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叫得太大声: 特别污的短篇文字



新婚之夜当我第一次看到 张程的下面时,我甚至有些反胃。

  但奇怪的是,我的身体在张程的拨弄之下,居然敏感的有了反应,这也是我第一次了解到自己的身体——原来我如此渴望被 男人疼爱。

  我开始期待面前这个我爱的男人能和我彻夜缠绵。

  那天晚上,我们折腾了很久,可是张程无论如何都没有反应,我的热情也渐渐消减了下去。

  张程很难过,我抱着他安慰了很久,告诉他哪怕没有性生活我们也能很好的生活在一起,更何况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总有一天能够治好他的隐疾。

  他因为我的话感动了很久,更是发誓会一辈子 对我好。

  (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于是,我的无性婚姻也从那天开始了。

  张程的确如他所说的那样,对我很好, 我也一直享受着老公对我的宠爱。

  可是,我忘记 了我也是一个正常的 女人,也会有正常的生理需要。

  那是个夏天,上完最后一节晚课之后,我回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其他老师已经下班走了,我也准备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就在这个时候,学校突然停电了。

  在恐慌之中,我突然感觉到我的背后传来了响动,一个高大的男人贴近了我的身体,他的呼吸似乎就 在我的耳边。

  我想要大叫,男人立马就捂住了我的嘴巴,紧接着,我就感觉到自己的后面被一支炽热的东西碰上了。

  我也不是十几岁的小女孩,立马意识到了那是什么东西。

  我感觉自己面红耳赤的,我拼命的挣扎着。

  可是我的力气又怎么能比得过一个成年男子呢?我被死死的禁锢在他的怀中。

  我能清楚地感觉到,捂着我嘴巴、揽着我腰的男人有多么渴望。

  他咬我的耳朵,在我的脸颊吹气,透着衣服的面料我都能感受到滚烫的 温度

  我害怕极了,但同时心里竟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奇妙的接触让我止不住腿软,全身都开始酥麻起来。

  我死命的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叫人羞耻的叫声。

  我是一个有老公的女人,在面对一个陌生男人这样流氓的举动时,我应该明确的表明自己的立场。

  可是自从与老公结婚后,我哪里体会过男人的温柔。

  我只是个女人,需要男人的宠爱!于是我放缓了抵抗与挣扎,感受着我后身传来滚烫炽热的触感。

  我甚至不知道我身后的男人究竟长什么模样,但正是这种神秘感,更让我的身体受到了刺激。

  身后的男人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他伸手就撩我的裙子。

  紧接着,就在我的贴身内饰上疯狂地找寻着只有女人特有的敏感区域。

  厚大的手掌带着温度,我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他的手指在我的身上灵活的撩拨着,我 原本就酥麻的身体,更是有些站不住了,白皙的皮肤上都泛起了一阵红光。

  在我险些快要沦陷的时候,我脑海中浮现出张程往日里对我的照顾,想起他对我的百依百顺,又想起结婚这么久以来,他从来没对我发过脾气,我清醒了一些,抓住男人的手想要让他停止自己的行为。

  谁知他并不理会我的反抗,反而越发无耻地将手伸进了我衣服的里面。

  当他察觉到我早就有了一个女人该有的反应时,他手上的动作也随之加快了几分。

  我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整个人都像是要燃烧起来。

  在黑暗中,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见自己轻微的叫声,以及躲在我身后,抱着我的这个男人粗重的呼吸。

  男人听起来也越来越兴奋,他靠近我的耳边,吹着热气问我:“你想不想要?”我感觉到他的那里传来滚烫的热度,简直要将我灼烧掉。

  我的心好像要从胸口跳出,一个疯狂的念头在我的脑海中成型,这种压抑而不能释放的感觉快要把我逼疯了。

  我想尖叫呐喊,我需要正常的夫妻生活,需要解决我的生理需要。

  可是和张程结婚快有一年多了,我从未在张程的身下感受到作为一个女人的快乐,我仍然保留了身为女人的第一次,如果被外人知道了,这将多么可笑。

  这一年多里,每次当我有需要的时候,我就只能偷偷的抚慰自己,可是这哪里比得上一个真正的男人?我压抑了太久,我也明知道是自己的老公不行,但我也怕伤了老公的自尊心,所以这么久以来,我都忍住了一个年芳正好的女人的寂寞。

  长时间的压抑在我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让我差一点就克制不住自己那可怕的念头……“谁在里面?”突然,门口亮起了一阵光,吓得我身后的男人立马松开了我,躲到了黑暗之中。

  我转过头,透着月色一看,原来是我们系的教导主任 孙涛举着手机闪光灯站在门口。

  “原来是王茜,你怎么还没走?”“孙老师,您怎么也还没走?”“噢,刚刚电路跳闸了,我去看看,马上就走。

  ”孙涛一边说,一边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心跳得很快,如果不是刚刚孙涛的出现,刚才我可能就顺从了那个男人,我的理智瞬间恢复,为我刚才的行为感受到了深深的羞耻。

   异样的感觉让 梁婉华立刻有了感觉,她不停的扭动着屁股,本就不长的裙摆很快被她给挤到了腰上,光溜溜的大屁股立马就感受到更多的快感。

  老刘也渐渐意识到不对,身下的感觉慢慢被磨了出来,精力旺盛的他瞬间就有了反应。

  老刘死死的保住头脑里的一丝清明,口中哀求道:“好了,好了,大妹子,咱别闹了,我这做生意 的人,你要是这么一闹,以后谁还来租我房子啊。

  ”“唔唔唔……”梁婉华此刻满脸桃红,丰硕的身子瘫软如泥,她想要说话,可是嘴巴却被老刘死死的捂住了。

  “哦哦,你要说话是吧,那我放手,你别闹成不?你要敢喊,我还捂!”“嗯嗯……”梁婉华努力扭过头,一双眼睛眼泪汪汪,憋的不行。

  老刘心中闪过一丝愧疚,但是还是小心翼翼的松开了手。

  轱辘一声!老刘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想要伸手。

  不料,梁婉华被松开以后,急不可耐的翻过身,竟然是直接扑到了床尾。

  没等老刘反应过来,下身被拽的一痛,接着就是一阵温暖的包裹。

  我靠!你咋这么快啊!老刘宁死不从的想要反抗,但是太舒服了啊。

  熟女就是熟女,轻轻一裹就让老刘身子一颤,然后大力一吸。

  “刘哥……唔……舒服吗……唔……”梁婉华满脸通红,撅着光滑的大屁股跪在 老王身下,口里含糊不清,一双手掀开老王的上衣,熟练的揩着腹肌的油。

  为了 李兰,他一个月都没干过那事了,正是体力旺盛的年纪,他越来越想要妥协了。

  一边是梦中女神,一边却是身体上的极大快感,这叫他心里叫苦不迭。

  “梁婉华,你等等,先……哦……先别弄了……”老刘此刻半坐着,半张着嘴。

  那撅起来的光滑屁股,老刘只需要一伸手就可以在上面肆意的抚摸,可是他终于还是忍住了。

  “啊!呼……怎么了,刘哥。

  ”梁婉华抬起头来,在下面憋了这么久,她也趁着说话的空挡好好缓口气。

  只是刚说完这句话,她就搂住老刘的脖子,然后迈开大腿爬了过来,一手掏向老刘的下身,五根手指迅速贴了上去,扶正以后,大屁股缓缓下坐……“别,别,大妹子!”紧要关头,老刘赶紧伸手一挡。

  “哦……”梁婉华身子一抖,她娇媚的看了一眼老刘,随后俯下身子咬着老刘的耳朵娇嗔道:“老东西,你花样还真多……”“我……我……”老刘一阵无语,自己明明是想阻止你,“哎,大妹子,说真的,咱不能这样。

  ”“不能这样……是那样啊!你说啊!”随着说话的节奏,梁婉华缓缓的刮蹭着,屁股慢慢上升,然后猛地一拉。

  老王是真的受不了了,本来就憋了一个月,这下子磨磨蹭蹭的搞了十几分钟,更加心痒难耐。

  老刘就是再怎么熬,他也熬不住了。

   小兰,我今天要对不住你了!老刘立刻把手一撤,两手环抱着梁婉华的大屁股,然后猛地朝下一箍……“呀!”就在梁婉华以为自己要彻底吞掉老刘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一声惊恐的叫声。

  熟悉的声音让老王瞬间一抖,然后猛地一推,将梁婉华从身上给推了下来。

  “小兰,你听我解释!”此刻的小兰瞠目结舌,脸红的一直蔓延到了耳根,她难以置信的盯着老王此刻裸露出来的下身(左手握右手),眼中竟然是荒诞的不确定。

  好粗,好黑,好长……他还是人吗?她足足楞了一分钟,然后少女的害羞让她下意识的想要逃离这个地方,但是她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双腿竟然不受控制,她迈不动步子了!而梁婉华也趁这个机会整理好了衣服,其实也就是把挂在腰上的裙摆给拉了下来,挡住了她的大屁股而已。

  随后,走到李兰身前,戏虐一笑:“小妹妹,吓坏了吧?你 刘叔本钱可大着呢,你留下好好享受吧,拜拜……”梁婉华被打搅了好事,要说不气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她毕竟不是小女孩子了,刚才发生的事情,让她很有自信,自己已经拿下了老刘,虽然被这么不开眼的女大学生给搅黄了,但是她可以下次,下下次……想到这里,她身下的感觉又来了,赶紧夹着屁股小跑起来,她要回去弄自己的那些宝贝,好好的享受一番了。

  “小兰,你先进来好吗,刘叔可以解释的。

  ”自己最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这让老刘不免有些颓丧。

  “不……不了,刘叔,我……我衣服还没洗,我……我先回去了。

  ”李兰此刻心乱如麻,她不是不能接受刘叔找女人,刘叔是个正常男人,这种事情很正常。

  可是,他为什么不关门呢?她真的不明白,刘叔做这事为什么不关门。

  这让自己以后如何面对他?现在自己脑子里全都是那个恶心的东西!就在李兰发觉自己有力气了,可以开始跑路的时候,身后刘叔恳切的声音传来了。

  “对不起,小兰,其实我是被逼的。

  ”李兰顿时愣在原地。

  被逼的?刘叔这么沉稳,大气的人会被人胁迫?她一开始是不信的,但是这一个多月,两人的关系不说亲密无间,但是对于刘叔她真的是很敬佩的,就像刘叔经常说的担心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照顾不好自己一样,自己又何尝不希望他一切都好呢?“刘叔,您不需要解释的,我也是成年人,我能理解您。

  ”这句话已经是李兰最大的限度了。

  就连老刘都有些诧异,他真的没想到李兰可以轻描淡写的说出这样一句话,即使他能听出来这里面有着很大的勉强。

  李兰最终还是离开了,她跑到房间就把门关的死死的,刚刚洗过澡的她仿佛为了洗干净刚才的污秽,竟然又走进了浴室。

  刚才的一幕不断在脑海里盘旋,刘叔显眼的特征,二人特殊的体位,让她努力想忘却,却只能越想越多,越想心中就有一股冲动。

  那个大家伙让她又产生下午在车里的感觉,两腿忍不住轻轻的夹住,然后又惊恐的分开。

  她也是个女人,一个正常的女人,从成年以后,每月总有几天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可是即使如此,刚才那轻轻夹住的动作就足以抵消所有。

  之所以惊恐,是她发现,这个动作竟然无法抵消心中的异样,不仅如此,她的渴望甚至越来越严重了……就这样,老刘度日如年的等待了三天,很惊喜,他没有等到李兰的退房。

  可是很煎熬,他同样也没等到李兰的身影。

  这三天,她仿佛一直再躲着自己,老王问候的信息不回,偶尔碰面时的招呼也打的很勉强。

  终于就在老王受不了,要去敲门的第三天晚上,他收到了 小妮子的微信。

  “呜呜呜,刘叔,我好难过,他们全都欺负我。

  ”小妮子梨花落雨的声音立刻从话筒里传来,老刘脸色一滞。

  “乖,小兰别哭,你说谁欺负你了,刘叔帮你揍他!”敢欺负自己的女人,哪个狗日的这么大胆!可是接下来小妮子的话就让他有些尴尬了。

  “公司里的事情,我总是犯错,经理已经骂了我几次了,同事们也嫌弃我累赘,你说我是不是特笨?”一听这话,老刘不知道怎么接了,原本以为哪个小混混或者不开眼的家伙,谁料小妮子竟然是工作上的烦恼,这让他空有一身力气,却不知道该咋办了。

  想了半天,他也只能道:“乖,小兰不哭哈,刘叔觉得你挺聪明的,公司事情做不好是不熟练,做做就能熟练了。

  ”说到这里,老刘有些沮丧,小妮子找好了公司自己都不知道,看来那件事真的让他们之间有了隔阂。

  “真的吗?刘叔,我聪明吗?”小妮子有了精神。

  老刘趁热打铁:“对呀,别的不敢说,就说你学车吧,我这辈子都没见过像你学的这么快的人!”电话那边,李兰哭花了脸忽然破涕一笑:“嘿嘿,学车快算什么本事啊,而且我好想还没学会呢。

  ”老刘一听机会来了!“那你继续跟刘叔学啊,早点学会不是多一个技能么,你看现在年轻人哪个不会开车啊,你学会了,到时候考试轻松通过,这不是节省时间么。

  ”李兰一听不由点点头,但是还是有些为难:“可是,我最近都要上班,没时间学怎么办?”“现在才七点,也不算晚,要不刘叔开车带你去学个两小时?”一想到又能跟小妮子见面了,老刘顿时心跳加速。

  虽然只是十几秒的时间,但是老刘真的觉得度日如年,终于李兰的回复来了,虽然只是两个字,但是差点让老刘激动的跳上房顶!“好吧。

  ”“十分钟后,楼下等你!”盛夏的晚风带着些许温热,让内心激动的老刘更加焦灼。

  “怎么不开空调呀?”李兰下了楼,一身简单干练的职业裙透露着这位职场新秀的锐气,她熟练的打开副驾驶的门,晚风浮动,一阵芬芳吹了过来。

  轻盈的长腿跨进车内,犹如几日的奔波,竟然没有原先那般雪白,不过却多了些健康活力的气息。

  小妮子有些不一样了,重来不施粉黛的她,竟然还画了淡妆,原本秀丽的俏脸多了几分精致。

  小巧的玉鼻显得更加可爱,那微微并拢的双唇散发着性感的气息,如果说三天前的小妮子还有着几分青涩的稚嫩,那此刻的她已经完美到无可挑剔了。

  黛眉如绣,睫毛弯长,一眨一眨的大眼睛无时无刻不透漏着灵动的气息。

  只是简单的开门进车,老刘不由的有些呆了,他完全可以想象的到,这样的李兰走在大街上会得到怎么样爆表的回头率,他第一次不再以一个女孩的眼光看待李兰,这一刻她成了自己最钟意的女人。

  汽车启动,挂挡,上路,二人之间沉默的一句话都没有。

  李兰因为尴尬,而老刘则是因为激动。

  “谢谢你,刘叔,你真好。

  ”李兰一直都是个乖巧有礼貌的孩子,此刻主动说话也不算意外。

  但是老刘一愣,他仿佛昔日那个和自己亲密无间的女孩又回来了,哈哈大笑,虽然没有接话,但是李兰身上的处女清香还是让他一阵情迷。

  李兰小脸微红,她不知道刘叔为什么忽然笑,但是很快她就小脸通红。

  “我……我其实也不像这么穿,可是……”“没事儿,没事儿,很漂亮,漂亮的都市丽人!”老刘赶紧打断李兰的话,生怕她误会自己的意思。

  “真的吗?”李兰脸上一喜,如果没有那天那档子事情,其实这套衣服她原本是想穿给刘叔看的,没想到他竟然也喜欢。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AOk4c/DidtF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