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戴套水越啪越多|啊好涨别顶要坏了bl漫画



傻子,你什么了邪法,居然打倒了毛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光头抓起一根米多长,小臂粗的棍子,抡起就砸。

   滚!我一把抓住棍子,振腕夺过,一脚踹飞光头,提着棍子,杀气腾腾的向门口跑去。

   我刚到堂屋门口,尾房响起 嫂子愤怒的声音: 王 四虎,你别过来。

  你再过来,我叫人了。

   宝贝儿,别紧张哦!我只想亲手帮你取出 枣子,然后送给我亲爱的老爸,吃了之后,保证他长命百岁。

  王四虎浪声说。

   黑娃,快来帮嫂子。

  嫂子急得大叫。

   宝贝儿,别叫了,你家的臭傻子有光头和毛娃招呼,没时间管你。

  王四虎得意洋洋的说。

   咳!我提着棍子,阴沉着脸,冷冷的站在门口。

   你……臭傻子,你怎么进来了?毛娃和光头两人呢?王四虎脸色微变,愤怒的看着我。

   黑娃,嫂子怕。

  嫂子尖叫一声,张开玉臂,乳燕归巢般的扑进我怀里,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还在微微发抖。

   死狗!我扔了棍子,紧紧搂着嫂子的小蛮腰。

   这一刻嫂子彻底露出了她脆弱的一面,不管多她坚强,始终是个女人,遇上这种危险,总是需要男人保护。

   死狗?王四虎愣了下,嘀咕着跑了出去。

   黑娃,光头两人有没有打你?嫂子缓缓松开,颤抖的抚着我的脸庞。

   没!我用力摇头,不想让嫂子担心,就善意的扯了个谎。

   他们不是好人,肯定不会放易放过你,快让嫂子看看,伤着没?嫂子松开玉臂,紧张的打量了起来。

   紧张过去了,我才感觉身体不对头,后脑门明明受了伤,还流了好多血,现在好像不痛了。

  嫂子也没发现我脸上有伤。

   我趁嫂子检查前面时,反手一摸,不但血没了,也不痛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之前的一切就像做了个梦。

   我怀疑真是幻觉,拉开嫂子的小手,急忙跑了出去。

   黑娃,别急,嫂子还没看完呢。

  嫂子追了出来。

   我穿过西屋和堂屋,到了门口,看清院子里的情景,蒙圈了。

   光头已经爬起来了,脸色苍白,一头是汗,眼里充满了惊恐。

   黄毛还蜷缩在地上。

  王四虎蹲着身子,正在给黄毛检查。

   说明之前的一切不是梦,而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黑娃,看啥?嫂子追到门口,困惑的看着我。

   他们两个,死狗。

  我傻呵呵的看着黄毛和光头。

   他们被人打了,谁打的?嫂子眼睛瞪得溜圆。

   不知道。

  我用力摇头,反正没别人看见,干脆装傻。

   臭傻子,你到底用什么暗算了他们?王四虎扶着黄毛站了起来,满眼怒火的瞪着我。

   嫂子,臭老虎凶黑娃。

  我装作害怕的样子,缩在嫂子背后,还故意搂着嫂子的小蛮腰,小腹紧紧的贴着圆滚滚的屁股。

   可惜没起来,要不顶在沟沟里,肯定很舒服。

   黑娃,别怕啊!嫂子会保护你的。

  嫂子双颊泛红,羞涩的拉开我的爪子,温柔的抚着我的脑袋。

   这一刻我从嫂子身上清晰的 感受到了她对我的爱,不是男女之爱,而是亲情之爱。

  她明明害怕,还在微微发抖,却温柔的安慰着我。

   臭傻子,要是毛娃的手废了, 虎爷就打断你的爪子和狗腿,然后当着你的面,上了你嫂子。

  王四虎把黄毛交给光头,对他耳语了几句。

   虎哥,你放心,我知道咋做了。

  光头架住黄毛,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扶着黄毛向村委会方向走去。

   张桂兰的诊所就开在村委会的二楼,估计是送黄毛看医生。

   陆 雪梅,把枣子取出来,我带回去。

  王四虎冷笑走了过来。

   王四虎,你眼瞎啊,那地上的袋子,还是你老子亲手给我的。

  里面的枣子是我刚取出来的。

  黑娃正要送过去,你就来了。

  嫂子指了指地上的自封袋,冷笑说。

   陆雪梅,以为虎爷是三岁孩子啊?袋子里的枣子,谁知道是哪儿来的?我爸说了,每天要亲眼看着,你从里面取出枣子。

  王四虎阴声说。

   王四虎,你们父子安的什么心,自己明白,真要这样,这活儿我不干了。

  嫂子双颊微微扭曲,紧紧抓着我的大手,气得发抖。

   看她的反应,现在才完全明白王大山那老畜生的阴谋,泡枣子只是一个美丽的借口,其实他们父子两人都想占她的便宜。

   陆雪梅,在黑桃村这一亩三分地上,还轮不到你说话。

  泡枣的活儿,你必须天天干,果园的活儿,也要做。

  你敢不去,虎爷就打断臭傻子的腿。

  王四虎握着拳头走了过来。

   王四虎,你再这样胡搅蛮缠,我就去村委会告你。

  嫂子甩开我的大手,上前半步挡住了我的身子,宛如母鸡护小鸡似的。

   这瞬间,我差点哭了。

   她明明很怕王四虎,担心我受到伤害,宁愿自己受伤也要保护我。

  这是一个多么善良的女人啊! 这样的女人,值得我守护一生。

   笑话,村委会那些狗东西,哪个不给我爸面子?哪个又敢得罪王家的人?王四虎压根没把村委会的人放在眼里,嚣张的笑了起来。

   不仅我蒙圈了,嫂子也傻眼了。

   我们都没想到,王四虎这样嚣张。

   嫂子正不知道如何对抗王四虎,竹林那边响起一个清脆悦耳,宛如珠落玉盘的美妙声音: 王四虎,你就是一个暴发户,把真自己当回事儿了。

  黑桃村是大家的,而不是王家的。

   说话的人是苏 亦涵,我们村的美女村长。

   一听苏亦涵的声音,我突然有点兴奋。

   她是我们村里,唯一一个可以和嫂子比肩的大美女,就是身材要差点,可她的声音很好听。

  这点足以弥补身材的不足了。

   她和嫂子是好朋友,听她的口气,显然不喜欢王四虎。

   黑娃,别怕,亦涵来了,她会帮我们的。

  嫂子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双颊红红的松开了我的手。

   莫名的,我心里涌起一丝失落。

   我好想嫂子一直拉着我的手。

   苏亦涵,这是王家和陆雪梅之间的事,你别多管闲事。

  王四虎两眼一翻,不屑的看着苏亦涵。

   看来他没吹牛,真没把村委会的人放在眼里。

   王四虎,你心里打什么小算盘,大家心知肚明。

  这件事,我管定了。

  苏亦涵迈开修长的大腿走了过来。

   披肩金发迎风飞扬,宛如飞泄而下的金色瀑布,发稍带着少许雾气。

  精致绝伦的锥子脸挑不出一丝一毫的瑕疵,美得令人屏息。

  黑白分明的灵动美目,宛如闪闪发亮的星星。

   纯黑色的小背心,紧紧的包裹在身上,勾勒出了诱人的曲线,背心的前襟好像要被里面的饱满顶破了,跟随身体的动作,不断的颤抖着,荡漾起了勾魂的波涛。

   修长圆润的大腿从米白色的裤管里洞穿而出,好像白玉雕刻而成的玉柱,每寸肌肤都泛着晶莹光泽,紧致细腻,充满了弹性。

   脚上穿着深黑色的运动鞋,脸上和脖子上全是汗水,显然在跑步,应该跑了一段距离了,出了不少的汗。

   亦涵,你来得正好。

  王四虎这个臭不要脸的,大清早的,到我家里耍流氓。

  嫂子急忙迎了过去,紧紧抓着苏亦涵的小手。

   雪梅,到底咋回事儿,说清楚点。

  苏亦涵拍了拍嫂子的小手,从肩上抓起粉色的毛巾,一边抹汗,一边问。

   这事儿挺复杂的,你先进来坐,我慢慢给你说。

  嫂子拉着苏亦涵进了堂屋,给她倒了杯水。

   然后和苏亦涵并肩坐在饭桌边的凉板上,从在王大山那儿借钱说起,一直到王四虎之前上门纠缠她为止。

   当然隐去了我们之间的亲密经历。

   雪梅,不是我说你,你明明知道,王四虎对你不怀好意,你还答应弄这个。

  苏亦涵双颊红彤彤的,羞涩的翻着白眼。

   她还是女孩子,听到这个挺难为情的。

  要是她知道,是我帮嫂子放枣子和取枣子,肯定会跳起来。

   亦涵,我家是什么情况,你是知道的。

  三万块是不多,对我家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除了这个,我真不知道怎么还这笔钱。

  嫂子长长的叹了口气,苦笑着说。

   我知道,你放心吧,这事儿我来解决。

  苏亦涵端起杯子,大大的喝了几口水,放下杯子,拍了拍嫂子的香肩,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苏亦涵,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这事儿,是你能解决的吗?王四虎一脸冷笑,甩开腿子就向堂屋冲。

   臭老虎。

  我侧跨一步挡住王四虎的路。

   臭傻子,滚开!王四虎额头青筋直跳,一个大嘴巴子,狠狠抽了过来。

   黑娃,小心。

  嫂子吓得尖叫。

   王四虎,你住手。

  苏亦涵怒吼。

   臭老虎,你滚开。

  我举起左手格挡。

   有点像横切而出的掌刀,切向对方手腕。

   啪! 掌刀切中王四虎的手腕,发出了沉闷声响。

   臭傻子,你?王四虎脸庞憋得通红,踉跄后退,满眼惊恐的瞪着我。

   臭老虎。

  我只晃了几下,半步都没退,瞪大双眼,毫不示弱的盯着他。

   之前打倒黄毛和光头,可能是侥幸。

   这会儿和王四虎面对面的干,绝没侥幸可言。

   这是实实在在的力量,我的身体真的改变了,变得力大如牛,压根就不怕王四虎这畜生了。

   雪梅,这是什么情况?你家黑娃,好大的气力啊!王四虎是村里出了名的力大如牛,在黑娃面前,跟孩子似的。

  苏亦涵拉着嫂子,急忙走了过来。

   黑娃,有没有伤着?嫂子抓着我的手,紧张的打量。

   没!我傻傻的摇头。

   黑娃的力气一般,可能是王四虎大意了。

  要是黑娃真能一下就格开他,我也不用怕他了。

  嫂子叹了口气,苦笑着说。

   黑娃,你上去打王四虎,打倒了他,亦涵姐姐又让你坐摩托车。

  苏亦涵愣了下,温柔的拍着我的肩膀。

   她是从城里发配到我们村的,摩托车是她从城里骑来的。

  村里到处是泥巴路,弯弯曲曲的又凹凸不平,就很少骑了。

   有一次我去赶场,她顺便捎了我一段路。

   我当时是傻子,觉得好玩就在车上大叫。

   亦涵姐姐,黑娃怕怕。

  我装作害怕的样子,紧紧抱着她的胳膊。

   少女幽香扑鼻而入,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贪婪的嗅着那香气,小腹一阵发热,里面不停的抖着,好像要起来了。

   黑娃乖,有亦涵姐姐在,别怕!打他。

  苏亦涵俏脸泛红,抽出胳膊拍了拍我的头,用鼓励的眼神看着我。

  (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 臭老虎,是亦涵姐姐叫黑娃打你的,打痛了,不准叫哦。

  我握着拳头,傻乎乎的冲了过去。

   黑娃,小心啊!嫂子紧张的握着粉拳。

   臭傻子,你是什么东西,也配打虎爷?死开!王四虎大怒,一记撩阴脚飞踹而出。

   臭老虎,死来!我一把抓住王四虎的脚踝,猛的向上提起,然后一拳打了出去。

   轰! 王四虎单脚着地,重心不稳,胸口又挨了一拳,踉跄着仰摔而倒,砸得地皮直晃动。

   黑娃,你真厉害,别让他爬起来,快踩着他的胸口。

  苏亦涵愣了下,拍着小手跑了过来,满眼惊讶的看着我。

   嫂子好像已经傻了,站着没动。

   我自己也蒙圈了,要不是苏亦涵叫我,我肯定会呆立当场,不知所措。

   我可以断定,不仅是力气变大了,速度也变快了,眼睛也比原来尖了。

   晓得喽!我赶紧跑了过去,不等王四虎爬起来,一脚踩住他的胸口。

   臭傻子,找死!王四虎额头青筋狂跳,怒吼着,飞腿踹向我的裤裆。

   臭老虎!我一把抓住王四牙的小腿,脚后跟用力,在胸口碾了几下。

   啊……臭傻子,你敢打爷虎。

  老子饶不了你。

  王四虎咆哮叫嚣着。

   嫂子和苏亦涵都傻了,站着没动,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我。

   看她们的神情,显然都没想到,一个傻子这样厉害,跟玩似的就放倒了号称力大如牛的王四虎。

   要不是亲眼所见,估计没人会相信。

   其实我自己都怀疑,是不是在做梦。

   要是真的,这一切肯定和之前涌进体内的神秘力量有关。

   苏亦涵就在站我旁边,离得很近,少女幽香扑鼻而入,令我想入非非的,真想抱着她,狠狠的亲她。

   亦涵姐姐,你咋啦?我戳了戳苏亦涵的香肩。

   好软,真的是柔若无骨。

   好嫩,比刚出锅的豆花还嫩,水灵灵的,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

   黑娃,你好厉害哦!苏亦涵回过来神,用赞赏的目光看着我。

   看着她脸上宛如鲜花般的灿烂笑容,我差点醉了,小腹越来越热。

   黑娃,你真棒。

  以后有你保护嫂子,嫂子就不怕别人欺负了。

  嫂子眼底闪过一丝勾人的光芒,直直的看着我。

   我能大致体会嫂子此时的心情,除了要勾引我解决生理需求之外,更多的是要依靠我保护。

  我对她就不只是满足生理需求这样简单了,有了更大的价值。

   晓得喽!我傻傻的点头。

   你们两个女人,比猪还笨。

  异想天开的,让一个傻子保护一个人人见了都眼红的寡妇,真是可笑。

  王四虎不屑的说。

   王四虎,你以后不该叫四虎。

  黑娃说得对,你该叫死虎,以后叫王死虎,都这个鬼样子,还有脸嚎叫。

  我要是你,找块豆腐,一头撞死得啦。

  苏亦涵冷笑看着王四虎。

   王四虎,你以后再来闹事,我就叫黑娃揍你。

  嫂子站在苏亦涵旁边,有点狐假虎威的威胁王四虎。

   其实,她们两人都是借我的势。

  要不是我放倒了这只臭老虎,她们真没勇气当着王四虎的说面这种大话。

   臭傻子、陆雪梅、苏亦涵,你们三个,给虎爷等着,一定要你们好看。

  王四虎满眼不屑的瞪着我们。

   黑娃,收拾他。

  苏亦涵拍了拍我的肩膀。

   晓得啦!我傻笑着乱扭王四虎的小腿。

   啊……臭傻子,你敢羞辱虎爷,你死定了。

  王四虎怒吼。

   王四虎,你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应该知道进退,要是再不识趣,我就叫黑娃拧断你的狗腿。

  他是傻子,加上是自卫,废了你也不用负法律责任。

  苏亦涵冷笑说。

   你?王四虎双颊扭曲,愤怒瞪着苏亦涵。

   你是战败者,必须接受赢家提出的条件。

  王四虎,竖起你的狗耳朵清楚了,雪梅说了,不去你家的破果园干活了,这句话今天生效,这层关系不存在了。

  苏亦涵掷地有声的说。

   臭女人,你敢管虎爷的的事,一定会付出代价。

  王四虎死鸭子嘴硬,这点上了还在叫嚣。

   你们父子两人,就是两个畜生,看准了雪梅还不起钱,就用这种下流的手段欺负她。

  泡枣还钱,已经很侮辱人了,还要上门亲自取,你们打什么主意,我心里一清二楚。

   苏亦涵愤怒的瞪着王四虎,郑重说,从今天开始,泡枣的规则,我说了算。

  为了还你们的臭钱,雪梅每天泡枣子,早上取了之后,让黑娃送过去。

  你们不准为难黑娃。

   说到泡枣,苏亦涵双颊泛红。

   她毕竟是女孩子,想到晚上脱得光光的,光着屁股躺在床上,把枣子一颗颗的放进那儿,早上又一颗颗的取出来,想想都尴尬。

   看着苏亦涵脸上的动人红晕,我悄悄的咽了口唾沫。

   如今我的腿已经恢复知觉了,我开始主动收拾家庭卫生。

  小姨做好了饭,便叫我一起吃饭。

  饭桌上,我看到了小姨脸上有些许的憔悴,想必昨晚她肯定也没有睡好。

  不过小姨天生气质,加上这些年精心的保养,这点疲惫,丝毫不影响她的气质。

  尤其是小姨刚刚给小孩喂过奶之后,还一阵肿胀,我看的两眼发直,想起昨晚的画面,不知不觉间,我又开始膨胀起来。

  我不好意思合并着双腿。

  小姨看出了窘况,便 给了我一记白眼,笑道:“小小年纪不学好,以后不许这样了。

  ”我心里也十分的委屈,这还不都是你惹的祸,谁让你胸前那么漂亮了,太吸引人了。

  我心里的话,却没法说出口,只好尴尬笑道:“小姨,我错了。

  ”“ 阿伟,如今你的腿也恢复了,去上学吧。

  ”小姨笑道。

  “不,小姨我不去上学,我打算去上班。

  ”我直接开口拒绝。

  这还是我第一次拒绝小姨的要求。

  小姨诧异看着我问道:“你这个年纪不学习,能够干什么?”“我成绩本来就不好,上学也是浪费时间,现在上班还可以学点技术,要不小姨你帮我介绍一份工作吧!”昨晚我就已经想好了,不能够在小姨家里带来负担。

  “哎——”小姨沉重感叹了一声,拍了拍我的肩膀。

  “是小姨对不起你……”“小姨,你千万不要这么说,如果没有小姨的话,阿伟现在恐怕不会生存在这个世上了,阿伟不想看到你这个模样。

  ”我拉着小姨的手,认真的 说道

  小姨感受到我眼神的炙热,还有我手心里传递的温度,她的心一下子颤抖起来,有些不敢正视我的眼睛。

  “阿伟……你……”小姨有些激动,声音颤抖起来。

  “小姨。

  ”我倔强的张大嘴巴,最后下定决心,将小姨抱在了怀里。

  “小姨,你是阿伟最爱的人,也是最珍惜的人。

  ”“阿伟,你不要这样……”小姨的心一下子颤抖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丈夫以外,另外一个男人那份炙热的心。

  只不过丈夫那颗炙热的心,早在三年前就已经消失了。

  从此,她的心就平静许多。

  如今再次感受到我的炙热,小姨感动极了。

  小姨也将我紧紧抱在怀里,眼睛红了起来,“傻阿伟。

  ”“小姨,我想去工作,赚钱之后给你买最好看的礼物。

  ”我笑着说道。

  小姨松开了我,认真的说道:“阿伟,记住了,以后无论怎么样,我都是你的小姨,今天这些话,就到此为止吧,以后别再说了,工作我给你安排,今天下午我让我的闺蜜带你去 歌厅上班怎么样?”“恩,我知道了。

  ”我心里有些失落。

  之前,我明明能够感受到小姨那颗感动的心,为啥现在消失了?或许,是因为她是我的小姨吧!可是我们并不是真正的亲情关系呀!中午的时候,小姨的闺蜜 陈艳丽 来到了家里。

  小姨拉着我的手向陈艳丽介绍说道:“小丽,这是我的外甥,以后你可我好好照顾呀!”陈艳丽摸了一下我的头笑道:“这么帅气的小伙子,你就交给我吧,我相信我歌厅里那些女孩一定会很喜欢。

  ”我跟着小姨告别之后,就跟着丽姐来到了一家名为天上人间的歌厅上班。

  刚来到这家歌厅之后,丽姐把我介绍给了一个名叫 林菲菲女孩手下工作,就是一些端盘送水的服务员工作。

  林菲菲今年只有十八岁,长得十分漂亮,有点婴儿肥,歌厅里人员很好,也是老骨干了。

  我跟在她的手下,来到了一间包厢里。

  她坐在沙发上,掏出了一根女士香烟,点燃了。

  还问我,要不要。

  我摇了摇头,拒绝了。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女孩子抽烟,没有想到女孩子抽烟,居然这么性感。

  那一缕缕烟,在她性感小嘴里冒出来,格外的雅致。

  她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菲菲姐,我叫阿伟。

  ”我笑道。

  “ 燕姐,把你安排我的手下工作,看来你和燕姐关系不错呀!”林菲菲笑道。

  “燕姐,对我好,那可能是因为我小姨是燕姐的闺蜜吧!”我如实回答说道。

  “以后你跟着我混(是男人就把她搞大)吧,如果有人在这里欺负你,你就老实跟我说。

  ”她霸气的说道。

  “谢谢菲菲姐了。

  ”我笑道。

  林菲菲突然抬头看着我问道:“阿伟,你今年多大了?”“啊!”我有些为难了。

  “我今年刚刚满十八岁。

  ”我不好意思低下了头。

  “哎呦,还不出来呀,这么小。

  ”林菲菲精致脸蛋,露出一阵莲花一般的笑容。

  我看的有些入迷了。

  她突然站了起来,靠近我的身体,贴在我的耳边问道:“阿伟,你还是一个处男吧!”“啊!”我有些慌了。

  我没有想到,菲菲姐,她居然会问我这个问题?我是处男吧!我想起了,自己和小姨那暧昧一幕,只是到了关键一步,没有了后续。

  我的脸蛋羞涩起来,不敢抬头,更不敢注视她的目光。

  回到房间里,我久久未能入睡,想起刚刚小姨说的话。

  “你作为丈夫,天天不回家,你知道我心里难不难受,我有多需要你,你不知道?”“你说赚钱,可是几个月时间了,我一分钱都没有看到。

  ”“阿伟,你怪他做什么?他拖累你什么了?”“……”这些话暴露了很多信息,小姨夫对自己很不满意,或者说我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这个家庭。

  我感到自责,同时感觉到羞愧。

  我承认自己十分迷恋,但是我不能够给她带来更多的烦恼。

  第二天清晨,我便很早起床了。

  如今我的腿已经恢复知觉了,我开始主动收拾家庭卫生。

  小姨做好了饭,便叫我一起吃饭。

  饭桌上,我看到了小姨脸上有些许的憔悴,想必昨晚她肯定也没有睡好。

  不过小姨天生气质,加上这些年精心的保养,这点疲惫,丝毫不影响她的气质。

  尤其是小姨刚刚给小孩喂过奶之后,还一阵肿胀,我看的两眼发直,想起昨晚的画面,不知不觉间,我又开始膨胀起来。

  我不好意思合并着双腿。

  小姨看出了窘况,便给了我一记白眼,笑道:“小小年纪不学好,以后不许这样了。

  ”我心里也十分的委屈,这还不都是你惹的祸,谁让你胸前那么漂亮了,太吸引人了。

  我心里的话,却没法说出口,只好尴尬笑道:“小姨,我错了。

  ”“阿伟,如今你的腿也恢复了,去上学吧。

  ”小姨笑道。

  “不,小姨我不去上学,我打算去上班。

  ”我直接开口拒绝。

  这还是我第一次拒绝小姨的要求。

  小姨诧异看着我问道:“你这个年纪不学习,能够干什么?”“我成绩本来就不好,上学也是浪费时间,现在上班还可以学点技术,要不小姨你帮我介绍一份工作吧!”昨晚我就已经想好了,不能够在小姨家里带来负担。

  “哎——”小姨沉重感叹了一声,拍了拍我的肩膀。

  “是小姨对不起你……”“小姨,你千万不要这么说,如果没有小姨的话,阿伟现在恐怕不会生存在这个世上了,阿伟不想看到你这个模样。

  ”我拉着小姨的手,认真的说道。

  小姨感受到我眼神的炙热,还有我手心里传递的温度,她的心一下子颤抖起来,有些不敢正视我的眼睛。

  “阿伟……你……”小姨有些激动,声音颤抖起来。

  “小姨。

  ”我倔强的张大嘴巴,最后下定决心,将小姨抱在了怀里。

  “小姨,你是阿伟最爱的人,也是最珍惜的人。

  ”“阿伟,你不要这样……”小姨的心一下子颤抖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丈夫以外,另外一个男人那份炙热的心。

  只不过丈夫那颗炙热的心,早在三年前就已经消失了。

  从此,她的心就平静许多。

  如今再次感受到我的炙热,小姨感动极了。

  小姨也将我紧紧抱在怀里,眼睛红了起来,“傻阿伟。

  ”“小姨,我想去工作,赚钱之后给你买最好看的礼物。

  ”我笑着说道。

  小姨松开了我,认真的说道:“阿伟,记住了,以后无论怎么样,我都是你的小姨,今天这些话,就到此为止吧,以后别再说了,工作我给你安排,今天下午我让我的闺蜜带你去歌厅上班怎么样?”“恩,我知道了。

  ”我心里有些失落。

  之前,我明明能够感受到小姨那颗感动的心,为啥现在消失了?或许,是因为她是我的小姨吧!可是我们并不是真正的亲情关系呀!中午的时候,小姨的闺蜜陈艳丽来到了家里。

  小姨拉着我的手向陈艳丽介绍说道:“小丽,这是我的外甥,以后你可我好好照顾呀!”陈艳丽摸了一下我的头笑道:“这么帅气的小伙子,你就交给我吧,我相信我歌厅里那些女孩一定会很喜欢。

  ”我跟着小姨告别之后,就跟着丽姐来到了一家名为天上人间的歌厅上班。

  刚来到这家歌厅之后,丽姐把我介绍给了一个名叫林菲菲女孩手下工作,就是一些端盘送水的服务员工作。

  林菲菲今年只有十八岁,长得十分漂亮,有点婴儿肥,歌厅里人员很好,也是老骨干了。

  我跟在她的手下,来到了一间包厢里。

  她坐在沙发上,掏出了一根女士香烟,点燃了。

  还问我,要不要。

  我摇了摇头,拒绝了。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女孩子抽烟,没有想到女孩子抽烟,居然这么性感。

  那一缕缕烟,在她性感小嘴里冒出来,格外的雅致。

  她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菲菲姐,我叫阿伟。

  ”我笑道。

  “燕姐,把你安排我的手下工作,看来你和燕姐关系不错呀!”林菲菲笑道。

  “燕姐,对我好,那可能是因为我小姨是燕姐的闺蜜吧!”我如实回答说道。

  “以后你跟着我混吧,如果有人在这里欺负你,你就老实跟我说。

  ”她霸气的说道。

  “谢谢菲菲姐了。

  ”我笑道。

  林菲菲突然抬头看着我问道:“阿伟,你今年多大了?”“啊!”我有些为难了。

  “我今年刚刚满十八岁。

  ”我不好意思低下了头。

  “哎呦,还不出来呀,这么小。

  ”林菲菲精致脸蛋,露出一阵莲花一般的笑容。

  我看的有些入迷了。

  她突然站了起来,靠近我的身体,贴在我的耳边问道:“阿伟,你还是一个处男吧!”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爱之谷官方商城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marlboroughsuperbuffet.com/90K0Kt/8WLwB5

THE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