好……你快去,千万别让师父知道我在这儿。

  ”说完,李达一头扎进了水中,翠花嫂子也走向山路。

  “哎,翠花,你怎么在这儿?”老道士同样穿着一身旧道袍,五十多岁的年纪,留着一小撮胡子,笑着看向翠花。

  翠花赶紧挤出一个笑脸:“这不是听见你的喊声了,来告诉你李达已经回去了。

  ”。

  老道士仔细打量了翠花后,顿时眼前一亮:“你……这是刚洗完澡?”翠花这才发现,自己的头发(爱女狂欢)还在滴着水,衣服也被浸湿,贴在身上,将玲珑曼妙的身材完全暴露了出来。

  脸色微红的嗔怪道:“ 重阳叔你说啥呢!”老道士重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失态了,失态了,那既然李达回去了,我也就回道观了。

  ”“好,你快些走,说不定还能赶上李达。

  ”“行,那我去了,你自己下山小心些。

  ”“嗯。

  ”翠花答应一声后,急匆匆的转身下山了,也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急着回家把刚才没有尽兴的补上。

  重阳看着翠花匆忙下山的身姿,慢慢露出了笑容,就像是在欣赏着一副风景画一般。

  而湖里的李达在听到师父走后,才顺着水流,悄悄的来到了下游。

  夏天气温高,等回到道观时,李达的衣服已经基本干透。

  他来到了里堂,老道士重阳正坐在桌边,等着他一起吃饭。

  “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赶紧过来吃饭。

  ”重阳示意李达坐下。

  李达答应一声,坐在了重阳对面,拿起碗筷,将头埋得很低。

  “我帮山下的阿婆推了一下车。

  ”“推车?可翠花说看见你很早就回来了啊。

  ”“哦,我是碰到她之后,又碰见了阿婆的。

  ”李达不敢看师父的眼睛,低着头不停的扒饭。

  “你慢点吃,师父又不跟你抢。

  ”重阳疼爱的看着这个徒弟,忽然想到了什么,笑着问道:“对了,徒弟啊,你觉得你翠花嫂子咋样?”“噗!咳…咳…咳……”李达被吓得一下子噎住了,赶紧倒了些水喝下,有些心虚的问道:“师父你问她干什么?”重阳没有觉察到李达的异样,依旧微笑的吃着饭。

  “没什么,就是问问你对她的感觉。

  ”李达有些狐疑,该不会是今天的事,被师父发现了吧?瞬间有些忐忑。

  “挺…挺好的啊,怎么了?”听见徒弟的回答后,老道士嘴角翘起:“她男人死了有三年多了吧?”看着师父的表情,又好像是没有异常,李达有些不明白师父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仔细算还真是三年多了。

  ”要不是三年多,也不会跟我那个啊,李达心里暗道。

  “哎……一个女人家的,肯定过的不容易吧。

  ”老道士有些怜悯之色。

  “师父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关心起翠花嫂子了?” 小丽安慰了下自己,就躺在床上脱衣服。

   拿了针头, 老王一回头就看见光溜溜的小丽。

   丰润柔嫩的肉体,带着强烈的视觉冲击,瞬间将老王震撼。

   他耐住炽热心火,情不自禁走了过去。

   就在老王刚到小丽身边时候,突然感觉脚下一滑,哐当一声,整个人扑在了小丽身上。

   浑圆的 胸部顶在胸口,暖热的胴体侵蚀全身,老王忽然有了反应,不经意间,忽然间就碰到了小丽柔嫩的大腿上。

   小丽立马羞红脸,急忙喊道:哎呀, 王叔,你压死我了! 老王这才反应过来,猛的起身,不住道歉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那里有凳子,所以摔倒了……不好意思…… 老王装作一脸慌张,连忙道歉,双手在小丽丝袜腿上不断摸索。

   哎,王叔,你太不小心了。

   小丽觉得王叔是男友的师傅,哪敢对自己胡来,如此这般,定是不小心吧,于是就原谅了他。

   而老王心里暗爽了一把,缓了口气,一只手按在小丽腿上,另一只手扶正胸部,仔细的对上面消毒。

   看着眼前的事物,老王只想扑上去狠狠嘬一口。

   他用手轻轻按压胸部,以找到最好的角度。

   那种绵软带着清香的味道,让老王突然回到了年轻时候。

   这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可问题是,若这样揉捏下去,小丽绝对会发现。

   老王眼珠子一转,立马心生一计,道:小丽啊,你这胸部有点松弛,待会纹身的话,可能效果不好。

   小丽要的是最好的效果,这会一听达不到要求,立马急了,道:哎呀,王叔,您手艺高超,就帮我想想办法呗。

   有是有……就是看你能不能接受。

  老王道。

   快说吧,究竟是是什么?小丽道。

   简单,就是我用手给你按摩五分钟,这样的话,你胸部上的皮肤会变得紧致,纹身出来的效果就很好。

  老王说道。

   这…… 一听要按摩自己的胸部,小丽心里是一万个不乐意,但都来了,总不能什么都做就回去吧。

   况且自己最想要就是那个小狐狸,这地方很是隐秘,换做别人,小丽压根就不放心,这次是看在老王是 周康师傅,又是自己长辈,才答应让他纹,再加上老王跟周康是忘年交,更不会占自己便宜。

   哎……行吧,王叔,我可是相信你才让你这样做。

  你别让我失望啊。

   说完,小丽眼睛一闭,整个人放松了许多。

   老王又重新打量了下小丽。

   圆润的身子,双腿修长,肉色丝袜泛着明亮光泽。

  在大腿根部,丝袜截止,再往上就是诱人的龙潭水穴。

   老王深深吸了口,满鼻子都是年轻女人的芬芳。

   趁小丽闭眼,老王微微俯身,重重吸了一口。

   诱人的香味沁人心脾,那特殊的形状,更是美的不可方物。

   老王伸手了,他用指尖在她的胸部上跳跃。

   小丽舒服的哼了一声,她只觉得有股微弱电流,顺着胸部一直蹿到小腹,直到最全身各个地方。

   小丽不断摩擦,那感觉,简直就像是被火燎了一样。

   啊……小丽终于忍不住了,轻启红唇,红红的小脸,像是要挤出水道:王叔不要……我可是你徒弟的女人……我们……我们不能这样…… 老王听到小丽的声音,感觉浑身都在冒火,他缓了口气,对着她的那片雪白轻轻吹了一口,小丽又闷哼一声。

   老王的手始终没闲着,用指腹在小丽胸部上不断摩擦。

   王叔……别……我快受不了了……别这样……会对不起周康的。

   老王一听,小丽绝对是来感觉了,心下狂喜,手上慢慢加大了力度,揉捏个不停。

   自己底下也逐渐有了反应,高高的帐篷,随着自己前前后后,硬是在纹身台上顶来顶去。

   真是太柔嫩了! 感受着手上的嫩滑与绵软,老王的呼吸跟心跳越来越快,呼吸十分急促。

   随着频率加快,小丽忍不住啊了一声,旋即捂住嘴,一脸尴尬的看着老王。

   能让自己的胸部得到如此程度的快感,小丽还是头一次见。

   这是她人生中最独特的体验。

   老王故意将帐篷顶在小丽腿上,吓的小丽身子一紧,那种奇怪的滚烫感觉,立马让她冲上了云霄。

   此时的老王只想拉开拉链,让自己狂躁的激情全力释放。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小丽太过年轻,又是徒弟的女人,这样做太过禽兽。

   于是,老王生生忍住了冲动,手上的力道也逐渐减弱。

   小丽十分敏感,觉察到了老王的异样,便娇声道:王叔,周康马上就回来了……我先走了……&rd(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quo; 小丽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羞红了脸急忙下台,下台子的时候,竟然发现上面有个清晰的印子。

   老王饶有趣味的看着小丽,心道,这小丽姿色上乘,能有这么大反应,定是周康没叫公粮,否则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种表现,实在是叫人无法忍受。

   老王没有强求,而是关心道:行吧,以后的时间很长,等你有空了,就直接来吧……对了,我刚才给你做的按摩,你有什么感觉? 感觉……小丽羞红了脸,深深低头,道:舒服……王叔,我可是周康的女人啊……他是你徒弟…… 老王故作不懂,傻傻说道:哦,我知道,我知道,周康是我的得意门生,你的纹身我保准做好。

   嗯嗯……我先走了…… 小丽背过身子,将连衣裙套了下去,那姣好的身子,看的老王心中难耐。

   小丽……我一定要把你拿下!老王重重说道。

   之后的几天里,再不见小丽的影子。

   这让老王很是难受。

   师傅,我那疯婆子要你给她纹身,就在我家,你啥时候去啊。

  周康大大咧咧,一边走一边喊。

   去徒弟家里,给他女人按摩? 老王是在是不要太开心,但脸上却出奇平静,佯装不耐烦道:哎,真是麻烦,徒弟啊,你给她瞎纹个算了…… 周康一听脸色突变,看着老王道:师傅,你说啥话呢?咱们做的是艺术,艺术讲究精益求精,不能将就!我手艺不好,根本就不行。

   说完,周康将家里钥匙一丢,转身就走:师傅,谢啦,朋友约我打麻将,我先去了! 拿了钥匙,老王猴急了去了周康家里。

   一进门,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就扑面而来。

   定睛一看,面前一女子婀娜多姿,一身丝绸睡袍垂肩而下,映出若隐若现的臀部,甚是迷人。

   小丽听后面有人,急忙转了个身子。

   转身太快,面对老王时,胸前忽然甩了一下,看的老王心口发热。

   王叔,你来了,快,快进来!小丽道。

   老王做到沙发上,小丽就忙前忙后的给倒水。

   俯身的时候,老王一眼便望穿了小丽的身子。

   两片雪白直直垂下,在空中不住徐晃,里面则是修长大腿,腿缝严丝缝合,嫩肉白皙纯净,光是一看,就让人浮想联翩。

   老王咕嘟咕嘟喝了好几杯水,身上的欲火才慢慢消退。

   小丽啊,周康说你叫我?是不是也是纹身的事情?是的话咱们就尽快开始吧。

  老王急着说道。

   小丽突然痴痴一笑,道:王叔,是我让周康叫你的。

  上次在店里,我感觉不好,那里人多,我怕风言风语…… 小丽越说脸越红,到最后直接羞的抬不起头。

   老王一听当下乐了,你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怕人知道,我老王动徒弟周康的女人么,呵呵,周康动你是动,我动你也是动,都一样,害羞个什么,便故作不知,假装糊涂道:哦,原来是怕人多啊,其实我也觉得人多不好,这里没人,我就给你好好做吧 哎呀,王叔,我的意思是……你今天能不能不按哪里……给我纹个身就行了。

   小丽娇嗔一句,急忙捂住衣服,说道:王叔,我可是你徒弟的女人啊,你待会了可要趁着点,别再那样了……不好。

   老王一听心里笑开了花,再看小丽焦急略带渴望的表情,老王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想,认定这女子口是心非,嘴里说不要,其实身子想要的厉害,就道:行吧,我听你的,不过我们手艺人,讲究的是精益求精,我给你做,必然要做个完美的纹身……我即使周康的师傅,又是你的长辈,怎么会占你便宜,无非力求完美罢了。

   小丽有点犹豫,不过转念一想,王叔说的很有道理,况且他还是自己长辈,又是自己男人的师傅,怎么会对自己动手动脚。

   好! 小丽开心的嗯了一声,旋即熟练的脱下睡袍,毫不避嫌的躺在沙发上。

   虽然是第二次见小丽身体,老王依旧看的口干舌燥,心神不宁。

   王叔,快开始吧。

   小丽扭动了下身子,上身呼啦呼啦不住摆动。

   和上次一样,老王专攻一个胸部。

   在他手指掌心按摩下,小丽脸涨得通红,嘴里还不住发出嗯嗯丫丫的喊声。

   老王想听小丽放开时候的声音,便道:哪里不舒服就叫出来吧,叫出来好点,也算是个释放。

   小丽一听释放,感觉浑身都在燃烧,家里又没人,想大声叫出来,可理智告诉她,不能叫! 绝对不能在老王面前叫出来。

   于是,小丽便压住声音,在鼻孔轻轻哼了出来。

   嘤嘤唧唧,声音越来越大,老王就像是收到鼓舞一样,手上加快了频率,力道也大了不少。

   就在小丽嘤叽声最高时后,老王突然停住,道:小丽啊,你之所以一边大一边小,估计跟你穴位不畅有关,要不要我给你做个特别的,舒缓下血脉。

   啊! 突然停住,小丽只觉得浑身难受,急忙说道:快,王叔,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这会难受死了,你快帮帮我。

   老王盯着小丽的丁字裤,只想用指头勾起来,好好的欣赏里面的风景,便道:我给你把丁字裤脱了吧,很快的,很快就好…… 小丽十分害臊,觉得这样做有点不妥,道:王叔……我怕…… 自己已为人妇,这会又被王叔亲自抚摸,小丽心里愧疚的不行,打心底觉得对不起周康,就用手轻轻推开王叔,不让他再动自己。

   王叔早料想到她会拒绝,也不心急,缓缓说道:放心吧,没事的,王叔我又不是别人。

  我不会乱碰的…… 一听乱碰,小丽立马羞红了脸,红扑扑的小脸蛋,就像被煮熟的螃蟹壳,悠然动人。

   小丽紧咬嘴唇,心道,王叔是个老实人,人品很好,可即便这样,摸自己底下,那完全就是逾越了自己底线,再想到周康,小丽更是满心愧疚,迟迟不敢答应。

   怎么?还纹不?我纹身了大半辈子了,手干净的很,要是怀疑我,我看就别纹了!老王故意生气,丢了手上镊子转身离开。

   别!小丽一下急了,心道老王是出了名的好人,这样无缘由怀疑他,根本就是不尊敬他,当即心里一横,道:王叔,我信你。

  你人那么好,肯定不会乱来……来吧,我配合你。

   哎,真是麻烦。

   老王故作委屈,心里却乐开了花。

   第一次脱女人的丁字裤,老王很是紧张。

   小丽浑圆饱满的屁股轻轻抬起,老王则细心的将一只手垫在他屁股底下,另一只手慢慢勾出丁字裤,取出的瞬间,女人的味道扑面而来。

   老王大口呼吸,恨不得将这些气味全部吸进自己肺部。

   唔…… 褪掉丁字裤,小丽一下没了束缚,感觉浑身都在发热,这种感觉让小丽感觉无比羞耻,可直觉告诉自己,王叔还没做过分动作,便微微忍住,只想着让老王快点结束。

   此时的小丽紧闭双眼,整个人的表情,让老王一览无遗。

   微微皱眉,紧闭嘴唇,羞涩的样子,让老王心火翻腾,他恨不得立马扑在小丽身上,让她尽情享受做女人的无比快感。

   心下虽是焦急,但老王却没这样做,他轻轻伸手,手掌直接捂在小丽胸口。

   啊!小丽惊呼一声,立马睁开眼睛,瞪着老王道:王叔,你干什么! 我……我…… 老王还在享受,被小丽一叫立马吓的僵在原地,半天才说道:那啥,小丽,你别激动,我只是给你按摩下,要不然待会纹身不但没效果,还会产生副作用,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小丽自然不懂这纹身的道理,听老王这么一说,嗫嗫道:真的吗?你确定是这样? 都这会了,再不确定那就是找死,老王立马说道:的确是这样,这底下是乳腺,要不充分按摩使其变软,纹身后很容易得乳腺癌……小丽啊,乳腺癌你总知道吧,要是得了乳腺癌,半个胸都要切除的! 这么严重! 小丽吓的瞪大眼睛,完全想不到,一个小小的纹身,若是前期工作做不好,竟然会引发这么严重的后果。

   咽了口口水,小丽一脸惊恐道:王叔,既然这么严重……我……我还是不纹了…… 权衡之下,小丽觉得冒这么大风险不划算,当即便有了不想纹的想法。

   老王怎么料到小丽会这样说,此时的小丽完全是个到嘴的肥肉,这会丢了啥时候还能吃到手。

   眼珠子一转,老王立马将手摁在小丽胸口,耐心解释道:不过这个你放心,只要好好按摩,不仅能纹出好的效果,还能减少乳腺癌的发病率…… 老王将乳腺癌的发病率胡乱说了一通,目的就是让小丽知道,这地方要经常按摩,而且是专人专按,这样才减少发病率。

   小丽将信将疑,眼睛咕噜噜看着老王,许久才说道:行吧,我相信你,但是你不准乱摸…… 想啥呢?这是我工作!老王脱口而出。

   就这样,老王将手轻轻搭在小丽胸口。

  微微用力,在她胸口不住按压。

  绵软的感觉就像触电,老王只感觉半个胳膊都酥麻无。

   小丽一脸紧张,紧紧闭着眼睛,娇羞的模样,让老王忽然有了感觉。

   老王摸的燥热难耐,便趁小丽看不见,徐徐前倾身子,朝小丽身上压了上去。

   小丽感觉胸口越来越压抑,觉得奇怪,就睁开眼睛。

  惊奇发现老王竟然朝自己俯身过来。

   啊!小丽吓的大喊一声,连忙捂住胸口。

   老王则被小丽的尖叫声吓了一跳,连忙道歉道:对不起,是我刚才没站稳,不好意思…… 老王立马站直身子,脸上做出一副可怜模样,故意让小丽觉得自己很无辜。

   也没什么…… 小丽眼神躲闪,但心里知道的明明白白,老王一定是想趁机对自己做点什么,否则不会这样激动。

   不知是不是自己太过敏感,小丽起身的时候,竟然闻到了老王身上甜腻的味道。

   说准确点,就是老王身上的味道。

   小丽轻轻吸了一口,立马感觉浑身燥热,她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更知道这人是自己男人的师傅,眼下不管发生什么,一定要把持住自己,决不能让周康带了绿帽子。

   王叔…… 一不留神,小丽竟然喊出了王叔的名字,并且模样暧昧,看的王叔神魂颠倒。

   不行! 王叔给自己重重说道,小丽还是个孩子,不能这样,要解决只能靠自己。

   小丽,你先等下我,我去去就来。

   老王说完,头也不回就往里面房间走。

   小丽很是失望,望着老王背影不住发呆,心道,王叔啊王叔,我是周康的女人,你可是周康的师傅,这样做,真的就合适吗? 想到王叔刚才顶自己的感觉,小丽急的浑身难受,她趁老王没有走远,跳了下来,一把抓住老王背心,娇声说道:王叔,今天就这样吧,周康待会就回来了,要看到了不好。

   周康! 老王心里一惊,这才想到自己还在周康家里,就直接转身过来,对小丽说道:那行…… 近身的时候,老王鼻尖一阵甜腻香味,他细细闻了几口,发现竟然是女人底下的味道。

   这味道弥漫在空气中,越来越醇厚,老王忽然意识到,小丽快把持不住了。

   再看小丽的脸,此时她一脸魅惑,完全像是没了魂魄,整个人稀软的躺在那里。

   小丽快不行了,她这分明是把持不住。

   老王心里一紧,魔怔般的往前走,谁知刚走过去,就咣当一声,不小心撞在了桌子边缘。

   更要命是,撞的地方不偏不倚,正中自己小腹底下。

   这可是自己的命根子啊! 老王一阵难受,疼的脸都白了。

   王叔,你怎么了? 小丽见老王脸色难看,立马用手捂住老王小腹,关切问道:王叔,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来,我看看到底怎么了。

   老王疼的说不出话,就松开手,让小丽看看。

   小丽半天都打不开拉链,便扶起老王,让他躺在沙发上,把裤子脱了看到底怎么回事。

   老王点了点头,就躺在床上,顿时,一个暖热的小手就贴在了老王臀部。

   随着小手逐渐下滑,老王感觉浑身酸爽,尤其是褪掉内裤的时候,老王更是爽的差点叫出来。

   可更令老王奇怪的是,刚才疼的要死的地方,随着内裤脱下,那疼痛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老王琢磨这究竟怎么回事的时候,小丽突然啊了一声,捂住嘴喊道:王叔,你怎么? 老王虽然不知道小丽说的什么地方,但却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最敏感的地方,竟然有个柔嫩的小手在上下摩挲。

   这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此时的小丽更是面红耳赤,她用手拨弄了几下后,立马对老王说道:王叔,周康很看重你,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给周康怎么交代,快来,我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老王睁眼一看,我勒个去,小丽竟然踩在沙发上,做了个蹲便的姿势,直勾勾看自己小腹情况。

   可就在时候,外面的门铃声突然响起。

   不好!是周康回来了! 老王瞬间清醒,看着小丽,眼睛都差点喷出来。

   老王急忙翻过身子,裤子一提,拿起手边毛毯就盖在小丽身上。

   门铃声越来越急促,老王焦急异常,心里直骂周康来的不是时候。

   而小丽则慌忙穿上丁字裤,套上裙子,一脸不舍的看着老王。

   王叔,别紧张,肯定是周康回来了,我这就去开门。

   小丽说完,扭着身子,匆匆朝门前走。

   门一打开,一股子刺鼻酒味就扑面而来。

   老王侧目看去,周康满脸微醺,看样子可了不少酒。

   呀,你怎么喝成这样了?快来,快进来。

   小丽扶着周康,一步一步朝房间走去。

   就坐后,周康一把捏住小丽胸口,眯眼说道:给我把衣服脱了! 啊! 小丽被周康狠狠捏住,心里跳的不停,当即大喊一声,道:周康,王叔在这,别这样。

   微醺的周康听见师傅在这里,突然清醒了不少,他看看大厅,老王正襟危坐,正在款款品茶。

   把门关上,就五分钟。

   周康十分强硬,说完就一脚关上门,将小丽抱起,一把丢在床上。

   周康舔了舔嘴唇,深深吸了口小丽身体的味道,微微一笑,道:小丽,今天你就趴着,我从你以后面来。

   别……你轻点…… 小丽满脸娇嗔,嘴上虽然说不同意,但心里却不停喊要要要。

   之前被老王碰触,自己渴望还没消减,现在又遇见周康,若是能好好体验翻云雨滋味,那今天简直就太开心了。

   …… 客厅里,老王很是紧张,他怕徒弟发现自己玩弄他女人。

   可之后再看,这周康醉的不轻,一进来就被小丽搀扶进去,似乎还不知道自己在这,心下大喜,就轻轻抿了口茶,仔细观察房间里面的动静。

   随着卧室门被关上,老王忽然意识到,这夫妻两在里面,会不会做点什么? 老王越想越难受,心下着急,就站起身子,偷偷摸摸朝卧室走去。

   还没到门口,老王就听见里面大声娇喘,小丽不住喊道:快点,别亲了,快点进来!快点啊! 果然在里面翻云覆雨! 老王重重咽了口口水,轻轻将门拧开。

   透过门缝,老王清楚的看见,小丽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上半身没穿衣服,两个纤长大腿高高劈叉。

   老王的角度,正对着小丽劈开的这面,稍作调整,就能看见小丽漂亮的身子。

   老王瞬间安耐不住,一只手不自禁伸进了裤子。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FjIpJk/IQMaH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