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他深深顶撞/娇喘连连香汗淋漓媚眼如丝



  导读:她从27岁开始跟着我,我叫她Y吧,那时Y还不知道我已婚,我们两个属于一见钟情那种,我知道已婚男人没资格谈一见钟情,可那时真的是那种如痴如醉的感觉。

  我开始也没想着欺骗她,只是真的心动吧,那时也真想和感情不和的 老婆 离婚

    人算不如天算,一场车祸之后,老婆对我彻底变了,不再发脾气,而是温柔体贴,鞍前马后照顾我一个多月直到我出院,加上我们有个可爱的儿子,所以我一直不忍心离婚。

  当然,Y得知我已婚后,开始很伤心很难受也有怨恨,最终还是选择原谅我,可能太爱我了吧。

    Y说给我时间,等我离婚,可这一等就是几(姐弟乱性)年。

  这些年,我们为数不多的几次吵架,都是关于我离婚的事。

  可跟老婆在一起久了,亲情也稳固了,真的很不想离。

  直到上上周,Y和我说,你不离 我也不等你了,咱们再见最后一面好了。

  虽然不舍,但是我不能继续耗尽她的青春。

  我带了20万块私房钱,打算把这些都 给她,也算是一点补偿。

  可Y那天神情怪异,看我给钱给她,她还冷笑了。

  晚上,我们在床上比往常还激烈,结束后Y抱着我哭了,我们说着相识相爱以来的种种,我也忍不住哭了。

   我和情人一战成名被老婆 净身出户  我和Y之间是真感情,没错。

  可 我没想到,Y竟然把这最后一夜全偷录了下来,寄给了我老婆。

  这些年,老婆对我那么好,想到我竟然一直背叛她,她一气之下,把这盘音频发送给了我单位的同事,还有我的父母,并写好离婚协议书让我净身出户。

    当我找Y质问的时候,她说,得不到你,就毁了你。

  我没想到,去年还有的甜蜜爱情和温暖亲情,几乎在一夜之间就让我两手空空。

  而我,也因此成为单位的名人,偷情情圣。

  我知道我也待不下去了,与其被炒鱿鱼,不如主动辞职。

    现在一无所有的我,对生活充满 失望,我还能从头再来吗?我感觉这辈子,完了,真的完了。

    妮夏回复:  你享受三年齐人之福,背负一时臭名,这也算等值交换。

  你自以为深情,对老婆和情人都深情款款依依不舍,实际上,你最无情,霸占年轻 女人青春、对家庭爱人不尽责。

  我和情人一战成名被老婆净身出户  中国人喜欢说因果报应,说种下什么因就得什么果。

  你这也算是因果报应吧。

  虽然 这一切来得很激烈,让你一无所有,可你曾经也风光无限两头享乐。

  同样,现在你的行为,也决定你的未来。

  你有资格选择消沉、失望、颓废、流浪,当然,如你所说,你这辈子也因此玩完了。

    只要不是死刑犯,都有重头再来的机会,相比他们,你还是自由之身,当然可以重头再来。

  如果你在当地太成名,不如换个城市,换个环境,从头开始打拼。

  至于感情,当你事业有成的时候,没准情伤已成过去时,那时你再想这一切,就当是人生历练。

    这一切给你的教训,不应该是失望,而是承担。

   陈阳身子一颤,结婚两年多了,这是两人第一次亲密接触吧?从无到有的突破让陈阳心潮澎湃,像是打了鸡血一般。

  很快,便到了公司门口。

   苏妙看了看时间,松了口气,没有迟到。

  正准备下车去公司,一辆宝马X5就停在了小电驴的旁边,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车里走了下来。

   魏明东整理了一下西装,走到苏妙跟前,指着陈阳说道:“妙妙,这男的是谁啊?”苏妙从小电驴上下来,轻声道:“他是陈阳。

  ”“哦,原来他就是你那个废物老公啊。

  ”魏明东不屑的看了眼陈阳,两年前那场婚礼,惊动了整个西川市,整个西川市又有谁不知道, 苏家的掌上明珠嫁给了一个废物。

  他把西服脱了下来,递给苏妙:“妙妙,这一路上冻坏了吧,快披上,我还给你买了礼物。

  ”说着,魏明东打开后备箱,拿出一个十分精美的盒子。

  这盒子里面,是一条精美的蓝宝石 项链,佩戴在苏妙那洁白的玉颈上,简直完美。

  苏家虽然没有涉及过珠宝行业,但是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这项链应该是法国著名的珠宝设计师艾伦设计的“天空之城”系列。

  这个系列一共出产了18条项链,可以说只要是个女人都无法拒绝这样的礼物,而且这项链可不是有钱就能够卖到的。

  魏明东盒子里的项链,虽然防的很像,但是如果你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颗蓝宝石颜色不太纯正,表面看起来也不那么的光滑,一看就是个赝品。

  “妙妙,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这款项链,都怪我不好,没有找到真品。

  ”魏明东把项链递过去说道:“这项链虽然不是真的,但也是我花了20万找国内有名的大师仿造的。

  你先戴着,给我半个月时间,我肯定能买到真品。

  ”“不用了。

  ”苏妙接过项链,淡淡道:“买不到的,“天空之城”是艾伦大师的封山之作,不是被收藏就是已经被人佩戴过了,去年曾经有消息传出,艾伦大师的“天空之城”拍出了2000万美金的天价。

  所以说不用浪费时间了,这项链已经很好看了。

  ”“呵呵…”魏明东吞了口口水,2000万美金,折合华夏币都一亿多(名人哲理故事)了。

  自己的全部身家也不过2000万,就是把自己卖了都买不起啊。

  “老婆,这礼物太贵重了,无功不受禄,还是还给他吧。

  你要是喜欢,老公给你买。

  ”陈阳把苏妙手中的项链抢过来,直接丢在了地上。

  做完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他拉着苏妙的手向公司走去。

  “陈阳,你发什么疯呢!”苏妙低声说道。

  这里是公司门口,她又是公司董事长,怎么能贸然动怒呢。

  她想抽回自己的手,可陈阳却攥的很紧。

  “废物,你给我站住!”魏明东急了,靠,这项链可是自己花了20万找大师订制的,这么摔要是碰坏了可怎么办。

  “我让你站住你没听见吗?”魏明东气急败坏的走过去,指着陈阳鼻子道:“这项链要是摔坏了,你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第一,苏妙是我老婆,麻烦你离她远点。

  ”“第二…”陈阳竖着两根指头,把魏明东的衣服直接扔在地上:“我老婆冷了,可以披我的衣服。

  ”“第三,我老婆喜欢什么,应该由我来送。

  还有我老婆这么漂亮,不戴赝品。

  今天晚上,我就把正品的“天空之城”给我老婆戴上。

  ”“你怕不是个傻逼吧!全西川市谁不知道你是个废物,就你骑个小电动车,也敢在我面前装逼?!”魏明东很气很气,作为魏家的继承人,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

  让他更气的是,自己话都还没说完,陈阳就拽着苏妙进了公司,完全无视了自己。

  “靠,这个废物!”魏明东心里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一脚将电动车踢翻。

  唯妙公司,董事长办公室。

  苏妙坐在老板椅上,冷冷看着陈阳,她抿着小嘴,气的说不上话来。

  魏明东是做建材生意的,他的背后可是江南第一 家族,陈家啊!自己的唯妙公司,急需要一笔800万的投资,她还想让魏明东做这个投资人呢。

  这下好了,陈阳今天做的这些事,肯定把魏明东给惹怒了。

  这让她想起了一句话: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自己就不该让他送自己来公司的。

  越想,苏妙心里越气,便瞪着陈阳了冷冷说道:“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快滚啊!”“哦”陈阳委屈的应了句,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看见他唯唯诺诺的样子,苏妙气不打一处过来,恨不得咬他两口。

  这两年来,自己身边的好姐妹纷纷出嫁,她们的老公不是人中龙凤,就是行业里的精英,最差的也能实现经济自由,哪像自己的丈夫,还要靠老婆养。

  苏妙心中的委屈如同决堤的大坝汹涌而出,今晚就是苏家的年会,到时候家族的人,肯定又要极尽可能的嘲笑自己了。

  “玛德,是谁把我电动车砸了?!”唯妙公司楼下,陈阳大声的喊道。

  这小电驴跟了他两年多了,每天都骑着它买菜,没有给它放过一天假,如今被砸成这个样子,心里实在难受!玛德,肯定是魏明东那个傻逼。

  就在陈阳咬牙切齿的时候,几个穿着职业装,脚踩着高跟鞋的女人走了过来。

  她们都是苏妙公司的职员,此时站在不远处正对着陈阳指指点点。

  “你们看,这个人是不是就是苏总的老公啊?”“没错就是他,苏总结婚那天,我去参加了。

  ”“不会吧,苏总的老公骑电动车?这也太寒酸了吧!简直是在丢苏总的脸啊。

  ”几个女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陈阳根本没有注意到她们,他叹了一口气,将遍体鳞伤的小电驴扶了起来:“你放心,这个仇我一定给你报,你等着…”说着,陈阳拿出手机,拨通了家族的电话。

  “喂,我是陈阳。

  想让我帮助家族可以,但是又两个条件必须给我做到。

  ”“第一,给我把法国珠宝设计师艾伦的“天空之城”项链送一款来。

  第二,我们家族下面,是不是有一个人叫魏民东的?我想看看到他破产。

  ”说完,陈阳就挂了电话,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听清。

  这时,他的手机振动了一下,收到一条短信,是苏妙发来的:“陈阳,今晚苏家年会,去买一套新衣服,别让我抬不起头。

  ”……西川市富贵山庄,这里是整个西川市富人的聚集地,住在这里的人物非富即贵,而且就算你有钱都不一定能够在这里买上一套别墅。

  而这里,就是族长和陈阳碰面的地方。

  陈阳大大方方的躺在躺椅上,陈家族长陈天宗坐在他对面,此人正是陈阳的亲大伯。

  看着陈阳那放荡不羁的姿态,陈天宗笑了笑:“小阳啊,两年未见,你一点都没变啊。

  ”“大伯,闲话少说,我今晚还有事。

  你直接告诉我家族还缺多少资金就行了。

  ”陈阳拿起茶壶,灌了一口茶说道。

  “这个嘛…”陈天宗作为陈家族长,什么大世面没见过,可如今竟变得有些拘谨,看起来大族长还是有些拉不下面子来求自己这个晚辈啊。

  “大概差50个亿吧…”卧槽,50个亿?!“那什么…大伯,我老婆催我回家吃饭了,咱们下次再聊哈。

  ”陈阳蹭一下的从躺椅上站了起来,迈腿就要离开。

  “小阳。

  ”陈天宗急了,连忙挡在了陈阳面前,急切道:“家族现在到了危难关头,如果没有这笔资金,家族上下数百人几代人的努力,就要毁于一旦了!而且,你说的那两个条件,我全部答应你,魏明东今天晚上就变得一无所有,“天空之城”已经在路上,一会应该就能送到你的手里。

  ”“大伯,不是我不帮你啊,可我哪来这么多钱啊?”陈阳摊了摊手,一脸无奈的说道。

  “小阳,难道你就忍心看着生你养你的家族崩分离析吗?你银行卡里的钱,有60个亿啊!”陈天宗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道:“不看僧面看佛面啊,你身体里流淌的始终是陈家的血啊。

  ”陈阳本来满脸笑容,可这话一出口,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大伯,两年前我买江南能源股份,表弟说我洗钱,转移家族财产,中饱私囊。

  家族上下数百人,落井下石,恶语相向,痛打落水狗一般的把我一家赶出家族,可有人站出来替我说过半句话?”“这些年来我帮家族赚了多少钱你作为陈家族长心里没点数吗?而且买江南能源集团股份的2000万是我靠着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积攒下来的,那钱根本不是家族的。

  ”“这两年我入赘苏家,活的连条狗都不如,家族的人可曾来看过我?”“如果不是家族资金链断裂,你们恐怕早就忘了还有我这么一号人吧!”陈阳拳头攥的死死的,手背青筋暴起,显然是在极力的克制自己。

  “小阳,这件事是我们不对,我在这里代替家族向你道歉…如今家族正是危难关头,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见陈阳还是无动于衷,陈天龙上前一步抓住陈阳的手臂,一字一句的说道:“小阳,只要你肯帮助家族度过这个难关,我可以做主,让你出任 幻娱集团公司总裁,明天你就可以去幻娱集团上任,到时候会有人来接你。

  ”幻娱集团,是陈氏家族旗下最有潜力的娱乐公司,属于陈家百分百控股的那种。

  公司现在有几个红得发紫的一线明星,数个二线明星,以及有潜力的当红小生和小花旦。

  一直以来,幻娱集团都是由他的堂弟陈全管理。

  大伯竟然舍得把这家公司交给自己交给他,可见陈家现在到了何种危机关头。

  “那行吧,就照你说的做。

  ”陈阳思索片刻,点点头。

  虽说50亿买个幻娱集团有点不划算。

  但族长都快把头低到地上去了,就给他这个面子,谁让他是自己大伯呢。

  说着,陈阳转身便离开了。

  今晚,是苏家年会,不过再去参加苏家年会之前,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同学聚会。

  眼瞅着聚会就要开始了,自己可不能迟到了。

  高中那几个好兄弟,这么些年没联系了,还是有点想念啊。

  这次聚会,全班同学都会到场,据说连貌压群芳的美女班主任也会去,那自己就更不能迟到了。

  与此同时,唯妙公司。

  刚开完股东大会的苏妙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看到几个女职员,正有说有笑的看着手机。

  她皱了皱眉,上班时间不在自己岗位好好工作,这怎么可以?苏妙走过去,发现她们正围在一起看手机,而手机里正在播放一个视频。

  视频里的正主不是陈阳又能是谁?“你放心去吧,这个仇我一定给你报!”视频中的陈阳,小心翼翼的将电动车扶起,满脸的愤愤不平。

  “这哪来的奇葩啊,笑死我了!”“你说的这个奇葩,可是我们苏总的老公啊。

  ”“什么?就是那个靠苏总养的废物?我还以为是以讹传讹,没想到是真的啊。

  ”几个女人围成一个圈子,看着手机里的视频讥讽嘲笑道。

  这时候一个女人放下手中的手机,神秘兮兮道:“你们是不知道我早上来的时候看到了什么。

  ”“你看到什么了?赶紧说来听听。

  ”几个女人都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她。

  “事情是这样的…”女人站起来,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个明明白白,当她说道陈阳拍着胸脯要给苏妙买“天空之城”的时候,几个女人纷纷大笑起来。

  “哈哈,就他这个穷酸样,还买“天空之城”,这绝对是我今年听到过最搞笑的笑话了。

  ”“就是,一个靠老婆养的废物,还想买2000万美金的“天空之城?不会是得了失心疯吧!”就在她们大肆诋毁的时候,其中一个女生回头拿了一下包包,正好看见了身后的苏妙。

  这个女生当时就大脑宕机了,其余几个女人感觉气氛有些不对,纷纷回头,这一回头她们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苏…苏总,我…我们…..”几个人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其中一个女生胆子比较小,看着苏妙那生气的模样,泪水顿时就在眼眶打转了。

  “你…你们回去工作吧。

  ”说完,苏妙转身就走。

  回到办公室之后,苏妙忍不住红了眼睛,她紧咬着嘴唇,她觉着自己的脸已经被丢光了!自己作为公司的董事长,家丑都传到公司来了,这让她以后还有什么威信管理公司?一时间她心乱如麻。

  与此同时,陈阳心情愉悦的回到家中。

  结果刚打房门,就看到丈母娘唐静翘着腿坐在沙发上,冷冷的看着他:“你回来的正好,你过来,我有事跟你说。

  ”入赘苏家两年,陈阳早就领教到了丈母娘的厉害,对自己这个岳母他可是怕到了极点。

  “陈阳,去把你的东西收拾一下,明天去民政局跟妙妙把离婚证领了,然后搬出苏家。

  ”唐静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妈……”“我不是你妈,你别叫我妈!”唐静斥道。

  “阿…阿姨。

  ”陈阳深吸一口气,低下头说道:“我是真心喜欢苏妙,而且我们都结婚两年了…”“啪”唐静拍了一下茶几,站了起来,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结婚两年,你吃我家的,用我家的,对这个家没有任何贡献。

  我女儿多么优秀,你凭什么喜欢她?你能给她什么?”面对唐静接二连三的反问,陈阳有心想要为自己辩解,但是唐静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我忍了你两年了,你一个大男人除了烧饭做家务,你还会什么?你瞧瞧你自己那个穷酸样,配得上我的女儿吗?你知不知道我的女儿有多抢手,魏明东刚才打电话给我,只要妙妙跟他在一起,他立马拿一千万当聘礼。

  ”一千万聘礼,很多吗?魏明东不过是陈家下面的一个供应商而已,如果他的妈妈不是陈家支脉的人,他凭什么能做陈家的材料供应商?而且,他大伯,也就是陈家族长已经亲口答应他,今天晚上魏明东就会破产,到时候他连两百都拿不出来,上哪儿去弄一千万?“阿姨,要我离婚可以,但是必须是苏妙亲口跟我说,否则我不会走。

  ”陈阳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快给我滚回来,不然我要你好看。

  ”这还是陈阳第一次忤逆她,唐静一下子没回过神来,等到她缓过来的时候,陈阳已经走远了,就是想追也追不上了。

  看着夕阳西下,苏妙长舒一口气,她已经把自己关在办公室一天了。

  陈阳那段视频已经传遍了公司,甚至有人传到了抖音上,他一下子成了人所有人嘲笑的对象,连带着自己都受到了牵连。

  揉了揉太阳穴,她缓缓走出办公室。

  这时,前台的客服妹纸拿着一个盒子走了过来:“苏总,您的快递。

  ”有眼尖的同事发出一声惊呼:“哇,好高档的盒子,这盒子不会是水晶做的吧?这也太夸张了吧。

  ”“我靠,那这个盒子里面要放怎样的礼物才能配得上这个盒子?”“我还是第一次见用水晶制造的快递盒。

  ”“好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是啊,苏总,你就打开来看看吧。

  ”公司的妹纸哀求道。

  苏妙虽然平时工作十分的严厉,但是下班之后十分的和气,一点架子也没有,所以公司的员工和她的关系都挺不错的。

  看着这一双双好奇的眼睛,苏妙也是纳闷,这快递是谁寄的,自己近期也没有买什么东西啊。

  最终,她还是在一双双哀求的眼睛下败下阵来了。

  她想了想,缓缓打开了盒子。

  就在盒子打开的一瞬间,所有人眼睛都瞪大了。

  只见,盒子里静静的放着一块镶嵌着天蓝色宝石的项链,那纯净的颜色一眼就能把人的眼神吸引过去。

  在公司的灯光下,熠熠生辉。

  所有人都傻眼了,这些女员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说不出话来,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但是下一刻却又因为一句话被彻底引爆了。

  “这…这好像是“天空之城”!”“我的天,你说的是由法国珠宝大师艾伦设计的封山之作“天空之城”系列的宝石项链?”“那个系列一共才除了18款,而且我记得今年加德士拍卖行拍出了2000万美金的天价!”“好美啊,要是谁能送我这样的项链,就是当一辈子的情人我也愿意啊…苏总,您也幸福了吧!”在那一声声惊讶,羡慕声中,苏妙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天空之城”项链是大师艾伦的封山之作,这个系列的项链是她的最爱,所以只一眼,她就敢断定,这条项链绝对是真的!这…这礼物也太贵重了吧。

  苏妙那颗沉寂已久的心,竟然开始颤动起来,这事也太梦幻了。

  莫…莫非,魏明东把自己的全部身家都拿出来给自己买项链了?苏妙心绪万千,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如果今晚自己戴着这条项链去参加年会,肯定会被全场瞩目。

  此时,在西川市的海天盛筵KTV里。

  这可是西川市最为有名的KTV,来这里消遣的非富即贵,门口停满了豪车,一般人根本消费不起。

  而这次同学聚会的地点,就是这里。

  陈阳骑着自己新买的小毛驴,不多时便来到了海天盛筵,他把车停在门口,还用锁锁上了,要是被人偷了就不好了。

  他本来想买一辆车的,但是时间太急迫了,为了赶时间,他匆匆买了辆艾玛电动车就来了。

  车子刚锁好,就听见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刺的他耳膜生痛。

  “前面的,快滚开,破电动车占什么车位?”保时捷的车主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喝骂道。

  陈阳一抬头愣住了,那个男人也愣住了!“ 王海!”陈阳跑了过去,车子里的人是陈阳的高中同学,王海。

  “班长?”王海从车里下来,手里拿着一个钱包,头发梳的油光锃亮的,他打量了一下陈阳,冷笑道:“陈阳,你怎么混成这个样子了?”陈阳摸了摸鼻子,好尴尬,刚想开口说话,王海就转过身去,大步进了KTV里。

  自己这是被人看扁了?陈阳尴尬的笑了笑,也跟了进去。

  这个时间,该来的同学基本都到齐了,二人一前一后进了包厢,房门一打开,包厢里的人齐齐望了过去。

  “哎哟,这不是王海吗,你小子越来越帅了啊,果然成功人士就是不一样啊。

  ”王海的到来让气氛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大家又是让座又是敬酒,王海瞬间成了全场的焦点。

  谁能想到当时班上成绩最差的那个同学,现在竟然混得这么好。

  他身上穿的西装一看就是名牌,手上还拿着保时捷的车钥匙,这不是成功人士,是什么?反观陈阳,这个昔日的班长,一身的地摊货,手里还拿着艾玛电动车的钥匙,如果不是那张高辨识度的帅气脸庞,恐怕大家都以为是哪个外卖小哥误入了。

  长得帅又怎样,这一副寒酸的样子,根本没有人愿意搭理他。

  虽然有些尴尬,但是陈阳丝毫不在意,他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视,最终他的目光停留在一个人的身上。

  她叫 刘蕊,这么多年没见了,她褪去了一身的稚嫩,越发的知性漂亮了。

  刘蕊是陈阳那一届公认的女神。

  她穿着一袭白色连衣裙,端坐在沙发上,跟边上的女同学说着话,说到开心的地方,忍不住笑了出来,那两个浅浅的酒窝,让她看起来十分的甜美。

  王海一进来就注意到了刘蕊,他也懒得理会其他人,而是挪到了刘蕊的边上,开口问道:“刘蕊,几年没见,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呢?”刘蕊还没开口,坐在刘蕊旁边的一个女生就抢着说道:“你不知道我们刘蕊现在可厉害了,以后想要见她,恐怕只能在电视上了。

  ”“什么意思?”王海愣了愣,没明白。

  “我们刘蕊啊,可是被幻娱的星探看上了,要不了多久蕊蕊就要成为幻娱旗下的艺人了。

  ”“哗”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座的众人一片哗然,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刘蕊。

  刘蕊的美貌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完全不输给幻娱集团里那几个一线明星。

  这么美的女人,难怪会被幻娱的星探看上。

  虽说如此,但是大家还是忍不住羡慕。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D5O4Y/PRYKv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