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喔喔快点我受不了了:按摩师用手指送我到高峰



第二天早上温喆起的十分的早,想着今天刘 春杏能当他女朋友心里就乐滋滋的,见着谁都打招呼。

  路过村长家门口的时候淑芬把他叫住,偷偷的塞给他两个煮鸡蛋。

  “小喆呀,这几天你叔一直都在家,也没机会去找你,明天晚上他要去支书家喝酒,到时候我去找你。

  ”温喆点了点头,也没多说啥,一边走着一边吃着煮鸡蛋,小日子十分滋润。

  “哟,老黑哥,这是二丫的对象呀,可真不错。

  ”温喆没走多远就听到淑芬的声音,回头一看,见二丫和赵 老二领着一个小伙停在钱 高强家门口,那小伙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正给刚出门的钱高强发烟呢。

  “是呀,这是俺家二丫的对象,在乡卫生院上班。

  人家今天休息,这不一大早就来看我了吗。

  ”赵老二说话的声音特别大,好像就怕谁听不到似的。

  其实温喆知道他这话就是说给他听的。

  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思搭理赵老(边插边做吃奶)二了,还得去 卫生室找刘春杏呢。

  一想到刘春杏那对大肉球温喆就有点心血澎湃,恨不得立马就握在手里揉上几下。

  “哟,那不是小喆吗,来来来,叔给你介绍介绍二丫的对象。

  ”刚准备走的温喆被赵老二一叫便停下了脚步,本来温喆是真不想搭理他,但要是不去的话赵老二还以为自己怕了他。

  温喆转过身子,把剩下的一个鸡蛋放进兜里,晃晃悠悠的走到赵老二跟前。

  二丫一见温喆就把头低了下去,一对漂亮的眼睛时不时的扫一眼温喆,不过一遇到温喆的目光马上就又躲到一边。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未来的女婿,叫熊亮,在乡卫生院上班,他爸是卫生院的院长。

  ”赵老二无比得意,就好像他闺女要嫁给皇上似的。

  温喆最见不得他这幅嘴脸,真恨不得上去抽他两巴掌。

  熊亮长相倒不难看,梳了个中分头。

  只是脸上带着一股癞气,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叔,这是谁呀?”熊亮习惯性的给温喆递了根烟,温喆接过点上了火,一边的赵老二 说道:“这是我们村里的大夫,可有能耐了。

  对了小亮,你们乡卫生院缺人不?看看能不能让他也去你那。

  ”“叔,我们那好像不缺人,再说这事也不归我管,得问我爸。

  ”赵老二一脸得意的看着温喆,那意思很明显,你想进乡卫生院,得人家老爹同意才行。

  温喆微微一笑:“那哪天你帮我问问你爸,你那要是缺人的话就帮帮忙,把我弄进去,我还等着有人给我磕头叫爷爷呢。

  ”“行,回去我问问。

  ”一看熊亮就善于和人交际,虽然心里把温喆鄙视的够呛但脸上却不露出半点。

  温喆一听这话顿时就呵呵笑了起来,而赵老二的脸都黑的看不出人模样了。

  “就你还想去乡卫生院?去掏大粪人家都不要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德行。

  咱走小亮,到叔家叔给你弄好吃的。

  ”说完赵老二拉着熊亮就走,熊亮被弄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马上也就反应了过来,看了温喆一眼,冲他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

  “你这 小子,嘴上就不能吃点亏,这下赵老二更记恨你了,人家那女婿的爹可是乡卫生院的院长,我看你呀,还真就别想进卫生院了。

  ”赵老二一走淑芬就说了温喆几句,温喆也不介意,心想反正赵老二早就恨他了,也不在乎这次。

  “叔,你也上村部吗?咱俩一块走吧。

  ”温喆朝一边的钱高强问了句,钱高强摇了摇头,“我得去村里的机动地看看,好像有点旱了,得找人去灌水呢。

  ”温喆摇了摇头,淑芬还想说什么他也没心思听,摇摇晃晃的朝卫生室走去。

  今天有点反常,因为每次温喆来的时候刘春杏都已经把屋子给收拾一遍了,不过温喆到卫生室的时候门是锁着的,温喆开了门,在屋里坐到八点刘春杏还是没来。

  一直到九点多温喆听到大院门口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出门一看,见刘春杏拉着一个男的,而那男的则不顾刘春杏的拉扯,直直的奔着卫生室走来。

  “哥,我说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用不着你管。

  ”刘春杏边拉边拽,那男的使劲的甩开她,“你做个屁的主,你是我妹子,这事就得我说的算,妈的,哪个王八小子敢打你的主意,看我不弄死他。

  ”这时刘春杏看到了卫生室门口的温喆,急忙朝他喊道:“温喆你快跑,我哥来打你了。

  ”说着又上前开始拉那个男的。

  温喆有些迷糊了,不明白刘春杏她哥为啥来打他,难道是因为非礼了他妹妹?不能啊,昨晚刘春杏不是和他说好了吗,说要跟家里商量他们的事,咋一转眼他哥就冲出来了。

  “小B崽子,是个男人你就别跑,在那等着我。

  ”刘 小民被妹妹拉着,往前走都费劲,听到刘春杏让那小子快跑,顿时就知道眼前 的人就是他要找的人了。

  “这啥情况?春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温喆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前边的刘小民已经甩开了刘春杏,直接向温喆跑来。

  “温喆快跑,我哥不同意咱们的事,要打你。

  ”温喆还没反应过来刘小民的拳头就到了眼前,嘭的一下就给温喆来了个满脸花。

  温喆被刘小民一拳打的连连后退,直到后腰顶在了桌子上才算站稳。

  “你为啥打我?”从小到大温喆还没吃过这样的亏,没想到刘春杏他哥会这么不讲理,上来就给了他一下。

  “为啥打你,你敢泡我妹子就该打。

  ”刘小民长的很壮,那拳头抡起来都呼呼带风。

  温喆左躲右闪也没躲过几下,头上和身上都挨了几拳。

  “你他妈的讲不讲理。

  ”温喆也是个好战分子,上学的时候也算是混混一流。

  见刘小民一副要打死他的样子温喆哪能站在那里让他打,顺手抄起个椅子就砸在了刘小民身上。

  刘小民没想到温喆还敢还手,悴不及防之下被温喆打到了脑袋上,血一下就流了下来,把他半边脸都染红了。

  “妈了B你敢打我?”刘小民怒不可遏,迈了一大步一胳膊肘就顶到了温喆脑门上。

  温喆被这一下顶的脑袋发晕。

  刘小民趁机一脚将他踹倒在地,皮鞋头子不住的往温喆身上踩。

  “小B崽子,让你跟我妹妹处对象,我今天踢死你。

  ”地上的温喆只是感觉脑袋一阵阵发晕,也没了反抗之力,只能任凭刘小民踢打。

  “住手,你是谁,敢在这里打人,你还有没有王法了。

  ”村委会的张会计听到声音跑了过来,见刘小民狠命的踢温喆,顿时就急了。

  “你他妈是什么东西,也敢对老子指手画脚。

  ”刘小民回身一拳就打在张会计脸上,把张会计打的“妈呀”一声,脸上的眼镜都打碎了,镜片掉了一地。

  “哥,住手,你想把他打死呀。

  ”刘春杏从门外冲了进来,哭着抱住刘小民。

  而刘小民一巴掌就打在刘春杏的肩头,刘春杏哪能禁得住他打,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小猛啊,你快停手吧,再打就真出人命了。

  ”村支书 刘铁柱也走进了屋子,刘小民见是自己亲叔叔来了也只好停住了手,哼了一声,拉了把椅子坐了下去。

  “叔,你不知道,这小子敢打春杏的主意,我早就给她找好婆家了,是在县里包工程的,光彩礼就给了五千,这小子算什么东西,还想跟春杏处对象,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刘小民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气呼呼的说道。

  一边的刘铁柱轻轻点了点头,看了看地上的温喆,对刘小民说:“行了,打你也打了,你就先回去吧,要不然等村长来了你可能就走不了了。

  ”“钱高强?他来了敢把我咋地,这十里八村的谁不认识我刘小民,他还敢抓我呀?借他几个胆儿。

  ”这刘小民在附近一带确实是有一号,就算在乡里也比较霸道,他父母根本就管不了他,就更别说刘铁柱这个当叔叔的了。

  “谁敢在村部打人,还反了他了。

  ”得着信儿的钱高强也跑到了卫生室,见到地上躺着的温喆顿时就跑了过去。

  见温喆还活着钱高强长出了口气,随后看到了坐在那的刘小民。

  “我说刘小民,你跑到我们小钱村打人算咋回事?”钱高强虽然在说刘小民,不过口气却比较温柔,显然他也十分忌讳这个刘小民。

  “钱村长,这小子想跟我妹子处对象,我打他不对吗?”刘小民可一点都不给钱高强面子,钱高强被噎了一下,讪讪的说道:“那也不能把人给打成这样啊。

  ”“打成这样?我告诉你,这算是轻的,要是这小子再敢打我妹妹注意我就弄残了他。

  钱村长,我刘小民是什么人你也知道,说到做到。

  ”说完刘小民就不再搭理钱高强,拉起地上的刘春杏就往外走。

  “走,跟我回家,别再来这破地方上班了。

  ”刚才刘春杏只顾在温喆身边哭,这会被刘小民一拉顿时就挣扎起来:“我不回去,我才不嫁给那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呢,我不回去。

  ”刘春杏哭的十分凄惨,一边的刘铁柱看着不忍,对刘小民说道:“小猛啊,现在就先别让她回去了,万一再有个好歹,你先让她在这吧,我劝劝她。

  ”“叔,今天她必须得跟我回去,她要嫁的那人下午就来我家,不回去不行。

  ”听刘小民这么一说刘铁柱也不说话了,只是叹了口气,不舍的看了一眼刘春杏。

  钱高强见自己也插不上嘴,就蹲在温喆身边掐着温喆的人中,掐了一会温喆醒了过来。

  刚才刘小民那一拳打的太重,又对他一阵猛踢,把他给弄晕过去了。

  醒过来的温喆一见刘小民拉着刘春杏往外拖,顿时一股火气就冲上了心头。

  强忍着浑身的疼痛和头部的眩晕温喆站了起来,指着刘小民,“你他妈还是人吗?有人这么对自己妹妹的吗?”钱高强吓得赶紧去拉温喆,刘小民这货他也知道,要是真发起火来可能真会把温喆给打死。

  而温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劲,一把甩开钱高强,晃晃悠悠的朝刘小民走去。

  “小子,我看你是真想死,妈的,那老子今天就弄死你。

  ”刘春杏见刘小民又要对温喆下手,一把将刘小民大腿抱住,死活都不肯撒手。

  “哥,你别打了,我跟你回去。

  ”就在卫生室里乱成一团的时候村委会里开进了一辆黑色小轿车,随即从车上下来几个穿着 黑衬衫的男子,其中一个朝四周扫了一眼,随即看到卫生室门口的刘铁柱,问道:“请问温喆先生是在这里吗?”刘铁柱一愣,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那几个穿着黑衬衫的男人朝卫生室走了过来,刘铁柱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急忙问道:“你们找温喆干啥?”领头的男人微微一笑,说道:“我们老板请他过去一趟。

  ”随后便不再理刘铁柱,走进卫生室。

  当看到卫生室里面的情景黑衬衫明显愣了一下,而屋里的人也都不知道这几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是干什么的,也都愣住了。

  “哪位是温喆先生?”领头的黑衣男子又问了一遍,随后看到了穿着白大褂但一身是血的温喆。

  “你是温先生?”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不过温喆还是点了点头,看着摇摇晃晃的温喆黑衬衫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说道:“温先生,我们老板想请你过去一趟,你能跟我们去一下吗?”虽然黑衬衫说话十分客气,不过温喆却感觉他的意思是不去也得去。

  温喆不禁有些迷茫,不知道这几个看上去很像黑社会的人来找自己干啥。

  “走吧温先生,我们老板还在等着呢。

  ”黑衬衫也不废话,一摆手身后就过来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搀扶着温喆往外走。

  本来还在剑拔弩张的刘小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着领头的那个黑衬衫,问道:“你们要带他去哪?我们的事情还没解决呢。

  ”“最好闭上你的嘴,你们的事情我没有兴趣,要是你再多嘴我不介意把你的嘴给你缝上。

  ”虽然黑衬衫的语气很是平常,不过刘小民却感觉到他如果再多嘴的话对方肯定会这么做,所以他很聪明的把嘴闭上,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温喆迷迷糊糊的被他们弄到了车上,黑衬衫一上车,汽车就发出吱吱的叫声,直奔着村委会大院外面跑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温喆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时已经到了县城。

  汽车在县城最好的宾馆丽豪门口停下,此时的温喆已经基本没事了,扫了一眼身边的黑衬衫,好奇的问道:“你们老板究竟是谁呀?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一路上温喆已经不止一次问过这个问题,而每次得到的回答也都一样,到了就会知道。

  几个人上了电梯,温喆还是第一次坐这东西,不过他没心思兴奋,脑袋里一直都在想着究竟是什么人要见他。

  电梯一直到了顶楼才停下,温喆跟着几个黑衬衫来到一个房间门口,领头的黑衬衫轻轻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人说进来才慢慢的将门推开。

  “老板,您找的人我们带到了。

  ”屋里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长的白白净净,而且还带了个金丝眼镜,好像很有文化的样子。

  “行了,你们出去吧,我和温先生谈谈。

  ”几个黑衬衫退了出去,温喆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对方朝他笑了笑,轻声说道:“用这种方式见面我很抱歉,但我有不得已的苦衷,请温先生原谅。

  温先生也不必知道我是谁,我只想请温先生给我看看病,若是温先生能够把我治好的话那报酬随你开,多少都行。

  ”听对方说要他看病温喆咧了咧嘴,一屁股坐在面前的沙发上。

  本来他就被唐猛揍的不轻,现在身上还疼着呢,老站着也受不了。

  既然有求与自己那就没什么事了,温喆还以为他们要干什么呢。

  金丝眼镜笑呵呵的看着温喆,完全不在意他脏兮兮的样子。

  斯文的从雪茄盒里拿出根雪茄,又用雪茄剪剪掉封口,随后拿起打火机在雪茄上烤了几遍,将雪茄递到温喆手中。

  “温先生,尝尝这个,巴西的雪茄。

  ”温喆也不客气,接过来点上火吸了一口,顿时就咳嗽了一声。

  金丝眼镜只是微微一笑:“第一次吸不要那么大口,会呛着的。

  ” “不就是偷吃了你家的 黄瓜吗?为了这点破事你就要打死我弟?说吧,我弟偷吃了你几个黄瓜,我赔你就是了。

  ” 楚梦韵说道。

    “就一个!”吴 财运咬牙切齿地说道。

    “那我赔你十个吧,我们家黄瓜多的是,等下到菜地摘给你!”楚梦韵说道。

    “不行,我家那根黄瓜与众不同,价值至少两千块以上,除非你赔两千块给我,不然我就打死你弟!”吴财运想通了,反正事已至此,一切都无法挽回了,现在手头上正好缺钱,没钱赌了,如果能让楚梦韵赔两千块私了,那也不错。

    “一根黄瓜值两千块?你家的黄瓜是黄金做的吗?你怎么不去抢?”楚梦韵愤愤不平的说道,这摆明是敲诈勒索啊!  “没钱赔是吧?那就让我打死他!”吴财运也知道自己刚才异想天开了,楚梦韵家这么穷,怎么可能拿得出两千块?还不如暴打一顿这个 傻子来得痛快!  吴财运说完,马上就绕过了楚梦韵,挥棍朝楚传宗打去。

    楚传宗不想在楚梦韵面前露身手,马上撤腿就跑。

  吴财运在后面挥舞着木棍紧追不放。

    见此情形,楚梦韵吓坏了,也跟着追了上去。

  可是她一个女孩子,实在跑不过男人,只能一边追一边喊道:“别打我弟,别打我弟,有事好商量……”  楚传宗跑了一段路之后,故意放慢了脚步,等吴财运追上来。

    吴财运见到楚传宗跑不动了,心中大喜,猛冲过去,朝楚传宗的背部一棍扫去。

    可偏偏这时,楚传宗突然弯下腰大口地喘气,非常巧合地避过了吴财运的一击。

    吴财运冲得太快,一击不中之后,他还在继续往前冲,经过楚传宗身边时,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双脚绊到了楚传宗的脚起来,然后他整个人向前飙了出去,摔了一个狗啃屎。

    更悲催的是,落地的时候,吴财运的嘴巴正好砸在了一块石头,牙齿顿时被砸掉了好几颗!  吴财运惨叫一声,挣扎着爬起来,用手摸了一下嘴巴,发现一掌的鲜血,几颗掉了的牙齿还在嘴巴里。

    他顿时气炸了,为了追打这个傻子,竟然一不小心被他绊倒了,还砸掉了这颗牙齿,新仇加旧恨,老子非宰了这个傻子不可!  吴财运正挥棍准备再次击打楚传宗时,一束摩托车灯的灯光从路的那头照来,吴财运和楚传宗同时抬眼望去,见到一个身穿警服的女警英姿飒爽地驾着摩托车驶来!  一见到这个女警,吴财运的心就抖了一抖,因为这个女警,正是杏花村出的唯一一个民警 韩冰,在镇派出所上班。

  这个韩冰虽是否花村的人,但铁面无私,丝毫不通人情,抓赌的时候更是不含糊,他没少裁在这个女警手中。

  可以说,韩冰是缠绕在杏花村所有赌徒恶梦中的对象,她就是所有赌徒的恶梦,这些赌徒对她是又恨又怕,甚到恨到希望她在执行任务时因公殉职!  韩冰很快就来到了吴财运和楚传宗面前,见到吴财运手持木棍,一嘴的鲜血,她马上将车刹停,喝问道:“吴财运,你干什么?又在欺负楚传宗?”  吴财运心中那个气啊!这死丫头眼睛瞎了么?难道没看到老子满嘴的鲜血?  “你哪只眼看到我欺负他了?分明是他欺负我好不好?老子连他一根汗毛都没碰到!别以为你是民警就可以随便冤枉人!”吴财运刚才没打着楚传宗,所以十分有底气地说道。

    韩冰一听,脸顿时就冷了下来,她下了车,咄咄逼人地朝吴财运走来:“我冤枉你?你手中拿着木棍,还想狡辩说是楚传宗欺负你?你当我也是傻子么?我问你,楚传宗一个傻子,怎么可能欺负你?”  吴财运被韩冰逼得哑口无言,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争辩了。

    而这时楚传宗想起了自己是傻子的身份,马上哇的一声装哭,然后一头扑进了韩冰的怀里,将脸埋在那波涛汹涌之中,一边吸溜着她的香气,一边恶人先告状:“韩冰姐,他欺负我,他一直追着我打,说要打死我,我好怕……”  在他的记忆中,这个女民警韩冰一向都是锄强扶弱,很有正义感的。

    果然,韩冰听了顿时义愤填膺,正气凛然地说:“吴财运!你恃强凌弱,信不信我将你抓到派出所呆几个月?”  吴财运吓得两腿一抖,弱弱地说道:“我没打他啊,你看,现在受伤的人是我,伤者为重啊!”  “从实交待,你怎么受的伤?”韩冰心中也有些郁闷,吴财运手中有木棍,不应该会受伤这么重啊。

    “是追打这个傻子的时候,一不小心被他的脚绊到,摔倒了。

  ”吴财运对韩冰早就有了心理阴影,之前赌博被抓的时候,没少被她严刑拷打逼问其他同伙,现在面对她的喝问,他不敢说谎,只能如实相告。

    韩冰听了吴财运的话,想笑,但为了保持警察的威严,她忍住了笑,冷冷地说道:“那是你咎由自取,作恶多端必自毙,知道不?快说,你为什么要追打楚传宗?”  “他偷吃了我家的黄瓜。

  ”吴财运只能继续用这样的理由了。

    韩冰听了,顿时又发飙了:“为了一个黄瓜,你就大动干戈用木棍追打楚传宗,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大家都是乡里乡亲,吃你一个黄瓜,这算得了什么?你别这么小气好不好?”  吴财运恨得牙痒痒的,平时抓赌的时候,不见你念在大家都是乡里乡亲通融一下放我一马?  “黄瓜虽小,但那也是偷窃啊!这个傻子偷了我家的黄瓜,犯了偷窃罪,你是不是应该将她抓起来?”  韩冰却说:“他是傻子,构不成犯罪,你惹怒了他,就算他打死了你,那你也是活该!”  吴财运知道韩冰有心护着这个傻子,就沉默不语了。

    而楚传宗听了韩冰的话,顿时茅塞顿开,原来傻子打死人都不犯法啊,那以后只要自己一直保持傻子的身份,岂不是可以为所欲为,想打谁就打谁了?  韩冰见吴财运苦逼着脸,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块钱,然后丢给吴财运,说:“这两块钱算是买了他吃你的那个黄瓜,这件事就这样算了。

  如果让我看到你欺负楚传宗,我绝不轻饶你!捡起钱,快滚吧!”  吴财运捡起地上的那两块钱,欲哭无泪,老子这傻子绿了,本来想要两千块赔偿的,现在竟然被韩冰这死丫头用两块钱就私了!  韩冰接着又说道:“吴财运,我警告你,你别再赌了,要是再让我抓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知道,我早就戒赌了。

  ”吴财运说道。

  他心道,我现在只有两块钱,想赌也没得赌了啊!  “戒赌?我看你是没钱赌了吧?李 桃花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嫁给了你这个烂赌鬼,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韩冰说道。

    一提起李桃花,吴财运就是一阵憋屈,她虽然漂亮,但是已经被这个死傻子玷污了啊!  越想越伤心,这种丑事又不能说出来,吴财运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咽。

  他实在不想跟韩冰多说了,转身就走。

    此时楚梦韵正气喘吁吁的跑来,胸前的那对饱满随着跑动的节奏而一颠一颠地晃动着,让已经坐拥了李桃花这样的绝色美人的吴财运看见了,都暗暗咬牙切齿。

    “好了,没事了,你姐也来了,快放开我。

  ”韩冰见到楚梦韵来了,急忙对还依偎在她怀里的楚传宗说道。

  被楚传宗这个傻子占了这么久便宜,她一点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妥。

    楚传宗只得依依不舍地从韩冰那软玉温香中出来,这时楚梦韵正好来到了近前。

  她焦急地问道:“弟弟,你没事吧?吴财运有什么打伤你?”  “梦韵姐,我没事,是韩冰姐救了我。

  ”楚传宗说道。

  看见楚梦韵那正随着呼吸而急剧起伏的壮观,楚传宗不禁在心中暗暗估了一个比较,梦韵姐的武器与韩冰姐的似乎有得一拼啊!  楚梦韵感激地对韩冰说:“韩冰妹妹,谢谢你,这次幸好你及时出现,不然我弟弟非被吴财运打死不可。

  ”  楚梦韵的年纪比韩冰大两岁,从小到大,她都一直叫她韩冰妹妹的。

    “不客气,梦韵姐,你也要对你这个傻弟弟多加管教了,别让他老是闯祸,我经常不在村里,能帮得了他一次,帮不了他一辈子。

  ”  “我知道,以后我一定会严加管教他的。

  ”楚梦韵说道。

    “好了,没什么事,我们都回去吧,上车,我载你们回去。

  ”韩冰坐上了摩托车之后,对楚梦韵说道。

    跑了这么久的一段路,楚梦韵也是太累了,就不客气地坐上了韩冰的摩托车。

  不过,她让楚传宗坐在中间,因为她担心他没坐惯摩托车,会摔下来。

    楚传宗被两个大美女夹在中间,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这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前面是香肩,后面是娇肤……韩冰将楚梦韵,楚传宗姐弟俩载到家门后,就独自开车回家了。

  杏花村离镇上不远,韩冰只要一有空都会回家看望父母的。

    睡觉的时候,楚梦韵一直在想自己的婚姻大事和身负给楚家传宗接代的那个使命。

  十万巨债在七天之内肯定是无法还清的,到时候如果不嫁给陈品文,自己一家人就别想再在杏花村呆下去了。

  陈家的势力那么大,除了陈尚元是村长之外,他还有一个在县城里当大官的妹夫,实在惹不起起啊!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怎么说都是自己理亏。

  如果带着传宗逃跑,还有一个妹妹正在县城里读高中,不能抛下她不管啊!官字两把口,如果逃跑,可能还会落下一个诈骗的罪名,不可行。

    看来只有嫁给陈品文这一条路了。

  还有七天就要嫁给陈品文了,到底要不要现就去跟楚传宗制造一个孩子呀?  楚梦韵辗转反侧,迟迟没能做出决定。

  她是女孩子,跟楚传宗生孩子那种事太羞人了,她不好意思主动去找楚传宗。

  可是自己不主动,楚传宗那个傻子又什么都不懂,怎么办呀?  而在另一间房的楚传宗,也是躺在床上睡不着,他在想今天在迷魂坑下所发生的那件离奇事件,那个神秘女子到底是人还是妖?雪月宫又是什么门派啊?自己怎么样才能够在短时间内赚够十万块给梦韵姐赎身?  楚传宗也想过再到迷魂坑下去挖那些人参,何首乌出来卖,可是买给谁?去哪里找能出得起高价的买家呢?  姐弟俩在各自的房间各怀心事,到地半夜才渐渐睡着。

    ……  第二天一早,韩冰就又开着摩托车去镇派出所上班了。

    楚梦韵种了两亩西瓜,现在正是成熟的时候,早上起床后,她就去西瓜地里摘西瓜,以待明天一大早运就到镇上去卖。

  因为明天是圩日,买西瓜的人多。

    这次楚传宗这个游手好闲的傻子破天荒地跟去摘西瓜,而且还十分认真卖力,摘完了还主动将西瓜挑回家,这让楚梦韵十分惊讶和意外。

  这个傻弟弟似乎一夜之间变得勤劳懂事了!  挑剩最后一担西瓜的时候,楚传宗对楚梦韵说:“姐,你先回去吧,这担西瓜让我挑回去就可以了。

  ”  楚梦韵毕竟是女孩子,在烈日下干了半天的活,早已经累得不行了,难得楚传宗这么殷勤,就先回去了。

    天气这么热,楚传宗并不急着将西瓜挑回去,他想先去洗个澡。

  他知道离这里不远有一个 青龙湾,因传说漂中藏着一条青龙,所以村中无人敢下湾。

  但是楚伟宗却不信这些,他决定先去青龙湾洗个澡,凉快一下再将西瓜挑回家。

    青龙湾位于青龙山脚下,一道瀑布从青龙山上飞流直下,在山脚下冲出了一个很深的水湾,这个水湾就是青龙湾。

    当楚传宗来到青龙湾附近时,突然看到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子正在湾中洗澡,此女子浑身洁白如雪,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夺目耀眼。

    楚传宗第一感觉就是仙女在青龙湾中淋浴。

  因为村中从来没有人敢在青龙湾洗澡啊!  可当楚传宗看清那女子的容颜时,他才知道并不是什么仙女,而是昨天让他帮取黄瓜的李桃花!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楚传宗现在已经不傻了,他跟正常人一样第一反应就是先躲起来,然后再慢慢欣赏。

    正好旁边就是一片玉米地,他马上就躲进了 玉米地里

  恢复正常之后,他对女人的身体也是非常渴望的,特别是想起昨天给李桃花取黄瓜的情形,一想到那情形,他就热血沸腾,好想再来一次。

    说到底,他能够意外恢复正常,而且拥有一身实力,完全是拜李桃花所赐啊!要不是李桃花让他帮取黄瓜,就不会被吴财运追打,更不会掉到迷魂坑下因祸得福得到神秘女子的传承了。

  所以,他其实很感激李桃花的,觉得李桃花就是他的贵人。

    此时的李桃花一脸红晕,湿漉漉的秀发搭在她的肩上,如出水芙蓉一般,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楚楚动人的风情。

    李桃花才二十三岁,比楚传宗的姐姐还要小一岁,正值女人如花般的年纪,蜜桃最成熟时。

    青龙湾的湾水是非常清澈的,因此李桃花泡在水里的部位也是清晰可见的。

    前凸后翘,优美的弧度,笔直修长的双腿,晶莹剔透的肤肤……这画面实在是太美了!  楚传宗只看了一会,鼻血就无法自控地流了出来。

  自从昨天给李桃花拔黄瓜之后,他发觉自己已经非常迷恋李桃花的身体了,迷恋到无法自拔的地步了。

    楚传宗此刻看着如此妩媚动人的李桃花,只觉得口干舌燥,浑身像发高烧一般热,真想冲出玉米地跳下湾中,一把抱住她好好疼惜一番。

    就在这时,楚传宗突然听到玉米地里有一丝响动,他转头一看,见到一条黑色的大蛇正在慢慢地爬来!  “啊——”楚传宗吓(两根一起插进去)得发出一声惊叫。

  以他现在实力,本来不会怕一条蛇的,但是突然之间看到,还是会吓一跳的。

    正在青龙湾中洗澡的李桃花听到岸上的玉米地里传出一声男人的惊叫声,她顿时大吃一惊,然后怒喝道:“谁?快滚出来!”  青龙湾附近有一块玉米地就是李桃花种的,她是因为在玉米地锄草,劳作到中午的时候,感觉太热了,看看四周无人,就到青龙湾中泡一个澡。

  关于青龙湾中有青龙的那个传说,她嫁到杏花村两年了,当然也听听说过。

  只是她不相信这种荒诞的传说罢了。

  恐龙都早已绝种,世上哪有什么青龙?  这里平时都人迹罕至,现在是中午,更加不会有人路过,所以她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一丝不挂地在青龙湾中洗澡。

  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有人躲在玉米地里偷看!  躲在玉米地里的楚传宗听到李桃花的怒喝,也是大吃一惊。

  完了完了,被李桃花发现了,怎么办啊?  “到底是谁?快滚出来!”李桃花快要气炸了!  楚传宗的脑子急速旋转,一想到自己是傻子的身份,他就淡定了,我是傻子我怕谁?  于是他抹干了鼻血,光明正大地从玉米地里走了出来。

    “传宗,怎么是你?”李桃花见到楚传宗傻笑着从玉米地里走出来,极讶极了。

    “嫂子,是我啊,你让我出来干嘛?”楚传宗傻傻地问道。

    楚梦韵却没有回答楚传宗的问题,而是问道:“传宗,你躲在玉米地里干什么?”  楚传宗说道:“天气太热,玉米地里凉快,我到玉米地里睡觉啊!”  李桃花将信将疑:“真的是在玉米地里睡觉这么简单?”  “当然啦,在玉米地里除了睡觉,那还能做什么啊?”楚传宗面不改色地说道。

    “你不是在偷看我洗澡?”李桃花问道。

    “洗澡有什么好看的啊?我为什么要偷看?要看我可以光明正大地出来看啊!”楚传宗从玉米地里出来后,眼睛从没离开过李桃花的身体,近距离观看所带来的视角冲击力是完全不一样的。

    李桃花听了楚传宗的话,才如梦初醒,就算刚才这个傻子没有偷看,现在也被他看了啊!  她急忙用双手捂住最羞人的部位,然后大声说道:“传宗,你不能看,快转过身去!”  可是楚传宗却傻傻地说:“嫂子,昨天你让我给你取黄瓜的时候,你都给我看了,现在为什么不能看?”李桃花焦急无比地说道:“昨天是昨天,今天不同,快闭上你的眼睛,滚回玉米地里去!”  李桃花虽然寂寞,但是她的心底里还是不能接受被丈夫以外的人看自己的身体的,昨天让楚传宗取黄瓜,那是别无选择加上一时冲动。

    别以为她用黄瓜就是那种奔开的女人,其实她是比较传统保守的女人,是被那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思想禁锢的女人。

  要不是吴财运这么冷落她,她是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的。

  她正值蜜桃成熟的年龄,生理上的需要是很正常的,但即使是生理极度需要,也从来没有勾引过别的男人。

    昨天与楚传宗的那一幕被吴财运发现后,她心中很愧疚,哭求吴财运原谅。

  好不容易得到了吴财运的原谅,所以今天无论如何也绝不能再跟楚传宗发生什么瓜葛了,不然怎么向丈夫交待?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Dy37C/LxPQ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